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五卷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6下)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6下)
“小雅不舒服吗?”刚替香秀整理完浴巾,男人的大手一伸就搭在了小雅的额头上关切的问着。
“不,不,小雅她什么事都没有!”男人的大手一伸向女儿就让妈妈浑身都发紧,为了让男人那搭在女儿额头上的手赶紧拿开,妈妈赶紧地说明这女儿的状态。
“呵呵,小雅没事就好。”搭在小雅额头上的手一拿开,男人说着时候很非常自然的往身后的池壁靠过去了,就让自己到了馨苑母女的身后。
“小雅这么大了还离不开妈妈呀。”心神刚松下来的馨苑正在暗自吐气,随着男人的声音从她的耳边响起了,男人的前胸也紧紧地贴在了她的后背。
忽然的惊吓,让馨苑浑身地一抖,刚要一动身体避开男人的时候,男人的双臂已经沿着她搂着女儿的双手,将这对母女不松不紧的环抱住。
坐在池水中,热热的池水刚好齐到人的脖颈下,所以即使是离馨苑母女很近的人,也只是可以看到她们露出水面以上的部分,却无法清楚地看到水面下是怎么样的一番样子。
男人的大手扶在了自己的小臂上,而自己小臂的上端就是女儿刚刚开始发育的乳房,刚刚试图甩脱男人大手的馨苑,在自己怀里的女儿猛地一抖了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要甩脱男人大手动作,却如自己用小臂推着男人大手一样地摩擦到了女儿的乳房上。
不能明显的挣脱,在水下的动作又不能太大,这样被男人紧紧贴着也环抱着的馨苑,妥协地停止了一切对抗的举动。她只是期望,贴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把一切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好了。
也许女人只要是动了男人都会不用想的做出下一步动作,可现在是女人一动也不用的时候,男人就忽然失去了行动的目标。
昆虫的世界里,对于捕猎与被捕猎者之间的竞争,不是比谁的行动的动作更快,而是比谁更有耐心地保持静止的等待。
在其他的时间地点里,男人等待下去的耐心绝对是有的,可现在大家是泡在热热的温泉里,你就三十分钟五十分钟的泡在水里也许没什么,但你要是在里面没完没了的泡下去的话,就一定要当心把一身的皮给泡秃噜了。
大家都在池水中泡上了一阵子了,而且看着几个女孩子的新鲜劲儿也要消退了下去,准备收起渔网的男人却发现鱼儿静静地停在了网口边上。依霄凌那人精一样的女人,如果男人再玩什么耐心话,等女孩子们的兴致差不多消退了,她再适时地有一个什么别的提议,相信会得到女孩子们的响应的。
霄凌这样的女人和馨苑不同,她是那种一次给了她溜走的机会,你就是再抓回来她十次她还是会心存侥幸的。也就是你要按倒她,就一定不要给她有翻身的余地。
哭泣和哀求的女人,会在激起男人心中暗藏的阴影而让男人狂笑着扑了上去,激烈挣扎,又踢又咬的女人,会让男人扭住她的胳膊,按到桌子上就有了骑乘烈马的感觉,只是当一个大岔着双腿往床上一躺的女人,一副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的架势,就是已经非常硬了鸡巴,在这样的时候也很可能会加盟进了微软公司。
骑乘最烈的马儿即使被踢伤了嘴唇也是一种可以炫耀的自豪,爬进棺材里就是搂着已经死肉一堆的杨玉环睡了半个月,那也是一件无法启齿的事情,时不我待的当口中男人的目光落到冰儿的身上。
不,应该是冰儿看到男人现在的样子似乎很是关切着馨苑母女,而更是关切馨苑母女的她,就朝这边靠了过来。
为了小雅没事,馨苑已经把自己当做了棺材中那堆死肉,可是看见冰儿如扑向火焰的飞蛾那样也来了,不能再静下去的已经不止是馨苑,就连一直和玉莲她们在一起的霄凌也按耐不住地找了借口的也来了。
鱼儿不动的时候让人心烦意乱,但是鱼儿太多了也会晃花了人的眼,所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盯住其中的一个不放松。
大叔的咸猪手赚女孩子便宜时最不入流的手法,摸着人家女孩子嫩红红的小脸蛋儿,嘴上关心,目光淫亵的台词:呀~把你热坏了吧?
说着大叔的台词,不过男人伸过去的手却没有摸上冰儿的脸,而是去整理冰儿那染了水汽贴在脸颊上的一缕发丝。
男人的一只手在动,就同时引动了两只手来帮忙。于是,男人顺水推舟的让伸过去帮忙的两只手中的一只手去帮忙,他不留痕迹的抓住了另一只手的一带,准备不足的霄凌就身子一歪地半倚在男人的怀里。
水面荡起的涟漪渐渐地弱了,可是水面下却是斗争的热火朝天。霄凌恍若无事地在竭尽全力的严防死守,男人一脸无害地在无孔不入,看到霄凌舍身饲虎的为自己和女儿赢得了脱身的余地,馨苑就拉着小雅在水中慢慢地移动着身子。
忽地脖子上一紧,接着是声音不大却非常清脆的铃声响起,链着脖颈上金属项圈的细链子,如被钉在水下的地拉住馨苑想要移动的身子。
“妈,你戴的这个项链真好看!上面这三个小铃铛的声音也很好听!妈,这个项链以前怎么没见你戴过呀?”银光闪闪的项圈如美丽的罂粟花,被它外在的美丽所魅惑的小雅,情不自禁地用手摸着妈妈脖子上项圈问着她。
女儿天真而喜欢的询问,让馨苑的原本被池中的水汽所蒸地有些发红的脸,忽然泛出了一点的苍白,可这个时候男人的一句话,却让要带着女儿稍稍离开的馨苑不但没有再移开,她还轻轻颤抖着的一点点朝男人和霄凌那边靠了过去。
男人说:小雅很喜欢你妈妈戴的那个项链吗?喜欢的话哥哥以后送你一个。
馨苑靠了过来,刚刚还最顽强和男人在水下做斗争的霄凌,也在男人这句话以后一下子就僵硬在了那里。
不在理会身体僵直的霄凌,男人把馨苑轻轻地缆在在怀里,看着她的眼睛男人柔声的用只有馨苑才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是不是以前听到过这句话?”
“嗯!”馨苑使劲地点着头。
“是不是很怕听到这句话?”手指触摸着馨苑的脸颊,男人接着问道。
“是!”馨苑答着,泪水也顺着眼角滑落了。
“那你现在还怕不怕?”滑落到指尖上的泪珠被男人轻轻的擦去,男人对着泪眼模糊的女人又问道。
泪光中的眼睛看是凝视,无数种复杂的神情也在这样的凝视中交替的闪现,慢慢地泪水又从女人的眼中滑落,慢慢地一声声啜泣的女人哇地一声扑进男人的怀里放声的痛哭。
冰儿和小雅不知所措,但是妈妈的痛哭却牵着她俩的心,和霄凌不约而同的拥到了在男人怀里哭泣的妈妈身边,霄凌是抱着男人一条手臂的捶打着男人的,在为自己和馨苑的过去和以后哭泣,小雅和冰儿是妈妈伤心她俩就一起陪着流泪。
捶着男人的霄凌终于也被男人缆在了怀里,哭过了发泄的让过去走远了,女人,如带雨梨花一样的在池水中竞相地绽放。
轻柔的嘴唇滑过了霄凌的耳垂,敏感地轻颤了,霄凌水下的手抓揉着男人大腿的肌肉,伏在男人耳边的她用只有两个人才可以听见的声音说道:“爷,被人家看了嘛。”
“那爷要是不让人看见不就行啦。”缆在霄凌肩头的手已经滑落地从她的腋窝下穿过,围着她丰挺的乳房边缘画着圈,男人也用和霄凌一样的声音跟她说着。
“爷~ 你坏嘛…”舌尖快的几乎是看不清的速度扫过了男人的耳洞,霄凌在男人大腿上抓揉的小手,慢慢地穿过了男人的浴巾滑到了他的双腿间也腻声地嗔着男人。
“爷哪里坏啦?”用牙齿咬住霄凌别再胸前浴巾的角儿一拉,看着松下来的浴巾随着水波散开了,男人问着说自己坏的女人。
“啊!”轻叫了的女人试图拢了一下在水中散开的浴巾,只是乳房根部被男人的大手用力地一捏了,不再向浴巾散开了会怎么样的她,双手一勾男人的脖子不依地说道:“爷…爷就是坏嘛!爷弄得人家都被别人给看到啦!”
不知道是长久压抑的情火开始燃烧,还是冰儿和小雅猛地张大了眼睛飞快扫过的眼神,让霄凌在极度的羞耻中有了莫名的兴奋,随着她不依的声音让大家都听到了,随着她似在抖着也如不听扭动的身体,那水中慢慢散开的浴巾在荡漾的水波的推助下,很快就滑落到了池底。
白色的浴巾在池底衬着,牛奶一样润白的肌肤在微微漾着绿波的池水中愈发地清晰。
又是腻腻的叫着爷,更是抖的扭动的在埋头进了男人的肩窝里的时候,一边馨苑身上裹着的浴巾,怀抱着霄凌的男人身上的浴巾也不分先后地散开了。
莉雅,玉莲拉着脸色更红润起来的香秀也拥了过来,只是她们在拥到男人他们这里以后不单解散了自己身上的浴巾,连带地在拥挤中也在冰儿和小雅的叫声里,让她俩身上的浴巾也在水中散开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