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五卷 草原遥望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1)

       第五卷 草原遥望 第一节 水流过的季节(1)
  叶家在洗牌中被大规模换下来的人,可能会从此就忘记了太阳是什么样子。
李家,采用了男人实施的放逐方式,让家族把该放下的东西都放下了。
  应该让喝着甜水,吃着蜜糖长大的家族新生代学会克制自己了,并让他们在
放逐中经历上一番历练。或许这样历练会叫人成熟,让他们懂得去珍惜些什么,
但是也是这样的历练,同样会让人在破口怒骂中,在熏熏醉眼中沉沦下去。
  历练会让人学会感激,历练会让人由此嫉恨一生。男人不去想谁会在历练中
感谢,谁会在历练中嫉恨,做了自己应该做却不想做也不得不做的事,就不要去
为最后的结局做设想了。
  把自己心中想的东西都跟二哥说了,二哥也随着男人的解释慢慢的有了些精
神。只是,有了些精神的他却开始了自责,因为男人现在做的事情,本来应该是
他和大哥两个行将朽木的人来完成的,可是他和大哥的一拖再拖,这一份家族中
沉重的恩怨枷锁就背在才二十岁出头的弟弟身上。
  一个人,才二十几岁就要去背负这样沉重的东西走完一生,二哥真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才好了。
  “我想去霄凌说的那个地方看看。”从二哥家里一出来,莉雅一边开车一边
跟男人说道。
  “行,不过我们不能在那里耽搁太长的时间,要不玉莲她们会等着急的。”
知道莉雅想让自己出去走走的散散心,男人就同意了她的提议。
  莉雅的车来到了京城海淀区一条很平常的街道上,再转进一个可以让汽车通
行过去的小巷后,车停在了有两尊石狮子的大门前。
  砖头一样的重的大哥大刚在京城里大规模的流行,男人家中几个女人虽然不
经常使用,但是从这次出来以后这玩意就一直在身边带着。
  按照莉雅口中说的那个霄凌给的电话号码,莉雅就拨起了电话来。
  莉雅刚把电话放下不到两分钟,两个石狮子中间的大门就打开了。让莉雅的
车开进了院子,这个刚打开大门体型堪比国旗班战士的小伙子,就躬身来到莉雅
的车门前,询问她是先进到会所里,还是在会客厅这边等候她约来的人。
  莉雅和男人从车上下来,他们的车就被另外一个小伙子给开到了停车里。两
个穿着迎宾旗袍的女士从会客厅的门里迎出来,一左一右的引领着莉雅和男人进
了会客厅。
  一个匆匆的身影追着男人和莉雅的脚步进来,一边躬身的不停地道歉,一边
在做着自我介绍。
  这个追着进来的人是今晚会所大堂的负责人,男人直接告诉他要在这里等他
口中说的三少奶奶霄凌,就让侍女倒上杯茶的打法他走了。
  一杯茶刚好喝下去,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也稍有些急的传来。男人看看莉
雅,两个人就起身迎接自己等候的人。
  未语先笑的丹凤眼,眼角稍张的云鬓高挽,看到站在那里迎候她们的男人和
莉雅,走上前来就是一阵的客套,一片的寒暄。
  “我和小平从二哥家出来的时候想起了霄凌姐跟我说的这个地方,想想反正
这会儿也没什么事,就说来宵姐姐这儿看看,没成想还麻烦宵姐姐和苑姐姐亲自
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了。”莉雅和叶家的这两个女人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彼此
还是都知道的,这大晚上劳动人家特意跑上一趟的,怎么的也要客气一下不是。
  “呵呵……莉雅妹妹你这么客气可就不对了,你和小平能来姐姐这里坐坐,
那是给姐姐的面子。你们来了姐姐要是招待不好了,那才是姐姐的罪过呢!”热
情的凌霄姐说着,就和另外一个也自称是姐姐的苑姐姐,让着男人和莉雅朝会所
的大厅门口走去。
  大厅的门被侍女(因为到了这里,只要不是客人或是管理层的女性,都是侍
女的装扮)打开,而进入大家视线的场面与其说是一个大厅,倒不如说是一个几
百平方米的室内花园更贴切些。
  走在这个大厅里,上面是高高的玻璃穹顶,四周是非常传统的中式回廊把一
个个轩台连接了起来。花园的布局极似小格局的苏州园林的布局手法,但是其间
点缀的西式座椅和雕刻着西式花纹的石柱,也巧妙地和这个花园的整体融在了一
起。
  十几年后,这样的布局也许很多人都可以做出来,可是在九十年代初期西式
装饰装潢风格开始盛行的时候,有人能用做出这样布局来,应该说这个人的眼光
是相当独到的。
  新疆纯羊毛的地毯从滴雨檐里一直铺到了长廊的尽头,走过了门口都站着江
南美女的各种韵味茶轩,才算正式进入到京城叶家的会所的正厅。
  所有的灯光都是柔和的,可是再四周墙壁和屋里陈设物品的映衬下,呈现出
一派大气的淡金色。金碧辉煌的装点容易在耀眼中让人产生疲劳的俗气,只是这
里非常大胆的也采用淡金色作为主色调的妆点,却非常好的利用金色的大气,而
遮掩去了金色那逼人的让人很疲劳的俗气。
  大厅里的陈设,无疑不是精品,而两个叶家女人刻意慢下来的脚步,应该是
在等客人说些什么的。
  来这里人,叶家女人大致见过了三个类型的人。啧啧而叹的人最多,想给这
里添一些变化的人次之,最少的是一脸沉静冷漠的不在意。
  今天她们见到了第四种人,一个随和的男人和一个跟着他脚步的女人。
  人们都说随和是最没有的个性的一种个性,所以人们宁愿在自己的个性中保
留下一些缺陷,也永远不会来选择随和。
  青春的张扬,鲜明的情绪是贾人成为社会主流时必须推崇起来的个性,因为
只有一个人性格存在了这样那样的不足,人们之间才会时刻都涌动起竞争的观念。
当一个人鼓励你突出个性的时候,其实是让更多人在利用你个性中的不足。
  或许这个世界上你具备那种个性都不算错,因为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生活方
式的权利。
  男人选择了近乎于庄子所提出的处世观点,所以随和就是这样选择要做出的
第一步。只是如今这样生活的人越来越少,这就让随和在某些场合里成为最鲜明
的个性。
  比如现在,叶家的两个女人想听一下男人来这总该说点什么,可是这个男人
却你走他就走,你慢他也慢的随着你应上两声外,一句他自己的话也没有说。从
来没有接待过这样客人的两位美丽的女主人,不知泄气还是无奈的相互看了看,
决定还是主动的让这个干木头一样家伙说点什么吧。
  是在这里坐坐,还是另外去其他的场地转转,是两位美丽的女主人让这根干
木头主动做的第一个选择。
  “那咱们去套房那边坐坐吧。”是凡这样的会所,都有提供客人休息的套房,
而且这样的套房设施齐全,去那里坐坐倒不失为一种非常大众的选择,于是,男
人就提了一个这样的建议。
  一般来说,客人只有在最后的时候才会去套房的,而去套房就意味着休息,
休息就意味着主人要从客人那里告辞,然后给客人安排人来陪护。有人来陪着,
可是现在客人是一男一女,那是让男侍来陪,还是让女侍来陪,或者是男的女的
一人陪一个?那作为主人的你是不是也要先和客人说您先休息,我就不打扰您了?
  电转之间要把客人所有的意图都考虑进去,但是哪一种才是现在这两位客人
的真实想法?叶家的两位美女主人现在想了,就是有客人在这儿说我现在哪儿也
不想去了,就想脱光了衣服在这里打个滚也似乎比男人现在这个提议要好处理多!
  于是,叶家美女主人一边在心里骂着这个不知道是真傻的什么都不懂,还是
说精的用一个看似简单的提议来考验一下她们脑筋急转弯能力的东西!一边又互
相看了看,决定还是由她们亲自陪着两位客人去那该死的套房了。
  随便指了一间的套房,男人和莉雅在两位女主人引领下进了套房。
  才在套房中的沙发上坐下,一个女主人在吩咐着侍者,一个女主人在招呼两
位客人的时候,客人中的女客人已经说到:“苑姐姐,你叫宵姐姐不用忙了,你
俩在这里陪我说说话,在找两个干净的陪陪的小平就可以了。”
  “苑姐姐(这是男人第一次叫这个女人),不用找别人过来了,我进来的时
候看见烟竹轩门口站着的那两个女孩子就很好,你叫她俩过来就可以了。”男人
看到这个苑姐姐深深看了莉雅一眼后,准备去吩咐侍者叫人的时候,他说了自己
的想法。
  即使刚才莉雅的提议引得这云鬓高挽的女人深深看了莉雅一眼,而她自己却
脸上没有一点的变化,不过现在男人看似不经意的一个提议,却让这个女人出现
一闪即逝的慌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