【老婆的秘书生活】23

                二十三
  「清迈帮和警察都在找你,外面广布线眼,你躲不了多久,得尽快离开这里,
越远越好。」普拉其焦虑地说。
  我抽着闷烟没有说话,听到他的话我并不觉得意外,现在什么事情对于我来
说都不再感到意外了,因为他们的势力早已经让我震惊不已了。
  「早就提醒过你别招惹他们,他们就是魔鬼。」
  「你有办法帮我离开这里吗?」
  普拉其一阵叹息,陷入了沉思。
  「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不是钱的问题,现在黑白两道都在找你;我尽量吧。銮达(泰国对高僧的
尊称)正在为你的朋友诵经,完了就火化,你过去看最后一眼吧。」
  …………
  在普拉其的帮助下我带着小杰的骨灰和遗物登上了一艘前往新加坡的货轮。
直到离开前我才知道原来普拉其以前是一名警察,由于一直看不惯警队里面的歪
风横行,想独善其身,最后差点送了命,最后遗憾地离开了警队。躲在货轮的底
舱里过了5天到达了新加坡港,然后在船长的安排下转乘另一首货轮在海上度过
了半个月才到达了香港。
  香港我已经来过几次所以相对比较熟悉,很快我就安顿了下来。一晚未眠,
第二天一早我就拿起孙杰的手机拨打张从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我还没说话电话那
头已经传来了对方的喊话:「你这小子,这么久联系不上你,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吓死我了,没事吧。」
  「你是张从吗?」我警惕的问,自从经过孙杰死前的话,还有最后他劝诫我
别太容易相信陌生人,这些话最近一直在我脑海里时刻警醒着我,所以在还没确
定对方是否可靠前我还是小心行事。
  「你是谁?你怎么有孙杰的电话?」对方明显焦躁不安。
  「我是孙杰朋友。」我不慌不忙地说,尽量让对方猜不透自己。
  「孙杰现在在哪里,你叫他来听。」
  「我是他的朋友,今天中午12点,我在尖沙咀钟楼下等你,出来再谈。」
  对方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我的见面要求。
  约在一个人多的地方见面对于大家来说都有保障,我了解了四周的路线提前
到达,东方之珠果然名不虚传,虽然临近中午,但游客还是络绎不绝,我站在钟
楼附近观察着周围的人,没多久我见到一个身材不高,戴着近视眼镜的男生同样
警惕地留意着过往的行人。我知道他应该就是张从,于是我再次用孙杰的手机拨
通他的电话,在确认了真是他后我们碰面了。
  「你是什么人?」一来到我身边他就紧张地问。
  「我没有恶意,为了安全起见才冒昧约你出来,对不起。」我诚恳地说。
  「到底孙杰现在怎么样了?」
  我把孙杰的死讯告诉了他,他顿时觉得悲痛和震惊,一时接受不到这个事实,
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我早就叫他别在查这件事,他就是不听,就是不听。」他伤心地说着,摘
下了眼镜用手背拭了一下眼睛。
  对于孙杰的死我难辞其咎,一直心里都有悔疚,面对张从的悲痛我不知道说
什么安慰的话,只能静静地等他心情平复。
  经过1个多小时的交流后我知道原来孙杰和张从是大学的同学和舍友,两人
一直感情很好,在从小就缺乏爱的孙杰看来,张从可能就是除了他哥哥以外感情
最深的朋友了,毕业后孙杰到了台湾的香橙时报,而张从来到香港在一家小报社
工作。但最让我震惊的是原来孙杰早就因为坚持追查这新闻而被报社开除了,他
在泰国的所有行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坚持着,目的一方面出于身为一名记着的
执着为了报道真相,但最大的原因是他要给自己的哥哥报仇,他要让毁了他那得
来不易的「家」的人得到报应。
  我骨子里本来就是个感性的人,只是这段时间被所发生的一切改变了我,但
是听完他的话和看到这小伙子面对孙杰的死讯后那悲痛的态度我还是选择了信任
他。我接着把孙杰临终前让我来找他帮忙解密班猜的U盘事告诉了他,他马上答
应了帮忙。
  为了安全起见,我并没有把U盘带在身上,虽然我选择了信任他,但防人之
心还是要有,我们相约第二天在这里再见面。
  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在钟楼下碰面后一起找了一家相对比较清静的餐厅坐了
下来,张从大学时期副修的是计算机专业,加上原本的天分和钻研,在电脑方面
非常了得。原来他在香港一直做着孙杰的技术顾问,包括我们监视会所的那遥控
针孔摄像机也是他提供过去的。
  一坐下来还没点餐张从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他的电脑,我经过慎重的考
虑后还是把班猜的u盘递了过去,在一阵飞速的敲打键盘后,看着张从的表情从
平静到紧张很快又转到眉头紧锁的苦思状…………接着又是飞速地键入…………
  看着他的神情起伏我也紧张起来,一上午我们都没说几句话,终于在我喝完
不知道第几杯咖啡后,他眼睛一亮打了一下响指兴奋地说:「搞定了。」
  听到那期待已久的话,一种不敢相信的兴奋之情涌起,我深呼吸了一下,握
起的拳头有点颤抖。张从马上把电脑的屏幕转向我,屏幕上正显示的是一份报表,
我认真地看着,确定这是李承宗和清迈帮所有不法勾当的账本。从账本的内容基
本可以了解他们的犯罪手段,李承宗利用自己的旅行团做掩护偷运毒品和不明来
历的现金入境,再通过世观娱乐把不明来历的钱通过投资电影,开办演唱会等方
式来漂白。这个账本给我的震撼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只要我公开这个账本,李承
宗就算死十次都不够。
  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贸然就公开这些,不然可能马上招来杀身之祸,还有就是
我还得顾及到晓筑,晓枫,甚至是小弟的安全。并且要是马上公开肯定牵连甚广,
到时候可能还会波及到晓筑他们,现阶段威力真是无法估计。我把这些顾虑全数
告诉张从,他也表示认同我的说法。
  为免隔墙有耳我们回到了张从的住所,经过一天的商议我们决定先从世观娱
乐入手,只要先击垮世观娱乐就等同于断了李承宗一条臂膀。要击垮一家娱乐公
司丑闻就是最大的武器,在孙杰的电脑上大半年收集的证据足以,加上我的精彩
描述,世观娱乐想不倒都难了。而对于张从来说有这么个爆炸性的新闻足够让他
们的小报社风生水起了。
  经过两天的奋战,张从的报社披露了相信是近代台湾最大的娱乐圈丑闻。接
连几天在两岸三地甚至是东亚各国牵起了轩然大波,不断有报纸揭露很多女星的
隐私,推测事件的主角,一时间世观娱乐处在了风口浪尖,高层频频出来澄清,
但这些事只会越描越黑,很快娱乐新闻就演变成时事新闻,世观娱乐大批高层被
警方传召问话,事件一发不可以收拾。
  接连一个星期我天天就躺在酒店看着新闻报道,不知道李承宗现在是怎么一
副嘴脸,想到他此时可能寝食难安,我心里有一种胜利的喜悦,我在心里暗暗发
誓:「这只是我反击的开始,李承宗,离你的末日不远了。」
  就在我憧憬着李承宗的末日的时候门口传来急速的敲门声,我一骨碌站了起
来警惕的贴近门。
  「锋哥,开门,快点。」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后听到张从的声音。
  我连忙把门打开,张从迅速走了进来,只见他脸有瘀伤,嘴唇还肿了一块,
「发生什么事了?」我连忙问。
  「报社刚才被一群人上来捣乱,见到人就打,见到东西就砸。」张从可能赶
过来比较匆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是什么人干的?」我急问。
  「我们报了警,警察那边暂时还没有答案,但我猜多半是跟我们近日的报道
有关吧,被打击报复。」
  「那你没事吧?」我关切地问。
  「没事,做记着的难免会得罪人。」张从撒有介事地说。
  「这样看来李承宗他们有点狗急跳墙了吧,居然使出这些流氓地痞的手段。
你们不怕他们再来搞事吗?」
  「香港是个言论自由的法治社会,我们报了警他们应该不敢再乱来的了。」
  「那就好!」我送了口气说。
  「锋哥,我倒是担心他们会找到你。」张从说。
  「要来始终要来。」我斗志盎然地说。
  「我这就是来通知你,你还是小心点吧。」
  「张从,谢谢你。」
  「小事,不用谢?」
  「我是说谢谢你这几天的帮忙,我想是时候了,是让李承宗身败名裂的时候
了。」
  「你打算把李承宗的罪证公开来了吗?」张从听我一说眼睛亮了一下。
  「现在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罪证我们每人保留一份,如果有一天我出事了,
你就公开它,是时候做个了断了,就算死我也要跟李承宗同归于尽。」
  …………
  落步阔别一年的家乡的那一刻看着熟悉的环境,心里百感交集,「经过这么
多磨难还能活着回来我就是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我紧捏着拳头暗暗呐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