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第十八章 千金难得,计划变化)第四回

         第十八章 千金难得,计划变化
               (第四回)
  洋溢着浓厚热带风情的皇宫高尔夫俱乐部坐落在马来西亚的首都市中心的位
置内,位于一个充满现代化、拥有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的一个大城市,也就是佳
评如潮的吉隆坡黄金三角的边缘。在这个极度高尚的高尔夫俱乐部里,不是一些
等闲之辈可以随意加入成为这里的会员,只有那些身价和名誉都非同凡响的名士
富豪们才能勉强有资格加入的。
  就在此刻,在皇宫高尔夫俱乐部的高尔夫草场内登时看得到一位年龄接近五
十多岁的晚年男人,一手风度翩翩地拿着高儿夫球杆,一面双眼专心地看着绿色
草原上的高儿夫球,一面准备从地上的那粒高尔夫球的方位向外发射出去。而站
在他身旁的就顿时看得到一位身材火辣、脸孔诱人的一位青春无敌的娇娃儿,风
情万种地望着面前的这位晚年男人。
  一转眼也可以看到一位仿似年轻有为的男生,彬彬有礼地站在这位晚年男人
的身后位置。这时候,他一面埋头苦力地将一套看起来蛮重的高尔夫球具放到他
的肩膀上,一面毫无怨气并且头低低的跟随着这位晚年男人的背后。
  「铃……铃……」一声名贵手机的铃声登时响亮地响了起来。一瞬间,这位
年轻有为的男生匆忙地将他的名贵手机拿着出来,随即一手将那通不知好歹的来
电给接上了。
  这位貌似年轻有为的男生轻微地向手机电筒的另一边说道:「喂?你要找郭
老板?他现在正忙着,如果你有什么重要的话可以交代给我,我等下会传个话给
郭四哥他的。」
  当手机电筒另一边不禁显示出一种非常紧张的语气之后,这位年轻有为的男
生顿时回答说道:「哦……是这样吗?那好吧,麻烦你等一等。」
  他随即向面前正忙着打高尔夫球的晚年男人彬彬有礼的说道:「郭老板,是
他打来的。他说他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谈一谈。」
  这位晚年男人登时彷佛龙颜愤怒地回头瞪着他,然后整个人毫无怜惜的样子
不停得向手机电筒那一边的来电者喝着说:「真扫兴!这个人还真的麻烦!」
  他顿了一刻,随即向身旁的这位娇娃滴女温柔款款的说道:「宝贝儿,你就
等我一刻。我答应你,我很快就会回来你身边的。」
  此刻,只见到这位媚力无法挡的娇女登时用她一双彷佛粉嫩电眼的大眼睛向
面前的这位晚年男人瞟了一刻,然后整个人嘟起翘嘴,随后全身好似散发着一种
让人感得媚惑之极的表情,便娇滴滴的对着他说:「嗯……郭老爸你要快点回来
哦!不然的话,我就不肯过你啊!嘻嘻……」
  「哈哈哈!谁又可以抵挡你那么诱人的气息呢?我很快就回来教你打高尔夫
的,打完后就带你到我的私人邮船去海上游船一刻。好吗?」郭老板整个人顿时
俏皮傻眼地不停望着她说道。
  这位娇娃滴女一听到郭老板的提议之后,登时整个人感得开心之极,随身就
不停得往半空中开怀的跳着起来,脸上掠过一丝微笑,尖声道:「好啊!我也很
久没穿比基尼到海上去晒太阳了,你说过就算啊!我就在这儿等你回来好了。」
  「真的是傻丫头!」他微笑的转身就一手拿了那个手机过来,便大声粗气地
说道:「说话!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给我啊?」他不禁地向手机筒上喝着
道。
  「什么?!你还没搞成啊?我当初给你的限期是有限的。你最好别让我再失
望好了!」他立即整个人彷佛急跳了起来,一脸愤红地又继续说着道。
  「我不理你有什么事情出了问题!我只关心我要的那片地几时才能来到我的
手中成为我手中之物呢?」他的语气渐渐地变得毫无人情味般的说道。
  「如果当初我知道你是这么的无能,我找一只鬼来帮我都不会去相信你所说
的方法点子!」他满脸愤怒冲天地嚎声道。
  经过了一场狂嚎激叫的对话之后,他全身渐渐地一面手中依然紧握着那个手
机,一面整个人的思考沉思了起来。
  一瞬之间,最终他仿似没耐心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就往手机筒的另一边警告
着道:「好!别说我对你无情!我最后一次给你多一个星期来做你要做的东西。
一个星期过后,如果我还没看到我要的东西,那我们之间的生意关系就此为止好
了!你下次打电话来最好是给我一个好消息!是这样吧!我现在没空了!」
  一转眼,当他狠狠地盖了那通电话之后,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手中的那个
手提电话,满脸愤怒地向地上「啪!」一声丢了下去,随后向着海扩天空般的草
场周围登时大声嚎气地劲吼了起来:「他妈的!陈家荣!你这个专门沾名钓誉的
败类!你是不是一辈子都要和我作对的呀?」
  「小可,这里就没你的事了,你到我车里去等我出来吧!」这位晚年男人登
时瞪着正站在他身边的这位年轻有为的男生,便吩咐他道。
  这位年轻有为的男生满脸无表情地只向他点了一点头后,转身就从他的视线
离开了。
  这位晚年男人顿时往后转身,他一双沧老无神的眼眸中不禁地射着前方的这
位娇娃滴女,随后带着厚厚的命令语气向她说道:「恩娜,我看是时候出你的杀
手锏了!」
  「是的,郭老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恩娜微微地向他浅笑着道。
  他一眼悲伤地瞄了恩娜一小刻,然后带着一点点警告的口吻不禁向她说道:
「你最好真的别让我失望,不然我一直花钱养你的米饭钱都要全浪费掉了。」
  「对了,最近你那位男友还有没有对你死缠滥打,死命缠扰着你啊?」他登
时又继续的向恩娜问道。
  这时候,恩娜心中一喜,她惊讶地望着面前的这位男人,心里有一种难以抑
制的兴奋,心里也不禁想到他会如此地问她,原因也只有一个而已,就是他在吃
着乾醋。
  此刻,她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去,一面把她的头轻轻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便说
道:「已是旧男友了。之从我搬了家,他就不曾找到我了;有时,他还是会到我
公司的大门前远远地等候着我,但我都已不理睬他了。」
  「你这样做就对了!做戏就必须要做全套的,做大事的人是不会计较这些芝
麻绿豆的儿女私情了。这样才是我的乖干女儿嘛!哈哈哈……」他哈哈大笑的紧
抱着她,满脸得意的向她大声道。
  「还有那个怪卡没发觉你的真正身份吧?」他脑子登时一惊的低着头向她问
起。恩娜整个人一边风情万种地在他的怀中撒起娇来,一边用手指在他胸膛上不
停温柔地转起圈子,便说道:「嘻嘻……他?才没有耶!他越来越变得信任于我
了,还不停疯狂地花钱在我身上。一时又送我砖石黄金,一时又给我跑车名房之
类的,对我越来越豪气起来了!」
  「怪卡就是怪卡!哈哈哈哈!陈家荣,我就看透你的性格了,一辈子都是那
么的好色!」他满脸嚣张的嘿嘿笑着说。
  恩娜心里不禁回想到他所说的那位怪卡,其实就是陈家荣陈董,顿时整个人
的身体内一抖的狠狠剜了他一眼说:「你也不是怪卡一名吗?别人做干女儿,我
做干女儿,又加上妈妈早已不在人世过后,这些年来我偏偏每晚每夜都要在你的
床上做你的干女儿,你说我以后还能嫁得出去吗?」
  当他聆听到正窝在自己怀抱里的娇娃如此地向他投诉之后,他左手顿时伸到
她的体下,随即紧紧地捏了她电臀般的臀部一刻,便一脸春意的哈哈大笑说道:
「哈哈哈!如果真的没人要你的话,你倒不如就嫁给我算了。反正我俩每晚都和
其他夫妻的关系没两样。哈哈哈哈!」
  恩娜不断的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槌了一刻,嘴边却泛出一种极度心甜如蜜糖
般的笑容,娇声俏气地在他面前说道:「哦……我不依啦!我要做你的干女儿,
也要做你的女人,这样不是更好吗?」
  「呵呵呵呵!这样也好,反正我也不想要找别的女人了。像我这样的男人,
谁又可能比你更了解我的脾气呢?」他猥亵地向恩娜嘿嘿笑着道。
  「郭老爸,你好坏哦!只知道取笑我而已!我现在就去打球,不睬你了!」
恩娜说完后就转身头也不回的往草场的方向徒步去了,但她的脸上却挂着一种极
度诱人的微笑。
  他登时望着眼前的这位长发飘逸、修长美腿并且惊艳四座的大美人的背后一
摆一扭地从他面前离开去了。
  此时此刻,他整个人的内心世界里不禁地贱笑了起来,心想道:『哈哈哈哈
哈哈!谁又会知道我有此妙招呢?哈哈哈哈……』
  毫无疑问,关于郭老板的身世加上他和陈董-陈家荣两人之间的仇恨点滴不是单单可以
用文笔上的语词就一一地描述出来的。实不相瞒,这些年来其实郭老板和陈董在生
意界上还算得上一对合作无间的好伙伴,并且在短短的时期里形成了在高尚名人
的社会上数一数二的风流名士。
  与此同时,郭老板之所以开始渐渐地变得那么憎恨于陈董其实是因为当年陈董为
了自己一点点的私心与贪念,满脑贪念地找了一些私人的律师一同商量了一个好
点子,就是利用一些法律上的盲点又加上他半骗半诈的骗法就一夜之间骗掉了郭
老板的半壁江山,也就是当初他们俩一同平均享有开伐海外油田的专利权,全部
转名到陈董一个人的手中,所以陈董丰厚的身价才会升值有如火箭般的速度,一飞冲
天地一夜暴富起来。
  另一方面,恩娜其实就是这位郭老板的干女儿,也就是当年郭老板和他早已不在人
世的妻子好心收养的一个精灵小女孩。随着岁月时刻的转跑,当年精灵年小的恩
娜转眼间就长大成人,而且天生拥有一副好身材的她早已长得像一位亭亭玉立的
小美人了。
  每一次她一双E罩杯傲人的双胸都在她郭老爸的面前几乎呼之欲出的登时让
他看了都快喷出鼻血。也因为这个原因,郭老板就在他的干女儿──恩娜刚满十
八岁的时候,也就是他自己妻子刚好去世了一年之后,由于他个人的性欲极高,
所以在半哄半骗的情况下,他终于搞上了自己收养回来的干女儿,并且将她青涩
单纯的玉体一直占为己有到今时今日。
     ***    ***    ***    ***
  话说两头,在市中心某一间黑市的旧简医馆里,整间黑暗暗的医务场里布满
了一件两件旧款式的医具设备,从那些医具设备上彷佛纷纷布满着一尘一尘的灰
尘,而从这整个不见人影的黑暗周围来注意看,登时有种令人感到寒毛直耸的感
觉渐渐涌上心头来了。
  就在这时,许强一声慌张的语气顿时向他面前的一位黑市医生说:「医生,
你可不可以帮我救她一命呢?」
  这位黑市医生不断地摇着头来表示他不敢冒这一个风险极高的手术,无奈地
说道:「不是我不要救她,是我无能为力救她的命。你看一看我这里的设备都非
常落后,我看你还是尽快送她到医院去吧!」
  「医生,她是否……是否还活着呢?」许强心情激动地向他问道。
  这位黑市医生的手轻微地把杨怡的眼皮给翻了起来,随后一脸蛮专业的表情
向许强说道:「从她的眼睛显像来看,我可以肯定她目前还存在生死边缘的时刻
里。如果你不尽快送她到医院里去,那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恶化了。」
  「医生,我求求你了!我不是因为不能让我的行踪曝光,我早就送她到医院
里去了!还用来这儿吗?医生,就当你妙手仁心帮我一个忙可以吗?我现在的确
很需要你的热心帮忙,不如这样好了,你要多少钱?你说就可以了。」
  「你要我向你说多少次呢?根本不是钱财方面的问题,是因为我这里的确没
有好像在医院里那些高科技的医具设备,没有那些充足的设备,我哪可以帮她检
查一切?」这位元医生显示着一种蛮烦人的语气,不禁向许强一一再次解释说。
  「难道你就袖手旁观吗?让她这样就没命下去?天啊!我该如何是好呢?」
许强心急如焚的望着医床上的杨怡,她双眼尽闭地躺在他和这位医生的面前,似
乎全身一命呜呼的毫无动静起来。
  「其实……我倒有个方法,既不必用上高科技的设备,也可以尽量一试。不
知你的意思又如何呢?」这位医生登时向许强说了一句足以让他感到人间有情,
双眼开心到顿时睁大了一刻。
  「是什么方法啊?请你快说吧!」许强心急地追问他道。
  「我家族古传的针灸方法可能对她有帮助也说不定。」他一道专业的口吻不
禁打动了许强的最后希望,转身就从医橱里取出了一个用来装各种各类的银针的
大铁盒,随后就往许强的面前走着过去。
  许强一双激动的眼睛轻微地抖了一下,喉咙也勉强地咽了一口口液之后,颤
声地问着他说:「针灸?!你这种针灸可行的吗?不会一下子就弄出人命吧?」
  「如果你选择不相信我的话,那你就尽快送这位小姐到医院里去吧!我这里
真的不能帮到你了。」这位黑市医生满腹不客气地向许强说道。
  就在这个选择甚难的时刻里,许强终于不顾一切的将全身的顾虑一一地放下
来,最终向正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医生低头了。
  他一双犹豫的眼神不断地望向楚楚可怜的杨怡身上,随即叹息了一刻,便说
道:「好吧!好吧!就随你意了。最重要是你可以救回她的命,至于什么方法都
可行了。」
  「那好的,现在就请你先到大堂里回避休息一刻。」
  正当许强的心里还默默地犹豫着自己的决定是否真确之时,他转身就依依不
舍地往大堂的方向徒步离开去了,内心的深处内却深深地喊着一句出来。
  「杨怡,你千万不可以有事!你一定会大步跨过的!」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