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3续)~第六节 打开的欲望(2)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3续)
  一路上嬉戏笑闹过去后,车上只剩下了男人和到这会儿才撅起嘴来的刘红。
不用问,舞厅里那个浪漫的角落里发生的故事,肯定女人曾经去过旁观,等到这
会儿才来发表自己的观后感,相信她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
  舞厅角落里的故事,男人心里知道火包在纸里早晚会烧出来。当时做那样的
选择也只是能有个缓冲,让人有个适应的机会。其实男人的做法还有另一个目的,
那是因为他这段时间被市局女乒队员们给折磨的够呛,而扬姐则是这场大姐姐对
小弟弟运动的发起者和忠实的执行者,因此,男人适度的对此回报一下,也是在
所难免的。
  只是睡也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偏离了预定的轨道,回报后的结果好像
谁也没有成为最终的受益者,因为它把大家都陷了进去。陷就陷了,男人没去想
以后怎么办,但是,要顺利地解决眼前的问题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看你会说些什么!”准备了一千种应对方案的女人在心里想着。
  “我的具体解释是……”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车开的飞快。
  只顾着等待男人给个说法的女人,根本没去注意飞快的车轮是开往哪里,相
反,这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因为她知道,只有想逃跑的人,才会是这种表现!
但是,跑得了和尚,庙也能跑吗?
  男人下车去开大门的时候,女人才知道自己到了个陌生的地方。“这是哪儿?
这个死平子带我来这儿要干什么?”女人心里画出了一大堆的问号。
  车库里,男人毫不客气的把女人抱下了车,尽管,女人百般地挣扎与抗争。
  男人的新家女人还没有来过,因为只有被男人的母亲认可,并且是今后能够
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才有机会来到这里——一个共同的家。
                ……
  环中套月的名器也没能让男人超负荷的付出,在黑暗中搂着昏睡过去的女人,
男人的眼睛一闪闪的。
  西乌旗第四小学五年二班的班主任潭芳,正怒气冲冲向着她的办公室走去,
在她身后跟着的是一个满脸倔强和愤愤不平的小家伙……
  偶遇,会让已经流逝的时光重新被翻开。是幸福,是苦涩,是失落,还是得
到?也许需要去重新的再去验证一下,才知道真正的结果。然而,时光已去,流
水不再来。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4)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每年一次的小学升初中考试了,为了自己的学生能取得
一个理想的成绩,潭老师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可没少费心思。除了对课本上的知识
进行总结外,各类针对会考的模拟试卷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几天来,四张试卷就
发到了每个同学的手中。
  老师的苦心,绝大多数学生都完全能体会,更何况,这还和自己将来的命运
息息相关。于是同学们埋起头来,奋发图强!
  试卷每次下发四十七份,回到手里的也应该是四十七份。不对!好像是少了
一份?再查查…是四十六份。少了谁呢?一定是?不用说!一定是……这一个班
的学生都算上,也就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做的!
  类似于这种情况,从潭芳老师在三年级一接手这个班级没几天就开始了。
  小学生不交作业,美丽的小潭老师是想都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眼
前发生的。那是因为这个班级的学习气氛相当的好,作业,小测验,整整齐齐就
不要说了,学生们对所学知识掌握的程度,更叫刚接手班级的她暗暗高兴,拣到
一个大便宜,换了谁不欣喜若狂?
  小测验嘛总是要公布成绩,好的,褒奖和快马加鞭,差的,督促与笨鸟先飞。
少了人的成绩?啊,可能是我忘了,回去再找找嘛。
  只是这一查可不要紧,该做的都没做,该交全没交!震惊呀!小潭老师的挽
救工作……于是这一挽救的历程就到了现在。
  本来,想尽一切方法的小潭老师已经筋疲力尽了,可是那块石头却依旧我行
我素。面临升学的关键时刻,小潭老师决定奋起余勇,做最后的尝试。
  中午,所有的学生都放学回家了,所有的老师也走的一个不剩。小潭老师的
办公室里——我看着你,只要你把拉下的做完!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了,女人心里的那块‘石头’确是另一番心思。
  从这个女人接手这个班的两年的时间里,某个自认为清高的家伙就发现自己
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地狱。
  每天没完没了的作业,时不时的来上几次的测验与考试……业余爱好逐渐地
在我日常的生活中消失了,弹弓,九连环……最后是绘画的笔,练字的纸。更可
怕的是……字是用右手来写的,左手嘛,说了不管用,那木板做的三角尺总行了
吧?
  于是在某人自认为得计的时候,凶猛的三角尺就横空飞舞。我可爱的,我自
豪的,我……我的左手又是红红的一道,它真的…太疼啦!
  一张卷子还没有做到一半,某个家伙就神游物外了。也就是三秒钟吧,凶猛
的飞过来的是三根纤长的玉指,这次是…耳朵!
  屈服?!是表面上的吗?
  被压在石头下面的野草,总是悄悄地在寻找着一切可能生长的机会,虽然已
经不知道被无情的剃掉多少茬了,可是该冒出来的时候,他就不会放过,更何况,
他从来就没有放弃的想法。
  施完老师的尊严后,潭芳回到了椅子上。想到明天还有新的卷子要出,她低
头番找了起来。
  背后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美丽的女教师发现自己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嘿嘿……”看着有人失去了反抗能力,得计的某人搓着手直笑。老柳教的
东西真灵呀!它虽然不象传说中点穴神功那么神奇,但让人暂时休息一会儿还是
满可以的嘛!
  呀呀的——反抗从那里开始呢?某人还真是有点老鼠拉龟的感觉。那就……
时间要求速战速决,某人……
  十二岁,小男人从大姐那里得来了丰富的知识,虽然在每个夜里,他都是静
静地平躺在炕上,是大姐自己跪骑在上面忙碌,但是,这决不妨碍自学成才。
  美丽的女教师在惊恐与意外中忘记了别的,剩下的只是两只眼睛比平时睁得
大了一倍!
  说干就干的小男人,把还没回过神的女人连同她坐的椅子一起,转到了自己
面前。反抗,却不敢去看女人的眼睛。
  半低着头,找到女人微微张开的嘴,小男人就象一只冲锋的小公猪一样地,
拱了上去……
                ……
  时间有限,精彩稍候。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5)
  小潭老师的嘴唇非常的柔软鲜嫩,小公猪贪婪的猪嘴在那里呱唧呱唧的拱个
不停。兰姐经常会……拱了一会儿的小公猪又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轻轻地一捏小
潭老师的两腮,小潭老师紧闭的双唇就不由自主的张开,嘿嘿笑着的小公猪,先
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小潭老师的嘴里乱绞了一通后,又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
又是咂,又是啃的。
  感觉到小潭老师的身体轻轻的颤动,小公猪知道时间不等人。于是,他一边
继续咂啃女人香嫩的舌头,一边撩起女人的上衣。
  没有功夫做太多的前期准备,猪蹄子直接就按到白馒头顶上的红头了。掐着,
揉着,还时不时的揪一揪,按两按的,馒头的红顶在猪蹄的蹂躏下,没几下就硬
挺的开始弹手了。
  把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的双腿往自己肩上一搭,裙子向上一掀,抓住女人内裤
的两边向下一拉,女人黑黑的草地直冲小公猪的眼睛。
  兰姐经常用……模仿能力极强的家伙,猪嘴一张,立即几埋头进去。
  女人的小穴被猪嘴拱得一片泥泞,小公猪松开自己的裤带,褪去短裤后,猪
嘴直接就上了白馒头上。
  嘴上吸的过瘾,下面磨的舒服,小公猪……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女人只剩下愤怒和悲伤。想反抗,可是那酸麻的感觉让
自己一动也动不了。想去劝说,那可恶的猪嘴却堵的自己哪里还能出声?绝望—
—使泪水从女人的眼角慢慢的渗出,缓缓的流下。
  当一个坚硬的,火热的东西顶在自己那里并不断地磨赖磨去的时候,绝望的
女人又被惊醒,她知道,如果再不去制止,那后果……
  慢慢地,女人在忍受下体上钻心的滋味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手上有了一些
力气。虽然那钻心的滋味已经让自己难以自拔,但是,内心里还仅剩的一点清明
让她警醒,制止他!女人还不是很有力的双手向外推了出去。
  小公猪正把女人的乳头放在牙齿上轻咬,双肩骤然受袭的他,双手上翻直击
来袭之物,牙齿也下意识地稍一加力。
  本来就没什么力气,再加上乳头上突来的痛感,啊_ 了一声后,女人的动作
一慢,双手被男人紧紧的抓住。
  椅子上坐着的,有气无力的劝着,说着,恐吓着,怒斥着,责骂着……推着,
扭着,挣扎着……地下站着的,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想动一下嘛,那是不可以地!
  女人激烈中开始有些疯狂,男人的压制也越来越费力气。椅子在吱的一声后,
前后晃动着的时候,
  啊——女人一声尖叫就没了音儿。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那个一直在女人洞口磨来磨去的家伙,一个不小心,全
扎了进去。
                ……
  强烈的,直透心肺的感觉,叫自己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抵抗,随后,那头
看起来有点瘦,却非常强健的小公猪就……
  是呀,一次次,那如火条一样该死的东西,在自己娇嫩的小穴里飞快的进出。
进,深深地穿进子宫,出,已经快到洞口。是什么时候,自己把腿盘在他的腰上
疯狂的停动小腹来应和?是什么时候,自己长一声,短一声的嘶叫会……
  为什么自己会手扶着桌子让他从背后……是他很有力量的让自己屈服?是的,
是他强迫自己……不过那从背后进入的感觉真……
  可是,当他坐到椅子上的时候,我为什么会……?是自己骑上……还不停地
喊他……丈夫…亲丈夫!好像还…叫过他……爸爸!喊过他儿子!他,那头该死
的猪!他叫我妈妈,说我是他女儿……而且,开始不管自己怎么求他,他都要射
在自己的……那个里面,那后来,骑在他身上的时候,自己非但不让他拔出来,
还……
  不!我是被他强迫的……他那是强……可事后我为什么没有去追究?而他居
然在第二天就象没事人儿一样的!我恨……
  毕业后自己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他来了……讲台上…座位上…课桌上……到
后来,自己居然赤裸着下体和他钻到教室后面的小树林里……
  那时他该上初二了吧?他来找他的弟弟的时候碰到自己……又是一个中午,
又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
  小潭老师的丈夫是东乌旗边防支队的连长,也就是因为是边防战士,新婚还
不到十天,蜜里调油的小夫妻俩在接到一个部队命令后就不得不中断了假期,回
了部队。第一次被小公猪拱的前几天,丈夫回来探家,说好是二十天的假期,最
终只呆了四天。
  长期寂寞的女人很可怕,可是寂寞又加上被丈夫弄的不上不下,那就……要
说,丈夫的温存女人还算满意,一个晚上总能有上那么一次……虽说也就是十来
分钟。质量稍差一点没关系,只要有数量也就可以弥补。四天,在数量上恐怕也
远远地不够吧?
  丈夫回部队了,小公猪也毕业了,女人也发现自己怀孕了。
                ……
  该不该告诉他?他会怎么想?从舞厅里和已经是男人的小公猪共舞了几曲的
小潭老师,躺在床上也没有一点睡意。
  小潭老师的丈夫现在已经是边防局的正营职干部了,家属也早在三年前随军
到了锡市。目前,有两个孩子的潭夫人,已经不是老师了,新的工作岗位在盟武
装部,是这次赛事特邀的几个参赛队中的一员……
                ……
  市局档案室里,经过盟处的专家对设备进行最后的测试,所有的设备就将交
付使用……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6)
  “小李—”市局办公室的走廊里有人在‘深情’地呼唤。
  “什么事儿?王姐。”迎着召唤,某个人从屋里探出头来。
  “来,帮我把这些东西搬过去。”召唤以后就是下达命令。
  “是这些吗?还有别的吗?”一边把一摞摞文件装箱,一边继续征求意见。
  “先拿这些吧。就这些还不知道要弄几天呢!”给免费的劳力布置完任务,
王姐还不忘发上句牢骚。
  这也难怪,受当时汉字输入法和计算机功能的局限,在加上使用者操作水平
实在都很有限,要把男人抱在怀里的东西弄进信息库里,其任务可不是一般的艰
巨呀。
                ……
  这是一些落满尘土的卷宗,男人来回搬过几次东西也没有人动过它们,刚接
到命令,它们将被换个地方了。
  新的档案室,新的设备,这里有了一点点现代化的气息。
  把所有的文件,卷宗分门别类的码放好,男人最后拿来的那一堆东西却没个
去处。“等头回来再说吧?”头也没回的王姐,给了男人一个指示。
  脑力劳动者都一个个地忙的天昏地暗,付出体力的家伙闲得有些无聊,那一
堆在地上正等待处理的东西,没事干的男人顺手拿了起来……
                ……
  这些东西所包含的内容大致有一下几个方面:伤害。抢劫。强奸。盗窃。当
然最多的还是伤害和强奸(包含轮奸)。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所有的案件
都没有做最终的处理,即,向检察院申请批捕后移交,走正常的司法途径来解决。
而是涉案的犯罪嫌疑人都以各种名义,被取保候审。近百份的卷宗,男人粗粗地
翻了三十几份,其中取保时间最长的一个,已经有六年。
  犯罪嫌疑人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在涉案期间被取保是法律所允许的。但是,
男人所翻过的这些,好像比正常的手续缺少了点什么?可是从表面上却看不出什
么来,这好像更多是一种直觉,它在告诉男人……
  下班时匆忙的催促声,打断了男人那模模糊糊的疑问,大致的把那一堆东西
码了码,男人跟着大家匆忙的脚步,汇入了回家的人流。
                ……
  家里的女人们越来越团结一致,心也都使在了一处。这不,就连女人们每个
月必须经历的生理周期都越来越同步。从男人第一次把刘红带回家那天,是金花
和梅玉一个在早上,一个在下午。魔王是不能一个人去招惹地!苏荷上夜班,梅
钥是能逃多远就逃多远,更何况,第二天早上,她也……
  三天两头的就多了一个,还没算上那几个已经内定了的,家里的女人们要一
致对外了。再大方的女人,在心里酸酸地时候也会……
  刘红是不能天天都在男人这儿留宿的,名不正,则言不顺嘛。那家里那几个
‘姨妈’已经拜访过了的女人们,该……
  一条坚强锁,连起了家中的女人,一道封锁严密的防火线,让火急火燎的男
人孤枕难眠!是个什么滋味呢?于是,男人每天的晨练早了一个钟头,睡觉的时
候,多数了五千只绵羊。
  改变命运不是拼搏就能实现的,那得讲求战略战术,方式方法嘛!把抱在怀
里的被子,使劲地又蹂躏了一番,大计已定的男人,嘿嘿地一阵淫笑后,去约会
周公的女儿了。
                ……
  计划流产了,心情有些郁闷,就发到这儿了……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6真实吗?上)
  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男人做梦都笑醒了好几次。好心情让每天的晨练早了
一个多小时,为家人准备好早餐,男人的上班时间也因此提前了一点。
  前几天搬到新居的各类档案,又经过细细的整理分类后,基本上都安家落户。
唯一还剩下的,是男人最后搬来和翻看过的那一堆东西,头的安排是,一间临时
的库房,几个老旧的书柜。很显然,这些在司法程序上还有很多路要走的东西,
在某些时候,已经算是……甚至是永远的结束。
  锁上库房的门,男人帮忙的角色也就告一段落,剩下的是库房里那些刚刚扫
去灰尘,却又要在这阴暗的角落里渡过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卷宗了。
  再回头看看吧,也许这些卷宗就永远地锁在这间屋子里。
  一年的工作时间,确切的说,只能是在边缘游走。许多深层次的东西,对于
男人来说,还是那么的模糊和遥远。我能走得更近一些吗?那也许会看的清楚一
些。锁进库房里的东西,给了即将离去的男人一个不是很清晰的想法。
  不需要去参与什么具体的内容,只是去了解一下背后的真实。
                ……
  具体情况具体对待,换句话说,就是不论什么东西,都不能去教条主义,要
必须学会灵活掌握,不能去死搬硬套。
  几年以后,对当时疑问有了初步结论的男人,很是庆幸自己没有决定去具体
参与什么。也许是因为这个时代有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还是这个世界已经模糊
了良心,混淆了是非,颠覆了道德?还是……当然,男人的性格也决定了他要走
的路——我无法改变什么。但可以把看到的经历的,纪录下来。
  ……这几天一直忙个不停,更新就慢了。请大家原谅。临时发一点,顺便说
明一下没有更新的原因。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四节 尘封(6真实吗?下)
  如果要证明一个人有罪,就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来进行指证。相反,没有证据
或证据不足,就是有人真的犯了罪,法律对他也只能放弃。可是现在男人看到的
一切,是在证据相当充分的情况下,对法律应用的另一种解释,费那么多事干嘛?
直接把证据销毁不就……男人简单的想法。
  时间,是解答疑问的一个很好的途径。尽管它也会把无数的真相无情的淹没。
  公,检,法,司。是我们这个国家为了保障法律得以实施,所设立的权力机
关。如果你想在一定的范围内,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解读法律的话,你会怎么选择?
  不用说,胎死腹中是最佳的选择,也就是在它的源头,把它灭于萌芽。因此,
首选是公安局。其次是……当然也有例外的。
  公安的作用最简单的说,就是收集足够的触犯法律的证据。而用自己的方式
解读法律,办法一:消灭证据或让证据不足。最有效的方法,往往意味着要付出
相当大的代价。所以,在一定条件下极少被采用。
  办法二:迂回。这是一种应用最为广泛的战术。它的行经方式首先是对被伤
害的对象下功夫。比如用钱,比如恐吓,比如,这个世界能被收买的人有多少,
男人不知道。他只是知道,如果你的女儿被强奸,甚至是轮奸。如果你儿子重伤
躺在医院,终身残疾或是此后阴阳相隔,你会选择妥协吗?
  收买是迂回的前奏。好像是把一切的证据都准备充足?其实,解读法律就是
从这里开始。拖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各种理由,耗尽你的精力,耗光你的钱
财……精疲力尽的时候,妥协吗?
  这只是针对一些只对个人产生影响的案例,如果是参与的人多,社会影响巨
大,但这对参与者中的某些人来说,确是天大的好消息。最严厉的惩罚,将由别
人替你抗。主犯是从犯,死罪可以逃生。而有些参与者,也许只是在旁边站了一
会儿,最终却……
  其实用自己的方式解读法律,尽管路有千条,但最终的结果无非就是,大的
化小,小的化无。有能力用自己的方式解读法律的人,都不是一班的‘战士’,
他们是二班的。在这些人里,给男人留下印象比较深的有,夏小东,图门,大头
明明……
  但是如果有一天,二班的战士落魄了,或是有强过他们的人物突然的出现,
或者是因公安机关要自我保护一下,当年我们……虽然我就是出卖正义的执行者,
虽然我就是……
                ……
  斯琴是打在男人心里的一个结。从牧区回来后,她那若即若离的态度,叫男
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跟你说说话儿,去你家坐坐都可以,但是你千万不要问我
对你是什么态度,你也不要靠近我身边。
  又陪着斯琴走了半条街后,失望的男人向家赶去,因为计划已经实施到关键
时候了。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五节 会聚(好奇以后)
  几天来,男人的家里出现一点奇怪的事情。明明看着某个人回来后进了家门,
甚至是还和你说过话,可是一转眼,某人却不知道何时没了踪影,任你把家里都
翻遍,也任你问过所有在家的人。疑疑惑惑的你蓦然回首,某人却在晃悠悠的出
现在你的身后。
  要么,刚刚还是空荡荡的屋子里,在你回过身来的时候一瞬间,某人却大模
大样地躺在了床上。是我看错了吗?又被吓了一跳梅玉,为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
觉而深深地沉思。
  错觉谁也会有,只是梅家姐妹最近好像有些多。看着家里人又是一片安慰的
深情,梅玉恨恨地想,我一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某日,悄悄展开调查的女人看着某人回了自己的房间,就快步跟进,探头进
去……咦——人哪里去了?女人不仅张大了眼睛。
  次日,某人前脚刚一迈上楼梯,心犹不甘的女人就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
  男人的卧室依旧空空。女人,一种难言的心情让女人的心也空了起来,万分
失落的女人正准备离开,一个突然的发现让女人的心嘭嘭的在跳。
  男人卧室里面的墙上突然出现了一扇从来都没有过的门!
  走到那扇只开了一条缝的门前,犹豫了一下的女人勇敢地推门跨了进去。
  神秘的房间,让女人困惑多日的房间……这里面没有一扇窗户,也没有一盏
可以看到的灯,一种青青的光,柔柔的充满整个房间。站在屋里,置身在那包裹
着你的光里,是一种难言的,让人微微失神的感觉在一瞬间冲进你的灵魂里。
  那光,如有实质一样让你有被情人抚摸的感觉,充满暧昧,含有诱惑,让你
有一丝丝不适,也许还有一点点的紧张,还有在忐忑中,却强烈的向往。
  慢慢地压住心中的异动,深深的吸上一口气,首先进入女人眼里的……
  屋子的中间,是一个女人怎么也看不明白是做什么用的。暂且说它是床吧。
女人先给这奇怪的东西一个暂时的名字后,走到了它的跟前。
  比一般的床窄了许多,也短上不少,但却是要高上一些,因为她刚好和女人
的小腹一样高。两根一人高,手臂粗的柱子立在床头,上面垂下两根绳子,绳子
上分别挂着一个小环。床的下面,横着竖着的连着几根光滑的木枨,其中的两个
木枨上也有绳子,绳上也有环。
  之所以对这个奇怪的东西有了床的感觉,是因为一种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是
为什么,就觉得它应该是…一张床。
  环视整个屋内,四面墙上的巨大的镜子最先引起注意。完后是奇怪的椅子,
靠北墙的一个光滑的台子,靠南墙的秋千架,还有类似于棍,也有的象鞭,似乎
是有些眼熟一堆绳索,还有更多……鬼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莫名其妙的东西摆
了一屋子。
  好像是有些乱,但又象非常有条理,而一种更深的感觉突的涌满女人的全身,
是害怕吗?是想马上就离开吗?还是?可是仿佛又有一个声音在女人的心底呼唤,
让她留下,让她去体会,让她去明白。
  ……几天来重温了多年不曾有的感觉……头疼……头晕……恶心……上吐下
泻……四肢无力……稍一好转,强打精神先发上一点,希望大家体谅,更多的内
容随后跟上。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五节 会聚(难忘的不止是……)
  一样样的看过去,一件件的拿起来又放下。“相思扣!”当这个曾经还算熟
悉的东西拿在女人手里的时候,皮索又闪出幽幽的光芒。蛇一样的清凉,和一丝
惶恐与期待共生的感觉,瞬间就包住了女人的身心。
  “知道它是怎么用的吗?”和背后男人声音一起到来的,还有他那热热的气
息与温柔霸道的双臂。
  “不知道…”把皮索在手中越抓越紧的女人,迷茫地依进男人的怀里。
  “等会儿我在告诉你。现在我们先……”男人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女人的
嘴已经被紧紧的包住。
  “嘤…”女人从鼻孔里发出一个轻轻地颤音后,就和男人紧紧地缠在了一起。
  “先把它放一下。”为女人解带宽衣的男人一边说,一边要把一直抓在女人
双手的皮索拿开。
  “不。”就象是心里的依靠一般,皮索在女人手里是万分地不舍。
  “就一小会儿。”男人亲吻着女人的额头,柔柔地征求着她的意见。
  “恩。”同意的女人松开了一只手,而另一只手却抓的更紧了。
  “想知道它怎么用吗?”看着赤裸的,情动如火的女人,男人用皮索摩擦着
女人丰挺的乳房,再一次征求起她的意见。
  凉凉的,侵略的,充满诱惑的感觉从乳头上一下一下的传来,身体来回地不
安地扭动的女人,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但是双眼中却喷射出无比的渴望。
  读懂了女人心情的男人,在女人好奇而又渴望的目光里,慢慢地拿起了光芒
越来越胜皮索。
                ……
  发文至此,老木的头又昏沉如铁了。实在是难以忍受,万分抱歉中期待明天
……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五节 会聚(粉色的感觉)
  要死要活的感觉终于淡了一些,身体稍一恢复,兄弟快马加鞭赶上。
  相思是檐下缠绵不绝的春雨,相思是美酒中的沉醉,相思入心,相思也刻骨。
当缠绵的相思在男人灵巧的双手下慢慢地展开。
  它似有灵性的魔藤,绕过女人纤长脖颈,缠上她的双臂,盘起腰身,锁过双
峰,最后在双腿中穿插扣紧;剩下的两个蛇一样的头,游到花房,细细的两排银
牙咬在花房大的外墙,四只小勾扒紧里面的小墙;传送千古的红豆,被刺刺的花
蒂包围,花蒂的中间,软中带硬的,如蜂针一般的舌信,似有似无地向着花心露
出丝丝的微笑。
  随着那清凉的感觉如水样儿的,一点点地流过女人的全身,女人皮肤先是在
敏感中有了细密的突起,然后轻轻地颤抖。这微微的不适,在敏感中却让人无法
拒绝。它先是一点点地吞噬着你的肌肤,慢慢地化进骨肉,渗入心中最深的角落
里。
  妖灵一样的相思啊,铭心刻骨中,又散入了灵魂。
  在女人的背后打好最后一个结,然后把结挂在‘床’上的两根细索上,男人
还要……因为这几天被好奇所吸引的,可不止是梅玉自己,梅钥是另一只好奇的
猫咪。
  躲在门后偷看的猫咪,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掉到了网里。等待她的是正在结网
的蜘蛛……
                ……
  相思只要一缠上,就是火一样的燃烧。结网而待蜘蛛呢?细细的,无尽而绵
柔的丝线,是对挣扎所做的最好的诠释。
  当飞蛾落入蛛网时,因为蛾子身上光滑的鳞片会让蛛丝失去作用,所以蜘蛛
会让蛾子在网中挣扎,慢慢地扒去它那一层层的鳞片,然后……
  抖动着翅膀的飞蛾,拼命想要飞走的飞蛾,雪一样的鳞片,飘飘洒洒。
  最先没有鳞片的翅膀,努力伸展的肢体,蛛丝就一点点,紧紧地的缠绕,一
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
  手臂反背,双手相叠的伸展着紧紧地贴着股沟,适度被拉开的双腿。对于不
是马上就享用的猎物,蜘蛛的通常做法是把猎物悬在‘秋千架’上。
  ……这本该是昨天完整的内容,可谁知道身体不争气只好今天发了。本来码
字就慢,又出了一身虚汗……后面的内容是温一点好?还是把它热透,希望大家
给个意见,就写到书评里吧,我想有个参考……先谢谢大家。
       第二卷 草原风起 第五节 会聚(粉色的感觉续)
  在蜘蛛捕获猎物的时候,被相思缠绕的女人却有了不同以往的感受。
  先是身上那清凉入骨的感觉慢慢地退去,跟着,相思上弥漫着的银色的,满
含妖异的光芒也一丝丝的淡去。女人从迷茫中醒来,蜘蛛和猎物的斗争让她的心
里有些乱。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的,身上缠满绳索,跪伏在地上也就算了,可却
偏偏是极度羞人的把屁股高高地撅起。那个样子…虽然看到自己样子的那个现在
也是自身难保,但是女人与生俱来的天性还是叫她羞愧难当。
  “不是这样的……”羞愧中的女人喃喃地想让自己的样子,最少是看起来不
是那么的让人羞耻。于是,想改变一下自己形象的女人,动了一下。
  “啊—”一声短促的惊呼后,想要尝试的女人又回复了原形。
  相思是敏感的,女人只是一次轻微的尝试就被它所感知。它随着女人的尝试
适度的一个收紧,咬在女人下面大唇上的两排银牙,向外一拉,扒在两个小唇上
的勾子一紧,刺刺的花蒂瞬间绷紧,跟着,啵!地一声向前弹出。早就对女人那
颗鲜红的豆豆垂涎三尺的蜂针,淫笑着扑了上去。
  痛!没有任何预感的,凭空而来的,针一样的刺,从女人最隐秘,也是最敏
感的地方奇袭而来。痛!短暂而强烈!随之而来的,好像还有一丝麻,最后是隐
隐的痒。
  重新摆回姿势的女人,细细地体会着痛的强烈,麻的入骨,痒的追心。
  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屁股高高的姿态,女人又尝试着撑高双臂,以期平衡身体
前后的落差。
  突地!宛如两只强有力的巨手袭来,女人胸前的两座高耸被重重地一个揉捏,
翘挺的乳头上象被细鞭抽过。尽管女人已经万分地小心的控制着自己,也尽管对
袭击做了一定的心里准备,可是,袭击总是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到来,强度也是那
么地超乎想像。
  胸前的重击让女人刚抬起的头马上低下,可随着臀部也不受控制地一个晃动
后。女人刚低下的头就象被一只无行的手给拽起,可是头刚起,臀下又拉紧,几
个反复之后,女人从嘴里发出一连串的短音,就软了下去。
  软软的女人,双乳上的揉捏还在继续,乳头上的抽打也没停息。唯一变了的,
是那刺刺的花蒂不知何时已经把女人的红豆包裹,刺刺中,还有贪婪的吮吸。
  红豆和乳头上的刺激越激烈,女人身上的某处就越空虚。她的双腿在不安地
纠缠,双手在胸前……不一会儿,女人的身上渗出了汗水,汗水刚一流出,就被
那已经暗淡了的相思一点点的吸收。慢慢地,相思变得透明,渐渐地的转呈粉红。
一丝丝淡粉的,略带腥甜的气息慢慢的开始飘散。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六节 会聚(打开的欲望)
  “想老公了吗?”声音象是从天边传来,遥远,飘忽,却非常的清晰。和声
音一起来到的,还有一双手如微风般掠过女人身上,那因为相思收紧而微微涨鼓
起来的肌肤。
  沉迷中的女人身子一震,慢慢地睁开迷蒙的双眼。“是男人!是我的男人!”
当女人散散的目光触及到某个目标时,双眼中的迷茫在一瞬间就完全的退去,一
种从没有过的,狂野而红色的火焰,一点点地在女人的眼底燃烧起来。
  燃烧的火焰,狂野的气息,即便是已经在一点点的蓄积着攻击的力量,美丽
且妖异,又不失优雅。此时在非洲广袤的草原上,匍匐在灌木后面的,正做着同
样姿态的是,发现猎物的一只母豹!
  原本只是想用一点点特别的方式,来攻破家中女人们筑起的堤坝。在解决连
日来那难熬的孤枕难眠同时,顺便再增加一些别样的情趣。
  可是现在摆在这次导演特别剧本的某个人面前的是……剧情有够刺激,情趣
也大不同以往。为温宛如水的女人注入一些激情,是演出的最终目的。然而发展
出来的结果是——来一场赤裸裸的贴身肉搏战吧,去和一头发现了猎物,而且是
正在狂野的发情的母豹!
  只是和母豹来一场肉搏吗?也许是吧。蜘蛛张开大网,等待着一只又一只的
猎物。可是在奇趣横生的美妙大自然中,撞进蜘蛛张开的大网里的都是它的猎物
吗?若是一只细腰蜂呢?再若是……那样的时候,谁是谁的猎物可是很难说清的
吧?
  蜘蛛和猎物还是以后再去讨论吧,目前是…是成功地驯服一只准备攻击的母
豹,还是成为她的猎物,被一口口的连骨头都吃的不剩。
  “不!不是这样的。”柔和的声音里有着坚强的穿透力,母豹一顿,发起的
进攻被延缓。轻轻地扶上母豹已经抬起的前爪,盯着母豹圆睁的双目,在她的腮
边柔柔地用嘴唇来回的摩擦几次后,亲亲她的微微张开的小嘴,男人给了她一个
示意的眼神……
  ……这几天不仅是时间少,机子的系统也不给好好地工作,掉线……自动关
机……重起……唉!解决问题后,在多发一些吧。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六节 会聚(打开的欲望2)
  暂时化解了母豹将要发起的第一拨攻势,男人捧起了女人瞬间清明的脸。柔
柔的对视,尽情的体会那难以言传情意。慢慢地,两张面孔越来越近,最后贴在
一起。
  亲吻着,抚摸着,男人紧张的心情随着越发的投入,而逐渐的松了下来。
  看似不禁意的一番缠绵,男人的双手被绕进了绳索里。又似不禁意的却很有
技巧的一个发力,半蹲着男人就坐倒在了地上。把缠在男人双臂上绳索一紧,跟
着向上一拉,直到现在,某些人才想起来猫科动物在对待猎物的时候,可不是每
次都咬住它的喉咙把它干净利落的杀死,充分享受与猎物之间游戏的乐趣,可不
是只有花猫在对待老鼠时才会那么做。
  母豹热热的气息不停的喷在猎物的脸上,颈间,伴随而来的还有香滑灵巧的,
不时探出的舌头,它扫过猎物双眼,唇间和腮边,最后,在猎物的耳坠上稍做停
留,就在猎物的耳后颈间慢慢地,一下一下地舔了起来。
  热的气息,滑腻,柔软,麻痒和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刺激的猎物心窍大开,
浑然不知蜀国曾经是何方。
  这会儿有些?是有些不同了。因为母豹舌头在猎物万分享受的时候,已经换
成细白的牙齿,咬咬啃啃,有轻有重。轻的时候腻腻的还有些痒,重的时候会在
别样的刺激中隐隐地传来一丝痛的感觉。
  但是当刺痛的感觉越来越多,咬的频率越来越密集的变成了撕,而且更多地
停留在猎物的咽喉上时,那猎物……
  “死小鬼!你二姨他们来了,快穿衣服起来,去车站接他们!”母亲给儿子
下着命令同时,一只脚也同时问候着儿子光光的屁股。
  “是吗?”刚才还象泥一样软的家伙,在听了母亲的话后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你…!”母亲只说了半句话,就把脸转到了一边去。怎么也是个二十几岁
的大男人,在怎么高兴也不能什么都不穿的,在女人面前弄卖相吧?虽然说这个
女人是你…那也不能就……啊。
  手忙脚乱往身上披了半天,最后只能把羞处稍一掩盖,完了一脸无奈的,哀
求的看着把脸扭向一边的母亲。
  虽然母亲把头转开,但是儿子刚才的样子,早就被她老人家扫进了自己的眼
角。“活该!”母亲一声怒斥,转身离去。
  其实这怎么能怪男人嘛,你要是和一只发了狂的母豹狠很地打上一架,完了
还要去对付准备把蜘蛛也吃掉细腰蜂。哼哼!没准你比我现在还要惨!
  一团衣服砸在某个人头上,一顿狂踹又落在某人光光的屁股!不过这次来的
可不是母亲,是义愤填膺的呢喃姐妹了。
       第三卷 草原情怀 第七节 会聚(什么多了都是罪)
  裤子还没有系好的某人,被小女拎着个大棒子似的家伙,从楼上连追带打地
赶了下来。裤子没系好就跑出去,是个神经正常的人都不会那么去做。虽然被追
的很急,也虽然棒子砸在背上真的是痛,可是为了脸面,某人两只手只好一面在
自己的裤带上忙活,一面围着客厅的几个沙发打转。
  在后背抗下了几个重击后,丢人的裤带终于系到了腰上,于是某人一个错步,
闪开又一次打击后,一个健步就从门口蹿没了影儿。
  整整理理为刚才环境所迫,而穿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男人打开车门。母亲和
小妹早就已经坐到车里,看着刚拉开车门的某个家伙,两个人的脸上除了冷趔之
外,更多的还是解气呀!怎么没打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嘿嘿……”一贯在犯了错误后,就把恬不知耻的淫笑挂在嘴边的家伙,这
会儿又在那儿故技重施。然而,还没等车上的两女对他刚才的表现作出评价,在
他们的身后一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的。
  “死——瓶——子!回来我要砸碎了你!”
  原来,赶走了阶级敌人的,痛出了一口恶气的毛喃女侠,正兴高采烈,手舞
足蹈向听众们讲述着战争的惨烈,敌人的可耻,我们的勇敢……那赶走敌人的武
器,还不时地在她激动的手中挥舞着,盘旋着。
  可是???可是大家好像没太……?是没太注意我在说什么,她们好像……
好像是??好像对我…我手里的家伙更感兴趣啊!?
  “这是……?”怀着疑问的女侠把手中的武器举到眼前,随即,就发出令刚
才某人在上车前,那声让他双腿都快抖断了的誓言!
  让女侠发出终极誓言的武器——粗,小女刚好一只手可以握过来。分量适中,
直觉非常地趁手。长,八到九寸之间,可随意攻击敌人身上任何可以攻到的部位。
紫中透红的它闪闪发亮,样子嘛,嘿嘿……就和某人的…哈哈……那简直就某人
的那个,对!就是那个的翻版嘛!
  女侠,此时正被人万分敬仰的女侠,在与自己粉丝们激情互动的时刻,却突
然地发现自己……自己正举着一个……一个……怒吼一声吧!女侠就在粉丝面前
失去了踪影。当然,武器也同时和她一起没了踪影。
  开着车的男人,腰酸,背沉,四肢无力地额头也隐隐地冒着虚汗。与母豹斗
勇,和细腰蜂斗智。胜利是属于顶天立地的……只是,想到大姐,二姐,还有…
…男人只想抱着已经弹尽粮绝,而且还不知道几天才能恢复给养的……哭吧,有
时候男人哭一下是不是也很好的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