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陈的情感经历】(大学篇)–女友晨曦

小陈,故事的主人公,身在海外留学。个头173,体重150,长相英俊,第一次看见他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个壮硕的小伙子。他,性格开朗,交际能力强,能说会道,在大家眼里是个活宝。可转眼就快大三了,小陈身在海外却依旧孤家寡人。说起来,他的条件算是相当优秀的,及时在一片华人并不多的城市里读书,小陈的仰慕者还是有那么一些。要知道出国读书的孩子多数经济实力是不错的,更有的女孩子长相可称得上秀美。小陈之所以不交,主要是因为心里惦记着一个人,而久久不愿开怀。她,就是小陈的女神。艺璇。
说是女神,其实长相并算不上成鱼落雁,闭月羞花,样貌可以说中等偏上,165的个头,100斤左右的体重,这样的身材对于小陈来说简直是妙不可言。可艺璇作为女神,最吸引小陈的地方就是艺璇乖巧懂事,善解人意,彬彬有礼,落落大方的性格。要说比较的话,小陈觉得在自己偌大的人际圈里,没有人是比得上艺璇的。说起来,艺璇是小陈的初中同学,自7年前,小陈就对艺璇有好感,并表白过,可当时的结果并不如人意。艺璇有个中意的人叫磊。并且这俩人在近年终于走到了一起,可相处不到一年就分手了。艺璇和小陈相互之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小陈虽然在海外,却对艺璇无微不至,每逢节日或是艺璇需要帮助的时候,小陈都会托人搞定。得知他们分手了之后, 小陈并没有及时的向艺璇表白,而后一年过去了,还有两个月就到暑假,小陈就会回国了。他按耐不住见到女神艺璇的激动,决定这一次探探艺璇的口风,这一天,是女神艺璇的生日,小陈早早托人买好了花,准时准点送到了女神的家里。虽然花上没有贺卡和署名,可艺璇心里明白,每一年的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会送这么漂亮的花给自己。艺璇倒了些,小陈告诉艺璇自己还有两个月就回国了,而且聊着聊着,他们就聊到了感情的问题上。小陈终究还是安奈不住,表白了,可艺璇的回答让小陈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小陈,我实话跟你说,你也知道,你我和磊都是初中同学,我跟他分开跟你走到一块儿,这样不好。而且,说真的,自从我和他走到一块儿我才发现,梦想和现实根本就是不一样的。”
“你被伤的很深,不是他伤了你,是你伤了自己”
“也许你说的对,我真的,短期之内不想恋爱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专注于学业,转眼还有一年我就要实习了,我不想因为这事影响了自己”
“你知道吗,7年了,我不在乎,我会继续等你。。。”
“找个女盆友吧,别为了我,耽误了你自己,你对我太好了,你的一门心思都在我的身上,导致你自己没有放开眼界去看看别的女孩儿,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谢谢你。我很感动,可感动,是爱么?”
当小陈看到这样一段话显示在频幕上的时候,他停止了对键盘的敲打。他不知道怎样反驳,也无力反驳。是啊,感动不是爱啊。呵呵,小陈抬起头,努力的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曾经听过,当你难过想流泪的时候,抬起头,也许眼泪会回答眼眶里。可这一次,小陈知道,都是骗人的。眼泪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回到眼眶里,而是像决了堤的洪水倾泻而下。他懊悔,难过,无力。可是他一定得面对,再一次敲打起键盘:“没事,我,等。”泪,此时就像空气般无处不在,遍布了小陈的脸颊。
这时候手机频幕闪亮了起来,来信是小陈的学妹,她叫晨曦,与小陈同年,不过小他一届。“学长干嘛呢?我刚打工回来洗完澡,还累,全身都又酸又痛。”
此时的小陈负面情绪爆棚,他需要人的安慰,更需要身体的慰藉。
“你在家么,我去找你。”
“啊?不太好吧,这么晚了。。。”
“你怕什么,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我在国内学过按摩,可是个中级按摩师。我可以帮你免费推拿,不收费。”
“恩。。。那好吧,你过来,到楼下给我发信息,我下去给你开门。”
晨曦算是和小陈走的比较近的一个女孩儿,并且表示出对小陈的好感,小陈虽然没有很抵触,可依旧没有接受过晨曦的好意,虽然晨曦这个丫头长得不错,家境又好,但是小陈的的确确因为女神艺璇的关系,守身如玉,和女性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今晚和女神艺璇的一番对白刺激了小陈内心的野兽。因为是刚洗完澡不久,小陈只穿了一件无袖的白色背心,披了一件外套,下身的篮球裤都没换,就这样出门了。国外的小城市说来也是方便的,住宅区都集中在一个片区,快步走上5分钟,小陈就到了晨曦的家门口,一个身影已经在门口等待着。
“不是说我到了再给你发信息,你下楼给我开门么,怎么那么早就在这等着了。”
“没有啊,我刚下来倒水喝,就站这儿看看。上来吧,轻一点,别吵着我舍友。”
俩人蹑手蹑脚的上了楼。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晨曦近直走向床头,坐在那儿操作起了电脑,而小陈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女孩儿独处一室,可是毕竟小陈对晨曦的了解还不是很深。虽然心情依旧受到艺璇拒绝的影响,可是小陈的内心更多的期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未知的激情。他走到了晨曦的身边,在即将坐在她床上的时候说
“我洗过澡过来的,衣服都是干净的,不嫌弃我坐下吧。”
“恩,看出来了,穿着背心呢。”晨曦掩面一笑,可这一笑,差点没把小陈的魂儿给勾了去。
“你。。。你不是打工累着了吗,怎么不早点儿休息,哪儿疼?快,我给你按按。”
“没有啦,就胳膊啊,端盘子太重了,一天下来真是有点受不了。”晨曦委屈的摆动了一下肩膀,从她湿湿的头发可以看出来也是刚洗完澡没多久。“学长,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我刚在门口看你黑着一张脸,好像、、、好像有心事?”
被问到难处的小陈略显尴尬“啊,我。。我没有啊,能有什么心事,呵呵。你问我干嘛,我是来看你的好吗,你躺下,我给你捏捏,保证见效快。”
“不要躺着啦,就肩和膀子。”说着,晨曦伸出了稚嫩的肩膀,是那样的白纸,感觉掐一下就能挤出水来。小陈默默地吞了下口水,伸出了粗糙的双手,开始在晨曦嫩滑的肩膀上游走。为避免尴尬的气氛,小陈问“怎样,舒服么,这手法可是不外传的,我师父说着叫滚筒,当时可是拿米袋给我们练习来着。”
晨曦享受小陈体贴入微的服务,摇头晃脑,闭着眼睛喃喃的道:“恩,超级赞,想不到学长你还有这一手!”
“呵呵,本来是想靠这手艺打工的,谁知道这地方小的连按摩店都没有,对了,你这儿暖气是不是太足了,这都三月了,没必要开这么热吧,我都要出汗了。”
小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脱下了外套,以为出门时只穿了一件无袖白色背心,因此小陈的胸肌在此时尽显无疑。晨曦看着小陈的动作,羞涩的低下了头。小陈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继续帮晨曦按摩。“我帮你按按背吧。”晨曦没有拒绝,很识趣的躺在了床上,小陈还算比较含蓄,只是站在床边为晨曦按摩。不一会,小陈需要做更大的动作,便询问是否方便坐在床上,晨曦点头示意可以,小陈便拖鞋上了床。电脑里的电视剧,此时正在播放一段男主向女主告白的场景,两人相对无言,听着独白。“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什么困难是两个人在一起不能解决的,别人的眼色是障碍吗,外人的评价是阻拦吗,为什么你不愿意尝试一下?”
有时候电视剧就是这样,一些简单的对白往往就是一些人切实的经历,听着这番话,小陈觉着说到了心坎儿里。负面情绪此时像烧开的废水,拼命的冲撞着小陈的内心:“晨曦,你愿意当我女盆友吗?”被这突然起来的一问,晨曦不知所措,她翻了一下身,可偏偏因为小陈的走神,手已经在不经意间按到了晨曦的翘臀上。她身体的抖动惊醒了小陈,慌乱中的小陈急忙下了床,想着自己荒唐的要求,再仔细想着多年来等待艺璇的心,罪恶感占据了心头。霎时间,小陈拿起自己的外套:“额,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欸,等等,都这么晚了。。。你就在这儿睡吧,别。。别回去了”是的,晨曦是喜欢小陈的,听到小陈的问话,她做出了决定,虽然没有直截了当的回答,但是这样的话已经表示接受了小陈的要求。小陈愣在原地,晨曦则下了床把门反锁,此时小陈的心里活动极为复杂,既兴奋,又逃不过良心的谴责,既期待,又纠结的不知所措。要知道,女孩儿口中时常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有时候是没错的。最终,肉体的期待终究赢过了心灵的挣扎,小陈放下外套,晨曦此时也上了床,因为原本就穿着单薄的睡衣,因此她并没有再脱衣服。“我能拖裤子吗?”傻傻的小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笑了,没等晨曦回答,小陈已经拖了篮球裤,置身一件背心一条平角裤钻进了晨曦的被窝里。
晨曦伸出手关了床头的台灯,小陈心跳加速,躺在床上注视着这一切。还没等小陈说话,晨曦却首先凑了过来,一只手放在小陈的胸脯上:“好啦好啦,人家答应你拉。”这时候小陈才意识到,刚刚冲动问出口的那句话,晨曦却当做一回事,真的答应了下来。虽然很纠结,可是小陈这时候如果说刚才是冲动开玩笑问的,那岂不是天下之奇闻也?是的,虽然小陈很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觉得最重要的人,可是,现在确实骑虎难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是当晨曦开始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小陈已经思考不下去了。
“小乖,那你这么晚把我留下来,莫不是想吃了我?其实。。我可还是处男呢。”
虽然已是深夜,小陈依旧可以借着月光看到晨曦瞪大了眼睛抬起头看着自己。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了?你不信我么?”
“你肯定是骗人的,像你这样的,肯定都不知道把了多少妹了,怎么可能会是处男,我才不信呢。”
“呵呵,是交往过几个,可我没动过她们,只是想把最宝贵的东西留给最重要的人。”
“啊。。。这样啊。。可是,我、、我。”
“你不是处,对吗?”
“嗯。。以前交往过一个。给了他。。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小陈不知道,处女情结是不是一种病,但是当知道晨曦不是处的时候,小陈的心里真的纠结了,大多数的男人应该都想第一次和姑娘做爱的时候彼此都是处吧,更加美好的事情就是两人彼此相爱。
“哦,这样啊。”
“你介意吗?”
这个问题,所有的男人都会回答不介意,如果说介意,你还要怎么继续下去呢?所以小陈想都没想“不介意啊,这有什么的。”但,事实呢。。。
“嘻嘻,你真好。”嬉笑着,晨曦再一次钻到小陈的怀里。左手在小陈结实的胸脯上画着圈,不知道怎么的,小陈觉得当晨曦接触到自己的乳头的时候,自己是那样的兴奋,那样的敏感。为了转移注意力,小陈也侧过身开始了对晨曦的侵略。小陈把晨曦压在身下,深深的埋下头吻上了晨曦的唇,好似早已等待多时,晨曦微张磹口,伸出香舌,与小陈浓厚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像是两条水蛇,在彼此的口腔里交换着唾液,他们互相拥在一起,在床上肆意翻滚,一会男上女下,一会女上男下。小陈的手也没闲着,当他的大手放在晨曦较小的胸上的时候,晨曦娇哼一身,身体一软。南方女孩儿普遍都是长的娇小玲珑,并且身材一般,晨曦也不例外,她的胸并不是很大,小陈盘算着最多也就只有一个B。随着晨曦的呻吟,小陈放弃了舌尖上的挑逗,转战到了晨曦的胸部,一向大大咧咧的小陈也不改往日作风,她一把抬起晨曦,退去了她的睡衣并丢在一旁,等不及似的就一口刁上了晨曦的檀乳,她被这粗暴的一含完全丧失了抵抗力,弓起了腰使劲的把乳房凑进小陈的嘴里,小陈伸手想要去开床头的灯,可是被晨曦拦了下来。
“不要,能不能不要开灯,我,我不习惯。”
小陈轻应了一声,没有说话,继续享受着晨曦的玉乳,就像婴儿吮吸母乳一样使劲的咗着晨曦的乳头。晨曦右手边的胸已经湿漉漉的一片,沾满了小陈淫秽的口水,另一边的乳房也在小陈大力的揉搓下变了形。实在受不了小陈猛烈攻势的晨曦双手抱着小陈的头捏来捏去,试图缓解自己骚痒的身躯。
“啊,啊嗯。啊哈。你。。你轻一点,我会吵到我舍友。。。啊。。。。”
国外的房屋确实隔音效果很差,看似饥渴难耐的晨曦一直在克制自己不会叫的太大声。而小陈此时已经不能满足于抚弄晨曦的乳房,他刁上了另外一只乳房,右手沿着晨曦的小腹向下滑动,他的指尖撩过晨曦的小腹,轻轻地,带点挑逗,虽然小陈是处男,可是几年前跟女友爱抚的经历十分充足,他的手来来回回的在晨曦的小腹上画着圈,惹得晨曦欲火焚身一般扭动着娇躯。不一会,小陈的手向神秘地带探索而去,可就在此时,晨曦惊了一下,她一把抓住小陈的手,较弱的说:“不,不行,今。。今天不行。。。”小陈很疑惑“怎么了?”可是晨曦抓不住小陈强有力的臂弯,小陈依旧摸向了晨曦的骚穴。不摸不要紧,这一摸着实吓坏了小陈。一个硬邦邦的护垫被夹在晨曦双腿之间,很显然这是卫生巾,小陈纳闷儿自己为何这么背,可是最令人惊叹的是,即使带着护垫,晨曦依旧湿的一塌糊涂,大腿根部的两侧都能感受到那一股滑腻。更别说内裤和护垫了。小陈略显失望,晨曦一个翻身把小陈压在了身下:“你不要心急嘛,我们今晚聊聊天好不好?不要。。。不要太快了。。”
“恩,好啊,可是我现在难受的很呢”说着,小陈挺动了一下小腹,作为一个正常的中国男性,小陈没有夸张的巨根,勃起的时候,鸡巴也只有大概13-15厘米左右,羞涩的晨曦感受到了小陈腹部的硬物,不自觉得把身体挪开了一下。小陈拉着晨曦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裆部,虽然隔着内裤,可肉棒的火热依旧让晨曦感叹。“既然今天你不能享受,那么你就帮我舒服舒服吧。”说着,小陈拉着晨曦的手伸向了自己内裤,他先是带动着她套弄自己的鸡巴,但其实对于晨曦而言,这根本已不再生疏。晨曦一边套弄,一边帮小陈褪下内裤,小陈享受着稚嫩的小手为自己服务,一只手也没闲着,一只揉搓晨曦的乳房。期间,晨曦变换了各种手法,先是单手简单的上下撸,再来还有双手的揉搓,时至今日,小陈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会用双手套弄鸡巴的女孩儿。大概10多分钟,小陈想要更深一步的乐趣,他刚一开口“你能不能含、、”
“不,我。。。我不喜欢帮别人口。。。你能不能别要求我帮你那个”
结果有点不经如人意,但是小陈觉得感觉来了,他也就不再要求,为了避免第一次就弄脏新女友被单的尴尬,他选择在最后关头自己控制。打开床头的灯,抽了集中纸巾,完成了第一次和晨曦的暧昧。
“能跟我说说你之前那个男盆友吗?我想听听,你们第一次开房是怎样的?”也许是一种癖好,也许是一种小陈对不是处女的侮辱,他刨根问底的询问着晨曦和他前男友的事情。晨曦扭捏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的鸡巴比他小对吗?”
“恩、、、小一点,他的,比较大、”
“他是你同学吗?叫什么名字?”
“不是我同学啦,其实,他是我爸爸分公司手下的一个员工,我也只是偶然的一个机会认识他的,说来,真的是很巧呢,你知道吗,你是第二个和我有这样亲密接触的男生。而我的第一个,就是我的前男友,其实,也姓陈。。你说,是不是很巧,而且,他和你是一个星座的,你们两个,真的有很多巧合,而且我觉得,我。。。可能跟你们这个姓,和星座,很有缘呢。哎呀,你这手怎么就是闲不住啊!”虽然晨曦在正儿八经的叙述着他前男友的事情,可是小陈就好像晨曦说的,手根本闲不住,他依旧把玩着晨曦的乳房。
“我的胸型是不是很好?”
“我不懂,说实话,还行吧”实际是这一句还行吧就是对晨曦并不算大的乳房的一种否定。
“笨,你不懂的,虽然我的胸不大,但是我去买胸罩的时候那些服务员都会经常夸我的胸,因为我的胸是’碗’状的,所以会显得非常好看,就你不识货”
说真的,小陈的确不懂什么“碗”状。她只知道,对比与他把玩过的前女友中,晨曦的胸的确不大,但是很有弹性。“别岔开话题啊,说你那个前男友啊,你们第一次做是什么时候?”
“你怎么这么好奇我和他的事啊,听了不吃醋哦?”
“我处男吗,没经历过这些事情,所以就好奇咯。”
“鬼才信你是处男呢,就你刚才。。。恩,弄我。。一点都不像。”
“不信拉倒,你说你前男友,我听着呢。”
“我们第一次其实是一起出去去外地玩儿啦,然后,玩儿累了,就去开房休息,他,我们,恩。。。第一次的时候,他很温柔,而且我有告诉他我不喜欢口交,所以他也一直都没有要求过,当时我们都是第一次,就很笨啊,他找不到洞。”听到这里,小陈心理活动跌宕起伏。他震撼的是看上去腼腆的晨曦,跟自己说这些的时候其实一点也不含蓄,在床上搔首弄姿的表现也根本不收敛。南方姑娘难道就是这样吗。“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可是我当时就很痛,他进来了之后我们缓了好久才开始动的,我那里很敏感,就算是手碰我都会感觉到痛那种,而且我感觉他真的好大。很涨那种感觉。”
“到底有多大呢?干你干的爽不爽?我大概13cm多,他有20cm?”
“20cm应该没有吧,我不知道啦,反正比你的大就对了。。。你,不会生气吧?”
“鸡巴长他身上,我有什么办法,我无所谓。”听着晨曦描述他前男友有着比自己大的鸡巴,而且感受到晨曦那种享受和怀念的情绪,小陈的鸡巴再一次勃起,他自己套弄着并且继续倾听晨曦和他前男友的事。
“哦,那就好啦。”
“后来呢,你们干过几次?”
“有不少次吧,不过每一次他都会很温柔,很依着我,他真的有对我很好这样,我只要说不,他从来都不会强迫我。”
“那后来为什么分手了呢。”
“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在国外啦,虽然他很好,但是总不在一起很多事都会变,那一年我回去,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话说了,而且其实我有想和他做爱,但是他好像力不从心的感觉,反正后来就分手了。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在我爸爸手下打工的打工仔,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
此时小陈的鸡巴已经再一次昂首挺胸,也许是感受到晨曦这个小骚蹄子骨子里的浪劲儿,也有可能是听到他前男友力不从心,小陈猛的翻身压在了晨曦的上面,火热坚挺的肉棒顶在晨曦的小穴之前“你把腿夹紧。”晨曦会意,双手环绕着小陈,双腿并拢,感受到了小陈鸡巴的火热,跟随着小陈鸡巴的挺动,她也摆动着小腰迎合着小陈肉棒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你,你轻一点,太。。。太快了,啊,慢。。。慢点啦。啊啊啊”
即使晨曦淫叫的声音很低,也难掩她骨子里的骚劲儿,没一会功夫,小陈的肉棒和大腿就感觉到晨曦内裤已经全湿了,淫水已经流到了被单上。
“啊,我要。。。我好想要,啊啊,给。。。我。。啊”
“恩?你要什么,你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
“啊啊,你。。。你讨厌,我要你的,恩恩。。。你的阴茎啦”
小陈听了晨曦的描述,感觉很纳闷儿,虽然自己故乡是南方城市,但是风土人情和习性都是北方化的,对于晨曦对鸡巴这样的说法一时之间有点不适应,但是这没有影响他。随着晨曦双腿间越来越湿润的淫水,小陈更加无阻力的剧烈挺动。
“啊啊,我好想要。。我好想要哥哥的。。。插进来,,,啊,给你,我全都给你啦。”
若不是考虑到月经时期女性实在是不适合做爱,小陈今晚一定会把晨曦插个爽翻天。但是就算实在两腿间的摩擦,小陈依然享受到了极致的快感。大约抽插了15分钟,小陈在晨曦浪荡的言语中,终究还是没有把握住精门,一股脑的射在了晨曦的内裤上。随着小陈一声低沉的吼声:“啊,我。。我要射了,啊!我要射满你的骚穴!”
“不,不要,不可以,。。。以后做爱你。。。一定要带套。啊!”
犹如黄河决堤般,小陈抽出在两腿间挺动的鸡巴,一股股浓精射在了晨曦的内裤上,还有些许由于射精的力度太大,直接飞向了晨曦的乳房和小腹。就这样,两人瘫软在一起,完成了二人第一次的激情。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