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一集 / 第四回:荒山学艺

  晚饭过后,紫琼仙子向辛鈃道:「真没想到,霍幽竟如斯厉害,连你是忉利
神龙转世也知道,他女儿怎样说?」
  辛鈃把霍芊芊的说话详细地说一遍,紫琼仙子听后,说道:「她所说半点不
假,当时玉帝派遣三十六天将把你擒住,交由九天玄女娘娘发落,娘娘念你曾有
功于玉帝,不忍将你仙籍删除,便将你化成凡胎肉身,放在一个冤兜内,把你交
託与老君,带回广阳山老君洞扶养,直到你一十八岁,再交还玄女娘娘另授法家
术数,重投三江五湖济困扶危,剪恶除奸,立功自赎,重登仙班。」
  辛鈃道:「难怪师尊和众师兄都叫我兜儿,现方知道缘由于此。是了,玄女
娘娘待我这麽好,她会来这裡吗?」
  只见紫琼仙子螓首轻摇:「娘娘另有天职,不会来这裡。我是娘娘的弟子,
奉命来此授你仙术,到你技成之日,我会陪你一同下山,直到娘娘下旨召我回宫
。」
  辛鈃道:「如果娘娘没下旨召姐姐回去,岂不是要妳流落凡间。」
  紫琼仙子登时默然,她自己确没想过这问题,现在辛鈃一说,也不知如何回
答好。
  辛鈃搔头一笑:「我真是傻得紧要,神仙姐姐具有登天遁地之能,既然来得
这裡,自然能够回去,理睬他有没有召旨。」
  紫琼仙子摇头道:「不是的,娘娘若没有下旨召我回去,便正明我的使命还
没有完成,必须继续留在凡间。况且天有天规,紫琼决计不敢擅作主张。」
  辛鈃见她柳眉深锁,似乎是自己勾起她的担忧,连忙道:「都是我不好,胡
言乱语,口没遮拦,害得姐姐悒悒不乐。」
  紫琼仙子微微一笑:「我没有事。好了,现在我先说一下仙术吧。道术与仙
术看似同出一源,但其分别可也不少。『道』是人类经过长期的修行,方能得道
飞升仙界,列入仙班。在修真过程中,凶险万分,修真共有十一个层次,包括开
光、旋照、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乘等,每个
层次都有其危险性,只消稍有差错,大有可能魂飞魄散。尤其渡劫这一关,十居
其七会被天劫噼的灰飞烟灭,便连元婴都保不住。其中有些自知无法渡过天劫,
改为修行散仙或妖仙。」
  辛鈃问道:「那妖仙也算是神仙吗?」
  紫琼仙子摇头道:「散仙和妖仙虽然都是仙,但实力和真正的仙人相比,其
距离还很远,毕竟散仙是由元婴渡劫而成,没有实体。」顿一顿又道:「修真者
一旦得道成仙,藉着仙界的灵气,再也无须画符写籙,只要口唸仙咒,便能治病
驱兽,斩妖除魔。上仙宝灵正法,不离三十六天罡法,七十二地煞术。饶是如此
,能全得此法术者,为数甚少。」
  辛鈃又问:「这为什麽,是因为功力不足而无法修练?」
  紫琼仙子道:「不是,因世道人心难测,神仙也是一样,若全得仙法而入邪
行,未能照天尊之戒规,修太上之道德,行灵宝之法术救世,反而用于害人,到
时谁人能收服他!」
  辛鈃听见,不住颔首:「原来这样,在这一百零八门法术中,姐姐晓得多少
门?」
  紫琼仙子凝望住他,嘴角含笑,说道:「你是否担心我法力有限,不足授你
仙术,致有此问?」
  「不!」辛鈃脸上一红,连忙道:「兜儿岂敢,神仙姐姐千万不可误会,我
……我只是随意问一问,妳不说好了。」
  紫琼仙子见他这个发窘模样,不由暗暗好笑,徐道:「我本事不多,还学不
到一半,是不是很失望。」
  辛鈃道:「怎会呢,我连一门也不懂,怎敢说这种话。」
  紫琼仙子道:「心口不一,你口裡虽然这样说,但心裡可不是这样。」
  辛鈃脸上更红,忙即否认,紫琼仙子道:「你满意好,不满意也好,娘娘早
有嘱咐,只授予你五门法术。」
  辛鈃听见,大感不满,说道:「娘娘怎地这般吝啬,多授我几门法术,也不
见得少块肉。」
  紫琼仙子正色道:「你说话总是没大没小,娘娘给你的恩泽还少麽,不但没
有将你逐出仙界,更不用你重新修道,经历天劫之苦,现在还授你仙术,这样还
不知足。」
  辛鈃垂头说道:「这个也是!」
  紫琼仙子又道:「现在授你的仙术,却是三十六天罡法中的五门法术,有『
起死回生』、『移星换斗』、『飞身托迹』、『降龙伏虎』、『掌握五雷』等,
再另加一门黄赤之术。这都是让你保命脱难的法门。」
  辛鈃问道:「师尊曾对我说,黄赤之术即是房中术,这个也要学吗?」
  紫琼仙子点头道:「因你所犯是淫戒,前后姦淫仙女一十二名,罪恶昭彰,
气得玉帝大发龙威,必须重重严惩。今次你技成下山,将会遭受三十六劫,其中
十二劫为色劫,娘娘为了加强你对女子的吸引力,除了外表,更要增强你的床弟
交欢技能,若不是这样,又怎能让女子对你痴缠,而要你受尽情感色慾之苦。当
你满了三十六劫、善举三十六条,方能重返天庭。」
  辛鈃听得獃在当场,眼瞪瞪的无法出声。
  紫琼仙子道:「我现在先教你『起死回生』之术,这一门法术,只能救人,
却不能救自己。上天有好生之德,悲悯万物的善心,此法对你广结善缘,将功赎
罪相当有用。」当下将法咒诀窍说与他知,并详加解释。
  辛鈃本有道家底子,加上他悟性极高,不用三日,便已有所成。紫琼仙子见
他学习甚快,暗暗欢喜,第四天便授他「移星换斗」。
  移星换斗之法,并非真能移动天上的星星,也不是能够换转星斗,而是可把
人兽五脏互换,用于医理救人,再配合起死回生之术,更是相得益彰。
  因此术涉及医理,难度立增,稍有疏漏,对病人极为危险,就算不死,也会
变成人面兽心,可大大不妙。辛鈃对此诀窍虽已牢牢记住,一时之间也不易上手
,紫琼仙子亦从旁用心教导,但进展仍是慢得惊人,一个月过去,得着甚少。而
这段日子裡,可苦了那此兔狐小兽,给辛鈃拿来开胸割肚,移心换肠,弄得气息
奄奄,幸好紫琼仙子法力高超,一一把小兽医好,放回山野。
  转眼又过了五个月,辛鈃用功勤奋,学习不辍,终于有了小成,已能把猫狗
内脏互换,且能存活下来,亦无异状。
  这日,辛鈃正埋头为一隻受伤的鹦鹉医治,忽闻脚步声响,循声望去,见紫
琼仙子双手捧着一个人进来,辛鈃连忙放下手上的工作,奔上前去,将那人接了
过来,却是一个双目紧闭,已病得气若游丝的老妇。
  辛鈃将老妇放在石床上,问道:「紫琼,这位姥姥是谁?」这几个月来,辛
鈃和紫琼仙子已不像初见时生外,大家已习惯以名字相称,而紫琼仙子的冷漠脸
孔,亦稍有改变,当二人谈着开心事儿,间歇也会掩口轻笑。
  紫琼道:「我见你移星换斗之法已稍有成就,只差没找真人试验而已,刚才
我心血来潮,合指一算,知得山下有一位妇人久病缠身,若是再找不到名医,恐
怕难以痊癒,便即驾云下山,把这位妇人接上山来,并与她家人说,必会将她医
治好,然后送还给他们。」
  辛鈃听见,望着那老妇踌躇起来,道:「这姥姥毕竟是个真人,不同那些猴
兔鼠鸟,人命攸关,我怕自己功力未够,害了人家!」
  紫琼道:「这一个关,你早晚是要过的,现有我在旁瞧着,你怕个什麽,儘
管放胆一试吧,万一真的出了漏子,我也不会袖手。」
  辛鈃挺一挺胸,毅然道:「好吧,终日对住那些走兽雀鸟,我也对得腻了。
」说着弯下身躯,依照紫琼所授的切脉法,探查脉象变化。不多久,站直身子道
:「依我来看,这位姥姥呼吸困难,有肝肿现状,应该是心脏衰竭的病徵。」
  紫琼满意地点了点头:「没错,你打算怎样医治她?」
  辛鈃道:「以汤药医理,恐怕未能真正解决根本,倒不如将心脏换掉,我认
为这是最好的方法?」
  紫琼道:「既然你已有了决定,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吧。」
  辛鈃见紫琼并没有反对,知道自己是对了,便道:「现在我就出去找条野狼
。紫琼,麻烦妳替我照顾着她。」
  紫琼点头答应。辛鈃一熘烟的走出山洞,不用炷香时间,已见辛鈃背负着一
头狼走进来,那头野狼的身子软软的垂挂着,显是早被辛鈃弄晕过去。
  辛鈃在牆壁处生起一个火堆,再将一把异常尖利的短刀在火中烧毒。紫琼默
默站在一边,却没有动手帮忙,辛鈃一切停当,先运用仙术把老妇弄晕,让她失
去知觉,再将那头野狼放在老妇身边,开始动刀子剖开野狼的胸腹,接着使起移
星换斗之法,封住野狼的血液外流。
  如此这般,依法用在老妇身上,最后用刀割去野狼的心脏。紫琼一直在旁看
着,也没有开言教导,当心脏互换完毕,辛鈃再次运起移星换斗法门,把心脏的
血管和主脉接合,最后缝好老妇的伤口,一唸咒诀,伤口上的刀痕竟然完全隐去
,一点儿疤痕也没有。
  一切办妥,辛鈃已满头大汗,紫琼拿出手帕替他抹去,说道:「做得很好,
但你忘记最后一步没做。」
  辛鈃立即明白,连忙再为那老妇把脉一次,最后见他轻轻点头,站起身来,
笑道:「没问题了,脉息完全正常,我看她还可多活二十年。」
  紫琼微微一笑:「你法力虽然未纯,有点儿硬手硬脚,但这位姥姥能够继续
生存下去,确是你施恩赏赐。」
  辛鈃搔头笑道:「这还不是妳的功劳,没有妳授我此法,又怎会救得她。不
过我真的很兴奋,能够帮人真好,有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啊!肚子又打响鼓
了,我得马上做晚饭。」
  紫琼道:「今日就交给我吧,你忙了一日也累了。」
  辛鈃连忙挥手道:「我不累,还是我来吧。」
  紫琼俏脸一沉,佯嗔道:「你说过什麽都依我,忘记了吗,你给我乖乖的坐
着,若再乱动,看我怎样修理你。」
  辛鈃自然知道她是爱怜自己,笑嘻嘻道:「我知你不会的,妳用仙术制住我
好了。」说完在空中连翻几个跟斗,一面大声叫道:「我今日好高兴,好开心呀
!」
  紫琼抬眼望住他,不禁微微一笑,便向灶头走去,边走边道:「你只是医好
一个人,有这麽高兴吗!」
  辛鈃说道:「救人自然是高兴,但我更高兴的,就是知道妳宠我怜我,这个
比什麽都来得高兴。」
  紫琼道:「谁宠你怜你,胡说八道。」
  辛鈃嘻嘻不答,心中却是雪亮。晚饭之后,紫琼说把老妇送回家,辛鈃道:
「我陪妳去。」也不待紫琼答话,抢先将老妇横抱在手中,紫琼不用问他,也明
白他的心意,知他不想自己劳顿,便再没说话,暗念法咒将那野狼医治好,接着
素手一挥,把野狼凌空送出洞外,野狼才一碰着地面,立刻醒了过来,唬叫一声
,便躩步跑得无影无踪。
  次日,紫琼开始授他「飞身托迹」之法,这种法术,颇似辛鈃所学的提纵术
,所不同之处,就是另有口诀来克制心神,摒除杂念,使意念立即凝聚集中在法
术上,当然也会因修为而有强弱高低。便如紫琼,她比辛鈃的修为高出甚多,一
旦施法飞行,真个疾如雷电,一闪即逝。但辛鈃就不同了,速度自然大大不及紫
琼,还不时在飞越途中,从树上丢下来。
  托迹便是隐迹之意,可把身子隐藏在物体上,也有贯牆穿壁之能。辛鈃毕竟
修为尚浅,虽有法门口诀,身旁亦有良师,但也要个多月才能练成。
  接着「降龙伏虎」、「掌握五雷」这两个法门,也是和「飞身托迹」相同,
全由修为而决定强弱,尤其「掌握五雷」,共分有金光、木雷、水箭、火炎、土
风五个不同掌法,每一掌法,都有推山搅海之能。辛鈃初习之时,施法使用金光
掌朝一块石头噼去,竟是丝亳不动,而紫琼凌空一掌拍出,整块大石立时从中分
开,如切豆腐,给噼成两截,看得辛鈃舌头打结,钦佩不已。
  这两门法术,辛鈃足足花了半年光景,才稍见成绩。
  一日晚上,紫琼与辛鈃道:「兜儿,这一年裡,我已将这五门法术都授予你
,这段日子,你确实有点进益,只因你修为之故,仍未臻化境,但凡事岂能一蹴
可至,打后再加紧练习,终有大成之日。但以你现在的本领,若用以对付一般人
,已是绰绰有馀了,就只怕遇着天魔罗这些妖孽,可就不行了。瞧来我们还得在
此多住些时,才能下山。」
  辛鈃笑道:「在这裡住很好呀,山清水秀,又无人打扰,就是住上一辈子,
我也没问题,只要有妳陪着我就行。」
  紫琼道:「要是娘娘突然召我回宫,你也要听我的说话,绝对不能马上下山
,可以答应我吗?」
  辛鈃听她软语相求,心中感动,旋即笑道:「妳忘记了麽,还有一门黄赤之
术妳尚未教我,娘娘又怎会召妳回去呢。是了,这黄赤之术很难学吗?」
  紫琼澹澹说道:「说难也不难,说易也不易,因人而定。但依我看,这门功
夫你会很快上手。」
  辛鈃不明,问道:「为什麽?」
  紫琼瞪了他一眼,道:「今次妳被贬下凡间,忘记了所犯何事麽?」
  辛鈃登时呆住,脸上一红:「这个……这个……」
  紫琼敛容道:「你不用这个那个,我现在先和你说清楚,要修习黄赤之术,
你我二人少不了会裸裎相对,但我这样只为授业,绝无邪慾之念,你可不要产生
误会,胡思乱想,知道吗?」
  辛鈃点头道:「我明白,如果妳担心这个,我不学是了。」
  紫琼神色漠然,说道:「娘娘的法旨,我不敢不遵,最重要你能清楚明白。

  辛鈃只得默然点头。
  次日,辛鈃一觉醒来,见紫琼已经不在,也不觉奇怪,他和紫琼相处一年,
已习惯她的早起。
  辛鈃走出石洞,只见朝霞满天,晨风带着花香扑鼻而来,叫人为之一爽。一
如既往,辛鈃每天早上起床,必定盘膝顒坐,先做一阵早课才开始练功。
  时正暮春,大地一派欣欣向荣,处处繁花似锦,蜂飞蝶舞,妩媚嫣润。辛鈃
使起「飞身托迹」,穿插在丛丛簇簇的花间中,时而飞身上树,盘旋徘徊,时而
攀山越岭,踰崖鑽隙,势如星驰电走,矫捷如神。
  花雨山之北,有一澜头河,此河江流狭窄,一衣带水,两岸的峭壁上,长着
葱葱翠柏,衬着水光云影,眼前这片美景,直让人痴然如醉。
  忽见一条人影如流星似的越过小河,沿水而上,直往上游的一个清潭飞去。
  此潭名为白龙潭,四周草木欣荣,水光潋滟。花雨山除了白龙潭外,还有一
个黑龙潭,位于江河的下游。相传在九龙山中,有黑白二龙依母而生,一天,龙
母携了两子,乘着闪电雷鸣、滂沱大雨,在花雨山上盘旋几匝,将二子分别安置
于两潭中,因而得名。
  在这水光峰影的水潭裡,骤见潭水一阵水波动盪,「哗啦」声响,一个人从
水中冒出头来,细看之下,却是一个绝色美人儿,此人并非是谁,正是紫琼仙子

  只见她长髮披肩,散落在清澈的潭水中,露出的两个肩膀莹洁光润,肌肤如
雪,当真是仙姿玉质,半句不假。
  忽见紫琼缓缓回过头来,轻声说道:「兜儿,你藏在草丛裡作什麽,想要看
,就得大大方方。」
  辛鈃无奈,只好站起身躯,心想:「真是厉害,才一鑽出水面,便立即发现
了我,不愧是神仙,果然什麽也瞒她不得。当下红着脸道:「我……我只是练功
经过,不是有心要偷看。」
  紫琼瞪了他一眼:「有心还是无心,你自己心中最清楚。」
  辛鈃正想拿话否认,孰料紫琼已先开口:「这一年以来,你总共偷看了七十
三次,难道这七十三次都是偶然?」
  辛鈃听得说,吃了一个蹬心拳,暗叫不好,登时张口难言,心中却犯起疑窦
,她既知我一直偷看,以前怎地不声不斥,还让我看个清光,但今日突然又抖将
开来,究是什麽原因?
  紫琼抬起玉手,纤指轻轻拨一拨髮鬓,仪态万方,叫辛鈃直看得目不交睫。
随见紫琼朝着辛鈃方向移动,正要步出水潭。
  辛鈃看见,勐然一惊,忙背过身子道:「兜儿先回去了。」
  紫琼凝望住他的背影,嘴含笑意,徐缓道:「待一会儿,我与你一同回去。
」她慢慢离开水面,一身完美无瑕的娇驱,全然展露在晨光中。但见她肤光如雪
,双乳浑圆挺勃,堪可一握有馀,楚腰如柳,芳草历历,衬着修长优美的玉腿,
浑身瑕玷全无,直教人难以褒弹。
  水波涟涟,紫琼踏着涟漪,徐步走上潭边,弯身拾起地上的衣衫,优雅地穿
上,仍是湿津津的秀髮,任其自然飘晃。
  此刻的辛鈃,听着身后悉窣的穿衣声,心头没撩没乱!突然,耳边响起紫琼
的话声:「还在发呆,走吧。」
  辛鈃嗯了一声,眼睛一直不敢和她相接,默默的与紫琼并肩而行。
  紫琼轻声问道:「看你那发呆的样子,心裡乱作一团吧?」
  辛鈃不知怎样答她,只好缄口不语。
  紫琼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麽会知道。」
  辛鈃摇了摇头,说道:「妳是仙子,自然什麽都知道。」
  紫琼轻轻一笑:「既是这样,当你偷看我时,为何没想到这点。」辛鈃无言
,紫琼又道:「你第一次偷看我沐浴,应该是半年前的事了。我一直都没说出来
,你知道是什麽原因吗?」
  辛鈃摇了摇头,紫琼道:「我昨夜不是说过麽,你我要修习黄赤之术,我的
身子早晚也会给你看去,既然是这样,我才没有骂你,可是我没想到,你这个小
鬼竟会看上瘾头,三不五时就跑到这裡来偷看。玄女娘娘说得很对,你这个人品
性原是不坏,就只有这方面改不掉。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瞧来你是没得救
了!」
  辛鈃道:「食、色者,人之大欲,要不玄女娘娘也不会论述和倡导此术。」
  紫琼点头道:「所谓「黄老赤篆,以修长生」。阴阳思想,乃是修身养生之
法。房中术的主旨,是以男女性爱中获得乐趣,胎教优生,达至延年益寿之效。

  辛鈃道:「前时我也曾听师尊谈及此事,但师尊一直都没有教我。」
  紫琼道:「房中养生,主要是交而不洩、交而少洩、精神不散、调协阴阳以
养生。此法并非欲务于淫佚,苟求快意。也非苟欲强身力行女色以纵情,意在补
益以遣疾为主。作晚我已和你说过,你我交合,并非出于情慾,就是这个原因。

  辛鈃道:「交合?即是妳会和我……」
  紫琼点了点头:「若不是这样,我怎知你的学习进展,难道叫我下山找个女
子来不成。」
  辛鈃心中大喜,却又不敢喜形于色,遭她斥骂,问道:「妳……妳学此术时
,可……可有……」
  紫琼一听,自然知道他想说什麽,冷冷道:「娘娘授我此术,全以口述典籍
所授,皆因此术向是男主女宾,男为主药,女为引子。」
  辛鈃脸上登时现着喜色,道:「这样说,妳……妳从不曾和男人……」
  紫琼摇头道:「没有!幸好当年我在天宫没有遇着你这淫龙,要不……」
  辛鈃笑道:「要不就很难担保,成为我的受害者,是不是?」
  紫琼道:「知道就好。」
  二人谈话间,已经回到石洞口。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