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自虐型男自述)

  从工地回到住处的时候,我已经很累了,我也不知道我羸弱的体质还能承受
这份工作多久。

  外面的风呼呼的刮着,塑料布遮掩的破烂的木头门随着风跌跌撞撞

  打开沾满油腻的柜子,几只蟑螂看见光就跑了。空空如也

  我叹了一口气。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小学毕业之后独自来到了这个陌
生的城市,这里高楼参天,绿树蔽日大人们都坐着轿车出门,小孩子穿着崭新的
校服,走在去校园的路上

  如此美丽的城市,只有我,在这个城市里面,仿佛是美丽妇人雪白的脸颊的
的一抹泥土

  没有文化,只能去建筑工地上面打工,每天抱着一袋袋的水泥往搅拌机里面,
然后开动电源。

  我在很远的山村,也许是有一个家的,那里有我的父亲,和母亲。

  那也有美丽的青山,清澈的河流,还有嬉戏的孩童,如果我一直生活在那里,
那些孩童里面可能就会有我的孩子只是我回不去,如果回去,我可能会死在那里

  有一个人会杀了我,一个男人起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不是一个人,还
有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我没有办法回到那个村里里的原因。

  这个女人叫莉莉,是我们村子里面最美丽的女人,即使我来到这个城市这么
多年了,我仍旧没有遇到过比莉莉更加美丽的女人 .

  那年,村长看上了莉莉,要莉莉做他的第四个媳妇,在我们这个遥远的山村
里面,女人只是商品,男人如果有钱可有要村里里面所有的女人。

  村长的势力是很大的,也许从几百年前,他们的家族就统治着这个村子。

  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走在村子里面,没有人会打理我。即便有人跟我
说话,也是来笑话我的「冷暖,当时村长在你面前日你媳妇的时候你的鸡巴怎么
硬起来的哈哈,没用的东西」

  「冷暖,这几天看见你媳妇没?你看看人家在村长家里生活的多好,你看看
她那大白屁股,整整露出了半截,你看看那奶子,白的就像是水蜜桃」

  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我是个随货。有时候我低着头就走了,有时候我
还会跟他们开玩笑「我X你妈,我媳妇养在村长家里,多省粮食」

  他们骂我几句,笑几声就走了

  我没有本事,本来村长娶莉莉没有我的什么事的,

  只是他们结婚的前两天的晚上,我喝了很多酒,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喝酒,
只是心里憋得慌,看着天空皎洁的月亮,和偶尔的几片乌云,我的眼睛红了。女
人,女人,我要女人!

  我披上一件打满补丁的衣服,塔拉上露了脚趾的布鞋走去了莉莉的家莉莉家
离我家很近,在我们那边,家里是没有篱笆的,我捡了一块石头,走进了莉莉家
的院子

  我知道莉莉住在西屋,直接过去了,我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里面传来莉莉的
声音「谁啊?我都睡了」

  「我」我低沉的回了一声

  然后屋里马上穿了急急的脚步省。「吱。」门开了点小锋。

  「你来干什么?快进来「我看看四下没人,侧身进去了。

         莉莉的屋里还是那熟悉的女人的香味

  她胸上是一个有花的东西,包着她胸前那雪白的肉

  腿上是一层黑呜呜的东西,大腿在里面若隐若现,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我
的鸡巴却硬了」你穿的什么?」我问道、

  」你不知道吧,上面的这个叫胸罩,下面的这个叫黑丝袜,村长从外面给我
带来的「莉莉说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眼睛里面泛着骄傲的光、

  我一把抓住莉莉胸前的白肉,」你妈逼的,装你妈逼啊「可能是我力气用的
很大,疼的莉莉呜呜的叫唤起来」你再叫,你妈逼的浪东西「她不叫了,呜呜的
抽泣。

  莉莉可能是村子里面最淫荡的女人,可能除了我谁也不知道。

  很多次,我看见莉莉在黄瓜地里把黄瓜摘下来,往自己的逼里面塞,塞的满
满的,来回的抽插,阴唇上面的肉因为抽插都外翻出来。

  她则在那里兴奋的嗷嗷的交换,像一只发情的母狗,那个时候她才15岁,
奶子已经大的很了。

  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可是有一天我也是喝了酒,正在莉莉塞黄瓜的时
候,我走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她,揉捏她的白肉。好软。吓的莉莉脸都白了,
身子哆哆嗦嗦的,奶子却比之前赢了

  」我不会跟别人说的,骚女人,只要你跟着我「莉莉听了我的话,不再哆嗦
了,而是任由我在她的身上游走,我把手伸进了她下面长着黑毛的地方,那边全
是水,黏黏的。

  有一个软软的肉洞在里面,我的手指感觉到那黏黏的水就是从这个小洞里面
流出来的,就用中指扣了进去,huannen柔软的肉马上包住了我的中指,
我的中指不停的在里面搅动,里面流出的水越来越多了。而且随着我的搅动,莉
莉在不停的淫叫。

  我的鸡巴硬了,如铁一般的硬。以前的时候,我都会自己撸,这次终于有女
人了。我扒了裤子,上衣也顾不得脱,把莉莉安在地上,两个大腿高高抬起。猛
的从从那突起的粉红色的小肉洞里面插了进去」妈逼的,好爽「

  莉莉嗷嗷的叫唤起来,可能她还怕别人听见,咬牙忍着不让声音太大

  鸡巴被肉洞包裹着的感觉太爽了,又滑又腻的。加上莉莉的浪叫。我更加大
力的抽插。爽的莉莉眼珠都泛白了。

  也许这也是她第一次拥有男人

  最后我忍不住的时候,把一大股白色的东西射进里莉莉的小逼里面。

  莉莉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你射到里面了?」

  我点了一下头。

  」艹你妈我怀孕了怎么班,不让人家看出来了嘛」

  这时候我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也很还还怕。

  「……那咱们把它冲出来」我说

  她也不知道别的方法,就点了一下头。

  我们顺着小河走去了上游没人的地方,找了一个大石头,莉莉解下了裤子,
在瓜地的时候,我在醉意上面,没有细细的看她的小逼。现在看了,心碰碰的乱
跳起来。上面的毛不是很多,却很顺滑,两篇大白肉现在往外翻着,露出里面红
色的小花瓣来,而且不断的有白水往外流。

  「艹你妈,看起来没完了是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用手指扒开莉莉的小穴,里面腻腻的全是精液。

  我把手上沾上水,用力的往外扣,本来就外翻的阴唇翻的更厉害了,幸亏莉
莉平日里面黄瓜塞的多,能承受,要换做群里面的这些妹子,阴道早就称烂了。

  冲洗了很多遍,里面没有东西了,这才放心。

  「莉莉,你要是以后听我的话,我就不会吧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不然……」
我就笑了、「好。」莉莉回答的倒是很干脆,就是这种女人,就是浪。

  回来我就常常约莉莉出来,然后干她,干了前面的洞,干后面的洞,干了后
面的洞,干上面的洞。

  后来我结婚了,就很少找莉莉去了,因为我的媳妇也很漂亮。

  再后来的一天,村长带了他的两个儿子,去我们家要账,那不知道是什么时
候的账目了,连我父亲都不知道。但是上面写着我爷爷的名字,只是我爷爷早就
死了

  帐是很多的,我们根本还不起。村长说要我把媳妇抵债给他。当时我吓得两
腿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他的两个儿子,进屋就把我媳妇从床上拽了出来,那时还是早上,人们干活
去就从我家前面走,很多人都在那里看。

  我媳妇什么都没有穿,雪白的大腿和奶子,围观的人,眼睛都绿了。

  「你TM的冷暖,这么美丽的女人给你就是浪费」说着扒了裤子我吓得瘫倒
在地上,我怕他们会杀了我。

  村长劈开我媳妇的腿就往里面塞,也许是里面不是很湿,疼的我媳妇,哇哇
的交换,村长则像一直发情的公狗在那里猛插。

  我在那里都傻了。

  后来直到我媳妇的逼里面都流出血了,村长村拔出鸡巴,射到她的脸上,让
他两个儿子提起我媳妇,带走了。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的,在那里,我就看不见了。

  再后来,我父亲才赶过来,他跟母亲住在山里,知道了这个事情,打了我几
巴掌,却也没有办法。人家,咱惹不起今天,村长又要带走莉莉,我怎么也不能
看着了。

  「莉莉,跟我走」

  「我跟你能到哪?你连自己的媳妇都保不住,竟然让人家在你面前日成那样!」
莉莉轻蔑的看着我,「我要不是缺男人,我真看不上你」

  我抽出了别在腰里的刀。「你妈逼的你要不跟我走,我把你的逼豁开」

  吓得莉莉说不出话来,「你快收拾点东西,我带你去外面过好日子,不然我
把你爸妈也杀了」

  莉莉知道没有办法,收拾了点东西,趁着夜色就跟我一块跑去了

  我们在山里走了足足7天,才到达了一个城市,身上带的东西动吃光了,终
于有一天,我们饿着肚子蹲在火车站边。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哥们,这是你
女人不?」

  我抬头看看她「是的,你有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们没有钱。我开宾馆的,你们可以免费到我那里去,只是……」
她说着看了一眼莉莉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的肚子实在太饿了,点点头,拉着莉莉去跟着妇人去了
那个宾馆。

  那是一个很低级的宾馆,里面是木板隔成的小屋子,里面还有一张床

  妇人给我们吃的东西,我和莉莉狼吞虎咽的在那里吃。吃饱了,妇人领着莉
莉进了一间屋子,「我给她洗洗澡去」

  莉莉再次跟那妇人走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认不出她来了,洁白的皮肤,高耸
的浑圆的奶子,细细的腰,还有丰满的屁股

  长长的洁白的大腿

  上面就穿着莉莉曾经说过是丝袜的东西。

  然后妇人把我和莉莉安排到一个小房间里面。让我们休息一会,她走后,我
脱了裤子就干莉莉,饥饿的这几天里面,我从里没有碰过她,今天要好好爽爽

  「你已经把握买了,还好意思日我?」莉莉轻蔑的说「妈逼的,老子愿意」
我光了莉莉一巴掌

  挑起长枪就往莉莉的小逼里面插,里面还如以前那般湿滑,我一直不明白,
为什么莉莉的逼里面永远都是湿滑的。

  莉莉也是很久没有尝肉味,很配合的在下面活动

  正要我打算射的时候,门「咚咚」的响了起来我心里暗骂了几句,过去开门,
是那个妇人

  他们就走了,后来莉莉出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问那个妇人,妇人也说不知
道,她说可能是让一个有钱的人带走了。

  又过了几天,妇人就来把我赶走了,因为没有莉莉了。

  我来到了现在的工地。

  今天没有酒了,幸亏老板发了一点钱,我带着钱,塔拉这破布鞋,走去了附
近了那个小宾馆。

  因为,那里有廉价的女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