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西窗】第四卷 草原雨落 第十八节 紫藤,石榴花(10)

           第十八节 紫藤,石榴花(10)
  “爸…你不要…要动……你…操的太……太深!你…你的乖…乖女儿……
要…要……坚持…不住啦!”爸爸刚配合着女儿往上挺动了几下,被爸爸的大鸡
巴快把子宫顶爆了的女儿赶紧让爸爸不要动了。
  “骚丫头!和你妈一起偷嘴吃,还怕爸爸的大鸡巴操你操的深啊!来,二姨
帮你让爸爸操你个更深的!”刚给女儿喂了奶的二姨从屋里一出来,正好听见了
思帆给爸爸的建议,她老人家听到有人偷嘴还和爸爸在讲条件!于是,她就边说
着边走过执行了惩罚的手段。
  一只手抱住思帆的腰,一只手按住思帆的屁股蛋儿,在浅浅地协助思帆动了
几下后,双手猛地一发力的二姨,就把思帆的屄儿朝爸爸的大鸡巴最深的压了过
去。
  “咯—咯咯…”子宫被大鸡巴顶着向肚子猛的收缩,脸色瞬间就涨得紫红的
思帆,在喉头中挤出几个音符后就如被抽去筋骨一样地瘫在了二姨的怀里。
  操的太深了,是要有个适应时间的,把瘫软的思帆交到爸爸的怀里,二姨的
目光又转到了跪在爸爸脚上的妈妈那里。
  “二姨奶奶,你看叶楣妈妈的屁眼不是还闲着吗?不如我们用这个给她帮帮
忙吧。”挺着小肚子的海燕和小雨不知道啥时候就站到了二姨的身后,看到二姨
在叶楣妈妈身上打转的目光满是思索,海燕就变给二姨提着建议,边展示着要给
叶楣妈妈帮忙的家伙。
  这个泛着紫光的大家伙,是呢呢当年挥舞着它把爸爸追的满屋乱窜的终极武
器。看看比爸爸鸡巴稍细了一些的大家伙,再瞄瞄叶楣的小屁眼,直觉上海燕的
提议似乎还行。只是转念一想,二姨就说到:“你叶楣妈妈身上的哪个洞都是你
爸爸的,你爸爸的大鸡巴还没有先操的地方,怎么能先让这东西捅了!还有啊,
你们也是的,在你们身上的哪个洞还没有让爸爸的大鸡巴操过了,是不可以让别
的先捅进去的啊!”
  “嘻嘻……二姨奶奶,人家这不是在征求您的意见嘛。再说了人家的哪个洞
洞都只有爸爸的大鸡巴才可以操的,其他的东西就是给人家,人家还看不上呢!
不过二姨奶奶呀……”说着,海燕就趴在二姨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开始是眉头一皱,可慢慢地不仅是眉头大大地舒展,而且脸上还有了兴奋的
神采!二姨很赞赏的拍了拍海燕的小脑袋,算是同意了海燕刚刚小声嘀咕的建议。
  “嘿嘿……”二姨赞同的手刚离开海燕的小脑袋,呢喃姐妹就一脸怪笑的拿
着一堆的东西冒了出来。
  “就知道是你们俩这小骚丫头出的鬼点子!”一看到准备如此充分的呢喃姐
妹,二姨一下就明白了是谁在背后出谋划策,又是谁拿自己当了回恶人了!不过
既是如此,二姨只是爱怜地笑骂了这俩鬼丫头一句。
  工具是呢喃姐妹拿来的,可是具体工作却是玉莲和虹梅来实施操作的。
  要说嘛,这工作也没个太大的难度,无非是替叶楣母女浣浣肠而已。不过有
点不一样的是,从叶楣和思帆屁眼了注进去的水,比一般浣肠所用的水量多了一
倍,而且据一脸更坏笑容的喃喃说,这样的注水了以后,是堵住的时间越长效果
就会越好。
  思帆本来就被爸爸的大鸡巴快把肚子给操穿了,这穿肠破肚的滋味她适应了,
屁眼里就被慢慢地注入了接近两升多的水。在前面是爸爸的鸡巴要操死自己的滋
味,在后面那被塞死的屁眼上又极度憋涨的感觉,思帆在晕眩的冲击里瞬间就达
到了极度的高潮。
  妈妈叶楣被爸爸如狗一样的操着,她的屁眼中比自己屁眼中注的还要多上许
多。自己都要被这屁眼上传来的憋涨的滋味给弄疯了,那妈妈一定比自己更受煎
熬。
  没的办法,思帆就和被爸爸操的满地乱爬的妈妈一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的去给已经脱去衣服的姐妹们,妈妈们和姨奶奶舔着屄儿和屁眼的,来让自己和
妈妈得到尽情的释放。
  思帆是真的再求诸位姐姐妹妹妈妈姨奶奶,不过妈妈叶楣却更像是在走个过
场。因为她在极度的刺激下,叫出来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都是爽到骨头里才能发
出的声音。
  妈妈是快爽死了,女儿可是快没折磨死了。好在大家似乎都知道这一点,在
思帆主动拿起一个皮圈扣在自己脖子上学小狗狗时,早就想网开一面一众姐妹和
妈妈们,就赶紧让她在大家面前来释放了。
  当着所有人面,来从屁眼中把折磨了自己好久的东西释放出来!羞耻是有的,
可是得到的释放的快感也更加的强烈!
  如果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性爱中有可靠的质量做保证,再加上一些浪
漫与必要的新鲜刺激就可以了。如果是一个男人和多个女人,那只有这样的性爱
是不够的。因为每一个女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她们中不论是谁都有一个融进大家
庭的过程。
  性爱中必需有让这个大家庭的成员都放弃羞涩与隔阂的方式。这样方式的选
择既要因人而异,也能体现出大家共同参与的气氛和环境。在集体的性爱里,适
度强烈一些的刺激手段,是消除隔阂与放下羞涩的很好的润滑剂和加速剂。它可
以让人在性爱时得到充分满足中还彻底的放开了自己我,也让所有的人在通过这
样的性爱过程,把自己和一个整体很快的融在一起。
  不过,适度强烈的刺激,有生理上的,有视觉上的,也有思维上的,其中最
主要的是这样的一个家庭,需要在性爱上把握到怎样的一个度上。如果是放任的,
也许所得到结果就适得其反了。
  叶家母女在没其他人的时候,可以接纳男人在性爱时各种的要求。不过这母
女俩心里那隐含的一点自卑的心理,让她们不能很好的融进这个家庭中来。母亲
看到这些,家里其他的人也多少察觉了一些,所以如今天这样的集体活动总是在
有意无意之间,就深入地开展了起来。
  有类似情结的不止是叶家母女,如莉雅,虹梅,玉莲和艳慧等都因为自己以
前的经历,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心理负担。虽然男人没有计较过,男人家里的其
他的女人们也没有计较过,不过人心中最难放下的是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因此,
让大家都放下以前压在心里的东西,并完全的融进这个家里来,就不止是男人要
做的事,也是家里其他人都要做的一件事。
  被浣肠浣过两次的叶楣母女,还没有让爸爸的大鸡巴来操她们的屁眼,他们
的爸爸就被一个电话给叫住了。
  电话是男人二哥打来的,他跟男人简单的介绍了秀雪和露秋母女的情况后,
就说起了家族中的一些事情。
  这是我们国家经历完八十年代末的那场动乱,政治核心也在此之后有了一个
新的布局。如今这个新布局的磨合与适应期已经基本过去,而我们国家政治核心
中的核心,国家改革开放的‘缔造者’也将要宣布退休的时候,一场局外人要很
多年才可以看清的新政治布局也要拉开角逐的大幕了。
  母亲主导的叶家家族内的洗牌已经全面铺开,二哥是代表家族的意思来征询
一下母亲的意思,婉转的话很多,不过最终的意思是让叶家何去何从。
  男人的父亲在世的时候积累了两条人脉。一条是经常和家族走动着的人脉,
一条是到了某些必要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人脉。
  父亲留给母亲的是这条必要时才会出现的人脉,他们分别以三股外来势力的
形式,并以一部分叶家族人合作来参与叶家家族内的洗牌。
  一个有势力的家族出现了动荡,适度的参与者如果不是运气很差的话,应该
是拿到一些好处的。只是母亲告诉过男人的大哥,叶家的事情叫他和家族不要伸
手的。而现在叶家那里要重新分配利益了,家族中的一些人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所以让二哥出面来问问也是人之常情。
  某些时候用到的人脉,一般是两个作用。其一是政治角逐中的奇兵,其二是
提供计划以外的大量资金。叶家经营的好了,做为政治角逐的奇兵是可以的。不
过叶家人骨子里多了阴冷的东西,让他们来参与政治事务是不好把握的。但是叶
家有一点好处,因为他们这样的人很适合去争取利益,所以母亲的意思是在政治
上给叶家一定的限制,在利益上给叶家大一些的空间。
  获取利益就必须去巧取豪夺。这样的事情男人是做不出来,但是叶家人却能
做的更好,而且利益不是政治那样的敏感,这也是母亲要选择叶家的一个主要因
素。
  自己家族总有一些人要四处伸手的蠢蠢欲动,记得私塾中的先生在处理类似
的事情时,会用竹板子把这四处乱伸的手抽得肿肿地!
  跟二哥再次说了不让家族参与叶家的事情,放下电话的男人,平生第一次有
了拿竹板子抽人手心的想法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