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上天堂 右手下地狱】23

  小丫头和猫猫一连三天都住在一起,到了第四天,她终于回宿舍睡了。
  这三天对我来说,无疑是段炼狱般的日子。第四天上班的时候,我已经说不
出一句话来了,嗓子里就象被一团火,烧得往外直冒烟。
  阿如道是平静的很,脸上还是从前淡然的样子,看不出什么变化。跟我的交
流也只是限于工作上的内容,没有半句闲聊。看我的眼神也是那种下属对上司的
眼神,恭敬而不卑微。只是在我转身的时候,才对着我的背影注视良久,我能感
觉得出来。
  晚上猫猫约我去阳光广场。好久没有跟猫猫一起散步了,我毫不犹豫的答应
了她。
  深秋的广东已经渐渐有了寒意。晚风迎面吹来,猫猫在我的身旁有点瑟瑟发
抖。我用右臂搂着她,把她揽在自己的怀里,用体温为她驱寒。走着走着,猫猫
突然抬头问我:“石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跟你逛街吗?”我摇摇头。猫猫继续
说道:“你很细心。走在街上,你总是让女孩子走在你的里面,过马路的时候,
你总是站在有车来的方向。我喜欢这种被你呵护的感觉,很幸福!”
  我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我都没注意啊,被你一说还挺不好意思的。”
猫猫柔柔的说:“我就是喜欢你这种随意而发的温柔。不娇柔,不做作,小月没
说错,你是个好男人!”
  提起小月,我的心猛的一痛。都这么久了,我居然还会出现这种感觉。小月
却不知道我的变化,继续说:“以前,看你跟小月一起出门时那种关怀备至的样
子,我真的好羡慕!我觉得她好幸福,我常常幻想那个被你体贴,被你拥抱的女
孩子就是我,该多好啊!”我强笑着把她搂得更紧,道:“现在不是如愿了吗?”
猫猫也随之紧紧抱住我,说:“可我老觉得不真实,有种做梦的感觉。我害怕有
一天当我醒来,我找不到你了,你象小月一样走的无影无踪!或者,小月回来了,
站在我的面前指着我说:石头是我的,把他还给我!那时,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该怎么办了!”
  猫猫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傻丫头,整天胡
思乱想的,无论是谁,都不会拆散我们!”猫猫腆着小脸问我:“石头,你还爱
着小月吗?”我心里一阵烦躁,冷冷的对她说:“不要提这个名字,我不想听到!”
猫猫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叹了口气,又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走了两步,我停下了。猫猫问我:“石头,怎么了,干吗不走了?”我没有
回答,慢慢的转过身,对着一个地摊前站立的人影问道:“唐勇!为什么跟着我?!”
那家伙还想装做买东西,被我识破后脸上一阵尴尬,索性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
着猫猫,脸上肌肉一阵抽搐,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你小子可以啊,
这么快就换了一个!”我把猫猫往背后一挡,冷冷的说道:“关你屁事!有屁你
就放!老子没功夫搭理你!”
  唐勇脸色一变,低声说道:“你叫石头是吧?别那么嚣张!小心死都不知道
怎么死的!”我鄙夷的吐了一口痰在地上,道:“你老子是吓大的!滚远点!老
子没功夫跟你闲扯!”唐勇也怒了,一步蹿到我的跟前,一张口满嘴的臭味差点
把我熏晕,“小月呢?她去了哪里?”不提小月还好,一提她我就象被点燃的炮
仗,一下子蹦了起来,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直接把他160多斤的身躯蹬了个
仰八叉。“妈的,想找自己找去!别来烦老子!”想起那天看到的一幕,我恨不
得再冲上去把他打一顿!
  猫猫惊叫一声,死死抓住我的衣服,颤抖着对我说:“石头,别惹事!走吧,
我们快走吧!”我往地上那个死胖子的身上吐了一口口水,不再理他,搂着猫猫
离开了。
  看着猫猫的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道:“宝贝别怕,
就他那样的,我还没放在眼里!”我没有吹嘘,怎么说我也是在武警部队练了三
年的,对付这个身宽体肥,行动笨拙的家伙跟切草似的,就算是年轻小伙子,两
三个也别想近我的身。
  两三个没问题,十几个我可抗不住了!还没等我和猫猫走出多远,我就感觉
不秒,回头一看,足足有十五六个人向我追来,为首一个竟是唐超!“压翻杂娘!”
唐超举着一根木棒恶狠狠的跑到最前面,不好,是湖南帮!我一把抓紧猫猫的手,
大叫一声“快跑!”拖着猫猫开始了没头没脑的狂笨。
  湖南帮是这个工业区的毒瘤,平时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警方打击过很多次,
可是居然新生力量很是充足,抓进去一个入伙一个,屡抓不绝。他们心很齐,只
要是湖南的老乡出了事,请一顿饭就可以帮你摆平。想不到,唐超居然请来了他
们!
  猫猫脚软得几乎走不了路了,我几乎是半拖半抱的把她带着往前跑,速度当
然慢了许多,很快就被他们追上了,一群人把我们围在中间,头顶上的棒子象下
雨一样落了下来!
  我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猫猫受伤!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用双臂紧紧护,
然后弯下身子,把她藏在身子底下。木棒噼里啪啦的落在我的脊背上,我甚至可
以听到自己脊椎发出的咯咯脆响,疼!非常他妈的疼!
  我咬着牙硬受着钻心的疼痛,瞄准一个机会,一脚把旁边一个人踹开,双手
使劲一推,把猫猫甩在公路旁边的草地上,大声喊道:“都冲我来!别动女人!”
  唐胖子这时才气喘吁吁的赶过来,抬起肥腿一下子蹬在我的大腿上,“你妈
了个B的!敢动老子,给我往死里打!”说实话这家伙的脚劲并不大,我还是假
装跌道的样子往后趔趄了一下,顺手抓住一个人的棍子,反手一肘砸在他的脸上,
把棍子夺了下来!
  趁他们愣神的机会,我照准唐胖子的头就劈了下去。那大脑袋反应还算灵活,
往旁边一歪,棍子砸在他的肩膀上,唐胖子杀猪似的叫着退了下去。这时那些人
已经灵醒过来了,叫骂着围起我来一阵狂殴!
  没有天,没有地,甚至没有了人。我手中的棍子机械性的乱飞狂舞,也不知
道砸中多少人,还是一个都没砸到,因为我已经被打的意识不清了。甚至没有了
疼痛的感觉,我听不见猫猫的声音,只能看见她恐惧的眼睛和哭泣的脸庞,在意
识最后清醒的一刻,我透过人群看到了远处闪烁的蓝红灯。
  警察终于来了!我心里一松,终于晕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浑身疼的要命,脑子里混混沉沉,乱七八糟。猫猫爬在我的床前睡着了。我
想坐起来,身体刚一动,猫猫就醒了。
  “石头,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过去一天一夜了!你吓死我了!”
猫猫抱着我哭喊着。我想伸手抱抱她,胳膊却象是灌了一万斤铅,抬都抬不起来,
低头一看,居然缠了厚厚的几层纱布,看样子是打上了石膏。
  我晃了晃头,示意猫猫起来,笑着说:“我还没事!都是小伤,要不了我这
条老命的!”猫猫摸着我的脸流泪说道:“什么小伤!你断了两根肋骨,两只手
臂骨折,还有脑震荡!这是小伤吗?”我皱了一下眉头,骨折倒没什么,脑震荡
就不大好了,我怕留下什么后遗症。我问猫猫:“医生有说会有什么后果吗?”
  “现在还不知道!还需要密切观察!”一个小护士走进来接口说道:“可能
在一段时期内会经常性的头疼!”猫猫起身去给我打水,趁此机会,我打量着小
护士,20岁左右的样子,瓜子脸,眼睛没有猫猫的大,却也是一个小美人。
  我叹了一口气,道:“吴言,你说的这一段时期是多久?”小护士一楞,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朝她的胸脯努了一下嘴,说:“你挂着这个全世
界都知道你叫什么了!”吴言恍然大悟的低下头,哈哈笑了起来,“我忘了自己
戴着护士牌了!”既而抬头看着我说:“脱裤子!”
  什——什么?!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见她转身拿出一根针管,心里一寒:
“要打针啊?能不打吗?”吴言白了我一眼道:“你头上缝了三针,不打针怎么
消炎?快点脱!”我苦着脸对她说:“你看我的样子,怎么脱啊?今天就免了吧,
明天再打好不好?”吴言瞪眼说道:“这是能砍价的事情吗?!现在打!我帮你
脱!”
  老衲纵横江湖几十年,还是头一次被女孩子脱了裤子!哎,这要是在家里的
床上就好了!还没等我想得再美一点,一股冰凉后的刺痛从屁股上一直钻进脑子
里!
  哎吆妈哎——!凄惨的叫声回荡在空旷的楼道里。
  看着满头冷汗缩在病床上的我,小护士和猫猫相视苦笑,这家伙,骨折都没
吭一声,打个针脸都吓白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