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奸美人妻(1)

         (一)搬家工人的轮奸内射飨宴
  曾经是银行柜台小姐的刘馨爱,有一双大眼睛,美丽的长发,温柔文静,端
庄优雅。身高一百六十多公分,有着33C美乳和虽不长但秾纤合度的美腿。结
婚几年,因为老公必须常驻园区,总是聚少离多,只有假日才能在一起。夫妻俩
感情恩爱融洽,几乎每周末都会做爱,平时因分离两地偶尔也会电爱,只是一直
没有孩子,也许跟老公身材单薄,阳精不足有关。
  今天是搬家的日子,小两口好不容易才存够钱买下属于自己的新房,没想到
老公临时加班,这个周末没办法放下工作赶回来,只能自己指挥搬家工人忙进忙
出。
  馨爱穿着黄色无袖上衣,小黑点白短裙,搭配白色高跟凉鞋,露出雪嫩的手
臂和小腿。高挑俏丽气质优雅,端庄又甜美的打扮让三个强壮的搬家工人看直了
眼,一边搬东西还不断一边偷看女主人,馨爱心里有几分生气又有些骄傲。
  到了中午,搬了许多东西的工人把上衣脱去,三个精壮结实的身体出现在馨
爱面前。他们三个,一个叫阿德,一个叫阿义,还有一个最高大粗壮带有刺青的
叫做阿彪。馨爱只看过老公书呆子般的小身板,现实中看见类似电视上运动选手
的壮汉还是第一次,不自觉羞红了脸,想斥责又不好意思,只能加紧催促他们搬
好,眼睛不自觉地盯着男人看。
  终于完成搬家大业,付了钱之后催赶三人离开,馨爱躺在床上,脑中都是男
人精壮的肉体。昨天跟老公电爱许久,约好夫妻俩搬到新居要好好享受,重温蜜
月的感觉。甜美人妻满心期待今天就能在新家好好跟老公做爱,没想到竟然是如
此扫兴。
  刚刚又看到如此强壮的男人肉体,房间里还有浓烈的男人气息,看着床头布
置的结婚照,馨爱咬着下唇,从箱底拿出平常跟老公电爱用的玩具,躺在床上开
始自慰起来。一手隔着衣服搓揉乳房,一手压着内裤爱抚阴唇,很快就流出淫水
呻吟起来:「啊……啊啊……好舒服……好想做爱……老公你在身边就好了……
好想好想……」
  馨爱把弄湿的内裤脱下,拿起按摩棒插进阴道里,她一直不敢告诉老公,其
实按摩棒比老公的阳茎还要大一些些,插起来比老公的更舒服。
  「啊啊……好大……被插进来好棒……啊……好棒……好喜欢被插……啊啊
啊……好爽……好想要强壮的男人……啊……啊……插我……好想要强壮的男人
插我……啊啊啊……啊……」
  正当她渐入佳境,全心取悦玩弄自己迈向高潮的时候,两个男人突然扑了上
来。原来是刚刚的阿德忘了把手机带走,和阿义两个人回来,竟然发现新居的大
门没锁好,直接进屋听到房里有女人的呻吟,来到主卧房就看到馨爱的自慰秀。
  只见刚刚还端庄俏丽的美女人妻,衣衫零乱,连内裤都脱掉了,自己弄着按
摩棒想要男人插。血气方刚的两人哪里还受得了,直接就扑上去,想要好好干一
干这个又骚又淫的美人妻。
  馨爱虽然情欲正浓,但个性贞洁保守,从来没让其他男人有机会过,当下剧
烈挣扎起来。阿德抓住美人的左手就往小嘴亲去,阿义抓住握着按摩棒的右手,
馨爱用力往阿德唇上一咬,两条玉腿不安份地在床上踢了起来,双手努力挣扎,
嘴里还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阿义左手抓着馨爱还在反抗的右手,心里一动,拿起掉落床上的按摩棒开到
最大,上身压着踢动的玉腿,整根按摩棒狠狠往人妻的小穴插了进去,馨爱发出
一声惨叫:「啊啊啊啊……不行……啊啊……好深……不行……不行……啊……
啊啊……太深了……啊……」
  随着按摩棒的猛抽深插,馨爱双脚忘记踢动,双手也紧抓床单。发现美人不
再挣扎,阿德亲吻着雪白的脖子和耳朵,一只手搓揉着美胸,一只手轻轻抓抚着
玉臂。阿义用舌头舔着阴唇和小蜜豆,手上工具一下一下深插着阴道,很快就把
端庄的人妻玩到投降。
  「啊啊……啊啊……太深……太深了……啊……不行了……啊……好深……
啊……不行啊……啊啊……停下来……啊呀……好深……啊啊啊……停下来……
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快停……啊……死了……死了死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馨爱喷泄出如潮爱液,一波一波把阿义整只手都弄湿了,失神地躺在床上。
  「贱女人果然就是要插了才会乖,马的,臭婊子刚刚还咬我。」
  阿义的手机响了:「喂……拿个手机要那么久吗?」
  「彪哥你把车子停好,有好康的,你快进来!」
  阿义出去接阿彪进来,阿德又不安份地爱抚起美丽人妻,馨爱神智稍醒,虽
然高潮后绵软无力,还是不情不愿地挣扎起来,嘴里又开始说:「放开我,我要
告你们强奸,我一定要告你们!」
  「彪哥,怎么办?」阿德一边压着馨爱,一边问向刚进来的阿彪和阿义。
  「让我来吧,还没有女人能抗拒我的大鸡巴,一定插得她乖乖让我们干!」
  原来阿彪生来天赋异「柄」,鸡巴完全勃起后又粗又长有如儿臂,龟头硕大
浑圆有如鸡蛋,曾经混黑社会坐过几年牢,在狱中每天无聊就刷着大鸡巴训练耐
力,最近才出狱做起工人。勇猛的巨棒插得妓女们神魂颠倒,甚至有的不收钱还
倒贴,不过淫玩良家人妻还是第一次。
  阿德和阿义压着馨爱,彪哥拿出一瓶药水,脱下衣裤,超过二十公分的大鸡
巴缓缓插进小穴。「啊……这……这是什么……喔……喔喔……怎么可能……怎
么可能那么大……那么深……喔喔……」当火热的巨棒深插到底,大龟头完全塞
满子宫深处,从没被这样干过的人妻只能爽得喔喔叫。
  趁着馨爱张嘴,阿彪把整瓶药水倒入她嘴中,捏住嘴巴让她吞下去。粗大的
鸡巴深深插到最底,又缓缓抽出来,直到只留一个大龟头让阴道口含着,然后再
次慢慢深干到底,再缓缓拔出来……阿彪极有耐心地等待催情药效发作。
  「我要告……喔喔……我要告你们……放开……喔……放开我……我要……
喔喔……我……我还是要告……喔喔……我……我……我……喔喔……好深……
好大……我……喔喔……太大了……太深了……喔喔……别停……我……我……
喔喔……别……别抽出去……别……」
  看着美丽人妻慢慢语无伦次,媚眼迷离,俏脸微红,樱唇吟张,甚至嘴角都
流下一道口水,阿彪知道时机成熟,不再深插,巨茎一抽而出,用大龟头磨擦着
已经被干得外翻的阴唇。
  「太太,愿不愿意让我们干?乖乖让我们干,一定爽死你。」
  听到叫太太,馨爱想起恩爱的老公,又想挣扎反抗:「不行!我很爱我老公
的!我不……喔喔……不行……喔喔……我……我……不……喔喔喔……我……
我……我……不……喔喔喔……我……我……我……我……喔喔喔……别停……
我……别停……」
  「说你愿意被我们干!」阿彪再次让龟头在阴唇外逗弄,阿德和阿义已经开
始帮忙爱抚。
  「我……我……我……愿意……喔喔……我愿意……喔喔……我愿意……喔
喔……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让你们干……喔喔……我愿意让你们干……
喔喔……我愿意让你们干啊……喔喔喔……我愿意让你们干!喔喔……我愿意让
你们干!喔喔喔……我愿意让你们干……」
  阿德吐出舌头,探进甜嫩的樱唇中,用力撬开光洁的玉齿,昂然闯进那芬芳
的檀口内。被干得神魂颠倒的馨爱已经不知道要反抗了,小巧的丁香芳舌被缠绕
着百般挑逗,不但没闪避逃离,反而回应着男人的舌头在香津中来回地缠绵。
  阿义一双大手不停地在人妻娇躯上的敏感地带抚摸着,从短裙里拉起无袖上
衣,半解胸罩,恣意亲吻舔咬着嫣红的樱桃,随便将雪白的玉峰揉捏成各种不同
形状。
  阿彪粗壮的身躯压着馨爱,胯下铁棍毫不留情地深深抽插着紧嫩的蜜穴,每
次大肉棒落下,都会连根捣入肉壶的最深处,铁蛋似的睾丸撞击着会阴,硕大的
龟头直直地刺穿子宫颈,攻入俏美人妻那贞洁的宫殿里。
  馨爱远在异地的老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新家的大床上,一个孔武有力的精
壮男人正骑在他心爱的小娇妻身上,用粗大淫秽的肉棒不停地操干着,原本身心
都完全只属于他的女人,旁边还有两个男人分享着她甜美的肉体。
  三人发现端庄的人妻完全不再抗拒,连半张的美眸都变得痴迷骚媚起来。阿
彪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情,嘴角淫邪的笑说:「太太你口口声声说很爱老公,
还不是被别的男人强奸得快感连连,还一次被三个人玩!女人都是这样,嘴巴说
着不要不要,被干得爽了,就会变成最乖顺最下贱的母狗!」
  馨爱一听,羞愧地又想反抗,阿义却不给人妻机会,加快速度大开大阖狠插
了起来。提升了抽插频率的巨棒,每一次拔出都会把小穴深处鲜红柔嫩的蜜肉用
力带出,紧紧缠绕棒身的蜜肉随着巨棒翻出体外,暴露在空气中,马上又被巨棒
迅猛地捣入体内。馨爱这辈子还没被这么粗的龟头、这么长的阳茎干过,被火烫
的巨棒深深插得快要飞上天堂。
  那温软细滑的粉红嫩肉好像舍不得离开粗壮的阳茎,痴缠着它,包裹着它,
依依不舍,百般留恋,好似乞求肉棒在肥美的蜜穴里多插一会儿,多干一会儿。
粗壮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在人妻肥美嫩滑的肉穴里快速深插猛捣,不断把骚浪
的淫水从蜜壶带到床上,房里持续着「啪……啪……啪……」的撞击声。馨爱被
干得失了心魂,完全不记得深爱的老公,心甘情愿任由强壮的男人奸淫。
  如潮的快感一波波将人妻推上浪峰,阿德的嘴一离开,馨爱就放声浪叫了起
来:「喔喔……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饶了我……
啊……要死了……啊……给我……给我……啊啊……死了……死了……啊啊……
死了死了……啊……」
  即将到达高潮的人妻双颊火红,美丽的媚眼含着盈盈春水痴痴地望着征服她
的强壮男人,娇艳欲滴的樱唇声声淫叫,随着肉棒每一下的深插,美人娇躯都在
不停地颤抖,阴道里嫩滑的蜜肉在抽搐中紧紧地缠绕在肉棒上,柔嫩的子宫用力
地吸吮着龟头,淫水滑腻的蜜穴夹着巨棒不停地收缩,蜜汁四溢的嫩肉紧紧包裹
纠缠着深深抽插的肉茎。
  馨爱任由男人奸淫得婉转娇啼,媚眼痴醉,只要再狠干两下就将达到渴望已
久的高潮。这时,阿彪却突然狠心拔出肉棒,坏笑地望着美丽人妻,阿德和阿义
也停下爱抚的动作。
  已经达到高潮边缘的馨爱,此时感到体内一阵空虚,小穴里给予自己极度快
乐的巨棒,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积蓄已久正准备倾泻而出的欢乐欲望,也无法
得到释放。身体想要发泄的本能和渴望高潮的欲望,折磨得优雅人妻饥渴难耐,
郁闷无比。嫩滑多汁的蜜穴一开一合抽搐着,彷佛渴望抓进男人的肉棒好好宠爱
一番。
  馨爱那峰峦起伏的性感肉体此刻被汗水和淫液涂得满满的,充满光泽显得分
外晶莹细滑。她感到下身的肉洞里犹如蚁噬,瘙痒难耐,恨不得有根粗大的肉棒
狠插自己。伸手想要爱抚蜜穴却被阿德和阿义按住了,肉欲的煎熬让馨爱的精神
简直要崩溃了,腰肢不争气地扭动着,双腿大开向上挺着湿滑的蜜穴,好似最骚
贱的妓女渴求肉棒的进入,现在只要是个男人,就可以随便的上她,插入她娇嫩
的肉洞,随意地玩弄她性感的玉体,无论是谁想干她,端庄贞洁的人妻都会用紧
热滑润的蜜穴迎合着肉棒的糟蹋和征服。
  此时的馨爱完全忘了深爱的老公,忘了自己身为人妻,所有道德、现实以及
女性的羞耻矜持,此刻都已经通通被抛诸脑后,只剩下雌兽发情时渴求交配的本
能。馨爱红着脸、咬着下唇,张开腿挺起蜜穴向阿彪讨好似的不断摇晃着性感的
屁股,一心乞望他把粗长的大肉棒重新插进自己体内,那模样说有多淫贱就有多
淫贱。
  可惜阿彪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丝毫没有任何动作,「进……进来好吗……」
等了半天见男人没有反应,馨爱羞红了脸怯弱地说着,再次饥渴地不断摇晃流着
浪水的蜜穴。
  「太太你不是不愿意吗?还说很爱老公?你这么爱老公,怎么会要别的男人
干你呢?你还拼命反抗,咬了我的兄弟,我们可不想被告,犯上强奸罪。」阿彪
此时用胜利者的语气揶揄道,肉棒却开始在甜美人妻的销魂洞口诱惑地逗弄着。
  听到阿彪提起老公,馨爱脸色一阵苍白,想起夫妻俩恩爱的深厚感情,看着
自己还在摇晃的屁股,想起先前欢淫的浪叫,床头恩爱甜蜜的结婚照显得是那么
的讽刺。馨爱顿时觉得自己真是无耻下贱,是不要脸的淫荡女人,对自己的失贞
感到愧疚和自我放弃。
  阿彪看着馨爱的表情,见她满脸苍白,充满了愧疚和茫然,便决定用肉棒给
她最后一击,彻底让她坠入欲望的深渊,成为三人任意操干奸淫的奴隶,玩良家
人妻可比干妓女好多了。
  粗长的巨棒猛地一下塞入滑润的蜜穴,用力抽插了起来,硕大的龟头重新充
满了空虚的子宫。馨爱还在愧疚中,饥渴的肉壶突然迎来无比的丰盈,舒爽得全
身上下都充满了欢喜愉悦。
  「啊啊……好棒……啊……」就在人妻重回高潮边缘,又被干得完全忘了老
公的时候,阿彪再次拔出肉棒,淫笑着在馨爱的肉洞口轻轻研磨着,就像玩弄一
只宠物母狗一样,不停地挑逗着人妻。那种渴望高潮却无法满足的肉欲煎熬,把
馨爱折磨得快疯了。
  「美丽的太太,只要你说,是你自己求我们干你的,以后都愿意乖乖随便让
我们干。我们就让你满足,让你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阿彪淫笑着,诱惑着命
令着。
  馨爱被折磨得几乎要哭了,身体强烈的渴求告诉她有多么需要男人的那根大
肉棒。贞洁的人妻满脸的挣扎,阿彪再度挑逗性地深插到底,然后就拔出来回到
洞口玩弄。反复数次之后,馨爱终于彻底被击败,忘记了深爱的老公,乖乖地坠
入了肉欲的深渊。
  端庄俏美的人妻痴痴地望着强壮的男人,羞涩地说道:「我……我愿意让你
干……」
  「要说『求老公干我,我以后都愿意乖乖随便你们干』!」
  「呜……我说不出口……我真的说不出口……我……我……我想要……求你
给我……给我……呜……」馨爱听到还要叫别的男人老公,理智和肉体的折磨,
羞耻和欲望的交战,脑袋已经错乱到快要崩溃了,无助地哭泣,摇晃着流满淫水
的蜜穴拼命地乞求男人的肉棒。
  「你不说,我们是不会满足你的!乖,听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馨爱。」
  「馨爱,乖。你跟着我说:『能满足我的才是我的老公,干我的就是我的老
公』。」阿彪用大龟头在馨爱花瓣中粉红柔嫩的肉蔻上轻轻研磨挤弄,美丽的人
妻舒爽得全身发抖,「能满足我的……才是我的老公……干我的……就是我的老
公……」馨爱无意识地跟着念。
  「『求老公干我,我刘馨爱以后都愿意乖乖随便老公干』。」阿彪重重插了
一下又拔出来。
  「求……求老公干我……喔喔……我刘馨爱……以后……都愿意……乖乖随
便老公干……喔喔喔……」
  「很棒,继续说,我就继续干你,跟着我说:『馨爱请阿彪老公干我,以后
都随便阿彪老公干』!」
  得到被巨大肉棒插入的满足欢愉,馨爱抛弃了贞洁和尊严,羞涩地跟随男人
念着:「馨爱请……请阿彪老公……喔喔喔……阿彪老公……喔喔喔……阿彪老
公……喔喔喔……阿彪老公!喔喔喔……阿彪老公!喔喔喔喔……阿彪老公!喔
喔喔喔……」
  第一次在老公前加上其他男人的名字,馨爱感觉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破
裂了,但男人随即赏赐的巨大恩宠,给了端庄贞洁的人妻无限的快乐和满足,重
覆着这个羞耻的称呼,馨爱叫得越来越欢甜、越来越满足,在灵魂里似乎彻底把
长久以来的枷锁砸得粉碎。
  「说:『馨爱请阿彪老公干我,以后都随便阿彪老公干』!」
  「馨爱请……阿彪老公……干我!喔喔……以后都随便……随便……阿彪老
公……干……喔喔……」
  「说大声一点!清楚一点!」阿彪刻意刁难人妻,火热的巨棒又抽出来逗弄
着蜜唇。
  「馨爱请……阿彪老公干我!喔喔……以后都随便……阿彪老公干……喔喔
喔……都随便……阿彪老公干……喔喔……都随便阿彪老公干!喔喔……都随便
阿彪老公干!喔喔喔……」如此淫秽的话,馨爱却自己连续说了好几遍,那种被
彻底践踏的羞辱感,让人妻更加自甘堕落。
  「好老婆,这可是你自己求老公干的喔,再多说一点!更淫荡一点!我喜欢
听!」阿彪骄傲得意地俯视着已经被自己征服的美丽人妻,自己的肉棒也忍得很
辛苦,终于能狠狠在紧热滑润的蜜穴大插起来,阿德又开始帮忙爱抚,阿义却拿
着手机在录像。享受火热的巨棒又深又狠地插满整个肉壶,馨爱得偿所愿,爽得
就算现在到达高潮死去也愿意。
  端庄人妻满脸痴淫的甜笑,张开贞洁的樱唇,骚媚入骨不知羞耻地大声浪叫
着、欢唱着,那些以前老公教她时还不愿意说的淫话,全心取悦操干她强奸她的
男人。
  「喔……喔……阿彪老公……阿彪好老公……喔喔……请干馨爱的骚屄……
请操馨爱淫荡的骚屄……喔喔喔喔……老公干我……干我……干死我……快干死
我……喔喔喔喔……阿彪亲亲好老公……好棒……喔啊……阿彪好老公……用你
的大肉棒干死馨爱……干死你的骚老婆……干死你的贱老婆……我是又骚又贱的
母狗……喔……好爱老公的大肉棒……喔喔……死了……被干死了……死了死了
死了……」
  「好母狗!好贱货!我要射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下种在别人老婆里面!好
好接着!」
  「里面……喔喔……不可以……喔……会怀孕……喔……死了……死了……
馨爱被老公干死了……喔……随便你了……亲亲阿彪好老公……随便你……都随
便你了……死了……真的要死了……射给我……射给我……我是母狗……我是贱
货……射给我……让母狗怀上阿彪老公的种……下种给母狗……射给我……射给
我……喔喔……母狗要怀阿彪老公的种……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喔……」
  终于阿彪把火烫的精液灌满美丽人妻贞洁的子宫,不像以前的老公一直只有
稀少几滴,馨爱只觉得从一股热流从蜜壶深处蔓延到全身,美得好像整个身心和
灵魂都要融化,爽得媚眼迷离口唇开启,痴痴地躺在床上失神傻笑,心甘情愿成
为欲望和快乐的俘虏。
  「彪哥爽了那么久,也该让我们分一杯羹了。」阿义把手机放在旁边,两人
也脱下衣物。
  「看她爽得都没力气了,先让她帮我们舔舔。真是贱得可以,还说自己很爱
老公勒!」
  馨爱对羞辱她的话反而觉得有种堕落和背德的快感,完全没有抵抗任由男人
翻弄成趴跪在床上。刚射精的阿彪仰躺着,缩小的鸡巴竟然和阿德、阿义的差不
多,三根阳茎出现在美丽人妻眼前。
  馨爱痴迷地看着男人赐予她快乐的宝物,唇舌温柔深情地吸舔着上面的淫水
污渍,玉手被拉着握住左右的鸡巴,小嘴还主动讨好地含着阿彪缩小些的阳茎。
阿德命令人妻三根都要吃,馨爱眯着眼乖顺地舔含着三个男人的鸡巴,温柔细心
好像对待最珍贵的宝贝一样宠爱,品尝着最甜美的糖果。
  看到原本端庄贞洁、拼命反抗的美丽人妻,变成这么柔顺乖巧的下贱母狗,
阿德再也忍不住了,脱光馨爱的上身,躺到了她身后,阿彪换到阿德的位置。
  阿德把鸡巴由下往上插进湿滑的蜜壶,伸出手揉捏着外翻的阴唇和肿胀的蜜
豆。又被男人鸡巴插满小穴,馨爱满心欢喜,更加努力服侍眼前的两根鸡巴,纤
纤玉手来回套弄,张大嘴巴试着同时含进两个龟头。美丽人妻闭起眼睛,好像一
边被男人插着一边舔鸡巴是最美的享受,深情地用嘴唇亲吻两个龟头,伸出香舌
乖巧地在上面舔弄,时而轮流含舔着左边和右边的阴茎。
  这下换成阿义受不了,三个人再次换位,让馨爱躺在床上,阿义开始用力抽
插着肉穴。馨爱左右抓着大肉棒,不顾上面的淫水污渍,继续迷恋地套弄含舔起
来。端庄优雅的气质人妻穿着白色高跟凉鞋,半脱的白纱短裙挂在腰间,脖子上
还挂着深爱的老公买给她的项链,痴缠地迎合三个男人的奸淫。
  「淫荡的贱女人,有尝试过深喉咙吗?」被阿德羞辱的馨爱甜甜地含着阿彪
的肉棒,深深地被阿义干着,媚眼迷离地仰望着说话的男人,挑逗的眼神说不出
的淫贱骚浪。
  阿彪会意,先到一旁休息,阿德整个人蹲在馨爱头上,大鸡巴深深塞满小嘴
插进喉咙。阿义开始加快速度拼命插干,美丽人妻又是享受又是迷惘,闭着眼睛
承受男人的蹂躏。
  两根鸡巴深深插着蜜唇肉穴和小嘴深喉,从未有过的快感和痛楚交错而来,
馨爱完全不能也不想抗拒,心甘情愿堕落在肉欲的深渊,鼻喉间发出哼哼喔喔的
喘息,更让男人兽性大发。
  最终阿义深深插到阴道尽头,「噗滋、噗滋」在子宫里灌注了生命的精华。
馨爱在爽美的快感中,仰着头把男人的阳茎深含到底,阿德死死忍住才没有爆发
投降。
  阿义看来是射得贼去楼空,拿起还在录像的手机,阿德走到一旁休息。阿彪
命令馨爱趴在床上,在美人面前挺起已经恢复精神的大鸡巴。
  美丽人妻看着这个带给她极致高潮、生平所见最雄伟的阳物,眼里尽是崇拜
和爱恋。她柔顺地跪伏在床上,趴到阿彪胯下,张开诱人的红唇,深深地含住巨
棒,用柔软的香舌舔舐着龟头,用樱唇吞吐着棒身,用香口卖力吸吮着。
  阿彪享受着人妻那美妙的小嘴、丰润的樱唇、滑嫩的香舌,全心全意的奉仕
服务。看到床头馨爱与老公的甜蜜合照,此刻这个端庄贞洁的人妻却在自己的胯
下吞吐肉棒,饥渴地含吮着他的阳茎,屁股还不自觉左右摇晃,一心取悦他讨好
他,让男人无限满意。
  旁边的阿德看得欲火难耐,挺起火热的肉棒,抓着摇晃的雪白翘臀狠狠插进
蜜穴。被男人狠干的馨爱并没有停下动作,甜美的快感让她更尽心尽力宠爱嘴中
的大肉棒,含在口中用灵巧的香舌舔舐着、缠绕着、吸吮着,全心含到嘴角还流
下长长的晶莹唾液。
  馨爱被阿德干得爽美无比,用玉手套弄起眼前的阳茎,张开小嘴爱恋地舔弄
吸吮着,再温柔爱抚着阿彪的子孙袋,深含着男人的阳茎上下吞吐,好像要让男
人分享她的快感。
  阿彪强忍着逃离那美妙的唇舌,阿德把馨爱翻成仰躺床上,肉棒粗鲁地狠干
进小穴。适应了些许疼痛,累积的快感似乎也想要完全释放出来,美丽人妻越叫
越骚、越叫越浪:「啊啊……好棒……啊……好舒服……被男人干好舒服……啊
啊啊……插我……插我……原来……被男人干……这么棒……啊啊……插我……
再插我……啊啊……好舒服啊……」
  「被人强奸也那么舒服吗?你不是很爱老公吗?不是要告我吗?」阿德边说
边加快抽插速度。
  「强奸我……强奸我……啊啊啊……你是坏人……坏人……强奸我……好舒
服……啊……我被强奸了……我要告……啊……不强奸我……我就告你……快强
奸我……啊……强奸我……啊啊……被强奸好舒服啊……」
  「你很爱老公,还要别的男人强奸,还要别的男人干爽你干死你吗?」
  「啊啊……我爱老公……我要别的男人强奸……要别的男人干爽我……干死
我……啊啊啊……爱老公……干我的就是……我的老公……老公强奸我……强奸
我……干我的就是我的老公……啊啊……强奸我……干死我……不干死我……我
就告你……啊啊……老公干死我……干死我……啊啊啊啊啊……」
  看着贞洁端庄的人妻变成骚浪淫贱的母狗,阿德热血上涌,发了疯似的拼命
狠插,馨爱只能仰躺在床上,时而抓着床单,时而咬指颤抖,歇斯底里地大声淫
叫。
  「真是淫荡的贱货,下贱的母狗,叫我阿德老公,我今天就代替你老公干死
你!」
  「阿……阿德老公……干死我……干死我……啊……我是淫荡的贱货……啊
啊……我是下贱的母狗……啊……老公……阿德老公……干死我……啊啊……老
公……干死我啊……我是欠干的贱货……我是欠干的母狗……啊啊……老公……
我是……我是……我是……啊啊啊……死了……死了……阿德老公干死我了……
啊啊……真的死了……老公……干死……小贱货……啊……干死小贱货……啊啊
啊啊啊……死了……被老公干死了……啊……被干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
了啊……」
  阿德把滚热的阳精狠狠射在人妻体内,一波一波强力的冲击烫得馨爱神魂颠
倒,爽美得有如去到了天堂,痴迷失神四肢张开仰躺在床上,乳白色的精液不断
从蜜穴满溢出来。被内射满满加上高潮余韵让馨爱无意识喘息呻吟着:「啊……
啊……好烫……啊……啊……好棒……啊……」
  「你老公什么时候会回来?」在迷茫的人妻眼前,出现了阿彪强壮的身影。
  「他到下周末前都不会回来。」馨爱看着孔武有力的征服者,痴迷爱恋地乖
乖回答。
  「那我们就可以好好干你一个礼拜了!喜不喜欢啊?」阿彪接力插进还充满
快感的肉穴。
  「喔喔……喜欢……喜欢……喔……好喜欢……好喜欢阿彪老公……喔……
会死的……喔喔喔……再干我真的会死的……喔……阿彪老公……亲亲老公……
喔喔喔……好老公……亲亲好老公……喔喔喔……饶了我……老公……喔喔……
饶我……饶了我啊……喔……阿彪老公……好爱你……喔喔……饶了我……真的
死了……死了……喔喔喔喔……老公……死了啊……喔喔……老公……喔……」
  阿彪一下狠似一下,用力插着软烂如泥的肉壶,火热的巨棒好像要把美丽人
妻钉死在床上,硕大龟头和粗长阳茎第一次就干得馨爱爽翻美死,更何况现在已
经被操干得连续高潮。可怜的人妻被轮奸到魂飞魄散,连抓住床单都没办法,双
手胡乱空抓抖动含咬垂晃,被有如种马一样勇悍的阳茎插得死去活来,被干到心
甘情愿一生一世做男人的奴隶。
  「喔喔喔喔喔喔……老……公……喔……死……了……喔……彪……彪……
喔喔……饶……我……喔……彪……爱……你……喔喔……饶……我……喔……
老……老……喔喔……饶……我……死……喔……彪……喔喔……老……公……
爱……喔……喔喔……求……你……喔喔……彪……我……饶……饶……死……
喔……求……饶……我……爱……你……喔喔……爱……喔喔……饶……我……
死……死……喔喔喔喔……」
  终于,阿彪深深插进馨爱的子宫,将火烫的阳精射满娇嫩的花心,崩溃的人
妻半开着眼,已经直接被干到昏死过去,全身大字型瘫晕在床上,蜜穴流出爱液
和三个男人的阳精。
  美丽人妻的轮奸内射飨宴,在连续高潮满足爽死,不省人事之后,幸福地暂
时告一段落。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