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嬲】(16)

   (十六)战事

  昨日的一番风流,只有宗建和离夏两口子知道其中的乐趣。面娇水润眼似桃
花的离夏轻快的做着早饭,嘴里哼哼着那首「月满西楼」,词意有些悲伤不过歌
曲的婉转却是很耐人寻味的,她步伐轻快,身子都颠了了起来,小屁股鼓鼓着,
套着个围裙,可山岚迭起间景色依旧宜人

  阳台前魏喜对着窗外吞云吐雾,看着楼底下来去的人流,不知道想些什么,
右手拇指食指间夹着烟卷,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他那右手手腕有些僵硬还有那
浮肿的一片儿

  宗建起床较晚,他在卧室中陪着孩子玩耍呢,今天上午他还要回公司汇报一
下然后继续出发,不过时间上稍稍还是有些富裕的,所以他倒不是那么匆急。

  做好早饭的离夏走到阳台望着公公的背影,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和丈夫胡天黑
地有些过分,也未敢给他擦拭身体,心中充满了愧疚感,想着事儿就走了过去,
询问了一下公公手腕的情况,顺手摸了摸衣架上的衣服,一夜的光景,衣服也风
干了。

  一件件的衣服被她抱在怀中,然后走到公公房间把他的衣服放到一边,整齐
的给叠好摆放到一起,回过头把自己的衣服和孩子的尿布送到了卧室,看到丈夫
哄着孩子玩耍开心的闹着,打趣道「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可好,还真成了大爷
了,快快起床」,

  整理好这些衣服,顺手抱起了孩子,看到妈妈来了,小家伙感觉到了熟悉的
味道,焦急的伸着小手胡乱的抓向了离夏的衣服,「你看看这个家伙,等不及了,
呵呵」宗建抬眼盯着妻子撩开衣服后的丰满说道,「去去去,走开,那么大的人
了,还这么无聊」被丈夫盯着看,离夏有些不好意思。嘴里催促着丈夫起床,不
再理会他,坐在床边安心的奶起了孩子。

  餐桌上,宗建把包好的咸鸭蛋送到父亲手中,然后又给妻子包了一个,最后
自己才是自己的,温馨而浓郁的亲情在饭桌上显得特别亲切,一家子有说有笑的
边吃饭边聊天。

  「一会儿,你走的时候,把电脑打开,告诉爸爸怎么上网,让他下下象棋,
省的闷在家中」离夏说着,这几天,公爹一个人腻不他撒的,一味的让他跟着照
看小孩,离夏觉得心里有点不落忍。

  「哦,好的」宗建喝着米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放下粥碗,宗建点了点头
说道「恩,也是啊,看电视腻了就上网下下棋,挺好,没事干什么去呢」,听到
儿子儿媳妇这样说,魏喜摆了摆手,自己一个老头子,玩什么电脑,自己对那玩
子不感兴趣,与其那样还不如照看小孙子呢。

  「这个简单,你弄两次就会了,我先告诉你怎么玩,你要是忘记了,不还有
夏夏吗,她也可以教你」宗建说道,然后又想到了一些「你那个随身听里面的歌
曲,听腻了的话,咱们可以上网找一些其他的歌曲,随时听随时换」。

  这边宗建吃罢,走到父亲的卧室,打开电脑,等待着父亲,坐在椅子上的他
漫无目的的晃悠着,靠近窗子的书架上摆着的那尊佛菩萨被他扫到,他起身走了
过去,拿起那尊佛菩萨看了看,心中感觉有些奇怪,「这不是密宗的欢喜佛吗,
老家的厢房中就有这么一个,一会儿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摆弄了几下,就
随手放回了原处。

  父亲吃过饭被叫到卧室,宗建耐心的把登陆的一些细节告诉父亲,其实都很
简单,就是登陆界面然后输入账号和密码,可是对于魏喜来说,哪有那么简单容
易的,随口应付着儿子,魏喜也不以为然,反而叮嘱儿子在外要小心注意身体,
明明是儿子教老子电脑,现在可好,反倒成了老子关怀儿子,这一饮一啄间,父
爱又深深的体现了出来。

  看到父亲很是无心的样子,宗建只好作罢,告诉他什么时候想下棋的话,让
夏夏给他打开电脑,吩咐完这些之后,宗建问着父亲「爸,那个欢喜佛谁买的啊」,

  听到儿子这么一问,老人不明所以,当看到儿子指向书架时恍然大悟「哦,
你看看我这个脑袋,那个啊,是夏夏陪我回老家时烧香,给骗子忽悠的,哎,就
权当给孩子的玩具吧,那么个石膏玩意,哼,我都惦着砸了」魏喜有些不忿的告
诉儿子,这么个小玩意,手工粗糙不说,还光屁股抱在一起,要不是花了50块
钱,他还真就敢把那个欢喜佛给砸了。

  「哎,烧香求个平安,咱们也不懂什么,就把它放到那里吧,也不占地方,
权当是个玩物」宗建笑着劝了劝父亲,就走出房间归置自己这次外出所需的东西
去了

  九点多宗建告别了家人,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奔着公司去了。

  「数鸭子,一只两只三只……」随身听里放着儿歌,魏喜用右手端着随身听,
左手摇篮哄着孙子玩,小家伙自己自娱自乐的,跟着音乐听着曲,被爷爷哄着,
他嘴里哼哼唧唧的说些地球人不懂的话,那小模样滑稽无比。

  「爸爸,你换两首歌听吧,要不这样,你把你那个给我拿出来,我看看」离
夏从公公的手中拾起了随身听,随手给关了

  「哎别关那,我听的那个你不爱听,都是老歌,快开开」魏喜望着小孙子不
忍的说着,

  「老歌也行啊,不还有费翔的歌曲吗,你拿来我听听」其实离夏是想给公公
换个口味,哄孩子做到这个份上,实在非常难得。她也不是没心,人家带伤上阵
给你照看孩子,除非她是瞎子,要么谁还能无动于衷呢。

  接过公公那个随身听,离夏熟练的打开了按钮,寻摸了一阵,里面欢快的节
奏传了出来,那是一首非常熟悉的歌曲,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年轻嘹亮
的声音挂着他磁性的嗓音很有味道,朗朗上口不说,节奏感也非常强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轻轻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随着音乐,
离夏退到了一边扭起了桑巴,水蛇一般灵活的腰肢,虽然脚上没有穿高跟鞋,可
身条摆在那里就是招牌,肩膀晃动着,跟着音乐踩着点,嘿,还真像那么回事。

  看着儿媳妇欢快的跳着,魏喜呵呵的打趣道「你啊,真是个孩子,孙子就够
调皮的,你啊更玩儿闹」,

  看着老人慈爱般的眼神中透着欣赏的光芒,离夏把随身听放到了沙发上然后
继续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还不忘解释「以前啊,没有生诚诚时,我和宗建时不
时的就跳,单位组织活动时也跳,等你好了,我教你吧,很不错的哦」,

  看着儿媳妇活泼的扭动着腰肢,那柔软纤细的款款蛮腰,还真就有那么一股
子味道,尤其在踏波而行的舒展中,儿媳妇胸部鼓荡荡的载沉载浮,那汹涌澎湃
的两只肥美白兔,隐约间透过开气儿的睡裙荡来荡去,让人摇旌以梦,浮想联翩。

  一曲舞罢,离夏气喘吁吁的对着公公说道「累了累了,不跳了,又是一身汗」,
望着公公那专注的眼神,离夏妩媚一笑「跳的好看吗?」,魏喜笑意盈盈的点了
点头,呵呵,能哄得孩子高兴,让老人开心,离夏也是很高兴。

  接下来的是费翔的另一首「问斜阳」,这也是一首老歌,很是经典,看着老
人低头不知再想什么,离夏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问道「又想什么呢?」,

  魏喜抬起了头说道「问斜阳,我不就是那西下的斜阳吗!」,离夏摇着脑袋
跟着节奏晃悠着说道「爸~ 听你说的口气有些落寞的样子,不要感怀了,只要心
不老,人就永远年轻」,

  想了想,魏喜又换回了轻松的语气说道「对,心不老,人就不老」,说话的
同时顺着歌曲给改了一句「问斜阳你既已降落为何又升起,又再升起」,看到老
人开着玩笑唱着,

  听到公公跟着哼唱,摇头晃脑的离夏打算揶揄一下公公,这一看不要紧,公
公正歪着头,一边哼哼着歌曲一边盯着她那摇摆的胸部,刷的一下,把离夏搞了
一个大红脸「这坏老头,原来是嘲弄我,哼哼,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叫你
听叫你听」,心理打着主意,她上来就把随身听给关了。

  也许是想到了好笑的地方,那莫名其妙的笑竟然发出了声音,暗暗打算着,
离夏没想到公公又来了一票「夏夏啊,爸有点口渴,你说怎么办啊」,

  看到公爹眼神瞄着的地方,气鼓鼓的离夏哼哼着朝着公公撅了撅嘴,说道
「呸呸~ ,不都是医务人员检查看结果的吗?哪有伤员自己提出要求的,真不像
话」,说着显摆似的用手托了托那肥颤颤的胸部,冲着公公示威着扭了扭,转身
走回卧室。

  约莫忙了一会儿,离夏端着杯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着公公那焦急盼望的
眼神,她恶作剧的指了指端着的杯子,说道「给,看到没?妈妈的奶水都在这里,
我一次喂饱你」,

  当公公持手接了过去后,本打算看公公笑话的她,没想到公公的脸上尽显平
静,根本没有脸红也没有尴尬,她有些小小的遗憾,然后恶狠狠的板着脸「妈妈
的味道怎么样?」,

  那样子还真像母亲训斥儿子一样,不过老人一句话就给她击溃了,「温乎乎
的挺甜,奶味十足」魏喜一边喝一边舔着舌头,那感觉就像是趴在她胸口吃奶一
样,一边吃吃还一边玩耍,弄的离夏俏脸生晕偏偏还发作不得。

  晌午头的日头泛着刺眼的白光,像成年父亲一样挥舞着手臂,挥洒着汗水,
把身体上的热量毫不吝惜的普照给自己的地球儿女,炙热无比的空气中,没有一
丝凉意。

  三楼的家中,离夏搬过电扇对着自己,一边抖着衣服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
「空气净化器也不能当空调用啊,又不让开空调,这电扇吹的都是热风啊,呜呜,
简直热死个人了」,躁动着的美人儿精神萎靡如霜打的茄子。

  她那秀美的脸上伏着一层浅浅的汗珠,看着公公穿个背心短裤在陪着孩子,
离夏翻了翻白眼「太热啦」,她再也顾不得形象了,身上的那件内衣虽然薄透,
可哪里有光着舒服,二话不说回到卧室就把它取了下来,上面还带着乳液,连外
身的薄纱睡衣都印湿了一些,

  肥白的乳防少了束缚之后,泛着光滑迷人的肉色亮光就抖了出来,那乳晕都
散成片儿了,晃悠着肉感十足的肥白,重新罩上睡纱,心理作用下感觉稍稍凉快
了一些。

  离夏走到厨房,吃了两口冰镇红果酪,汤水入腹之后,她哆嗦了一下,很舒
服的问着「爸,孩子睡着了没有」,

  魏喜正在给小孙子涂抹爽身粉,小家伙的身上也冒出了热汗,潮轰轰的,在
看他晕乎乎的样子,魏喜说道「孩子醒了再给他洗澡吧,现在看来还是不要打扰
他了,你瞅他,困的不行了」,听到公公这么一说,看着孩子蔫不拉几的,八成
儿放倒就迷糊了。

  「不行,我得去冲个凉,太热了,爸你就不热嘛」看着自己手上的汗液,浑
身黏糊糊的感觉很不舒服,离夏抱怨着说道

  「怎么不热啊,你看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洗澡了,你说我什么情况」魏喜直
勾勾的看着儿媳妇说道。

  听到公公话中有些幽怨,离夏心理嘎登一下,想到公公的实际情况,倒觉得
有些委屈了他,离夏强打精神说道「哦,那我给你先擦擦身子吧,还真的是对不
住你了」,

  也不理会儿媳妇怎样说,老人站起身子看了看孩子,发觉没有异常,轻轻的
用左手把婴儿车推到了儿媳妇的房间。

  离夏还像昨天一样,取过盆子,把水打好,然后浸湿了手巾,这一回很直接,
她把公公身上的衣服全部趴了下来,潮乎乎的衣服穿在身上,那感觉非常难受,
离夏自责着「公公这一身潮湿裹在身上,萎靡了一晚上不说,白天还那样穿在身
上,真的是难为他了,这个坏老头也不和我说说」,

  天气热咕噜度的,晕乎乎的她也不想想,你不问谁好意思上来就提这个事,
怎么说也要有个台阶吧,即便魏喜再憨脸皮厚,毕竟他的心理还在揣摩之间两存
着,只不过,离夏并不知道公爹的心思。她那一说,魏喜也就顺坡下驴,毫不矫
情的就率先走进浴室。

  浴室的门半开半关着,离夏把手巾拿出来从公公的脖子开始轻轻的按着手巾
让水流过他的肌肤,一点一点的把身体润湿之后,从瓶子中挤出沐浴乳涂抹在公
公的身体上,又取过浴花均匀的擦拭着老人的身体。

  公公这一回赤裸裸的站在自己面前,毫无掩饰的就挺起了长枪,那冲天一怒,
肆无忌惮的对着她,看着那不安分的家伙,离夏心中一突「这个坏老人,还真大」,
她不时偷眼观瞧着公公的阳物,随着自己的擦拭,那阳物犹如风中的枝杈打着摆
子,又如公鸡乱点头,左摆右摆突兀异常不说,那家伙上的青筋血管好不明显。

  浴花轻柔湿滑的在老人的身体上游走,从上到下的被白花花的沐浴乳覆盖着,
离夏的手不经意间拨浪了好几次公公的定海神针,那透着红色亮光的定海神针抖
动中竟然毫不客气的向前探了探,

  离夏心中暗暗好笑「那个丑陋的地方,跟个擀面杖似地,要干什么?」,想
着想着,她那柔胰就握住了公公的命根子,

  手心上的沐浴乳温柔的敷在了帽冠之上,只一下就把卡在鸡蛋下面的包皮给
撸到了沟壑的后边,那猩红色的鸡蛋真的有些炫目有些夸张,离夏轻轻的揉动着
冠帽,手指在冠帽顶端的罅隙处来回的滑动着,她感觉到老人耸动着的定海神针
越发粗壮,心理竟然产生一种无法握住的感觉,那种感觉说来奇妙,但却不好形
容。

  魏喜腰杆子笔直的站立着,自己的阳物被儿媳妇握住的时候,透过儿媳妇那
宽松的睡衣领口,他再次欣赏到了儿媳妇的肥满多汁的胸部,乳汁在胸前形成了
一片湿漉漉的痕迹,让她的那两个花生翘了出来。

  魏喜欣赏的同时,回想到昨夜自己起尿时听到的一些声音,随后尾随着找到
了发出声音的地方,那惊险刺激的一幕,儿媳妇玉体横陈在大床上的放荡模样,
女儿家的娇羞,尤其是时不时的从她嘴中传来的那勾人心弦的声音,

  「坏老人~ 给我」一遍一遍的在魏喜的耳边穿透着,让老人把持不住,他在
门外看了个满眼,恍惚中觉得,骑在女人身体之上的人是他自己,他正在不遗余
力的耸动着身体,一下一下的狠狠夯着,像老牛夯地般又似减震器经过震荡一下
子砸了下去,他渴望得到那样的享受,尤其现在,儿媳妇正在帮着他清洗身体,
让他不由得不往那个方向上思考。

  儿媳妇竟然调笑着打趣起他「爸……你可真不老实」,

  「哦,那要看你了,你想让它老实它就能老实」魏喜也是随着儿媳的玩笑口
花花起来,公爹那审视般欣赏的眼神中透着些许顽皮还有一丝贪婪,让离夏心如
鹿撞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上也布上了一层红晕「这老头,这回倒享受起来,
让你学坏,我让你不老实」,她心理想着手上的动作就自然的出现了,魏喜感觉
到儿媳妇说完话之后,开始轻轻的撸动起他的阳物,叫他好不舒服。

  那滑动的暗色蛋皮在儿媳妇手中滑来滑去的,一下一下的从鸡蛋中间滑落到
鸡蛋根部,整个定海神针的外衫都给带动起来,润滑的沐浴乳很是舒服的润滑着,
感觉不到一丝干燥。

  兴致被挑了起来,魏喜的手竟然不客气的就伸向了儿媳妇那饱满的胸部,
「你在对爸爸使坏呢」魏喜兴冲冲的对儿媳妇说着,左手就不着痕迹的伸进了儿
媳妇的领口,

  那哺育孙子的饱满乳防一下子被他抓在了手心里,他感觉到儿媳妇身体一颤,
她扭动了一下身子但并没有抗拒自己的抚摸,魏喜老怀畅慰的大手就开始细细品
味起来,

  沉甸甸的硕果,挂在枝头,摇摇欲坠的样子,手心里透着温热,那团子乳肉
如同发酵好的面团,柔软无比又弹性十足,随着自己的揉搓,变换着各种姿势,
湿濡的乳防抱着乳枝渗透到手心里,滑溜溜的,自己的老手竟无法握实,魏喜的
手指头还不断勾着那花生般大小的乳透,看着的感觉和摸着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嘛,
魏喜舔着脸想到。

  与此同时,弯腰低头的儿媳妇俏脸晕红的也在加速着清洗速度,感受着年轻
的丰满,魏喜晃动着下身说道「小孙子可真有福气啊」,这句话一出简直是荤腥
无比,更让儿媳妇娇媚无限,

  「坏老头,轻一些,轻一些啊」,离夏有些求饶的低声说着,声音婉转潺潺,
惹得魏喜哈哈大笑起来。放肆中耸动着粗大的家伙事,看着儿媳妇撇着头给自己
箍动着,魏喜晃悠起身子,让自己的下体穿梭在儿媳妇的手中,他调整着角度,
撩拨着儿媳妇的乳透,那乳透已经变成了葡萄般,当他从儿媳妇的领口看到了那
对肉色十足的肉球时,视觉的冲击强烈的刺激起他的大脑

  鸡蛋般大小的冠帽被抚弄的感觉无以复加,它浸在滑腻的沐浴乳中,穿梭于
儿媳妇细嫩的小手里,魏喜再也无法忍受侵袭脑海的快感,他绷直了双腿,右手
的胳膊只一压,儿媳妇就配合的蹲了下来,

  「哦」魏喜嘴里低低的哼了起来,他两眼发直的盯着身下的女人,喘着粗气
狠狠的对准了她的脸部,随之而来的大量乳白色的浆液喷涌而出,像高压水枪一
样,随着他屁股的耸动,嗖嗖的射向了那张千娇百媚的脸蛋儿上。

  他那老脸上的神情带着舒爽带着满足,就那样放松的站在原地,看着儿媳妇
手忙脚乱的寻来手纸不停的擦拭着脸上和脖子间的精油,那粉面酡红的醉美人,
看向自己的眼神透着异样,不过,魏喜却毫不退缩的迎了上去,似对峙般的碰撞
到了一起。然后他看到她躲闪的转身继续擦拭

  当儿媳妇慌张张的逃离浴室时,老人的阳物竟然还在挺动着,那喷射出来的
家伙骄傲的耸动在胯下,老人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沾满乳汁的左手,舒爽
的冲完身体上的泡沫,最后无比开心的走出浴室。

  摸着自己的小心脏,离夏那张羞红的脸上,眼神有些恍惚,她几乎是逃了出
来,也顾不得给公公擦洗身上的泡沫,方才那一幕,不知如何,也许是脑子里晕
乎乎的,也许是为了解决公公的个人问题,她也说不出个滋味来。

  心理面打着鼓,竟然总结起来「公公这个岁数,如果我是他的话,会怎样呢?
那么强壮的身体,忍受着压抑着,哦!今天我是不是太放纵了?」,想到这里,
离夏用手捂住了小脸,心理扑通扑通的,透过手指缝,看到了旁边的孩子,琢磨
中,母性的光环再次温柔的出现在她的心理,她娇羞的想着「这次给他弄出来了,
就当成我这个做晚辈的给他的福利吧」。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