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惹的祸】(一)

   钱娟:身高167 ,体重98斤,钱国平和王萍的小女儿,年龄20岁,娃娃脸型,
肤白胸高之性感漂亮美女。
  卫珏:身高165 ,体重96斤,钱娟的姐妹,年龄21岁,瓜子脸型,肤色较白,
身材苗条的美女。
  钱虹:身高162 ,体重105 斤,钱国平和王萍的大女儿,年龄22岁,鹅蛋脸,
肤色雪白粉嫩之美女。
  钱国平:身高178 ,年龄已是46岁的中年男子,出租车驾驶员。
  王萍:身高163 ,钱国平之妻,年龄43岁,全职太太。
                一、
  1997年5 月的某个下午,钱娟睡得正香时,被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不断的来
电吵醒,前几次看都不看就掐了,但是对方好像纯属和她过不去似的,你刚掐断
电话,不待你迷糊半分钟铃声又再次响起,知道自己在不接电话的话,看来对方
会不断的再打来骚扰,迫于无奈下,只好抓起电话后说:「喂,哪位啊?我在睡
觉呢?干嘛一遍遍着不断来烦我啊?」
  「嘻嘻,你这死逼还知道接电话啊?敢不接我电话,我就打得他没电,看你
以后还敢不敢不接电话?」一听就知道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卫珏。
  「哎呀,你怎么啦?发什么神经啊?我掐断你打来,烦不烦啊?我可是上午
九点多才睡的啊?哎呀求求你了,不要骚扰我啦,等我醒来就打给你吧。」钱娟
困得不行,只好求对方放过自己了。
  「谁知道你睡到什么时候啊?你必须马上起床,现在已经将近四点半了,我
认识的小马让我帮他找一位小姐陪他一位客户,必须帮他照顾好他的那位客户,
我想来想去只有你去最合适了。」卫珏一口拒绝了钱娟。
  「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姐妹的啊?我才睡了不到几个小时,又被你叫醒了,
嗯,好吧,我马上起床,怎么个陪法啊?我可以赚到多少米啊?」听到可以赚到
钱,钱娟马上就醒了,最近可是手头太紧了,前一阵去上海大肆采购了一次,花
了上万元的积蓄,一直在想着抓紧补仓呢。
  「我不知道具体价格,但是应该不会少的,你知道小马的,他花钱从来不算
的,但是有个问题说在前面,今晚你陪的是他的重要客户,一定要伺候好了,否
则的话,你也知道小马的性格,得罪了他的客户,他的生意泡汤的话,你不是拿
不到小费的问题了,他可是翻脸不认人的,到时我也难做人,快点起床梳妆打扮
吧,只要你服务到位了,不会少了你的小费的,六点前一定要到春天的故事,不
能让客人等。」说完卫珏就挂了电话。
  本来还想问问细节问题的,可是卫珏已经挂了电话,也不想回拨了,毕竟手
机费用很贵的,到时临场发挥吧,于是起床穿好衣服后,去洗手间洗刷打扮了。
  经常熬夜后使得脸色憔悴,现在脸上化妆一番后,遮盖了脸上的苍白痕迹,
看到镜子里那张熟悉的漂亮的脸蛋后,钱娟做了个淘气的鬼脸,准备回房去重新
换套衣服,换一套适合今晚穿的衣服,既要突出自己性感漂亮的一面,又不能让
人一看就是做小姐的那种。
  刚想推门出卫生间,就和急匆匆奔向卫生间的姐姐碰在一起,姐姐只是尴尬
一笑后,立即让过她后走进卫生间,看着姐姐夹紧着腿走路的样子,钱娟暗暗笑
了一下,回头就向自己房间走去,还没等她关门,就见到光着下身的男人推开了
卫生间的门,紧接着插上了插销的声音。
  钱娟看到男人走路时,裤裆下那玩意东摇西摆的样子,不禁脸上发烫了,最
近市区严打后,常去的那家茶楼生意清淡,好几天都没有开张了,不赚钱不说,
每天还要贴上近三十元的打的费用,习惯于在男人身下呻吟的她,既心痛赚不到
钱,还无法满足身上不断增大的性欲,每天晚上回家后,欲望的煎熬让她难以入
睡,直到天亮后实在太困后,才慢慢入睡。
  现在居住的房子是刚搬入的新房,是一套一室半的新房子,钱娟住的是小房
间,她姐钱虹住的是朝南的大房间,她们的父母住的是对门的那套二室一厅的房
子,这两套房子是她们的老房子市政拆迁后,拿到补偿面积的同时,他父母贴了
七八万元钱进去,才拿到了这两套房子,简单装修后,才搬进不到两个月。
  前几年她的父母双双下岗后,就一起学了驾驶员后,借了一笔巨债买了一辆
出租车,从此为了还债,父母起早贪黑开起了出租车,母亲开白天,父亲接班后
开晚班,父母自从开了出租后,在钱娟的印象里,好像从来没有一天同时在家的
情况,她母亲晚上回家后,帮她们姐妹简单做些晚饭后,疲惫的她就回房休息了。
  她们姐妹俩没有父母监督后,学习成绩也随之下降,姐妹俩都是读到初中毕
业就休学在家了,姐姐钱虹毕业后,找了一家个体的服装店做营业员,上班不到
两个多月吧,当年十七岁的姐姐就被那个服装店的姓常的老板破了身,从此安心
做起了他的二奶,父母至今还不知道呢,只知道姐姐还是在做营业员呢。
  钱娟初中毕业后,看到姐姐虽然什么都不做,但是吃香的喝辣的,受她姐姐
影响,也想找个老板包她,可是命运不济吧,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后来和
同学兼姐妹卫珏一起,来到市区边上的镇上的茶楼,做起了小姐的职业。
  钱娟的初次说出来好笑呢,知道妹妹要去镇上做,姐姐钱虹为了防止妹妹的
处女贱卖了,特意求包她的常老板帮忙介绍一位老板,常老板先是开玩笑着说,
由他自己来帮她妹妹开苞,为此让钱虹生气了一段日子没有理他,已经四十多岁
的老板,对这个可以做他女儿的小老婆,可是宝贝的不得了,见她生气不理他后,
马上去找了一位好友,他老友花了五千元,买了钱娟的第一次,心疼钱的老板在
钱娟的初夜,事前吃了一粒蓝色药丸,整个一晚上不停着,在钱娟的身上驰骋,
让钱娟后来整整卧床三天后才能起来。
  出卖了初夜后,十七岁的钱娟就和姐妹开始了小姐生涯,几年下来,由于姐
妹俩相互掩护,父母到今天还不曾感到她们任何不轨的苗头,与此同时钱娟在无
数个男人的历练下,欲望也与时俱进,几乎每天都想要男人来操她,一天不操就
不适应,就会忍不住骚水溢出。
  或许是天生的吧,姐姐钱虹也是不能离开男人的骚货,自从搬至新房后,姐
姐钱虹经常带那半老头回家,白天在店里欲望一来,就会马上来到她家,相互撕
裂着战斗一番,本来那常老板帮钱虹租了套房子的,但是离店里较远,所以自从
迫不及待着来了第一次后,将租房也推掉了,自此就一直在家里做了。
  钱娟听她姐姐说,那个老板已经为她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新房,贪钱的姐姐将
它出租了。随着姐姐一直带她情人过来,也让钱娟感到非常不便,经常听到姐姐
房里传出的呻吟,让她也不禁欲望骚动起来,还好几次在卫生间不期而遇,如是
姐姐还好,好几次那个男人在卫生间冲洗时,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经常不插
上插销,导致钱娟上卫生间时看见尴尬的一幕,那男人见到钱娟后也不加以掩饰,
赤裸裸的将那生殖器呈现在钱娟面前,害的她好几次红着脸逃出卫生间,有时还
能听到背后他猥琐的笑声。
  一边想一边选着晚上的衣服,选了几套后都不是很满意,这时姐姐却走进了
房间,笑着和她说:「怎么啦?娟娟今晚有约会啊?衣服扔了一床。」
  「嗯,刚才卫珏打电话给我,让我晚上去陪她朋友的客户,还让我一定要让
这个客户满意,所以我想找一套比较满意的衣服。」钱娟微笑着和她姐姐说,姐
妹俩自从大家相互掩饰后,从来不会隐瞒对方任何事情的。
  「我们娟娟出去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会让男人着迷的,这样姐姐建议你穿这
件短袖紧身的t 恤吧,显得你多么的饱满啊,男人看见一定会着迷的,而且你皮
肤白很适合这件淡蓝色t 恤的,也不要穿裤子了,就穿这条同色裙子吧,很协调
的,将头发稍稍盘起,对很漂亮的,一定会迷死今晚的那个客户的。」姐姐为她
出谋划策着。
  「姐姐你帮我看看对面爸妈的门是否开着,我要走了,快要来不及了。」钱
娟一边穿着袜子一边对姐说。
  钱娟走出房间后,看见姐姐正在门口的猫眼观看,姐姐那个男人坐在客厅看
着电视,于是就对着那男人媚笑着说:「大叔你慢慢看电视啊,我先出去了,你
待会可悠着点啊。」
  那个男人还未接嘴,却传来姐姐的声音:「快走吧,大侄女。」
  「去你的,占我的便宜。」一边说着,一边掐了姐姐屁股一把,然后扭着她
那细腰开门出去了。
  钱虹见妹妹出去后,就来到还扭头看着门口的男人身边,一把抓住男人的耳
朵说:「死男人还看,人家都走了。」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钱虹搂在怀中,一只大手抓住钱虹的胸部,「虹
虹,你们姐妹俩这个怎么会区别这么大呢?」
  「怎么啦?是不是看上我妹妹的大奶子啦,嫌我奶子小了,我告诉你,这个
你就不要做梦了,只要你敢碰我妹妹,我就将你的骚LOU 剪掉。」钱虹说着将男
人的阴茎掐了一把。
  男人赶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将手伸进钱虹的睡衣里面,抓着她那一手
奶说「你老公可没这胆量,只是觉得好奇罢了,老婆的一手奶摸着是最舒服的。」
  「口是心非吧,其实恨不得摸摸钱娟的大奶子呢,呵呵,就你这LOU ,有了
我还不够,还想着上钱娟,我告诉你吧,假使钱娟是我的话,早就将你一脚踢开
了。」一边说一边将男人的性器从裤子里抓了出来,开始套弄起男人的阴茎。
  四十多岁的男人,家中还有一位吃性很重的老虎,外面这位又是天天绕着要
他喂,近来他可是性能力越来越差了,往往在和家中老虎做的时候会疲软,和钱
虹这小老婆做要相对好一点,但与以前相比可是越来越差了,以前看到钱虹就会
翘起来的,现在搂着小女人,都不会自发的启动了,一定要钱虹帮他用手套弄或
者用嘴巴吸允,才会慢慢的硬起来,也让钱虹越来越不满了。
  但是天性好色的他,看到钱娟高高胸部和那张可爱的娃娃脸,看到钱娟扭动
着丰臀细腰时,忍不住有冲动的欲望,没能得到钱娟的初夜已经让他非常遗憾,
他老友得到钱娟初夜后,和他说了钱娟身体上的一些隐私,让他一直有一尝夙愿
的梦想,可是由于钱虹的原因,直到今天还是未能如愿。
  被钱虹套弄着阴茎,心里想着钱娟的骚样,很少这么快两次启动的他,这时
却慢慢开始变硬了,钱虹知道是妹妹的功劳,心中想着男人真没有好东西,可是
生理上的需求,却让她对男人再次启动兴奋起来,近来欲望增大后,一直对男人
的表现很不满意,前面那次也是的,不待她尽兴男人却已经放出了。
  于是兴奋的钱虹主动递上自己的香舌,一只玉手还是不停在套弄着阴茎,嘴
里再次发出想要做爱的信号,不停着呻吟,男人其实心中对钱虹还是有所愧疚的,
钱虹可是17岁时,以纯洁的少女之身跟着他的,几年下来一直不离不弃,也从来
没有在外勾三搭四,现在自己连基本的保障都给不了她,真觉得惭愧啊。
  男人的大手在她胸部和下身不断用力摸弄,让钱虹逼里的骚水不断涌出,心
里像似蚂蚁在爬似的痒痒的,蠕动的阴道急需又长又硬的阴茎来充实,于是钱虹
站起后手忙脚乱将睡裤脱了后,赶紧跨坐在男人身上,一把扶住男人的阴茎,对
准自己那被骚水浸透的花心,然后用力坐下开始套弄起来。
  「哦,舒服,哦,老公你的LOU 真硬,戳的我适意的,哦,」媚笑着搂着男
人的头颈,不时还亲着男人已经松弛的脸。
  迫于愧疚之心,既然好不容易第二次启动,就想尽力满足下怀中的小老婆吧,
于是男人不停着向上挺起,两只大手摸在钱虹像丝绸般滑嫩的后背上,不时还用
力抽打一记女人的屁股,听到打着响起的「啪啪」的声音,男人的阴茎会瞬时更
加粗硬,阴茎的变化刺激着钱虹,呻吟更加响亮。
  心中想的是钱娟那高挺的胸部,媚笑的娃娃脸,让常老板更加欲望高昂着,
这种男下女上的玩法,让他不能用上力气,于是他双手托着钱虹的屁股用力站了
起来,转身将女人慢慢放在沙发上,自己蹲着奋力抽插了一阵,又觉得很费力气,
于是抽出那根还算坚硬的阴茎,在钱虹的脸上摸了一把说:「小骚比,你老公不
能用力,快点翻个身,老公我从背后操你。」
  正在兴头上却被拔出,没有阴茎充实的阴道越发不停骚动着,急于那坚硬来
充实,钱虹非常听话着,翻身爬起后跪在沙发上,主动将屁股凑向那高翘的阴茎,
男人非常配合着用力刺进那湿透还带有白沫的花心。
  阴道再次获得充实,不由得进行收缩,像似被女人用嘴巴紧紧含住似的,让
常老板吓得赶紧将阴茎抽出,前几年还不这么明显,近年来越来越觉得钱虹的骚
逼,像似抽水泵,好多次被她骚逼紧紧夹住阴茎后,没有多久就弃枪投降了,这
次想要好好满足下她,可不敢这么快就射精了。
  「哦,老公啊,你快点戳进去啊,人家最舒服的时候,你却拔出来惹我啊,
快点操进来啊。」阴茎再次拔出让她非常难受,迫切需要充实的她只好开口求操
了。
  男人苦笑着打了下女人雪白粉嫩的屁股,再次将阴茎使命着插了进去,在女
人娇媚的呻吟声中,不停快速着抽插着,因为刚才拔出后,降低了想要射精的程
度,这次他奋力抽插了不下五分钟,再也控制不住着缴枪投降了,紧贴着女人的
屁股,将自己的阴茎刺了女人的最深处,承受着阴道一阵接一阵的紧握感,阴茎
也响应着不停跳动,喷出了他今天第二次精华。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