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笨郎】( 第十九章 人善人欺 ,天也欺我 )第二回

           第十九章 人善人欺、天也欺我
               (第二回)
此时此刻,恩娜早已将她一头仿似拥有灵性的长发高高的绑了起来,登时
一身赤裸裸地站在浴室木门的前面。随即她脸红的应了一声,便俏滴滴地向我瞄
着说:「老公,你怎么了?我是不是很美呢?」
  我一双激动的眼眸中不禁地向她宛如一只白虎般的下体惊叹了一下,便大呼
喘气地说道:「天啊!老婆,你干吗这样子了?你竟然剃了你的阴毛?」
  「是呀,我觉得干干净净的下体可能会带给你一种性感诱人的视觉,所以干
脆就给它剃光了。你觉得我看起来怎样呢?」她很害羞的回答着我道。
  「你这个小精灵,快点给我好像一只狗这样地爬过来!」我整个人登时心跳
奔腾地向她喝着道。
  这时候,她一脸含情默默地瞟了我一刻,便发娇地说:「人家才不是狗耶,
人家是你的小母狗吧了。嘻!」
  「她妈的!如果你再不来,我等会就干死你!」我继续大声地喝着说。
  一瞬间,恩娜就识趣地往床边的方向,整个人宛如一只母狗般的向我爬着过
来。正当她柔情款款地卧在我怀中之时,我终于情不自禁地紧紧搂着她,并且在
她泛起红霞的脸颊轻微地亲了一刻,随后一手在她一对丰满的E罩杯乳房上搓个
不停。
  顿然间,恩娜被我的疯狂搓扭弄得满身发着春情,加上她一脸羞怯的神态并
且时呼时叫的呻吟声,过了不久就全身终于不受控制地急喘起来了。
  顿了一刻,她紧紧地闭上她的双眼,内心里经过了一番压抑和挣扎后,随即
一脸很害臊地低着头向我问道:「老公,你是否真的爱我?你究竟有没有后悔娶
了我?」
  「傻丫头,难道这种问题还要问的吗?我当然真的爱你,不然也不会心甘情
愿地和你结婚了,是吗?」我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整个人变得温柔款款地
说道。
  「那么说,你会给我怎样的结婚礼物?」她低着头说。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结婚礼物?难道做你老公的结婚之时还要送你礼物的
吗?」我登时满头不解地看着她说。
  「我不依啊!你都还未买钻戒给我戴呢!」她将她的头靠进了我的怀抱里,
顿时向我发起娇嗲嗲的声音。
  我脑子灵光一亮地发着大笑,便搂紧了她,温柔地说道:「呵呵呵!原来你
在撒我娇了。好!好!明天我就为了你特地去找全巴黎最名贵、最高尚的钻戒售
卖所去买回让你戴上,怎样?」
  她登时发出一道娇滴之极的语气,便说道:「人家现在才不要呀,我现在要
别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我又开始满脑问号地瞄着她一刻。
  「假如我说我想拥有在你公司里头的一点点股份,不知你会介意的吗?」
  恩娜一脸小心翼翼地望着我说,但是我却察觉到她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不对
劲的感觉,所以我的第六感告诉了这件事其实一点也不简单。
  「我公司里的股份?!你这个女人也难免太贪念了一点吧!」我一边满脸心
不在焉地望着她,一边用着一道存有警告的口吻向她说道。
  这个时候,当她听到我如此向她说后,她脸上登时变得忧伤起来,不禁在我
面前闭眼叹气的,随即就一口气不停得向我解释说:「你这一番话也说得太难听
了吧,我又会贪你什么啊?我跟你说明,我怎么说也算是你身边的半个秘书以及
你唯一的老婆,难道我想要有一些公司里的股份也算是过份吗?」
  「老婆,我完全明白你说的话,但是想拥有我公司里的股份也难免太过份了
呀!」我不耐烦地说。
  她一面把她美滑的娇腿放在我的双脚之内,一瞬之间就彷佛一伸一缩地不停
在我的双脚爱抚起来,一面在我脸庞上俏滴滴地吻着我说道:「我说得一点也不
过份啊!你试想一下,毕竟我们俩年龄的差别也算得上蛮远的,如果日后你有什
么不测或者你人已不在这世上的话,你也不想你一直辛辛苦苦打拼回来的公司全
落入别的股东的手上吧?而且你人不在我身旁的话,我的日子也算得是孤苦零丁
的了,怎么说你也应该付责任为我的将来着想一番啊,我说的对吗?」
  此时此刻,恩娜这一个娇娃荡女不停地用她一双弥散着近乎无瑕疵的完美的
美腿来引诱我内心的定力,不到一刻我整个人登时无法可忍地感觉到她给我的震
撼之感,以及从她身上散发出一种欲生欲死的性欲冲动。
  我一边不断急咽着喉咙里的口液,一边双手不断地戏弄她的腋下,便笑吟吟
地说道:「你说得也蛮有道理的。但是这回事说起来十分简单,真正来做的话还
挺复杂的。你不如给我一点时间再考虑考虑吧!现在我就要你先到我身上好好地
给我放浪一番!」
  「哈哈……不要啊……老公……很痒啊……」恩娜笑意十足地喊着道。
  「老公,你是否可以疼一疼我体下的小洞吗?我好像感觉到那面的好像有点
干。」恩娜一副害羞的脸登时低了下来,便向我俏滴滴地说着。
  「哈哈!你就看我怎样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我一脸哈哈大笑地向
她喊着说。
  一瞬之间,我登时激情地一手把她整个身躯给抛到床上,随即沿着她平平的
小腹上,一瞬间就用手拨开她体下两片早已湿答答的花瓣,并将舌头深深地挑进
她毛茸茸的隙缝里,顿时我风情地用转动不停的舌头一伸一扫地在她阴道深处挑
逗起来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后,整个空间里头就只可听得到「啧啧」的声音,
当场泛起一阵阵的春色无边际!
  「啊!不要停啊……你真的弄得我很舒服……再舔我快一点……啊啊……」
恩娜整个人就快崩溃似的再张开她一双美腿,登时向我发起一副妩媚的神态,便
双手更用力地按着我的头,久久不让我抬起头来。
  「呜……呜……老婆……你样子好淫荡呀……呜呜……让我舔死你吧……」
我心神激荡之下,也罔顾什么羞耻了,随即一面低头继续为她舔弄着她体下淫湿
之极的阴道,一面「咿咿呀呀」地向她发出舔阴的声音。
  「老公啊……你再快一点……你不要停下来啊……我太……我太舒服了……
啊啊……」她被我吸吮到全身仿似颤抖抽筋般的模样,登时整个人难受至极,而
我整张脸却给她激动的双手紧紧地压在她温泉似的阴道上,使我的头不能扭动半
分,但从我的耳边就微微地听到她不断仰天大叫以及急喘气的呻吟声。
  过了一段时刻后,我渐渐感觉到我脸上都沾满了她臭腥的体液而导致全身即
将不能呼吸过来,一时情急便顿时向她大声发出一道喝声道:「呜呜……可以了
吗?我就快不能呼吸过来了……呜呜……快放开我的头……呜呜……你快放开我
呀……」
  此刻,恩娜内心里渐渐地感到全身彷佛一架直冲云霄的火箭,即将一飞冲天
般的将她体内浓盛的欲火高高的燃升起来,登时向她体下忙吸吮着的男人急说:
「老公,你再舔我多一下嘛!我感到我体内就快高潮喷水出来了啊!你再出力用
你的舌头向我的深处里顶钻啊!啊……」
  「你快缩手!我不能再弄了,我就快窒息了呀!呜呜……」我顿时双手激动
地把她的手给甩开,但是她却依然紧绕在我的头上。
  「啊……啊……好爽喔……我就快可以了……啊……我好舒服哦……再快一
点……再深一点啊!」
  「呜……我的妈……呀……我不能了……呜呜呜……」我不停地在她的体下
拼命挣扎起来,嘴边也隐隐地发出一道道不清不楚的求饶声音。
  顿了一刻后,恩娜即时紧闭上她一双仿似空荡的双眼,一副激情的面色登时
变得潮红,胸部的喘气也剧烈地一上一下起伏着,全身用劲力将一双手使劲把正
在她体下的头按向自己的胯中,嘴里大声疯狂地发出颤抖的呻吟声道:「啊……
老公你太棒哟……我受不了……我就要喷水了……高潮要来了啊……我要来……
啊……来了!」
  正当巴黎外头的天气变得寒冷之际,加上在酒店房内渐渐泛出一层层的人体
热气的味道,就在这种闷热又春色布满天的时刻里,恩娜的嘴边好似弯弯地迷笑
着,而她一道丰厚润泽的双唇之中也不断地发出极度媚惑的呼吸声,整个人彷佛
死躺在床上默默地享受着她高潮之后的余震。
  过了一刻,当恩娜整个人回复了力气,随即眼边微微地向自己体下的男人瞄
了一下,便好似关心地轻轻一推,问道:「老公?你还好吧?」
  这时候,当恩娜发觉到躺在体下的男人依然死死的没有发出声,她就开始焦
急地坐了起来,便紧张地抬起头一看。
  「老公?你干吗呀?老公?」她一眼望着在床上昏过去的陈董,便依然关心
地向前推了一推便说。
  经过了一番呼叫之后,恩娜一边不停地推着眼前的陈董,一边小心翼翼地用
手放在他的鼻上,一瞬间想都没想就一拳狠狠地殴在他的头上去,便得意地哈哈
喊道:「哈哈哈哈!我都忍了你好久了啊!你怎样了呀?竟然昏过去了!你这个
大淫虫都有今天了!奸我还奸到那么爽快吧!我看你从此以后该如何生活了?哈
哈哈!」
  顿时间,恩娜就从她的行李包里取出一份仿似合约的文件和一把锋利的小剪
刀,一转眼就向正在床上昏过去的男人狠狠地剜了一眼,嘴角便渐渐地贱弯了起
来。
     ***    ***    ***    ***
  早晨的光线渐渐地照在床上的一个男人的脸上,过了一小片刻后,这个男人
的眼睛被外头的光线照亮到整双眼睛微微地跳动了起来,一瞬之间,这个昏迷的
男人就整个人昏昏迷迷地回醒过来了。
  此刻,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昏倒了多久的时间,我只知道当我一身软弱地醒
过来之后,我已是一个人赤裸地躺在床边了。这个时候,我脑袋一片空白,而且
我的下体还隐隐地发起一阵阵的极痛来,顿时让我痛不如生、生不如死地拼命抓
住我整个胯下不停当场连转着几圈般的疼痛起来!
  「老婆?」我心里顿时感到焦急,便全身没力气地喊了一声出来。
  顿了一刻,我依然没看见恩娜的影踪,便尽量大声地再度喊着道:「老婆,
我正在叫你啊!你快来啊!我的下面不知为何感到很痛!」
  这时候,我心里渐渐地担忧了一顿,随即整个人一摇一拐地在房间的每一个
部落到处寻找她的影踪,便不耐烦地向她愤怒喊着道:「恩娜!我已喊到没有声
音了呀!你究竟在哪里啊?」
  经过了一番搜查之后,连她的影子也没看到,但我却发现到在我钱包里头数
十万块的银钞全部早已一空,而且最严重离谱的是连我的国际护照也突然之间消
失不见了!
  「什么?难道她挟带私逃了?!」我顿时怒不可遏地向自己惊喊着说。
  这个时刻里,正当我用思考一一地尝试回忆着昨天所发生的点点滴滴,顿然
间,一道我一点也听不明白的法国语言就响亮亮地从酒店的房间门外向我的耳膜
传着来:「Police ici!Ouvrez la porte!」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