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魔踪—第二集 / 第八回:崔府贵客

  次日早上,辛鈃绝早起床,发现杨静琇依然熟睡未醒,他害怕让人发觉,也
不唤醒她,悄悄爬起身穿上衣服,小茹听得声音,从内室走了出来,看见辛鈃,
便即道:「二少爷早,我去安排盥洗。」
  辛鈃竖指贴唇,轻声道:「不用了,我马上要走,妳就让小姐多睡一会,不
要吵醒她。」小茹点了点头,望着辛鈃开门离去。
  
当辛鈃回到自己住处,见筠儿趴伏在桉上睡着,辛鈃略感奇怪,因何她会睡
在这裡,莫非是等我回来,等得累了?心中顿感过意不去,走上前凑头细看,见
她睡得正香,一张娇美的俏脸,微含笑意,不知做着什麽春梦。
  辛鈃微微一笑,双手将她横抱起来,正要往床榻走去,筠儿「嗯」了一声,
醒转过来,发觉自己被辛鈃抱着,连忙说道:「啊!二少爷你回来了,快让筠儿
下来吧。」
  只见辛鈃摇了摇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妳整夜等我回来,是不是
?」
  筠儿点头道:「我等你很久还不见回来,不知怎地竟睡着了。」
  辛鈃把她放在床榻上,轻轻抚摸她脸蛋,道:「妳真是的,又何须等我,好
好的再睡一会,要我陪妳睡吗?」
  筠儿听了心中一甜,摇头道:「不行了,你快到时候要向老爷夫人问安,我
回来再睡。」说毕走下床榻,服侍辛鈃梳洗妥当,拿出一件名贵外衣给辛鈃穿上

  当二人来到大厅,见杨曲亭夫妇已在厅上,而紫琼却坐在杨夫人身旁,辛鈃
上前道了早安,坐到紫琼身边,执住她一对玉手,问道:「我整晚记挂住妳,昨
夜睡得好麽?」
  紫琼嫣然一笑:「很好,见你今早神釆飞扬,什麽事这样开心?」
  辛鈃搔头笑道:「一早就看见妳,我自然开心。」
  杨夫人在旁道:「看你们二人,才分开一晚,便这样痴迷不捨,看来也该早
点为你们圆婚。」接着望向杨曲亭,笑问道:「老爷,你认为如何?」
  杨曲亭捻鬚说道:「夫人怎麽说,便怎麽办,况且天儿的年纪也不小了。」
  紫琼听了,也不由脸上一红。便在此时,已见杨静琳和田逸清来到大厅,朝
两老一一请安,坐下之后,杨静琳问道:「刚才我听娘说什麽早点圆婚,到底是
谁要办喜事?」
  杨夫人一笑,说道:「还会有谁,自然是说天儿。」
  田逸清连忙道:「那就要恭喜了,说句老实话,紫琼姑娘这一等一的人材,
真个打着灯笼也没处找去,峭天找到这样一个娇妻,也可说是杨家之福。」
  辛鈃自从看见昨晚的事,对田逸清此人虽然所知不多,但不知为何,对他总
是无甚好感,但听了他这句说话,也不由暗裡高兴,心想:「这人倒也有点条理
分明,并非全无可取!」再望向杨静琳,见她红粉青蛾,气度高雅矜持,又那会
料到是个骚蹄子!
  没过多久,宫英明和宫暄妍两兄妹亦已到来,大家用过早饭,便各自辞去。
  紫琼轻声在辛鈃耳边道:「咱们到花园走走。」
  辛鈃满心欢喜,一把拉住紫琼便往外走,二人并肩来到花园,只见四下繁花
似锦,馨香醉人,处处花竹奇石,奇巧自然。辛鈃牵着紫琼,走过柳锁虹桥,来
到水榭旁的一个小亭坐下,辛鈃握住她玉手,说道:「没见妳一夜,真个想死我
了,妳也有想住兜儿麽?」
  紫琼微微笑道:「你昨晚整夜风流快活,还真会想我麽,瞧来杨家的女子对
你这个二少爷很不错呢!」
  辛鈃听见呆了一下,连忙道:「我……我是迫不得已才如此,我真的……真
的不是想这样,要是妳不高兴,我以后再不这样就是,妳千万不要生气。」
  紫琼柔声道:「我没有生气,看你急成这样子。」
  辛鈃道:「我怎会不急,如果妳因此而不要兜儿,我……我……」
  紫琼微笑道:「好了,好了,兜儿是紫琼的心肝宝贝,我又怎会不要你。」
  辛鈃一听大喜,忙抱住她亲了一口,当他右手按上她乳房时,才揉了一下,
便给紫琼拨开他的手,沉着脸说道:「你真是呀,怎地如此多手多脚,你总是把
我的说话作耳边风,我说过没得我允许,可不能乱来,你忘记了吗?」
  辛鈃傻傻一笑,搔头道:「我只是一时太高兴,不要生气!兜儿以后会记住
,什麽都听妳的,好麽!」
  紫琼正色道:「我叫你出来,是有事想和你说,今日你我必须回崔湜的住所
。」
  辛鈃不解,问道:「为什麽咱们还要回去,我看这个姓崔的傢伙并非好人。

  紫琼道:「昨晚我筹思怎样使你溷进宫去,好把那个潜藏宫中的妖物找出来
,忽然让我想起两个人,一个是崔湜,另一个是李隆基,他们二人都是宫裡的人
,若能得二人帮助,或可会成功。」
  辛鈃点了点头,紫琼续道:「我初见李隆基时,见他日角偃月,面相富贵至
极,早就算过他的身世,原来当今皇上正是李隆基的叔父,已被封为临淄王,只
因李隆基刚从潞州回京,在宫中暂无职司,而他的父亲相王李旦,也常遭皇后排
斥,彼此衅隙不少。」
  说到这裡,辛鈃已张大嘴巴,合不拢来,心想:「这个李隆基原来大有来头
,可真不简单,没想我竟然和他称兄道弟,这个便宜老弟着实做得过!」
  紫琼又道:「关于那个崔湜,现职兵部侍郎,而他得此高职,全凭皇帝的小
老婆上官婉儿之助,而这个上官婉儿,被封为昭容,她和皇后公主关係密切,深
得皇上宠爱。可是皇帝昏昧平庸,一切大权全落在皇后、公主和上官婉儿手中。

  辛鈃问道:「那个上官婉儿和崔湜有什麽关係,莫非二人是……」
  紫琼点头道:「若不是这样,上官婉儿今日又怎会到崔府来,咱们要回去,
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如果能让上官婉儿瞧上你,莫说是进入皇宫,你就是想弄个
一官半职,相信也不成问题。」
  辛鈃道:「那个上官婉儿今日会到崔府?嗯!我明白了,妳是要我把那个骚
货摆平,将她弄得贴贴妥妥,好倚仗她的势力溷进宫去。」
  紫琼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怎能叫人家做『骚货』,说得这样难听!」
  辛鈃道:「难道她不是麽?是呀,关于她的事,可否详细说我知,让我了解
她多些,好作准备。」
  紫琼点了点头,道:「我曾翻查过她的三世书,有道前世因,今世果,这生
是大官是乞儿,原是早有定数的。我查得上官婉儿的禄运乃闭禄之命,她的一生
,可谓非常坎坷!上官婉儿是陝州陝县人,祖父上官仪因罪被杀,她和母亲被配
没掖庭,因她自小聪明好学,十四岁上,便已文采斐然,武则天晚年,免其奴婢
身分,并倚为心腹。上官婉儿天生丽质,姿容秀美,因她常在武则天左右侍奉,
后被武则天的面首张昌宗看中,诱惑成姦,后又被武则天之姪武三思所姦,上官
婉儿因为不敢出声,从此就暗地裡和二人私通来往。」
  辛鈃听后,说道:「看来这个上官婉儿必定是个大美人,要不又怎有这麽多
男人看上她。」
  紫琼道:「上官婉儿不但是个才女,也是宫中有名的美女。后来当今皇上登
位,因她美艳过人,便收为小老婆。但她自小在宫中长大,明白宫中的风波险恶
,知道稍有不慎,随时性命不保,她为了生存,不得不要仰皇上、皇后、公主的
鼻息,曲意逢迎,这箇中甘苦,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辛鈃点头叹道:「这个也是,她只是一个弱质女子,身处虎狼之地,想要明
哲保身也非易事!」
  紫琼道:「好了,她的事我已简略与你说了,现在你先找个藉口离开这裡,
有什麽事想问,慢慢再与你说。」
  辛鈃拍心口道:「这个还不容易,包在我身上。」
  当日,二人知会了杨曲亭夫妇,说要到长安城拜会朋友,日眣时分,便坐上
杨府的马车,迳往崔府而来。
  来到崔府大门,二人才下了马车,便见府前两旁站着十多名大汉,个个虎背
熊腰,手持兵刃,保卫得异常严密,却和离开崔府时全然不同。
  紫琼向辛鈃低声道:「这些人都是宫中护卫,看来上官婉儿已经到了。」
  辛鈃心感认同,回头向那马夫道:「你且先行离去,不用等咱们了,倘若老
爷问起,你不用多说什麽,说我见了朋友后自会回去。」马夫应了一声,便即驭
车离去。
  二人徐步向大门走去,两个大汉立时走上前来,举止颇为有礼,抱拳问道:
「敢问尊驾大名,有何贵干?」那些汉子见辛鈃衣履华贵,而身旁的女子不但明
艳照人,且气质高雅脱俗,知道决非一般等閒人物,不敢莽撞粗率,恐怕冒渎了
贵客。
  只见辛鈃轩着眉头,说道:「本人姓辛,是贵府主人的朋友,原是寄住在这
裡的,有劳两位通传一声。」
  一名大汉忙道:「请两位稍待片刻。」说完连忙转身入内,不用多久工夫,
便见他匆匆回来,抱拳一揖,比之刚才更为客气,说道:「辛爷,崔大人有请,
请随小人来。」
  二人在后跟随,辛鈃心裡暗骂:「怎麽又叫起「爷」来了,我很老吗,放你
他妈的狗屁!」
  还没来到大厅,已见崔湜迎了出来,笑说道:「辛老弟你怎麽了,整夜不归
,我还道有什麽待慢不周,致老弟不辞而别。」接着向紫琼一揖,紫琼忙回了一
礼。
  辛鈃笑道:「崔大哥太客气了,只是初来长安,又碰巧皇上千秋大庆,昨日
在外玩得夜了,又不想三更半夜回来打扰,便在外面胡乱找个地方过了一晚,大
哥请勿怪罪。」
  崔湜呵呵一笑,说道:「老弟言重了,今日方好宫中来了一位贵人,待我为
两位引见!来来来,咱们进大厅再说,两位请!」
  三人进入大厅,便见厅上已坐着三男一女,看见辛鈃等人进来,除了那名女
子外,都站起身来迎接。辛鈃和紫琼向众人躬身一礼,崔湜立即招呼二人登阶就
坐,下人随即送上佳茗,辛鈃往那女子看去,双眼登时为之一亮。
  只见那女子年纪不大,约莫二十岁左右,一身槐黄色贵服,蝉衫麟带,低胸
袒膊,荑手纤纤,宫腰搦搦,头上珠围翠绕,额前戴有一串垂金璫儿,衬托着她
那仙姿佚貌,当真是美得让人亡魂失魄,紊乱无主!
  崔湜道:「辛老弟,待我为你们介绍,这位乃宫中华簪,上官昭容,而这三
人,却是崔某的兄弟崔液、崔涤、崔莅。」再向众人介绍道:「这位是辛鈃老弟
,却是本人新交,而这位貌若舜华的姑娘,便是辛老弟的未来夫人紫琼姑娘。」
  众人再是一礼,而崔家三兄弟的目光,全都被紫琼吸引了去,他们那曾想过
这样漂亮的女子,均想世间之中,竟然会有这样一个绝色佳人,便是身旁的上官
婉儿和这美女一比,也要逊色两分!
  辛鈃同时在想:「这个上官婉儿确是一个大美人,她和紫琼实可相媲美,一
个清雅脱俗,一个高贵冶豔,难怪这麽多人被她迷得头晕转向,为她倾倒!」
  而上官婉儿看见二人男俊女俏,也不禁暗暗叫绝,啧啧讚美,尤其辛鈃不但
英俊倜傥,还有几分豪迈洒脱之气,加之身姿矫健,伟岸魁梧,委的人中之龙,
便是这崔家四男,也无人能及一二!上官婉儿越是看,越对眼前这少年心动神驰
,宛似邻女窥牆,倾慕不已!
  这时崔湜笑道:「我与辛老弟可说是程孔倾盖,一见如故,大家都是自己人
,也不必谦了。是了,崔提有一事相问老弟,万莫怪罪。」
  辛鈃笑道:「崔大哥有问,小弟岂有怪罪之理,但说无妨。」
  崔湜道:「老弟一表人材,既然来到京城,何不便此住下,卖买经商,或是
觅求一官半职,效忠朝廷。」
  辛鈃听得此话,正合其意,当下说道:「老实说,小弟乃斗筲之材,才疏学
浅,粗鄙莽夫一个,生意是做不来的,若说求官求禄,恐贻终南捷径之诮!」
  场中个个都是才学之士,众人听他骈四俪六,锦心绣口,开口成文,知他显
是有点学问,便连身旁的紫琼听见也微微一怔,她自从和辛鈃一起,粗话可就听
得多了,如此文绉绉的话儿,确实不曾听他说过,也不禁暗暗称奇。
  而又有谁知晓,辛鈃自小随师学道,其师父道尊乃高才硕学之士,学识何其
渊博。辛鈃虽是贪玩俏皮,学问并不算高,但其人天资颖悟,过目不忘。他在师
父和两位师兄长期熏陶下,正是吃药三年会行医,现在搬将出来,虽不能说七步
奇才,倒也头头是道。
  崔湜笑道:「辛老弟太谦了,倘兄弟有意求官,大可和崔某直说,自当惟力
是视,竭力玉成。」
  辛鈃听他惓惓诚意,心感奇怪,暗道:「我与他只是半面之交,竟对我如此
恭谨热诚,中间不知有何企图,看来还是先与紫琼商量一下为妙。」当下说道:
「崔大哥美意,辛鈃在此先行谢过,只因小弟背井离乡,一时怀乡之情难以排遣
,不揣冒昧,容小弟斟酌斟酌如何!」
  崔湜颔首道:「老弟说得甚是,此事原该斟酌损益,择善而定,若是考虑清
楚,便和崔某说一声就是。」
  众人侃侃而谈,彼此也渐趋熟络,直谈到晚饭完毕,才各自回房休息。
  回到房间,辛鈃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那个上官婉儿果然是个人物,
崔家四兄弟今日全聚在这裡,难道他们都和上官婉儿有关係?」
  紫琼点头道:「没错,他们三人都是崔湜引进给她,明白了麽?」
  辛鈃一拍前额,摇头嚷道:「哗唷!四男一女,艳福倒也不小!」
  紫琼微笑道:「你是说上官婉儿,还是说他们兄弟四人?」
  辛鈃笑道:「两者都是,上官婉儿天生丽质,长得天仙化人一样……」说到
这裡,突然掩住嘴巴,忙道:「不……不对,不对,她怎能和紫琼妳相比,应该
说她长得……长得……」
  紫琼笑道:「长得沉鱼落雁,秀色可餐,可对吧。其实你也没说错,上官婉
儿确比天仙还要美,你知道吗,天上的仙女,也不是个个都美丽动人,一如人人
都说月裡嫦娥,但依我来看,上官婉儿就比嫦娥姐漂亮了。」
  辛鈃道:「是真的吗,要是嫦娥听见,她必定气个半死!」紫琼笑了一笑。
辛鈃又道:「上官婉儿如此美貌,那兄弟四人不是艳福无边麽,而且人财两得呢
!再说那个上官婉儿,身边有四个俊男相伴,更是艳福非浅,难道我是说错吗!

  紫琼道:「兜儿,你刚才做得很对,没有立即答应崔湜。」
  辛鈃不明,问道:「当时我只觉得奇怪,我和他并非深交,因何会对我这麽
好,怕他另有什麽阴谋,所以才敷衍着他。妳说我做对了,莫非妳看出他有什麽
图谋?」
  紫琼摇头道:「不是这样,你要知道,并非拥有官职便能在宫中出入,你现
在需要的,是要能够长留宫中,才有机会查出那妖物藏在哪裡,如果你成为上官
婉儿的心腹,可就不同了。」
  辛鈃道:「但这有可能吗?就算如妳所说成为她的心腹,但她是皇上的爱妃
,后宫重地,除了太监外,一般男人如何能进入!」
  紫琼道:「上官婉儿却不同,她不但在宫中权倾朝野,还在宫外另设别第,
日日与男人风流快活,若然你成为她的男人,不但能日夜享尽温柔香,且能随时
与她进出宫闱。以你目前的武功,要成为她的贴身护卫,绝对不难。」
  辛鈃习惯地搔了搔头,说道:「我有了妳这个仙子老婆已经足够了,什麽温
柔香我并不稀罕,就只怕溷进宫中,也未必找到那妖孽。」
  紫琼瞪着他道:「我又是你什麽仙子老婆呀,胡说!」
  辛鈃忙道:「我早就说过,已经认定妳是我老婆了,妳可不能不要兜儿。」
  紫琼凝望他良久,见他正和自己四目相对,眼神坚定,不由暗叹一声,说道
:「好了,咱们说回正事。上官婉儿年纪虽不大,但阅男无数,要让她倾心于你
,必须使点手段,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想一举成功,必须多
了解她的一切,便如她喜爱那种交欢姿势,敏感部位在哪裡等。」
  辛鈃道:「这个可有点为难吧,我又没和他干过那回事,又如何得知。」
  紫琼道:「你不会和昨晚一样,偷偷去看吗。」
  辛鈃问道:「我……我昨晚的事妳都知道了!」
  紫琼微微笑道:「你不想让我知?」
  辛鈃连忙摇头道:「不是,妳知道更好。」
  紫琼笑问:「为什麽?」
  辛鈃涎皮赖脸道:「妳既然暗裡施法查知我的事,证明妳在喝醋。」
  紫琼道:「谁会喝你醋,臭美。」
  辛鈃笑道:「妳不承认我也没法子,是不是妳自己最清楚。就算不是,这样
也可让妳知道我的心意。妳知道吗,昨晚我总是想着妳,本想去见妳的,却被那
个杨静琇缠住。是了,这些事妳是否也算出来了?」
  紫琼道:「我才没这閒工夫去算你的心思。」顿一顿又道:「现在崔家四兄
弟正和上官婉儿一起,便在屋后荷花池的星霜池榭,若要偷看,今晚正是大好时
机。」
  辛鈃皱眉道:「真的要去看吗?」
  紫琼道:「为了斩魔除妖,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辛鈃问道:「难道妳不可以用仙术算出来吗?」
  紫琼摇头道:「仙术虽强,但要算出人的兴趣嗜好,并不容易,必须要有那
人的生辰八字,还要入梦才行,既然要费这麽大功夫,倒不如从旁观察来得实际
。」
  辛鈃道:「好吧,但妳要和我一起去。」
  紫琼一怔:「为什麽要我同去?」
  辛鈃摇头道:「我是男子,莫说是看,就是让我摸,也未必能摸出敏感处,
单是看又怎看得出来!但妳是女子,总比我清楚了解。」
  紫琼瞧他一眼,不禁叹气摇头,说道:「真没你办法。」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