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第十八章 千金难得,计划变化)第一回

           第十八章 千金难得,计划变化
               (第一回)
  时间是不会停留等人的,时间就好似一分一秒赛跑地流失,当夜幕即将降临
之时,夜晚的时分所带来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那么的诱人又那么的沉寂。
  转眼间,当外面的天空从灰黄的天色光线缓缓地下沉而转到灰暗的时分,随
着沉沉的夜色缓慢地把一道道忙碌十分的街道上不停得照亮起来,那些忙碌了一
整天的人群们也只好各奔东西,一个两个渐渐地消失在空无荡气之中,各自归家
去寻找他们所渴望需要的沉静时分了。
  这个时候,时光倒流回到晚间七点整的浴室里……
  正所谓「夜静人深,梦破晓了」。这两句的意思顾名思义就是指每当夜晚一
来临,许多事情和东西往往就会在这时而显得更美丽生动起来。
  这时在楼上卧室的浴室里也不另外,从不断冒着一团团水蒸气的温湿浴水之
中模糊不清地彷佛可以从那道浴室玻璃门上朦朦地看到一个窈窕苗条的赤裸背影
不断「沙沙沙……」的沐着浴。
  从这个尤人的裸背看来,这个背影好似极度沉醉在那些从莲蓬头所喷洒出来
的温暖浴水之中,一滴一滴缓慢地将整具赤裸裸的身躯从头到脚流过。顿然间,
这一个充满韵味十足的背影上就形成了一副仿似贵妃出浴般的画面,而诱人程度
几乎到达了一种足以让旁观者一看到就可双目不眨地觉得亮丽优雅之极!
  就在这一个彷佛神魂颠倒的时刻里,这个背影顿时向后一转,这位性感有致
的人妻双峰、纤细小蛮腰和丰满的美臀并加上一双杀人不赔命的四十四寸长腿,
整个美如白雪般的娇体一摆一摆当场一亮地展示出来了。
  再看清楚一刻,一瞬间就可以看到原来这位人妻也不是何方神圣,她就是身
为名门贵妇等级的杨怡,也就是陈家荣陈董的太太。
  这时刻,杨怡一心想匆快地将自己早已被污辱无数次的身躯,每一寸每一块
的肌肤好好的给冲洗一番来迎接自己老公等回的亲爱拥抱与爱抚。这一霎那,杨
怡边沐着浴边感到她体内彷佛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似有一队蚂蚁兵团不断在
她体内蹒着,顿时感得全身连同心里酸溜溜起来。
  过了一刻,她整个心灵的防备开始渐渐给这种欲生欲死的痕痒感觉弄得她
心灵与思想极度地空虚,情急之时,她一边嘴唇变得微微地张开,一边不断用她
舌尖反覆轻舔着,并有意无意地开始舔着自己的嘴唇。
  经过忍受了一段好熬人漫长的时刻,杨怡全身再也忍受不住这一种让她隐隐
作痒的感觉,她身体的内处不停发送着一种极度需要欲望的性挑逗,一丝一丝地
将她脆弱的精神慢慢的推倒,最终一发不可收拾地暴发起来了!
  一转眼,她整个人双眼空荡地将她一双微颤着的双手慢慢往她一具湿涅涅的
身体上下移着,一瞬间就开始不停疯狂地扶摸起来了。这一个诱惑自慰的情景有
如不断搓弄面粉般的动作,她一手戳着她右边傲人的丰乳,一手按在她淫水十足
的阴唇上。
  顿然间,她脸上粉红羞腻地搓弄不断,心里一面感到其实她自己还真的很需
要被男人的肉棒插进的感觉,一面用手指微微地移到下体的小丘坡上,五根手指
的尖端顿时被体下阴户边的阴毛弄得满指尽湿。
  实际上,杨怡心里不停得觉得她自己身体的反应恰恰表达了自己此刻对性爱
的需要,但是却深深地不知道原来自己体内的发骚反应其实是因为当初老黄在她
体内毒打的那支针而毒发的,毕竟目前已到了那支毒药发作的第二天。
  此时此景,杨怡一面风骚地自慰着,心里一面安慰着自己说道:「哦……老
公……我身体很痒啊……老公……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需要你吗?哦哦啊~~~
嗯……」
  「哦……啊……哦哦……啊啊啊……嗯……」她轻叫了一声,随即全身激动
的呼吸响声时大时小般的喘起来。
  「嗯嗯……啊……老公……许强……许强……」杨怡的脑子里一面连想自己
的老公,但是脑海里却不停幻想到许强这一个让她不能忘记的旧情人。
  就在这个那么诱人之极的情景下,不断呼吸急喘着的杨怡顿时双目一睁,随
即整脸腼腆地感到自己竟在浴室里一面疯狂地自慰着,一面脑里微微地幻想到许
强这一个与她有暧昧关系的男人而感到非常的羞耻。此刻,她又连想到假如她整
个情感背德的心房顿时给人扯开来看的话,那身为有夫之妇的她,一副高尚声誉
与矜持的身份也实在算得是丑事尽丧并且可以留丑万年了。
  她顿时将她的头往上抬起来,不禁让头上的莲蓬头所洒出来的温水,不停淋
洗在她一付心情复杂的脸上,心里也不断告许自己说道:「杨怡!你已经有一个
很爱很疼你的老公,你不能再这样执迷不悟了!你可不可以快点清醒过来啊?不
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
  她脸上不断发着烫,不到一刻就转到极红的肤色,嘴边微微传出一种极度内
疚的口吻不禁向自己说道:「忘记这些噩梦吧!就当是发了一场梦,从今开始我
只爱我老公,一辈子只爱他一个人。」
  随后她就一手将水给关掉,转身就把那道浴室里的玻璃门打开着,她全身勾
魂香喷喷、滑溜溜、光洁而又有弹性的身体彷佛出水芙蓉般的在空气与水蒸气之
间一一地尽露出来。
  此时此刻,她脸上羞红地缓步走向空无别人的卧室里,转眼就看到床上的一
套她早已准备好的黑色情趣睡衣。其实她深知道等回当自己老公看到她身穿上这
一套足以让她全身最优美的曲线都集中在身上的宫廷吊带式马甲和连扣式丝袜的
时候,必定登时整个人禁不住眼前的引诱而弄得仰天直立。
  此刻,杨怡的心里当场笑了出来,嘴边不禁地绽出一种人见人爱的笑容,低
头紧紧瞄着眼前的诱物而感得心热如火烧,终于她禁不住等回的翻云覆雨所带来
的性福感,随即整个人匆快地走到床边,风情万种地将那套惹人目光的睡衣给穿
上。
  杨怡身穿上那套马甲,整个人娇羞敲冰地走出卧室,心情激动地往楼下的方
向走着去。当她联想到等回自己老公见到眼前的尤物而不想入非非地给她来一段
激情的性交都很难了。此时此刻,她一颗激动的心脏也开始「砰砰砰……」地扑
扑乱跳起来,只希望自己的老公会手下留情,不让她受苦就可了。
  当杨怡一步步缓步到楼下的客厅时,眼前不见老公的人影而感得心中奇怪,
心想道:「咦?奇怪,老公他呢?」
  「难道在外头抽着香烟不成?」她心里又想道。
  此时,她身穿着马甲从客厅的窗帘后面鬼虚地向外面的公园四下细看,但还
是没发现自己老公的踪迹。
  「老公不是出去了吧?!」她心里登时感到失落,心想自己对老公的好意可
能换来了一场的失望而担忧着想道。
  就在她非常担忧的时刻,她一双激动的双眸里不时晃着一圈圈的泪光,忽然
听到楼下的映画室里传出一丝丝「呓呓呀呀」的微喘声音,她浑身登时感到事有
奇异,急步就走了过去。
  当她越接近映画室的门前,那种「呓呓呀呀」的声音就越听得清晰,正当她
情急地想一手把那道门给推开之时,此时此景,杨怡嘴中「噗哧」一笑,心里顿
时想到一个好妙计。为了让自己心爱的老公得到兴奋点,她唯有采取主动使出浑
身的女性魅力,就是用她一身上下充满诱惑的身体姿态来攻陷自己老公的心灵,
就像往年一样的亲密浪漫却充满了和谐与幸福感。
  ……
  杨怡一面将她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四十四寸美滑雪白的左腿一上一下般的扭
动起来,一面娇声娇气地在门外说道:「嘻嘻……老公,你还不出来就没了。」
  「老公,你还是快点出来嘛,你老婆很需要你的疼爱呀!」她全身纷纷地感
到很痒而心里喃喃自语道。
  顿然间,她面前的那道大门登时给打开了!只见她一双惊慌的眼睛顿时凝望
着,我整个人浑身乱颤地彷佛一只愤怒红极的大公牛,全身极度震撼的往她的身
前奔跑着,随即就一手将她整个人给紧抱了起来。
  「老公,你干嘛这么激动呀?啊……啊……」
  过了不久,杨怡登时被我的拥抱弄得嘴巴微微地张开,嘴边的喘呻吟开始呼
个不停了。
  「你穿得那么性感诱人是什么意思啊?」我长呼一口气,全身不禁惊叹地凝
望着她道。
  「啊……哦……这一切都是为你而穿的。啊……」她面色潮红地向我道。
  「为什么呢?」
  「那还用问?因为我太爱你了啊,傻瓜!」她俏皮地向我眨着眼道。
  「唉!我都老了!你不是爱许强的吗?哪有必要来爱我这个中年男人呢?」
我的语气渐渐变得凶狠起来,嗓子也不受控制地发着大声道。
  「老公?!你……在说什么呀?」她脸上惊讶地向我看着,全身不敢相信耳
朵所听到的是一个事实,并开始颤兢地发起抖来道。
  「我已知道你和许强的关系了!你们俩在映画室里干了什么好事!你就不用
再瞒着我了!快点一五一十地把那些缠绵情景说出来吧!」
  「……」我老婆登时不语地呆在原地,她一双若如空白的眼睛不禁湿着地并
慢慢心碎了。
  「快说啊!死骚货!」我终于无法忍耐她的沉默,随即向她贬低的骂着道。
  「……」我老婆还是无语地一脸惊讶站在我面前。
  隔了一段时刻,她还是摇着头,一副死口不认的样子望着我说道:「我……
真的没有啊……」
  「你妈的骚货!你还不承认是吗?我就干死你!操你奶奶的祖宗十八代!」
  我疯脑疯语地一手将我老婆的性感马甲给暴怒地扯烂,随后匆快地一脚将她
全身给踢到地上去了。
  「啊!老公,你……疯了?」我老婆一脸晕红地惊叫了一声,双目特睁地看
着我大声喊道。
  「你妈的臭货,这些年来我还待你不够好吗?你要什么名车,我已给你,你
要数之不清的金钱费用,我都已给你,我还有什么未曾给过你呀?!你说!操你
妈的!」我怒气愤放的瞪着她的脸上说道。
  「不是的……呜呜……呜……我……是爱你而已……老公……」她整个人震
惊到脸上通红,她一双好似兔子般的玉乳一面不停得在我眼前摆来摆去,口里也
一面发出一道道惨绝人寰的求饶声音。
  此时此刻,我一双心碎的耳膜好似给某些物质塞住了般的登时听不到她苦苦
相求的求饶声,一转眼就彷佛一只饿狼般的扑到她赤裸裸的身体上,随即不断地
向她秀色可餐的一双玉乳猛烈的攻击起来,体下的软物却出奇地还存在半软半硬
的状态之下,登时匪夷所思的缠绕着我整个心情低潮的思想。
  「啊啊……老公……我不要……」我老婆嘴里虽然这样说,但她身穿着黑色
丝袜的双腿还是微微地给张开着。
  这时候,我一双愤怒通天的眼神凶狠地看着她一双玉乳上的粉红乳晕,登时
看得有点目眩心跳起来。终于整个人无法忍受这种诱人的情景,立即就趴到她一
具受尽惊怕的身躯上,然后一口一口狠狠地咬着她粉红的乳晕。
  「你别在我面前来这套……你都已给了许强这个小家伙……我就偏偏要……
贱女人……骚女人……啊……我咬爆你这里呀……」
  「嗯啊……啊……老公……轻力点…我痛……啊啊……」我老婆整个人不断
挣扎着,她嘴巴也不停发出一道道的呼吸声,听起来好像哮喘声般的呻吟起来。
  我一面疯癫似的抓紧她一双丰满的玉乳,一面埋头苦干地使劲吸吮着,脑里
不停得尽力幻想着我老婆和许强在一起的淫靡情景,顿时大声地啸道:「啊……
淫贱的老婆……你已和别人睡过了……你还会爱我吗……啊哦……啊……」
  「我会……我爱你一个……哦……」我老婆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淫靡之极,
看起来还带着一丝丝蛮享受的样子登时在我面前呻吟起来。
  「你说爱谁?」我不停向她盘问狂喝着道。
  她双目凝望着我体下的物体还是半硬半软地毫无生气,顿了片刻,终于不得
不向事实低头地配合著我道:「……爱许强。」
  我顿时被耳边所听到的惊语弄得当场喷精似的全身不受控制地狂抖起来,随
即就一手牛力般的力气攫住她丰满的玉乳之上,登时导致她雪白无瑕的乳房肌肤
变得血根尽浮地全身剧颤着,我另一只手却飞快地伸到胯下的隐隐作硬的阳具,
一搓一套地紧套起来,边仰头边嚎道。
  「啊……真是贱女人!你果然还是对他念念不忘!继续说出你有多么的想念
他呀!」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