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5上)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5上)
  匍匐在脚边的馨苑被男人一把从地上捞了起来,抱着她男人出了这间灰色的
水泥房间。颈间的圈儿,叮咚作响的金属链以及插在屁眼了里还微微颤着的毛绒
绒的大尾巴,刚刚在水泥房间无比温顺的馨苑,在男人抱着她一踏出水泥房间的
门口,就如冬眠中恢复了知觉而又忽然受到意外刺激的凶猛的蛇一样,在男人怀
里剧烈的扭动着,狂烈地攻击起了男人。
  似乎早就知道了馨苑要有这样的变化,男人一只大手从她肩背下环过来的时
候也紧紧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抱住她双腿的那只手也适时的一个加力,让她刚要
蹬踹起来的双腿也失去了活动的空间。
  手,脚都被男人紧紧的束缚着动不了,身子强烈的扭动却只有小小的活动范
围,眼睛闪绝望惊恐也誓死的光亮,馨苑的喉头发出了嘶嘶喘着气息的时,白白
的牙齿,特别是她那两颗平时看起来非常可爱一点的小虎牙,从她那微微地翕动
着的嘴角那里,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
  双眼中似乎闪过一抹蓝色的光亮,馨苑的整排的牙齿全露出来的时候,她的
小嘴猛地全力张开,跟着向前的脖颈一挺的把目标对准了男人抓着她双手的手。
  叮叮咚咚响着的金属链,一直散散地拖在男人的脚边,现在只是用脚一踩,
然后把抱着馨苑双手朝前送上那么几寸,一瞬间拉紧的金属链,紧紧地拽住了馨
苑的脖颈间的项圈。
  或许是一寸都不到距离,馨苑那白白的牙齿就要触及到了男人从她肩背下环
过的手臂上,可也就是这样不到一寸的距离,却在那被拉紧的金属链拽住的项圈
的束缚下,拼尽全身之力还要把脖颈向前移上一寸去的馨苑,有了咫尺天涯的绝
望。
  呵~ 呵~ 的声音,是将要窒息的时候才会发出来的,涨红的,现在已经慢慢
透出紫色的脸颊,是肺叶中最后一口气也吐出了以后,那特有的生理现象。
  眼球微微的泛白,瞳孔失去了神采的似乎在一圈圈地放大,馨苑刚刚蓄满暴
力的身体,忽然僵了一僵的被抽去了所有支撑的力量,一抹不甘的神采忽地亮亮
地在她泛白的眼球上闪过了,馨苑的身体上唯一还绷紧的脖颈一松地垂落到男人
的臂弯里。
  (这样的场景见过了也很让人难以忘却,但愿老木已经非常传神地把她表现
了出来)
  头发间,轻柔的手指穿了也抚摸着,热热的气息伴着暖进心里的吻轻轻地落
在自己的额头上。宁愿在窒息中拼尽最后的挣扎而死去,也不愿意把那间暗无天
日的水泥房子中发生过的一切带到这阳光之下!可是现在,自己似乎死去过又睁
开了眼睛,一个男人就这样安静而温暖地看着自己。
  穿在头发间抚摸的手,轻轻地滑动在到自己的脸颊与腮边,一个男人柔柔也
轻声地为自己讲起了破蛹而翩然飞舞的蝴蝶来。
  毛虫的丑陋是为了最后的美丽,无声无息地把自己包裹寂静的茧中只是为现
在从新而来的翩然的舞蹈,没有毛虫的丑陋,不经历死的寂静,自己也许一生的
时间里都无法去摆脱那暗无天日的水泥房间,给自己睡梦中一次次带来的恐惧与
无助。
  男人,然自己破茧重生的男人!馨苑还没有恢复力气的双手,慢慢地把还在
柔柔说着的男人抱住了。
  吻,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手,慢慢地抚弄着自己背上光滑的肌肤,抱着男
人的双手吊住了男人的脖子,馨苑尽心的把自己投进了这重来的吻中。
  叮叮当当的金属链,那声音响起时如珠串被风吹动一样的悦耳,在这样悦耳
的声音里,馨苑慢慢地和男人亲吻着的坐起了身子。
  讨好的伸出舌头舔着男人的脸,在他环着自己双手松开以后,馨苑又如狗儿
一样的伏在了男人的脚边。用翘挺柔嫩的屁蛋儿撒娇样地蹭着男人的小腿,让他
把那个已经拔下来放在一边的毛绒绒的尾巴给自己重新插在自己的屁眼儿上。
  轻轻摇动着屁股,毛绒绒的大尾巴晃动起来的时候,欢快地手脚并用的馨苑
颠起了轻快的步子,又进哦没有关门的水泥屋子里。
  哗铃铃清脆的声响伴着馨苑欢快的步子,她的小嘴上衔来了一个挂着三个银
铃的亮亮的金属项圈儿,而这个金属项圈儿上还垂下了一条只比普通项链粗上一
点的长长的金属链。
  皮质的项圈儿被解了下去,男人把馨苑刚刚衔来的金属项圈给她细心的戴上,
拉着那条细细长长的金属链,馨苑兴奋地撒欢儿地把男人扑着弄躺了下来。
  粉红的嫩的滴水的小舌头,从男人的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开始舔,然后在一
寸一寸舔过男人身上的肌肤。
  这是非常累人的一件事!尽管馨苑嫩滑的舌头带给自己肌肤非常好的享受,
心疼着女人的男人在馨苑的舌头舔到了自己自己大腿根部时,他伸手扶住了馨苑
的头,直接把她的小嘴儿按到了自己的大鸡巴那里。
  诧异了一下,心思玲珑的馨苑拿上明白了男人的心意,理解,感谢和心底里
散发着的柔情,跪在男人身侧的馨苑几乎于虔诚一般的用双手捧住了男人半软的
鸡巴来。
  半软的鸡巴被馨苑小手小心地沿着这男人的肚皮摆放好,一只小手扶着鸡巴
头,一只小手托着两颗蛋蛋,馨苑从含着两颗蛋蛋那里开始,尽心的伺候起男人
赐予她的大鸡巴。
  小嘴的吸吮,巧如游鱼的舌儿,当馨苑把男人的鸡巴扶起来呈九十度而深深
地从鸡巴头开始吞咽的时候,男人的鸡巴也彻底坚硬如铁了。
  “爷,您的狗儿的屄屄还没有湿,请您给您的狗儿弄湿了好吗?”晃动着尾
巴,伴着清脆的铃声,用屁股蹭着男人手臂的馨苑腻腻地求着男人。
  啪!男人的大手脆脆的一个巴掌拍在馨苑摇动的屁股蛋子上,让后就抓揉着
那肉嫩嫩的屁股蛋子的一路滑到了她的小屄儿那里。
  “小骚狗!你的小骚屄里都滴出水来还说自己没有湿啊!”滑到馨苑屄儿上
的大手还来得及动,馨苑屄儿里渗出的淫水已经滴湿了男人的手,于是屈指猛地
弹在了馨苑的阴唇上,男人不由不笑骂着她。
  毛绒绒的大尾巴更快摇着的时候都要扫到了男人的脸上,欢快而清脆的银铃
声也如女人心情一样的响着,知道自己错了的馨苑,就用最深地把男人大鸡巴吞
进嘴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错误的认识了。
  这屄儿真嫩啊!女人都这样认识自己的错误了,男人当然不能还说什么的,
只是当他的手指重新触到女人屄上时,男人发出了深深的赞叹!
  是啊,馨苑和丈夫生了两个孩子以后,就成了孩子的爷爷,那个没有男人功
能的老人的肉禁。而这个孩子的爷爷却和一般人不一样的,他自己没有了男性功
能了就不允许被他调教的女人再出现一次高潮!
  于是,即便是他调教的女人被灌上不是药性很强的春药以后,他也绝对不会
再女人的哀求里让她们有过一次高潮。
  而他自己,会戴着老花镜的去仔细把每一个女人小穴都仔细再仔细的看个遍,
但是他从来也不肯让自己的,哪怕是一根指尖去触到女人的小穴上,因为他非常
的怕,他触到了女人的小穴就会给她们带来高潮的。
  不许自己触到女人最敏感一点,每天都要给所有女人戴上贞操带的他,更是
用好各种方式警告家里其他的男性:谁动了她们,后果你自己看着办吧。
  没有性能力的老人,在水泥房子中准备如此多让女人们战栗一生的用具,不
过也就是在这一天起,来这里的女人不论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她们就忘记了什么
是女人的性高潮了。
  时间久了,被春药和各种折磨弄得不能真正发泄出来的女人,只要她们最后
没有疯掉,和没有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那她们都无疑例外的对其他男人有
了极度排斥,更在很多的时候连把自己的手伸向自己的屄儿时,也会浑身战栗。
  老人终于在八宝山的黄土里被深深的埋了进去,如果不是他是突发脑溢血死
的太快了,那这些还活着的被他调教的过的女人们,真的会如那些躺在帝王墓室
里嫔妃一样的陪老人一起去殉葬的。
  人到了一定的地位,而且又在这样的地位下进入了垂暮之年,他的心态非常
容易的失去往日的平和,如果极端一些的话,再用现代的词语来解释一下,那就
是变态。
  这样变态的表现如在他们对待女人时,会无所不用其极,如对即将放手的权
利时,他们会如失去生命一样般的去留恋,还如,对利益的追逐,对生命的留恋
等……
  这里最不可想的是,是他们的脑海中会有对千百年前已经流逝而去的东西,
那强烈而不可抑制的追求,他们最极致也是想的最多是,我这样是不是也和千古
帝王差不多啊?
  只是,时间不可能倒流,他们心中的梦想只能在掩去世人的眼睛的,在一个
阴暗角落悄悄地怡然自得。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