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狼在征途】(10)

华夏国的首都京都,某个星期日的午后,秋日的阳光晒得人们懒洋洋的,大
街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一股微风吹动着地上的落叶,让整个城市好似一副风
景画一般。,而在科技大学附中附近一个很普通的住宅区室内,却上演着另一番
的景象。
一个身穿着JP高中水手服的小美女正站在屋子的中央,双手向上抓着从屋顶
垂下来的圆环。脸蛋红润,双眼被黑布蒙着。可爱的小嘴一张一张,不断发出娇
媚的喘息声。她正被一个显得高大的男孩子从背后紧紧贴着。如果此时有人进来
的话,可以清晰的看到。高大男孩的双手正分别在女孩白色水手服胸前跟黑色百
褶裙裙底肆虐着。高大男孩的动作显得有些粗暴,衣服下手的轮廓如同游蛇一般
四处活动。而令人奇怪的是,被欺负的女孩子自始至终都仿佛在电车上似的乖乖
的用双手抓住圆环,通过微微扭动身体还软弱的反抗着。
这两个人自然是重生的白大叔跟我们的陈晨小美女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距离上次口交后又过了两个星期。本来按照陈晨
跟白朗的约定,乖乖被调教的日子早就应该结束了。可小美女也不知道是忘记了。
还是喜欢上被捆绑的感觉。仍然每天一早乖乖跑到白朗家。让白朗为她穿上
"绳衣"然后才去上课,放学后也会随着白朗回来换好衣服欺负一番。由于小美
女的态度从最初的抗议到转变成如今的主动。白朗的调教进度顿时快了很多。比
如这种拟态调教吧。一个月前白朗提的时候。陈晨怎么都不肯同意。但这会白朗
一说。
小美女除了低头娇嗔几句诸如色狼。变态之外。已经可以配合了。
拟态调教说起来很简单,先蒙上奴隶的眼睛。然后用语言暗示她处于某中环
境中。黑暗可以增加奴隶的想象能力。等进入状态后。调教者通过身体动作或者
道具,让奴隶的幻觉进一步加强。这种调教手法往往是露出调教的前奏。
"晨奴,你的乳尖已经硬了。是不是喜欢被人摸啊?"白朗一边用手揉弄着
小美女的蓓蕾一边低声道。
"才……才没有这种事。啊!你……主人你好色……
"小美女喘息着回答。
"嘿嘿,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嘛。"白朗说了句日式调教文里
的经典台词。
"不是的……人家才没有……"陈晨扭着身体。似乎想让胸部从白朗的手中
逃开。但很快就失败。白朗追近的大手好象要惩罚她似的。近乎粗暴的揉弄让小
美女不停发出娇喘声。
"声音这么大。可是会被周围的人发现哦。"白朗凑到小美女的耳边道。
"声音才……才不大呢……再说……明明就没人。
"小美女被白朗爱抚了好一阵,已经有点意乱情迷了。最开始的幻想变得弱
了很多。
"是吗?"小美女听到白朗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贴着自己的身体也同时离
开。正奇怪时,握着环上的双手就被用绳子固定住了。紧接着嘴上也被塞入了塞
口球。就连双腿自膝盖住用绳子捆绑着并在一起。
白朗你想干什么啊,小美女想问。但被封着的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声。黑暗的
环境让陈晨的听觉敏感的许多。安静了好一阵后,她隐约听到外屋门锁转动的声
音。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难道白朗又出去了?这个猜测很快就被小美女推翻,因为她很快就听到脚步
声。
怎么了?白朗到底在干什么……陈晨寻思着。没等她想明白,就被一声男性
的声音吓得头脑一片空白。
"朗哥,这就是您说的那妞啊。果然很漂亮啊。"一个公鸭嗓子般的男声道。
"嗯。就是这个。喜欢吗?喜欢的话给你玩会儿。"白朗的声音很快回答。
"呜!!!!!!呜呜!"白朗的回答令被惊吓道的小美女反应过来。那的
确是白朗的声音没错。而另一个声音小美女从来没听过。难道真有人不成。
"嘿嘿,那谢谢朗哥了。小弟我还真没玩过这么漂亮的妞呢。"公鸭嗓子淫
笑两声。
"嗯,她身上的东西别解开。剩下的你随便。我去外面待会儿。"白朗的声
音说了句。紧接着小美女就听见关门声。
"呜!!!!!!"小美女是真的被吓到了。随着白朗的离开,居然真的有
一双手在抚摸着自己。
白朗。白朗!小美女的全身因为害怕而颤抖着。被拘束住的身体无助的扭动,
躲避着那双手的侵袭。
"小妞,你怕啥,俺会很温柔的。"公鸭嗓子爬在陈晨的耳边低声道。同时
那双手很快就从小美女的水手服边缘伸了进去。抓住衣服下面的鲜嫩蓓蕾。
"呜!呜呜……"
"小妞,你乳头都这么翘了还装什么纯情。早就被朗哥干过了吧。"公鸭嗓
子淫笑着。揉弄着小美女的酥乳。道:"就是奶子小了点。不过没差啦。"
"呜!呜呜!"
"等等跟朗哥说说,把你借哥哥我爽几天。到时候哥哥天天用肉棒给你做胸
部按摩。"公鸭嗓子淫笑着,其中一只手伸进小美女的百褶裙里面,沿着女孩大
腿内侧来回抚摸着继续道:"这腿到还真滑,不知道夹在腰上会是什么滋味。"
不要……别碰我。陈晨小美女又气又羞。紧紧的夹着大腿想要阻止大手的侵
入。可没想到那手只不过是虚晃一枪。很快就沿着她的腰身之间滑进了小美女的
内裤里面。
陈晨感觉到那大手的手指分开来,一面拨动着自己充血的阴蒂,一面沿着湿
润的肉缝滑动着。敏感部位的刺激令小美女从鼻翕里发出一声悲鸣,娇躯一下子
软了下来。如果不是因为双手被吊着。恐怕就要直接坐在地上。
"干哦,小妞你内裤都湿了。哈哈。明明就是个小色女。让哥哥看看里面是
不是也湿了。"公鸭嗓子话音刚落,陈晨就感觉到一根手指头粗暴的侵入了自己
最隐密的部位。
"太爽了。夹得真紧。小妞流了那么多水儿,把哥哥我的手指头都弄湿了。
"公鸭嗓子嘿嘿两声,低声道:"怎么样,要不要到哥哥我那边住几天,等
你尝过俺的大肉棒之后。就算赶你都不会走了呢。"
"呜……呜呜……"陈晨拼命的摇头。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扭着身体。
"干哦,明明湿成这样假正经。被一个陌生男人摸到流水还有什么可说的。
疑?你那小穴夹的更紧了。其实被陌生男人摸你更兴奋的吧。"
"呜!"
"摇什么头啊。要不我把朗哥叫过来看看。嘿嘿,要是让朗哥知道……不过没
关系。如果朗哥不要你了。哥哥我一会儿就带你回我那。以后你也不用回家了。就
给俺乖乖的当性奴隶。俺还有二个兄弟。当时候俺们三兄弟天天干你。保证让你爽
个够。"公鸭嗓子叫道。
"呜!!!!!!"
"又摇头?那就是不想让朗哥知道了?嘿嘿。也行。不过你得把俺弄舒服了。

"呜……"
"这才乖,来,我帮你把嘴里这玩意儿弄掉。等等别乱喊。我问你什么你就
老实回答什么。明白了没?"公鸭嗓子说完。见小美女认命似的点了点头。这才
小心翼翼的将陈晨嘴里的塞口球去掉。
眼睛仍然被布蒙着的陈晨干呕几声,感觉到那人的双手又再次玩弄起自己的
身体。蓓蕾于小穴同时被袭击的小美女根本不敢反抗,只得咬着嘴唇轻微的呻吟
着。
令小美女感到羞辱的是,随着公鸭嗓子的玩弄,自己的身体很快就有了感觉,
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不断冲击着陈晨仅存的理智。虽然难于启齿,可小美女还是感
觉到。自己真得如同那男子所说的一样。也许是因为白朗就在外面,也许是因为
这男人的技术更好。又或者因为自己的潜意识里希望被男人欺负……
"果然是个极好的性奴隶材料。这么好色的身体不调教实在是浪费了。"公
鸭嗓子淫笑着道。
"不……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小美女软弱的求饶着。
"怎么?不老实承认吗?要不要我去把朗哥叫过来。跟他说他的妞正在俺的
怀里发情呢?"公鸭嗓子说着。一把抓住陈晨胸前充血的乳尖捻了捻继续道:"
都硬成这样了。说。说你自己是个性奴隶。"
"呜……"
"那我去叫朗哥过来?"公鸭嗓子道。
"别!我说……我说……"小美女悲鸣着点着脑袋。
"说吧。"
"我……我是性……"
"谁是我啊?说名字。"公鸭嗓子叫道。
"我陈晨……是性……奴隶。"小美女低声说着这个可怕的名词。她不可避
免的幻想着自己被公鸭嗓子领走,被脱光衣服捆在某个脏西西的床上,让一个又
一个男人轮流欺负的场面。小美女可耻的发现。自己的脸红了。
"你是个小色女,被男人摸就会兴奋。"公鸭嗓子继续道。
"我……我是小色女……被……被男人摸就会…… 就会兴奋。"小美女低声喘
息着,她可以感觉到在自己内裤里肆虐的大手正在一点点将已经湿淋淋的小内裤
褪下。一根火热的东西直直顶在自己的小翘臀上。似乎还在动的样子。
"你的小嘴。小穴还有那翘翘的小屁股都是属于主人的东西。"
"我的……小嘴。小……穴……还有屁股。都是属于主人的东西。"小美女
如果念某种有魔力的咒语一样说出了上面的话,娇躯也在同时猛得一绷。达到了
高潮。
"呐,果然是乖乖的小晨奴啊。嘿嘿。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公鸭嗓子哈哈
一笑。小美女发现自己的蒙眼布已经被解了下来,而站在自己眼前的。除了白朗。
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男人。
"学的像吧。"白朗一边把小美女身上的绳子解开,一边笑眯眯的说了句。
又换成那种公鸭嗓子道:"俺这语气可是专门练过的。"
"……"
"不过呢~自己说的话不要忘记哦。我可是录下来了。"白朗指了指桌子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转动着的录音机。
"……你最讨厌!"
"咚!"
"身为奴隶居然敢打主人吗?反了反了。"
"啪!"
"别打脸……"
"咚!""嗙!"
床面滚动声……
舌吻声……
之后……
咀噗……唏咻……哧噗……滋滋……
再之后。
"主人~"小美女躺在白朗的怀里,用甜甜的声音叫道。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