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夫妻性事】(22)

(二十二)
今晚过度兴奋又发泄得酣畅淋漓,到了十一点眼睛就已睁不开了。早早上了
床,静还腻着我:「老公,这么早就睡啦……」
「嗯……累了……」我闭着眼敷衍道。
「别睡嘛!」她的小手钻进了被子,隔着短裤在我的敏感部位蹭来蹭去。要
是平时我早就把她按在身下了,可今天真累了,一动不动就由著她闹。
「今天……好兴奋……」静索性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裆,身子贴上来在我耳边
有点不好意思地哼哼着。
「怎么啦?」
她嘻嘻地笑了,却反而不说话了,一掀被子整个人钻了进来抱着我。
我想了想,睁眼看着她笑道:「是哦,一晚上让两个男人操了,还跟第三个
男人网交。 」
静听我说得这么赤裸裸,一头钻进了我的怀里嘤咛着不肯抬起头。
「怎么样,现在知道玩游戏爽了吧?从前叫你放开点儿,有人还不愿意。」
我得意地教育她。
「还不是因为你喜欢!」她假作无辜地道:「我又没得什么好,就便宜了你
们。 」
我哈哈笑道:「我靠!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别说你今晚没享受啊?」
「没有。」静忍着笑道。
「好,那你以后别去小锋那儿了,别跟那人聊天。」
「哼!不去就不去!」静想都没想就答道。
「那也好,我一个人用你。」我索性接话道。
「想得美!」处于逆反心理中的静不假思索地反驳道,然后睁大了眼看着大
笑的我,「啊!」地大叫一声扑上来掐我,我忙护住要害并坚决予以反击,两个
人笑呀闹的……
「好了,不玩了。」静渐渐落了下风,我也见好就收,重又搂住了她。
「老公,我们去拍婚纱照吧?」
说实话,我不太感兴趣,一个大男人像被耍猴似的摆各种姿势……
「好吧……」
静完全没有注意我的敷衍,一个人在憧憬着:「我们找个好一点的摄影公司
吧!去佘山那里拍外景。 」
「嗯……」
「我要换几套衣服呢?」静掰着手指算开了……
「老公别睡嘛!咱们商量一下。」
「嗯?噢……」
「喂!」
「你看着办吧!」
「好像我逼你一样!」静不满地嘟囔着,我已听不真切……
……
今天上午Helen安排了一个面试,第一轮她做的,然后打了电话让我去
面。
「这人怎么样?」我问道。
「挺好的。」她说着带我进了小办公室,介绍了这个来应试的女孩子。
我事先看过这个女孩子的简历,寒暄了几句便道:「你06年毕业,第一份
工作做到07年4月,第二份工作为什么到7月才开始? 」
那个女生听我问到这个关键问题,面色便有些慌张。我眼角看到Helen
白皙的面孔变得微红紧盯着简历,知道她没有注意这个细节。
……
「谢谢!」我礼貌地送走了应聘人,转身对Helen道:「看上去蛮活络
的,但我觉得不太稳定。你这边还有别的简历吗? 」
Helen有些紧张地应了一声,犹豫道:「没什么特别合适的,不过前台
的Nikki说她想试试。 」
我心中一动,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和Nikki的关系?虽然我喜欢Nik
ki,可这种关系完全不适合上下级。
「哦,我考虑一下,麻烦你再找些人候选吧!」我淡淡地道。见她仍有些局
促,放缓了语气道:「最近是不是很忙?」
「嗯……是有点。」她似是为我语气中的体贴所感,脱口道:「Anne最
近要求把很多文档更新,要得很急。 」说完了似乎意识到不该跟我谈论自己的老
板,顿时收了口。
我也不掩饰,微笑道:「你老板的事,你最好吃午饭的时候跟我慢慢说。」
她愣了愣,才听明白我话里的意思,目光登时变得难以捉摸,迟疑了一下:
「我中午还有事,要不改天吧!」说完朝我微微点了点头,径自往人事部走去。
我心中一冷,心想:你还真会搭架子,有什么了不起!你这模样的老子睡多
了,切……
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顺手拨了前台的电话。
「找我干嘛?」话筒里传来Nikki好听的声音,让我心情好了些。
「你想来面试我的助理?」
「对啊!我让Helen帮我问的。」
「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嗯……我怕你不理我。」
「噢?让别人问我就一定会理啦?」
「不是啦……哎呀!好不好嘛?」
「可是我不太想,我们是上下级关系啊!」我沉吟道。
「为什么?」
「我们……嗯,都这么那个了。」我心想:你真不懂?
「嘻嘻!放心,我会好好做事的。」说着她压低了声音,像是用手捂着话筒
道:「而且我还会穿短裙和丝袜扮OL给你看哦~~」
我既无奈又向往地哼哼了两声:「怕的就是这个。好啦,我想想吧!」
「Mmmuuuaa!」Nikki飞了个吻给我:「你真好!」
「喂!我还没说我答应了呢!」
Nikki却嘻嘻笑着把电话挂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挂了电话,心里矛盾得很。这要成了下属,该怎么管呢?
下午忙了一阵,电话铃响了,见是William,我忙接起来:「Wil
liam你好! 」
「你好,Don,西安的事怎么样了?」
「前期都差不多了,要不下周我去一个星期,顺便安排几个面试?」
「好,你跟Anne说一声,让人事部抽一个人陪你去。」
我心中一动,说了声好。
其实Helen虽然长得不错,也不见得就比Nikki漂亮到哪里,但第
一次接触那种奇特的场景,和现在她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偏偏让我有些牵肠挂
肚。
挂了电话我又打给Anne,跟她说了下情况,她想了想道:「要不让He
len去吧? 」
我一阵狂喜,却假装沉吟说:「嗯……她的培训结束了吗?」
Anne一直都是很护短的那种上司,忙说:「她虽然来了不久,但做事还
是蛮细致的,你就带她去锻炼锻炼吧! 」
我心下暗笑,装作有些勉强的样子答应了。
晚上跟静说了下周出差,没想到她也要去几天杭州。
「也好,反正我过两天那个要来了。」静有些庆幸地说,吐了吐舌头。
「咱们还真是一天都不浪费。」我笑道。
夜里静还是跟平时一样猛聊QQ,我坐在沙发上看著书,问了一句:「强哥
在吗? 」
「我正跟他聊呢!」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让我瞧瞧都说些什么。」我作势要起身。
「哎……」静忙用手遮了屏幕,转头笑道:「给点隐私好不好?」
我哈哈笑道:「我靠,都说那么肉麻啦!」
静的脸蛋微微泛红,起身三两步扑进我怀里:「没有啦!听听别人的赞美,
满足一下虚荣心嘛! 」
我抱着她笑问:「他都夸你些什么?」
静吃吃地笑了:「就那些男人的花言巧语,以后说给你听。」说着居然又跳
起来回去聊天了。
我摇了摇头,又看起书来。
……
这班从上海飞往西安的航机有点挤,我和Helen一起办的票,所以在一
排,我走道、她窗。其实我是喜欢坐窗的,却故意选了走道的位子。
见她提着个好像挺沉的箱子,有点吃力地抬起来,我忙扶住她的手臂示意我
来。女人需要帮忙的时候,自然就不那么介意一点不过份的身体接触。
我接过手来,夸张地叫了一声:「放砖头啦?」举过头给妥贴地塞进了行李
架。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要去一个星期,免不了多带一点。」
「带了两双鞋吧?」我坐下,顺便调侃她一句。
她噗哧笑了:「连脚上的三双。」
我哈哈笑了:「你还真是女人中的女人。」
她见我言语有些轻薄,便微微笑了转过脸去没有接话。
我换了话题,两个人看看杂志聊聊天,倒也渐渐融洽。
吃完飞机餐不久,Helen神色似是有些不定,一会儿道:「嗯……对不
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
我心下一乐,为自己的神机妙算大感欣慰。勉力往座位里面缩了缩:「够过
吗? 」
我心想,是个女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太肥以至于过不了。
「嗯……」
她刚扶住前面的座位想过,就听我前座的女人叫了一声:「哎呦!」原来扯
住人家的长发了。
「对不起!对不起……」Helen忙迭声道歉,那人倒也不多言语。
可这下她就只敢轻轻扶住椅背,更小心地把一条腿紧贴我的膝盖挪了过去。
她今天穿了条紧腿裤,弹性面料把不大但很翘的臀部和匀称的大腿包裹得紧绷绷
的。我肆无忌惮地盯着她屁股的形状,目光沿着裤形摸索着里面躯体的曲线,下
身难以抑制地膨胀起来。
这个场景有点眼熟,我心一动,正在她另一条腿试图从我膝盖和前座的狭窄
缝隙中钻过去的时候,飞机忽然猛烈地震动了一下,她手上无可使力,「呀」的
一声坐倒在我大腿上,我惊得一缩,可坚挺的下身还是瞬间感受到她臀部的紧密
压迫。
「现在飞机有些颠簸……」扩音器里传来空中小姐的声音,我的脑海里一片
空白:『怎么会每次都是这样? 』Helen侧身坐在我腿上,面朝我双手扶住
我头两边的座椅,她小巧而微翘的下巴离我的脸好近好近,往下看,是一小片雪
白的脖颈和胸脯……
感知中好几个片段,在现实中可能只有一秒。她奋力站了起来,却连耳朵都
红了。 「对不起……」她说了一声便好像说不下去,急急地逃向洗手间的方向。
我吁了口气,头倒在椅背上回味方才的场景,竟于初遇如出一辙,而且关键
是每次我都处于那种尴尬的兴奋状态。哎小弟弟啊小弟弟,你怎么就不能有点自
制力呢?虽然想起她下身的肉感和羞态也有些兴奋,还是苦笑着自己摇了摇头。
Helen回来的时候,我特地起了身给她让路。她似是完全平静了,只不
过变得寡言少语。
落地出了机场,第一次来西安的Helen拖着个箱子就有些不知所措。我
指指方向道:「那边打车。」她便乖乖地跟着我了。
一路上跟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小心翼翼地不暴露两条信息:一,我们
从上海来;二,我们对西安完全不熟。反正我最近来过一次,说「常来出差」倒
也不假。
还是住香格里拉,办了Checkin我对Helen道:「收拾一下,我
们在大堂见,然后去公司。十五分钟够了吗? 」
她表情似是说不够,却应了一声。
再次看见她,已换了高领白衬衫,条纹黑西装和一步裙,丝袜下一双黑色高
跟鞋,OL得挑不出瑕疵,连西服上的褶皱,都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烫平了。
我眼睛一亮:「西装很好看。」看得出是精纺羊毛的,剪裁很合身。
「谢谢!」
两人坐在车里无话,从侧面看去,她纯白衬衫的第二和第三颗钮扣间缝隙撑
开了些,露出里面一小块白色胸衣的蕾丝面料。
下身再次抬头,我心想:这个女人真是让我欲念高涨,却不知能不能上手。
唉!还是先跟我们可爱的长腿美眉Jasmine叙叙旧吧!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