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7下)

        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7下)
  如迎接从沙发下跳到腿上来对着自己撒娇邀宠的狗儿,男人从冰儿腋下抽出
来的大手,顺着馨苑的半边的发际再到她的脖颈肩头轻柔的抚摸。
  馨苑侧过头,用额角摩挲着男人的手臂,也时不时转过脸,在头摩挲的过程
中,吐出红嫩的小舌头一下下地舔着男人的手臂。
  冰儿和小雅,从妈妈那样怪诞而轻柔的小跑过来时,就大大地睁圆了眼睛,
当妈妈又这样地匍匐在男人身前做着更难理解的动作了,她俩被彻底地惊呆了!
  只是,眼前的一切才是个开始,因为男人的大手的两根手指上,已经把挂着
妈妈项圈的细长的金属链绕住了。
  随着这手指绕住了金属链的牵引,妈妈会用她的腰或是她那丰满的屁蛋儿去
蹭着男人的脚掌或是他的大腿;也是在绕在手指上的金属链的牵引,妈妈在四肢
着地的时候轻柔地抬起一只撑地的手,在五根手指巧妙的微微分开的蜷曲下,成
一个梅花型的爪状地与男人逗弄着;细细地绕在手指上的金属链又再牵引了,妈
妈就在一下下绕动的金属链下,非常熟练的甚至可以用优美来形容的,但更是带
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妖异翻滚了起来。
  金属链的绕动停了下来,妈妈那妖异般的翻滚也停了下来,她仰面的,脖颈
微微后屈,下颌稍稍的上扬着躺着。她的双手曲勾地放置在胸前,即使是并拢了
双手的手指,也依然可以看出那让人心颤的梅花形,她的双腿的大腿抬起,小腿
弯曲,脚尖看似放松实则发着暗劲地半勾着。
  而这个时候男人的一只大手,正在妈妈小腹上轻柔地抚摸,他那半眯着眼睛
的惬意的神态,仿佛他的大手在感触着时尚最是柔光水滑的皮毛的一样。
  妈妈,似乎已经在这样的抚摸里沉浸了进去的妈妈,在这被水汽的沾染而变
得斑驳的灯光下,依稀的让人眼前不由得闪现出一个有着散散阳光的下午,一个
男人和他最是宠爱的狗儿躺在青绿的草地上,他们这样惬意而舒适地,一起享受
下午散散的阳光,湛蓝的天空,还有那一份闲适的心情里悠悠流逝而去的时间。
  沉浸的已经不想让自己醒来的妈妈,被男人如捧起珍贵的瓷器一般地小心的
抱进了怀里,男人轻轻地如呵护婴儿一样地摇着她,男人如安抚睡梦中的孩子柔
柔地抚摸着她,慢慢地,一丝的晶亮溢出妈妈的眼角,慢慢地着一丝的晶亮渐渐
地放大。
  终于,这在妈妈眼角上汇聚起来的晶亮,成了一颗在灯光下莹然闪动着的大
颗的泪珠。这样莹莹闪动着的的泪珠在妈妈的眼角上颤颤着,当它大道不能再大
的时候,它就潸然地划出一道亮线地滚落了。
  所有的人,所有看着这泪珠滚落的人,从那一丝晶亮开始就被揪紧的心,在
这颗泪珠在褐色的石头上溅得粉碎的时候,那莫名的被揪紧的心也如释去了千斤
的重负一般,都豁然而开了。
  轻柔的嘴唇,啜去了女人眼角又溢出来的泪珠,轻柔的嘴唇在女人的耳边如
唤醒一样的问着:「馨儿,一切都过去了。」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女人嘴中喃喃地一遍遍的重复着。爷——如撕
裂心肺一般的一声呼喊,如涅槃重生时的嘶鸣,女人,发出了这一声喊,又一次
扑进男人的怀里嚎啕地大哭了起来。
  有一种伤口,一直会把撕裂的口子划进人的心尖。当这样的伤口被华丽的外
衣层层地包裹了,那伤口的深处依旧在流着血,那包着伤口的华丽外衣下已经在
感染地化着脓水。
  这样的伤口缝合它还会溃烂,用药品的消炎只能延缓化脓发作的时间,而这
个时候的安抚与慰藉,只是能让承受伤痛的人如注射了镇定剂一样,在短暂的迷
幻过后会让伤口更加的疼痛。
  撕下包裹的外衣,从还在滴血的心尖上开始彻底地清理与缝合,是让这伤口
完全愈合的唯一办法。赤裸裸的撕掉包裹着馨苑的外衣,让她自己,让所有人都
看到这样的伤口有多深有多疼了,也就这样彻底地让伤口开始愈合。
  在那间昏暗的水泥屋里,男人让馨苑面对了自己,在这样荡漾着池水边,男
人让馨苑面对了所有的人。然而,这样撕裂了的伤口,即使在愈合以后也会留下
狰狞的疤痕,男人要给予馨苑的是,让她以后的日子里,当有人看到了这道狰狞
的疤痕时,馨苑能抬着头面对自己,也能抬着头面对所有的人。
  第一个来到馨苑身边的霄凌抱着她也在哭泣,冰儿,雅儿跟着霄凌的或搂或
抱同样在陪着妈妈落泪,很快,所有的女人都围拢了过来,一起流淌着泪水在这
个时候不止都未悲伤流下。
  「爷……你……呜呜……呜呜……你坏……呜……馨儿……馨儿……哭……
哭……呜呜……哭了……你……你也不……管……管馨儿……呜呜……爷……呜
呜……你不管……呜……管……馨儿……你……」
  泪花簌簌,声音哽咽,与霄凌和女儿们齐声合唱的声音刚小了点,又紧紧倚
在男人怀里的馨苑抽抽搭搭地数落起了男人。
  「好馨儿,爷不是一直都抱着你的吗?爷怎么会没有管你啊?」女人在怀里
抽噎地扭动着,男人在抚弄的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的时候,也没有忘了跟女人说
自己在做什么。
  「呜呜……爷…爷就是没有管……管人家嘛!爷就是在看着……人家在哭的
嘛!爷……爷就是坏……坏……呜呜……」说着哭,哭着也说,可是哭的声音越
高,说的的调子就越柔,当说柔的调子中再拔高了音节哭的时候,声音是大了,
可是雨点越没了。
  「呵呵……好馨儿啦,是爷不好,是爷没有管爷的好馨儿!是爷坏,是爷在
看着好馨儿哭!好馨儿,爷现在要管你啦,那你跟爷笑一个好不好啊?」哭的时
候是爷没管弄的,那爷现在管啦,馨儿就该笑了吧!
  「呜……爷是个大坏蛋!爷……爷还会……会耍赖!爷……刚弄哭了馨儿,
就要馨儿笑!爷坏嘛!爷……」在爷的怀里哭着,在爷的怀里腻着,也在嗔着怪
着,在一声声爷的呼唤里,心柔着也疼着的爷,一点点翕动着的嘴唇就慢慢地触
着女人的嘴唇。
  轻柔绵长的呼吸拂在脸颊,融化了一切,更是装着万千柔情的眼神看在了心
上,馨苑的呼吸屏住了,馨苑嘴中的声音也停了下来,一瞬不瞬地把自己的眼神
和男人的眼神交汇着,一瞬不瞬地让自己和男人在这样交汇的眼神中完全地融在
了一起。
  纤柔的手,一点点蠕动地缠上男人的脖颈,和男人一样翕动着的嘴唇,如期
待了许久才跨越了那一线之间的距离,也跨过了一个女人真心等待的吻。
  没有湿吻那火一样的烈烈,没有晚风中相拥相吻的缠绵,就这样唇与唇的缓
缓地交替,就这样齿与齿点点地相接,交替着相接着,女人从唇间游出的舌尖,
轻轻的触柔在男人的嘴角。
  如等待着鱼儿游来的海鳗,男人的双唇浅浅地张合间就噙住了女人的舌尖,
这样吸着这样地缠,最深地吻在两个一起的两个人,没有了一点的空隙。
  纤柔的手,缠上男人身体上可以缠到的任何一个部位,扭动的如水一样肌肤
的身体,只是想把自己的身体都融进了男人的身体中。
  这样涨饱的乳房,这样粒粒的几乎要弹着指尖的乳头,能在舌尖下颤了的阴
唇,能在牙齿最轻的碰触也要滚动起来的阴蒂,男人痴迷了。
  流连着每一寸的肌肤,抚摸着每一处让女人欢快起来的敏感点,馨苑就拉过
了女儿小雅的手,让女儿这颤抖着的小手,一点点地抚上男人的鸡巴。
  男人微微软着鸡巴,被女孩颤抖地小手一触了,忽地就暴涨了起来。啊!轻
也短促的叫,从两个女孩的嘴中发出。
  冰儿被妈妈搂住了,小雅就抱进了男人的怀里,妈妈在帮助女儿走过欢爱前
少女特有的紧张与害怕,让她一点点积累起对欢爱的向往与期待,男人就用男人
特有的力量,让怀中的女孩在惶恐与迷失中踏进了欢爱的前奏。
  女孩都是那样薄的唇,女孩都是那样生涩的吻,女孩敏感的连汗毛被触动都
要轻轻抖了的肌肤,女孩青青的刚好一个掌心儿的小鸽乳。
  女孩嘴唇的清凉中特有的幼嫩,女孩小小地舌头如树丛的小鹿那样容易受到
惊吓,黄豆儿似的乳头,在手指背上轻轻的夹了,就红粉粉地硬了起来,掌心儿
稍稍压紧了些的乳核,女孩就依依呀呀地呼出了痛。
  动了哪里,都是女孩的敏感让男人从心底里疼,触了哪里,瑟瑟着的女孩都
让男人无比的怜,只是啊,那光洁的没有一丝毛发的嫩的要出水来的小屄儿,不
期然地落入男人的眼中,在这疼过了,怜惜了的心绪的交杂下,一种想要把眼前
这瓷娃娃儿揉搓碎了的火苗,呼突突地就从男人的心头蹿了起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