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第17章 东窗事发,计中有计)第四回

           第十七章 东窗事发,计中有计
               (第四回)
  还记得当我带着全身激动的心情转着身缓慢地走进大别墅的大门以后,楼下
沉暗的客厅里顿时显示出一种昏昏暗暗的感觉。就在这一刻,我的视线所看到的
每一样家中摆设的家俱并加上依然在家中飘着的第三者同性的气味,就是这种气
味导致它彷佛一圈一圈不断地传入我的脑袋,并且感得脑里每一个活生生的脑细
胞顿时被刺激到心神激荡,突然让我整个人觉得很恶心而久久不能把它给抛开!
  这刹那,这种灵光一闪的第六感让我整个人顿时感到从此以后会是我必定要
面对的一条熬人极度的崎岖路途,况且这种人生的煎熬才刚刚开端而已,往后必
要面对的种种困难和压力,可能会超出我目前所预料的一百倍,甚至到一千一万
倍。
  一瞬间,当我将血脉贲张和情绪激动的双眼向左边望一会,又向右边望一下
的之后,我迷失的目光一闪地凝望着客厅里的一个木柜上的结婚照片,从这张照
片上可以看得到这一对老夫嫩妻站在一起的时候还蛮卿爱到羡慕旁人的。
  最后无意中就留意到客厅里的墙壁上正挂着的一个水晶大笨钟,仰头一望才
发觉原来此时已经要接近早晨六点钟的时刻了。
  想到这里,我一眼瞄着站在我身边的老婆并注意到她一脸情绪羞红的模样,
顿时伸手拍了拍她丰腴的肩膀道:「许强去了哪儿?他已回来?」
  我老婆双目微抖地凝望着我,随后就把脸色忏惭的娇脸低低的往地上的方向
坠下去,脸上羞红之极地向我说道:「他……回去了。」
  正在这时,当我心急地连脸上的表情也突然变得彷佛火锅上蚂蚁的样子,立
即不禁地再向她问着许强刚才究竟几点回家。当我即将开口之际,我家中的佣
人──君姐趁夜晚的的月亮都还未下沉来引接新的一天带来的新鲜空气,以及另
一个白天所带来的朝气焰火的阳光,她就一脸鬼祟地两只手提着两个看起来蛮笨
重的衣袋行李,她从她楼下的佣人房溜了出来,脸上显示着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
加上她整个彷佛一个小偷才有的神态,一小步一大步地准备要离家出走去了。
  怎知道,她从自己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没察觉到原来她的男女主人正在客厅
里也准备要上楼,又加上她发梦也没想到竟会在这么早的早晨在客厅里碰到我们
俩。顿然间,她的表情变得十分内疚与无奈起来了。
  我顿时聆听到站在我身旁的老婆一声疑问地向一脸愣然的君姐问:「君姐,
这么早就起身了?咦?你手上一袋两袋的是什么啊?那么早你想去哪儿?」
  君姐一边微微地咽着泪水与鼻涕水,一边慌张地看着我,随即她的嗓子里所
带着的语气也存有一丝丝对着我而感到惊怕的成分。一瞬之间,她终于无能为力
地转着头向正站在离我不到一尺的老婆望着,一脸极度委屈地说道:「老爷、太
太,其实我本应该要面对面跟你和老爷亲口交代一番的,但是又不知该如何说出
口,其实我一早都有想过要提早回乡过活的想法,只是现在我不走也不能了。」
  这时候,在我的眼里可以深深地体会到正站在我面前的佣人──君姐口里刚
传出来的语气不禁地显示出她内心还真的感得很害怕和惊讶,连她身体也微微地
随着她的急喘气而颤抖起来了。
  「君姐你要走?!你不是在这儿生活得很开心的吗?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
对你不够好呀,所以你才要走。」我老婆惊讶地向她说道。
  君姐颤惊地瞄了我一眼,随后静悄悄地低着头说:「不是的太太,这些年来
你和老爷对我真的情至意尽了,我做下人了还能有什么埋怨呢?其实是这样的,
我家乡里的外孙儿还小又没人怎样贴心照顾的,所以我想尽能力回去照顾照顾他
一下。希望你和老爷可以明白我的苦心。」
  我老婆的语气逐渐变得有点不舍得,她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君姐说:「但是你
都跟我们相处了那么多年,你一直都当我是你的女儿一样地看待,说走就走还真
的不舍得你啊!」
  「老爷,我年事已过了,我都老了,真的没能力再为你和太太,所以请原谅
我不辞而别,对不起。」随后就听得到君姐她想都没想就立即回了我老婆的话。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顿时被她的不辞而别弄得整个人愣愣地站在原地,随后
立即不耐烦地瞪着了她。
  「如果你真的想走的话,那我也不留你了。」我用着一道凶狠十足的语气向
她说之后,转身就向楼梯的方向走去了。
  「老公?!」我老婆当场被我的话吓了一下,顿时双目不眨地瞪着我说。
  君姐听到我如此说之后,她突然一面不停地在我老婆的面前鞠着躬,一面感
激地低着头说:「真的很对不起,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太太,如果你有什么东西
要我帮忙的话,随时可以再联络我。」
  当我整个人还背着她和我老婆俩之间,全身一时心烦之极的时候,我顿时灵
光一闪地转身又看了她一眼,然后我整个人当场一百八十度变得很关心地向她问
道:「君姐,请你留步。你说回家乡,但你是否已有车子代步了吗?」
  她顿时被我心情的大变化而感到非常的惊奇,她默默地看了我一眼之后,随
即就脸上一红地向我说:「我等会可以搭早班的巴士回乡,我儿子会在乡里的巴
士总站接我的。」
  「君姐,我真的会不舍得你啊!请你多多保重。」我老婆脸上几乎要哭出来
地向前扑进她矮小的肩膀上,然后就一脸哭哭啼啼地抱着她哭诉。
  「太太,你也多多保重,记得要懂得好好照顾你自己,千万别做出一些会让
你抱憾终生的事情,知道吗?」君姐看到我老婆竟然在她面前哭了起来,她顿时
感到感触地将双手在我老婆的背上关心地扫了一刻,随即她终于忍无可忍地再一
次向我老婆给她一个最后的劝告。
  当我一脸惊讶地听到她如此向我老婆说之后,此刻的我心里突然怕她真的会
把她昨晚上所目睹的变态情景全部说出来,而顿时感到想一把手给她推出大门之
外。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早班的巴士是不等人的,我们就在此告别吧,请慢
走。」我不禁凶巴巴地命令她说。
  一小片刻后,身为一位性格慈祥的老婆婆,她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看
我老婆最后一面之后,终于她口中不禁地叹了一道「唉!」的声音,转身就从我
和我老婆的视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当我双眼看到君姐提着一箱两箱地从我们大别墅的大门前消失之后,我心里
顿时感到彷佛有种放下了心头大石的感觉,随后就向正站在我身旁的老婆抱着,
心里渐渐地带着一种不怀好意的想法向她问道:「老婆,你是否知道君姐的家乡
在哪里?」
  「好像听她说过在怡保里的一个小镇。你问来干什么的呀?」我老婆不禁瞄
了我一眼后,随声地窝在我怀里说。
  我一双凶悍的目光依然在性格慈祥的君姐的背后瞪着,随即脸上变得若无其
事地低头回着我老婆说:「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一时好奇问一问而已。」
  「我不依啊!之前家里的司机没了,现在家里的佣人也舍我而去,你还是快
点为我再找过一位新的佣人给我,不然我做家务就可惨了。」我老婆的口中微微
地向外呼了一口气,随后温柔地向我说道。
  这时候,杨怡一面在自己的老公的怀抱里撒起娇来,一面又想到日后的家园
里会是多么的孤单一个人过活,顿时感得一丝丝伤感的委屈从天而降堕入她防不
胜防的寂寞空虚的心房里。此时,她又回想到老公之前的司机──刘天怎样的背
着他来污辱对待她,顿时整个人不禁地想向身边的老公一一凄凉地说出来。
  正当她想开口向自己的老公诉说一番时,她脑子顿时想到当天刘天和老黄他
们俩对她打的那些不明不白的毒针,并且他们和那些关于黑白道的关系,又加上
当天她一脸无奈羞怒地从夜总会离开之时,他们俩所给她的最后一个警告,就是
找个机会让正站在身边的老公喝下那一包不知何物的药水,杨怡的脑海里却渐渐
地出现一种极度矛盾的显像,而整个人彷佛变成一个哑巴般的呆在那儿,并且久
久不敢将她想说的话给倾诉出来。
  就在我老婆无语的情况下,这时的我一边继续激动地抱着她,一边将自己在
昨晚上躲在映画室的门外偷窥她和她情人──许强偷情一事,而自己却变态到一
面偷看幻想室内的春宫画,一面自己在门外手淫的这个天大如惊天的大秘密给隐
藏在自己内心的深处里。这时候,我整个脑海里愕然地呆在偷窥的那刻里,身为
富甲天下的我,回忆起这件大丑事还真的让我心里觉得羞耻之极!
  我心中一怒地从她的紧抱中离开,随即转身就往大别墅的花园方向走去,最
后也怂恿地向她说:「我尽量吧!你可知道请人也要严格一点的,我不想日后再
请一些我养不熟的人。挺烦人的!」
  我老婆轻叹一声说:「那好吧!老公你又想去哪里啊?」
  「现在还早,我想到外面的花园嗅一嗅早晨大自然所带来的新鲜空气。你累
就回房再睡多一会吧!」我微微地装着一副毫无怒气的样子,然后转身默默地望
着她说。
  「那你一整晚没睡,你今天还回不回公司呢?」我老婆整个人震动地站在我
面前,看得出她是很想尝试关心着我道。
  「回也可以,不回也可以。难道你有什么好主意?」我依然一副毫无生气的
模样,心事重重的眼神瞄着她说。
  我老婆立即激情地再次向我的胸膛扑了进来,随后我低着头彷佛可以看到她
的嘴角微微地为我而弯笑着,她整个人好像回到初嫁我的时候那样的贴心地向我
说道:「没啊,我只是想和我老公呆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跟随你到哪里去。」
  这时刻,我老婆彷佛一位小鸟依人的幸福小女人,把她颤惊的娇躯偎在我怀
中。我老婆甜美的面孔顿时展示在我的面前,而她一道道俏滴滴的语气也渐渐地
打动着我一颗早已意气消沉的心房。
  我呆呆地凝望着她一会,终于我一直在隐隐作痛的心情开始有点不受控制地
「噗哧」笑了一刻,随即心头一动温柔地将她窈窕性感的身体给抱紧说:「随你
意啦!那你还不快点弄个早餐给我?」
  「老公,我立刻就去弄给你,好吗?」我老婆看到我开怀地将她给抱紧后,
立刻整个人高兴地嗅了我胸部的体味一下,随后就跳着起来般的娇声道。
  「老公,我一辈子都那么的爱你!」她立时大喜地加了一句说。
  「傻丫头!」我微微地笑着说。
  我老婆向我说了「老公,我爱你!」一声之后,转身就开心一跳一跳地走着
进厨房的方向,心甘情愿地为我弄一个丰富的早餐去了。
  当我还久久地望着她的背影从我眼前消失之时,我口里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内心里暗暗想着,如果当初没被自己一点点反态的性欲给弄出这一个噩梦,那我
和这位脸孔若如天使的容颜、拥有一身魔鬼的身段的老婆应该还是生活得蛮温馨
的吧?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又继续联想到以前还是三贞九烈、纯情玉体的老婆,而
今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由于她经过了她人生中第一次的出轨之后,她一身清白
纯洁的痕迹几乎可以说从她的身上绝迹了。
  当我想到如此的地步,顿时不禁地让我惊叹着我的命运还真的算得上沧海桑
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沧桑变迁。假如现在上天可以恩赐一个珍贵的机
会给我,而可以时光倒转,把眼前所发生的事实一点一滴给勉强地扭曲回之前的
快乐日子的话,那该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二人世界啊!
  此刻,我只能带着一副沉重的身躯加上一个早已悔心绝意的心灵,不断地往
家外的花园一步一步悻然地离开去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