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夫妻性事】(19)~(21)

               (十九)
  冲进房门,静正爬上床,把个肥白的屁股正对著我。我把毛巾一扔,还湿
漉漉的就把她扑倒在床上,静作势挣扎,却被我死死地按住一阵狂吻乱摸,逗
得静笑个不停。
  「这身肚兜哪儿来的?」我气喘吁吁地边吻边问。
  「昨天网上订的。哈!别碰,那儿痒……今天我让快递到公司的。」
  「昨天?怎麼想到的?」我把她翻过身来,细细地瞧著肚兜的花纹样式。
  静有些靦腆地应道:「嗯……我跟那个……那个强哥聊天的时候他推荐的,说
穿了你肯定喜欢……好看吗?」
  强哥就是那个调教手,我一听来劲了,伸手就探进肚兜一把握住了静的一
隻嫩乳:「嗯,好看,穿了比不穿还勾引人。」
  静骚媚地一笑,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呢声道:「那你心动了吗?
心动了就要我呀!唔……」
  我没等她说完就一口亲上了她的樱唇,两条舌头充满激情地互相交缠,一
手在她躯体上从上到下专挑敏感处挑逗,伴随著静越来越充满欲望的呻吟。
  忽然她把我略略推起,接著身子往下一溜,我撑起身体,感觉她的脸庞和
秀髮扫过我的胸腹,然后就是我的老二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天堂。我舒服地
品味著静舌头的每次搅动,心裡的欲望渐渐盖过怜惜,臀部便开始微微用力,
让肉棒有控制地一下下顶向她的咽喉。
  為了同时给静充足的刺激,我用双脚勾住她的大腿内侧往外儘量分开,同
时扯住她的头髮,开口道:「骚货,喜不喜欢让老子像干屄那样干你的嘴?」
  静的鼻子不时被我的小腹压得扁扁的,听得出喉头被我顶到的时候的乾呕
反应,她听到我说的话,闷闷地发了一声长长的「唔」声,脑袋奋力摆动,也
不知是在承认还是否认;两条腿用足了力夹住了我的脚想往裡併,却被我挡住
了无法合拢。
  「屄裡痒了吧?偏不给你鸡巴,今天给老子多舔一会儿,想像一下在挨肏
的是你的阴道。」
  静的喉咙裡发出濒死般的「咕嚕」声,双手却抱住了我的屁股一下下往她
嘴裡按下去。我都有点捨不得了,但见她这麼在状态,又硬下心来好好享受这
种感觉。说实话,这时候心理上的征服感远比生理上的快感更销魂。
  这样凌辱了静大约有一刻鐘,我心想差不多了,这才停下抬起了身,就见
静像死了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手捂著嘴,闭著眼侧著脑袋,胸口微微起
伏。
  我心下怜惜,忙扯了张纸俯过身去,挪开她机械般的手,给她擦拭满脸的
口水。
  「宝贝儿,从前没这麼被干过嘴巴?」我温柔而得意地在她耳边呢喃道。
  「你要弄死我啊?」静半睁开眼,看来因為刚才的深喉反应,眼裡含了两
汪泪,尤為楚楚动人。
  「来,老公给你爽的,补偿一下你。」我试图把她往上拽到枕头那裡. 静
却靠过来死死地抱住了我,柔声道:「我爱你!老公,為了你,我什麼都愿
意。」
  我心裡彷彿某个柔软处被触及,只觉温暖和甜蜜顿时充满胸臆,紧紧抱住
了她,在她的耳鬢间好一阵廝磨。
  浓情的温存渐渐又点燃了欲火,我一个翻身把静压在身下,伸手下去握住
了肉茎,便把龟头往她下面湿滑娇嫩处一下下研磨,惹得静勾住了我的脖子阵
阵呻吟,不一会儿便颤声道:「你龟头好圆……顶得我……进来吧……」
  我腰臀发力,缓缓地将整根肉棍徐徐推入,只觉静的紧窄被我强行撑开,
好在她阴道内早已油滑一片,倒也不觉得过於艰涩。静「啊」叫了一声,腻声
道:「好硬……好粗……」
  我心中畅快,捉住她一隻小手往下,让她在两人下体结合处摸了一圈:
「怎麼样,是不是一丝缝也没有?」
  静双目紧闭,叹息般道:「对……我都被你塞满了……」
  听她这麼说,我胸中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一口叼住她的耳垂细细咋弄,
一边将肉棍在她体内不紧不慢地抽送。
  静的呻吟裡充满快感:「嗯……啊……就是这样……我喜欢你这样温柔地搞
我……好有感觉……让我摸摸你的蛋蛋……」说著把身子略略侧一侧,五根葱指抚
上了我的春袋轻轻揉动。
  摸到我的敏感处,我不由哼了一声,阴茎在静体内跳了一跳:「宝贝儿,
今天怎麼这麼浪?」
  静仍闭著眼,脸上浮起一个微笑:「不告诉你!」
  我用力给了她一下深的:「说,是不是被强哥挑逗的?」
  被我说中,静有些不好意思地咬著嘴唇别过脸去:「还不是你把我卖
了!」
  虽然知道静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这句话还是挠到了我心裡的痒处,淫笑道
:「对,我就想让你出去卖。唉呦!」却是静拧了我一下。
  好在静现在已习惯了我的风言风语,却也不恼,在我耳边呢声道:「强哥
问我,你老公上班是不是压力挺大?我说应该有一点吧!他就说,我应该让你
在家可以……尽情发……嗯……享受……」
  「你刚才想说什麼?」我敏感地捕捉到了静跳过的部份。
  「嗯……他原话是说我应该让你尽情……发……洩……」静说到最后两个
字眼,声音都颤了。
  我听了一阵肉紧,下身不由加快了频率:「对,老子就喜欢在你身上发洩
性欲。说,你是老子的性工具!」
  静皱起眉头,轻呼一声道:「哦……我是你的性工具……老公你用吧……想怎麼
用就怎麼用……」
  「乖。他还说什麼?」
  「他还说……如果我愿意,他可以教我怎麼样彻底把自己奉献给你……做你的
性奴。」静有些费力地吐出最后两个字,娇躯在我身下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
忽然她「啊」了一声,身体一僵,我感觉她阴户内猛地一股水儿满溢出
来,瞬间打湿了我的睾丸和身下的床单。
  「这是怎麼了?」我有些好奇地盯著她问道。
  静的阴道仍然在不停蠕动,不好意思地道:「我也不知道……就一下觉得很
刺激,然后下面好像就张开了,冒了股水。」
  「床单下面好湿噢!看你骚的。」我取笑道。
  静臊了脸,不依地撒起娇来:「坏人,你嘲笑人家,不跟你玩了!」
  我「哈哈」笑起来:「哦,好了好了,美女,我喜欢你喷水,看老子好好
肏你。」说著放出些本事,三浅一深地弄起来,惹得静每次在我深入的时候都
抑制不住淫声大作。
  「想不想做我的性奴?」我见静逐渐放开,追问道。
  「嗯……我也不知道……我不会哦……」静丑怩道。
  我心想调教开始了:「没关系,让强哥教你,你就照著做好了。」
  静「噗赤」一笑,睁开一隻眼睛,俏皮地看著我道:「随便他说什麼,你
都要我照著做吗?」
  「对啊!」我半真半假地笑道:「他会怎麼教你啊?」
  「我怎麼知道?」静别过脸去,咬著指甲道。
  「你觉得这个人怎麼样?」
  「嗯……感觉挺有经验的,应该有过很多女人……不过好不要脸,哪有人专门
调教……这个的……」
  「那他教你的条件是什麼?」
  「嗯,他说,条件就是在网上的时候,我要完全服从他的指导,还要报告
我的进展给他听。」
  我心想,这只是第一步吧!「还有什麼?」
  「还有……嗯……他还要我形容自己的……身体给他听……」静一手遮住了自己的
眼睛,吞吞吐吐地道。
  「是说裸体吗?」我明知故问道。
  「是。」静还强自镇定。
  「那你同意了吗?」
  「你同意我就同意。」静从指缝裡有点狡黠地看著我。
  「反正是為了伺候我,我当然同意。」我故作大方道。
  「哼,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强哥也说你会同意的。」
  「哦?為什麼?」我明知故问道。
  静却突然晕了双颊,两眼弯弯地似笑非笑,紧闭双唇摇了摇头。
  「说!」我心知她必然心裡有话。
  静想了想,一把勾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耳朵凑到她嘴边说:「他说,你
有那个……淫……淫妻……情结……」静的脸颊越说越烫,顿了顿,好像又鼓足了勇气
才继续道:「我让你想像……我跟别的男人……你就会特别刺激……」
  我一听就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直冲上头,剎那间便觉得满脸通红,虽然早
就对自己有这样的认知,但被别的男人这样跟自己的未婚妻形容,还是有一股
难言的羞耻感和性衝动。「啊」地喊了一声:「他说得对!老婆你就满足我
吧!」说著疯狂地在静的肉体上发洩起来。
  静被我姦得大呼小叫起来:「好的老公,你要怎麼样,我都满足你……」
  「老婆你真好!我就喜欢让你跟别的男人搞,你不知道你让小锋搞我有多
刺激!」
  静嚶嚀了一声,淫荡地道:「那我明天就去让他搞……他都跟我要求好多回
了……老公我好舒服……你用力肏我呀!」
  我忽然起身一把把她翻了个身:「跪著让强哥搞你!」
  静一楞,随即放荡而幽怨地回头看了我一眼,高高的撅起了屁股,两瓣玉
臀如桃般丰润圆浑,中间稀疏的芳草间大阴唇肥厚鼓起,小阴唇如花瓣绽放,
中间一个淫洞早已春水潺潺。我细细欣赏了一会儿道:「自己把阴唇扒开了让
强哥看你的屄!嘴裡喊!」
  静双手后移,上身仅靠一张俏脸和肩膀贴在床上支撑,两隻肥白乳儿如鐘
垂荡,伸手将大小阴唇往外尽力分开,口中含糊地在枕头裡颤声喊道:「强哥
……
  噢……看吧……」我分明看到静的肛门和阴道口都在不由自主地剧烈收缩,场
面淫糜已极。
  我顾不得多耽搁,提枪跪到她大腿中间粗暴地将她的臀缝扒开,一棍没根
便驰骋开来。静没命地大叫,更刺激了我捧住她腰臀处突然膨胀的曲线用力往
下身飞快地迎送过来,房间裡一时充斥了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一股性器的
淡腥味若有若无,更刺激了发情般的我。
  「强哥為什麼要你形容你的身体给他听?!」
  「啊啊……他想知道我不穿衣服什麼样……」
  「那你直接脱光给他看好了!」(美丽的静把自己纯洁的裸体展现在老练
的调教手的面前,这样的场景真让人受不了!)
  「不行的,老公,我的身体只有你能看。」静皱著眉头,咬啮著手指,爹
爹地轻呼道。
  「我命令你脱光了给他看!」我亢奋地边拍打著静的粉臀边道:「你听不
听我的?」
  「噢……我都听你的……你再快点搞我,我就脱给他看。」静的指节用力握得
发白,身体却焦急地索取著。
  「你个不要脸的婊子,说你是个破鞋!想被强哥日!」(每次说到「日」
这个字,我都很有快感)
  静享受著我的凌辱,嗓音已经有些变调了:「我是个破……鞋……我想被强哥
日……」说著说著声音含了哭腔:「不要了,老公……不要了,我不能这麼不要
脸……」
  我毫不放鬆地道:「老子叫你干嘛就干嘛,强哥就在你背后日你呢!让我
看著你伺候强哥!」
  「呀……老公你看著……看我怎麼用我的身子伺候他!」静疯狂地扭动起屁
股,阴道裡更是用力挤压吸吮著我。
  「对强哥说!」
  「强哥,你好男人啊!让我伺候你!」静把头埋进枕头不再看我,大喊道。
  「再说!」我兴奋得大脑有些缺氧,眼前彷彿星星乱冒。
  「强哥你好强啊!狠狠地日我!」静死命掐著床单,浑身僵硬地叫著:「
你瞧我老公……啊啊……他看著你在日我的屄呢!强哥你用我呀你!」
  「我操!再说!」受不了了。
  「强哥,你的大鸡巴日死我了!我不行了呀!」静忽然浑身颤抖,疯狂地
撕扯著枕头嘶声喊道:「我来了!我要死了!啊……强哥干我……啊……啊……强哥……
呜……」
  我大吼连连,「突突突」地把十来股精液喷射入静的阴道深处……
  
(二十)
  这两天Helen 陆续发了些简歷过来,我挑了两个乍一看还行的,让她帮我
安排面试。Helen 每次和我说话的语气都淡淡的,她的手机号我自然还没机会
用过。
  下午静打电话来说晚上她要去看看小锋的新家,问我去不去。我听了捂著
手机低声笑道:「别装蒜了,我去你们还能干嘛?他憋这么久了你们就干柴烈
火去吧,晚上回来报告。」
  话筒那头静有些局促地笑了笑,说了句「没正经!」却马上换了话题。
  反正今天回家也没饭吃,就在公司叫了个外卖吃了回去。到了家一个人上
了会儿网,忽然想起来调教手让采购的东西还有一个口封,一副手銬没买到,
上了淘宝(网络购物平臺)便搜罗起来。这一看原来千奇百怪的什么样的器物
都有。
  我看著一张张图示上女人受虐的样子,幻想著平日里有模有样的静戴上这
些器具被陌生的调教手凌辱,下身登时膨胀到极点,忍不住掏出肉棒闭上眼,
边揉搓边想像静在小锋家里的旖旎春光………………
  静的高跟鞋在老公房四壁斑驳的走廊里渐行渐近,脚步声引起阵阵回音…

  刚抬手,门却忽然被拉开,早已等候多时的小锋一把将静拽进了屋……
  静手里的袋子滚落在地,小锋压抑已久的爱欲火山爆发般喷泻在静的额头、
脸颊、脖项、以及……身上的衣衫一件件滑落在地板,静雪白娇美的胴体毫无
保留地展示在小锋的眼前。不输于封面女郎的完美脸型,一头卷卷的润泽秀发
更添娇媚,粉堆般高耸的乳峰上有两点红梅,白净得连一点乌青都没有的肌肤
如牛奶般莹润……浑身上下无数动人的曲线,纸可能是上帝的杰作……
  「姐……你真美……」
  小锋拜倒在静脚下,从她的脚背沿著小腿一路吻上来,一直吻到……「不,
不要……让姐先洗个澡。」静拉扯著小锋的头发,半推半就地喊道:「别洗了
姐,我现在就要……」小锋扯下裤子,那根阳具早已怒挺,在静眼前翘得那么
高……
  静躺在小锋身下,爱怜地看著他,张开了腿握住他的男性象征:「小锋长
这么大了……哦这么硬了……这两天想姐了么……」蘑菇状的龟头在静敏感的阴道口
磨蹭著,耸动著,随时都可能突破静的最后一关。
  「姐!我进来了……」
  「来吧,好好爱姐姐。」一下强有力的衝刺,瞬间填满静的空虚:「啊!
好弟弟……好棒……来…来…就这样……摸姐这儿……对就这儿……咬姐姐的奶头……呜……
轻点儿……嗯……好弟弟你撑死我了……好舒服……你将来的女人好幸福……姐我就要
你……嗯,你什么时候想要姐就给你,让你好好地要……姐让你舒服吗……」
  「太舒服了姐……就像做神仙……不,做神仙也不换……姐紧么……紧……好紧……姐
你夹死我了……」
  幻想中的场景好像分外真实,我在昏昏沉沉中不由喃喃道,「操她!操我
老婆!」一股射意登时从后脊传来,我忙停住了手,睁开眼想冷静一下,却赫
然瞧见昏暗的房间里静站在墻角处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我吓得一激灵,又意识
到自己方才的丑态,不由满脸通红,「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静款款行过来,跪下把头埋在我还没来得及拉上裤子的下体,用她娇嫩的
脸庞在我的肉棒上一阵摩挲,梦囈般道:「老公,你真的这么喜欢我被……别人
搞?」
  「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清楚?」我定了定神,享受著她的温存,心里充
满期待。
  「我清楚……可我总还有些不确定……你让我跟小锋睡了,又要我被强哥调
教,是不是也想让我将来和他有关系?」静顿了顿,见我没有否认,幽幽地
道:「我从前就你一个男人,现在眼看一个接著一个……小锋是自己人,给他
就算我疼他……强哥明明是个陌生人,我还是有点怕……」说到这里静抬起头看
著我,眼里充满了迷惘,「老公你真得捨得吗?」
  我心中翻涌,一时五味杂陈,几乎不知该说什么好。堵了半天才道:「咱
们一步步来,如果到时候你看强哥不顺眼,咱们就叫停。」
  静垂下头半晌方嗯了一声。
  静接著道:「我有时候觉得很迷茫,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小时候我
奶奶就教育我说,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贞洁,第一次应该在新婚之夜献给自己
的丈夫,不然会被丈夫看轻,他就不会那么爱你。所以我们交往了那么久我才
给了你,我知道你早就想要我了,可那时我真的好怕,怕你轻贱我。」
  「时间长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我们彼此相爱著,又何必一定要等到婚
后?」
  静的眼里流露出无限温柔,接著道:「后来你就经常让我幻想一些从前我
会觉得很恶心的事,比如暴露呀,或是跟别的男人……我一开始觉得你在侮辱
我,你不爱我了……」
  「当然不是这样!」我拉住静的手截住她的话道,「你是我一辈子最爱的
女人,不然我為什么要向你求婚?」
  静嗯了一声,接著道:「后来我也想通了,其实你无非想给我们的生活注
入点情趣,纸不过我一直认為男人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占有,所以无
法真正相信,你喜欢让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直到后来那晚,你真让我去了小锋的房,事后看你那么激动,我才知道
你真的喜欢,而且……」静迟疑了半晌,才怯怯地道,「我发现不知从什么时
候开始,我也变坏了……虽然我嘴里总说你变态,可每当我幻想自己被别人那
个,而你在边上想吃又吃不到的样子,就觉得好刺激……」
  听到静挤牙膏似的挤出这段表白,我的下身腾地就起来了,我握住根部,
用棍身轻轻拍打著静的脸颊,静微笑著闪避著,逢迎著,不时伸出丁香小舌舔
弄一下,弄得我欲火大炽。
  「现在这种状态,我从前真的想也不敢想。我有时想,我是不是堕落了?」
  静忽然停了动作,有些茫然地道。
  「当然不是,你是变得越来越有风情了。」我柔声道,「你不用乱想,听
我的就是了。你不觉得我们的性生活越来越有滋味吗?」
  静嗯了一声,温柔地看著我:「我都听你的,你会好好照顾我的对吗,老
公?」
  我拉她起身,跨坐在我身上:「一生一世!」
  话音刚落,静就搂住我禽住了我的嘴唇,我们互相挑逗索取,这一吻也不
知吻了多久。
  ………………
  「今天在小锋家弄得舒服吗?」我见静没有主动招供的意思,终于忍不住
问道。
  静的脸上一热,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你就知道欺负我。」
  「别不好意思了,快从实招来。」我一手从她股下绕了过去,撩起裙底在
静的内裤襠处一抹,感觉薄薄的面料下早已打湿了。
  静唔了一声,「今天,他比较放得开。」
  「怎么放得开法?」我嗅著静脖颈处的淡淡幽香,心想这股香味刚才有另
外一个男人也尽情闻了。
  「嗯,今天他比较坏,一开始就求我帮他用嘴。」静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笑,「还会说些风言风语……」
  我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心知其中有些奥妙,手上在她下体敏感处轻轻挤按
旋转,「说什么?」
  「就是那些,什么,你背著老公出来……让我肏爽不爽啦。」静享受地在
我耳边轻声道,「谁日得你比较舒服啦……今天换了几个姿势,从后面的时候
他还打我的屁股……这小子……」
  我听了忍不住拉著静的手伸入内裤。静顺势掏出了我的阴茎,啊了一声,
呢喃道:「这么硬了……你就是喜欢听我被人家欺负对不对?」
  我一阵肉紧,挑起她蕾丝内裤的边缘,静的私处暴露在空气中,被我温柔
地抚摸著,很快就春水潺潺。
  「用龟头蹭你自己那儿,」我轻声道:「他今天搞了你多久?」
  静顺从地握住我的肉棒,用蘑菇头挑逗著自己,引来阵阵颤抖。「快半个
小时吧……还挺舒服的……他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还想到我姑姑了,觉得挺有
罪恶感的,可是又有点刺激……」
  「你姑姑要是知道你干了她儿子会怎么样?」我邪恶地笑道,一边臀部使
力,不时把龟头往她洞里挺去,有时可以进去半寸,但毕竟姿势所限,她若不
配合,就进去不多,眼见那妙处就在眼前,却迟迟不得门而入,在急切中又另
有一番刺激。
  静见我如此,索性躲躲闪闪地逗著我,娇声道:「她会杀了我的……」
  「骚货,连亲戚都不放过!」我故意羞辱她道。
  静嚶嚀一声,忽然含笑道:「那你爸妈要知道你把他们媳妇送给人家玩,
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我正无语,却听电脑滴滴一声响,转头看屏幕,QQ的头像一闪一闪地。
  我一手搂著静,一手点开看,原来调教手上线了,劈头就一句:「上次进
行得怎么样?」
  我回头朝静笑道:「有人在问我调教你的进展呢」
  静见是调教手,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地爹声道:「你们男人,真不要脸!」
作势要起身,却被我拽住了让她转身坐在我身前看著屏幕。
  我回道:「不错,她挺投入的。」
  「有加入我的角色吗?」
  「嗯,她还喊让你操她。」还没发出去大腿上就一痛,却是静拧了我一下,
我夸张地喊了一声,见静虽然面有羞色,却好像没有拦住我的意思,兴奋之餘
亲了她的脖项一下,接著点了send. 「她怎么喊的?」
  「她说她伺候你,让我看著你日她的屄。」静看著脸上愈发红了,抓住我
的手道:「你这样让我下次怎么再跟他聊啊?!」
  我用嘴唇轻轻地撩拨著她鬢边的细发,笑嘻嘻地轻声道:「你还想一直装
淑女啊,人家本来就是来调教你的。」说著挣脱开她的手发了出去。
  「嗯,看来你老婆很有潜力。」调教手看来很满意,「你听了什么感觉?」
  「很刺激。」
  「纸要你配合,我会让你们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理和生理的快感。」
  我心里颇有几分憧景,写道:「我老婆也在家,想不想跟她聊聊?」见静
没有反对,才发了出去。
  「好。」
  静很自然地接了过去,「你好。」我双手得了空,趁势钻进她的上衣,一
手一个兜住了静胸前的两团肥腻,看她俩说些什么。
  「听你老公说你上次在床上很投入,他很满意,」
  静就回了一个字,「嗯」
  「他都让你幻想了些什么?」调教手明知故问道。
  静丑怩地侧了脸埋怨我道:「都是你!你看,这叫我怎么说嘛!」
  我哈哈笑:「放鬆点,反正他又不认识你。」
  静咬了嘴唇迟疑了一会儿才写道:「他让我幻想跟你那个。」我看著她隐
晦的淫语,尽情揉搓起她的乳峰。
  「你享受吗?」
  「还好。」我的双手捻住静的两纸乳头一阵温柔的搓动,让她柔软的身体
微微颤抖,双腿不安地分分合合。
  「他说你喊著想伺候我,告诉我你想怎么被我搞。」
  静看了好像受了刺激,忽然一手飞快地捂住了下体,接著有些羞急地道:
「快!给我一张餐巾纸!」
  我伸手往她下身探去,她却死命捂住了不肯鬆手。我知道她出了丑,也不
取笑她,伸手扯了张纸,她急急地抹了下身,早已连耳根都红了。我装作若无
其事地道,「人家想听你说呢!」
  静见我不提,似是如释重负,顺水推舟地重新打起字来,「不理你了。」
  「哈哈,不好意思啦。」
  「你跟女人聊天都这么直接的吗?」
  「纸对漂亮的。」
  「你怎么知道我漂亮?」
  「你老公说的。」
  「他怎么说的?」静回头瞟了我一眼。
  「他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还说我要是见了一定想上。」
  静看了后半句,得意的笑容瞬间一冷,转过头一把捧住我的手臂咬了一口。
  我边笑边哇哇叫疼,好一阵她才鬆了口。
  「什么时候让我见识一下?」调教手接著道。
  我轻声在静耳边道:「看什么都行,不能露脸。」
  静哼了一声,白了我一眼说道:「哪儿都不让看。」却没有回答对方。
  我见她故作矜持,索性双手捧起静匀称的雪臀,让她略略站起分开腿,并
一手扶住肉棒。她扶著我的腿缓缓坐下,把我的老二裹了进去。纸觉里面一团
滑腻的紧凑,插入的瞬间还在微微蠕动。静呻吟了一声,双臂搁在桌上,垂了
头轻轻喘著。
  「?」调教手见许久没有反应,追问道。
  「告诉他我插进来了。」我品味著静体内的美妙,吻著她光滑的美背命令
道。
  静腰臀不时扭动著,蹙了眉好不容易写道,「我老公插进来了。」短短几
个字,颤抖的双手却打了许久。
  「舒服吗?」
  「舒服!」我见静勉力打著字,下身用力耸动了几下趁机道,「别打字了,
咱们跟他视频聊吧,不让他看见脸」
  静闭了眼,软软地靠在我身上没有说话。
  我没想到这么容易静就同意了,自己倒有些犹豫起来,但此时已是骑虎难
下,咬了咬牙伸长了手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心里砰砰跳著发了个视频邀
请。
               (二十一)
  連接過程中,我還沒忘了低聲提醒靜道:「小心點,別露臉。」
  靜嗯了一聲,半睜眼看了看攝像頭對準的角度。
  不多久屏幕上出現了一個中年男子,戴了副墨鏡,嘴裡喊著「喂喂」,手裡
還調著攝像頭的角度。我心裡頗有幾分忐忑,鼓起勇氣也喂了兩聲道:「聽得見
嗎?」
  「聽見了,你們還挺神秘啊?都不知道長什麼樣兒。」他挺放鬆地調侃道。
這時畫面穩定了,我見他約莫四十出頭的年紀,國字臉、鷹鉤鼻,薄薄的嘴唇裡
吐出的字音有幾分北方口音。
  「你不也戴了個墨鏡?」我回了一句,手上在靜的腰腹處擠了擠,輕聲道:
「跟強哥打個招呼。」
  靜搖了搖頭,卻不說話。我只好對他笑道:「我老婆害羞,不敢說話了。」
  他笑了笑,「挺正常的,你們剛才玩到哪兒了,繼續呀,我看看。」
  跟他說了些話,我的下身早軟了,便拉著靜的手往下面伸,左手趁勢攀上了
她的胸脯。靜像是不習慣讓對方看我摸她,手臂擋了下我,卻沒有攔住。她左乳
被我拿了,口中便吸了口氣,右手有些機械地撫摸著我的睾丸。我見屏幕上調教
手專注看著我們的樣子,就有些興奮,右手也返上來握住靜的兩個肉丸隔著衣服
一陣揉搓;靜細細地喘著,卻不睜開眼。
  摸了一陣,我柔聲道:「把上衣脫了。」沒等她表態,雙手已撩起了她上衣
的下沿。
  靜渾渾噩噩地,等我把衣服拉到腋窩處時才舉起雙臂配合。她今天穿了個黑
色的蕾絲胸罩,背後的扣子方才跟我調情時已被我解開了,這一脫衣服,胸口登
時春光大瀉,我從小窗口裡看了個清楚,不知道調教手那裡畫面流暢程度如何,
欣賞到多少,卻見他的神情似是有些緊張,臉也好像湊得離攝像頭近了些,口中
喃喃道:「唔……漂亮……」
  此時靜上身半裸,只有一件半解的胸衣鬆鬆垮垮地搭在肩上,她嬌羞無限,
一手摀住了兩邊罩杯免得掉下來,卻反而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我見她目不轉睛
地盯著小窗口裡的自己,手臂似乎還微微調整姿勢擺出最好的乳型,心道她未免
不是故意,不由一陣醋勁,連帶慾火大熾,下身便抬起了頭。我低聲在靜耳邊用
只有她聽得見的聲音道:「騷貨,喜歡讓強哥看你的乳溝麼?」
  靜唔了一聲,一手握住我的龜頭,把棍身卡在陰唇間搖動。她下身已是澤國
一片,我只覺龜頭下方敏感處被她小手不住擠捏,肉莖則來回摩蹭著她下身層疊
的嫩肉,時時酥麻難當,不由興動非常道:「塞進去。」嗓門也不由大了幾分。
  靜一手扶了我的大腿,一邊略略起身將龜頭對準下身,緩緩坐下,兩人同時
在充實感裡哼了一聲。
  調教手顯是聽到了我的話,攝像頭的角度卻讓他看不見我倆下體的春光,靜
上身的乳罩又將墜未墜,他似是有些難耐,終於開口道:「老弟,讓我瞧瞧你老
婆的身子。」
  靜聽他這麼問,竟是完全不顧她的主觀意志,把她當成了我們的淫具一般,
嗓子卻不由自主地低低嗯了一聲,陰道更是收縮了幾下,夾得我一陣快美。
  我心裡此時也是五味雜陳……
  「憑什麼要聽你的,讓你看我老婆的裸體……」
  「真的要把她暴露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了……」
  面對著另一個同性凌辱自己未婚妻時抗拒的本能,摻雜著嚮往已久的異樣刺
激,讓我既興奮又焦慮,只是當時情況由不得我多猶豫,微微顫抖的雙手已攀上
靜的肩頭,在她的輕嘆聲中除去了她完美雙峰上的最後遮蔽。
  雙手剛從胸罩帶子中鑽出來,靜便本能地用手掌蓋住了乳頭,但嬌小的手掌
遮不住胸前曼妙的渾圓,起伏的瑩潔峰巒已經盡落網絡另一頭那個男人的眼底。
  「嗯,真漂亮,比我想像當中還大,而且很圓。」調教手微笑著用欣賞的語
氣說道:「小靜,來,讓我看看你的奶頭。」
  光聽他這麼命令靜,就已經讓我快要流鼻血。
  靜咬著下唇,微微顫抖著,遲疑著,她的手掌遮掩下,我看得到兩點嫣紅亢
奮地高高挺起。
  「老弟,告訴你老婆你喜歡她把乳頭暴露給我看。」調教手非常自然地要求
道。
  被別的男人這樣要求,我總還是有種屈辱和抗拒感,可隱隱也有些刺激……
  「老婆……」我嗓子發乾,沙啞著道:「露給他看吧,我喜歡」
  靜聽我說了,渾身像是沒了力氣,雙手軟軟地垂了下來,脖子也往後一仰,
倒在我肩頭。此時鏡頭裡的她,從鎖骨往下,美不勝收的一片旖旎春光,終於完
全淪陷。我不由下身連續跳了幾跳,在靜的膣腔裡引起一陣顫動。
  「嗯……乳暈不大,奶頭挺這麼高了,看來你老婆已經很興奮了。」調教手
的語調在鎮定中似乎有幾分狡黠,「老弟,你老婆這麼漂亮的奶子,你一個人看
浪費了,從前還拿給別人瞧過嗎?」
  靜幾不可聞地呻吟了一聲,似是覺得調教手說得有些不堪,卻又給她心理上
莫名的刺激。
  靜的乳房除了我,就只有小鋒和調教手看過。我躊躇了一下,終於忍不住開
口道:「嗯,還有一個男人看見過。」
  靜嬌軀一震,略略轉過頭來有點緊張地看著我,我輕笑一聲,捏了捏她的手
示意沒事。
  調教手追問道:「哦?也是給網友看的?」
  我心想總不能告訴你是讓她表弟看的,胡謅道:「嗯。」說話間雙手不由握
住了靜的乳峰。
  「說來聽聽。」調教手顯然很感興趣。
  「就發了照片,沒讓他在視頻上看。」這句是實話。
  「他怎麼說?」
  「他說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乳房。」我心想小鋒這麼說的時候雖然是在恭
維,倒不見得不是心裡話。
  「嗯,小靜的奶子的確美。」調教手用讚歎的語氣道:「將來有機會我要好
好摸一摸,品一品,老弟你願不願意?」
  我聽了又一陣糾結和興奮,堵在胸口悶得慌,腦子裡一片混亂地嗯了一聲。
  調教手接著道:「小靜,你老公讓我玩你奶子,你怎麼說?」
  靜漲紅了臉,欲言又止地半天說不出話。我自己心裡雖然五味雜陳,卻不知
為何由不得她躊躇,伸手便在她花瓣間小豆上撩了一把,引得她「嗯」了一聲,
聽上去倒像是她應承了一般。只是靜雖然接著在我手上擰了一把,卻也不出聲澄
清,看來也是欲拒還迎,半推半就。我見她樂在其中,心裡一股醋意之餘,倒是
欣喜於她的享受,讓我覺得不完全是被調教手佔了便宜。
  調教手聽她應了一聲,色迷迷地道:「那你說說,喜歡男人怎麼玩弄你的乳
房。」
  我為了配合調教手讓靜保持狀態,腰臀發力,讓肉莖在靜體內略杵了幾下,
雖然人在下動起來不甚便利,也還讓靜快美地哼出了聲,「嗯……先……捏住我
的乳頭……輕輕地轉……然後……用手握住……用力揉……」說著,她像是示範
般用掌心輕柔地來回拂過自己豐乳尖端的兩點嫣紅,喘息間雙手兜住兩座沉甸甸
的乳峰揉搓起來。白皙肥膩的乳肉從指縫間不斷擠出,唇齒間更有一聲聲斷續的
呻吟。
  我有些驚詫於靜的忘我,下體瞬間硬至極限,索性一抬身連靜一起拱起來,
捧著她蜂腰下向美臀兩邊擴張處,一槍捅沒了根。靜剛勉力撐著桌站穩了身子,
便被我這一下插得啊了一聲左手忽然沒了力,一肘頂在鍵盤上打出一串無意義的
字符。
  她這身子一低,登時把小半張臉暴露在攝像頭前,我此時精蟲上腦,心道:
「誰讓你剛才那麼騷,就讓人家多瞧瞧你!」不管不顧地死命聳動起來,小腹和
腰腿結合處快速拍打著靜的嫩臀,發出熟悉而淫糜的肉體撞擊聲,伴隨著靜難分
痛苦還是快樂的尖叫。
  此時從小窗口裡看得到靜本來就相當豐潤的雙乳因下垂而顯得尤為碩大,隨
著身體的猛烈擺動不停地前後甩動,瓜子型的下半部份臉蛋和一雙珠唇幾乎貼在
攝像頭前,平時總是帶著甜美微笑的嘴型現在無法控制地張成O形。
  這視覺和淫聲的刺激讓原本鎮定的調教手也坐立不安,只見他緊盯著畫面喃
喃地道:「小靜的奶子太棒了……甩這麼厲害……」說著說著,忽然站起來露出
下身一條白色內褲,裡面一團明顯的隆起將彈性的面料幾乎要撐破,只聽他悶聲
道:「老弟,邊肏邊讓你老婆給我親下面。」
  我插得正興起,快美之餘一巴掌拍在靜的雪臀上道:「去,伺候下強哥!」
  靜嚶嚀了一聲,擺頭似是不願意地道:「別……不要……」
  我見她矜持,不依不饒地命令道:「別裝了,舔給我瞧瞧!」說著下身發力
一陣猛肏,只覺每下都頂到裡面一處古怪,蹭得龜頭發麻。
  靜在嘶喊裡含混地唔了兩聲,便勉力伸出小舌對著屏幕撩動起來,看上去彷
彿就在隔著調教手的內褲沿著那聳起的輪廓舔弄他的陰莖。我見靜如此,原本已
塞滿靜腔壁的肉棒似乎又漲大了幾分,只覺她的陰道肌肉緊緊握著我的陽具,似
是每一分皺褶都被我撐開了,又兼我一下下俱都頂到極深,不一會兒靜就渾身顫
抖,喊的那調忽低忽高,嗓子聽上去卻越來越乾涸,彷彿杜鵑啼血的淒美中另有
一股難言的淫蕩。
  調教手顯然也受了刺激,一手伸進內褲擼動著,言語也更加肆無忌憚,「老
弟,你老婆給別人舔過雞巴沒?」
  「給強哥說說。」我故意不答,反對靜道:「舔過野雞巴沒?」
  「……沒……」靜輕聲道,我心想這可撒謊了,也不拆穿她。
  「想不想舔新鮮的?」調教手接著問道。
  靜猶豫了一下沒答,我見機彎下腰,一手捏住她一隻跳躍的肥乳狠狠揉了幾
把道:「說想!」
  靜的臉上露出似是苦悶的表情,低聲道:「想……」
  「那,求我脫了褲子給你雞巴舔。」調教手的語氣裡忽然有了幾分暴虐和威
嚴。
  靜一手摀住我搓著她奶子的右手擠壓著,讓我以她最需要的方式刺激著她,
閉了眼顫聲道:「別……我說不出口……」
  靜越是如此,卻越是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老弟,你老婆不說你就甭讓她舒服。」調教手轉而對我道。
  我心知他利用我對靜的影響力調教她,卻又覺得和一個外人聯合起來摧毀自
己的未婚妻的心防是如此刺激,鬼使神差般下身便抽了大半根出來,只留個龜頭
若即若離地挑逗著靜的陰道口。靜失了爽利,口中嗯呀得便有些難耐,水蛇腰扭
動著只把一雙雪股往後湊過來就我的肉棒,我有心挑逗,便將腰臀躲閃著偏不讓
她套進去。不一會兒她便帶了哭音道:「給我……」
  「求強哥給你雞巴舔。」我充滿征服感地命令道。
  「不要嘛……你們別欺負我……」靜搖晃著腦袋,聲音又苦惱又軟膩。
  我雙手固定了她的嫩臀,給了她一陣快而淺的抽插,只將龜頭頂入,彷彿蜻
蜓點水,卻搔不到癢處。掙扎間靜的矜持終於崩潰了,斷斷續續地擠出幾個字:
「求求……你們……」
  「說強哥!」我打斷她道。
  「求求……強哥……啊……給我……雞巴……舔……」說到最後,靜的聲音
幾不可聞,劇烈的羞恥感讓她把頭深深地埋了下去。
  調教手放聲笑了兩聲,將內褲扯了下來,聳出一根黑黝黝的凶器,更將攝像
頭調整了焦距,使幾乎整個畫面都充斥了那肉棒的特寫,接著道:「小靜,來,
賞給你舔。」
  我見調教手在我們面前赤了下體,雖然看著別人的東西總有些彆扭,在此時
此刻卻也更讓我覺得場面淫糜,一手扯住靜的披肩發將她的頭有些粗暴地拽起,
讓她貼近屏幕觀察那根陽具。靜此時表情有些失神,愣愣地瞧著調教手將包皮後
翻,露出鈍圓的整個龜頭,她檀口半張,卻沒有任何動作。
  「老婆,讓我瞧你舔他的雞巴。」我的話語中有難抑的興奮,下身更不曾略
緩。
  靜像是如夢初醒,復又伸出舌頭舔弄,此時她的臉離屏幕甚近,我又放大了
窗口,顯得舌尖所指正是對方龜頭下方敏感處,讓我彷彿親身感受到自己被靜口
舌服伺的快感,不由加快了抽動,在喘氣聲中道:「平時怎麼舔,現在也給強哥
怎麼舔。」
  靜聽我如此說,嬌嗯了一聲,嘟起嘴用豐滿的兩片紅唇沿著調教手肉莖的形
狀來回撫動,弄了一會兒似是挑得自己興動,又伸長舌頭撩撥下方陰囊處,作勢
將兩團鼓囊囊的春袋吸吮得嘖嘖有聲,吁氣低語道:「好大……」
  我見靜如此放浪,本來就心中翻湧,被她這一句更激得亢奮得無以復加,大
叫道:「騷貨!再說!」用力捏了她兩片臀瓣死命地捅她。
  調教手亦在另一端喘著氣擼動著肉棒道:「小靜,喜歡舔我的大雞巴嗎?」
  靜轉了半邊臉斜睨著我,臉上的春意似要滴出來,「喜歡……老公……我喜歡
舔……噢噢……強哥的大……啊……大雞巴!」
  我皺眉閉眼,瘋狂地抽了十幾下,猛地拔出將靜按下身去扯住頭髮,握了肉
莖將滾熱的陽精一股股地標在她的臉上,音箱裡調教手急忙道:「小靜,張嘴接
著!」
  靜聽了果然張大小嘴,充滿慾望地喊叫著任由我將體液盡情噴瀉在她口中,
嬌美的臉頰和額頭上更有數股白濁緩緩往下流淌……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