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夫妻性事】(16)~(18)

              (十六)
  周六一直睡到一点,起来洗漱完了还没来得及吃饭,手机就响了。接起来一
听,话筒里传来熟悉的口音,「喂!DON啊,我是JOHN,我昨晚刚到上
海」。
  JOHN姓陈,是台湾人,比我大两岁,因为互相的老爸认识,于是我们就
也成了朋友。每次他来上海都会找我,不过最近两年他都没有来过了。「晚上要
不要出来玩?」寒暄了两句,JOHN不出意料地问道。
「好啊,不过我有家累喔。」我看看静不在身边,压低了声音有点无奈地道。
「没关係一起带出来好了,我也是两个人」,JOHN呵呵笑道。
  挂了电话,静穿了个睡裙正懒懒地从卧室挪出来,「谁啊?」,她随口问了
一句,顺便又扭腰噘臀地伸了一个懒腰。「一个台湾朋友,跟你说过的JOHN,
晚上一起去玩吧。」
「好呀!好久没有去泡吧了噢!」静马上露出期待的表情,「嗯˙˙˙我穿什麽
呢?」她一隻手指撑着下巴,眼睛俏皮地朝我眨了眨。
「随便你,只要漂亮就行。」我笑道。
「那当然,我有让你没面子过吗?」静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很有自信的。
  我当然立刻马屁如潮,静一付「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是美女」的样子。
「叫上小锋一起吧,」她忽然道,「不然他一个人在家好闷哦,」说完有点
不好意思地朝我看了一眼。
  「我靠,什麽事都要三个人一起吗?」我淫笑着轻声道。
  静捶了我一下,心虚地看了看小锋的房门,恰在此时小锋从房里开门走了出
来,吓得静愣了愣。 自从小锋和静发生了关係,他就不怎麽
敢正眼看我,怯怯地叫了声哥,眼神不安地转来转去,跟静和我说他昨天找到了
房子,下个星期就会搬出去住。地方离他工作的地方近,离我们这儿也不远。我
随意问了几句,便说那里也不错。静很热心地问长问短,一会儿说家里的什麽不
需要可以让他带去,一会儿又说我可以请假帮他搬家,小锋大多诺诺地应了,只
坚持说他东西不多,一个人搬就行了。
说好了晚上一起去玩,静就进厨房煮冷冻饺子当早中饭。小锋回了房。我则
坐在客厅里上网。点开QQ发现「调教手」给我留了个言:「如果你还感兴趣,
可以把你老婆的QQ号给我。我一般平时晚上都会上线。记住我会需要你的配合,
比如最近你们做爱的时候你可以在她兴奋的时候提起我,就叫我强哥好了。」
我一看就觉得心里一阵刺激,想了半天要不要给他静的号。主要还是怕静生
气,后来又想反正昨天她默认了的,加之处在兴奋状态总是胆子比较大,就回了
个信,「好,她的号是XXX,记住她对外人比较保守,要有耐心。」
  刚写完静就端了碗饺子走出了厨房嚷嚷道吃饭了,我忙把QQ关了走过去帮
她拿碗筷,可能脸上还有几分心虚,静有点狐疑地看着我,可还没等她开口问,
小锋就走出了房,她就暂时按耐下了。
吃了饭下午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小锋出去跟房东拿钥匙,静连碗都没洗
就坐在了电脑前聊天。看她打开了QQ,我心想「调教手」应该还没那麽快看到
我的回覆吧,不由有些惴惴。
  过了会儿看静没什麽特别的反应我才松了口气。
  静聊天的时候总是一付很开心的样子,打字打得飞快,有时候会看着萤幕一
个人咯咯笑,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不觉一丝微笑牵动嘴角,心里充满爱意和甜
蜜。
  午后的阳光透进窗帘,晒得浑身懒懒的,不知不觉地我阖上了眼睛。
  也不知迷煳了多久,忽然被人用力摇了几下肩膀,「喂!
  醒醒!」我昏昏沉沉地哼了一声却不愿睁眼,这下一隻小手索性扒开了我的
眼皮,我挥手打开,可这下怎麽也睡不成了。
  「干嘛呢?」我睡眼惺忪地看着眼前的静,半伸着懒腰不满地嘟囔道。「谁
让你把我的QQ号给陌生人的啊?」静盯着我板着脸责问道。
我登时清醒了,听她音量比较大我侧头看了看小锋房间的方向。
  「他还没回来,」静看出了我的顾虑。
  我努力想从静的脸上看出她的感受,小心翼翼地道,「就昨天我跟你提的那
个呀,」顺便嬉皮笑脸地拉住了她的手。
  「我昨天可没答应你,」静还是一脸严肃。
  「没有,你昨天说只要我摸摸你,你就答应,」我趁机摸向她睡裙里的大腿。
  静有点想笑,随即脸又一绷推开了我的手,「我随便说说的,你还当真了你。」
  我看她应该没有真的生气,「怎麽样,那个人好玩吗?」静哼了一声,却没
回答,「说,你为什麽把我的号给别人?」
「不就是˙˙˙想借鉴一下别人的˙˙˙调教经验嘛,」我含煳地道。
「什麽调教˙˙˙你想让我变成什麽样的女人?」静掐了我胳膊一下。
  「哇˙˙˙」我夸张地大喊了一声,静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不依不饶地
在我身上到处勐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我奋力抵抗着终于两个人笑成一团,我趁势一拉静就倒在我怀里不起来了,
她的头髮蹭着我的鼻子痒痒的,但我没有动。
  享受了片刻温馨的沉默,我的右手习惯性地攀上她的乳房,拇指在她的乳头
上轻轻拂动,静口里嗯了一声,双手把我抱得更紧了。
我舒服地品味着柔软乳肉的手感,不时挑逗一下静挺立的乳头,静用脸摩挲
着我的胸口,深深吸着气,呢声道,「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我拉住她一隻手往我下身探去,她感受到手里的坚硬,不由嘤咛了一声,用
手指点了一下龟头笑道,「坏东西˙˙˙」
她轻轻地揉了一阵子,忽然坐起身,双手扯住了我短裤的边缘往下拽,我欣
喜地抬起屁股方便她的动作,「看你急的那样,」她轻声笑了。
  静盯着我紧绷的黑色内裤下高高的隆起,眼睛里彷佛蒙上一层水雾,表情也
变得有些迷茫。她从沙发上跪坐到地板上,把头埋进我的下身,细嫩的脸蛋隔着
柔软的棉料蹭动我的性器。她的眼睛闭着,嘴唇半张半合,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喘
息从喉间游出来。
  我看着她投入的样子心里充满征服感,「这麽漂亮的女人心甘情愿地臣服于
我的胯下˙˙˙」这时静已经沿着我内裤下肉棒的轮廓,改用嘴唇轻吻,她把一
部分连着棉布叼在嘴里抬头看着我,有些邀功的讨好,又象一隻小动物在乞求爱
怜。
  我受够了她的挑逗,看着她命令道,「舔我的鸡巴。」
  静轻笑一声,顺从地把我的内裤从腿上褪下,十多公分的肉棍在她眼前摇晃
着。她把持住它轻轻压向我的腹部,低头把舌尖探向我的睾丸下方。我抬起大腿
方便她舔弄我的会阴,每次从睾丸下侧扫到屁眼附近都让我刺激万分。静彷佛感
觉到我的体会,更是把舌尖努力接近我的肛门。毕竟这样有点累,我也不捨得她
太辛苦,一会儿就恋恋不捨地改让她主攻我的睾丸。她把我的一隻卵蛋温柔地含
在嘴里用舌头飞快地撩动,爽得我连叫别停就这麽舔,然后又是另一隻˙˙˙一
个长长的动作,她的舌头从睾丸一路舔到我的龟头,经过冠状沟处时我的肉棒不
由跳了跳,马上又砸回她的舌面,引得她一声娇笑。从左侧右侧连续几个这样的
长动作,我的肉棒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她的唾液,她的脸也有几处湿了,粘住了三
两络头髮,显得淫糜而性感。她抬头一边笑吟吟地看着我,一边把头髮往后拢,
用手腕上的橡皮筋扎了个马尾辫。
静俯身重新叼住我的龟头,在嘴里一阵吮弄,接着用嘴唇包住牙齿,深深地
含了进去。我感觉自己被湿热的口腔包裹住,她的舌头搅拌着,嘴唇张合着奋力
想再多含一点进去,但终于还差几公分的地方停住了。
  「妳舔鸡巴的样子真下贱,」我欣赏着,满怀征服感地凌辱她道。她的喉头
被肉棍顶住,呜了一声,用牙轻轻咬了我一下,没敢让我疼,却威胁似的瞟了我
一眼。
  「你丫的还敢反抗,」我笑駡着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脸颊,她吃吃地笑着,
居然还没捨得把肉棒吐出来说话。
我见她睡裙领口里两团白皙馥鬱的奶子挺在那里,不由道,「把肩带拉下
来。」
  哪知静却忽然站了起来,「好了,我吃够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紧接着
笑着逃开了。我愣了一下,不由一声大喊,「喂!」起身老鹰抓小鸡似的逮住了
静,可是不管我怎麽软语温存,她偏偏就是不肯继续了。
「忍着晚上给你。」晚上十点。等我们一行三人找到JOHN,他桌上已经
摆了一瓶芝华士,一瓶溷饮,和两个倒满了的杯子。
  他低头正看着自己面前的骰盅苦苦思索的样子,对面坐了个让我眼前一亮的
女生,一眼看去只觉颇有姿色,来不及细看,我伸手拍了拍他,「JOHN!」
  JOHN抬头看是我,脸上浮起笑容叫了一声,还没说你好,眼神就往我身
边瞟去,我见他眼神直了一直,知道静的美色也打动了他。静今晚刻意打扮了一
下,平时出色的五官更显得眉目如画。上身金色无肩的露脐装,两根系带在脖子
后面打了个结,下身黑色的超短裙刚刚遮住屁股下沿,就是不能弯腰的那种,娉
婷地踩着一双细巧的高跟凉鞋。这麽辣的穿着,就算是泡吧也只有她心情好的时
候才会穿出来。我心里一阵虚荣的满足感,「这是我女朋友静˙˙˙她表弟小锋
˙˙˙」
  「哦,美女喔,是不是做模特的啊˙˙˙」JOHN的嘴就是甜,我却恍恍
惚惚听不真切,眼神彷佛被粘在了他马子的身上。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个女子,我想最贴切的莫过于「狐媚。」她的眼角令
人印象深刻地微微上翘,鼻子窄而小巧,嘴唇饱满红润,我俩的眼神交错,她不
像普通女生那样马上移开视线,反而毫不在意地看着我。脸上一副若有若无的笑
容,那样子既不是挑衅,也不是心动,有点像懒洋洋的自信。
  迷人的脸蛋下面是一大片雪白的胸脯,中间托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我心中一荡,强力阻止自己继续看下去,转身道,「JOHN这是哪位啊,」
  接着用我自己觉得最迷人最有风度的仪态对她点了点头笑了笑。「噢,这是
我˙˙˙朋友˙˙˙CHLOE,」JOHN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因为我知道他
结婚不久,但他看向CHLOE的目光也是即欣赏又得意。两个美女站在一起的
样子真是令人赏心悦目,静和CHLOE互相打了个招呼,表情都有些複杂,我
心想真是一时瑜亮。不过别人的女人总是比较令人动心,看JOHN飘忽的眼神
看来他也是这麽觉得,呵呵。
  坐定之后我和JOHN两人就天南地北地聊起来,我不时瞟向CHLOE,
看她有些无聊的样子就说不如我们大家一起玩骰子。
  玩了几轮就明显觉得CHLOE的水准是我们几个人当中最高的,静则差不
多每轮都要喝酒。我看了两轮CHLOE的举止心里一动,觉得她似乎带点风尘
味,但又不是很明显。有几次我都感觉好她知道我在看她,却并不表现出任何异
样。
  JOHN每次和静玩的时候就笑话恭维连珠价甩出来,逗得静咯咯笑个不停。
  小锋不太会玩,不过运气不错,倒也没喝太多。JOHN和我水准一般,加
之又随意喝了不少,也都有点醺醺然。
  差不多十多圈玩下来静已经灌了估计有半杯纯威士卡那麽多的酒精,接着又
玩猜拳,也不知道她输了多少。只见她的脸蛋变得绯红,动作也越来越随意,原
本交叉的双腿早就变成了平放,还不时随着欢笑和身体的动作分分合合。我看J
OHN那个躲躲闪闪老往下瞟的眼神就知道他正意淫着呢。总算我也不吃亏,我
坐的位子离CHLOE比较近,时不时可以明目张胆地瞟一眼她暴露的胸部上沿。
  她那件筒状的无肩带上衣好像还有点往下掉,渐渐就会越露越多,有时她会
隐蔽地往上拉一下。每次她这样的时候我都好像若无其事地看偏一点,其实我的
眼睛贼着呢,嘿嘿。那略带矜持的肢体动作,和弹性面料瞬间被扯薄并勾勒出饱
满已极的胸部曲线,让我心潮那个澎湃啊。借着酒劲幻想她脱光了在床上两个肥
奶子平摊晃动着,还是用这种似笑非笑的眼神勾我,下身忽然就有了反应。
  这时静总算赢了JOHN一局,她大声叫好逼迫他喝了一整杯,接着直嚷嚷
说想跳舞,要我陪她去,我这时正在尴尬的状态实在不敢站起来,急中生智说我
才喝了那麽一点还没感觉呢。静听了就嘟了个嘴,这时CHLOE插话说我也想
跳我陪你,静才兴奋地拉了她转身刚要走,忽然又转身拉了小锋一道,顺带还示
威般地瞪了我一眼,作出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小锋倒被静拉手拉得有点不好意
思,手足无措地跟着去了。
  我眼见他们三个人往人堆里鑽了一阵,发现舞池完全挤满了,只好在我们座
位不远的一小块空地跳起来。这一跳就发现CHLOE明显是练过的,甩头扭臀
的动作和节奏感充满青春时尚的魅力。相比之下静和小锋跳得虽然也不错,到底
就显得普通了。可能是看出了我眼里的炽热,JOHN突然道,「她从前有在X
X领舞」,我面上一热,澹澹地哦了一声才回头笑道,「怪不得跳得这麽好。」
「你女朋友也很漂亮啊,」JOHN斜倚在沙发座上,看来也半醉了。这时
CHLOE和静的身边已经有一些男人转过身来看着她们,要不是有小锋这个护
花使者在边上碍手碍脚,肯定已经有人上来搭讪了。她们两个不知怎麽的越跳越
来劲,两个人都快贴在一起了,动作也变得愈发性感妖娆。CHLOE我不瞭解,
静平时可没那麽放得开,我想可能喝多了又受了另一个美女的感染吧。
  我和JOHN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杯一杯地灌着,但心思早已贯注在她
俩身上。我心旷神怡地看着裸露着大片肌肤的静扭动腰肢,彷佛和面前的
CHLOE在舞池里前戏,挑逗每一个周围男人的神经。
终于有个男生忍不住轻轻拍了拍静的肩膀,凑近她的脸颊在她耳边说了句什
麽,静眼睛斜睨着我脸上挂着笑听着,然后对他摇了摇头。
  那人脸上显出有些无奈的神色,但还是有礼貌地点了点头走开了他周围几个
看上去是他朋友的跟着对着他一阵说笑,显然在嘲笑他出师不利。「有人想泡你
马子哦,」JOHN有些放肆地笑道,舌头已有些大了。「当心他们转攻CHL
OE,」我也不甘示弱。
  「又不是我老婆我担心什麽。」我正心想这倒是,忽然JOHN拿了手机凑
到我面前道,「来,看看。」我低头一看,他那个IPHONE的大萤幕上赫然
是一张CHLOE的私房照。
  照上她正在换衣服,一隻手穿在一件T-SHIRT里还没来得及拉下来,
露出一边侧面从腋窝到大腿大片肌肤,和一套黑色的内衣。蕾丝的胸罩下一双豪
乳鼓鼓的,中间挤出深深的乳沟,小腹仅微微隆起,臀部翘而不垂坠,果然是人
间尤物。我脸蹭地红了,心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烧,忙道,「喂,你不怕被她打,」
眼睛却不捨得移开。
  JOHN作势要把手机拿回去,却被我一把拦住,「喂,好人做到底,你倒
是让我看清楚了啊。」 JOHN哈哈大笑道,「慢慢看,后
面还有更精彩的。」
  我听了往下翻了一张,却是一张脸部特写,下面刚刚照到锁骨,关键部位什
麽都没有露,但仔细看却发现她是躺在床上,那表情像是要滴出水来。她本来就
生得狐媚,这样眼睛略眯朱唇半启,小半边脸贴在枕头上的样子让人浮想联翩当
时的场景,忍不住往下又翻了一张。
               (十七)
  这下一张看得我登时呆住了,画面上的Chloe眉头微皱、双颊凹陷,后
脑奋力从枕头上抬起,红润润的嘴唇张成O型,被塞满了一根黑黑的肉棒几乎没
根。这画面端地淫糜已极,我本已处于兴奋状态的下体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一下,
冒出一股液体。
  凑在我边上一起欣赏的John得意地道:「我从来没试过像她这么会用嘴
的。」
  我克制住瞭解细节的冲动,抬头看了看舞池中光芒四射的Chloe,再看
看照片里她的骚样,只觉口乾舌燥、心痒难耐,忙又往下翻页。
  这下一张没有让我失望,照片里Chloe四肢支撑着跪趴在床上的身体,
一头秀发散乱地披在额前,胸前沉甸甸的两团乳肉吊钟似的自然下垂,愈发显得
肥美傲人。脊背在腰细处略沉,更衬出臀部高撅,小蛮腰后两瓣浑圆的股肉在髋
处夸张地往两边斜出去,我几乎能想像自己的双手搂住那隆起处,把她的身躯往
我下身有节奏地一下下凑过来……
  「身材好魔鬼哦!」我贪婪地盯着照片里的每一个细节,不由自主地说道。
  John应了一声,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时刻提醒自己避免失态,我恋恋不舍地翻到下一张,却不是Chloe了,
画面上的晴依(John的新妻)衣着得体地坐在小圆桌前甜甜地笑看着镜头,
面前一杯咖啡。还没等我看清楚,John已经劈手夺过了手机:「好了好了,
就这么多了。」
  我看他反应有点强烈,不由疑惑了一下,心想我又不是没见过晴依,念头一
晃也没多想。刚才的强刺激一过,不由坐倒在沙发里,脑海里还回味着每个照片
里的细节,羡慕地朝John看看道:「厉害哦!老大,极品!极品!」
  John满足地笑笑,说:「我想在仙霞路那里买个房子,以后就让她住过
去。」
  我心里颇有些羡慕,这一妻一妾的日子正是许多男人的梦想,何况晴依温柔
甜美、Chloe青春热辣,果然占尽风流。
  John见我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安慰我般说道:「你女朋友也很辣
诶!」
  我听闻转头看了一会儿还在舞池里乱放电的静,笑容渐渐回到脸上:「嗯,
也还过得去。」
  John懒洋洋地歪着,彷彿很自然地介面道:「看得出应该也很上照。」
  我斜睨一眼John,心道,你说的是什么照?模棱两可道:「的确是。」
  John也不说话,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笑骂道:「我可没有艳照存在手机里给你看!」
  别看John好像喝多了,脑子还是很清楚:「噢!看来都存在家里了。」
  我心想,你小子想拿炮友的春宫照跟我换正妻的,这我好像有点吃亏吧?但
看了他女人的裸体,心里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忽然心里又想,平时我不是巴不
得让静暴露吗?怎么又会不舍得呢?
  正不知该如何应对,就听耳边嚷嚷道:「让开!让开……」却是静他们三个
回来了。我松了口气,把腿挪开让他们就座。
  「哎呀!好热!」静叽叽喳喳地在座里坐立不安,一会儿把长发往后拢,一
会儿又拿了张小小的餐巾纸在那儿搧着,也不见有风,索性把胸口的衣服拉起来
往里吹气。她自己不觉得什么,在我看来这动作简直就是在勾引男人。John
和小锋虽然不至于失态,但两道目光总不由自主地往她身上瞟。
  Chloe好像跟静忽然就成了好朋友,也在那儿说是挺热的,John殷
勤地递上一杯加了好多冰块的威士卡绿茶,她一口就饮尽了。
  「你看!」静马上就注意到了:「你怎么不给我倒?」
  我苦笑着看看强忍着笑的John道:「我……我是担心你喝多了嘛!」求
助般地看着其他人。Chloe破天荒地朝我微笑,眼神中颇有几分媚色,我看
得心中一荡,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照片上的她蛇腰肥臀、一丝不挂的样子,不由心
里炽热,也报以一笑。
  John马上又再倒了一杯递给静:「来,来,美女喝这个。」静瞪了我一
眼,接过去也一口干了。可能喝得急了,忽然停下来咳嗽起来,我好笑地拍拍她
的背:「噢!好了,好了……」
  静好不容易顺了气,反而转身对我道:「干嘛?我又没喝醉!」
  我心想,我又没说你喝醉了,这么说一定就是真醉了,连小锋也朝静看了一
眼。我索性挑衅道:「不要了吧!难道等下要我背你回去?」
  静哼了一声,又给自己和Chloe倒了一杯,倒有小半杯倒在外面:「别
理这个人,我们喝!」
  我看小锋有点想说什么,但终于忍住了。John半躺在沙发上暧昧地看着
静,又笑嘻嘻地看看我。我心说谁怕谁,举起杯子在大家面前自闷了满满一杯,
又马上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切像快进,又像慢动作,零星的感知碎片,充斥着放肆的大笑,计程车的
晃动、静无力地倚靠着我蹒跚而行,然后突然软倒在地上、酒店服务生惊诧的表情……
  昏昏沉沉中只觉得口渴得要命,挣扎起身来想找水,却在微光下发现这是个
陌生的房间,半坐的床上左侧,静衣衫凌乱地昏睡着。再过去一点是另一张床,
鼓起的床单外隐隐约约有两个脑袋,整个房间里只听到呼吸声。
  我愣了愣,慢慢想起来这是John的酒店房间,小锋大约1点就自己回了
家,我和静不知怎么地就一起跟John他们来了,好像说回来再喝什么的,也
不知现在几点了。
  这时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但脑子里还是混混沌沌的。也没找到水,索
性先上了个洗手间,总算在洗手池边找到两瓶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了半
瓶,接着又梦游般走回去倒在了床上。
  我看了眼身边的静,她身上没盖被,上身露得好多,侧着身子更是挤出深深
的乳沟。我动念想给她盖一下,可床单已经被我们睡在身下,我呆呆地看着她,
渐渐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阵阵悉索声,我正迷糊着,忽然听到一声低低的喘
息,这种声音太引起本能的反应了,我一激灵就醒了过来,下意识里控制着自己
一动不动,连呼吸也不曾改变节奏,只凝神听着右边传来的动静。
  隐约听到John和Chloe在耳语,接着一阵床单的悉索,再接下去却
好像没有了动作,只听到两个人有点沉重的呼吸声。我正疑惑的当儿,彷彿听见
一声咂弄声,这声虽然轻,在静谧的房间里却有些刺耳,使得那两人好像突然屏
住了气息。我心里登时有了猜测,一股热流直冲下身,竟有些硬了。
  那二人安静了片刻,见没什么反应,似是长出了一口气,又弄起来。可能口
水多了,那口舌之声渐渐明显,听得我心痒难耐。此时窗外仍有微光映入,但静
侧身睡着挡住了我的视线,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一阵移动的声音,以及两人短暂的耳语,沉默片刻,便
听到Chloe一声压抑的呻吟,我心下再无怀疑,知道两人竟当着沉睡中的我
和静做了起来,一时只觉得刺激万分。
  毕竟顾忌到我们,他们也不敢太放肆,听床垫的轻微声音,他们动得极慢,
甚至好像听不见肉体撞击,只有呼吸声越来越清晰。我想像着被单下面此时的春
情,眼里静一大片雪白的胸脯,不由悄悄伸手摸了上去,又觉得里面胸罩隔着不
舒服,索性大了胆缓缓把静的无肩上衣前沿扯到乳下,露出里面黑色的半罩,伸
手在她细嫩的乳肉上一边轻轻摸索,一边听着对面床上的动静。
  此时两人已渐入佳境,床垫的摇晃、肉体的碰撞、仍然压抑但已清晰可闻的
喘息,赤裸裸地表现着两人的状态。我幻想着此时Chloe迷人的肉体和骚浪
的神情,下身带给身边男人的种种无穷滋味,渐渐闭上了眼幻想着自己正在抚摸
的是Chloe的乳房,而耳边传来的阵阵呻吟也是她对我的爱抚的声声反应和
诱惑……
  正当我魂游天外时,彷彿感觉静动了一下,我睁眼一瞧,已经习惯了黑暗的
眼睛发现她的睫毛正微微颤动,我的手掌顿了一顿,又开始像刚才那样在静的胸
脯上游弋。渐渐感觉她的呼吸不复刚才的平缓,鼻翼随着不时的深呼吸而稍稍收
缩。
  我心想,莫非她醒了?试探地伸两只手指入她的胸罩内夹住她的乳头一撚,
果然她的眉头微微皱了一皱,似是有些难耐。我觉得有趣,也不说破,脑子里倒
起了一个凌辱她的念头。
  她今天穿的CK胸罩是我给她买的,是她为数不多的几个前钩式,我用尽可
能小的动作(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套动作我可是练了很久的),在静还
没有考虑好要不要从装睡的状态下摆脱出来之前,解开了她胸前的束缚。
  伴随着极轻的「啪」的一声,两丸沉甸甸的乳肉登时跳了出来,乳头在黑色
的布料下半遮半掩地探出粉红。静虽然极力控制,但表情仍然瞬间紧张,脸上泛
出一阵动人的羞色。我看到静在离旁人三尺远处裸露着乳房,下体一阵难言的快
感,伸手兜住了她的一团软肉把玩起来。
  静的玉峰有彷彿少妇的丰腻绵软,乳头在我的撩拨下高高翘起,我用食指和
拇指夹住了她的粉豆一阵快速揉搓,她的身子便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我料知她
在身后催情气氛的挑逗下特别敏感,便细细地用各种手法玩弄起她的娇嫩处,果
然弄了一阵,她便无法抑制地半张开嘴微微地喘起来。
  不一会,我手势一变,指尖顺着静的胸腹画着大小圈子往下游移,在肚脐处
略一顿,便直往下探去。方抚到下腹一小片芳草,手背已经被短裙上沿卡住下不
得了。这一切正如所料,我便在有限的空间里腾挪着手指在静的私处上方抚动开
来,一会儿在草地上流连,一会儿又努力伸手进去,却在刚刚要触及阴户处被完
全挡住,假作焦虑地摸索着。每当此时,我便瞧着静难耐的表情,细细欣赏,品
味她的渴求。
  这样连番数次,静终于投降了,我只觉她一只柔嫩的小手蹭过我的手臂,竟
主动解开了自己短裙的扣子,在拉链处却停手不动了。她咬着唇,矜持地仍然不
肯张开眼,但面色却无法抑制地烧起来。
  我见状大乐,无声地将她的拉链拉下,伸手探入裙内隔着内裤一手握住了她
的私处。静的脖子微微一仰半张了嘴,下体微微跳动,接着我手里的蕾丝棉料便
有了一股濡湿感。我待那节奏略略平复,方用一指挑起裆处小布,另伸二指往那
紧要处一勾,引得静又是一颤,只觉触手处湿滑一片,没有丝毫涩阻。见她如此
情动,我便在她的花瓣娇嫩处拢撚抹挑起来。
  摸得一阵,静的表情愈发难耐,却又作不得声,忽然伸手握住了我的下体,
捏摸着体会我的坚硬。似乎还不过瘾,动手又来解我的拉链,我怕被John他
们听见,忙缩回手帮了她一下。她细嫩的小手直接钻进我的内裤,紧紧握住了我
的肉棒,那一下我只觉得压抑了好久的身体需要终于得到抚慰,滋味妙不可言。
  静费力地把我的小弟弟往紧绷的内裤中外拽,我弓了弓身子,又吸了口气收
了腹才好不容易让她整个掏了出来。静轻轻撸动着手里的肉茎,眼睛终于睁开了
看着我,我朝她身后的方向努努嘴,两人同时无声地笑了,互相享受着对方的爱
抚。
  此时John和Chloe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那阵阵淫声在静谧的
房间里清晰可闻。Chloe的哼声尤为特别,一声声简直难以判断她究竟是在
享受还是在受虐,却一下下挠在心里,让男人听了热血沸腾。
  那吟唱里的颤音越来越长,终于在几声清脆的肉体撞击声里夹杂了男人的几
声堵在枕头里的低吼,两人气喘吁吁地恢复了平静。
  这样一来我和静却无法继续了,好在房间里还是暗的,用衣服遮掩一下,就
算他俩去洗手间应该也不会被看出破绽。不过他们看来也累了,随着呼吸渐渐平
缓,显是又睡了过去。
  我被他们这么一闹,却一时睡意全无,彷彿半吊子荡在半空中,只觉下身有
旺盛的需要。睁开眼看看静,却发现她的眼睛在黑暗中亮亮的正盯着我,见我瞧
她,莞尔一笑,接着我就觉得小弟弟被捏了一下。这一下主动的挑逗瞬间击破了
我残存的理智,不由伸手去扳她的身子,静挣扎了几下,却终于转过了身变成背
对我。
  我左手把她的短裙后沿卷起,掏出老二就往她下身凑,并尽量不出声地在她
臀缝间耸动摩擦。动作间忽然隔着内裤的棉料顶到一处凹陷,就觉得静的腰肢一
弓,屁股先略略一躲,接着反而往我迎来。
  我知道碰到了她的妙处,便不断微调着体位和角度,就盯住那个位置耸顶,
忽然一下歪了,静马上从身前把手从双腿间反伸出来捂住了我的龟头往那里凑过
去,手指压住了再也不让它逃开。
  弄了一会儿,我见时机成熟,双指挑开她的内裤裆处卡在阴唇一边,龟头顶
住了静的阴道口就要发力。此时静却还有一线清明,一手竟捂住了洞口不让我得
逞,身体更是往前逃了逃,我忙一手从她身前扯开了她的阻挡,顺便拉回了她的
髋部,顺势一耸,虽然并没有对得很准,但她下身此时早已汁液横流,竟然让我
一蹴而就,龟头瞬间钻进了她湿紧滑热的腔体。
  虽然是万万作不得声的场合,静还是忍不住哼了半声,惊觉后忙一手捂住了
自己的嘴,下半声便「唔……」地闷在掌心。我待要抽动,她却反手抓住了我的
手臂,半转过头来,黑暗中隐约见她一脸惶急地摇头示意不要。
  我知道她怕边上外人听见、瞧见,总是放不开,索性略停一停,凑上身在她
耳边轻语道:「刚才听他们做爱刺激吧?」
  静见我不坚持,心里一缓,表情顿时轻松了好些,半转过脸来耳语道:「他
们胆子可真大!」
  「从前没听过现场的吧?」我笑道,使劲让下身在她体内跳了一跳。静无声
一笑,层叠而紧凑的腔肉一下收缩,也夹了我一下。
  我见她调笑,索性把腹部一收、一送,轻轻给了她一下。为了分散她的注意
力,嘴上悄声道:「咱们现在跟他们,两男两女睡一大间,服务员说不定以为我
们玩换妻呢!」静羞郝地转过了脸,却不说话。
  我又再凑近些道:「John昨晚问我有没有你的清凉照呢!我看他盯上你
了。」至于John给我看了Chloe的裸照,当然不提。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静佯怒道,接着紧张地压着声说:「你没给他
看吧?」
  我忙撇清道:「随身哪有?」接着贼笑着半真半假地道:「要是有的话,说
不定我就炫耀一下你那身白肉。」说着又顶了她一下。
  「你敢?!」
  「他昨晚使劲夸你漂亮,要不是我在边上,他肯定早就来勾引你了。」我故
意刺激着静的虚荣心「哼……」静故作矜持道。
  「要不我成全他一下?」
  「那也要问我愿不愿意。」静微笑着瞟了我一眼。
  我心想,不说不愿意那就有得玩,盯着她放肆道:「说不定哪天我跟他串通
好把你灌醉了,让他亲手把你从头到脚摸一遍。」
  这一说静却哆嗦了一下,闭上了眼。
  我见她受了刺激,下身便连续动作起来,继续道:「想不想让我按在床上动
不了,让他好好欣赏你的裸体,然后抚摸你的全身……」
  静闭着眼不答,小巧的鼻孔微微翕动着。
  「想不想躺在床上,张开大腿,让他温柔地吻你的小妹妹……」
  静的脸上微现苦恼之色,头更转了过去,咬住了嘴唇。
  「想不想跟他在酒店里偷情,被他压在身下操屄?」
  静终于忍不住我的调教,半转过身来边索吻边道:「操我!」
 (十八)
  早上起来草草洗漱一番,我和静告别了John和Chloe,準备回家。
Chloe的表情非常自然,但看著John有些狡黠和得意的眼神,我想他多
半听到了我和静的现场秀。也难怪,静一接近巔峰就不怎麼管得住自己的音量。
  离开了房间,我和静不由对视一笑,静接著把脸一板,作态道:「都是你不
好,肯定被他们听见了!」
  「反正我们也听了他们,扯平了。」我嬉皮笑脸地道,顺便在她肉肉的屁股
上拧了一把,静的脸就绷不住了。
  出租车裡自然免不了回味一下昨晚的一切,两个人咬著耳朵在后座「吃吃」
的笑作一团,引得司机不时从后视镜裡张望。
  到家发现小锋已经把他的东西整理得差不多了,一个大箱子放在客厅裡,静
一看就说:「呦!这麼快就走啊?」正赶上小锋从房裡提了两个口袋出来。我站
在一边看姐弟俩说著话,心裡只想再补一觉。所幸小锋东西不很多,又坚持说不
用我们送,静也就罢了,说:「那你先去,我们过两天来看看。」
  帮小锋提了几个口袋送他上了车,看著他隔著玻璃对著我们招手,彷彿有些
恋恋不捨,我心想:『别急,咱们跟你姐还有得玩。』想到那晚隔著门板传来的
淫声,下身竟然又硬了。
  吃了几口楼下小饭馆送来的牛肉麵,我瞧著眼前两个馒头,脑子裡走了一下
神。
  「干嘛呢你?」静走过来坐下,準备吃她的饭团油条。
  我乍一醒,嘴角不由流露出招牌贼笑:「你看那两个馒头,跟你身上有些地
方一样白、一样圆。」
  静哼了一声:「变态!成天就想这个。」
  「哈,今天早上你不也想吗?刚刚还那麼骚,现在又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
样。」我紧盯著她笑道。
  「去死!」嘴上厉害,静的表情还是有些丑怩。
  「老婆,咱们这下又二人世界,毫无顾忌了哦!」
  「你想干嘛?」
  「我想在小锋的房裡操你。」
  「想得美!」
  「边操边让你说怎麼在那个房裡让他操的。」
  静一听就晕了双颊,脸上有点掛不住地道:「不理你了!」说著拿了饭团就
走去电脑桌前坐下,打开了她最钟爱的QQ。
  ……
  星期一本来就让人沮丧。早上刚到公司,Inbox还有几十封email
没看,Hana就过来说她拿到另外一个offer,再做几个星期就要辞职。
她人长得虽然一般,但作為我的助理,工作上还算是比较称职的。不过人往高处
走,我也只能祝她好运。
  跟William和人事部的主管Anne说了一下情况,Anne就说让
我跟Helen(对,就是我在地铁裡「撞」见的Helen)沟通一下,招一
个顶替的。想到可以和她有机会接近,总算让我高兴了些,当然没有让Anne
看出来。
  不多久Helen就来了电话,说要我发个工作简介给她。我故意发了个语
焉不详的给她,等她回电来问的时候,我用非常自然的语气说:「我现在正要开
会,要不我们一起吃午饭,我给你具体介绍一下我的要求。」电话那头她迟疑了
一剎那,但我还是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掛了电话,我微微地笑了。
  坐在公司楼下常去的一家小但还算精緻的餐厅,我有些心浮气躁地等候著,
Helen已经迟到十分鐘了,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分机,却又没人接。正当我
準备开始点菜的时候就见玻璃门被推开,她窈窕的身影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才发
现我的座位,匆匆地走了过来。
  Helen脸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出来晚了。我温和地说没关系,两
个人随意点了个套餐,说起话来。从一开始具体的工作,渐渐转移到个人。看得
出她来了虽然不久,也已经对公司裡的上司和同事有了好的不好的看法,只不过
我们毕竟不熟,自然也不会深谈。
  快吃完的时候我觉得气氛还算比较融洽,於是拿出手机说:「我最近可能会
出差,给你我的号码,招聘的事有问题随时跟我联繫。」她应了一声。没等她彻
底提起警惕我就道:「你的号码多少?我现在打给你,这样你就有我的了。」她
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让我心裡有点发毛,接著语气略微有些生硬地报了她的号码
给我。我权当没有听出来,心想饭总要一口一口吃。
  回到公司没多久,就接到Nikki的电话。
  「中午你和谁吃饭了?」Nikki的语气有些生硬。
  「人事部的Helen啊!Hana要走了,我要招一个助理。」
  「这样的事一定要出去吃饭说吗?」Nikki紧接著道:「算了,你跟谁
吃饭也跟我没关系。」说著就把电话掛了。
  我有些哭笑不得,心想,你消息倒快!想到她对我的种种温柔,还是拨了回
去。
  「喂……」电话铃足足响了四响她才接,声音冷冷的。
  「怎麼啦?」
  她沉默了一阵,「Helen是我介绍来公司的。」她顿了顿接著道:「你
问她要电话的事她跟我说了。」
  我面上一热,转移话题道:「她是你朋友?」
  「我们从前是中学同学。」正当我高兴她没再提那电话的时候,Nikki
却又道:「你喜欢她吗?」
  「什麼嘛!」我忙辩解道:「才认识而已。」
  「我还不了解你,你要不是对她有想法,绝对不会约她吃饭,而且又要手机
号码。」
  我一时语塞,无力地辩白了几句,安慰她道:「别生气啦!晚上跟我吃饭,
让我给你赔礼好不好?」
  「不稀罕。」
  「那你请我吃饭。」我放鬆了语气道:「你不是还说要煲汤给我喝吗?」
  说到这个,Nikki总算想起了一桩让她高兴过的事:「哼,过期了。」
虽然话这麼说,语调裡却明显轻鬆了些,接著幽幽地道:「你不用想了,人家不
会看上你的。告诉你,她们家很有钱,而且她说了,一看你就不是个好男人。」
  我心中若有所思,也不忙著套她的话,又甜言蜜语了几句总算把Nikki
安抚了,说好了第二天一起吃午饭。
  下午定下心来办了些事,效率还挺高,五点刚过就把今天的事做完了。这一
定下来就有些无聊,神思不属地看了会文件,忍不住还是上了QQ。刚上了线就
收到调教手的离线短信:「今晚你老婆会主动要求做爱,可以指导她幻想被我凌
辱。」
  每次在公司偷偷摸摸看到色情内容总是觉得特别刺激,何况现在说的是静。
我一阵激动,心想他们什麼时候又聊过了?不知道进展如何?调教手却又不在线
上,不能马上问个明白。我幻想著、期待晚上静的热情,不由得硬了。
  下班到家,开了门就听见静在厨房哼著歌,听见我来了,就和我说开了话:
「老公,我买了熟菜,再炒一个蔬菜就能吃饭了,你把桌上那瓶红酒开了吧!」
  我一看桌上确实摆了瓶酒,拿起来一看还是波尔多的,笑问道:「今天怎麼
心情那麼好?」
  静笑嘻嘻地围了个围裙从厨房裡跳出来,双手还是湿淋淋的就往我身上蹭:
「想对你好点嘛!老公……」
  我心想,今天怎麼这麼黏?搂住她就啃了一口,伸手往下摸了一把,静居然
没有躲开。
  「想啦?」
  「嗯……」静软软地靠著我。
  『看来调教手说对了。』我想。
  曖昧的气氛在晚餐的过程中发酵,但我忍住了没问他们的对话。
  「今天小锋不在,总觉得少了个人似的。」
  「对哦!这两天我过去看看他。」
  「送货上门呀你?」我取笑道。
  「去你的!」
  ……
  「最近你好像都下班得挺早。」我说。
  「嗯,最近我换了个老板,他每天都準时下班,所以我也不用留了。」
  「噢,新老板怎麼样?」
  「还行吧,长得还挺帅,听说也是海归。」
  「哦。」
  ……
  吃完饭我主动洗了碗,居然一个也没有破。等我擦乾了手要推门进卧室,才
开了一半却被静挡住了。
  「哎呀!你先别进来,我在换衣服。」
  「我靠,老夫老妻了,还害什麼臊?」
  「不要啦……你先去洗澡!」
  我心想不知在搞什麼,又有点期待,返身往浴室去了。
  洗髮水的泡沫堵塞了大部份感知,只觉得花洒有力地冲刷著身体,洗去一天
的疲惫。
  「海~~」一个娇媚的拖长音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惊醒,冲了下,有点狼狈地
半睁了眼,只见静笑吟吟地挑起了浴帘看著我。
  静施了脂粉,更显得唇朱肌雪、明眸善睞,流露出千种妖嬈。我的目光随之
被往下吸引,见她竟然穿了一件红色绣花的肚兜,两团高高隆起的乳肉从菱形边
外挤出动人的弧线,乳头更是在薄绸下挺起高高的两点。红色的繫绳在腰臀处绕
来绕去,尤显淫糜。肚兜下沿丝丝缕缕,半遮半掩著好像完全赤裸的下体。雪白
的两条大腿紧併,彷彿还在缓缓扭动。足蹬一双红色高跟凉鞋,露出十枚细巧的
脚趾。这一具胴体从头到脚,无处不撩人,果然是人间尤物。
  静似是感觉到我目光的灼热抚过她身躯的敏感处,嚶嚀了一声,撒娇地道:
「哪有这样看人家的。」话音裡却全是挑逗。
  我出了口气:「小荡妇,你浪死了,穿这麼骚勾引男人。」
  「你不是就喜欢我骚麼?」静变本加厉地把一根葱指含在口中,红唇轻轻吸
吮,眼睛盯著我彷彿要滴出水来。
  「我操!回去床上躺著,今晚老子操得你明早下不了床。」
  「谁说让你操了?就让你看著不许碰。」
  我忍无可忍,胡乱把身上冲乾净,拿起一条毛巾就往娇笑著逃往卧室的静追
了过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