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缘真情】(19-21)

            第十九章 两家会面(上)
  在隔壁的安在林觉得可以露面了,于是到洛诚和安幼丽在的包厢,敲了敲门,
安幼丽以为是服务员,刚想说几句的时候,却被洛诚抢了先:「请进吧!岳父大
人!」
  听到洛诚这么说的时候,安幼丽心里一惊,岳父大人?莫非是爸爸!他怎么
来了?
  安在林进门后,顺便关了门。这是父女俩几年后的第一次会面,安幼丽起身
就与父相拥,从这一相拥开始,父女俩再无任何心结,正确面对那件事的父女二
人,再见面后都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安在林唏嘘不已道:「爸爸错了!你能原谅
爸爸吗?」
  「爸爸,您别说了!呜呜!我…我早就原谅您了!几年前就原谅您了!爸爸
深爱着妈妈这我知道,由于我那时跟妈妈很像您就做了这我也知道,我想要说的
是,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已经原谅您了!呜呜……」安幼丽边哭,边诉说着内心
的苦闷,一旁的洛诚不住的拍背安慰。
  「原谅了就好呀!原谅了就好呀!」说着,安在林就将安幼丽抱在怀里。
  「我…我能代替妈妈,那样的照顾您吗?」抹了几把眼泪的安幼丽深情地看
着自己的爸爸。
  「这!这个……」安在林懂的这话是什么意思,突然惊讶得说不出话了。
  「爸,幼丽是有这份心的,您就接受吧!」洛诚在一旁劝道。
  「爸,那时我还小,我不懂,所以您对我那样时我还无法接受。但是经过了
大学和社会,我才了解了,外面其他男人都是有什么小三、小四之类的,家里还
有着妻子和孩子。我才更加觉得爸爸真伟大,没有了妈妈,您还坚持不给我找后
妈,一人将我养育成人,身为男人的您,相比十分痛苦吧!每个人都有那方面的
欲望,所以您才会在酒醉的状况下,误认了我。所以说,今晚上爸爸狠狠的蹂躏
女儿吧!」
  安幼丽真心实意的劝着,最后的那一句,则是以一种洛诚听不到的声音,在
安在林耳边说着。不说还好,一说安在林此时感觉到一阵热血沸腾,下面在裤子
里的的阳具一阵阵的瘙痒难耐,之后就是勃起了。
  看到爸爸的窘境,安幼丽甜甜地一笑,转过头对洛诚说:「今天晚上我是爸
爸的,你就回家照顾咱妈吧!」
  「我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好不好!」洛诚听安幼丽这样说,很是不乐意,咱们
又没机会做爱。
  「以后他就是你老公,你应该照顾好他,我这么些年不也就过来了?」安在
林「教育」着安幼丽。
  「爸爸!今天就想和你在一起嘛!」安幼丽娇嗔道,因为自从心结解开后,
她也觉着乱伦其实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尤其是跟最爱的爸爸。
  「好好好!洛诚,什么时候来我家?该谈谈你和幼丽的婚事了。」安在林说
道。
  「下周的周末,不知道您有时间没有?」洛诚问道。
  「现阶段来说,下周我还没有任何安排,那就下周末。幼丽,出来这么久了,
该回家了!」
  洛诚独自一人回到家,洛爱灵向洛诚身后看了看,问道:「幼丽没有跟你一
起吗?」「她回家了,跟她爸爸一起。」洛诚说道。
  「怎么回事?」洛爱灵也觉得很奇怪。于是,洛诚就将安在林父女的事和下
周的事告诉了洛爱灵。
  「嘿嘿!世事无常呀!乱就乱吧,现在乱到一起去了!」洛爱灵听完之后笑
道。
  「你觉得不行?」洛诚好像听出了洛爱灵一丝丝的不满。
  「行!都行!要不我定个机票?」洛爱灵问道。
  周五的晚上大约八点来钟,洛爱灵和洛诚下了飞机,带着一些行李,随着前
来机场接他们母子的安幼丽,来到了安在林的家,这是栋三层小洋楼,整体装潢
很不错!楼前是用来接待和纳凉的院子,种了很多的树,楼后是运动场地,包括
了游泳池和一块篮球场大小的场地,那块篮球场大小的场地上面是一些户外的健
身器材。
  进了房子,只觉得富丽堂皇中带有些许的简约,有着大部分中国人都喜欢的
风格,既有面子,住着也舒服,房子内并没有令人厌恶的装潢气味、空调气味,
反而有些许的清新和馨香。这套房子,除了父女二人之外,并没有什么保姆之类
的,倒像是度假别墅。
  进了门,只见安在林坐在沙发上喝着功夫茶,在静静等着洛爱灵和洛诚这对
母子的到来,安幼丽进门后喊道:「爸!他们来了!」
  安在林起身就要迎接,当洛爱灵站在他面前时,安在林也呆了好几秒,随后
就恢复正常,拉着洛诚到一边说:「这位是你母亲?」
  「怎么样?惊呆了吧?要不然我怎么会和妈妈做爱呀!」洛诚骄傲地说道,
这句话更加印证了这对母子恋人的可信度。
  定了定神的安在林,转身笑道:「这位就是亲家母吧?」
  「亲家公,我就是洛诚的妈妈,免贵姓洛,洛爱灵。」洛爱灵伸出手,并自
我介绍道。
  看到本不应该是中年女人操劳的手,安在林顿时不淡定了,这小子的母亲到
底多大?手这么细滑,跟幼丽的手似的。接着伸手握住的安在林又一次感到了震
惊,这!这皮肤也太好了吧!比兰儿当初,幼丽现在都还要好!
  「你…你好!我叫安在林。」安在林自我介绍道,他的反应此时全看在了安
幼丽的眼中,安幼丽开玩笑道:「怎么样?我婆婆美丽吧?」
  「美…美丽!臭丫头,说什么呢!」安在林先是处在了沉浸在洛爱灵美貌当
中,而后听到安幼丽的玩笑话,埋怨的看着安幼丽。
  进入了正题,安在林又恢复到了稳重的形象和状态,说道:「今天咱们两家
就确定了孩子们的婚事,由于你儿子帮我解决了我内心的大事,这彩礼我就不要
了,只要求你儿子能像我对待她妈妈那样就行了。」
  「这些我都听说了,洛诚能娶到您闺女是他修来的,我保证他一定会好好对
待您女儿的。」洛爱灵连忙答应着。
  安幼丽此时将酒柜的一瓶高档红酒拿了过来,并且给安在林和洛爱灵各倒了
一杯,安在林说道:「喝了这杯之后,你我就是一家人了。干!」
  「干!」两人喝下酒之后,安幼丽拉着洛爱灵就往房间走去,洛爱灵叫洛诚
帮忙往楼上房间搬着行李,到了房间之后,安幼丽将洛诚推出房间,边说边推着:
「我和咱妈说会话,你先和咱爸聊聊天去。」
  「好好好!你们聊着,我先下去,有事儿叫我们。」洛诚关好门,下了楼。
  见到安在林给他倒了一杯功夫茶之后,自己双手接上,坐了下来,这时候安
在林开口了:「知道我为什么不要彩礼吗?」
  洛诚摇了摇头,这什么个意思?难道说还有什么条件吗?于是不解的问道:
「爸!请说!」
  「我差不多该为自己找个接班人了,你很优秀,也有天赋,只要你接手我全
部事业。」安在林给了洛诚一颗大大的甜枣,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就是大大的大
棒了。
  「照这么说的话,我等于就是入赘在你们家?」洛诚听出了意思,不要彩礼
的婚姻就是这么回事。
  在楼上的房间,安幼丽将爸爸的意思告诉了洛爱灵,洛爱灵听到后,觉得自
己一个单亲妈妈,自小没有爸爸,中途到来的那位又是个杀人犯,既然亲家这么
说了,就知道这么做了,省得自己的儿子那么的辛苦。可说的是,创业容易守业
难呀!
  「……前提就是,洛诚得要入赘,我爸就是这么精明的人,哪有不收彩礼的
婚姻?有,那就是入赘……」安幼丽不好意思道。
  入赘?洛爱灵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只不过儿子的孩子跟谁姓呀?
  「现在都啥年头了,入赘只是个形式,孩子的姓当然是父姓,你自小单亲当
然跟的是你妈妈的姓。」在客厅,显然洛城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是是!是我迷糊了!」洛诚挠着头不好意思道。
            第二十章 两家会面(中)
  在楼上卧室,洛爱灵听到安幼丽的解释之后,也觉得是这样的。
  看到房间内的一道门之后,洛爱灵问道:「这是浴室吧?」
  「妈想洗澡了?那就是浴室,刚下飞机好好洗个热水澡能解乏。」安幼丽笑
了笑,准备进去给洛爱灵放水。
  「等等!我问一下,你洗过了吗?」洛爱灵见安幼丽准备进浴室,连忙问道。
  「还没呢!妈你先洗吧!我一会再说。」安幼丽觉着可能是婆婆不好哦意思,
才这么问的。
  「要不咱们一起洗?」洛爱灵笑着提议道。
  「这个…不太好吧!」安幼丽为难而又不解的说道,一起洗?怎么?要验证
我是不是处女?不可能呀!我和爸爸的事洛诚告诉我,跟我说他已经告诉妈妈洛
爱灵了。
  「没别的意思,再说以后指不定经常一起洗呢,你懂的!」洛爱灵看安幼丽
的神情不自然,于是解释道。
  「哦!我明白了!难道说妈妈也受不了洛诚了?想找外援?」安幼丽恍然大
悟,觉着说我这位婆婆这么开放,母子做爱还带上儿子的老婆,这样的3P场景
简直是绝无仅有,要是爸爸再加入的话,诶呀!我在想什么呢?!
  自从解开心结的这对父女,回到家之后便是疯狂的做爱,女儿诱惑着老爸,
老爸积攒了已久的精气顿时爆发,食髓知味的这对父女夜夜笙歌,姿势层出不穷,
花样时常翻新,弄得安幼丽整天全身酸麻,阴户肿胀,但是内心瘙痒的感觉总是
挥之不去,还想再来,接着来……
  看到安幼丽脸色泛红的洛爱灵,知道这个淫荡的小妮子在想什么,没想到这
也是个极品,儿子今后有的受喽!两个女人脱光身上的衣服,走进了浴室,在脱
衣服的时候,两个女的都打量着对方,都发觉着对方的身体很美。
  在客厅的两个男人,准备将他们交涉的内容沟通一下,于是都往楼上走,在
房间外洛诚要敲门的时候,却被安在林制止了,安在林说是要听听看她们说什么
话,于是门被悄悄的开了一条缝,这时的场景,足以让所有男人鼻血流干,正好
这时两个女的脱衣服准备洗澡。
  也许是让两个男人尝尝甜头,也许是故意这么做,两个女人都蛮有默契的视
而不见。安幼丽此时看到洛爱灵的身体,难以置信道:「妈,你的身体好美!我
都不相信,你是洛诚的妈妈,嫉妒死我了,我要到你这时候还这样就好了,怪不
得洛诚会和你做那种事。」
  「我会告诉你,我的保养秘诀的,再说你也很不错呀!要不然,你爸怎么会
被你迷住呢!」洛爱灵自豪道,被一个小自己很多岁的成年女性所夸奖这是件很
有面子的事。
  看到房内春光的两个男人都hold不住了,安在林问洛诚:「你妈妈今年
多大了?看样子很不错呢!」
  「算了一算刚好五十,怎么?爸也动心了?」洛诚打趣道。
  「说什么呢!我只要我的兰儿和幼丽!」安在林矢口否认起来。
  「男人之间,不要这么虚伪嘛!你女儿就很不错,身材跟我妈有得一拼!」
洛诚说道。
  「我生出来的!不满意,你也生个出来弄呀!」安在林顿时骄傲起来,也口
无遮拦了。
  「为老不尊!」洛诚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
  「说我虚伪,你也不是一样嘛!都是乱伦的人,就别做作了。」安在林听了
之后,十分的不满。
  「好好好!您说得对!都对!」洛城突然有了一种被打败的感觉,忙点头
「道歉」。
  两女之后走进了浴室,调好了热水,洛爱灵问安幼丽:「你说一会我们穿什
么性感的衣服,去伺候那两位爷?」
  「妈,你说什么呢!」听洛爱灵这么说,安幼丽顿时觉得面红耳赤,这个婆
婆到底要干什么,不会是真的来4P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把我给你爸,你则是小别胜新婚的和我儿
子颠鸾倒凤,我吃醋了,你得要负责!」洛爱灵虽然佯怒道,但内心还是有些期
待,安在林确实很英俊不凡,让他操一下也没什么的。
  「好婆婆,儿媳妇错了!原谅儿媳妇吧!」安幼丽露出「可怜」的表情,但
这表情在洛爱灵这里就是「可恨」。洛爱灵白了安幼丽一眼之后,转而问道:
「刚才的问题你想了没有?」
  「刚才我好怕怕,没想呢!」安幼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跟婆婆玩儿这一套,小心着点,洛诚最喜欢的是肛交,我让洛诚弄死你!」
这时洛爱灵气笑了,难道你没听过「姜是老的辣」吗?小妮子还是太嫩了!
  「我…我还没试过!疼不疼呀?」安幼丽这会儿着急了,肛门?别开玩笑了!
会疼死的!
  「开始巨疼!之后会好的,很刺激呦!」洛爱灵忽悠着安幼丽,其实连她自
己没有弄过。
  「刚才的问题我想到了,我有几件性感内衣……」正要说着的安幼丽却被洛
爱灵打断了:「不不!我买了两双长筒窄蕾丝边的丝袜,我看了你的脚和我的脚
差不多大,你找上两双大约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鞋,我们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给他们
看,你就知道这对男人来说诱惑力有多大了。」
  「这能行吗?」安幼丽很担心,但是这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洗完澡后的两女,擦干身上的水,互相给对方擦完乳液,做完按摩和吸收之
后,洛爱灵按照刚才说的,拿出两包未开封的丝袜,两双都是带花纹的,不同的
是底色,安幼丽穿的是肉色,洛爱灵穿的是黑色,安幼丽按要求找出了两双还没
穿过的高跟鞋。
  「洛诚,你和爸爸上来好吗?」打开门,安幼丽大声的说道。
  「马上来!」迫不及待的两个男人,马上飞奔到了楼上。
  「咚咚!」敲门声响起之后,房间内马上应答:「请进!」
  开门之后的两个男人,看到洛爱灵和安幼丽坐在床上,修长的玉臂撑着床,
身上除了刚才穿的丝袜和高跟鞋外,身上还穿着宽大的毛巾质的浴袍。
  「我们是『礼物』!请打开!来呀!」安幼丽打趣道。
  「来呀!『礼物』在这里呢!」洛爱灵配合着安幼丽引诱着两个男人。
  只见站在门外的两个男人走进了房间,安在林走向了安幼丽,洛诚走向了洛
爱灵,见到两个男人这样走进来,洛爱灵指点着说道:「不不不!你们解开礼物
的对象错了!安大哥,今晚我是你的!安幼丽今晚是洛诚的!」
  「爸!婆婆真的好美!不要亏待她呦!将前天你怎么对我的,好好对待婆婆!
今晚我要将全部献给洛诚,你同意吗?」安幼丽请求道,不知不觉摆出了魅惑的
姿势,表露出魅惑的神情。
  「好儿子!安幼丽是好女孩!我知道你有一根又大又粗的大鸡吧!刚才她敢
对你妈妈不敬,好好教训她!」洛爱灵「告状」道。
  「婆婆怎么那么对我!我不是故意的!要是您儿子操死我咋办呀?!呵呵!」
安幼丽开始搞起恶趣味了。
  「操死算了!到时候不但是我儿子,还有你爸都是我的,我是前面一个操我
的骚屄,后面一个操我的菊花洞,我会快乐死的!」洛爱灵也不顾形象的陪着安
幼丽胡闹,将她骚浪的气息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看看!你听听!这俩娘们儿在说些什么,不教训一下不知道这个家到底
谁说了算!」听着两女的对话,安在林再也淡定不了了,跟一旁的洛诚说完,就
准备解开属于他的「礼物」。
  「爸说的对,这俩娘们儿确实该教训一下了!」洛诚也动手了。
  解开浴袍之后,两个男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洛诚说道:「您女儿太正了!」
  「你妈妈也不错呀!」安在林说完,两个男人各自吻上了各自礼物的朱红嫩
唇,从原来的温温柔柔,到热烈激吻,弄得洛爱灵快传不上气来,松开之后,洛
爱灵娇娇的埋怨道:「安大哥,轻点弄!」
  「洛诚,你妈妈太极品了!」安在林此时兴奋了。
           第二十一章 两家会面(下)
  「啊!爸!啊!他在舔我的胸呢!啊!好舒服!他…他没空…没空理你!啊!
啊!」洛诚此时动作还快,就已经开始舔弄着安幼丽美丽的丰满圆润的玉女双峰
了。
  安在林看到女儿的状态,边脱着衣服,变舔弄着洛爱灵的那美丽的玉女双峰,
洛爱灵难耐道:「啊!安大哥好厉害,妹子!妹子!太舒服了!啊!」
  由于没有内裤,洛诚马上就舔弄到安幼丽的绝美阴户,安幼丽的阴户也堪称
绝美,大阴唇肥厚红润却没有阴毛,连阴毛的毛孔都没有看到,原来这妹子竟然
是只美白虎!没挑逗之前肥厚的大阴唇中间的细缝如一条线一般,红润的色泽由
外到内,由浅至深的进入到了细缝中,但在这细缝的中间有两片娇嫩的皮肉很对
称的左右分布,让整个阴户看起来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这妹子不仅是白虎,还
是粉蝴蝶!
  看到这美丽的阴户,洛诚的肾上腺素剧烈增加,让他觉着兴奋异常,轻轻的
拨开这绝美的阴户,只见一颗「大豆子」从里面面「跑了」出来,像是要逃离束
缚一般,这颗豆子红嫩娇艳,盈实饱满,像打弹珠用的那种玻璃球一般,这就是
安幼丽的阴蒂,没想到这阴蒂这么大!更没想到这妹纸的整个阴户这么极品!白
虎、蝴蝶屄、大阴蒂都占了,只不过这阴道怎么样……一会再说吧。
  现在洛诚痴迷的舔着安幼丽的绝美阴户,手指挑弄着红嫩大阴蒂,这让安幼
丽忍不住表情难耐,还皱着可爱的眉头轻咬朱唇;忍不住双手揉捏着自己的玉女
双峰,身体难耐的扭动着;忍不住让那双修长绝美的玉腿摆出各种诱惑则姿势,
并且那在丝袜包裹下秀美的玉足不断地在洛城背脊上摩挲着。
  「啊!啊!啊……太厉害了!啊!老公!啊!真!真服了你了!啊!啊!啊
啊啊啊……」安幼丽此时疯狂了起来,在这里就她声音最大。
  「嗯!哦!安大哥!你真好!哦!啊!不像…不像我家!啊!那个臭小子!
啊!那么粗暴!啊!好!好温柔!啊!心里!好!好痒呀!啊!啊啊……」洛爱
灵此时跟安幼丽状况差不多,只不过比她好多了,「啊!」的也没那么大声,呻
吟声都是腻腻的,柔柔的,简直无限妩媚在其中呀!
  安在林此时刻也在舔弄着洛爱灵的绝美阴户,与洛诚的激烈急色不同的是,
安在林稳当温柔很多很多,洛诚是一次给的很足,往往就失去了性爱中的柔情蜜
意,反倒像是AV里面公式化的一套,多了也就没什么滋味了。
  安在林则不同,要的多不一定给的多,以这个理念为主旨的行动之下,往往
弄得女人想要更多,又碍着自己身为女人的身份要矜持不好意思要,在这种想要
和不好意思要的矛盾之下,女人的幻想就占了主导,往往很轻很柔的动作,被想
象成狂风暴雨般的来袭,在自我暗示的情况之下,突如其来的猛烈会让女人更加
容易获得高潮,洛爱灵正处于这种奇怪的状态当中,甚至有些无法自拔!
  「没想到在岳父面前,妈妈那么的风骚,还害羞呢!怎么?!与我做爱的时
候怎么没有这样的?是不是操的你不够狠呀?!」看到洛爱灵的样子,洛诚心里
有着一股醋意,「不满」的情绪让洛诚挑逗、玩弄安幼丽越加的厉害了……
  安幼丽感觉到自己阴道里有一个点被洛诚抠弄得十分的酸麻瘙痒,那种感觉
让安幼丽忍不住身体大加扭动起来,仿佛要摆脱一般,呻吟声越发的大了:「啊!
老公!啊!啊!这!啊啊啊……啊啊……」这样的抠弄让安幼丽只是不住的呻吟
淫叫,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大脑瞬间当机。
  「啊!你个臭小子!啊!看!啊啊!安…安大哥慢点!啊!看我!啊!看我
以后夹断你的大鸡吧!啊啊!啊啊……」洛爱灵听到自己的儿子那样无耻的说自
己,自己心里虽然甜蜜,觉得自己的儿子吃醋了,但是嘴上还不饶人,「恶狠狠」
地说着。
  「妈妈用什么夹断我的鸡巴?」洛诚问道,想让妈妈洛爱灵难堪。
  「啊!夹断鸡巴?!啊!别呀!婆婆!啊!妈妈!夹断了…夹断了!洛诚怎
么操我呀?!啊!啊啊……」安幼丽此时急了,因为在极度的快感中,停止了自
己的思维,完全没有听出洛爱灵玩笑的意味。
  「啊!幼丽!幼丽那么的护着你!啊!当然是!用屄…用屄夹断了!啊!
啊!」洛爱灵解释道。
  「妹子,你的!你的小嫩屄还真嫩呀!跟幼丽的差不多!」安在林此时也在
舔着屄,洛爱灵的绝美阴户也是很美的,毛由于不久前刮过,长毛的区域虽然有
些毛渣,显得有些黑,但是整个阴户是绝美无比的!
  绝美的形状,肥嫩而又不失红润,饱满而又不失美妙,跟那市面上的鲍鱼是
一模一样,而且还红润粉嫩无比,安在林掰开之后,只见里面也很是粉嫩,阴蒂
不像安幼丽的那么恐怖,却也还是豆蔻一般小巧可爱,粉嫩的颜色,完美的形状
让安在林兽欲大发,也疯狂的舔弄起来。
  「啊!啊!安大哥!你怎么……啊!啊啊啊……」洛爱灵突然觉着安在林的
动作越来越猛烈了,感觉到安在林的舌头上下挑弄的频率很高,速度也很快,那
种一次给够的快感,让洛爱灵渐渐地感觉到了高潮即将到来。
  「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啊……」安幼丽心跳加速,快感不断的
增加,洛诚的手在加快地、不断地抽插着。
  「啊啊啊!不行!我也!我也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洛爱灵也感
觉到自己马上不行了。
  这时候只见洛爱灵和安幼丽的绝美阴户当中喷出少许的潮吹之水,当安在林
和洛诚停下动作后,只听到两个女人大喊大叫起来,之后绝美阴户里猛地喷出一
道道的水柱,第一次喷的很多也很激烈,力道使得这水柱喷出足足有两三米的样
子,第二次则是减弱许多,还有着第三次、第四次,喷完水柱之后,两个女人紧
张的身体渐渐放松,放松过后就是剧烈的颤抖,叫声逐渐停止,并且闭上眼,躺
到床上体会着高潮、喷潮之后的余韵,还有着不断的喘息……
  在两个女人不断喘息的过程中,两个男人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并且露出半
勃起状态的粗长阳具,两个男人互相看着对方的阳具一眼都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
神情。
  「好小子!不错嘛!是个男人的家伙!幼丽有福了!」安在林看到后由衷的
夸赞道,这小子没看出来,怪不得洛爱灵会和他做爱,原来这小子的家伙事儿真
不是盖的!
  「岳父大人的也很粗很长呀!比我都要粗长呢!」洛诚由衷的赞叹道,甚至
是有些谄媚,岳父没想到也那么的厉害,安幼丽恐怕爽死了吧!
  两个女人看到这情景之后,只是羞涩的笑着,并且互相窃窃私语着,说到某
些事的时候还笑出了声,那笑声很是淫荡,感觉着两个女的是那修行了万年的狐
妖,正要想着怎样才能把这两根粗长的阳具吸成火柴棍,怎样才能把这两个男人
吸得骨瘦如材,怎样才能把这两个男人服侍得精尽而亡呢!
  「你们两个笑的那么开心,看爽了吧?看爽了快来给我们俩舔一舔鸡巴!」
洛诚看到两女视而不见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对她们「凶」道。
  「幼丽,走!好好伺候一下这两根火柴棍!」洛爱灵一脸不屑道,敢凶老娘?
看幼丽怎么把你唆干!
  「哈哈哈!火柴棍!哈哈!是,儿媳妇遵命!」笑得肚子痛的安幼丽开始行
动了,这婆婆太幽默了!
  于是两个女人坐在床上,两个男人靠到床边,女人们扶着男人们的粗长阳具,
开始了女人们的「吸棍之旅」……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