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廉价的妓女】

  我叫莉莉,我是一个廉价的小旅馆里面的妓女。

  每天,这里来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大多穿着沾着水泥和石灰的工作服,上面
的汗水的酸味,他们给我钱,然后在我的涂抹好润滑剂的洞洞里面抽插,我躺在
那里,如同一大块肥猪肉。

  这里的服务很便宜,五十块钱一炮,射完就走。也有其他的服务,像是口交
+ 20块,包夜300

  我来自一个四川的贫困的山村,我记得那是我十七岁时候的事情了。

  我家那里十分的贫困,人们平时的时候吃的东西都没有。我没有上过一天的
学,从我记事开始,我每天就是煮猪食,还有上山打草。

  十七岁那年过年的时候,我们村子里面一个叫阿福的人从外面的城市里面回
来了。那时候,我们那边的交通很闭塞,没有几个人能够出去,大多数的人,一
辈子连村子都没有走出去过。

  阿福带了很多的钱回来,大家都很羡慕他,当我看到他手指上面那个很粗的
戒指和脖子里面的大金链子的时候,我的心忍不住的碰碰的跳。

  一个晚上,家里人都出去了,那是村长家儿子结婚的日子,父亲让我在加看
着屋子。

  我坐在门前的石碣上面,看天上不停的眨着眼睛的星星。还有像月牙一般的
月,好美,远处的黑色的群山起起伏伏,延绵到元芳

  远处,我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那个身影我一下就认
出了了,阿福。

  也许他在外面喝酒喝醉了,也许是因为别的事情。其实那时,如果我马上跑
进屋子,关上们,我的一生将会是另外的一个样子。

  现在想,也须我就是贱,命里注定就是一个婊子

  我们有跑进屋子,而是向他走了过去,走近了他,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味。
尽管实在冬天里面,他的皮褂子仍旧是敞开的,露出了他胸前结实的肌肉

  我没有见过拥有那样结实肌肉的男人,我的新砰砰的跳了起来。

  阿福看见我过来,他也很惊讶。我们两家离得不是很近,平日里面的接触也
很少。我扶住她的胳膊,可能他真的醉了,顺势就把我抱在了怀里。

  从来就没有一个男人把我这样的抱在怀里面,那时候我感觉好温暖,男人鼻
子里面呼出的气体,呼道我的脸上,我的脸颊那刻变得火热。

  听村子里面的老人说,就能乱性,这话一点也不错。

  阿福搂着我的手,顺着我的衣服摸了下去。那时候,我们家很穷,上衣就是
一大块破布缝起来的,别说什么胸罩了,听都没有听过

  我的呼吸加速了。他的手不停的在我的胸上揉捏。

  那时候我只有17岁,胸前的两块白肉却发育的很好,很白很白的,也很圆。

  那刻我有中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的感觉,我沉醉了。

  我心里期盼着他的手继续的揉捏,传统的伦理道德却让我的手用力的推开他

  他的力气好大,我用了好大的力气也也丝毫不能动他分毫。

  他嘿嘿的笑了一声,搂着我就往他家走去,我好害怕在路上被人看到,我的
心碰碰碰碰的跳着,眼睛不停的往边上看。

  阿福的手依旧在我的胸上面捏着,还在揉捏我的乳头,好痒,真的好痒。

  内心的害怕和惊慌,让我我的心兴奋的狂跳。

  也许是大家都去参加村长儿子的婚礼了,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

  阿福的目光马上就变了。

  「艹,没想到你这小丫头的胸这么大,自己饥渴的时候捏的吧」

  我的嘴巴动弹了几下,没发出声来,此刻我想要的就是他继续的要我

  他的走了上了,用嘴巴含住了我的乳头,他的样子仿佛是含住了一粒樱桃,
用牙齿轻轻的咬着。

  那是一种如同放电一般的感觉,好爽

  我忍不住「呜呜」的发出声音。

  他的另外的一只手,慢慢的向我的下身探去。

  那是一直有力的手,轻轻的伸到了我的小腹上面,清抓那边的毛,继续往下,
伸到了如同桃花的地方 .

  我的小逼里面湿润了,我能感觉到有一股水流从里面往外渗。

  空气里面飘散着一股骚骚的味道,让我的每一个脑细胞都跳动起来

  我的脑子里面只要一个念头「快点,快点」

  阿福是一个玩女人高手,他的手指在我的小逼的肉芽上面摩擦,仿佛触电一
般的感觉刺激了我的神经。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快,快,我要」

  阿福一点也不理睬我,只是玩那个小肉芽,我下面的小洞洞里面,的水已经
流到我裤子上面了,里面特别的痒,只想有东西能够插进去

  阿福的一根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那种湿润的肉洞,被手指撑开。手指往
里面扣着,我的肉肉将手指紧紧的包裹着,给手指按摩。

  「我要……我要……」

  「你想要什么呢?莉莉妹子」阿福淫荡的笑了

  」我想要你插我,用力的插我「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

  」你真是个婊子,我说,莉莉,平日里见你老老实实的你怎么就这么浪呢「

  」你是不是个婊子「

  」是,我是,阿福哥,快点干我「这时候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许我的样子深深的激发了阿福的兽性,他一把hao下我的裤子,那被淫
水浸湿的毛,和那洪水泛滥的小逼马上露了出来。

  他也脱了裤子,他的鸡巴那么大。

  他把我的双腿抬了起来,对准洞口,一下插了进去。

  」啊!!「一股撕心裂肺的痛,仿佛要把我撕开的感觉。

  阿福也不顾的我的痛,大力的抽插,嘴里哈哈的大笑

  慢慢的,疼苦的感觉一点点的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的刺激从下面
传上来,我」嗷嗷「的叫唤起来。

  阿福依旧是大力的抽插,一会,一股刺激传进了我的大脑里,我的屁股不停
的颤抖着,兴奋的感觉普遍了我的全身,我的阴道里面呼呼的流出大量的液体。

  我高潮了。

  阿福也」啊啊「的叫了几声,射在了里面。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觉得父亲和母亲快要回来了……我跟阿福说要回家
了。

  阿福给我我几粒小药片。

  」你每天喝一个,别TM怀孕了」

  我拿了一块布,擦干净了沾满淫水的下体,带着药片回家了 .

  回到家里,家人还没有回来。我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早早的就睡了。

  在梦里,我还梦到阿福在不停的干我,早晨起来的时候下面湿湿的。

  之后的几天,家里没人的时候,阿福都会来找我,然后干我

  时间过的好快,一天阿福跟我说,他要回到城市去了……他问我去不去。

  我对大城市充满了向往,那里一定是更加美丽的地方。

  我同意了,阿福跟我父母说带我出去打工的事情,家里人也没有反对。

  跟着阿福,我来到了那所谓的大城市,

  当时我的很惊讶,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么繁华的地方,现在想想,那只不过
是个很小的三线城市罢了。

  我跟着阿福到了他工作的地方,他原来在一个夜总会里面给人家当打手。

  他喜欢喝酒,喜欢赌博,我才知道他其实没有几个钱。

  过了三四个月,也许是我的身体已经让阿福玩的腻歪了,我的小逼已经不能
给他任何的快感了。他让我去当小姐。

  我跟他吵了起来,他发火了。「拍拍」两巴掌打在我脸上。我呜呜的哭了起

  他把我关到家里,然后去干活去了。

  那时候,我心里是那样的不甘心,我都后悔自己跟着他出来了。

  可是举目无亲,我该怎么办。

  晚上回来,他领了一个妈妈回来,那个妈妈托起我的下巴,看看我的脸,捏
捏我的胸。

  「这个货还不错」拉着我就走。我自然不肯,又是一顿揍,我害怕了,跟着
妈妈就走了。

  我的第一个客人是个民工,他看见我很激动,也许他从来都没有玩过我这样
的女人。

  脱了裤子就我我里面插。我的里面一点水也没有,疼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看到我的样子,拔出鸡巴,往上面吐了点口水,然后插进去。

  那时候,我接客人的时候,还会有感觉的。现在的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感
觉自己就是一团猪肉,一点感觉都没有。

  开始的时候,我还跟阿福住在一起,晚上接客,白天去他那睡会觉。后来干
脆直接住在那哥小宾馆里面了。

  有找鸡的客人,妈妈就会把我们十来个姐妹叫醒,让客人们挑,刚来的时候,
经常有客人要我。几年过去了,慢慢的没几个人首先旋窝了。

  其实,坐着那里被人挑选就像是在集市上面挑青菜一样,开始的时候你是新
鲜的,挑拣的人多了,就成了蔫菜叶了。

  去年,阿福呗抓到里面去了。有一天我突然很想他,忍不住的想他,我跟妈
妈请了一天假,去监狱看他。他看到我很惊讶。

  他说,过几年他出来了,一定一娶我,给我幸福的生活。

  可是我总是说服不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念想,总比没有一点的希望强。我的
一些姐妹,赚了钱,就让男人骗走,赚了钱,就让男人骗走。开始的时候感觉她
们很傻,现在我也很理解她们了。

  今天上午跟几个姐妹去商贸城买衣服去了。那里有很多的低价的劣质的衣服,
我买了好多的丝袜,和胸罩,还有几件很暴漏的衣服。

  我知道,只要这些衣服才能吸引男人,让他们挑选到我,我才能赚钱,等阿
福回来。

  我打了好多的字,姐妹在边上嘲笑我,没事还上网发表这个。

  客人来了,不能接着写了,再见。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