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第五章 情天欲海

  第五章 情天欲海
  中秋节过后,九月二十五日,我正在上班,突然收到阿娇发来的一封短信。
  她告诉我说她已买好了车票,就在这两天内到达深圳,具体时间要看长途汽
车在路上的运行情况。
  我非常高兴,因为又能见到她了。我回信给她,说希望能去车站接她。
  阿娇又发了一封短信过来说不要我去接。一是具体到深圳的时间不好确定
,二是怕影响我的工作。到深圳后她会打电话给我,说我们会在一起度过一个愉
快的夜晚。
  九月二十七日中午,我正在吃午饭的时候,阿娇的电话便打过来了,说她已
经平安到达深圳,希望我下午下班后过去看她。我愉快地答应了。我又说我希望
接她到我的住处来玩。她也笑着爽快地答应了。
  那一天在公司上班,我到底做了什么事,又是怎么度过的,一些细节我还的
真忘了。下午,我没等到下班的时间,就一个人溜出了杂志社,在园岭搭乘5 路
公交车直奔儿童公园。
  太阳的余辉还洒在马路上,远远的,我就看见阿娇一个人阿娜多姿地站在凉
台上。她也看见了我,一边笑着一边摇着手臂与我打招呼。
  我三步两步跑到她面前,一下子就把她抱住了。
  「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一下午了。」她娇嗔道。
  「不是说好了下班再过来吗?我还没有下班呢,是偷着跑出来的。」
  「我的电话不停的响。如果你再不来,别人可能就开车来把我接走了!我等
你等得好心焦。」阿娇笑着把我引进她和她姐共同租住的屋里。又问我道:「今
天我们怎么安排?」
  「我们一起先到我那里,找一家餐馆吃饭。然后我们到商场逛一逛,我想送
你一点东西,然后嘛……情人之间该做什么,你知道的啦……」
  「哎呀,你个坏东西,想勾引我。我不跟你走。」她笑着说。
  「好啦,快换衣服吧。」
  「你说,我穿什么好看?」她撒娇道。
  「你身材这么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我恭维道。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有个男人提着一袋水果,推门进来。阿娇立即迎上去
,接过水果袋,回过头对我说:「你先坐一下,我与他说两句话就回来。」
  两个人立即就出去了。站在门外小声的嘀嘀咕咕的不知是在说什么。阿娇好
像是在拒绝着什么事情。最后就听到她压低着声音说:「哎呀,明天你再过来是
一样的嘛。」
  过了一会儿,阿娇红着脸进来了,我估计她是把那个男人哄走了。我也没向
阿娇问那个男人是谁。我想,阿娇乃风月场中人,有些事情,我还是装一装糊涂
为好。
  阿娇拿出一盒茶叶来,送给我。说这是特意在家乡给我买的特产。
  我接过茶叶。她便开始在她的衣柜里找东西。
  我走过去,站在她背后,搂着她的腰肢儿,柔柔的问道:「找什么呢?」
  「我想带点换洗的内衣。」
  「哎呀,跟着我,还用得着你带吗?」我爽朗地说,又贴在她耳边悄声道
:「我全给你买新的,从里到外,将你打扮得象个新娘。」
  她笑着转发过身来,一拧我的鼻子说:「我就知道你想什么,坏东西……」
  话还没说完,她的红唇就被我吻住了。
  我们在东门乘5 路公交到了八卦岭。这是深圳福田区的一个以印刷、服装和
物流仓储为主的工业区。人口总有几十万,因此晚上非常热闹。
  我们在八卦一路找了一家湖南菜馆。我特意为阿娇点了许多她爱吃的菜肴。
  还要了一瓶红酒。
  吃饭的时候,我们不停地诉说着这一段时间来彼此的想念。我还告诉她,说
有一盒非常高档的中秋月饼是特意为她留的,一会儿一定要与她共享分享。
  阿娇真的很高兴,她为我的真诚感动了,不停地给我倒酒,我也劝她喝。
  阿娇的酒量并不是很大。一杯下去,脸上便腾起了艳艳红霞,非常好看。
  席间,阿娇的手机不时地响起。她有时接听,只是说「今晚不行」等等话语
便关上了,有时不好意思在我面前接听,便走到餐厅门口,和电话里的人罗索半
天才过来。
  我知道那些给她打手机的是些什么人。她回去半个多月,此前与她有过性关
系的男人,一听说她回来了,当然等不及的要上她了。但她仍将回深圳的第一晚
留给我。对此,我非常感激。
  饭后,我和她一起逛街。阿娇虽然在深圳呆了不少时间,但她从来没有到过
八卦岭,因此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而且这种新鲜中还带有她对我日常生活
的一种探索。她问我在没有认识她以前,每天下班后是怎么过的。我说我下了班
后,便来这里闲逛。有时还买一块西瓜,边走边吃。她笑起来。我看到卖瓜的
,于是买了两块西瓜,与她边走边吃。我说这叫体验生活。她又笑了。
  这时,阿娇的手机又响了。她掏出来看了一眼,干脆关机了。
  我们进了一家大型超级商场。
  我对她悄声说:「来,我带你去买情趣内衣。可好看了……」
  她伸手打了我一下:「我就知道你很色……」
  我们来到女性用品卖场。这里有好几个摊位是卖妇女内衣的专柜。我们在一
家专卖品牌内衣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一套紫色透明的丁字内裤吸引了我的目光。与它相配的是同样透明的乳罩。
  「这一套好不好看?」我问她。
  「又薄又透,丑死了。」她说。
  「等一会儿,穿在你身上,一定很好看。」我说。
  她又笑着伸手打我,笑骂道:「色狼!」
  站在一旁的营业小姐走过来说:「这位先生是给太太买内衣吗?这套是当到
的新产品。很优惠罗。」
  我说:「是呀。你看我老婆穿这一套漂亮吗?」我故意将「老婆」二字说得
很重。
  营业小姐打趣道:「一定漂亮唷。」
  「那就请你给我们包好啦。」
  营业小姐一边包装,一边对阿娇笑着说:「你老公这么爱你,你真有福气。
  我老公就从来就不跟我买这些东西。」
  本是一句逗客人开心的玩笑话,确说得阿娇心里既甜蜜又不好意思。因为我
们相爱而甜蜜,又因为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今天也才是第三次见面。
  我们又转到商场其它地方,买了阿娇今晚要用的毛巾和拖鞋。
  出了商场,阿娇说坐了两天长途汽车,有点累,想早点回家休息。于是我们
手牵着手,来到我的宿舍。
  我在杂志社的职务是编辑部主任,因此单位给我安排了一套独立的房间。虽
然面积不大,一个人住着却也安静。
  进门开灯后,阿娇就象进到自己家里一样,甩掉了脚上的高跟鞋,换上了我
的拖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好累。」她说。
  我一边用电水壶烧开水,一边找出月饼。
  「来,老婆,我们吃月饼。」
  「谁是你老婆?」
  「别人都看出来你是我老婆了,你还不承认?」我一边说,一边将阿娇抱在
我怀里。
  「我也好想做你老婆,可就是没那个福份。」她这么呢喃道。
  我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今晚我们就做夫妻——来,老婆,让老公喂你。」
  我将一块月饼送到她嘴边。
  阿娇张开小嘴吃了一口。我则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手也不老实地摸起她
胸前的两只丰隆的奶子来。
  「野老公,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等一会儿,让我洗一洗再和你玩。」她闪动
着一双美目,深情的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将我的嘴压在了她的红唇上。
  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搂住我的颈和腰,两个人开始深深的吻起来。
  屋里静悄悄的。我们滚到了床上。
  「啊……」她从两个人的深吻中逃出来,透了一口气。
  我将手伸进她的内衣,开始摸她的胸前的白肉。
  「老公,不要摸了,我都被你摸得快要流出来了……」她颤抖着娇声道。
  我一看时间还早,不如两个人先洗干净了身子再上床。
  「来,老婆,先洗个鸳鸯澡。」我说。
  我和阿娇起身。阿娇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脱她的衣服,她也配合着将衣服
、裤子从身上甩到地上。到了卫生间时,她已是光裸裸的了。
  阿娇转过身来开始给我脱。当她把我的裤子拉下来,看见我的小弟弟早已雄
雄地竖起来时,笑道:「你的家伙好大呀。」
  我自豪道:「大吧。只有我这样的大家伙,才能让你享受。」
  我们一边调笑着一边给对方打着洗浴液。两个人光溜溜的身子滑溜溜的,我
一下就想起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时洗鸳鸯澡的情景。于是搂住她:「来,让老公用
鸡巴帮你洗洗里面,去去骚气。」
  阿娇此时也动了情,搂住我的颈子,张开了两条大腿。
  我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阴道口,这才发现她那里早已湿透了。我于是挺起身
,将粗壮的阳具对准她的小肉屄,一用力,一下就插进了她湿润的阴道里。
  两个人于是配合着一上一下地动起来。好滑溜,好爽,好刺激……
  阿娇开始呻吟起来:「老公,你……搞得我好爽……啊……」
  我也感到刺激,一下子就有了要射精的感觉。转念一想,不行,今晚不能这
么快,要好好地玩。
  我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好了。里面洗干净了。」
  阿娇酡红着脸,从陶醉的神情中睁开眼睛:「你真坏,把别人搞得爽了又不
干了。」
  「哈、哈、哈、哈……不干?等一会儿到了床上,看谁不干?」我一边向她
身上浇水,一边说。
  我帮阿娇洗完了澡,悄声对她说:「你先出去,换上刚才买的那套内衣。O
K !」
  「讨厌。」她娇嗔着,光着身子,趿拉着拖鞋出去了。
  等我擦干了自己,裸着身子出去时,就看到屋里床边站着一个绝色的尤物。
  那时她正站在桌边,扬起手手臂给自己梳头。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她美丽的背
脊,细细的腰枝与圆圆的屁股勾勒出一道弯弯的美弧,那条紫色透明的丁字裤从
她的股沟穿过,极其性感妖冶。
  「来,转过身来,让老公看看。」
  哇,好性感呀。只见她的两只丰乳在紫色透明的乳罩内隆起了一条深深的乳
沟,两个奶头挺立着,仿佛在向我招手。下面的小腹上,只有巴掌那么大的紫色
透明丁字裤的遮羞布根本掩盖不住她黑乎乎的阴毛,连大阴唇的轮廓都看得一清
二楚。
  我那天从卫生间出来,身上也只穿了一条小小的白色三角裤。下面一大堆鼓
鼓的东西同样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放下梳下,我们拥抱在一起,互相吻着、摸着对方的身子,倒在床上。
  我们迅速地脱了对方身上的一点布块,双双赤条条的滚在床上纠缠在一起。
  我的阴茎不受控制的在阿娇的两条大腿间跳跃,她小腹下的阴毛在我的小肚
子上划来划去,让我感觉到痒痒的。
  我的手从她丰满的臀部一路摸了上来,掠过她纤细的腰肢,最后在她的乳房
上停了下来。阿娇的两只乳房坚挺结实,抚摸起来手感很好,在我的爱抚下,乳
头也变得坚硬,竖了起来。
  我翻身跪在阿娇身旁,用胸膛摩擦着她白皙丰盈的乳房,她的身体带给我阵
阵地热力。我看到阿娇闭着眼睛,微微张开嘴唇在轻轻的喘息。我埋头下去,准
确的找到她的嘴唇,舌头灵活的探进她的口腔,卷着她的舌头吸允起来。
  阿娇鼻子里发出阵阵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身体象蛇一般在我身下扭动着
,肌肤摩擦的快感让我浑然不觉自己身处何地。她紧紧抱着我,两手在我的背上
抚摸着。过了一会儿,她的手伸向我的下身,将我的阴茎牢牢握住,轻轻的上下
套动。
  我象触电般的松开她的嘴,天!由女人爱抚阴茎比自己手淫所带来的快感要
强烈地多太多了。我全身似乎失去重量,软软的趴在阿娇身上,只有屁股翘得高
高的,好方便阿娇带给我的快感。
  她握着我阴茎的手忽快忽慢地套动着,另一手则在我的阴囊处轻轻揉捏着。
  我感觉到阴茎在阿娇的刺激下勃起的更大更坚硬了,龟头更是胀得像要爆开
似的。我粗重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了,充满精力的身体被阿娇的温柔撩拨的快
要炸开了。
  阿娇从我阴茎的阵阵痉挛中感觉到我的变化,她松开了我的阴茎。调整着自
己的姿式,膝盖微微抬起,同时向上张开了两条大腿,露出阴部,做出了一个迎
接男人插入的姿式,低声说:「你插进来吧!」
  「我要你自己把它插进去。」我逗着她道。
  阿娇禁不住轻轻一笑,抓住我的阴茎慢慢地向她的下身靠过去。
  龟头已触到了她的湿淋淋的阴道口,于是我的腰向前一挺,龟头和大半个阴
茎就刺入了一个温暖的腔道。一阵销魂的快感立即涌遍全身。
  「啊……」阿娇发出了一声呻吟,我向后缓缓退出,然后再次用力将阴茎全
部插了进去。阿娇的腔道像是一个强力的肉箍将我的阴茎箍的紧紧的。我反复抽
插了几次,渐渐感到了里面润滑多了。于是半俯下身子,开始快速的运动起来。
  快感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体里一浪一浪冲刷。
  阿娇抱着我的腰,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娇嫩的嘴唇似张似合,为
了得到更多的快感,两条修长的美腿盘在我的臀部,象条八爪鱼般将我紧紧拥抱
,随着我强烈迅急的冲击胸前的乳房前后剧烈颠动着,而鼻间发出的阵阵呻吟声
更是如此地令人销魂。
  我迷醉在她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
  她的腔道不停地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热热的爱液,随着我的冲刺流出体外,将
我们的阴毛黏在一起。我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阴茎一会儿大起大落的抽
插,一会儿整根插入在她的腔道内上下左右扭动,我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全身颤
栗,呻吟不断。而我又被她的颤栗和呻吟激得更加疯狂,更加拼命的动作。
  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与女人做爱时总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想要
让阿娇在我的攻击下彻底崩溃。我抱着阿娇的香肩,阴茎更加猛烈的深入她的身
体。
  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啪」、「啪」声盖住了她的呻吟和我的喘息。
  阿娇的腔道一阵阵的紧缩,从她的身体深处涌出一股股滚热的液体,让我的
抽插更加方便,每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她温暖的爱液中,而她腔道的肉壁每一次
的紧缩也带给我更加刺激的快感。让享受男女间快乐的我似乎漫步在快乐的海洋
中。
  阿娇的呻吟声缠绵悱恻,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喜欢甚至迷醉这种声音,它给
我心理的满足是如此强烈,而她身子的颤动也象是受惊的小鹿,随着我的撞击如
同正在受刑一般。但她脸上迷醉快乐的神情却显示出她也正在享受肉体结合的快
乐。
  「舒服吗?」我悄声问。
  「舒服。」她娇喘嘘嘘的答道。
  「爽不爽?」我又问。
  「爽。」
  「想不想让我再快一点?」
  「想,大力……再大力,插深点……啊……」
  过了很久,也许只是几分钟,阿娇突然抱紧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的向上耸
动,配合着我的抽插,腔道的紧缩一阵紧接一阵。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啊……
我不行了……老公,我要出来了……」紧接着,一股股滚烫的热流从她的腔道深
处喷出,将我的龟头烫的暖洋洋的。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漂亮的脸蛋上一片极度欢愉的表情,整个人象瘫软似的
吊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她高潮了。我同时也知道女人可以多次高潮。我稍休息了一会儿,又
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我小腹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龟头也深入了她腔道的最深处。
  长时间剧烈的运动,我的身上已满是汗水,我们下身的毛发也因为太多的水
分而纠结在一起。我将手伸进她的身下,将她饱满的臀部抱了起来,好让自己的
阴茎插得更深,感受更加强烈的快感。而阿娇则一边淫淫地叫着床,一边任凭我
越来越粗暴的刺入她的身体。
  阴茎一阵阵地痉挛,快了,我快要到了。我狂烈的喘息着。
  阿娇在我的刺激下,又一次高潮了。她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背脊,扭动着腰
枝,希望能够获得更大的快感。
  「我要射了……」
  「射进去,射在里面……我要你……老公,快……用力搞……」她大声地说。
  「啊……老婆,我射出来了……都给你了……好爽……」我低叫着,随着快
感一次次的爆发,精液不可抑制的喷薄而出,争先恐后的冲入阿娇腔道的深处。
  阿娇停止了挣扎,再次抱着我汗津津的脊背,两腿勾着我的身体,任凭我的
阴茎在她的腔道内一次次的爆发,让更多的精液进入她的身体最深处……
  这一晚,我们一共做了三次。阿娇在床上流了很多淫水。算起来,这是我第
三次与她同床共枕。我感觉她是一个性欲极强的女人。
  「你好骚唷!」我打趣的笑道。
  「去你的。都是你想要,才弄得人家这样。还说风凉话。」她红着脸反驳道。
  「有一段时间没接触男人的吧?」我问。
  「都有半个月没尝到男人的滋味了。」
  她随后解释说,她此次回家陪儿子过中秋节,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接触过男人
了,因此对男人很是敏感,也很需要。她说她接触了这么多男人中,只有我是完
全能满足她。她说我的小弟弟又粗又长又硬又红润,是她经历过的男人中最好的。
  她说她虽然经历过一些男人,但只有与我做爱,才这么有情有趣,这么投入
,这么忘情,这么爽。
  我问为什么?
  她说首先是因为喜欢我。我修养好,品味高,又知情识趣,很讨女人喜欢。
  我不满足,故意问她:「恐怕不止这些吧?」
  她又直接说:「当然,你身体健壮,鸡巴又粗又大,床上功夫也好,又有力
道,又能持久,很能满足我。」
  哇!她这样说,真让我吃惊。我问:「那在你见到的男人中,就没有我这样
的吗?」
  阿娇说:「很少有。我只碰到极个别的。再说双方也没有什么感情投入,应
付差事,自然也不爽。」
  「刚才我们一起吃饭时,不停的给你打电话的那个男人,好像有点吃醋。他
的鸡巴怎么样?」我故意这样问。
  「哎呀,现在提他干什么!」阿娇一脸的不高兴。
  「说说嘛。」
  「和你差不多唷。」阿娇道。
  我知道她是在敷衍我。以我的阅历,我知道那个在电话里追她的男人一定与
她关系不一般,绝不仅是嫖客与小姐的关系。我甚至感觉到她正在做出一个选择
:今后是跟他,还是跟我。因为她说「和你差不多唷」,这说明她与他的关系不
一般,也很喜欢他,或者曾经很喜欢他。
  就这样,这一夜,我们两人在床上做了爱就聊天,聊到动情时就做;做完了
再继续聊,仿佛总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后半夜才慢慢的睡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