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的丈夫】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招标事件

  这天,接到黄总电话,让我从马上赶到三亚,参与公司一个大项目的招标。

  在机场大厅门外打车时,迎面碰见也在打车的吴芳。她的手与一个戴墨镜男
子的手十指相扣,很亲密的样子。当时,她怔了下,但手并没抽回,微笑地跟我
打招呼。

  刚好过来一辆出租车,我们也正好都去同方向,所以,我们三人就坐了同一
辆出租车。

  吴芳与那男子俩人坐后排,她的头靠着那男子的肩膀。那男子摘下墨镜后,
我发现有些面熟。车上,我们聊了很多。原来,这个男子叫江X,是个影视演员,
拍过好几部电影和电视,怪不得我觉得面熟。吴芳毫无顾忌地告诉我,该男子是
她的情人,俩人来三亚玩。

  看来「淫人妻者,妻亦被人淫。」果然有道理。

  到来吴芳预定的酒店,她非要让我上去坐坐,说好久没见我了,很想跟我聊
聊。其实我跟吴芳也不是太熟,也就是逢年过节时在刘世雄家中见过几次,彼此
的印象不好也不坏。

  我看了看时间还来得,也就没有推辞。

  进屋后,她对男演员说了句什么,那男演员礼貌地向我点了头后就离开了。

  我俩闲聊了几句后,吴芳就跟我谈起了二宝。

  她说早就知道二宝跟很多女人有关系,刚开始她跟他吵跟他闹,安稳几天后,
二宝仍旧不改,反而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她几次要跟他离婚,但是,她父母坚决
反对。

  我不禁替她悲哀,她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当我说怎么不让刘叔叔和尚阿姨
管管二宝。

     吴芳听后更加激动。她说他们家没有一个好东西,一个比一个流氓。她
说一个漆黑的夜晚,二宝不在家,刘世雄闯进卧室把她奸污了。她说完就抽泣起
来。

  刘世雄很色我知道一些,可我万万没想连儿媳妇也不放过,兔子还不吃窝边
草呢。真是混蛋!我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是给她递过去纸巾。

  接着她支支吾吾地说之所以刘世雄能成为T市的第一把手,她婆婆尚碧云功
不可没,因为尚碧云是吴芳父亲的老情人。去年,吴芳她妈妈病病逝后,尚碧云
更加肆无忌惮。

  聊了一阵子,我正准备离开时江X回来了。吴芳送到我门口时,犹豫一下后,
说要我看好娟子,说完就回屋了。

  我心里当然清楚吴芳说这话的意味。

  中午,黄总在三亚最豪华的酒店宴请日本客人,也就是这个项目的甲方。我
们几个主要参与这个项目的人员作陪。

  为了拿下这个大项目,黄应发动了不少脑筋,并专门从日本当地找来厨师,
为的就是尽可能让日本客人满意,从而拿下这个项目。

  我们一行人刚刚就坐,只见门被推开,先是进来几个西装革履虎背熊腰戴墨
镜的男子,往门两边齐刷刷一战,就跟演电影似的。紧接着几个人簇拥着身着一
个黑色和服老者,约有七十多岁,满脸皱纹一副猥琐样,身材还有些佝偻,走路
摇摇晃晃的。我想若是没有人搀扶的话,老头会马上跌倒。

  在他身后有两个身穿日式和服的女人,一个着奶白色和服,年龄在约在三十
岁左右的美少妇;另一个着艳色和服,年龄二十出头的美女。一个雍容尔雅,风
情万种;一个如琬似花,天生丽质。

  嗯?年轻女子好像在哪见过,不会是我偷看过的日本三级片里的女主角吧。
今天这是怎么了又有面熟的。

  寒暄后,纷纷落座,彼此介绍。那个老者叫筱田弘介,是日本数一数二的企
业家,旗下在很多知名企业拥有股份。那美少妇叫美奈子,年轻女子叫纪香。这
次是来携家人来三亚旅,顺便考察这个项目的合作方。

  我发现纪香一直盯着我看,见我看她,就冲我眨了两下眼。我突然想起,纪
香就是那个一年前偷塞给SONY手机的那个日本女子。那以后我再没见过她,
也就无法归还。那个手机好像还在家中杂物箱里,这下正好物归原主。

  我见纪香在低声跟美奈子耳语,美奈子向我望来,微笑地点头示意。

  我心一颤。真漂亮!我见过漂亮的可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那明眸流盼,
令所有的男人心魂出窍。

  席间,在黄总点头哈腰地对筱田弘介异常殷勤,老者几乎没怎么说话,一直
半眯着眼,像是没睡醒的样子,但眼睛里的两道光投射出深邃和阴沉。纪香始终
陪伴筱田弘介左右,老者似对纪香尽显慈爱。

  吃晚饭离开时,纪香走到我身前款款鞠躬,用日语说:「很高兴能再次见到
您!」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再次见到纪香小姐。」我也鞠躬回礼并用日语回道:
「您上交给我的……」

  「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纪香慌忙地打断我的话。

  「我叫张大牛。」

  「谢谢!再见!」她向我伸出小手。

  我赶紧与他握手,只觉得手心里有异物。抬头看到纪香微笑地朝我我眨了两
下眼,就跟上次的眼神一样。

  送走客人后,黄总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怎么认识纪香的。告诉了他,但没说手
机的事。

  我回到给房间后,打开一看,是个小纸条。上面用日文写着:下午六点咖啡
厅。

  六点钟我如约来到一楼大厅的咖啡厅,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美奈子和纪香。
纪香看到我向我摆手。

  我在她俩对面坐下。她俩没再穿和服,身着休闲装。的衣服,美奈子身着深
黑色对襟衫,里面是白色的高领羊毛衫,将白皙的脖颈颈包裹。纪香一张可爱的
娃娃脸,那件紧绷着贴身衣凸显一对呼之欲飞的翘乳。真是一对可人儿。

  这时,纪香起身歉意地说她出去下,让我跟美奈子谈。

  我不敢与美奈子对视,因她的眼眸里会放射令人眩晕的目光。

  「给您添麻烦了!没想到您的日语说得这么好。」美奈子弯起细细眉毛,声
音带着一股诱人的媚。

  「那东西还在吗?」

  「在!我回家找找肯定还在。」

  「能还给纪香吗?」

  「没问题!本来东西就是纪香的。」

  「那什么时候能会给我们?」

  「等招标项目一结束,我回家第一件事就还给你们。」

  「再过两天我就随丈夫回日本了,能不能就在这两天还给我们?」

  「可是,我还要参加这项目招标……」我犯难。

  「没关系!你们公司不就是想拿到这个项目吗?我可以让我丈夫明天在合同
书上签字。」她嫣然地。

  「真的?那太好了!」

  「但是,前提是要你今晚就坐9:40的飞机回去,明天一大早再坐飞机返
回,把东西交给我们。到时候,我会把签好字的合同交给您。好吗?」

  「好的!」我再也不想与她谈话了,简直就是煎熬人。美奈子每一句话都是
那么撩人心魄,令我心颤。

  这时,纪香匆忙地回来了。

  「妈妈,谈妥了?」纪香着急的样子。

  妈妈?纪香称美奈子为妈妈?我诧异。怎么可能?我以为她俩是姐妹,是筱
田弘介的女儿呢!她怎么会是已近八旬老头子的妻子呢?再说了,纪香看上去怎
么也有二十出头,她看上去顶多三十出点头,不可能十岁左右就把纪香生出来吧?

  「嗯!谈妥了!」

  「那快回去吧,父亲刚才找过你。」

  「真的?」美奈子面露一丝慌色,随即转露微笑地对我说:「谢谢您!这件
事我不想让第四个人知道,好吗?」

  「好!」我机械地应允。面对如此美艳绝伦的美人根本无力拒绝。

  「机票我已替你订好。再见!」

  「再见!」

  两人的背影早就看不见了,我还没回过神来。美奈子抬手投足都透出一种妖
娆狐媚。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我在总公司三亚分部找到黄总,告知他合同明天就能签,他握着我的手不放,
激动的话也说不出。我又说下午坐飞机回趟家,明天下午回来。他问也没问就满
口答应,并说让他的专车送我。

  在候机大厅,给娟子打电话,无人接听。连打几个还是无人接。心想这个时
间正是吃晚饭时间,她也许没听见。

  晚上十一点半。下飞机后,我又拨通娟子的电话,结果还是没接。我纳闷。

  我急匆匆往回赶,到家楼下时已十二点多了。我习惯性地抬眼望向卧室窗户,
窗户里是黑的。

  楼下没看见二宝的车,娟子也许早睡着了。她也许不在家,而是与二宝在什
么地方缠绵悱恻着,霸道的二宝故意不让她接电话?嗯!有可能!想起正月十五
那晚情景,娟子在二宝身下是那么无助,那么顺服。我心头一阵心酸楚。

  当我轻轻地关上房门,打开客厅灯后,发现门口鞋架旁放着有双鞋男皮鞋,
沙发扶手上有一件男人羽绒衣,羽绒衣上还有一条深灰色男围巾。我心一跳,娟
子和二宝在里面。

  我赶紧把灯关上,蹑手蹑脚地来到卧室门口,房门紧闭,慢慢地推开一条缝。
听到粗重的鼾声,细轻的喘息;门缝间扑鼻一股雄性激素和雌雄激素混合的分泌
气息;卧室里黑漆漆的,隐隐约约从衾被的轮廓上看出双人被子里有两个人的身
形。

  我缓缓地从外面把卧室门关上,借手机的微光看到娟子的手机在茶几上。一
看手机处于震动状态,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我打的。好奇感顿生,不妨看看娟
子白天都跟谁通话了,我心跳不已,以前从未偷看过娟子的手机,我不想,也没
勇气看。通话记录上,有二宝的、单位的、同学的……最后一条在晚九点多,显
示娟子跟刘叔叔的有过通话。说明手机是在九点后才改成为震动。

  不知不觉来到卫生间,墙上仍挂满水珠,说明使用过淋浴的时间不太久。垃
圾桶内几个沾有黏糊糊液汁的纸巾团,洗衣机里床单片片的湿斑,分明都是卧室
里那二人体内的性激素分泌物,估计绝大部分是雌性激素分泌物,因我曾亲眼目
睹娟子被二宝欺负出那么多量的汁液。由此可见,就在刚刚过不久,在里面那张
床上,美丽的娟子在一个男人的身下娇喘连连,不止一次地被带到亢奋,接二连
三被推到高潮,还羞耻向这个男人献上她自己体内珍贵的汁液。

  我幻幻地想着,不由得抓起那条还有余温的床单,用濡湿部分裹住硬邦邦的
肉棒,闭上眼来回套动。啊!这濡湿的斑迹是心爱的娟子高潮时从她体内流出
……不!不对!是娟子高潮时从她体内射出的汁液啊!多珍贵啊!虽然,这斑斑
汁液不是我带出来的,也不是献给我的,但阴茎终究是接触到了娟子高潮时的体
液。

  我射精了!射在濡湿的床单上。

  我抹黑来到书房,轻手轻脚地在顶柜上的纸箱里找到那SONY手机。静静
地坐在电脑桌前。

  虽然,我心里早已接受二宝和娟子的私情,但是,一想到娟子在二宝身下如
醉如痴,心里还是酸酸的。

  一年多来,由于我坚持按照《间歇性功能障碍恢复推拿按摩法》上的方法进
行锻炼,自我按摩吐吸,性功能有了明显的改观,性交时间和抽动次数较前有了
很大的提高,可是,在与娟子寥寥几次的做爱中,大多数是我费尽全力也抵挡不
住她的反攻,很快就丢盔弃甲,不出意外地败下阵来。还有两次更丢脸,虽然我
咬牙坚持顽强拼搏,但她只用了两三个回合就将我挑落马下,缴械投降。

  战胜者没有胜利后的喜悦,失败者依旧是沮丧和愧疚。

  只有一次令我欣慰。那晚,娟子很体贴我,跨坐在我的腰间,但没让我的下
身进入她的阴道,因她知道我那三板斧的本事。用她那鼓鼓的阴阜摩挲我的肉棒,
偶尔让阴茎头进入阴道一点点,随即马上移开,如此动作反复一阵后,她脸颊开
始泛潮红,似乎来了感觉,便骑坐在我身上下起伏,动作极为缓慢,她温柔地轻
拿轻放,尽量把动作放缓放慢,后来,她呼吸开始急促,动作稍稍大了些,我就
控制不住射了。在我射精的同时,注意到她柳眉微蹙,身体一紧,上身像是失控
似的扑倒在我的怀里,感觉到她的身体震颤了一下。虽然仅仅只有一下震颤,但
这一颤却也是由我亲自给她的。

  事后,我问了娟子好几次,她是不是达到高潮了?娟子都羞赧地点头,还夸
我,说我好强!得到她的赞许,足足让我激动了好几天。

  我不清楚娟子是不是善意的诳语,不能确定她是否达到了高潮,但能肯定她
至少是兴奋了。

  在黑暗中,我呆呆地做了好一阵子,留恋地望了卧房门一眼,就离开了家。

  我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走啊走啊,不知走了多久,才发现走到欧阳丹的楼下。
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走到这里,恍然明白欧阳姐是唯一能让我敞开心扉倾诉的人,
她会温柔地抚慰我那颗酸痛的心。

  此时,天色大亮,马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看了看表早上七点多。

  我拨通欧阳丹的电话。

  「嘟……嘟……」响了好几声。

  我正准备挂电话时,「喂!」欧阳丹像是压低声音。

  「我是大牛!」

  「啊?你在哪?」

  「我在你楼下!」

  「楼下?」惊慌地声音高了些。「你怎么在楼下?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过
家了?」

  「我……我好累!想上去坐坐,方便吗?」

  「哦……」她犹豫地。

  「不方便就算了。我一会就要去机场,九点二十的飞机。」

  「……」

  「欧阳姐,那我走了。再见!」我有些失望地。

  「等下!要不……要不你半个小时以后再上来好吗?」

  「那好啊!」我喜不自禁。

  「你别一直在楼下啊!听见没?要不你去大院外马路对面那个饭店给我一份
早点好吗?」

  「好的!」

  「操你妈!……」就在这时,电话里传出男人的骂声,并听见「啪!」地打
耳光的脆响。接着电话挂断。

  唉!我的这一个电话,让欧阳丹挨打了。我自责不已。

  我在那个小房里磨磨蹭蹭地耗时间,那饭店老板白眼都翻疼了。三十分钟后,
我离开提上一份早点,推门离开。一辆熟悉的黑色霸道从眼前驰过,速度太快没
看清车牌。

  进屋后,我看见欧阳丹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左侧脸上有五道红指印。

  「你先坐,我去洗洗脸。」欧阳丹避开我的目光,转身到了卫生间。里面传
出她的抽泣声。

  我愧疚的同时,来到卧室门口,里面飘散着那特有混合气味,两个枕头并排
在床头,两个枕头都有头枕过的凹陷痕迹,双人衾被子凌乱堆在床的一端,那条
也曾在我身下垫过的浴巾被丢在角落。

  欧阳丹从卫生间出来,看上去好多了。

  「是不是刘叔叔打你了?都怪我!不该……」我看着她脸上的指印,心疼地。

  「你说刘……」她嘴长得很大,很惊诧地:「不能吧?你没回家?我在电话
里听见你很不正常,我以为你在家里撞上了……」

  「嗯!是撞上了。两个人在里面……睡觉,我又悄悄地离开了,我一个人在
大街上……」我沮丧地。

  「谁在里面?」

  「还有谁?娟子和二宝呗。」

  「什么什么?你说昨晚二宝在你家?」

  「欧阳姐,你别取笑我了好不好?你知道的啊。」我有些恼。

  「不不!我一点也没取笑你的意思。真是见鬼了!他刚从……」

  「我知道他刚从你家离开。」我往卧房瞧了一眼。

  「你看见他了?」她眼睁大了些。

  「那还用看见他?」我朝卧房努努嘴。

  「哦哦!」欧阳丹若有所思地。「最好你别知道,知道了更痛苦。」

  「他欺负你,我当然心疼了啊。」

  「大牛啊,其实是……」她欲言又止地。「对了,你不是一会要去机场?我
送你去。」

  「好啊!」

  在车上,我把纪香SONY手机故事,前前后后地都告诉了欧阳丹。

  「你看就是这个手机。」我拿出SONY手机。

  「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手机啊,跟我的差不多。我分析这里面肯定藏有什么
秘密,否则她们不会这么着急。」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咱们拿着也没用,应该尽快还给人家。看出
她们很在意。」我脑海里浮现出美奈子的妩媚样子。

  这时,欧阳丹的手机响了。

  「喂!是啊!我到飞机一趟,你们稍等我一会。嗯!好的!再见!」欧阳丹
挂了电话,说:「我差点忘了,上午有个会议。」说完双手紧握方向盘,加大油
门。

  不一会,飞机场就到了,我把SONY手机放到包里,下车与欧阳丹告别。
安检,换登机牌。刚登机喇叭里就说将要起飞,我就把手机关了。

  等我一觉醒来,就到三亚了。刚打开手机铃声就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电话,
从T市打来的。

  「喂!大牛?你拿错手机了。你把我的手机拿走了,那个手机还在车上。」
欧阳丹打来的电话。

  「啊?怎么会拿错啊!我这次回去就是专门拿上手机还给人家,人家答应我
把合同帮签了,这可怎么办啊?」我既懊悔又焦急。

  「你也别急,正好我有个朋友去三亚,晚上的班机,我让他给你捎过去。」

  「好吧!」心想也只能这样了。

  三亚分部,黄总高兴地告诉我合同已经签了。他说,日本客人提出想下午乘
游艇出海观赏浏览,公司已包下了一艘豪华游艇。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
说,日本客人专门点名让我陪同。

  我当然乐意了,又能见到美奈子和纪香了。

  游艇上全站满了带着墨镜的西装打扮保镖,始终没见筱田弘介、美奈子和纪
香的踪影。游艇越开越远,远的都望不见陆地。这时,两个保镖把我带到游艇上
最大的舱室。

  只见筱田弘介面露凶光坐在沙发上,两旁站着十几个保镖。刚进去,身上就
挨了几下重拳,接着腹部又挨了几脚重踢。打得我晕头转向,满脸是血,捂着肚
子但在地上哀吟。接着,双臂被两个保镖扭在身后,抓着头发跪在筱田弘介脚前。

  「敢勾引我的女人?不想活了吧?」筱田弘介看也没看我道。

  (筱田弘介用的是日语,跟日本人对话都是日语,以下不再标注。)

  什么?我勾引他的女人?也就是勾引美奈子?真是冤枉啊!

  「我没有啊……」

  「嗯?还敢不承认?继续给我打!往死里打!完了把他扔进海里。」

  我身上落下雨点般的拳打脚踢,就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有了些知觉。发现自己被扒了个精光,两只手臂被反
绑在身后,眼睛肿的都睁不开了。

  「哦?这家伙还有喘气?」

  「不用担心,等天再黑些,他就在海里喂鱼了。」

  我死亡的恐惧感袭满全身。不一会就昏死过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