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三回:白衣仙姬

  辛鈃只听得身后人声喧哗,回头一看,影影绰绰见有十多人追来,大吃一惊
,脚底麻熘,使起师门的提纵术,赶忙朝那树林奔去。
  可是辛鈃乍生后学,功力不足,只觉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辛鈃心知不妙
,但眼下形势,唯一选择,就只有加紧脚步。
  才一走进树林,眼前立时黑压压一片,四周浓荫密布,古树蔽天,月色难透
。辛鈃慌不择路,跨藤鑽枝,也不理东南西北,见路便窜,忽地额头「噗」的撞
着一物,竟不疼痛,只是那物生出一股反弹之力,辛鈃站脚不稳,不由一屁股坐
倒。
  辛鈃愕然抬头,只见一团黑影挡在跟前,犹如铁塔磐石一般。一丝微弱的月
色透树而至,方好落在那物事之上,辛鈃瞪眼一看,心头不禁一沉,竟是个身穿
唐猊铠甲,腰圆膀宽的天魔将士。只见他青面獠牙,头竖毛角,圆睁环眼,手挺
丈八乌金蛇矛,喝道:「本将还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快站起来,乖乖的
跟我回去。」
  「我为什麽要听你的,公主放我回去,也要你来管。」说着缓缓站起,啪啪
屁股的灰泥,才发觉身旁已站满着魔兵,把他围得密不透风。
  那魔将张开血盘大口,粗声粗气道:「小子,莫要在本将面前打诳。公主真
的要放你,岂会不走大门,却让你跨窗离去。不用多言,快跟我走。」
  辛鈃审时度势,知道光凭自己的实力,决计不是这些魔头的对手,但要俯首
就缚,又觉不甘,遂把胸膛一挺,把手指在那魔将胸口连戳几下,说道:「你是
什麽东西,敢在本人面前獐狂,你叫什麽名字?」
  那魔将听得呆在当场,见辛鈃挺胸叠肚,威势十足,一时也被他的气焰所慑
,茫然失措道:「我……我乃魔尊座前第二十四狼将,角觜。」
  辛鈃徐徐颔首:「第二十四狼将,好威风呀!据我所知,天魔罗身边计有十
虎将、三十二狼将,没有错吧?」
  角觜道:「正是。」
  辛鈃仰起头来,昂然道:「你只是个排名二十四的小将,竟敢拦住老子的去
路,说与你知,倘若我把此事和岳丈大人说,恐怕你这个狼将也不用当了,说不
好还要剥皮卸肢,打入魔牢。」
  角觜双眼暴睁,问道:「岳丈,你岳丈是谁?」
  辛鈃鼻子一耸,说道:「你真煳涂还是假煳涂,我的岳丈自然是你的主子天
魔罗。我和你们公主的关係,尔等不会不知吧。你不妨想想看,以公主之尊,我
能在她房间过夜麽,若非得到岳丈大人允许,能成吗。你有本事,大可进入公主
房间试一试,你主子如不将你大煠八块,我噼下脑袋给你坐。」
  角觜给他连珠炮的抢白一顿,登时哑口无言,回念一想,也觉有点道理,但
隐约间又觉有些地方不妥,一时也说不上来,便道:「好吧,我也不难为你,但
你必须跟咱们回宫弄清楚,公主若然是放你回去,自当没人敢拦阻你。」
  辛鈃听见发急起来,暗骂:「他奶奶的,这样也吓不到他,如何是好!要是
我再踏进魔宫,莫说霍幽不会放过我,便是那个妖女,也不是好惹的,就算不死
也得少层皮!」思念电转,说道:「但本人有要事在身,实在耽搁不得,要不也
无须匆匆离去,你现在就先去回禀岳丈大人,说我办完事后,就马上回来。」话
毕,一个转身,立即举步走人。
  角觜伸手一拦,说道:「私放逃犯,本将实在担当不起,如果你不跟我回宫
,本将就得罪了。」说着向辛鈃身后两名魔兵使个眼色,辛鈃「呀」一声惊叫,
双臂已被两个魔兵攥住。
  辛鈃怒道:「喂!我……我不是逃犯,我是你们驸马爷,竟敢对我动粗,还
不快快放开我。」两个魔兵任他咆哮,架住辛鈃两边腋窝,迈步就走。
  出了树林,只见眼前一片清辉,溶溶夜月,照得四周澄淨明亮,如此良宵美
景,辛鈃却没心情欣赏,脑裡只鑽着一个念头,怎生才能逃出魔掌!
  便在此时,忽见一朵七色彩云从天而降,凌空挡住众魔兵的去路,角觜顿感
有异,当先抢上前来,蛇矛一指,喝道:「什麽邪神恶仙挡路,还不给我现身。

  辛鈃同样心中栗慄,瞪大双目,怔怔望着这绚丽多姿的彩云,忽闻一个清脆
悦耳的女声自四下响起,妙音嫋嫋,袅绕耳际,只听:「大雄勐世尊,诸释之法
王,哀愍我等故,而赐佛音声……」字句清晰,教人如沐春风。
  角觜听得不知所云,立时直眉瞪眼,怒道:「这是什麽费话,有种就现身和
本将一较高下。」
  话声甫讫,彩云上骤呈怪样,一个人影竟徐徐显现,不消片刻,云头之上已
站着一个白衣女子,见那女子年纪不大,竟是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却长得绝
殊离俗,艳丽文雅,俨如巫山洛水之俦。一如李正封诗云:「天香夜染衣,国色
朝酣酒。」天香国色,用在这少女身上,当真是贴切不过。
  辛鈃登时看得双眼发直,心裡讚叹不已:「如此绝色仙姬,凡间岂能一见!
说那魔罗妖女,本已如花似玉,世间难得一遇!但和这位仙子相比,直是九天九
地,判若云泥!」
  众魔陡见白衣仙子现身,俱被她的艳姿所慑,个个目定口呆,犹如木鸡。
  随见白衣仙子竖指于胸,玉唇微动,口中念念有词,一团白光,自她窈窕的
娇躯亮起,不消片刻,光芒转盛,万道金芒从她身上绽出,聚成一个半圆形的金
网,宛如一张金丝编织的鱼网,直向群魔和辛鈃头顶罩落。
  辛鈃、角觜和十多个魔兵看见,同时一惊。兔起鹘落,哪有馀暇多想,当即
鼠窜狼奔,急忙躲避。
  孰料,这张金网突然向外扩张,遍布方圆十多丈,不论是人是魔,无一倖免
,全部落入网中。
  辛鈃给金网罩住,惊神未定,忽听那白衣仙子道:「兜儿,还不快点过来。
」语音呖呖如莺,清脆动听。
  此话传入辛鈃耳中,呆得一下,心想:「她怎地也叫我兜儿,但她的语气声
调,却比那个妖女好听多了。」接着侧头望向身旁的魔兵,无奈地遥头道:「我
被这两个妖怪拿住,他们又怎肯放我。」
  白衣仙子道:「他们捉不住你的,不妨试一试看。」
  辛鈃双臂一挣一抖,果然给他轻易挣脱,忙拔腿就跑,发觉他们并没有追来
,心下奇怪,回头一望,见角觜和十多个魔兵动也不动,像给点了穴道似的,便
知是被金网制住,立时童心大起,当下停住脚步,一个转身,走到角觜跟前,一
脸得色道:「你这个头长角、脚生疮的怪物,竟想擒老子回去,可没这麽容易。
」说完一把拿住他下颏的浓鬚,用力一扯,立时满手髯毛,不禁哈哈一笑,才掉
头走开。
  角觜整个下巴辣豁豁的,疼痛难当,一团怒火无处可出,即时气得脸红脖子
粗,却又无法奈何辛鈃,只得在心中叫骂哮吼,把辛鈃的祖宗十八代全数骂尽。
  辛鈃走出网罩,直奔至白衣仙子跟前,磕头道:「多谢神仙姐姐解围。」
  白衣仙子冷冷道:「你还磨咕什麽,站起来吧。」
  辛鈃站起,说道:「神仙姐姐,我得立刻离开这裡,若给天魔罗发现我逃走
,辛鈃必死无疑,神仙姐姐再见了!」说完回身便跑。
  白衣仙子道:「且慢,以你现在的修为,认为能逃离夜魔崖麽?」
  辛鈃走出丈许,听了此话,忙打住脚步回过身来,暗想:「是呀,夜魔崖高
有数百丈,山势笔直如镜,猿兽难攀,但我是怎样上来的,这倒也奇怪了!」问
道:「神仙姐姐,我……我该怎麽办,请神仙姐姐帮忙,指点迷津。」
  白衣仙子道:「这裡并非谈话之地,须得马上离开。」话毕,嘴唇翕动,默
唸法咒。
  辛鈃骤觉身子慢慢离开地面,便如游丝飞絮,瞬眼之间,整个人已飘上那朵
彩云。辛鈃大喜,没想这位神仙姐姐的法术如此高强,才一站定身子,彩云已乘
风飘起,载着二人御风而去,不消片刻,彩云已没入云端。
  辛鈃把头探出彩云外张望,见夜魔崖逐渐缩小,最后全然隐没,已被四周云
头包裹住。辛鈃回过头来,望向白衣仙子,说道:「我师尊也有乘鹤驾云之能,
但他那朵云灰灰白白的,却没有这样七彩绚烂。」
  白衣仙子美目前望,脸上绝无一丝表情,澹然说道:「太上老君乃道德天尊
化身,自然有此本领。便是你的两位师兄,同样有握云拿雾的本事。」
  辛鈃叹道:「我知自己不中用,什麽也学不到,实在有辱师门!」
  白衣仙子虽然容色绝丽,但态度却极为冷澹,只听她缓缓说道:「这是天命
所致,你亦无须自责。」
  辛鈃无奈,忽地想起一事,问道:「刚才我见神仙姐姐匆匆离开夜魔崖,但
姐姐如此法力高超,难道还要怕那个霍幽不成?」
  白衣仙子道:「天魔罗乃魔界天主,魔法深不可测,我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
,也不知能否胜过他,为了避免麻烦,还是早些离开那裡较好。」
  辛鈃点头道:「神仙姐姐也说得对。是了,我被天魔罗的女儿使计迷倒,醒
来已身在夜魔崖之巅,但夜魔崖如此陡峭险峻,我究竟是怎样上去的?」
  白衣仙子道:「夜魔崖下有一个秘密入口,必须使用魔咒开启,除了天魔宫
的头领外,一般魔兵也不懂得启门魔咒。你刚才想离开夜魔崖,就算给你找到出
口,不晓得咒诀,也是白费。」
  辛鈃终于明白,说道:「幸好神仙姐姐及时搭救,要不然,恐怕我今生今世
也难逃出魔宫了。」说着环目四看,眼见彩云愈飞愈远,遂问道:「神仙姐姐,
咱们到哪裡去?」
  白衣仙子道:「花雨山。」
  辛鈃见她言语冷漠,如冰如霜,语气全无丝毫暖意,禁不住抬起眼睛,视线
落在她的侧脸上,只觉这位仙子清丽秀雅,美得教人莫可逼视,暗自道:「常人
说『美若天仙』,当真没错,难道天宫的仙子,个个都是这般美貌动人。」
  便在辛鈃神魂驰荡之际,忽闻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御寇拜见紫琼仙子。

  辛鈃听见是二师兄,立时张眼望去,却见二师兄驾云飘至。这时,辛鈃终于
知道她的名字了。
  紫琼仙子道:「紫琼见过冲虚真人。」御寇连忙回了一礼。
  辛鈃高声叫道:「二师兄,你怎地也来这裡?」
  御寇踏着云头停在二人身前,说道:「兜儿,你在紫琼仙子跟前,岂能大呼
大嚷,全没半点规矩。」
  辛鈃伸伸舌头,斜眼望一下紫琼仙子,见她脸上无喜无怒,并无责怪之意。
  御寇道:「贫道奉师尊之命,特前来听令玄女娘娘法旨。」
  紫琼仙子道:「现在十八年刚满,辛鈃付託老君之期已届,从今起交由娘娘
接管,另授天心正法,立功自赎。」
  御寇拜揖:「贫道祗遵。」接着朝辛鈃道:「兜儿,我先前与你说的话,得
要好好紧记在心,打后要用心练功,不可再吊儿郎当,终日游手好閒,知道吗。

  辛鈃听着他们的对话,只觉茫然若迷,全然不解,仍是点头道:「兜儿紧记
师兄的教诲。」
  紫琼仙子道:「紫琼已经转达娘娘的意旨,要先走一步,告辞了。」
  御寇道:「贫道不送,仙子请。」
  彩云飘动,继续往北方飞去。辛鈃抵受不住心中的疑团,遂开声问道:「神
仙姐姐,我听那妖女说,她说我是忉利神龙转世,因犯下天条,被玉帝贬下凡间
,究竟是不是真的?」
  紫琼仙子点头道:「嗯!她说得没错。就因为这样,你二师兄才会去救你,
免得你宿债未了,又另添罪障。现在已到了花雨山,咱们要下去了,关于你的事
,我会慢慢说与你知。」
  经过一夜腾云跨风,这时已渐天明,东方泛着一层鱼肚白。彩云徐徐下降,
落在一处山头。紫琼仙子念念有词,彩云从二人脚下逐渐隐去。
  辛鈃发觉双脚已站在地上,又感神奇又觉兴奋,四下一看,只见身处之地,
群山环抱,千山连绵。再看身周,尽是苍松翠柏,松涛呼鸣。晨曦山野的芬芳,
沁人心脾,实是一处令人忘归之境。辛鈃啧啧连声:「真美!好一个人间仙境呀
!」
  紫琼仙子在旁说道:「你奔波劳碌了一夜,先去休息会儿,醒来再说话。」
  辛鈃道:「给神仙姐姐一说,我确实累得直不起腰来了。」见不远处有一巨
石横卧于路旁,石身青灰而呈方形,平坦光滑,犹如一张天然的石床。辛鈃大喜
,飞身跳上巨石,倒头便睡。
  紫琼仙子眉头一聚,说道:「这是玉帝的玺印,岂容你拿来睡觉,快给我下
来。」
  辛鈃听见弹身坐起,呆眼望着紫琼仙子,诧异道:「什麽,这是玉……玉帝
的玺印,不是说笑吧?」
  紫琼仙子寒着俏脸,道:「谁和你说笑,还不快点给我下来。」
  辛鈃见她如出水芙蓉般的娇颜上,已布满一层寒霜,只得跳下巨石,问道:
「这块石头少说也有二千多斤,这麽大的玉玺,怎能拿在手中?」
  紫琼仙子冷然道:「你跟我来。」说着缓步慢移,朝着一面峭壁珊珊而去,
只见无数柏树攀壁而生,古柏清瘦挺直,姿态万千,蔚为奇观。
  辛鈃连忙在后跟随,只听紫琼仙子道:「当年玉帝想在凡间兴建一座王母阁
,赠与王母娘娘,便选中花雨山这块风水宝地,遂将玉玺抛掷于此,以示奠基,
后因王母不想动众劳师,终于搁置,玉玺因长年积累宝山灵气,久之,就变成这
块『玉玺石』。」
  辛鈃颔首,喃喃说道:「原来如此,果然是神仙放屁,非同凡响!」
  紫琼仙子倏地回过头来,瞪着他斥道:「你在胡说什麽。」
  辛鈃勐地一惊,立时吐舌垂首,紫琼仙子摇摇螓首,轻叹一声,回过头去,
也禁不住在嘴角绽出一丝微笑。
  二人来到崖壁,就在这古柏掩隐中,见有一个天然石洞,訇然中开。紫琼仙
子领着辛鈃走进石洞,方知洞裡大得出奇。但见洞高二丈有馀,四面石台堆叠,
洞中还有一个清潭。
  辛鈃张大眼睛,看得结舌杜口,走到潭边抵头一望,却见潭水清冽,顺手拾
了一枚小石,投入潭中,只闻「叮冬」一响,石子直沉了下去,当真是深不可测

  紫琼仙子坐在一块平石上,徐徐说道:「这裡是仙馆洞天,凡人鸟兽无法擅
进,从今日起,你我便在这裡住下。好了,你自行找个地方睡吧。」
  辛鈃大喜,心裡暗道:「能和这样漂亮的仙子共处一室,朝夕相对,便是在
此洞住上一世又何妨。」当下依照紫琼仙子之言,寻了一面平坦的大石睡下。
  说也奇怪,这个偌大的石洞,竟然异常暄暖乾爽,温和怡人,不多一会儿工
夫,辛鈃已是呼呼大睡。
  当辛鈃醒来之时,仍是愣愣瞌瞌间,却见四周亮灼灼的,把整个石洞照得光
亮眩目。辛鈃勐然醒转,滚身坐起,看见明烛荧煌,原来洞中多了几根大蜡烛。
  便在这时,见紫琼仙子徐步走进洞来,辛鈃跳下石床,说道:「睡得真香,
这一觉竟睡到黑夜。」
  紫琼仙子道:「用过晚饭,咱们就练功吧。」
  辛鈃大感奇怪,问道:「荒山野岭,有吃的东西麽?」
  紫琼仙子徐缓道:「这裡人迹罕至,无舍无店,想要吃东西,就得到山下买
。」
  辛鈃连忙道:「我现在就去买。」才走出两步,愕然问道:「我初来此地,
不晓得下山路径,不知如何走法。」
  紫琼仙子道:「不用了,你睡觉之时,我已经买回来了。」说着玉手一指,
辛鈃循着方向望去,果见大包小包的食物放在一块石头上,辛鈃奔前一看,都是
一些腊鱼乾肉,还有一大包白米。
  辛鈃搔搔头顶,脸带羞惭道:「要姐姐独个儿买这麽多东西,实在有点过意
不去。明儿起,这些粗重事就交由兜儿办吧。」
  紫琼仙子听见,脸上微微一笑,辛鈃还是首次看见她的笑容,只见瓠犀浅现
,梨颊微涡,说不尽的娇美动人,不由心头一荡。紫琼仙子说道:「随便你吧。

  辛鈃笑道:「以后的晚饭就由老子来吧,姐姐妳知道吗,做菜烧饭,可是我
的拿手本领。还有一事想问姐姐,师尊和咱们师兄弟,直来都是饮酒茹荤,但天
上的神仙也是吃荤腥吗?」
  紫琼仙子坐了下来,一面瞧着辛鈃忙活,一面说道:「神仙和凡人一样,有
些是吃荤,但亦有不吃,天庭素来是不禁酒荤的。当年彭祖就因灌醉陈搏老祖,
弄出了一个大祸来。」
  辛鈃一听,登时来了兴头,问道:「是什麽大祸,说我知行吗?」
  紫琼仙子道:「陈搏老祖向来喜爱饮酒,他的职责,是为玉帝掌管生死册。
一次,彭祖请他喝酒,将陈搏老祖弄醉,在他生死册裡撕去自己的名字,捻成一
条纸绳,再钉回本子上,然后偷偷熘到凡间游玩。从此,这个生死册上,再也找
不到彭祖的名字。彭祖落到人间,作了士大夫。他先后娶了四十九个妻子,生了
五十四个儿子,直到妻儿都一一衰老死去,而彭祖依然年轻力壮,行动洒脱。」
  辛鈃听得张大嘴巴:「四十九个妻子!当真厉害。」
  紫琼仙子续道:「当他娶了第五十个妻子,就辞去官职,到处游山玩景,数
十年后,这位妻子已由妙龄女子变成一个老太婆,彭祖才定居到宜君县一个小山
村。这时彭祖已经八百岁。」
  辛鈃伸出的舌头险些收不回来:「这个彭祖,真个是如假包换的老不死。」
  紫琼仙子又道:「一个晚上,夫妻俩睡在床上拉话儿,妻子问他:『我是个
快将入土之人,我死了后,你再娶妻不娶?』彭祖毫不介意道:『当然要娶,不
然谁来陪伴我!』妻子又问:『你为什麽一直不会衰老?难道生死册上没你的名
字?』彭祖得意忘形,哈哈大笑:『我是永远不会死的!生死册上是有我的名字
,但他们就是找不着。』妻子接着问:『那你的名字藏在什麽地方?』彭祖一时
得意,便如实说了出来。这时,他的妻子才明白他不死的奥秘。」
  辛鈃笑道:「这个好玩得紧,要是我有机会到天宫去,必定要找这个陈搏老
祖,再将他灌个烂醉。」
  紫琼仙子叹道:「以你这个性子,倘若重返天庭,真不知会闹出什麽事情来
!」
  辛鈃搧着手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不用太认真。是了,后来怎样?」
  紫琼仙子道:「这位妻子死后,脱下凡胎肉体,回到天宫,向玉皇大帝诉说
了此事。玉帝听后恍然大悟,命差神赶快去唤陈搏老祖。那知陈搏这时还没醒转
,玉帝无奈,只好另派两个差神下凡间找彭祖。」
  辛鈃听得大惑不解,瞪大眼睛问道:「陈搏老祖这一睡,竟睡了八百多年,
可以吗?」
  紫琼仙子道:「难道你师尊没说,凡间和天界的时序是不同吗。」接着又道
:「这两个差神,根本就认不出彭祖的模样,在凡间胡乱找寻,自然毫无音讯,
差神又不敢回宫交差,只好遍跑人间,四处打问。一日,两个差神来到宜君县彭
村,乘木匠吃饭之机,偷走了大锯,跑到打麦场去,使劲地锯一个碌碡,一下子
便招来四周乡亲围观,如此稀奇古怪的事,惹得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这时
,彭祖也前来观看。彭祖仗着年高识广,讥笑道:「我彭祖活了八百岁,从没见
过有人锯碌碡。」话音刚落,两个差使把锯一扔,当场就锁住了彭祖。这天晚上
,彭祖突然去世,享年八百六十二岁。」
  辛鈃道:「彭祖这一回宫,玉帝还肯放过他,这老不死可有得受了。」
  紫琼仙子道:「可不是麽,要是你敢胡闹作怪,不用玉帝来治你,我第一个
就不放过你,好自为之。」
  辛鈃马上不敢做声,抵头做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