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别人偷情,我巧遇情夫的妈妈】(12)角色扮演

  一种被人背叛被人抛弃的心思移上心头,瑶瑶不由悲从中来,赶紧捂住自己
  的嘴,从美目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像我这种被人侮辱过的女人,是不值得拥有爱情的!呜呜……]
  睁着已经模糊了的双眼,透过通风口看着全身泛红的夏雨与在其身后奋力抽
插着的吴来。
  “哇……小雨……想不到你都结婚了……小逼还这么紧窄……鸡巴快被你夹
断了……”吴来显然也来到了射精前奏,口不择言地嘶吼着,腰间动作更为迅猛
快捷,肉棒飞快地在蜜道中抽插。
  “啪啪啪……”
  “啊……别……别提我老公……”只见夏雨皱着凤眉,整个脸蛋像暮云一样
通红着,跪在地上的小脚丫子也都收缩痉挛了起来,抽泣般地嘶叫着:“啊……
又要出来了……呜呜……好美……上……上天了……呜呜……”
  吴来被夏雨高潮时阴道的那一阵阵强而有力地收缩夹紧着肉棒,龟头处再被
她的阴精这么一喷,再也忍受不住了,随之嘶吼道:“我也要射……射了……”
  “别……别……安全期……”迷糊中的夏雨本能地阻止老公以外的人射在体
内,然而男人并不听从她的,一阵阵的小蝌蚪排着队扑向了子宫,每一对冲击都
让夏雨那不堪征战的花心一颤,延续着她高潮的余韵,“啊……呜……又泄了…
…呜……”
  吴来拔出了逐渐缩小的肉棒,随后夏雨也呼了口气,再无力支撑臀部的挺翘
,瘫软在地,混着淫水跟精液的粘液从一张一阖的蜜道口中缓缓地向外流出。
  [我……我在干什么呀!对夏雨,对一个有夫之妇,我居然……居然还是干
了!]吴来直到这时才有些从激情中清醒过来,后悔不已,恨恨地拍了拍自己的
脑袋,忙用力将她扶了起来。
  满脸红晕的夏雨嘻嘻一笑,双手围抱住他的脖子,将小嘴贴上了吴来的唇,
一条湿湿滑滑的小香舌就钻进了吴来的口中缠绵起来。
  林书瑶心中十分悲苦地看着吴来将地上的软体美人扶了起来,感觉目光所及
之处渐渐黑了,仿佛失去了自己一生的依靠,已经没眼再看他们亲热下去,黯然
神伤地准备静静地离开这个是非地。
  “不!不!”吴来双手用力地将夏雨拉开,从她的香吻中挣扎而出。
  夏雨有些困惑地看着吴来,不明白刚刚还热情如火的男人怎么突然又变卦了

  林书瑶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又驻足观看。
  “小雨,对不起,我刚刚不该这样,而且你……和我也都有爱的人了。”吴
来好像一个砸了人家窗户的小学生般,有些羞愧有些后悔地向夏雨道歉。
  [来哥他是爱我的!]听到吴来这么说,林书瑶心中又升起希望,[肯定是小
雨姐……呸……这个坏女人勾引来哥的!]
  “呼……”满脸仍留着红潮的夏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小孩子一样,不由
噗嗤一笑:“好啦好啦,刚刚又是我勾引你的,你就别自责了。”接着眉头又一
皱,嗔道:“放手,你弄疼我了啦!”
  吴来赶忙松开了手,不料夏雨的嘴唇又粘了上来,一条小香舌同时伸进了他
的口中,逮住大舌,就缠绵了起来,直到夏雨感应到有些粘液已经顺着自己的大
腿流了下去,才又有些抱怨地指着下身对吴来嗔道:“都怪你啦!都流出来了,
等下我怎么见人!出去出去!我要整理整理。”
  “我衣服都还没穿呢!”吴来向她抗议,“还有,厕所还没上呢。”
  [幸好……果然是这个坏女人勾引来哥的!]接着又想到他们要出来了,林书
瑶怀着既悲又喜的心情悄悄地退出了病房。
  ——————–
  吴来一边握着自己的小弟弟瞄准马桶,一边侧目偷偷地瞄着夏雨将地上散布
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慢地套进自己凹凸有致的身躯,看着她雪白的肉体逐渐被粉红
色的护士装掩盖,看着她这半遮半掩的样子,肉棒居然又开始有挺立的迹象。
  吴来已经憋得膀胱有些胀痛了,可不想再来一次,闭眼默念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一股金黄色的尿液终于喷射而出,强力地击打在水中,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夏雨听着尿液强力冲击马桶的响声,蜜穴花心处仿佛又迎来了精液的洗礼,
拿着护士上衣的手一颤,衣服又掉落在了地上,偷偷望了一眼吴来,见他没有注
意自己,才松了一口气,羞红着脸重新捡起衣服。
  两人默默无声地整理好衣服,吴来又重新躺回病床,当回病人,夏雨则整理
下自己凌乱的头发,变回了阳光甜美的护士姐姐,然而在打开房门向外迈步时,
竟蓦然回首地向吴来调皮一笑:“赖子,要去厕所记得叫我喔。”却发现他并未
答话,反而呈现出苦恼的神色,夏雨嘴角牵起了一个很假的笑容:“嘻嘻,被骗
了吧?想得倒美!”
  “等等……”吴来看着她那一笑,自己心中居然有些心疼,不由出声阻止她
离开,支支吾吾地道:“我……我……我是想说,你还是晚上的时候再来吧?”
  夏雨呆呆地“嗯”了一声,转头准备出去,又突然回转过头来,惊喜地说:
“晚上十一点成不?”
  吴来惊讶地看着她,嘴角露出了一个调笑,然后对着她点了点头。
  夏雨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动作的孟浪,就象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太得
意忘形了,赶忙低下头,向吴来娇嗔:“哼,不许笑!”接着眉角含春,扭扭捏
捏地出去了。
  门被关上不久,就又被推开了,吴来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到林书瑶走了进来
,心中吓了一大跳,莫非刚刚被瑶瑶看到了?
  但却见瑶瑶面露喜色地道:“来哥,好点了吧?”说罢还用舌头在嘴唇上绕
了一个圈。
  心中的不安放下了,吴来语气平静地向瑶瑶说:“嗯,好多了,不过瑶瑶你
不上课上医院来做什么?”
  “上午没课嘛,我就来看看哥哥。”瑶瑶口中甜腻腻地将“哥”字拉了一个
长音,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
  吴来打了个冷颤,暗道[瑶瑶今天怎么了?]把手放在瑶瑶的额头上,蚊呐般
说:“没发烧呀?”
  瑶瑶把他的手推开,嗔道:“哼,哪有来哥哥你这么说人家的。”又将手上
的保温瓶打开,“嘻嘻,我想来哥哥你还没吃饭吧?看我带粥给你了喔。来,啊
……”
  “我……”看着瑶瑶一脸期待,吴来索性张嘴享受起小美女的服务,就这么
像个小婴儿一样吃完了饭。
  “吃好了,瑶瑶你也乖乖回去上课。”
  瑶瑶望着吴来,抓着他的病服,可怜巴巴地摇了摇头。
  “乖,别孩子气,回去上课,听话!”吴来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瑶瑶却反而反身坐到吴来身上,八爪鱼般抱住吴来,撒娇道:“不嘛不嘛,
我要在这陪你。”
  吴来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瑶瑶,捏着她的鼻子摇了摇,“应该成熟点,对
自己的学业负责,知道不?”
  “哥哥你喜欢成熟的女人对不?”
  “嗯,要多为别人想想,也要多为自己想想知道么?”
  “嗯,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再来看来哥哥。”
  吴来没想到瑶瑶突然就这么听话地走了。
  ————————-
  夜半,夏雨向值班室的同事知会一声,拿着钥匙往吴来的病房去了,接着“
咔嚓”将病房锁上。
  瑶瑶来时,吴来心中十分自责,很想跟夏雨说不。
  但偶尔看到穿着护士装忙忙碌碌地夏雨,心中却是一阵猛跳,脑里都是她帮
自己泻火的情形,想说什么却也说不出口,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心竟越来越
期盼时间走得快点,直到此时听到锁门声,吴来反而平静了下来。
  “夏护士,你来了?”
  “讨厌,叫小雨啦。”
  “夏护士,我身体有些不适,你能帮我看看么?”
  “不适不早点说!”夏雨急急忙忙跑过来查看,却见吴来一脸坏笑地指着他
的小腹下方,登时明白这赖子是想做什么!虽有些不满,但想想还是配合着说道
:“就是这?”
  “嗯,夏护士,那里有点怪。”
  “这样好点了么?”夏雨弯着腰一手摸着吴来的胯下,这时,吴来眼睛一亮
,她护士服下只有一个花边的胸罩,透过领开口处,吸引着吴来的目光,那半露
出来的饱满胸脯和一条深深的乳沟,白晃晃的甚是扯眼。
  虽然早已经与她裸呈相见过了,但此时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却更让吴来
激动起来,胯下肉棒充气般竖了起来:“护士姐姐,怎么突然有些胀起来了?”
  美丽的护士眼波流转,美眸充满媚意地瞥了眼吴来的下身,娇滴滴地道:“
嗯,我把它拿出来看看吧。”
  “嗯,护士姐姐你要帮我呀。”
  “噗”夏雨差点就失声笑了出来,憋住后将吴来的裤子轻轻一拉,一根肉棒
腾的一下冒出来了。
  “啊……姐姐你看都肿了。”
  看着面前这根凶神恶煞的巨大阳具,夏雨的玉手轻轻捏住了它,“确实肿得
很厉害,让我来看看。”凑近根前,在龟头的背面轻轻舔了舔,肉棒随之跳了跳
,更加强健起来,夏雨轻笑一下,继续用舌头在蘑菇伞边搅动着。
  “怎么办?越来越肿了。”
  “嗯,别怕,我来帮你消消肿。”说完,用娇艳的红唇将肉棒一寸寸地吞没
了,小香舌灵活地在肉棒四周游走,同时用妩媚的双眼看了吴来一眼,就开始上
下起伏地含吞起来。
  看着一个美丽的护士在为自己口交,吴来忍不住伸手按住美护士的头,同时
胯下挺动,像插穴一样在她的口中抽插,几次顶到了夏雨的喉头,都让她不满地
翻了翻白眼,含糊地哼哼两声,但看着男人那舒爽的表情,又转而尽力地配合起
来。
  深吞,浅舔。
  直到感受到它在自己口中胀到了最大,夏雨吐出了口中的肉棒。
  吴来不满地说:“夏护士,这还没消肿呢。”
  “别急,换个治疗方法效果更好。”夏雨妩媚地横了吴来一眼,开始解起自
己的衣服。
  “别,你得穿着它呀。”
  “你个无赖。”夏雨解开了几个纽扣后,敞开了上衣,再解开奶罩的前扣,
花边奶罩里的丰乳就晃荡着出现在了吴来的眼前,接着提上裙子就跨坐在吴来的
腰上,包裹在蕾丝内裤里的阴唇被淫水沾得隐隐可见,一手握住小吴来说:“姐
姐要帮你治疗了。”拨开内裤,用两根手指撑开唇辨,肉棒一点点在分开的美腿
根部滑向女人的深处。
  “噗嗤”,藉着淫水的润滑,夏雨一下就坐到了底,全身随之一颤,两颗丰
乳也一阵波涛翻滚,满足地“喔”了一声,用小嘴含住自己的大拇指,满脸红晕
地用膝头顶在病床上,身躯上下抛动。
  看着一个身穿粉红色护士套装的美人在自己身上用骑乘位的姿势为自己服务
,象征着白衣天使的帽子在运动之下已经有些歪曲,身上敞开的上衣以及卷上的
套裙更是充满了淫靡的美感,平时面对病人的那种天使般灿烂的微笑此时变成一
声声淫荡的娇呼。
  就这么抽插了一会儿,夏雨似乎开始觉得这样的快感不是很强烈,于是抬起
膝盖,用一只脚踩在病床上,将吴来的手引导到自己胸前饱满的雪峰上,让他揉
捏自己发硬的乳峰,接着两手撑住吴来的胸膛,大幅度地开始上下抛落。
  花露不断从蜜道中流出,沾湿了男人的胯下,女人满脸酡红地在男人身上做
着骑士,“小无赖……啊……病好点了吧……喔……好大……好深……”
  吴来感受着那一波强过一波的摩擦刺激,手在她丰满挺拔的酥胸上揉捏抚摸
着,看着肉棒在阳光甜美的美丽护士那蜜穴中大幅度地抽插,根部更是被淫水浸
泡得散发出淫秽的光芒。
  [太要命了!太淫靡!]
  在女人后继无力时吴来终于忍不住用双手撑住她的乳房往上一提,同时腰部
用力向上一顶,女人喘息地娇呼了一声:“啊……好重……顶到了……”
  拉着她趴在自己的身上,感受着她雪峰压在胸膛的柔软舒适,两手捉着她两
瓣臀肉向上一提,让丰满的肉臀微微翘起,腰部用力开始向女人反击,直插得她
秀发凌乱,嘴中无意思地哼哼出声。
  原本就快感如潮的护士,在病人如此强力的抽插下,更是媚眼如丝,香汗淋
漓,很快就来到了高潮,随着一声高昂的娇呼,一股阴精喷射而出,浇灌在病人
的肉棒上,使得病人也一声嘶吼,两股液体瞬间缠绵在了一起。
  ——————
  “咔”吴来点燃了手中的事后烟。
  “你这人,都受伤了,还抽烟!”在厕所中整理仪容的夏雨出来后,不满地
向吴来质问,随后又走过来想要夺走吴来手上的烟,却被吴来伸手一拉,整个人
又倒在了吴来充满男性魅力的身体上。
  她不满地扭动着身躯,费了好大的劲都不能分开吴来缠绕住自己的手,看着
男人胸前的乳头,张开小嘴,用牙齿磕了一下。
  “啊……小雨,你属狗的呀!啊……”疼得吴来赶忙放开身上的这只小母狗

  “哼,叫你敢这么对我。要是又让我的衣服乱了,等下又得去整理!”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吴来看着她那能杀人的目光,乖乖地将烟头压在
床头柜上熄灭,“你不是说要去换班了?”
  “哎呀,都怪你啦,又浪费我时间!”夏雨气嘟嘟地转身,不料身后吴来突
然来了一句“哎,小雨,你套裙上湿了一块。”
  夏雨羞红着脸捂住臀部快步走了出去。
  ——————-
  次日,吴来刚刚吃完早餐,正无聊地看着杂志。
  “咔嚓”
  吴来抬头望去,一个将发髻高高挽起,薄施粉黛的俏美面容上戴着代表着知
性美的眼镜,身穿一套浅黑的职业上装,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窄裙,套着黑色的
长丝袜,手上挽着一个购物袋,脚上一双黑色的漆皮高跟鞋,扭着小蛮腰,脚下
“咔咔咔”地向吴来走来。
  “你……”吴来瞪大了双眼,惊呼出声。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