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12

  就在通往湖边的小路的路口居然站着两个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我认得出来
就是刚才坐在宾利里面那三个男人的其中两个。见到李承宗来同时毕恭毕敬的鞠
了一个躬然后请他通过,我知道要是我直接跟上去一定会打草惊蛇,说不好又会
被这两个人缠上。于是我折返了一段,然后跳进了矮树丛,在树木的掩藏下,加
上我对这公园的熟悉我很快就靠近湖边,并且发现了李承宗的就在我不到10米
处的地方站着,正当我再想靠近点的时候我发现就在我不远处一身穿黑色西装的
男人像站岗一样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就是刚才跟我肉搏的那个男人,化了
灰我也认得他,应该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就算穿上西装也能感觉得到他身材的
魁梧,理着板寸头,国字脸,锋利的眼神让人看着感觉到一股杀气。他的左手曲
放在自己的身前,小臂上搭挂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右手拿着一个女式的手袋。
  「什么,这……这不是晓筑今晚上穿的连衣裙吗?晓筑呢,怎么不见晓筑的
身影。」我的脑海里突然有一种不安的念头。我四周张望了一下,见到李承宗正
向着一个方向招手,顺着他招手的方向看去,见到的景象让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
嗓子眼。
  只见一个庞大的身躯正向着李承宗走过来,说他庞大不是因为他有多高大魁
梧,而是指他的横面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却有我两个那么宽,挺着一个大肚子,
戴着墨镜,脸上发出得意的笑容,手上拿着一条在微弱的灯光下发出金属光芒的
链子,链子的另一头连接着一具在昏暗的环境下显得白得耀眼的赤裸的玉体,这
就是晓筑,她正被这个大腹便便并且谢顶的男人牵着在草地上爬行,见到这一幕,
我震惊得全身僵住。
  「怎么这么有兴致来逛公园啊!」当那男人走近的时候李承宗笑着说。
  「宝贝说以前最喜欢跟她的老公来这里,我就带她来散散步。」那男人说着
来到李承宗的旁边,晓筑一直低头跟在男人的脚边爬行,没有抬眼看过李承宗。
  虽然他大晚上还戴着几乎能挡住半张脸的大墨镜,但当我听到那男人的声音
还有那半秃的脑袋我就确定他就是出现在视频里面的那个混蛋,晓筑这些天就是
跟他在一起。
  「您对她好像挺满意的。」李承宗说。
  「简直爱不惜手。」
  「哈哈,那就好!您老满意就是让我李承宗脸上有光。」
  「跟我还说这些客套话。」男人说着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
  「呵呵,这哪里是客套话,是心里话。」李承宗奉承地说。
  以李承宗今时今日的经济实力和地位对人说话这么客套奉承,我还是第一次
见到,这么说这个男人来头不简单。由于距离还有点远,所以要完全听清楚还有
点困难,有时候只见到他们同时发出让人觉得恶心的笑声。我的耳朵虽然在认真
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但我的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晓筑的身上。她头发依然在头上
盘起着精致的发髻,但在这平川旷野的地方却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身上唯一的
穿戴就是脖子上那红得刺眼的项圈。
  只见男人翘起二郎腿,穿着皮鞋的脚在晓筑的面前晃动了两下,晓筑好像会
意了什么,动手帮男人解开皮鞋的鞋带,脱下了鞋子放在一边,然后缓缓地脱下
袜子。接着低下头伸出舌头在男人的脚上舔弄着,然后把男人的脚指头含在嘴里
吮吸起来。
  「都准备好了吗?」男人开口说话。
  「没准备好都不敢打扰您的时间,近来晚上可谓是足不出户啊,哈哈,所有
应酬都推掉,专心准备着。」李承宗说。
  「好,我那边也帮你差不多疏通好了。」男人平静地说。
  「谢谢院长的提携。」李承宗恭维的说。
  「呵呵,你给我的好处也不少啊!哈哈。」男人说着伸手到晓筑的胸前握住
饱满的乳房揉搓起来。
  「院长真是调教有方,以前还跟我讨价还价,到了院长手里没几天,都驯服
到这程度了,以后有机会还真得向您学一下调教女人的心得。」李承宗说。
  「呵呵,有的是机会。」
  「这就是我准备的材料,请您回去过目一下。」说完李承宗递上一个白色的
好像是u盘一样的东西,那男人接过迅速放到口袋里。
  「好了,我就不打扰院长的雅兴了,我先回去了。」李承宗说完转身就要离
开。
  见到李承宗要离开,可是我苦寻一晚上的晓筑就在眼前,我该如何抉择,是
继续留在这里看有没有机会救出晓筑,还是继续跟踪李承宗呢?就在我还犹豫不
决的时候李承宗已经沿原路回去了,我突然想到刚才进来的时候因为怕跟丢,所
以我的车正停在公园的门口最当眼的位置李承宗走到门口一定能一眼认出来,我
必须快他一步把车开走,不然就暴露了,虽然这次终于见到晓筑,但我不能顾此
失彼,要打到李承宗,每一步都不能出错,于是我连忙转身离开,可是由于匆忙
欲迅速跟上却没有注意脚下,居然踩到了一堆枯叶,发出清脆的「窸窸窣窣」的
声音。
  「谁?」一声喊话感觉到正有人向我这边走来。回头看正是今晚上肉搏过的
那黑衣男。
  我正想快步逃跑,却发现原本守在路口的两个男人听到喊声,已经跟我身后
的形成包抄势,前面是两人,身后是一人,当然要先攻实力较弱的一方,我突转
身就向身后的男人扑过去,可能他没想到我会突然会先攻身后,没反应过来被我
扑到,我死死抱着他,他倒地后顺势在地上翻滚,滚出几步已经来到草地上,离
晓筑和那个肥头大耳的混蛋只有几米远。黑衣男挣脱了我的纠缠还没起来就双手
撑地抬脚就朝我踹过来,我挡避不及,胸口硬吃了他一脚飞出几米远,几乎回不
过气来,另外两个人正想过来把我抓住,却他伸手示意阻止,原来他是要跟我单
挑。
  我半躺在地上正在回气,见到他慢慢朝我走过来,我心里盘算着「来吧,加
上今晚上的一次,新仇旧恨就让我一次给你了结。」心里打定了拼死一战的决心,
突然感觉全身充满了劲,一爬上来就要再次朝对手扑过去,但是打架这个动手能
力强的事压根就不是我的强项,他一个闪身躲过了我然后在我背后又是一脚,我
失去了平衡往前撞了过去扑到在地,幸好地面是草地,不然这下子肯定伤得不轻。
  「锋!」当我再次想挣扎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晓筑焦急的声音。
  我抬头看,原来我已经到了离晓筑只有两三米远的地方,此刻那头肥猪正把
她搂在自己的怀里。
  「呵呵,原来他就是你的那个老公。」原本神色凝重的那头猪听到晓筑喊我
的名字顿时换成嘲笑的表情。
  我怒目相向,此刻真相把他大卸八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呵呵,今晚上我的宝贝不是跟你说得很清楚并且给了你份离婚协议吗,你
还来这里干什么?是想看看我们的美事吗?嘻嘻……」
  「你放屁。」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他喊了一声。就在我喊话的时候我的衣
领被人拽起来,我知道是那打手,要再下手了,本大爷正有气没处出呢,正当他
以为我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我手摸起草丛中的一块碎石,猛一转身扬手狠狠
地用碎石的尖角砸在他左耳上方的头盖上,一声惨叫一道鲜血飞溅开来,他捂着
头倒在地上呻吟。我立马转身要攻击身后那头肥猪,可是当我快要靠近他的时候,
我突然停住了,肥猪的手上一把发出寒光的手枪正对着我。
  说实在的在面对大家都是空手肉搏的话,人可能还能鼓起最大的勇气拼死一
搏,但是一个普通人在面对军火的时候,你会莫名地失去了勇气,可能这是自小
的潜移默化,或者也可能已经成为人类的一种本能的恐惧了,我定在原地不敢动。
  「够了,锋,我不是说了我们离婚吗?我已经不再爱你了,你就放了我吧。」
突然晓筑哽咽着竭斯底里地对我着我大声说。
  「什么?哈哈……哈哈哈。」我放声大笑。「你说什么?我放了你,我放了
你。」听到晓筑的话,我不知道是愤怒还是伤心无助,眼泪也不争气地留下来,
嘴里碎碎念地重复着这句话。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爱你了,我不再爱你了,你走吧。」晓筑重复
着让我撕心裂肺的话。
  我感觉背后有人靠近,很快两个手臂被控制住,但我已经放弃了抵抗,我拼
死地跟职业的打手肉搏为的是什么,身上的伤痛我可以忍受,但心里的痛却痛得
几乎让我窒息。
  「你都听到清楚了没有?」那头肥猪说。
  但我没有理会他,我的眼睛一直盯着晓筑,晓筑低下头不再看我。「为什么?
为什么?」我用尽最后一口气问着为什么。
  「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晓筑的声音比刚才小了很多,说完她干脆别过头不
再看我。
  「我一直视你如珍宝,就算发现了你被李承宗威胁,我也一直周旋下去,为
了就是有一天能够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现在你说你已经不再爱我了,难道你就
爱这种畜生。」我说着怒视着那头肥猪,但是那肥猪似乎一点不介意我辱骂他,
楼主晓筑的手仿佛紧了一下好像在向我示威。
  「我……。」晓筑欲言又止。
  「你说,你是不是受他威胁,你说是不是,我不怕他,我们已经经历了这么
多,我什么都不怕,你说,你快说……。」我迫切的想听到晓筑跟我说她是被迫
的,要是真的这样,就算我死我也要保护她,我再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不是,我自愿的,是我自愿跟他一起。」晓筑厉声说。
  「哈哈,这下心息了吧,死得眼闭了吧。」肥猪嘲讽地说。
  「不是的,不会的,你是被迫的你是被迫的,你是怕我受到伤害才这样说的。」
我无法接受晓筑的答案。
  「这小子就是不接受现实。好好招呼一下他让他长长记性。」他的话音未停,
一顿拳脚就像雨点一样落在我的身上,但是我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他们在我身
上发泄着刚才的怒火。
  「好了,让他记住就好了,别把他打残了。」经过几分钟暴打我的身体好像
散了架一样完全站不起来了,那头肥猪终于喊停了。
  「把他拖过来。」肥猪一声令下,两四只大手架着我抬到他面前。
  「你看你,像不像一个废人,这里每一个都比你强,你凭什么让我的宝贝跟
你走。」肥猪的大手抓着我的头发拉起我的头说。
  我眼睛已经不知道肿成什么样子了几乎睁也睁不开,拼命睁开也只能看到一
条缝隙的范围。就这么一点范围却能让我看清楚那头肥猪丑恶的嘴脸,我用尽最
后一口气把我嘴里掺血的口水唾到他的脸上。他终于被激怒了,扬起手就用枪柄
狠狠的砸向我的脸。我忍受着痛楚也要睁开眼看他的狼狈样。那肥猪用手擦了一
下脸后却作出出乎我意料的举动,他一把松开我的皮带拉下我的裤子,我突然心
里一惊,他要干什么,最坏的念头在我脑海中浮现,他不会要断我子孙吧,想到
这里,我背脊一凉。
  但是更出乎我意料的事发生了,他同时也拉开一边架着我的那打手裤子上的
链子。然后说:「这是一个民主的社会,我就让她自己选择,如果她选择你,我
立马让她跟你走,要是她选择我的手下,那你给我自动消失。」说完他居然把晓
筑推了过来。
  晓筑咬着牙为难地在做思想斗争,但是很快她在我身旁的打手身前缓缓地蹲
下,掏出他的肉棒就含在嘴里,这我才清楚见到她的腰上纹着一双天使的翅膀。
  「你无耻。」顿时想起视频上这肥猪在晓筑身上留下了这永不磨灭的痕迹,
我顿时产生一种自己最喜欢的珍宝被别人毁坏时一样的愤怒,对着那肥猪拼命地
喊,但是他只是嘲笑地看着我。
  「你下贱。」我再对着晓筑喊,晓筑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她的动作。
  「他们把你当玩物,把你当狗而已。」我已经失去了理智,说出了自己都觉
得刺耳的字,而这个字却是用来骂自己曾经深爱着的妻子。
  「你怎么说这么难听的话,我只是让她得到你给不了她的快乐,你应该认真
检讨一下你自己了。」那头肥猪得意地说。
  「你放屁。」
  「呵呵,晓筑说跟你已经有四五个月没做爱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
  我一时无言以对,没想到晓筑会把我跟她夫妻间的床弟之事这也跟一个这样
的人说。没错自从发现了她被李承宗威胁以后我们真的一直没有做过爱,但这并
不代表我不爱她,不是我嫌弃她,只是我觉得她在外面已经收紧李承宗的摆布,
回到家我想让她好好休息,而且我怕我纠缠她做那事会让她想起自己在外面不开
心的工作,所以我就算有需要,加上这几个月一直跟李承宗周旋,虚以委蛇,自
己也感到心身疲累。
  「好了,现在就让你看看我们是如何带给她快乐吧。」那肥猪说完,正享受
着晓筑口交的打手放开了我,现在的我遍体鳞伤一个普通人就能把我控制住了,
放开我以后他扶起晓筑,用手架着她一条腿尽量地抬起来,晓筑搂着他的脖子。
他的另一只手扶着自己已经怒胀的肉棒弯了一下脚,然后直接没入了晓筑的身体
里,一插到底。
  「唔……唔……啊。」晓筑压抑着自己的声音,那男的双手死死抓住晓筑的
双臀每一下都狠狠地冲击着。
  「让他看清楚点。」肥猪坐在长椅上说。
  于是我被身后的人压着肩膀跪了下来,而正抽插着晓筑的打手架起晓筑的另
外一条腿双掌抓捏着晓筑的美臀把她双脚抱离了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清楚地
看到那粗壮的男根冲击着晓筑的身体,每一下我的心都会感到莫名的痛一下,虽
然刚才怒骂了她,但人非草木,感情怎么能说没了就没了,我真不相信晓筑已经
不再爱我。
  「啊……啊……啊。」突然听到晓筑带着颤抖的呻吟,紧绷的身体在跳动,
这反应我最清楚不过,那是晓筑高潮的表现。就在这时候我见到神奇的景象,原
本腰上天使的翅膀中间慢慢显现出一个全身赤裸神情哀伤的天使双手交叉于胸前,
她的双脚一直深入晓筑的股沟,接着从他们两人交合处两根蔓藤慢慢浮现一直缠
绕着经过菊门绕上一圈然后缠在天使身上,整个过程就如一个电脑动画,要不是
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纹身技巧。我不否认它的巧夺天工,
但它却出现在我心爱的妻子的身上让我心生芥蒂,顿觉得它的刺眼。
  「呵呵,这么快就已经被干到高潮了,精彩,真是精彩,你满意我的作品吗,
相信你也看过了。」身后的肥猪的笑声响起。
  男人的动作没有一刻的休停好像不知疲倦一样每一下都发出肉体撞击的声音,
他的肉棒已经被粘了一层白浆,甚至都在黑色的西裤上沾满了一片。保持这样的
姿势再次在第三次把晓筑送上高潮的同时,听到一声怒喊,男人的动作静止。我
见到他的阴囊在跳动,我知道他的精液正一股一股的输送到晓筑的体内,我低下
了头。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熟悉而陌生的房间,我知道这是莹姐的房间,
我转头看到她正伏在床边睡着,我看着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的视线模糊
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