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11/12

               (十一)
  我被勒令今晚和那俩傻小子一起睡,原因是姐妹们有私房话要说。躺了半天
也睡不着,我决定去偷听。
  「姐夫要去偷窥了。」这是小虎。
  「因为姐姐屁股很白。」这是另一个。
  滚蛋,那一屋仨都是我媳妇,我偷窥的着么,都赶紧睡觉。
  我来到窗户下,想想不看白不看,万一能看到俩小箩莉的白嫩身子呢。窗户
捅个洞先,失望了,三人穿的整整齐齐的。
  「姐姐,你真的同意我们嫁给相公么?」
  「你们真的想嫁给她么?」两个小瑶瑶一起点头。「为什么呢?」
  「相公好厉害的,一下子就出现在屋子里,一下子就把俩个欺负我们的坏人
都杀了。」这是若瑶。
  「就因为这?」
  「也不全是」,敏瑶说话了「娘活着的时候从我们很小就教我门女诫,我们
被坏人污了身子,虽然没到最后一步,可也不算清白之身了,相公为我们报了仇,
可当时相公毕竟也看过我们了,我们只能嫁给相公。要是相公嫌弃我们,我们也
只求一死,决不能污了家门。」还是姐姐说话有条理。
  「这点我现在就可以和你们保证,相公决不会嫌弃你们。」恩,不嫌弃,不
嫌弃,我自己心说。
  「可两位妹妹就要是就这么跟了我家相公,不用通报家里么?」
  「不敢欺瞒姐姐,我们姐妹姓柳,今年十六,乃当朝宰相柳擎方之女,我们
因不愿意父亲将我们许配给京城一仇姓官员的两个儿子,这才逃了出来,妹妹若
瑶是和我一起逃婚的。我们已经没有家了。」
  柔儿好象没多大反应,难道她不知道宰相是多大的官么,我可激动的不行,
政常委的闺女哦,抱粗腿的事我最喜欢干了,可又一想不对,这俩都是有婚约的,
是逃出来的,我要是把她们平安送回去那是大功一件,要是真娶了她们那可是在
宰相脸上扇了一耳光。你说她们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呢,我现在冲进去,三
个大小美女直接排排坐,吃果果,多好,愁人。
  我这还犹豫是送回去还是娶回家呢,里面柔儿直接帮我做了决定「那好,那
我就替咱家相公同意拉,咱们以后就姐妹相称。」这种事也有替的么?夫纲不振,
夫纲不振呀。
  「咱家相公姓吕,单名一个冠子,在这世上应该没有亲人了……」一大串的
介绍家庭人员组成及基本情况,听的我昏昏欲睡。
  「那静柔姐姐,相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呀,是个大侠么?」若瑶问道。
  「咱们相公呀,」不知想到了什么柔儿脸上红了红「这么和你们说吧,进了
这个家门后,如果你有至亲受到了伤害,相公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你们报仇;如果
你家里欠了外债,相公会倾家荡产为你还债;
  如果有人伤害了你们,相公会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这把自己相公夸的,我偷听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哥哪有那么好。静瑶和敏
瑶也是双目闪亮,没想到他们今后的男人是这么重情重义。
  「可是……」可是什么,好柔儿了,别揭你相公短呀。「可是如果你们遇到
淫贼的调戏……」
  「我知道我知道,相公一定会冲上去把他们一剑都杀了,就象救我和姐姐那
样。」若瑶的话接的很快。
  柔儿的脸更红了「相公会冲上去没错,他会冲上去帮那淫贼脱你们的裤子。」
  我……
  敏瑶……
  若瑶……
  多好的媳妇呀,果然是跟我最久最了解我。可你别现在说出来呀,这还不吓
跑了,那还能有大胸箩莉吃么。
  「可相公是好人呀,他刚才还明明救了我们的,」
  「那是因为你们还不是他的女人,而且那两个坏人对你们用强了,又根本没
在乎你们的感受,现在你们进了吕家,情况不一样了,他一定会疼爱你们的,但
相公爱人的方法很特别,你们……你们以后会懂的。」
  「姐姐,我不懂。」若瑶说。
  敏瑶好象想起了什么,小脸红了下,然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明白。
  「我和你们说这些干什么,你们只要记住咱们相公是个好人就行了。好拉,
咱们睡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说着柔儿吹熄了灯。
  「柔儿姐姐,你怎么吹灯了,衣服还没脱呢。」
  「咱们的相公轻功太强,这会也许正窗户外面偷看咱们呢,得防着。」只听
漆黑的屋内传来两声少女发现色狼偷窥时的尖叫。
  我发誓我绝对没露出任何声响,柔儿不会武功不可能发现我,可是她了解我
呀,我这个悲催男!
  「哥,有人夜袭。」
  「姐夫被发现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离开了,毕竟我杀了两个人,而且小虎露了相。抢来的银
票我自己收下了,地契我拿了出来,交给小虎去分给村里人。一行六人,重新上
路。
  从敏瑶那里我第一次了解了这里的历史,还是华夏大陆没错,可我熟知的历
史在一千五百年前就转了弯了,陈胜吴广的起义成功了,建立了新的朝代,刘大
流氓压根就没出现过,此后朝代无有雷同,现在已是武朝的天下,京城设在了洛
阳,开国四百余年。武朝以武立国,民风彪悍,现在除了周边的几个少数民族,
天下一统,很久没有过大战事了。
  没想到哥还穿到了和平年代,虽然我知道的那些NB人物的大腿抱不上了,
可这和平年代不正是我所期望的么,带着兄弟们赚点小钱,买点小地,娶几个老
婆,养点狗腿子,然后调戏人家小媳妇,不是,是看人家调戏我媳妇,做一个快
乐的乡下小恶霸,再也没有就业压力了,不用担心房租水电,不用担心……我这
正YY呢,
  「相公的笑容好温柔。」柔儿。
  「姐夫的笑容好淫荡。」小虎。
  「同上。」大龙。
  「偷窥狂。」若瑶。
  还是敏瑶最乖了,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你能不能别一边看我一边紧抓着自己
的衣领呀,我又没伸手脱你衣服。
  我们现在正在赶往现在京城- 洛阳的路上。既然以旅游为主,当然是哪热闹
往哪去。两个小瑶瑶开始还不愿意,她们家就在洛阳。我知道她们怕什么,在连
续保证不是送离家少女归家,也不是傻姑爷要去见家长后,这才不闹了。我刚才
有说傻字么?你们看不见,你们看不见,你们看不见……
  傍晚,我们来到了大城市,铁岭,呃,我又胡说八道了。鹿镇,一个不大的
镇子,在我眼中如此,却也是我穿越以来见到的人最多的地方了。
  一行人刚一步入镇中,迎面走来一人,让我大吃一惊……
               (十二)
  片刻后,除了我和小虎,其余四个人一人手里拿着串糖葫芦,吃的兴高采烈。
我不吃是因为我很久不吃这小孩子玩意了,小虎却非要学我装成熟,也不要。不
要你现在往大龙身边靠什么。
  进了镇上最大的客栈『悦来』,这名字真俗。我们单独包了一个小跨院,花
别人的钱就是不手软。柔儿还嫌我浪费。我是不想浪费来着,我本来说要两间上
房,小虎和大龙一间,其他人一间,谁让其他四个人里面三个不愿意的,哥一生
气,索性大手笔了。
  一分钱一分享受,洗澡间是独立的,茅房是独立的,甚至还有个小厨房供客
人自己做些吃食。客房也有三间,这回好分了,小虎一间,大龙一间,其他人一
间,又没通过。最后我力排众意,总算把柔儿划拉我这间来了,憋死我了,今晚
要她好看。
  吃过晚饭,走了一天,我安排大家排队洗澡,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当然是
柔儿和箩莉们先。我叫来店里的伙计。这伙计老到的很,刚才带我们看房的时候,
柔儿问一句他能回三句,还不停偷看柔儿她们。
  这时对我的吩咐,他很是热情,提水,加柴,不一会就准备好了,回我话的
时候一双眼睛还不停偷瞄我身后的三位美女。
  按说只是一个有点好色的小伙计,只是我在这伙计身上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具体的我也说不出来。想不出来就不想,他还能是个采花大盗不成?他要真是个
采花贼……那我帮他。
  对于别人用色咪咪的眼光看我媳妇,我是一向不介意的,只是后面那哥俩象
灯泡似的跟着我,我的偷窥计划也夭折了。媳妇们进去了,我决定带这俩小子出
去街上逛一圈再回来,等女人洗澡你懂的,那他妈就是部血泪史。
  叫过伙计,问清楚这镇上晚上还有哪比较热闹,我们仨出们了,只是听我们
现在出去,那伙计为什么眼神发亮呢?
  都出门走出一段了,我才发现兜里没钱,小虎也是分文没带,大龙不敢给他
钱,还不全买了烧饼。我让他们在一家店铺等我,我去去就回。还在往回走着,
我突然想起了伙计的眼神,难道他要?这下我等不了了,运气轻身,往客栈赶去。
  小院里静悄悄的,只有洗澡间传出女孩们的笑闹声,黄色的灯光从两扇门板
间透了出来,一个身影正趴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窥视着。我日你妹妹,哥还没看呢,
抢我生意。都看见什么了,看见什么了?让让,给我也看一眼呀。
  踏天果然不是普通轻功,我都站那伙计身后了他也没发现我。顺着门间的缝
隙,我也凑了过去。
  三个人都坐在宽大的浴盆里,只看见白嫩的双肩,和被热水蒸的红扑扑的小
脸,关键部位啥也看不到,日的,那你聚精会神的看毛。
  「柔儿姐姐,你的胸脯好大。」
  「哪有那么大,你们姐妹的也不小哦。」
  「才没有呢,我和姐姐老是为此烦恼,从前两年开始,京城的那些登徒子们
就老是盯着我和姐姐的胸看,我们羞的不行,就用束胸给围住了。」
  「我建议你们以后别用束胸了,相公不会喜欢的。」
  「相公也喜欢胸大的么?」若瑶不好意思了。
  「恩,应该是吧。」柔儿也不好意思了。
  「相公好色。」敏瑶一语中的。
  「刚才那伙计说话时就一直偷看柔儿姐姐的胸脯,果然大点受欢迎呢。」
  「好你个小妮子,才刚进家们就欺负姐姐,看我也执行家法。」笑闹着,柔
儿就去咯吱若瑶。若瑶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终于看见内容了,处女丰满的乳房随
着身体弹了起来,又落下,颤巍巍的。粉色的乳晕上,点缀着黄豆大小的一个乳
豆,毫无掩饰的向门外两个偷窥的色狼展示。身前的伙计鼻息明显重了,手也偷
偷伸进了裤裆。
  柔儿也跟了过去,一把抱住想要逃跑的若瑶,两个人的丰满乳房紧紧贴在了
一起,摩擦着,挤压着,笑闹着,「姐姐快来帮忙,柔儿姐欺负我,你能好受的
了么。」本来柔儿咯吱若瑶的时候敏瑶就有了反应,只是压抑着,这会终于忍不
住也加入了战团。柔儿双拳难敌四手,战败了,被两个小瑶谣一人抓住了一只胳
膊,这样一来,丰满的乳房挺的更高,而且我发现柔儿的乳头硬起来了,肯定是
刚才磨的,象两个粉红的樱桃,就冲着门口挺立着。「骨碌」,伙计明显吞了口
吐沫,手里的动作也加快了。
  「不闹了,不闹了,你们俩人,我去找相公给我报仇。」听见提到我,两个
小箩莉放开了手,一脸的羞涩。
  柔儿一只手搂住一个「好妹妹,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你们刚才问的,一会
我就去找相公说,让他今晚就要了你们,好不?」什么?还有这内容,哥的双飞
梦想今天就能实现了?
  「可是相公真的不嫌弃我们么?我们被人看过了,摸过了,他不会……」不
会不会,看了眼正偷窥的伙计,你们现在也正被人看呢,我怎么会嫌弃你们,我
心说。
  「我说不嫌弃就是不嫌弃,他那人色大胆小,估计早就想收了你们,就是不
好意思说。」
  「那,全听姐姐安排。」还是敏瑶有主见。
  「那你们再洗洗,洗的香喷喷的,我先收拾收拾,等下相公回来了,我去说。」
说着,柔儿从浴盆里站起身,迈了出来。
  这一站起来,赤裸的身子全部映入眼帘,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肢,以及会
阴处白嫩的肉缝,中间那一抹粉红……店里的伙计终于掏出他那杆肉枪,肆无忌
惮的快速撸动了起来。可惜柔儿是抬右腿迈出的浴盆,以至腿间的春色我们无缘
得窥。我这正牌老公偷窥爱妻的裸体都硬的不行,眼前这伙计估计受的刺激更大,
看他的手速,参加个后世电子竞技大赛啥的,那其他人全是渣呀。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失望,柔儿出来后,竟是背对着门,弯下腰擦起腿上的
水珠来。爱妻的粉嫩阴户终于又一次展示给了除了相公之外的男人。没有一根毛
发的阴户上,两片饱满的阴唇保护着桃源圣地,身体晃动间,粉红的阴唇微微张
合处,迷人的销魂洞口也若隐若现。
  「小娘子,我不行了,我都射你小嫩逼里了……」伙计低吟着,终于停止了
撸动,对着房门,喷射而出,也许是受的刺激态太大,第一股白浊的精液竟是
「啪」的一声,贴在了门上。坏了。
  果然,屋里听到了声响,「什么人?」伙计也被吓了一跳,裤子也不提,也
不管肉枪还在喷发,落荒而逃。从头到尾也没发现我就站他身后。我一脸苦笑,
还能咋办,认了吧。「是我,柔儿。」
  「相公?就你自己么?」
  「对呀,就我自己。」里面明显松了口气,门开了,我眼前一亮,估计是柔
儿听是就我一个人,只将平时穿外最外面的那件纱裙套在身上就来开门了。薄薄
的纱衣因为身子还没擦干,紧紧的贴在身上,胸前一对高耸,小乳头顽皮的挺立
着,支起了两个小点,粉色乳头和乳晕清晰可辩,两腿间,因为贴身的缘故,一
道明显的小缝陷了进去。
  柔儿一开们就发现了支起的帐篷,羞涩的看了我一眼「色相公,自己娘子洗
澡也偷看。」我轻轻探过身去,吻了吻柔儿的双唇,「别别,还有人呢。」我向
柔儿身后一看,两个小箩莉已经把身子藏进了浴盆里,只露出两双大眼睛,看着
我们。
  「那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点点头,「那你还等什么,等日不如
撞日,就现在吧,你还不赶紧进去。」
  这就开始了?我轻轻抚摸着柔儿的脸,这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然后迈步进
了屋。门在身后轻轻的关上了,我没有听到柔儿离开的脚步,呵呵,我刚偷窥完
她,这反过来她就偷窥我么?
  敏瑶和若瑶看着我,眼中既有害怕,也有期待。
  我的动作很温柔,我尽量让动作更慢一些,对两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下手,我
还是很有压力的,我希望她们的第一次能有个美好的回忆,我尽力,我做到了。
一开始疼痛的叫声很快就变成了舒爽的呻吟,敏瑶被我抱坐在怀里,胸前的丰满
摩擦着我的胸膛,下身的处子阴道缓缓的接受着我的抽送,嘴里轻声的吟叫着。
若瑶被我搂在身边,脸红红的,敏瑶的感受她完全复制了过去,直到我觉着有股
热流冲刷着我的龟头,敏瑶瘫软在我的怀里,若瑶也瘫软在我身边。我才将敏瑶
的身子放下,抱起了若瑶……
  我当然不会放过她……
  当我把精液射进若瑶的身体时,若瑶身子一通颤抖,敏瑶却先说话了「什么
东西,好烫,好舒服。」
  真是奇妙的双生子。
  我将两个小姑娘一左一右的搂在怀里「你们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是,相公。」
  「家里的一些情况柔儿和你们说了么?」
  「姐姐说过了」
  「那就好,随心而为,想做的就做,不想做的也不要勉强,任何事情。」我
决定先打点预防针,我可不想以后她俩发现了我的真面目,再后悔终身。
  「恩,相公会对我们好,我们知道。」若瑶说到。敏瑶没说话,不过小脸却
红了,看来小姑娘已经知道点了什么。
  「敏瑶?」我特意叫了她一声,「相公放心,既然进了吕家的门,就全凭相
公安排,我们不会后悔,只求相公真心对我们姐妹。」
  我们屋里还说着小话,院子里传来了小虎的叫声「姐夫你太不够意思了,把
我们哥俩扔外边不管了。
  咦,姐,你这看什么呢?」这小妮子,果然一直在门外偷看。
  「没,没什么,唉,你俩不许看,都不许看。去先把院里的灯点上。」原来
小虎和大龙也凑了过来,却被柔儿赶开了。
  「他们都回来了,咱们也出去吧。」然后我们也擦干身子,穿好衣服,走出
了洗澡间。若瑶和敏瑶刚破了身子,走路还有点别扭,加上害羞,看都敢看小虎
和大龙,一出门,就急忙回到了自己的屋里。院子里柔儿和小虎,大龙正在说话。
我走了过去,柔儿温柔的看着我,我冲她点点头,温柔的搂在了怀里,一切尽在
不言中。
  只是柔儿的身子怎么这么烫,「怎么了?」我小声问。「他们从一点完灯,
就一直盯着我看,眼神那样的,我有点害怕。」我低头一看柔儿,好么,换我也
盯着看。由于刚才一直偷看我们,柔儿都没换过衣服,还是那件轻纱,虽然身上
已经干了,可院子里现在四下灯火,照在柔儿身上,看上去朦朦胧胧的,让男人
反复猜测这件轻纱裙下到底还有无其他衣物。
  我看向小虎,小虎连忙挪开了眼神,神色尴尬;我看向大龙,好吧,这小子
没反映似的继续盯着柔儿的身体猛瞧。
  「大龙,好看么?」
  「恩,姐姐的身子真好看。」我被打败了。
  柔儿抱着我,羞的满脸通红。
  尴尬还得由我来打破呀,「好,大龙和小虎,你俩先去洗澡吧,等会咱们来
打叶子牌。」大龙被小虎拉着去洗澡了,柔儿还抱着我。
  「柔儿,想要了?」我问道。柔儿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向爱妻下身一探,果
然汪洋一片。「你这是?刚才被那俩小子看的?」
  「去,净瞎说,我刚才看你和妹妹们那样,我就想了。」
  「那咱们等下随便玩两把,就回屋。」柔儿明白我的意思,娇羞的点点头。
  「我先回屋换件衣服,顺便看看妹妹们怎么样了,第一次别伤了才好。」我
一把拉住柔儿「衣服别换了。」
  「怎么?」
  「你刚才把那俩小子引成那样,总要给点甜头,年轻人憋太久会伤身体的。
让他们多看两眼,晚上回去自己用手解决问题去。」
  柔儿娇羞着打了我两下,却什么都没说,进屋去看妹妹们了。
  我将小矮桌摆在圆子中间,搬来四张矮凳,又去找店家借了叶子牌。这时小
虎和大龙也洗好了,走了过来。
  没想到的是,大龙过来直接和我道歉「姐夫,小虎说姐姐的身子我们当弟弟
的不能随便看,刚才我看了,对不起哦。」一句话说的我啼笑皆非,我还能说啥。
  「自家兄弟说这没用的干啥,来,你姐来了,咱们开始。」
  柔儿这时已经走了过来,果然听话的没有换过衣服,还是那件轻纱,还是那
身玲珑的曲线。
  「妹妹们没事,说是一会也过来一起玩。」然后牌局开始……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