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第十七章 东窗事发,计中有计)第一回到第二回

        第十七章、东窗事发,计中有计(第一回)
  自古以来,男性本来就属于一种极度矛盾的雄性动物。俗语说,男性上下都
有两种脑袋来控制他们的思想,一个是头里活生生的脑子,另一个就是男人体下
的睾丸了。
  试想一下,当一个男人的思想逻辑存有激情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想法就是
想看到或听到自己的枕边人偷情一番,所以就往往给他们体下的睾丸控制了,但
是一旦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枕边人真正地在自己的眼前出轨之后,他们的表情却会
反差地龙颜大怒,思想也会大发雷霆一番。
  所以说男人有时候也真的蛮奇怪的,有时又渴望看到自己的老婆偷情,另一
方面又生怕自己戴了绿帽子后,后悔莫及就太迟了,而此刻的我一点也不例外。
  在短短的十多分钟之内,我的确体验到人生里种种毕生难忘的感受,所谓喜
怒哀乐四种人性的感觉已经全刻在我的心灵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巧合的安排之下,我浑噩的情绪再度被命运拉到一个接
近疯癫的边缘。
  我佣人- 君姐突然闪电似的出现在我的身旁,她整个人好奇地望着我说:「
老爷,原来你在这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从我的房间里都听得到有人在
喊叫的声音。」
  在这个极度羞人的情况之下,我整个人被她的出现吓到魂飞狗走的转身望着
她,顿时六神无主地慌张起来,随即很快地将我左手的食指放到嘴唇上,仿佛想
告诉她不要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般的跪在地上。
  她激动地张开嘴巴,眼睛直瞪着我,脸上立即显示出一种仿佛见鬼的表情,
整个人颤惊地向我发出一声轻微的颤声说:「天啊!老爷你在干什么呀!为什么
你的裤子脱了?」
  这一片刻,君姐一边听话地把双手盖住自己的嘴巴,她惊慌的双眼也一边颤
抖地望着自己男主人的男性特征。顿然间,她被吓到瞳孔都放大了,然后就后仰
了一下。
  当她脑子从眼前的惊讶情景回过神之后,立即头也不回就迅速地逃离现场。
  这个惊讶的时刻里,我整个心都慌了,全身激烈地仿佛只可以聆听到自己的
心跳声音「噗、噗、噗、噗」的劲跳出来。这时的我也理不了君姐那么多,因为
目前我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一个顾虑,那就是映画室内的一对贱夫淫妇。
  一瞬间,我飞快地转着头,连忙望着面前的那道门上,心里不断地想着如果
我老婆和她的情夫听到君姐的叫声而突然跑出来看个究竟的话,那身为万人之上
的男主人,并且下半身赤裸的我该如何面对他们俩呢?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依然灵魂出窍般的倒在地上,经过了刚才的激情泄精之
后,我的思考就缓慢地回复着,内心里深处也渐渐地有一种隐隐作痛的痛楚,一
丝一丝地仿佛血液般的突涌上我心头。而这种反差的感觉导致我浑身软弱起来,
全身久久没力气将自己从伤感中爬起来。
  这个时刻里,我仔细向四处望了一会,我一双空白无神的眼睛顿时留意到我
面前的大门上竟然沾满了我体下所喷发出来的浓精,随即还感觉到自己体下的阳
具还不顾尊严的在空气中微微地半挺半抖着,想起来还真的是他妈的变态!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得到房里不断发出来的喘气和性高潮后的呻吟声顿时停
止了,随后整个空间里仿佛安静了好多。过后我仔细的呆了一会,为了不让自己
的丑事被他们俩发现到,所以就连人带身的从地上急爬起来,最后头也不回的从
一个原本属于甜蜜的家园,鸡飞狗走离开去了。
  有人说过夜晚带来的漆黑会沉淀一天的浮华喧嚣,但是此时的我却感到这一
夜所带给我的竟是无境的悲痛与悔恨。
  就在这个伤追人的时刻里,我整个人被刚才的偷情画面给打击到心灵崩溃般
的狂飙着跑车,随意到附近的一间宁静的酒吧去卖醉一番。而在这整个漫长的路
途上,我不断地追问着自己其实人性的最低层次是什么?此时的我突然感到人性
本凶恶,每个人的内心都是那么丑恶的。
  过了一小片刻,我终于抵达了一间我从未到过的酒吧一个人孤零零地开始卖
醉去了。
  经过了暴喝狂倒一个小时后,我神情大狂的向酒吧里的每一个招待员喊着说:
「再给我多一桶啊!我要酒啊!快给我酒!全部都是饭桶啊!」
  这时候,我双眼浑迷地留意到酒吧里的每位顾客纷纷向我望着,每一个人包
括招待员们都低头细诉着我的不是,顿时心里感到自己是不是成为一个十恶不赦
的共匪,为什么全部人都与我作对。
  「为什么?!我为了什么?!」我顿时埋怨地趴在桌上,内心也不断地狂嚎
着说。
  过了一小片刻,当我再疯狂地喝了好几桶的啤酒之后,我整个人醉酚酚的醉
躺在酒吧的一张桌上,心里不停得重复问着自己这一个痛极悲伤的问题。
  「我最爱的老婆,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真的爱你的呀。但是我不知道你真的会
和别人上床!而且你还要给我偷偷的知道!当初我只是想试一试你吧了。我不是
真的要这样……不是……我不是……我无能为力……」
  我越想到我老婆清纯的模样就越想哭出来,一个男人大丈夫竟然走到这一个
地步还真的是可笑可耻了,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位要风得风的超级富豪,其实根本
就不需要为这件事情而心烦的,自己之前的第一任老婆就是休了才能换来一位那
么娇人动感的老婆,大不了可以休了目前的老婆而随时再找个更娇美性感的女人
回来,但是自己偏偏就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那就是在名流社会上有钱都不能买
回来的面子和名誉了。
  许强这一个贱夫必定会利用这个敲诈自己一笔,甚至还当作一个笑柄来威胁
自己。
  那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了,自己不但会身败名裂,而且从此也没脸子在这个名
流社会上立足。
  「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想个办法来修理他!我就取你的狗命!」我一面醉醺
醺的向自己灌着最后一滴的啤酒,一面心里咬牙切齿地向自己发着誓说。
第十七章 东窗事发,计中有计(第二回)
  正所谓「明人不做亏心事」,就算在夜黑风高的晚间里也不怕鬼打后背前面
吓,只有心中有鬼的人总会惊怕自己所做的错事会带来报应而万劫不复。他们往
往做错了事,行差踏错了一步就可能会带着一种船前惊人、船尾怕鬼的情绪过日
子了。
  这时候,在一个鸟鸣花香的夏天里,整个天空上布满了云朵而一片蓝白,太
阳正照耀着天下百民,而远远的一处就彷佛可以聆听到一道道审判的说话声从一
间闲人免进的朝廷重地传出来。
  拉近镜头一看,原来是一间权势焚天的地方衙门。在这间地方衙门里就可以
看到一位身穿着清朝打扮的衙门大人正高高的坐在一张木椅上,而在他面前的地
上就跪着一对怨男悲女,两个人正被这位伸张正义的衙门大人审判着。
  「大人,请您还我一个清白啊!」杨怡顿时聆听到她老公陈董--陈家荣一
脸木讷地向面前的这位等闲之辈投着诉说。
  「以我来看,你是说你老婆背着你去偷汉,而你一直以来对这件事情都一无
所知,你是最近才察觉到她的出轨痕迹,我说得对不对?」眼前的这位衙门大人
从他的木桌上沉默地说。
  杨怡双眼湿湿地看到自己的老公立即点了一点头,表示这位衙门大人所说的
完全正确。
  「那你可有证据来证明你所说的这一切是事实?」衙门大人继续问着说。
  杨怡双眼不眨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向这位衙门大人说:「昨晚上我亲手破门抓
到我妻子和她的贱夫正在卧室里卿卿爱爱,我还错手杀了那位贱夫,但是是他先
动手想拿我这条命,那个情况下我是被逼自卫的。」
  这位衙门大人顿时转着眼向地上的一条男死尸看着,随即就静静地深思了一
刻。
  杨怡双目惊怕地望了那条男死尸一下,随后又再凝望着自己那么多年来的老
公。此刻,他一脸淫秽的表情,好像正在构思着如何才能将她这个淫荡十足的女
人推到地狱去不可。
  「大人,这里有点黄金,是我特地送赠给你的。小小意思,请大人笑纳。」
杨怡被她耳朵所听到的一番话吓倒,她双目顿时睁大的望着自己的老公,他一脸
猥亵地向面前的这位衙门大人「嘿嘿」笑着说。
  「那好!大人现在就有了这案审的结果!杨怡女士,你身为一个已婚女人,
又是一位名门世家的妻子,你不但未能安分守己地做好陈家荣的妻子,还离谱到
偷汉偷回家中,甚至还被人弄到身怀六甲了!你已经犯下了一条滔天的大罪,你
就是罪该万死!现在我就判你死刑好了!至于陈弟,由于你杀了人是出于自卫,
所以你就无罪释放。」这位大人这么向他们俩公布说。
  随即这位衙门大人愤怒地向他身旁站着的官差们喝着说:「来人啊!立即给
这个淫贱的女人搬到海边丢下去!淹死她!」
  这时候,在这个衙门的地方里彷佛只可以看到杨怡整个人禁不住泪湿襟袖,
她一面在一个用来装猪仔的笼子里拼命手飞脚踢地挣扎着,一面全身惊慌地用尽
体内的力气喊天呼地的大声说。
  「啊!救命啊!请放过我吧!我不是淫贱的女人!我不要!老公,快来救我
啊!我是你的老婆!」她顿时感到极度害怕到尿水即将要流出来般的惊声道。
  这时候,她在笼子里顿时向身旁转着头看着自己的老公陈董--陈家荣,整
个人头也不瞄她一眼的正跪在他们俩面前的衙门大人。
  「退堂!」这位衙门大人一边拿着手上的黄金盘,一边脸上神气地喝着说。
  「大人明鉴,多谢大人!」杨怡凝望着自己的老公整个人卖力地叩着响头,
高兴地说着道。
  「不要啊!我不是!我不要死啊!救我啊!!!!」杨怡浑头浑脑的疯狂喊
着说。
  就在这个时候,许强突然被杨怡的一道「救我啊」的喊叫声吓到整个人从她
的裸体上弹起来。
  「不要!我不要!」杨怡整脸惊慌地哭着说。
  「杨怡,你还好吧?你不要哭了,万事有我在你身边保护你。」许强关心地
将她整个人抱到他怀中,不断地呵护着她说。
  「我……我在哪儿啊?我刚刚……原来是发梦!」杨怡全身狂飙着的血筋劲
抖地颤起来,她立即紧紧地倒在许强的胸怀里大声叹着气说。
  此时此刻,杨怡内心变得非常复杂,整个心房彷佛有千金顿的重量拖着堕沉
下去。
  她不断地想着,如果自己是生存在古代的时候,她的所作所谓还真的是不可
救药的,而且甚至伤风败理到可以任由别人乱丢石头至死为止。在这个时刻里,
她越想就越感到心寒起来。她不紧哽了一会口液,并且一滴滴的泪水也不受控制
地从她水汪汪的灵魂之窗流了出来。
  就在这个安静无音的时间里,整个时空彷佛马上就踊跃出一段世外桃园似的
寂静。
  映画室里只听得到大笨钟上的分秒针一嘀一嘀地跳动着。一片刻后,当他们
俩的心跳抖声一同连合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互相凝望着对方的那种凄缠神态,也
似乎正在酝酿他们过去了的一段情!
  「杨怡,刚刚你发了什么梦?看你如此惊慌的。」许强终于柔情款款地紧抱
着她问。
  杨怡整个人喘息着,脸部展露出来的惊慌也渐渐地平复了,随即就一脸羞腻
的向他喃喃地说:「我没事,我老公随时会回来了。你可不可以让我起身?我想
去浴室一下。」
  许强心里渐渐地想到陈董刚刚在门外偷窥他们做爱,心中顿时清凉了起来,
他脸上春光满面地呵护着她说:「好啦!我跟你说过的,如果你老公看到我们现
在的样子的话,我可以担保他一定不会生气的。」
  杨怡知道自己还是赤裸裸地躺在许强的胸怀里,顿时她一双羞涩的眼神瞄了
许强赤裸的下体一会,随后就害羞地向他说着道:「请你别再说了,还不让我上
浴室吗?我不想这样就怀上孕。」
  许强一张帅脸顿然充满着一股一股男子气慨的气质,一双漆黑的眼眸也不停
地在她漂亮的娇脸上徘徊一番,情到浓时就深切地向她说道:「我许强愿意在这
儿发誓,一辈子不会嫌弃杨怡。我只是想你清楚明白我所说的东西的确是真的,
我真的还很爱你,我的心一直都没变过。」
  杨怡用着一种羞涩极的眼神凝望着他,久久不能拉开自己的目光。终于她从
许强的怀抱中起着身,用手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随后她回头就用一双极度脉脉
含情的神态瞄着还在沙发上躺着休息的许强,他整个人把双脚张开,而他的肉棒
还是微微地翘抖起来。顿然间,她觉得她和许强两个人主演的淫荡画面顿时变得
好不生气!
  就在这个时候,她眼边立即瞄到映画室的大门竟然微微地开着!
  「为……为什么这道门是开着的?你不是说已经关上了的吗?如果我老公刚
巧回来,而看到我们这样在一起会怎样啊?还有我的佣人呢?天啊!我再也没脸
子在这儿生活了。」她满脸娇羞得无限,双颊也渐渐绯红地惊声道。
  这时候,许强发觉到杨怡的娇脸上微微展露出来的怀疑性情,恰恰反映出她
温柔胆怯的一面,因为她脸上红彤彤的模样还真的是蛮可爱、优雅迷人的。
  许强一脸微笑地向前将她给紧抱着,他温柔地搂着她的腰,黏在一起犹如热
恋中的情侣般的向她诉说:「傻瓜,如果真的给人知道不就更好吗?那我们就可
以命正言顺在一起好了。为了我,你舍得放弃你的老公吗?可能我暂时不能给你
所要的优质生活,但是我有无尽的时间来达到这个人生目标。请你相信我。」
  「许强,刚才我不是认真的。我其实是很爱超爱我老公,所以我请求你别再
来骚扰我和我原本的婚姻生活了。而且我不想再见到你了,请你立刻离开。」杨
怡渐渐感到心不在焉的一手反抗推开了他说。
  一瞬间,杨怡感到心酸得落泪,心里清楚地知道现在是醒来的时候了。如果
她再不清醒过来把自己从深凹的山谷爬出来的话,等会自己的老公真的发现自己
出轨的痕迹之后就可头痛了,搞不好她与自己老公过去的欢乐时光可能就一去不
复返了。
  这时候,杨怡彷佛从远远的身份与地位凝望着他,在她一双颤抖着的凄黑眼
眸里,她深深明白到她自己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依然存有一丝丝深厚的暧昧感觉,
并且心里顿时感到极度矛盾起来。
  她深知道如果自己选择了跟他远走高飞,那她一直想追求的豪华似的生活与
品质就可以统统抛之脑后了,但是她清楚知道自己却不舍得将一个那么荣华富贵
的人生给摧灭掉。终于她在一个极度挣扎的思考之下,微微抬起了头,随后她娇
脸上的表情渐渐铺满了一丝一丝的伤感、忧伤与淡暗。
  「是我对不起你,请你放过我吧!」她一脸情绪低落的样子向他开口细诉。
  当她把自己最后的留言说完之后,她就把心一横地在许强的面前转身,头也
不回地往楼上的浴室黯然离开去了。
  许强眼见到杨怡竟然舍他而去之后,心中顿时不知滋味地气馁着,他双眼的
凌光也渐渐地变狠起来,终于他口中默默地说出如此反常的词语:「他妈的!敬
酒不喝偏要喝罚酒!」
  一小片刻后,还在映画室里深思着的许强,他心里默默地为自己计划一番,
随即就一手拿出手机,然后按了几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就给拨着出来。
  「喂,计划有变。今晚老地方见面才详谈。」许强很有气势的向电话的另一
边说着道。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