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 上 18

                 18
  从美国回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都没有见过钟心荷,只是在K 市新闻里听
过一些她下基层检查工作的消息,本来想抽个时间给她打个电话的,可是,想了
想还是不打的好一点,我也就撂下了已经拿在手里的电话了!
  这天,我临时决定去北京办一件事儿,让秘书去给我拿了机票。当我在机场
要登机的时候,看见了钟心荷也匆匆忙忙的在登记,当她一抬头看见我的时候,
突然的脸红了。这一点是我很不理解,因为从来是感情不外露的她即便是在美国
我们两个打得火热的时候,她在人前也是从来都是那样的大方得体,这一点确实
让我佩服。这一次为什么会脸红的?这个时候机场的那些记者已经开始注意我们
两个了,看到我们两个一起登机,他们的那些对新闻的敏锐的嗅觉简直比狗鼻子
还灵,不过这时候刚好该我们两个剪票,躲过了一番没有来由的纠缠!
  在飞机上,我明显的感到她对我的态度有点转变,有点视而不见的意思,这
使我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真的像是电影《红高粱》里姜文的那句台词:女人
提起来裤子就不认人了!我赌气也好像没有看到她似的。
  不过最后我还是觉得我应该表现出男人的大度,我主动走过去和她说话。我
问候她的同时,觉得她还是很想和我说话的,只是好像话被堵到了喉咙里的感觉,
如鲠在喉!
  一路,我们没有上次去美国是那样的气氛,彼此总是很不合拍的彼此寒暄,
到北京,一出机场,我本想说我送送你吧,可是马上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因为这个时候我看见已经有人直接的接到了飞机的旁边,并且引领着她从贵宾通
道出去了,走的时候都没有给我打一个招呼。
  我们北京分公司的高总经理也在飞机的边上等着我的,他们也是蛮有办法的,
能够进入首都机场停机坪接人恐怕还真的需要一些手段的!
  上了北京分公司为我准备的那辆商务车,我闭上了眼睛,躺在那里,心中十
分的懊恼,觉得心情不是很好,一个女人真的可以这样的现实嘛?想不通。
  我在北京的事儿很快的就办完了,本来我想赶快的离开这儿回去的,馨姐的
身体检验报告也就是这两天就要出来了,我真的想回去和她一起共同承担。
就在让秘书去买了机票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找到了我们分公司的总
部,指名要见我。而且说话很不客气。分公司经理没有我的指示,就没敢和她说
我就在北京,不过她说让我的分公司经理告诉我说:她门清我的行踪,让我赶快
去见她,否则我会后悔的!撂下了个饭店的地址就走了!
  听高经理这么一说,我第一时间的推断这个女人肯定是钟心荷派来的或者最
起码是和钟心荷有关的,因为我在北京这件事儿除了她没有别人知道。听这个女
人说的这么横,我的心里还真的有点气,想想算什么事儿吗,难道说是我不理她
了?给我横什么横!可是考虑到最早的一班飞机也是明天的,而且钟心荷毕竟是
个有权势的官,何必树敌的,自古商不与官斗,这是真理。更何况买卖不成人义
在,做不成情人也没必要做仇人不是嘛!因此我还是决定去看看她!
  在建国门的一个饭店的包间,我见到了钟心荷,里面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
人,估计就是上午去传话的那个,当她看见我进来的时候,很知趣的站起来出去
了,看着她关上门,我就用非常有距离的语调问候钟心荷:“你好啊,钟副市长,
怎么今天有空召见学弟,有什么吩咐?”
  “孙宁远,小子,不允许你和我这样说话,我是你妈妈的同学,也算是你的
长辈,你最好还是放尊重点。”一听她这样说话,我真的气不打一处来,我怎么
不尊重你了?到今天为止,在将近二十三年的时光里,除了对馨姐,还没有那个
女人让我用过这样的真情,可是没想到,从美国回来,这个娘们提起裤子就不认
帐!想到这些,我不禁出言讥讽她:“是啊,那我应该叫你阿姨了,不知道外甥
我在对阿姨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让阿姨感到不快的,我这里道歉了!”
  “坏蛋!”她说到这里突然有点激动,站起来做出了要打我的样子。我本来
想要往后撤一撤,躲过她的手,可是我一想,何必呢,她想打就打吧,能有多疼,
一撤不是彻底的把她给得罪了!想到这里,我就站在那儿没动,可是她并没有要
打我的意思,只是站起来犹豫了一下,就猛地扑到了我的怀里:“小男人,我的
心肝,我想死你了!”她的这一举动倒是给我一下子弄蒙了,不知道她这是唱得
那一出了。
  “荷姐,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不是说了嘛,我想你!怀念和你一起在美国的那段日子,
无忧无虑,充满了快乐,……”当说道这儿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和
容易使得我出现误解,因此本来就兴奋的脸上又增添了一抹红晕。我看到了她的
不好意思,也就没有接着她的话继续说,只是问她回来以后的事儿。
  “荷姐,回来以后一直没敢和你联络,怪我,主要我不知道是不是会影响到
你的心情!”
  “小子,你不用和我绕弯子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是不是心里还在怪我回来
以后不理你了?你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胡思乱想,不知道为我的处境考虑,我毕
竟在那个位置上,刚和你一起出国回来,我们就在一起打个火热,明摆着不是给
新闻界提供素材嘛?再者说了,我们之间冷处理三四个月,不是也能验证一下我
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已经到了走入彼此的心里的地步?”
  “是啊,还是荷姐想的周到,可是这才不到三个月,你怎么就找我了?”
  “少和我阴阳怪气的,我……”说到这里,一项霸道的钟心荷突然低下了头,
颇为扭捏,“我又没有找你,我要回北京的家,不是你听到了信儿跟来的?”
  “啊!冤死我了,我这边有事儿才来的,你可不要误会啊!”给她解释着我
的心里还在犯着嘀咕,我真的是因为她才来的北京嘛?我一下子脑袋觉得有点迷
糊!
  “行了,我知道你不是为了我来北京的,好了吧,”看着她说这句话的时候,
酸酸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又接着说,“不用在我这儿做出苦
思冥想的样子,我还……还是和你明说了吧,让我憋着不告诉你,我心里也难受,
我怀孕了,从美国回来我的例假就一直都没有来过。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的例假一
直都不是很按时的,这一次经过长途劳顿,肯定是自己的体内的内分泌失调了,
可是一直拖过了两个月,我心里有一点害怕了,不过即便这个时候我也没有意识
到自己是怀孕了,因为这么多年我都被周围异样的目光包围,他们一遍一遍的告
诉我,我是不会生孩子的!因此我也对这一点深信不疑,我担心的只不过是我才
四十岁多一点,怎么就会更年期了呢?我真的失去了成为一个完整女人的机会了
嘛?当时我的心情沮丧极了,后来我想着去是人民医院看看,可是那里的知名医
生基本上都认识我,真的很害怕这事儿传的满世界都知道,因此我也就找了一个
小医院,我原本的意思就是开点调理内分泌的药,压压心头的情绪。
  到了医院,医生听说我是来开治疗更年期综合症的药,而且是自己吃的,居
然没忍住笑了出来,他居然建议我做一下早早孕的检查。我一听,这不是开玩笑
嘛?我要是能够怀孕,十五年前都应该怀,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这个时候?可是现
在看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化验结果出来了以后,事实就摆
在我的面前,我那一刻的心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了,这个我盼了十几年的
孩子却这样姗姗的来迟,到了这个时候应该说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他来了!
真的老天弄人啊!
  不过有一点却使我为之欣喜——就是我的孩子是我和我最心爱的人共有的,
你说我能不高兴吗?可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再一次让我陷入了绝望,我和他已经有
半年没有过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了,我怎么可能……?所以我这一次匆匆的回北京
就是为了来先进行一下必要的…必要的…接触,你懂吗?不是听说那个小狐狸精
已经怀了嘛?我为什么不能也怀呢?哈哈…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绝佳的讽刺!“
  听完了她激动的诉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一个女人如果心已经被叛逆
的话,我认为最好不要在强求她留在你的身边!这是我给所有这个世界上最会自
以为是的男人的忠告!
  “你以为你能够做的天衣无缝嘛?他能够轻易的相信你的谎言?还有你身边
的那个李娟,她难道会帮你说话?”
  “是啊!关于李娟这个孩子,我也有点纳闷的。她肯定没有在她叔叔的面前
说任何关于我和你有过接触之类的话,好像她只说了我在K 市工作的成绩,估计
她从来没有提起过你,因为在我和她叔叔聊天的时候,偶尔提到了你,他表现的
完全是漠不关心的样子!”
  “他不是在你面前做作样子,等到将来抓住你的证据才和你摊牌吧?”
  “看把你吓得,你至于吗?我没有说让你负任何责任?再者说了我太了解他
这个人了,如果他要刻意去隐瞒什么,他一定会表现出很做作的关心啊,或者完
全的不管不问啊,不是现在的样子,心里漠不关心,却还是在敷衍我!”
  “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有我聪明而智慧的荷姐
在,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再者说了我倒是想为你负责,你让嘛?”
  “行了行了,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不过到时候我真希望我生孩子的时候你能
够守在医院!别的我什么也不求!”
  “你……,我答应你,而且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一定会想好一个非常好
的借口的。明天我回K 市,你呢?”
  “我已经向市长请过假了,我要在这儿住一段时间,修养一下,然后适时的
回到K 市在宣布自己怀孕的消息,这样我也就能够顺利的完成自己的心愿了,做
一个完整的女人!哦,上天也许给我太多的关爱了,让我在这个年龄还能实现自
己的梦想!谢谢!”她说着抱着我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看着钟心荷的快乐表情,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到一丝不安,也许我是因为
偷了别人的老婆的缘故吧,也许是她的计划过于疯狂的缘故吧!反正我感到自己
不能完全的放开自己的心情,和她一起快乐,享受做父亲的感觉。
  嗨,不管了,反正也不可能让一切再回到从前,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在我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她说了一句:“关照你旗下的那家香港医院,我
可能会提前一个月早产,你去安排!”
  “哦!知道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