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 第十六章 惊视男女 , 无福消受 )第三回

          第十六章惊视男女,无福消受
                第三回
  在这个天下万物的世界里,每一样东西总是有阴的一面就必有阳的一面。拿
一条鱼儿来打个比喻,每处有水的地方就必会有鱼儿生存的痕迹,一旦把它从水
中抽出来的话,那不用等一茶的时神这条鱼儿就肯定会随死挣扎,必死无疑了。
但是如果在最极端的时刻里把这条鱼儿立即放回水里的话,它必定会相安无事并
且生生猛猛地游来游去。
  其实这个简单的比喻就活生生的代表着杨怡与许强这一对忘尘世事的乱世佳
人身上。
  这时候,杨怡浑头浑脑地回忆着她被自己老公忽略了婚姻后的性福都有一段
蛮熬人的时光了,而现在她独守多时的私处已经渐渐变成了一条活死鱼般的淫道,
此时此刻非常渴望有一位好像许强这么强壮又对她有情有意的壮士来好好地填满
她急需被爱护的欲望。
  这一刹那,杨怡的表情显示出极度惊讶的样子,她绝美兴奋的玉体却不停电
触地狂抖着,而她体下湿涅涅的阴道里也变得淫荡十足。
  「哦!就是这种满足的感觉了!」杨怡整脸兴奋到腮红,脑海里不断地惊叹
着他硬挺的阳具所带给她的欢乐,喘气式地嗲声嗲气抱着许强说着。
  「怡妹,你下面还是嫩嫩的,太舒服了!」许强顿时被她湿涅涅的阴道弄得
爽叫了起来说。
  杨怡全身血脉贲张,双手一面紧抱着许强的颈子,脑海里却幻想起她的老公,
一面眼迷迷地呻吟着说:「啊啊呀……老公……快点别停下来。」
  「怡妹,但是我不是你的老公呢。现在你和我在一起还想着他吗?」许强有
点不忿地向她问着说。
  「哦哦啊……不是的……是……」杨怡整个人一面在床上左一下子右一下子
不受控制地摇动着,嘴边一面轻微地发出一些呻吟声说。
  这时候,杨怡的表情难受至极,她全身被许强的体重压得不能扭动半分,脑
子里也渐渐迷乱到一时摇起头来,一时又微微地点头来表示她的内心话。
  「你说呀!你是爱我的!你本来就属于我的。」许强温柔舔弄着她酥胸的双
峰,他体下的动作不断地顶钻着杨怡的淫道。
  「哦哦……哦……啊……别出声……我要你动快一点啊。」杨怡顿时把她发
烫的娇脸贴在许强的胸膛上,她一双娇美的小腿也牢紧地抱着他的屁股,娇羞地
喊叫着说。
  「哈哈!还是觉得我弄得你舒服?」许强一边得意地抽插着她的阴道,一边
笑迷迷地向她说。
  正当杨怡满脑子不停地幻想着自己老公和目前正趴在她身上的旧情人时,顿
时整个芳心都被这种伤风败德的出轨行为弄得她心鹿撞撞、兴奋不已地搂得许强
的劲子更紧起来!
  「啊啊……啊……我受不了……好……我要你呀……啊嗯……」杨怡不停大
声地发出极度诱惑人的呻吟声,而整间映画室的每一个角落顿时充满着春色的痕
迹。
  时间一分一秒地飞速前进,在短短的十多分钟里,从我刚刚踏进我家园里到
我佣人向我打小报告,一直到我现在惊讶地躲在门外偷看我老婆和她的情人一同
偷欢共乐,短短十多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此时此刻,正在极度激动着的我仿佛全身被人变成定格式的状态,整个人愕
然地呆在门外,而脑子里被室内所传来的双人叫床声音弄得麻木到一点感觉都没
有了,只知道越听到许强这个贱夫意气风发地呻吟着,脑海里不断地一幕一幕连
想到他正在映画室里死命地干着我婀娜多姿的老婆,拼命送着我一顶又一顶的绿
帽子,我的内心就越掀着一阵阵痛切心骨的感觉,心里恨不得立刻踢门进出将他
一刀一刀地碎尸万段!
  当我犹豫了一刻,我满脑不停得深思了起来。如果我冒然地大弄干戈跑进去
将他打到头破血出的话,那许强这个贱夫就可能拿他己经奸辱我老婆的借口,当
作一个笑柄到处散播我这一个足以哄动全城的大笑话。而且就算我当场砍死了他
又如何呢?
  对于有头有面的我来说,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亲手杀了他多多少少是会
带给我一点点麻烦的。当物之际为了保着我一人在下,万人在上的身份与地位,
所以我还是选择了暂时以不动为妙、看清事实才作打算,说不定我老婆会突然良
心发现而回心转意来拒绝他的卿爱。
  在这个漫漫长夜的时刻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门外呆了多久的时间,只知道
我被他们俩的呻吟声吓到咋目惊舌,并且我开始有些懊悔了,因为我唯一的希望
被我老婆强烈地给毁灭掉了,我老婆所发出的呻吟叫声正正反映出她是很沉醉在
这巨大的快感之中,那些一波接一波的性交快感仿佛让她整个灵魂给人勾走一样,
久久不能清醒过来。
  在这个片刻,我一面听得当场傻眼,一面喘息声渐渐地响起。全身也颤抖地
感到自己体下的肉棒早已经起了反应,整根蠢蠢欲动的阳具顿时痛快地挺到我裤
子前仿佛一个帐蓬般,整根好像想和映画室内的这一对贱夫淫妇宣战般的硬起来
了!
  在这种激情四溢的时刻里,我心神激荡之下,也罔顾什么羞耻了,当场在映
画室的门外把裤子前的拉练一拉,一眨眼,整根紫涨涨的阳具顿时跳弹了出来,
好不威风!
  「嗷嗷!啊啊!你还是那么棒啊!阴道里热热的。爽死我了呀。」许强一声
爽叫着说,他的阳具一进一出「啪啪啪啪啪」的狂干着杨怡的淫道内深处里,他
两粒睾丸也速战速决地打上她的丰臀上。
  「哦哦……哦……啊哦……哦……」杨怡无限淫荡地紧抱着他,双眼紧闭地
嘴边只发出一道道「哦哦哦哦」的呻吟声。
  「快大声叫我许强老公,说你爱我!不说我就不动了!」许强开始有点故意
挑逗她说。
  杨怡依然只发出「哦哦哦哦」的呻吟声。
  「你不要说是不是?那好!我现在就不干了。」许强故意将他的抽插动作停
了一下,随即起身就仿佛想把他硬梆梆的阳具从阴道里取出来。
  「啊强哥……你不要拿出来啊!我要你继续……请继续下去……」杨怡激动
地按着他的屁股,全身不停大声的发出哀怨的呻吟声说。
  许强一面继续拉着他硬梆梆的阳具出来,一直到他涨大的龟头紧插在里面,
一面低着头凝望着她,嘴角却弯着贱笑说:「那你应该知道说些什么东西了。不
说就没这个了。嘻嘻!」
  这时候,杨怡零乱的脑里不断挣扎着,她是要听从于许强这个旧情人呢?她
是否应该为了自己的性欢而再次背叛自己的老公呢?她越想就越感到自己的命运
很悲惨,为何她必须要做一个没有妇道品格的荡女人呢?
  「请你不要再逼我了!我就快疯癫了呀!呜呜……」她一边用双手盖住自己
的娇脸,一边痛苦的哭泣起来了。
  「我是许强啊。我是爱你的人,为何会逼你做一些你不喜欢做的东西呢?你
爱我吗?」
  许强深情款款的望着她湿湿的眼睛说。
  「呜呜……呜呜……」她一边发出颤抖的哭叫声,一边微微地点了一点头。
  「那你就说出来嘛,说了就给你爽的。」许强用着一道础础逼人的语气,非
要拉她进死亡的地狱里去不可。
  「许强老公……我爱你……」杨怡闭起双眼,哽咽着把一字一字说出来。
  当许强听到他体下的尤物如此地向他说后,一瞬间就把透在空气多时的大阳
具再一次整根插进她寂饿十足的阴道里去了!
  杨怡被他突插的爽感弄得开始情不止禁的呼了一口大气,口里竟然喊出了一
句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话!
  杨怡的双腿顿时为他张得特开,一面双手搓着自己动荡的双峰,一面仰天大
叫的向他呼出这句惊人的话:「啊!我一辈子都那么爱你……许强……」
  「哈哈哈!陈董啊陈董,你这么没用啊。给你一个那么大顶的绿帽了,你却
还是要躲在门外。你就继续看我的表演吧,现在你老婆就任由让我控制了了。我
必定会一一地拿回本属于我的东西的,你等着瞧吧!」许强狠狠地望了门边一会,
心里不停地爽叫起来说。
  就在这个时候,许强的第六感告诉他映画室的门仿佛有人微微地给打开着!
他一转头就立刻看到那道门真的稍微地打开了一点,随即他的双眼就好像看到一
只手顿时伸了进来,而手上就颤抖地拿着一副小小的镜子用来偷窥室内的一切。
他内心顿时贱笑了一刻,体下的抽插动作也不曾停止过一片刻。
  正在门外偷窥的我,整个人被眼前所看回来的真实情景看得心碎神伤了!心
脏里的深处不断地翻转着一层层极度挣扎的感觉,心头也仿佛极度地滴流着一丝
一丝痛极生悲的心血出来。怎么说也是我这个高高在上、拥有雄厚的财力与面子
的名人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娇妻给人干到爽翻天,而我却竟然于事无补的躲在他们
俩的身边,默默一声不出地偷窥这一切的发生,顿时觉得一直站在人生中最威风
的尖端的我一把手让许强这个贱夫狠狠地推倒,整个人变得好像贱过地低泥般的
倒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内心也不停得感到原来戴绿帽这一宗小事情还真的是一个
很奇妙的东西,好不伤悲啊!
  我一边伸我狂抖着的手去握住体下早已硬到不能再硬的阳具上,一边疯癫的
自己手淫起来,眼上的一团团怒火仿佛即将要爆发出来这样。
  在映画室内的这一刻,许强偷偷的抬起了头,偷瞄到门外的那一只颤抖的手
突然好像崩溃地不见了!他深深的知道门外的陈董现在应该是被他眼前所看到的
这一副淫画给吓到半死,所以他才会消失到不知所终了。这个时候,他越想就越
感到自己威风气盛,随即就不禁哈哈的贱笑着,然后就用完他全身的劲力继续狠
狠地摆动着他的屁股,有节奏地「啪啪啪啪」狂干起杨怡来。
  杨怡微微张大她一道性感的嘴唇,脑子里想着自己的老公正在与她共乐。一
瞬间,她拼命激动地喘着呻吟声,不禁垂泪望着他哭诉:「啊……不要停啊……
好舒服……老公……我真的爱你……啊……啊……你动大力点……啊啊……」
  「杨怡!我也真的爱你,亲爱的老婆!」许强柔情地吻着她的桃唇,口里向
她喊着说。
  许强以为杨怡真的对他起了爱恋所以才会主动叫他老公,怎知道原来杨怡心
里竟还在想着自己的老公,依然对他一往情深,对他身边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
还抱着一丝丝的牵挂与缠绵。
  杨怡满脸风骚地微笑着,嘴角也渐渐地弯了起来,大声呻吟着说:「啊……
啊啊……
  啊……啊……啊啊……你为何让我伤心了那么久……你很狠心啊……插我深
点……快一点啊。」
  许强头上的汗水不断地大汗接着小汗的流下来,一面继续拔刀向前面的温泉
里攻发,一面全身兴奋地嚎叫着说:「好!那我就插大力一点喽。我来也!」
  经过不停地狂野抽插几十分钟过后,许强和我老婆疯狂的叫声不停好像超音
波般的传进我的耳膜里,我渐渐地全身感到抽搐,整个人顿时兴奋到发出轻轻的
哭声。
  我的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阳具,手上的动作不停疯狂一进一出地狂动着,口
里忍不住噫噫呀呀的嚎叫说:「喔喔……我的龟头好涨啊!好痒啊!我操死你的
淫道!啊……我要喷精啦……要喷进你的淫道里了……喔……」
  果然不到一小片刻之后,室内的这一对贱夫淫妇真的双双同一时间到达了他
们俩梦寐以求的性高潮!杨怡激动地仰起了头,狂摆着她的小丰腰并顿时发出一
种与野兽没两样的尖雷嗓子,而许强也同一时候发出他强壮的狂嚎声,随后就听
到他发出一道道的大声狂叫起来。
  他凝神顿时惊异起来,整个人激动地喊着道:「我干死你啊!我就快来了!
我要喷啦!!!」
  「哦!!!!」我听到我老婆羞耻地叫了一声出来。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经过了这么多回的多人的性交,杨怡早已对淫乱的
感觉见惯不惯了,反而却恰恰反映到自己那么多年来对性交的渴望与欲望。这时
候,杨怡的体内感到有一股让人又爱又恨的感觉,全涌去她的阴道深处内。这感
觉就好像当年楚兵在破斧沉舟之战,整个军队都拼命追杀秦军内的一兵一卒,直
到血流长河才罢休。
  一瞬之间,杨怡的子宫深处里深深地体验到这一种赶进杀绝的感觉,她感到
体内正涌着一队蠢蠢欲动的精液兵团,而那些无数的精虫正等待攻发她深处里的
卵子。就在这个时刻里,她双眼绝望地看着正累躺在她身上的情人大声小声地喘
起气来,随即就无助地用手尝试把他给推开,但是他却还是无语地躺在身上。
  在这种隔空幻想与自己老婆做爱的情况下,我拼命用手往体下的肉棒紧捏了
一刻,心里一面想让自己最后一滴的精液全泄到面前的那一道门上,一面不断地
想到自己的老婆竟然让许强这一个贱夫真空地在体内喷精!当我连想到自己老婆
的清白己经不保,我整个人仿佛兵败如山倒地倒在门外的地上,而且全身的细胞
激动到不禁地流着一滴滴的男人马尿起来了,即时状若雷霆大怒的想狠狠地把大
门给推开,然后立刻抓住自己的老婆去把她的私处彻底地冲洗一番!
  就在这刻,「啊!你……你在做什么啊?!」一句惊讶的颤声竟然传到我的
耳边。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