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夫妻性事】(23)

               (二十三)
  给Helen安排了一下工作,我瞅着个身边没人的空给Jasmine打
了个电话。
  “喂”,话筒里传来Jasmine的声音。
  “我呀”,我笑了,她应该很高兴听到我的声音吧。
  “谁?”
  我登时有些挫败感,“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吧?再想想”
  “Don?”
  “对啊”,我吁了口气。
  “噢……你好……怎么显示你从内部分机打来的啊”
  “我就在楼上啊”,我笑道,“来出差一个星期”
  “噢”,她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可能身边有同事不太方便吧?
  “晚上一起吃饭吧?”
  “嗯……不了……我晚上还有事”,她吞吞吐吐地道。
  我满腔热情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愣了愣道,“噢……呃……那下班前我们
去楼下喝杯咖啡?”
  她好像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好吧”
                ……
  坐在Jasmine对面,我心情复杂地看着她。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我试探地问道。
  她低着头啜了口面前的拿铁,片刻道,“没有”
  我心里一阵不舒服,“那为什么不跟我吃晚饭?”
  “我晚上有事”
  “那明天晚上也行”
  她沉默了。
  “你不喜欢我了么?”
  她听我这么问,眼圈忽然红了,虽然笑了笑,却仿佛比哭还辛酸。
  我见她如此心里也颤了一下,柔声道“怎么了?”,说着伸手去握她的小手。
  她避开了我的手,深吸了口气方盯着我道,“自从你上次走了以后,一共发
了五个短信给我,没有一个电话,现在你突然出现,还问我我是不是不喜欢你了?”
  我登时恍悟,却被问得哑口无言。
  她接着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我也没有痴心妄想可以占有你,可我总
以为你可以分给我一点关心。”
  我想为自己辩解,却觉得说什么都很苍白。
  “我问你,如果我要你经常打电话给我,晚上我寂寞的时候也可以打电话给
你,这要求过分吗?”
  我无声地摇摇头。
  “那你做得到吗?”
  我迟疑半晌,“我可以打电话给你,但我有女朋友了。”
  她凄然笑了,“我知道,可你连骗我哄我都做不到。”
  两个人默默地坐了半晌,“我们走吧”,她忽然说。
  “好吧,要不你先走,别让同事看见我们一起上去。”
  “嗯”
  望着她依然令我心动的长腿迈着步子消失在电梯口,我知道我失去了她。虽
然缘分本来就如浮萍,但心中还是有抹不去的歉疚和失落。
  晚上一个人在酒店的房间,无心出去眠花宿柳。枕着手臂躺在床上,按着顺
序把人生中经历过的激情在脑海中重温,夹杂着微笑与惆怅。记忆止于美丽的静,
忽然好想她—只有她才真正属于我的,只有在她面前我才不用小心翼翼地隐藏自
己的真实感受,免得影响对方跟我上床的概率。
  拿起手机拨通了静的号码,铃声一阵阵地响着,让准备好第一句就说“我爱
你”的自己很有些失落。十多响后,我闷闷地挂了电话。
                ……
  第二天晚上西安分公司的老总请吃饭,灌了半醉,几个年轻人说继续下半场,
七八个男女嘻哈着就找个夜店弄了个卡座。我见Helen坐定,下意识地便抢
先一步坐在了她身边。
  随着骰子的滚动,一瓶VSOP混苏打很快被瓜分,我倒不是没意识到有些
失控,但大家这么高兴,喝就喝吧,反正Helen喝得也不少,嘿嘿。
  她今天穿了个针织衫,胸部说不上大,但那柔和的曲线还是很诱人。刚来的
时候裙下的双腿还并得紧紧的,几轮之后警惕也没那么高了。连我凑在她耳边说
笑话,她也完全没有介意。
  正高兴着,手机响了,我见是静,忙从人堆里走出去接,“喂喂?”
  静听我背景那么吵,就嚷嚷开了,“好啊,我不在你就自己偷偷玩。”
  我笑道,“公司领导请客嘛,昨晚打给你你又不接。”
  “我没听到,洗澡呢。”
  “杭州怎么样?”
  “还行吧,我们跟客户在吃饭”,静忽然三分羞涩七分得意地笑了,“有一
个客户的小朋友说我长得像明星哦。”
  “他想干嘛?”
  “人家夸我就一定想干嘛啦?”,静不满地道,“又不像你!”
  我心想我还不比你了解男人,“好吧,回来慢慢听你说。”
  “死人,有的玩就不想跟我说话了是吧?”
  “哪里,太吵了听着累。”
  “好吧好吧,bye”
  回到人堆里,我看时候还只有十一点,就叫服务员加了瓶酒。大伙儿干了一
杯,我借着酒劲儿说咱们玩撕纸游戏吧。他们几个都不明白,我就扯了张纸巾让
右手边一比较豪放的女生叼了,伸嘴过去撕咬了一条下来。他们哈哈笑了说好玩
就玩这个。我原先还担心Helen不玩,见她笑了居然没做声,心里不由暗喜。
  因为是我发起,当然就从我这开始,我说这次往左转,也就是Helen这
边。她听我这么说,见我叼了片纸在嘴里,面色略有些尴尬地瞅了我半晌,才小
心翼翼地凑过嘴来,我眼睛虽然斜望着别处,余光却看得见她的脸颊离我的嘴唇
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一阵淡淡的香水味更让我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她咬了一片下
来,却只有硬币大的一块。她左面的男生作势要过来啃,她马上娇笑着投降了,
在大家的笑声和怂恿中喝了一口。
  这样一轮接着一轮,喝高了又轮流去跳舞。等第二瓶见底,大伙儿基本东倒
西歪了。恍惚中我只记得Helen醉倒在沙发上,我指着她跟几个男同事哈哈
大笑……后来我拍拍她说喂醒醒,她咿咿呀呀地挥动着手臂也不知说些什么……
再后来就是我踉踉跄跄地把她扶进了出租车,大着舌头跟司机说了句香格里拉。
  喝了酒色胆真就大。我见Helen醉眼惺忪,用手轻轻一拨,她就无力地
靠在我肩头。我一手环了她有些骨感的肩,一边就着车子的颠簸轻吻她的额头。
第一次和她这么亲热,心里有种夙愿得偿的满足。她忽然嘟囔了一句,“你好讨
厌哦”,一手无力地推了我一下。我听她口气,不满中倒有三分撒娇,不由狂喜,
反而一手掂起她的下巴,低头向她嘴上吻去。她挣扎了片刻,却被我箍住了闪避
不得,身子便没了力,任由我品尝两片香唇,只是抿了嘴毫不配合,亦不让我舌
尖突破。虽然如此,我还是吻得心花怒放。
  此时此刻,当然是乘胜追击的好机会。我口舌百般挑逗,腾出左手握住她的
一只小手,见她没躲,趁势往她的上臂摸上去,虽然隔着衣料,也觉触手温软。
来回间故意让虎口蹭及她胸前隆起,又不露痕迹地移开,挤压她保持镇定的空间,
却不给她足够理由反对。这动作幅度在平时当然大一点,不过现在看她的状态,
应该不会清醒到要发作。实际情况也果然如此。其实我也喝得七分醉了,但总算
男人的本能还是让我知道该怎么做。
  见她动都没动,我继续吻她分散她注意力的同时,大了胆用拇指边的掌心抚
了一下她的半边乳房,虽然隔着衬垫,略略也能感受到那娇嫩之妙。她感觉到了
我的动作,用手来挡,我却已挪开了手。我见她仍没有强烈的反应,索性一手杀
个回马枪,结结实实地握住了她的左乳。她呀了一声,脑袋便要逃开,却被我一
手箍住了走脱不得。小手无力地推着我,但完全无法摆脱乳房被我肆意揉搓。我
见她虽然挣扎,却没有发飙,也可能太醉了,正要好好调戏她一番,却听司机冷
冷地一声,“到了。”这才惊觉车已停在酒店门口。我登时清醒了几分,有些尴
尬地付了钱,费力地把Helen扶下了车。
  她在我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走进酒店,我感受到身边服务生和前台小姐异样
的眼光,搂着她进了电梯,没问她就按了我房间的楼层。
  “我不住……七楼”,她的头靠着我,我想如果我不扶着她,她肯定会软倒
在地上。
  “我知道”,我得意地微笑,轻吻她的额头。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了,她却轻轻挣脱了我,摇摇晃晃地靠在电梯里的墙上,
摆首道,“我不去……”
  我哪容得了她多说,一把拽了她就往外走,温言道,“别让酒店的人看了笑
话,放心我一定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当然会是诱奸不是强奸……
  连哄带骗地把她拉扯进了房间,给房门拉上铰链那一刻一股得意油然而生。
  转身轻轻地把她推靠在墙上,我捉住她两只手按在身侧。她斜了脸不看我,
我却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她的嘴唇一闪,我便趁势亲了她的脖项,她嗯了一声
又把脑袋转了回来,这下却被我候个正着。交缠间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我
一手从她裙底探了进去,她伸手阻止,却挡不住我的一股蛮力,缓慢而坚定地移
向她的臀部。肥厚的肉感落入掌中,我心中的征服感越来越强,边有些粗暴地强
吻着她,边用另一手握住了她的乳房。
  “不要……”她挣扎着,短暂地躲开我的嘴唇,又被我嗪住……
  “不行……你……唔唔……我喊人了!”换了平时我可能会怕,可现在我的
胆子大的要命。听她这么说,我反而笑了,手上放缓了动作,却突然弯腰一把抱
起了她往床边走去。
  “你……你干嘛……放我下来”她扯着我的衣服,扭动着要逃,却终究没喊
大声。
  我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床上,在她翻身滚逃之前压了上去,凝视她坏笑道,
“你喊呀”
  她仍然惺忪着眼,斜睨着我咬着下唇,脸上的表情看不明白,胸脯微微起伏,
“你平时就这么欺负女生的?”
  我听她语调里似乎没有厌恶,凑近了她的脸微笑道,“平时有人敢这么欺负
你么”
  “没有!”她不假颜色地脱口而出。
  “你生气的样子好迷人哦”,我调笑道……这样你总不能再绷着脸了吧……
  她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噎住了不知该说什么,没等她开口我就盯着她的眼
睛柔声道,“我喜欢你。”
  她跟我对望了一眼,把脸转向一边道,“你跟每个女生都这么说,当我不知
道吗?”
  我心下暗喜,她没说她不喜欢我,她在表达她不敢相信我对她有真心真意。
  “不是每个女生我都会带回酒店房间”,我边说边用轻吻挑逗她的手背,
“你不觉得自己很吸引人吗?”
  “你敢说你跟Nikki没有什么?”她冷冷地看着我问道。
  我一时语塞,反问道,“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你很花心,叫我别理你。”
  我心下恍悟,怪不得她一直都对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原来有人拆
我的墙角,不由笑道,“哦,她跟你这么说啊?那你还在飞机上故意坐我腿上?”
  她瞪大了眼道,“我哪有?!”
  我哈哈笑道,“第一次在地铁上就当你不小心,这不可能第二次又是巧合吧?”
  她急道,“我……你……我才没你那么不要脸!”
  我耍无赖地道,“好,那我就不要脸给你瞧瞧”,说着整个人压了上去激烈
地吻她。
  “唔……”她挣扎扭动着,乳房却瞬间沦陷在我手里,大腿也被我的膝盖顶
入分了开来,我的下身隔着衣裤在她阴阜处摩擦着,碰撞着,挑逗着……出乎意
料地,她开始回吻我,双手也从推拒反而抓住了我的头发。我心里一股热流,心
道终于上钩了,边继续吻她边伸手解她的衣扣,没等全解完就急不可耐地拉下半
罩,露出她大半个乳房。她身上要紧处突然暴露在我眼前,不由闭上了眼,下一
刻那点嫣红已落入我口中。她身子一颤,深吸了口气,扯着我头发的双手登时松
了,只轻轻搭在我脖子上。
  我口中品着她的乳头,手上动作不停,解了纽扣,又弄开了她胸罩的背扣,
推上去忙里偷闲端详了一下她的乳房,只见两团鸽乳不算很大,但肌肤细腻,乳
头颜色较浅,高高翘起。顾不得多看,又埋头在两堆软肉里左右逢源起来。她上
身的衣衫既解,我右手便伸入她胯间,隔着薄薄的内裤在肉缝处一撩,惹得她双
腿往里夹了夹,嗯了一声。我听她的嗓音里颇有快感,便摸索着阴蒂和阴道口的
位置着意挑逗,不一会儿便觉得布料隐隐有些潮了。我犹怕她还未完全放开,拨
开她内裤裆处又直接在她的娇嫩花瓣间撩拨了一阵,直到淫水湿滑了她整个阴户。
  见时机成熟,我起身抬起她的两条触手粉嫩的肉腿,扯下她的内裤,又三两
下解了自己的裤子。她默默地任我施为,半睁着眼也不知是不是在瞧我。为了怕
她忽然清醒反对,我连上衣都来不及脱就扑回去将下身凑了过去,却苦于喝多了
酒,蹭了几下都无法勃起。
  我心里有些焦虑,拉了她的手让她握了我的下身,细嫩的触觉相当舒服,但
她只是握着一动不动,我想让她手上用些技巧,或者帮我用嘴,却怎么也说不出
口。正尴尬间,她却开口轻声道,“别闹了,我们睡觉吧……”
  我心下万分不甘,此时却无从反对,不由心里暗叹,从她身上翻了下来,掀
开被子两个人裹了搂在一起。
  “我喝了酒……”我有些屈辱地喃喃道。
  “活该”,她温柔地贴着我的胸膛轻笑道。
  “Nikki说了我好多坏话吧?”
  “对啊,她说你有好多女人。”
  “那你今天还跟我这么亲热”,我伸手在她腰上拧了一把,调笑道。
  她哼了一声,半晌道,“可她后来又跟我说她想应聘做你的助理,我就明白
她其实只是怕我喜欢你,所以故意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
  我心想女人间的友谊还真是那个什么,不过我终于理解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今
天接受了我,虽然是借了酒精的助力。
  躺了一阵,说得几句话,我起身去洗了个澡。裹着浴巾走回来的路上,想起
手机还没关。拿起来一看有个静12点发来的短信,“老公我喝醉了,有帅哥说
要送我回酒店哦”,我心中一闷,有些烦躁,却立刻又幻想起来……
  ……静会不会被别人占便宜呢……就像我今晚对Helen做的那样……会
不会晕乎乎地被搂着亲嘴,被男人的手伸进衣服里摸她那对浑圆娇嫩的乳房……
甚至被他骗上床衣衫尽解,被他饱览她那身美肉,在无力的挣扎中被占有,成为
别的男人艳史上的得意之笔……
  正想得出神,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已高高昂起了头,我转头看看被子里
昏睡的Helen,扔下手机走过去掀起了被子……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