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五卷 草原遥望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4下)

           第四节 水流过的季节(4下)
  裹好浴巾的霄凌又被男人扯进怀里连亲带吻又揉又摸的弄了一番以后,男人
才放开她让她走了。看着在这个时间里一直为自己暗中提气缩肛,而隐忍着始终
让自己处于半软的鸡巴用小嘴做不懈努力的馨苑,男人轻轻拉着她的头发,让她
的头慢慢抬起来的时候,男人放开了一直压抑着鸡巴膨胀的意念。
  忽然膨胀而出的鸡巴整体地暴涨了,它在完全展开了的身形以后,那巨大的
龟头啵地一声脆响敲在馨苑,因为头皮上吃痛而微微张开的嘴角上。
  哦!男人暴涨的鸡巴,龟头敲击了嘴角,惊讶中馨苑微微张着的小嘴瞬间一
声低呼的,就圆圆地张开了。
  噢!合着馨苑脆声的低呼,把鸡巴直直地多半个都插进馨苑圆圆张开的小嘴
里的男人,也如打颤般地爽爽的叫了一声。
  不轻不重地用双手扯住馨苑的头发,大鸡巴不快不慢不深不浅地在馨苑撑得
圆圆的小嘴里抽插,看着她因为小嘴极力的张开而慢慢地涨红了的脸,看着她被
自己大鸡巴的龟头一下下顶在嗓子眼,而从眼角溢出了泪水,还看着她被自己住
头发想躲又在疼痛中却无法让自己的头做出一点的躲避。
  男人轻轻在小腹中纳入一口气,感觉到自己拿插在馨苑小嘴里的大鸡巴又粗
了一圈后,男人扯紧了馨苑的头发,大鸡巴就几乎尽根地在馨苑由小嘴到食道的
暴插了起来。
  咳,咳,呃…咳……
  无法做一点挣扎的馨苑,在被男人的大鸡巴从撑园的嘴角中带出一缕缕津水
的时候,她在嗓子伸出一连串强烈不适应的半音里,终于让她的脸色都涨成了酱
紫色。
  成串的泪珠沿着馨苑的两腮如断线的珠子般滚落,她的嘴唇即使是那淡粉的
唇膏也无法遮住地透出了苍白,男人的大鸡巴猛然从她的嘴中全部的抽出,男人
的双手也适时地松开扯着的头发,一阵剧烈的咳嗽伴着间歇性的干呕,一头扎倒
在换衣间地板上的馨苑开始了轻微抽搐。
  拉住馨苑的头发,让她的头在拉扯中一点点地从地板上离开,看着她缓缓睁
开的眼神满是哀求,男人问道:“小雅和冰儿都是你的女儿?”
  “嗯!嘶……”嗯是在回答男人的问题,嘶地吸一口冷气,是因为回答是习
惯性的一个点头动作,扯紧了男人拉住的头发所带来的痛楚而发出的。
  松开馨苑的头发,半蹲下身子的男人用手轻轻捏住了她精巧的下巴后由衷地
夸赞道:“小雅和冰儿很漂亮!和你一样的漂亮。”
  男人的夸赞让馨苑的眼角瞬间的张开,她刚要说什么的时候男人已经松开了
她的下巴,接着站起了身子,他饶有兴致的走到换衣间北面的屏风那边,然后用
手轻轻在屏风上敲了敲就伸手把这扇屏风拉开了。
  屏风的后面,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墙壁和地板全部都是水泥抹成的半封闭房间。
房间的水泥墙壁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一般人只能认出鞭子啊,绳索啊和更多不
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东西来。
  半转过身朝还在地板上半坐着的馨苑招招手,刚要站起身的馨苑忽然想到什
么似地,她伏下身体四肢着地的轻快地朝男人的脚边爬了过去。
  “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里吗?”又是半蹲下身子,男人用手摸着在自己脚
上舔着的馨苑的头顶问道。
  按住馨苑的头让她继续在自己的脚上舔着,男人自己回答着自己问题:“你
和霄凌的身上有一种味道,这样的房间里也有和你们身上一样的味道,就是这样
的味道,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无法瞒过人的眼睛的。”
  喜欢异样情趣的人,会在他的居所里流露出他崇尚异样情趣的味道,而作为
喜欢异样情趣人的女人,喜欢异样情趣的人会在她们身上留下终身不可磨灭的印
痕。这样的异样的印痕,不论被打上印痕的女人在人前如何的端庄与高贵,但是
到了懂得这样印痕与味道的人这里,就会如这被拉开的屏风一样,没有一点遮挡
地露了出来。
  “这是你给你那个死鬼丈夫弄出来的?”用脚趾顶住馨苑的下巴让她抬起头
来,男人问着她。
  泪水忽地从馨苑的眼中大颗大颗的滚落,她那滚落着泪珠的眼睛射出着仇恨
的火焰盯着这间屋子的每个角落!许久,她说道:“这是给叶重建的!”
  叶重,是叶家上一辈中最为风光的一个,也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中的一个。出
身叶家旁支的他,也终于因为这个走上叶家的前台,而且他在叶家的前台一站,
就将近三十年的时间。
  叶家的族亲,在抗战时期的老家几乎有一个村子都被日本人给屠杀了。而族
亲也旁支的关系比较远,所以当叶家的族亲在极度地怀抱着这样的仇恨时,叶家
旁支里走来的叶重即使也参加那八年艰苦卓绝的战争,但他却没有一点这样的仇
恨在心里。
  当他完全把持了叶家的前台,当这个国家开始改革开放了,他的三个儿子在
深圳第一个的生意合作伙伴就选择了日本人。
  而叶家在叶重和他的三个儿子的主导下全面与日本企业合作的时候,他们也
被日本人对异样情趣的崇尚所深深的吸引!很快,叶家几乎所有的成年已婚女人,
都在这座从来没有对外人开放过浴室中,被已经鸡皮鹤发失去男人功能了连走路
都要被人扶着的叶重,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打上了一辈子都无法洗去的印痕。
  过了今晚,叶家重新开始的洗牌一结束,叶重留在叶家的影响力就基本没有
了。原本在叶重的影响力彻底消除了以后,这间给叶家一代女人都留下了耻辱和
仇恨印痕的浴室也将烟消云散了。可是今天晚上在为男人一家介绍洗浴的时候,
馨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里,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最后的时候,还要提起
这里最隐秘的地方。
  烙印如同隐在阳光后面的影子,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它就不可为意志所控制的
已经静悄悄地站在了你的身后。今晚的男人,给了馨苑和霄凌如同叶重当年给她
们的感觉,只是叶重是在无比的贪婪中带着威压朝她们扑上来,而男人就这样平
平淡淡的就让她们如对着扑上的叶重那样,一点也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一切最大的不同,男人的平淡,叶重是贪婪,男人让馨苑和霄凌从内心底无
法去反抗,叶重是把她们的身体先折磨垮了,再一点点把她们的意志蹂躏碎了。
  相同的是,男人来到了这里是占有,叶重在这里也是在占有,但是同样的占
有用不同的方式来实现时,馨苑在烙印的影子里,在面对男人想要的占有中只是
稍稍的一点抵抗过后,她自己就选择了屈服。
  如亲昵的狗儿那样缠住了男人的双腿,嫩嫩的舌头如游滑的鱼儿在男人的身
上舔着。小巧的嘴儿灵巧地叼过一根毛绒绒的尾巴,摇晃着祈求着让男人把它插
进了自己屁眼里。
  小巧的紧的几乎连呼吸都不是很自如的皮质项圈,让男人挂在了自己的脖子
上。细细的,亮晶晶的冰凉的金属链栓在皮质的项圈上,用力摇晃着屁股让那插
在屁眼中毛绒绒的大尾巴欢快地左右的甩着。
  衔住卷成筒的地毯的一角,如狗儿追逐滚动的绒球一般,在挂在颈间金属链
哗啦啦清脆的声响里,地毯被追逐地完全的展开了。
  邀功地舔着男人的脚趾,讨好奋力地摇动着的尾巴,最后做这样的事情已经
是几年以前了,可是当一切重新来过的时候,在一种重温的新的审视里,所有的
一切依然是那样娴熟,所有的一切也在事隔经年的审视中,被赋予了更多自己重
新体会的东西来。
  撒娇请赏地蹭着男人的屁股,以期待他的屁股可以做到自己背上来休息上一
阵。舔着,期待地看着垂下的鸡巴,只是希望那里可以流出金黄尿液来灌满自己
的小嘴儿。
  一圈圈围着男人的脚边转呀,听着金属链那哗啦啦的声响,让男人拿着自己
叼来的皮鞭抽在自己的乳房上留下红印儿,打在自己的阴唇上让自己叫着从阴道
的深处里渗出淫淫的水来。
  只是,男人手中皮鞭就是象征性的举起和抽打着,那只能算是爱抚一样的抽
打是自己第一次的感受。
  没有火辣辣的痛苦,因为鞭梢扫过自己的乳头就像是被情人的手指在拨弄,
没有针刺一样疼,鞭子在自己阴唇上的划过,更像是被爱人的嘴唇亲过的感觉。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感受,这样时候自己就可以在一个男人怀里尽情的撒欢
儿。这样的天,这样的地,这一样的场面里自己流下了不知道欢喜还是痛苦的泪
水。
  男人的吻,让自己腮边滚落的泪珠都粘在了他的舌尖上;男人的亲,啜在自
己嘴唇上缺如亲在了自己的心里去,让他吻吧,让他亲吧,因为这样的感觉自己
以前只有在梦中才有过。
  自己的乳头,自己的阴蒂,自己的丰满的乳房,自己肥厚的阴唇,感受着男
人的大手的轻柔,也在他那腻滑的舌尖下敏感。真实的不可阻挡的淫水滴滴答答
在自己屄儿渗出,一种最真渴望的被让一个男人来操自己的呼唤,也从自己的嘴
中发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