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遗东门——我和一个小姐的故事】第十四章 重大发现

             第十四章 重大发现
有一天,天气不太好,晚上我去找阿娇,到了她那里时,我发现家里亮着小
红灯,我知道她正在与客人做爱。
我悄悄地躲进那个小巷,从窗缝往里一探——哇!我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这情境太让我意外了: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不是嫖客,而是她三姐的情人——罗哥!
罗哥长得虎背熊腰,四肢发达,正赤身裸体地爬在阿娇身上,一下一下用力
地插着她。而阿娇似乎也很动情,两手搂着罗哥的肩,两腿盘在他的腰上,也在
用劲地向上拱着自己的屁股,以迎合罗哥的抽插,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刺激。房里
充斥着两个人下身接触时“啪、啪、啪”的拍击声和喘气声。
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可能是罗哥做累了,不知他们说了句什么,于是两人换
了一个姿势,由阿娇背朝上,脸朝下,翘着屁股,让罗哥从后面插进去……
“妈的,真是不要脸啊!”我在心里骂道。但又不死心,非要看他们究竟怎
么搞完这场成年的性交游戏。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恶作剧。于是用手机播打阿娇的电话。
房内,阿娇的手机响了。她从枕头旁边拾起电话,一看显示屏,知道是我的,
也不接,关掉了。
就在这时,罗哥可能是受到了电话的刺激,一下子就高潮了,他大叫一声,
拔出阳具,将精液射在了阿娇的腰上和屁股上。阿娇“啊”了一声,躺在了床上
不动了。
罗哥从阿娇的体内抽出阳具,下了床。阿娇则伸手摸向床头柜,从纸盒中扯
出卫生纸,向罗哥示意了一下。
罗哥接过纸巾,随即给她擦去了身上的精液……
阿娇与罗哥偷情的事情,对我的刺激太大了。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阿娇与罗哥偷情,她三姐知道吗?而且罗哥曾将自己的朋友陈工介绍给阿娇,可
后来,阿娇却再也没有提及他。那么,阿娇与陈工了断了关系吗?或者,阿娇是
与陈工、酒店男孩同时保持着情人关系吗?
晚上,当我和阿娇躺在床上玩够了之后,两个人搂在一起聊天。
“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我故意问阿娇。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你和罗哥……”我平静地说。
“真的?”她睁大了眼睛。
“当然。我还给你打过电话。那时你正爽着呢,没有接。”
阿娇没有做声,脸上开始羞红起来。
“你和他有多长时间了?”我平静的问。
“有过一段时间了。”她小声的说。
“你三姐知道吗?”
“知道。”
“可是,你和他做爱,这好像有点乱伦吧?”
“什么乱伦,他又不是我的真姐夫。我的真姐夫在湖南乡下。大家只不过是
逢场作戏,玩一玩而已。”她这么轻描淡写道。
我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又问:“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一层关系的呢?”
她于是告诉我说,她与罗哥的这层性关系,已经很长时间了,那还是在她来
深圳没有下海做小姐之前,她三姐牵的线。
“你是说,你在深圳的第一个男人,并不是罗哥的同事——陈工?”
“那是骗你的。如果不是被你看见,谁愿意告诉你我和罗哥之间的事?”
“那原来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时我还没有下海,我姐悄悄的跟我说,打工没有出头之日,还不如跟她
一起下海,做小姐卖屄算了。这样一年下来至少也有好几万。我说我恐怕不适应
男人。姐说有什么不适应,做小姐,可以和各种各样的男人做爱,很爽的,比老
公做爽多了,不信试试。
我笑了笑,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当时的心情,是既有些想,又有些怕。
我姐于是就对我说,先不要出去站街拉客,而是与相熟的男人做一做,从心
理上先适应一下。
我说我刚来不久,哪里有认识的男人呢?
我姐想了想,说:“如果你不嫌弃,就和罗哥先搞一搞吧。他很会做的。‘
我连说’不行,罗哥是你的情人,我怎么可以和他在一起。‘姐说:”怕什么?
他又不是我老公。大家只不过是朋友,在一起玩玩而已。要不今晚就让他跟你睡
算了。’我一听脸就红了,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我姐与罗哥做爱时,故意大声地叫床,说‘大鸡巴,搞得我好爽
唷’之类的话。我知道那是我姐故意叫给我听的,心里就有些想了。
说实话,因为我长得比我姐漂亮,人又年轻,对男女之间的性关系还是很敏
感的。其实我从平时罗哥看我的眼神中也感觉到了他对我有意思,只是大家碍着
面子不便说而已。从我这边说,我对罗哥并没有什么反感,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当时我刚来,又是与他们同住一屋,晚上他们两人在布帘那边做爱的那种动静,
也勾着我的欲望。在此之前的一天,他刚跟姐做完了,还没有穿衣就下了床,好
像是打水洗下身吧,我突然看到他的那个大鸡巴还硬硬的。可我却装作没有看见,
翻过身去。
过了两天,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姐故意当着我的面对罗哥说她要出去买
东西,让罗哥晚上陪陪我。
我一听脸就红了。罗哥到是很大方的笑了笑,对姐说:“你放心去办你的事
吧。幺妹就交给我了。‘我姐朝我做了一个怪象,关上房门,出去了。
罗哥于是朝我笑了笑,便坐到了我的床边。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心里
一跳一跳的,有一点慌。
罗哥说:“幺妹,放松点。罗哥其实很喜欢你,只是没有机会亲近你。罗哥
会好好待你的。‘我朝他一笑,低着头,没有做声。
罗哥于是拉住了我的手,将我一把搂进他的粗壮的臂弯里。我立即就感到了
一股男人的强壮力量,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罗哥埋下头来吻我。我闭着眼,心里很紧张,但身子仿佛不听使唤似的任他
所为。罗哥的热气在我脸上吹拂着,那种带着烟气的味道很有男人的特点。
罗哥见我依了他,便伸手隔着衣服来摸我的奶子。我的奶子很敏感,一会儿
奶头就翘起来了。
罗哥的手又伸到我的下面,隔着裤子摸我的阴部。那时,我的下身已经被他
挑逗得有点湿了。我不知不觉中张开了双腿,盼望着他进一步的更猛烈的举动。
罗哥亲了我一会儿,便将我整个身子抱起,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则坐在
床边上。这样我们两人便搂作了一团。
罗哥开始解我的衣扣。我的胸部很快就露出来了。他一下子就叼住了我的奶
头。我则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头。我心里跳得厉害,有点爽,又有点慌乱。我不想
让他看我的脸,我甩甩头发,故意让乱发遮住我的脸。
屋里静静的。我被他弄得下身湿湿的,淫欲横流。
罗哥自己解开了他的裤子,然后握住我的手,往里放。我不由自主动的伸手
去摸他的下身。
我发现他的鸡巴已经在裤裆里硬硬的翘起来了。我握住了他的鸡巴。好大呀。
我在心里惊呼。
罗哥有些憋不住了,一翻身就把我压在了床上。
我们又抱在一起亲吻。这一次,我张开了嘴,让罗哥的舌头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衣服很快就被罗哥脱下来了。罗哥又起身脱自己身上的衣服。我光着身
子,躺在床上,红着着脸,对他说,把灯关了吧。
罗哥看了我一眼,笑了笑,顺从了我的意思,随手将灯关了。
我知道我已躺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又解除了我的乳罩。当他伸手
脱我的三角裤时,我想要他了。我配合着抬了抬屁股,那个小小的遮羞布便从我
的腰间飞了出去。
罗哥的手指伸进了我的阴道里。我‘啊’的爽叫了一声。心情非常激动,也
非常复杂。我紧夹着两腿抗拒他,却又非常想让他插进去肏我。
不一会儿,我的骚水就流出来了。罗哥知道我已发情,一翻身就把我压在了
他的身下,那条大鸡巴也随插进了我的小屄里。
屋里立即回荡起男女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在他一进一出的抽插中,我感到了
从未有过的爽,不由得哼出声来。那种偷的滋味真是让人爽死了。
罗哥于是又来吻我。我抱住了他的脖子,一边与他接吻,一边将两条大腿盘
上了他的腰间,希望他插得更深一些。
我的淫水不断地被他的鸡巴带出来,我哭着叫道:“流了……我流出来了…
…罗哥……‘罗哥说,’不管它,让它流。快点用力,用力夹我。‘我于是伸直
了腿,用力夹罗哥,阴道里的肌肉一跳一跳的,不久,我就被搞得高潮,喘着气,
两腿不断地在床上乱蹬着。
正当我们干得起劲的时候,我姐拿钥匙开门进来了,而且还打开了灯。那时,
我正抱着罗哥,张着两腿,享受着他在我体内的射精呢,我爽得几乎快要昏过去
了。
我姐虽然平时比我还骚,夜夜都要男人搞她,可现在她却终于见到了我在男
人面前的淫相了。
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把脸转向了床里边。
罗哥从我身上下来,对我姐说了句:“正爽着的,你怎么这么会赶时间。‘
我姐不理他,却笑着对我说:”幺妹,感觉还好吧?’我没有理她,只是红着脸,
朝她笑了笑。
我姐没再说什么,而是走到她自己的那边,在床上睡下了。
罗哥知趣的从我的床上下来,裸着身子,跟了过去。
不久,我就听到从那边传来两个人的做爱声。
第二天,我起来,主动卖了菜,做饭,想回报一下姐姐和罗哥。
阿娇说到这里停住了。
“你与罗哥第一次发生关系,是你到深圳来了多长时间呢?”我问。
“大概一个月左右吧。”
“这么说,只一个月的时间,你就不再是良家妇女了。”
“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这也是人之常情。”
“那么,你们后来又有过做没有呢?”我问。
“当然有过。男女之间,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和罗哥后来又睡了几次,
我姐才叫罗哥把我介绍给陈工。”
原来如此。难怪阿娇平时对罗哥那么好。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历史背景。
“其实,说穿了,我姐一开始也没想到让罗哥上我,而是要他介绍人给我。
可哪个男人见了漂亮女人不动心?罗哥对姐说,反正幺妹是要脱裤子让别人搞的,
不如先让他上了,先让他占点便宜,这样以后我有什么事情,他也好关照我。我
姐想想也对。就这样我姐才来做我的思想工作,晚上故意出去,让出机会来,让
罗哥上我。”
“妈的,原来这里边还有这么多内幕。——那后来你和酒店男孩好,罗哥看
着,心里难道没有反应吗?”我问。
“那有什么?罗哥并不想长期占有我,而且有我姐在他身边,他也不可能长
期霸占我。他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女人,一般都会有几个长期来往的相好。”
说到这里,阿娇揪了我一下:“如果都象你这样的吃醋,那我们还活得了吗?”
“那你与其他男人建立了朋友关系后,还和罗哥做爱吗?”
“做。但机会不多。”阿娇很坦然。
“除了第一次,你和他最难忘的一次,是什么时候呢?”我问。
阿娇想了想,说最令人忘怀的,是她姐后来回老家探亲那次,两人就象夫妻
一样在一起过了一段日子。
那一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东门的路上行人匆匆,没有人来嫖她。罗哥特
意做好了饭菜,又习惯性地拿出了一瓶白酒。阿娇说她没有喝,罗哥一个人却喝
了很多,而且后来还对阿娇结交男朋友的事情说了很多带着醋意的话。
阿娇没有反驳他,知道他有点醉,便扶他上床休息。
那一晚,阿娇自然而然地便与罗哥睡到一张床上。罗哥与她做一次,便昏昏
沉沉的睡了过去。
阿娇有裸睡的习惯,第二天清晨醒来,两个人情不自禁地又抱在一起搞了一
次。
阿娇说,那一阵子,天气很热。第二天夜里,刚开始的时候,两人还是各上
各的床。阿娇半夜里醒来,听到男人的呼吸声,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想起了自己
阅历过的一个个的男人,忽然有一种欲望在体内泛起。
阿娇情不自禁地下了床,绕过大布帘,走到姐夫的床边坐下来。
看到他那一身强壮的身体和壮实的肌肉,她的心怦然而动,浑身燥热骚动起
来。
她有些不能自持的伸出手去,放到了他的背膀上……
罗哥从朦胧的睡梦中醒来,发现她坐在自己身边,松散着长发,两眼充满着
柔情蜜意。于是坐起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半夜坐在自己的床边的行为本身就说明阿娇此时想要男人。事实上,三十多
岁的罗哥不也对他的这位妹妹充满了欲望吗。
他向剥蒜皮似的剥下了她身上的粉红睡衣,两个人一起滚到床上……
她开始感受这个男人的重压,那是一种发自体内的快感。在男人的身下,她
仿佛又一次听到了姐姐与罗哥在床上粗重的做爱声。然而此时,那声音却是来自
她的喉咙,来自罗哥的阳具插在她阴道里,一进一出的猛烈撞击……
背着姐姐,让罗哥干自己的偷情行为和乱伦行为简直是太刺激了。不一会儿,
她的阴道里便淫水淋淋。她开始不顾一切地扭动着身子,抱着男人享受再享受,
要了还要。而这个强壮的汉子,在床上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快乐,一次又一次地将
她领上了高潮……
那一晚上,她躺在罗哥怀里,让他一连搞了她三次。
随后的几天,两人便一直睡在一起。
两人的这种性关系,一直维持到姐姐从老家返回。
罗哥后来将陈工介绍给阿娇做了情人。陈工经常过来看望阿娇。在陈工面前,
她总能表现出与罗哥是一种正常的朋友关系;而且陈工每次过来之前,则总是先
打电话给阿娇,告诉她自己的行程;罗哥也总是会在陈工到来之前溜出去,到外
面的公园或街上转一转,以避开见到陈工。
两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直到现在,陈工也不知道罗哥与她的真实关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