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二集 / 第六回:双龙一凤

  田逸清手中长剑倏地递出,剑尖己抵着杨静琳胸口,宫英明勐地一惊,搂住
她腰肢往后疾退,杨静琳娇呼一声,亮晃晃的剑尖,兀自颤抖抖的停在她胸前数
寸。
  辛鈃骤见田逸清长剑抖动,直抢杨静琳胸膛,势道凶勐,不由大骇,立即手
腕疾翻,正想打出手上的铜钱,忽见长剑在中途停住,辛鈃的反应何其神速,微
一动念,手上内劲立卸,当即稳住不发。
  但见杨静琳吓得脸如白纸,扭身抱住身后的宫英明,向田逸清道:「清哥,
你要杀表哥,就把咱们一起杀了吧。」
  田逸清横眉怒目,气得双手发颤,怒道:「妳……妳竟然护着这个小子,不
要忘记,我才是妳的丈夫,你们做出这种事,还想我放过他。」
  杨静琳道:「没错,你是我的丈夫,更是我亲爱的夫郎,而他却是我从小深
爱着的表哥,你们两人,便如我心头的两块肉,都是我的心肝肉儿,若然要我看
着你们任何一人受伤害,我宁可让你杀了,来得乾淨俐落。」
  宫英明给杨静琳挡在身前,乘着二人说话之际,悄悄伸出右手,取起从杨静
琳头上拔下的玉钗,「嗤」的一声,迳向田逸清打去。
  田逸清看见宫英明右手疾扬,一件物事迎面射来,立即闪身避过。宫英明藉
着他这样一避,身子前扑,直扑向自己放在几桉上的长剑,「铿」一声响过,只
见青光闪现,宫英明已把长剑握在手中。
  杨静琳大惊,连忙拦在二人中间,娇喝道:「表哥不要!」
  宫田二人持剑相对,怒目厮觑,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杨静琳又惊又急,噙泪
说道:「我知你俩都很爱我疼我,但今日的事,全都因我一人而起,既然你们一
定要动手,倒不如我先死在你们面前……」话一说完,身子向前一冲,直往田逸
清的剑尖扑去。
  二人看见,同声大叫,一个叫着「琳妹」,一个叫着「静淋」。而屋顶上的
两人,同被吓了一跳,辛鈃绝没想到杨静琳会如此烈性,便是发铜钱点了她穴道
,也无法阻止其冲势,眼看杨静琳便要长剑贯胸,丧于剑下,瞥见田逸清把长剑
往后一缩,随即放手撒剑,只闻得「铿锵」一声,长剑落地。
  杨静琳去势不止,往田逸清胸膛直扑过去,接着身子一紧,已被田逸清牢牢
拥抱住。杨静琳嘤一声轻呼,人已吓得昏晕过去。
  田逸清大急起来,叫道:「静琳,静琳……」连忙伸出中指,在她唇上的人
中着力揉了几下,杨静琳终于悠悠醒转,二人见她甦醒过来,同感放心,田逸清
忙道:「静琳,妳怎地这般冲动,有话好说,又何须这样!」
  杨静琳伸出双手,用力抱住他,柔声问道:「清哥,你……你还爱静琳不爱
?」
  田逸清想也不想,凝望着她道:「当然爱!」一面说一面轻轻抚摸她髮鬓。
  杨静琳道:「我也很爱你,虽然我和表哥做了这种事,但我对你的心,始终
没有变过,是真的,你会相信我吗?」
  田逸清刚才在窗外听了半天,二人的对话,无不入耳,现听得杨静琳这样问
,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可是……可是我又怎能忍受妳和其他男人……」
  杨静琳道:「我和表哥的事,你是知道的,咱们从小就相爱,他也是静琳第
一个男人,要我忘记表哥,我自问办不到!而我嫁给你,也因为是爱你,才会甘
心情愿嫁你!一女配二夫,我自知对你们不公平,但又能怎样,难道要把我割成
两截,一人一半吗?如果你不能忍受,就一剑把我杀了,总好过我受这熬煎折磨
。」
  田逸清抬起头来盯住宫英明,宫英明耸耸肩膀,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田逸清看见,虽然心中气愤,但他着实爱煞怀中的妻子,又如何肯失去她。
  他暗暗思量,心想:「万一这丑事传了出去,自己还有什麽面目见人,更不
用说继续在杨家立足了!到时不但会失去静琳,相信还会和杨家翻脸皮,自己在
杨家多年的努力,全都付诸流水,前功尽费了!」言念至此,不由得往杨静琳望
去,正好和她目光相接,只见她娅奼含情,妩媚娟丽,说不出的明豔动人,如此
一个美人儿,又有谁不为之倾倒。
  杨静琳见他满眼柔情,正自痴痴的望住自己,便知他心活动摇了,当下加重
迷药,脉脉含情道:「若然妳真能狠下心肠,忍心把你这个既娇柔可爱,又深爱
着你的妻子杀死,你便下手吧,静琳绝对不会怪你。」
  田逸清看见她那花容月貌,就是铁心铜胆,恐怕也给她融化掉,不禁长叹一
声,摇头无语!
  杨静琳暗裡一喜,使力抱住他道:「清哥,你是答应肯接纳表哥了,是麽?

  要田逸清在奸夫面前点头答应,他又如何肯做,只得禁口藏舌,不发一言。
但他虽然闭口不语,无疑是应承了,是谁都能瞧出来。
  杨静琳喜得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玉手往他裤裆摸去,只觉黏稠稠的,湿了一
大片,立时明白过来,抬头盯住他,似笑非笑道:「你这人真是的,我来问你,
刚才你在外面躲了多久,我和表哥的事,你全都看了吧?」
  田逸清见问,也不由一怔,只听杨静琳续道:「你很变态呀,看见妻子和男
人偷情,竟然会如此兴奋,湿成这个样子,你刚才似乎射了不少喔!」
  辛鈃和杨静琇听见,禁不住一同掩着嘴巴,相顾失笑。
  杨静琇低声笑道:「原来姊夫他躲在那裡……」忍不住又「格」的一声,笑
了出来,说道:「大姊说得半点没错,你们男人真是很变态!」
  辛鈃道:「妳不要一竹篙打沉一船人,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说真的,大姊
可真有点本事,来招一哭二闹三上吊,登时把两个男人摆平,委实厉害!看来我
这几枚铜钱也用不着了。」
  杨静琇嫣然一笑,挪一挪身子,把一张粉嫩雪滑的脸儿贴在他面上,轻声说
道:「女人的手段还多着呢,二哥你要不要和姊夫看齐,妹子可以代劳,保证让
你射得舒服爽透。」手上微微使力,把玉龙握得更紧。
  辛鈃立即皱起眉头,方才看了这麽多热辣辣的场面,不免慾念横生,脑裡突
然想起了紫琼,便道:「妳不要在这裡胡闹,小心让房内的人发觉!看他们三人
应该不会有事了,我还有事要办,走吧!」
  杨静琇马上噘嘴摇头,撒娇道:「你骗人,我不要你走,三更半夜你还有什
麽事要做,难得今日有这个好机会,我非要看个痛快不可!来嘛,咱们再多看一
会,好不好!」
  辛鈃没她办法,而自己也想看看三人如何了局,只得道:「好吧,就依妳一
次,只是多看一会。」
  杨静琇满心高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再把目光投向房间,已见杨静琳一边
为田逸清脱衣,一边向他道:「你刚才看见我和表哥亲热,是否又是气恼,又感
兴奋呢?从今以后,静琳就只属于你们二人,打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清哥,你
想洩愤,静琳现在就给你,让你当着表哥面前要我,把他气个半死好麽?」
  田逸清听见她这番淫辞,立时眼红耳赤,淫火攻心,连忙扯掉身上的衣服,
直脱得浑身精光,猴急地一把将杨静琳抱住,脑袋一低,嘴巴已盖上她的双唇。
  杨静琳嗯唔一声,把香舌送入他口中,二人立时拥吻在一起。
  宫英明呆呆的站在榻边,看着两具裸躯抱作一团,绸缪缠绵,极其缱绻,直
看得醋妒难当,却又异常兴奋难过,不禁握住胯间的大棒,动起手来。
  杨静琳虽然和丈夫吻得火热,但心中仍是担心着宫英明,害怕他醋意难消,
猝然发难,不时偷眼往他望去,竟然见他如此做作,把个阳物套得风风火火,也
禁不住暗暗窃笑,便抽离嘴唇,柔声细气向他道:「表哥你过来。」
  宫英明不明其意,但仍是走到二人身旁,只听得杨静琳向丈夫道:「清哥,
你看表哥他很可怜喔,静琳想为他弄一弄,可以麽?」
  田逸清听得呆了,不知如何回答她是好,一对眼睛只盯着她,默言无语。
  杨静琳朝他甜甜一笑:「我为表哥摸,你也来摸静琳吧!」说着牵起他的手
,放在自己一隻豪乳上,玉手一移,握紧宫英明的玉茎,徐徐缓缓的捋动起来。
  宫英明浑身僵住,直爽得嘘了口大气,已见丈妻二人又吻在一处,而杨静琳
双手,各自分持一根肉棒,弄得甚是起劲。
  辛鈃看见这等淫亵的情境,一时也看得口乾舌燥,浑身是火,心想:「看这
杨静琳清秀美丽,日间见她时,是何等温文优雅,却没想一到床上,言行举止,
竟会淫荡如斯,难怪古语有云: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
  三人胡溷了一会,杨静琳轻轻推开田逸清,离开了他的怀抱,蹲下身来,看
见眼前之物,半硬不软的挂在丈夫身下,抬头问道:「你刚才肯定把精液掏空了
,人家弄了这麽久,还是这样子!」提在手上,小嘴一张便把头儿咬住,鼓唇捲
舌的吸吮起来。
  田逸清向知妻子舌功厉害,便是死蛇也能变成活龙,果然不用多久功夫,已
渐见起色。杨静琳更是不敢怠慢,使出手段,直到玉龙冲天而起,方停了下来,
随即转过头去,张嘴含住宫英明的棒儿,如此交替舔弄多时,已见两条巨龙张牙
舞爪,怒目讪筋。
  杨静琳站起身躯,再次投入丈夫的怀抱,脆声说道:「清哥,抱我上床榻好
吗?」田逸清自当遵从,猿臂一伸,已将杨静琳托在双臂上,迳往床榻走去。
  只见杨静琳才一躺下,双手立即围上丈夫的脖子,说道:「你刚发泄不久,
暂且先养息一阵子,我再给你好麽?」
  田逸清脸色一沉,问道:「妳是说想先和他做?」
  杨静琳点了点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昵声道:「我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一
会,积储精力,这不是很好吗!不要小气嘛,你在旁看着我和表哥耍子,看着他
如何亲我,如何要你的好老婆,这不是很刺激吗!要是你不满意,人家腰肢以上
便交给你,腰肢以下就交给表哥,你们二人一起弄,这样可以了吧。」
  田逸清确没料到她会如此说,一番说活,说得既淫荡又露骨,不由听得慾火
焚烧,浑身发烫。
  宫英明也是亢奋难当,整根巨龙已硬得隐隐作痛,忽见杨静琳大开双腿,露
出一个红殷殷的宝穴,歙赩吐水,极度诱人!宫英明如何忍奈得住,当即双手架
开玉腿,探头更舔。
  杨静琳全身勐地一抖,立时呻吟起来,她只觉一根舌头紧抵住妙处,不住价
舔拭洗刮,时而吸吮,时而乱鑽乱闯,便在宫英明含住她的阴蒂时,杨静琳直美
得连打几个哆嗦,用力抱紧田逸清,嘴裡叫道:「人家要死了,表哥他……他要
弄死你的静琳了!」
  田逸清听得异常兴动,握住她一隻巨乳用力搓捏,犹如搓麵团似的,弄得形
状百出,旋即又咬住另一边乳头,大肆吸吮起来。
  杨静琳如何抵受得住,十根玉指,全插入丈夫的髮中,如泣如诉道:「你们
二人杀了我好了,这样玩弄人家,这回必定快乐死了……啊!老公,用力吸吮静
琳,好舒服,人家快要丢给表哥,快要来……来了,来了!」突然身子僵住,大
股花露狂射而出,当头浇了宫英明一脸。
  屋瓦上的二人,同样看得脸热心跳。杨静琇只觉一身是火,就是无处发泄,
唯有紧紧握住辛鈃的玉龙,腻着声音道:「二哥,妹子实在受不了,人家好想你
摸,来嘛,抱住静琇。」
  辛鈃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加之看了这麽多淫行秽事,又给杨静琇握住
要害,体内早已火烧火燎,听得杨静琇的说话,更如火上添油,便即一手围住她
纤腰,一手直探她酥胸,把整个乳房全然包容在手中。
  杨静琇给他揉搓几下,遍身爽美,扯开辛鈃的裤带,伸手进去一握,不由吃
了一惊,只觉触手之物既粗且长,火烫炙热,手指竟然无法围拢,问道:「他不
见几个月,怎地变得如此吓人?」
  辛鈃微微一笑,便把他和筠儿所说的话,来个照搬可也。
  一席话只听得杨静琇咂嘴弄唇,皱眉说道:「对你来说,确是一件奇遇,但
妹子可要受苦了!」
  辛鈃不明,问道:「为什麽?」
  杨静琇说道:「这不是麽,以前你这样长短,人家已经受不了,每次都给你
弄得死去活来,现在你变成这个模样,岂不是要把我弄死麽!」
  辛鈃心想:「果然是个小淫娃,除了那个小子外,不知她身边还有多少个男
人!」笑道:「既然妳害怕,就去找其他人好了,妳担心我没女人麽!」
  杨静琇不依起来,说道:「二哥你好坏,这样说人家,妹子何来有第二个男
人嘛,日前若不是你胡搅蛮缠的逗人家,妹子才不会给你呢,人家第一次都让你
夺去了,现在却说这些话儿!」
  辛鈃一笑,道:「好了,好了,是二哥不对,可以了吗!」
  说完向房间望去,这时见宫英明已跪到杨静琳胯间,手握阳物,正把头儿抵
在花唇上磨拭,看来这场武打戏快要上演了。而那个田逸清,却埋着头,闭着眼
,狠命地吸吮她酥胸,兀自吃得唧啧有声,埸面极度淫媟猥亵!
  但见杨静琳一脸迷醉,那对水汪汪的美目,半睁半闭,在灯烛映照下,更显
得她容姿独立,娇柔迷人,忽听她嘤咛一声,轻声腻语道:「表哥,你不要只顾
乱挤乱磨嘛,这样折磨人家,难过死了,快插进来好吗……」
  说话一落,即听得杨静琳「啊」的一声,用力搂住身上的丈夫,叫道:「好
美,一下子便插得这麽深……」
  田逸清听得此话,抬头往二人交接处望去,只见宫英明双手按住她膝盖,腰
肢不住前后晃动,一根巨棒,如桩子一般来回出入,直看得他又是嫉妒,又是兴
奋,数十抽之后,见那肉棒每一拉扯,便有水儿随棒喷出,这个现象,足见爱妻
是可等甘美快活!
  杨静琳紧紧握住丈夫的阳物,挺臀拱腰的受着男人的桩捣,哼唧道:「清哥
,静琳的花心都给表哥弄开了,你看见吗,人家的水不停地流,你叫静琳怎能不
爱他,啊……老公,快不行了,我又想要丢,表哥你再用力些,不用怜惜我,让
我全丢给你……」
  宫英明听后当即加快速度,一根阳具飞也似的,撞得杨静琳身子乱抖,一对
豪乳不停地打着圈儿,上下颠荡,诱人到极点。
  田逸清望见妻子那满足畅悦的神情,如何再忍得住,当下蹲近杨静琳,把肉
棒抵到她嘴儿,杨静琳看见,一把握实,忙张嘴含住。田逸清腰下加力,挺身疾
捣,竟干起她的嘴巴来。
  不觉间宫英明已干了数百下,杨静琳终于熬不住,身子勐然几个抽搐,丢了
出来,宫英明问道:「琳妹舒服吗,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杨静琳脱开嘴裡的阳物,娇喘道:「表哥你好可爱喔,不要停下来,求你再
继续,当着我老公面前干死我算了。表哥,妹子好爱你!」
  宫英明听得最后这句话,登时精神百倍,志满气得的望一望田逸清,下身依
然狂插不休。
  田逸清气得横眉瞪眼,只好把一股怨气发在妻子的小嘴上,而杨静琳似乎甘
于承受,上忙下迎,来者不拒,双棒全收。
  房间霎时淫气薰天,没过多久,已见宫英明喘气不停,头上的汗珠子,如黄
豆般大小滚下来。杨静琳顿觉阴中阳物一抖一抖的,再看见宫英明这个样子,便
知他发射在即,当下紧缩膣室,使劲咬住阳具,而一对眼睛,却牢牢盯住丈夫,
柔声说道:「表哥你想射,就儘管来吧,静琳好想要表哥的精液,灌满人家是了
。」
  田逸清听见,不由脑袋轰的一声响,被她这句话儿刺激得脸红脑胀,却又异
常兴奋莫名,真个是五味杂陈,好不是味儿。
  宫英明果然疾冲几下,便即噗嗤嗤的狂射而出,暖烘烘的热流,一阵接住一
阵,全都打在花心深处。杨静琳美得紧紧抱住丈夫,失神叫道:「老公抱紧我,
他射死你可爱的妻子了,静琳好舒服喔……」
  田逸清眼见自己爱妻接受其他男人的种子,不禁又是兴奋,又是无奈,但另
一股无名之火,却勐然而生,心想:「我若非捨不得这个漂亮美貌的娇妻,还有
杨家的地位,岂会如此隐忍,早就把你这个小子毙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
不晚』,走着瞧吧!」
  这时宫英明已拔出阳具,滚身下榻,那根话儿依然高高竖起,遍布精水,润
光闪然!田逸清狠狠的望了他一眼,回过头来,却见杨静琳正望向自己。
  杨静琳看见丈夫脸色有异,自是明白原因,双手忙箍住他脖子,亲暱道:「
不要这样嘛,你应承了人家不再计较的,现在又这个样子。」说话之间,伸手探
到他胯间,一握之下,发觉肉棒硬得卜卜乱跳,微微笑道:「下面这个老实头已
出卖你了,刚才是不是看得很兴奋?」
  田逸清闭口不答,杨静琳又道:「现在静琳又想要了,老公你想报仇,就使
出手段把你老婆干死吧,好教表哥知道你的厉害。」
  一番淫辞,听得田逸清连吞几下口水,一骨碌来到杨静琳胯间,已见她把腿
儿尽开,呈牝展穴,一道白色浆液,正从洞儿流泻而出。
  田逸清看见,怒火更盛,拿起床帐,撕下一块布片,把那些髒物抹去,岂知
连抹几回,依然不断流涌而出,心裡骂道:「这个臭小子究竟放了多少进去,真
她妈的……」
  他一手将布片扔掉,只见阴蒂怒凸,两片花唇不停张合翕动,不由越看越火
动,实在难忍难熬。想起方才杨静琳的淫荡模样,怒从心起,横了心暗地发誓,
今回定要把她操得半死,要不实在难消心头之气,当下提起火烫的肉棒,把个头
儿紧抵门户,望裡一送,「吱」一声便进去了半根。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