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上 7—8

                 7
  送走了妈妈和小姨,我的心又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这个时候的馨姐不知道
去了那里,我的思念一直煎熬着我。突然我想起了吴妈转达我的那句话,让我多
去看看那个叫做王情的孩子,我是应该去看看他了。想到这里,我冲出了大门,
让司机开车,向那个小镇驶去。
  李馨其实并没有走远,现在的她知道自己需要冷静,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
她不知道她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每天早晨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都会带来他的笑脸,
可现在的他突然变的是那样的令她恐惧,而这一切完全是因为她——王牌的妈妈
的到来!使得那个“该死”的王牌突然成为了她的儿子。其实就在她走进李馨的
办公室的时候,李馨就已经认出来了她——那个二十年前和自己的儿子谈恋爱的
女孩。这使得李馨不禁感到十分得尴尬,而且还有一种更加可怕得预感慢慢的在
她的心头升起,使得她都不敢往下想……?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她孩子,那么岂
不是自……啊!天啊……我可怎么办?
  在这时候的李馨,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王牌不是这个叫王红的女人的孩子,
最差也不要是她和自己的儿子怀的那个孩子。她的心中抱着侥幸,自己明明听说
那个孩子已经在车祸中失去了,当时自己心中不止是一次的扼腕,可是现在不知
道怎么了,她的心中充满了矛盾!所以现在的李馨最希望的是她又和别的什么人
相好而有的孩子,可是李馨再怎么自欺欺人的幻想,从各方面推算得出的结果都
让她感到不寒而栗,尤其是从王牌的年龄上算来算去得到的结果!这使她的心中
不禁越来越冷!
  “不!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她还是不断的为自己寻求这一线的
生机——也许是后来又有的呢?如果是这样,自己虽然尴尬,但是总算可以逃脱
乱伦的命运了吧!!
  想到这里得李馨完全得失去了往日得从容安定,她觉得她一定要找到这件事
儿的最终答案!之后她才能安心,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如果只是被他做过一次那样的事儿,没有后来的怀孕,没有后来自己的一
念之差把那个孩子生下来,也许会好办一点。”李馨这时心里不禁又有一点怨天
尤人,可是现在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那里,不可能容许她忘却啊!
  这样,李馨再一次走上了访问那一次车祸的目击证人的道路,可是无奈的是
毕竟已经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看样子唯一能够确切
这件事儿的人只有那个王红一人了,现在只要能够确认王牌是不是她后来和别的
男人又生的不就可以了。
  李馨不禁的有回想其当时的情景,当时她感到现场的时候,并没有看见第一
现场,只是听那些目击者说,车祸以后,到处都是血,女孩也是满身的血,自己
的儿子的头部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李馨当时就想,完了完了,自己的儿子没有了!
那个女孩肯定也是受伤不轻,现在想起来,如果是一个孕妇的话,受到那样的创
伤,肯定不可能保全孩子的,对了,是这样的!因此王牌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孙
子,想到孙子这两个字,李馨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后来,交接孩子的遗体的时候,见到了女孩的父亲。当女孩的父亲得知她就
是男孩的亲生母亲的时候,向她下了跪,请求她的原谅,因为当时他如果不反对
两个孩子的来往,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现在一下子全完了!
  当时李馨沉浸在悲痛之中,没有心思去听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心中充满了仇
恨,自己人生的所有希望全部被剥夺了?!虽然后来仔细想象其实女孩的父母反
对他们两个十五岁的孩子之间的早恋也许是人之常情啊!可是在李馨的心里还是
不能去原谅他们,因为毕竟自己的孩子再也不能回来了啊!虽然她也知道,她不
能把他们怎么了,因为他们也没有做错什么,他们的孩子也在这次意外中受到了
严重的伤害。所以她只能把恨意留在心里了。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把这深
深的伤痛埋在心底,平静的度过自己的后半生,可是她又怎么会想到老天弄人?
生活又一次给了她一个如此大的意外……
  回想自己当初的收养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这么优秀,给他起名王牌,
也完全是一时的戏谑心里,后来的好长一段时间,自己想起来还有点觉得自己当
初有点太不尊重这个孩子的人格了,可是李馨又不是一个知错就改的人,反倒是
对这个孩子越发的冷淡了,可是为什么这个孩子会对自己产生这么大的兴趣,这
应该说完全是一个意外,李馨开始也感到非常的难以理解,很排斥。可是随着时
间的一点一点流失,她的心结也慢慢的打开,自己也不能阻止别的男人喜欢自己
不是吗?有的时候甚至会想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嘛!也许自己接受他又能怎么样
呢?自己未婚,去尝试着和一个年轻人谈谈恋爱也不错啊!想象有这么一个年轻
人爱着自己,李馨甚至有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有些快意,虽然她一直对自己充满了
信心,可是她还是没有想到会有一个比自己小三十五岁的孩子爱上自己,有的时
候她甚至觉得应该从新的评估自己的魅力了!她也知道这孩子爱上她也许和他人
生经历是有关系的!但是李馨还是不免有些得意!虽说开始的时候她也被世俗所
困惑,反对抵触过,可就在她慢慢的有些被他的执着融化了。可是这个时候他怎
么会突然的有变成自己的孙子了?李馨真的感到天地一片混沌,没有光明。
  李馨来到了岭南,王红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待了李馨。李馨走进办公室的第
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很精致的小镜框里夹着一张王红和自己儿子一起去泰山玩的时
候的照片,当时他们看着都还是那么的青涩,这时候的李馨脑子“哄”的一下完
全的傻掉了。可是,王红始终感谢不离口,没有等李馨问起什么,王红就忍不住
的诉说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儿。李馨这一次真的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她开始意
识到自己完全都不用再去印证什么了,王牌的身世已经没有什么谜底可言了,她
已经没有心思再听王红的诉说了,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在当年执着的为了自己儿
子生下这个孩子,今天的李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她不知道是该感激她还是
该恨她。
  “李姐,说真的,我一直都觉得你很亲切,像是我的亲人,我也知道我们以
前不认识,可是我怎么就会有这么一种似曾想是的感觉!?”
  “是吗?我也觉得你和我很亲近!想和你多在一起呆一段时间,”李馨完全
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只是想着怎么尽快的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面前的女人!
“但是的那个福利院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我,他就像我得孩子,所以我想我还是
告辞了!”
  “李姐,你既然来了还是在这儿多住几天吧,让我好好的向你学习学习做人
之道吧!”
  “不了,我还是走了,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办!”李馨没有理会王红的挽留,
执意的离开了王家。
  巍峨的太行山的腹地,是那样的安静,这里是一个落后的山村,也是与世隔
绝的世外桃源。李馨从广东出来以后,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路北上,来到了这个
深山中的小山村,她被这里的美景所吸引,暂时忘记了烦恼,每天从寄住的老乡
的家中出来顺着山间的小道慢慢的走上山顶,一路上被这眼前的美景陶醉,看着
山间变换的云和山谷里灿烂的花,不禁想起来人间的美好,也动摇了她那弃世的
决心。虽然她还是觉得无法面对她所处的困境,可是已经不想刚从广东出来时候
的觉得唯一一死方可解脱了。信步的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座寺
庙,只见匾额上书《宗业寺》。看样子是一座达官贵人的家庙,不过庙中的香火
却是异常鼎盛,这有点不像家庙。李馨完全信步的踱了进去,当她走进第二道门
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位扫地的僧人言道:“落叶总归根,事出总有因,凡事皆有
果,快乐在人心。女施主,我说的对吗?要知天看,地看,人看皆为外看,你看
他看方为心看,女施主,你说是吗?”老僧说完,也没有等到李馨回答,只顾自
己去扫地了,李馨听到了僧人的一番像是对她说的又象是自言自语的话,心中多
日来的结好像是有了解一样的,一下子豁亮了许多,老僧人说的不错,于心的快
乐何必再去求证源于何处呢?想想这些,已经不像刚刚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孙子时
那样的难受了!正如老僧所说一切皆有因,自己现在和他的关系又有谁能说不能
修成正果呢?而且现在他并不知道他正在拼命的追求自己的奶奶,自己有何必去
捅破这层纸呢?也许自己不说,这个世界上就永远没有奶奶为自己孙子生儿育女
的事儿发生了,不是吗?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又多了一丝光亮,慢慢的茵染开来,
就像雨后的彩虹那样美丽灿烂。
  “我要回去,我要勇敢的面对他们父子,因为他们毕竟是我最重要的亲人!
他除了是我的男人和我孩子的父亲,别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是的,这一点我终
于想到了,我要回去见他……”李馨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个美丽的谎言,终于她让
她自己相信了。
  李馨走进了福利院的大门,走得虽然很慢,可是心情较当时出走时已经截然
不同了,现在的李馨想到马上要见到他的时候心里再也没有什么顾忌和怨天尤人,
现在的李馨心中充满了羞涩,她一次次的想象自己见到他的情景,一次次的想象
着自己答应他就这样默默的守候在他的身边的时候,他那夸张的表情!可是她还
是忍不住去想象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配合着枕边飘来的淡淡的花香等着他来占
有自己的情形;想象在自己像是一个新娘一样一层层的被他剥开来时的羞涩;想
象自己阴道的肉壁一层层一圈圈的被他掠过,被他征服,被他在自己的身里恣意
妄为;也像想着自己作为他的妻子伺候他起床的温馨和幸福……
                 8
  我看见了站在门前的李馨,一种忘乎所以的冲动掩盖住了平时对她的恐惧,
一下子冲来过去,把她抱在来怀里。我没有再想她为什么出走,她为什么又回来,
现在在我的眼里,能够看见她,能够听到她无情的呵斥,同样是一种的幸福,我
知道自己是真心的爱上了她,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是这样强烈的爱着她!一
直以为我的感情是比较含蓄的那种,可是这一段时间我真的体会到了生离死别的
感受,也发现了自己的火热如荼,我真的好想用自己的余生去换取和她斯守的岁
月,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啊!我抱着她,义无反顾的走向了卧室,我要真正的像一
个男人那样的给她爱,给她快乐,给她依靠!
  这时候的李馨好像也意识到了我像是宣言一样的举动是多么具有震撼力!我
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勇气,可是我确确实实的在整个福利院人的面前
把她抱在了怀里,一点一点的向后院的别墅走去,这时候我真的害怕她会爆发,
她会因生我的气而冲出去,再一次的离开我!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温顺的像
一只小猫,把她那红红的脸深深的埋进了我的胸前,我能够感受她的颤抖,同时
我也能够感受她的决心,她的决心和我的决心一样坚强,她要和我一起面对今后
的生活!
  雪白的床单上,被放上去了一具雪白的胴体,看上去好像是很冷的样子,又
好像是期待着那不能承受的快乐。这时候的我反倒是有些踌躇,我直到现在好像
还心存不安,终于,我好像是一下子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那个在我眼里是天底
下最美的身体就那样的卷曲在白色的床单上,羞涩而富有诱惑,一丝不挂,却又
好像蒙着一层薄雾!这时的我并不急着扑过去,我在慢慢的欣赏这上天赐予我的
美丽,这个因为时间倒错而是我差一点错过的美丽,这个已经56岁的女人,这
个比我大三十五岁的女人,这个我一生珍爱着的女人。
  “你看什么?”她不知所措的对我说,我能够感受到她极低的声音的飘来的
欲望,也能够感受到她因极度羞涩而压抑的颤抖!
  “我在看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躯体,我在看这个世界上最难得快乐!”
  “不要……”我看见了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红潮,“我老了,皮肤已经松弛,
而且做为女人我也不知道还能在你的身边能尽多长时间的义务,可是我……”
  “不是的,完全不是你说的那样,我看见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胴体,没
有那个女人能够拥有这样的美,当然我也不会让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男人再欣赏
到这样的美,除了我!”
  “呵呵!看你,我真的有那样好吗?我都56岁了!”
  “我喜欢!真的喜欢啊!不,我爱,我珍爱!”我慢慢的向床边走去,这时
候的李馨居然表现出了惊惧,“你真的要侵入我嘛?你真的要刺穿我的身体嘛?
你真的要让我在你的碾压下呻吟嘛?”
  我被她不知所措的表达勾引的更加的难以自持了,我就这样的撅着自己的男
根留着口水慢慢的向她靠近!我看见了她在颤抖,这个时候我意识到她并不是在
表达自己的欲望,而是她真的是那样的恐惧,她一生中仅有的两次性爱都是在非
正常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且两次都使她怀孕生子,这样的痛楚肯定给她带来了巨
大的伤害,想到这里,我满心的欲望一下子没有了,我慢慢的抱住她,吻上她的
唇。
  “亲爱的远,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从你得妈妈那里接受这个名字,所以请允许
我也这样喊你好吗?我今天回到福利院,我就知道我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生活,因
此,今天在床上这一关我一定是要过的,所以我恳请我的男人,不管一会儿我有
多么抗拒,都请你占有我好吗!让你得宝贝从内心里真的成为你的女人,也让你
的女人享受温柔和快乐好吗?”
  听着她许许的道白,我的欲望一下子又立了起来,我的手一点点的滑过她的
小腹,一点点的探向那茵茵碧草,这时候的我能够感受她在我将要触及到她的小
豆豆的时候她的身体猛地收缩了一下子我吻她的双唇,慢慢的把舌头伸进了的口
中,我能够感受到她那欲迎还拒的生涩,在我灵蛇般的包裹之下,相互缠绕。
  “哦……~!”我似乎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呻吟。我的手指慢慢的分开了那两
片阴唇,那里面早已是春潮泛滥,四周得肉壁早已瘫软如泥了,可是唯有那翘立
的阴帝在泊泊的水中一只独秀。
  “啊!不要触它!”这时候的馨姐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那个它可能真的一
辈子都包裹在阴暗的环境里,一辈子都这样的被放在中心,一辈子都这样的保护
着,可是它今天承受了太多的难以承受的快乐,也许这才是它真正的用途之所在!
  我顺着小豆豆的根部,一点点的向下,那个小小的口被我摸到了,她的这个
地方好像很敏感!当我触摸这个小小的口的时候,我听到了她的叫声好像已经失
去了正常音调“哦!难受!”
  “宝贝馨姐,这样感觉好吗?”
  “嗯!我的男人,我觉得想尿了,我不中用,我觉得我已经到了最……后…
…”
  “是吗?我得宝贝馨姐,今天我得馨姐宝贝快乐啊,不要忍耐!”
  “啊!我想你插我!我不想这样就泄了,我想在你插进来以后再泄,老婆不
想太丢人!”
  “好的我就来!”我飞快乐的脱去了内裤,可是就在我得鸡鸡到了门口的时
候我听到她“啊!………”的一声悠长的尖叫,她还是泄了出来,当她感受到它
的到来时候喘着粗气说“插进来,插进来!”这时候在我在门口的鸡鸡已经不顾
一切的发起了冲击,“奥!他终于进来了!我终于感受到了被他侵入的感觉!”
这时候的馨姐像是长嘘了一口去,“宝贝,我现在真的知道了,幸福只是一种感
觉,是我祈祷你插进我的身体的哪一刻,我企盼这一切成为真的事实的期待,是
我在没有你时候的无助和茫然,更是我一次又一次的挣脱而最终无法实现,终于
这一切变成了现实,我的心中陡然轻松了!宝贝,我爱你!”
  听着她像是呢喃般的诉说,使我本已钢硬的柔棒一下子更加的真实地又一次
的去感受到她包裹着我的温暖潮湿。我一时有点觉得神情恍惚,我不知道我的世
界的支撑点在那里,可是我真实地感觉到她的存在,这个比我的年龄大三十五岁
的女人现在正在我的身下无助的呻吟着,一点点的被我推向了高潮的天空。我不
知道这个什么是幸福,可是我却知道自己很满足!
  这时候的馨姐被我一阵猛烈的抽插,好像是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没有什么
在能够阻止她在爱人的身下爆发了:“啊!我得男人,你插死我了,我上天了!
………我…好难……受啊!……”
  小镇的黎明悄悄的来临了,别墅里的床上,交叠的躺着两个的胴体一个娇嫩,
一个结实。
  我从一夜的疯狂后的酣睡中慢慢的醒来,看着还在我身边沉睡的我得院长—
—不,应该说是我得爱人、我得馨姐,心中不免有了无限的感慨。真的是一种恍
如隔世的感觉,想当年,我刚刚懂事儿的时候,每天看着院长阿姨来到的餐厅,
看看我们这些孩子吃饭的时候是不是守纪律。我们这些小孩子看见院长阿姨来了,
使劲表现出来吃的很香的样子,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不真实的快乐,现在想起来那
种为了在院长阿姨面前出风头,引起她的注意。那种快乐感觉好像还能在眼前!
虽然可笑,却也温馨!而今,高高在上的女人终于在我的身下臣服了,这个时候
我的反倒没有一点征服者的快乐,更多的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陶醉在我的抽插
时的欣慰和快乐,心中会经常泛起无尽的怜惜!想着想着,我无意中的抽动了一
下自己的鸡鸡,感到馨姐明显的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原来我的鸡巴还在她的粉
嫩的小屄里,被它含着,像是婴儿的嘴使劲儿的啯吸着奶嘴。再看她,还在睡梦
中!想想昨晚的自己也许真的是有点过分,我得馨姐宝贝真的好像是有点承受不
了了,当我的每一次强烈的插入触及到她的花心的时候,她都会不自觉得发出无
助的呻吟,那娇媚给了我更强烈的刺激,使我更加的有力的插入,终于我得馨姐
宝贝崩溃了,她的花心在我不断的冲击下开放了,我的龟头一下在扎进了棉花般
的宫径,被紧紧夹住了,不能动弹半分,而且它还在强烈的允吸着,使我一下子
难以控制,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所有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不知道是因为我射精时
的冲力还是我射出精液的温度,我也明显感到了她在我的冲击下强烈的痉挛起来!
  终于,我的馨姐也醒了。看着我在趴在她的身边,不眨眼的看着她,一下子
脸红了,也许是想起了昨晚的疯狂,也许是有感受到在屄里插着的鸡巴又有了硬
度,这时候的馨姐不敢再看我的眼睛了,羞涩的就像是一个少女:“你别看了,
我以后不那样叫了,好吗?”感觉她有点慌不择言了!
  “你那样叫了?我怎么不知道?”听到我故意的撮耶,我得宝贝馨姐更加的
难堪了,红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就坏吧,我把你养大,供你上大学,让你读研究生,你就是这样的报答
我嘛?”
  “啊!你不希望我这样的爱你嘛?我还以为这样就是报答你那!那好吧,我
现在就下来,好吗?”
  “不要…!啊,你就骗你的院长阿姨吧!看我以后都不许你再碰我的身体了!”
  “啊!不要啊,我再也不敢了!”看着我做的逼真的求饶,她“噗哧”的一
声笑了出来,不过马上她又觉得自己不够严肃,立刻板起了脸。在这个时候我的
鸡鸡在下面又开始了插入的运动。终于,她板不住,开始求饶:“老公,你的女
人知道了你的利害了,请你饶了我吧,…啊…你怎么老…是撞我的…那一点啊…
…啊!”我在爱人无尽的魅力的刺激下,我又一次开始了我得达伐插弄。很快她
已经进入了无意识的高潮准备阶段了,本来已经放松的小屄的肉壁又开始紧张了
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