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回忆—— 妈妈】

             遥远的回忆——妈妈

  我妈妈叫卢秀兰,那年31岁,她是省城一所重点中学的音乐老师,她17
0厘米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以标致端庄的面容,使她成为了学校里当之
无愧的校花,可我妈妈性格比较内向、文静,加上是结婚生过孩子的,所以无数
追求她的男生才知难而退。

  那年的暑假,天气闷热得叫人窒息,爸爸说带我和我妈妈回老家去过暑假。
爸爸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穷困的小山村,我妈妈嫁给我爸爸已经快十年但都没
有回去过,可那里风景秀美、山峦叠翠,倒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在城市里生长
生活的女孩,对农村的生活倒是非常的好奇,因此我妈妈立刻答应了。谁知准备
走的前一晚,我发起了烧,因为已买好了车票,也打了电话给乡下的爷爷,顾而
只得把我留给外公外婆照顾,爸爸带着妈妈单独走了!

  当爸爸妈妈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客车,又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终于到了
爸爸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离小镇都很远,刚通上水电不久,是个典型的赤贫
村,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还是破旧的土砖房,只有一栋二层的楼房鹤立鸡群,听爸
爸解释那是村长的家。

  听说来了个城里媳妇,不少人都特地跑到我爷爷家来看新鲜。一看之下个个
都目瞪口呆,和他们每天见的乡里女人不同,我妈妈身材性感丰满,上面穿了件
无袖白色紧身衣,因为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我妈妈高耸的两只乳房把这件
又薄又小的衣服撑的鼓鼓的,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下面只穿一条蓝色
的超短牛仔裤,将她浑圆的臀部包裹的紧紧的,仔细看都能看到她里面穿的三角
裤的痕迹,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

  我妈妈自然能感觉到从这些人眼里射出的淫邪的光,可我妈妈也早就习惯了
这种眼神,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材更加骄傲了。谁知当晚刚和一帮亲戚吃完
夜饭,我爸爸却突然接到领导电话,说单位有急事要他马上回去,我爸爸只好把
我妈妈交给爷爷照顾,连夜赶了回去。

  再说我妈妈坐了一天的车,早就累了,天气又热,她虽然穿的很少,可连内
衣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我的爷爷60多了,人看起来倒很硬朗,热情的招呼我
妈妈:「秀兰……天热……快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

  我妈妈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奶罩和三角裤,走进了浴室。说是浴室,也没有
淋浴,只有把一个装了温水的盆子,放在墙上的架子上,用手淋着洗了。「这个
浴室听说还是爷爷自己用木板盖的,当然不是很严缝,可有风吹进来,挺凉快的
!」我妈妈暗暗的想。

  我妈妈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又脱掉了内裤。把温水浇到自己
身上,温热的水从她饱满的双峰流下,流经她平滑的小腹,双腿间迷人的小森林
,直到她那双修长的大腿上。我妈妈在自己的乳房上涂抹上香皂,轻轻的揉挤起
来……突然我妈妈觉得木板房外好像有声音,忙喝问:「谁?」可等她慌忙穿好
衣服出来,却一个人都没看见。

  当村里那三个少年走了很久,爷爷才晃悠晃悠地回到家来,一看连门都没锁
,进到我妈妈的卧室一看,只见我妈妈仰面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一对饱满
的奶子胀的硬硬的,向上高高耸立着。两条修长的大腿长的开开的,两腿之间女
人神秘的阴户上糊满了白色的浓浆,可以想象刚才我妈妈曾经被怎样的奸污过!

  爷爷低叫着:「媳妇……醒醒……怎么了……」

  可怜我妈妈被那三个少年疯狂轮奸到半夜,早已体力不支,奄奄一息了,哪
还听的见爷爷的叫声。

  爷爷大着胆子爬到床上,把手放到我妈妈年轻饱满的乳峰上,轻轻的揉捏,
见我妈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手劲越来越大了,我妈妈丰满的乳房被他揉挤成
各种形状。其实在我妈妈来家乡的第一天,他就想怎么玩这对肥奶子了,今天突
然实现愿望,爷爷兴奋异常。一边揉挤,一边低叫:「秀兰这媳妇……奶子真够
肥的……好他妈的爽……真大!」

  见我妈妈完全没有感觉,他放开胆子,拉开了我妈妈的两条玉腿!我妈妈被
男人轮番抽插了几个钟头的阴部,已经像一个蚌壳大大的张开,里面红嫩的蚌肉
清晰的暴露在爷爷眼前!我妈妈肥厚的两片大阴唇红肿胀硬,向两旁分的大开,
一从浓密的黑毛湿嗒嗒的粘在大阴唇两边,大阴唇里面的部分则糊满了白色的浓
浆。

  爷爷扯了卷餐巾纸,给我妈妈擦她的下身,餐纸弄湿了好几张,我妈妈阴唇
里面的男性脏物才勉强擦干净,那个小小的肉洞入口这才露出来。本来紧闭的肉
洞口还微微张开,轻微的一开一合,一缕缕的白浆还在不停的从里面渗出来。

  爷爷什么时候看过这么漂亮的成熟女人的下体,尽管我妈妈是他的儿媳妇,
也忍不住兽性难耐,他猛地压在我妈妈的身子上,「扑哧……」一声,把他的鸡
巴从我妈妈微微红肿的阴道口里,猛的塞了进去!我妈妈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狭小
紧绷,紧紧的包住了爷爷的老鸡巴。爷爷兴奋的用手握住我妈妈的膝盖内侧,把
她的两腿弯到她的头两侧,用这样的姿势疯狂的奸淫自己已经昏过去了的性感漂
亮的儿媳妇。

  插了一百来下之后,爷爷就就兴奋不已了,他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听
他「噢……」的一声低吼,他那根插在我妈妈阴道里的鸡巴剧烈的抽搐,一股滚
烫的浓精一股脑的射进了我妈妈的阴道深处。我妈妈的阴道都快被他的精液灌满
了,只见一股股的白浆立刻从爷爷的鸡巴根部和我妈妈的阴唇结合处涌了出来,
顺着流到我妈妈白嫩圆翘的大屁股上。

  爷爷这才喘着气,躺到我妈妈背后,侧身从背后紧紧抱住我妈妈苗条的裸体
。休息了一会,爷爷的手又不老实的在我妈妈的身上到处游走,慢慢伸到了我妈
妈的小腹上,慢慢向下,老黄头摸到了一丛浓密的毛,再向下他觉得手上粘乎乎
的,接着摸到了一个小洞口,爷爷不怀好意的把食指插了进去!

  只觉一根硬物从阴道口猛地戳进飞速的抽插,我妈妈迷迷糊糊的哼叫着,却
觉得那根硬物好细,不过却弄的我妈妈的下体一阵阵舒服,爷爷用手指在我妈妈
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转动,有时更是紧捏我妈妈的阴核,弄的我妈妈的淫水一股
股的从阴道口里「突突」的往外冒,流到肛门上,屁股上……我妈妈迷迷糊糊的
只觉得阴道里面好痒好难受,本能的呻吟起来「噢……痒……痒死了……啊……
不要……不要啊……嗯……嗯……嗯……」

  我妈妈的叫床声无疑让爷爷更加的兴奋,他的鸡巴紧紧顶在我妈妈雪白浑圆
的大屁股上,这时也已经忍耐不住,他拉开我妈妈的一条大腿,架在自己腰上,
他那根老鸡巴又一次「卟哧……」一下狠狠捅进我妈妈的阴道里面!

  包玉婷立刻触电般的浪叫起来:「噢……好大……大……好紧……干……干
死……我!」一边浪叫还一边前后扭摆她的屁股,迎合背后这个老流氓的猛肏!

  「秀兰你这骚货……你叫啊……老子肏死你……噢……噢……我肏……我肏
……」爷爷在我妈妈屁股后面兴奋的吼叫,一点不像60多的老人。我妈妈的下
体完全被他肏翻了,两片大阴唇红肿胀大,向外翻开,红嫩的小阴唇则紧紧含住
了爷爷粗黑的肉棍。老黄头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不少的白色粘液,鸡巴抽插
发出的淫声也越来越大!

  爷爷这样的猛肏了大概半个钟头,一阵快意从他的龟头传出来,他再用力的
戳了几下,终于精门大开,浓浓的精液再度灌进了我妈妈的阴道里。我妈妈觉得
阴道里那根硬梆梆的肉棍剧烈的抽搐、抖动,热乎乎的液体流进了自己阴道的深
处,随之像滩烂泥似的倒在床上。

  爷爷很快又勃起了,他把我妈妈翻了个身,强奸又了!

  我妈妈赤裸裸地趴在床上,那浑圆上翘的性感大屁股对着爷爷充满了诱惑力
,我妈妈已经无力反抗,任由爷爷把她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爷爷把手放在
我妈妈浑圆的发屁股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屁股,「骚货……屁股长这么
翘!老子早就想从屁股后面肏你了!」

  说着,他把龟头对准了我妈妈的屁眼,屁股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肉棍戳
进我妈妈的屁眼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我
妈妈这样有着身材曲线前凸后翘的大美女。爷爷发了疯似的在我妈妈屁股后面狂
戳,猛吼着:「噢……爽……骚货……老子肏死你……噢……妈的好爽……骚货
……老子肏……肏……」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我妈妈痛苦的仰起
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爷爷在我妈妈屁股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屁股
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正在怎样的奸淫身前的儿媳妇。他的鸡巴好像是铁
做的似的,在我妈妈屁眼里不停的前后抽动,一进一退,一进一退……我妈妈一
边哭叫,一边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

  爷爷一边喘气,一边淫笑:「骚货……老子今天让你的屁股爽翻天……爽不
爽……」

  他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我妈妈翘起的大屁股,每当我妈妈雪白浑圆的大屁股
和他的小腹撞击时,我妈妈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的呻吟,我妈妈的这种
叫声让爷爷更加的兴奋,他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
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荒郊野外的小房子里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
还有女人的屁眼被肏的「扑哧……扑哧……」的水响声一直不绝。爷爷的鸡巴毕
竟不是铁的,他终于快要忍不住了,我妈妈娇嫩的直肠壁上的肉和他铁硬的龟头
剧烈的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从他的鸡巴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
发出的「嗯……不要……啊……」的呻吟声刺激着他。

  他的鸡巴突然一阵抽搐,爷爷紧紧抱住我妈妈丰满的臀部,把鸡巴深深戳进
我妈妈的屁眼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我妈妈的屁眼里,很快一股混浊的
白浆从我妈妈的屁眼和爷爷性器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我妈妈流出的淫水,
还是爷爷刚刚射出的脏物。爷爷紧紧抱住我妈妈雪白浑圆的大屁股,让自己的鸡
巴在我妈妈的屁眼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鸡巴。

  整个晚上我妈妈都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这个身为自己家公的色老头,
在身上乱揉、舔咬自己红肿胀大的乳房,扒开自己的大小阴唇向深处窥看,最后
我妈妈无力的任由他摆成各种姿势,让他那根铁硬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和屁眼里
疯狂的抽动、射精!

  一直持续到快天亮,这老流氓起码在我妈妈美丽成熟的身体里边射了五六次
才算是暂时从我妈妈身上的到了满足,可怜的我妈妈身上到处是男人射出的脏臭
秽物,尤其是她娇嫩的性器官和肛门更是惨遭蹂躏。两只白嫩的乳房上到处是男
人的牙印和白色的粘液,大张的双腿间本来紧闭的两片肉蚌因为充血多度变得红
肿,向外大翻着,阴道口和屁眼微张,从里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吐出混浊不堪的男
性脏物。

  整个暑假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妈妈记不清自己被爷爷的鸡巴肏了多少次,六
十多岁的老头这时变得生龙活虎,每天把自己的儿媳妇发了狂似的猛肏,在我妈
妈成熟性感的玉体上,爷爷得到了无穷的满足和快乐,并且他还偷偷借了相机拍
下我妈妈被他肏过之后的裸照。

  当九月学校开学我妈妈回到省城之后,我和爸爸都惊奇的发现妈妈的身材,
好像在短短的2个月里变得更加的丰满性感了,尤其是两个乳房变得更加的肥大
坚挺,屁股好像变得更翘了。更加奇怪的是,本来清高的我妈妈,竟然隔几个星
期就说很喜欢我们家乡的风景,说是可以令她心旷神怡,隔三岔五的就回乡里去
一趟。

  原来我妈妈一回到家,就发现行李中有爷爷给她的神秘信封,里面有几张照
片和一张纸条,纸条上说:「每隔一个月回来一次,不然……」照片竟是我妈妈
全裸的照片。

  从此,在那个偏僻乡间的独户房子里,常常晚上会传出一个三十岁女人娇嫩
痛苦的尖叫声、呻吟声,和一个老年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吼叫声,其中还夹杂着
木床被剧烈摇动发出的「嘎吱吱……嘎吱吱……」的大响,所有的这几种声音混
在一起是那么的淫靡,在乡间的树林里传的很远,往往直到天亮才停歇下来……

  我妈妈叫卢秀兰,那年31岁,她是省城一所重点中学的音乐老师,她17
0厘米的身高,窈窕迷人的身材再配以标致端庄的面容,使她成为了学校里当之
无愧的校花,可我妈妈性格比较内向、文静,加上是结婚生过孩子的,所以无数
追求她的男生才知难而退。

  那年的暑假,天气闷热得叫人窒息,爸爸说带我和我妈妈回老家去过暑假。
爸爸的老家在一个很偏僻、穷困的小山村,我妈妈嫁给我爸爸已经快十年但都没
有回去过,可那里风景秀美、山峦叠翠,倒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在城市里生长
生活的女孩,对农村的生活倒是非常的好奇,因此我妈妈立刻答应了。谁知准备
走的前一晚,我发起了烧,因为已买好了车票,也打了电话给乡下的爷爷,顾而
只得把我留给外公外婆照顾,爸爸带着妈妈单独走了!

  当爸爸妈妈坐了十几个钟头的长途客车,又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终于到了
爸爸家所在的村子。这个村子离小镇都很远,刚通上水电不久,是个典型的赤贫
村,几乎所有的房子都还是破旧的土砖房,只有一栋二层的楼房鹤立鸡群,听爸
爸解释那是村长的家。

  听说来了个城里媳妇,不少人都特地跑到我爷爷家来看新鲜。一看之下个个
都目瞪口呆,和他们每天见的乡里女人不同,我妈妈身材性感丰满,上面穿了件
无袖白色紧身衣,因为天气热所以这件衣服很薄,我妈妈高耸的两只乳房把这件
又薄又小的衣服撑的鼓鼓的,那个无肩带的文胸都隐约可见,下面只穿一条蓝色
的超短牛仔裤,将她浑圆的臀部包裹的紧紧的,仔细看都能看到她里面穿的三角
裤的痕迹,两条玉柱般的大腿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迷人的光。

  我妈妈自然能感觉到从这些人眼里射出的淫邪的光,可我妈妈也早就习惯了
这种眼神,反而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身材更加骄傲了。谁知当晚刚和一帮亲戚吃完
夜饭,我爸爸却突然接到领导电话,说单位有急事要他马上回去,我爸爸只好把
我妈妈交给爷爷照顾,连夜赶了回去。

  再说我妈妈坐了一天的车,早就累了,天气又热,她虽然穿的很少,可连内
衣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我的爷爷60多了,人看起来倒很硬朗,热情的招呼我
妈妈:「秀兰……天热……快去洗个澡吧……好好休息……」

  我妈妈从背包里拿出换洗的奶罩和三角裤,走进了浴室。说是浴室,也没有
淋浴,只有把一个装了温水的盆子,放在墙上的架子上,用手淋着洗了。「这个
浴室听说还是爷爷自己用木板盖的,当然不是很严缝,可有风吹进来,挺凉快的
!」我妈妈暗暗的想。

  我妈妈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又脱掉了内裤。把温水浇到自己
身上,温热的水从她饱满的双峰流下,流经她平滑的小腹,双腿间迷人的小森林
,直到她那双修长的大腿上。我妈妈在自己的乳房上涂抹上香皂,轻轻的揉挤起
来……突然我妈妈觉得木板房外好像有声音,忙喝问:「谁?」可等她慌忙穿好
衣服出来,却一个人都没看见。

  当村里那三个少年走了很久,爷爷才晃悠晃悠地回到家来,一看连门都没锁
,进到我妈妈的卧室一看,只见我妈妈仰面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一对饱满
的奶子胀的硬硬的,向上高高耸立着。两条修长的大腿长的开开的,两腿之间女
人神秘的阴户上糊满了白色的浓浆,可以想象刚才我妈妈曾经被怎样的奸污过!

  爷爷低叫着:「媳妇……醒醒……怎么了……」

  可怜我妈妈被那三个少年疯狂轮奸到半夜,早已体力不支,奄奄一息了,哪
还听的见爷爷的叫声。

  爷爷大着胆子爬到床上,把手放到我妈妈年轻饱满的乳峰上,轻轻的揉捏,
见我妈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手劲越来越大了,我妈妈丰满的乳房被他揉挤成
各种形状。其实在我妈妈来家乡的第一天,他就想怎么玩这对肥奶子了,今天突
然实现愿望,爷爷兴奋异常。一边揉挤,一边低叫:「秀兰这媳妇……奶子真够
肥的……好他妈的爽……真大!」

  见我妈妈完全没有感觉,他放开胆子,拉开了我妈妈的两条玉腿!我妈妈被
男人轮番抽插了几个钟头的阴部,已经像一个蚌壳大大的张开,里面红嫩的蚌肉
清晰的暴露在爷爷眼前!我妈妈肥厚的两片大阴唇红肿胀硬,向两旁分的大开,
一从浓密的黑毛湿嗒嗒的粘在大阴唇两边,大阴唇里面的部分则糊满了白色的浓
浆。

  爷爷扯了卷餐巾纸,给我妈妈擦她的下身,餐纸弄湿了好几张,我妈妈阴唇
里面的男性脏物才勉强擦干净,那个小小的肉洞入口这才露出来。本来紧闭的肉
洞口还微微张开,轻微的一开一合,一缕缕的白浆还在不停的从里面渗出来。

  爷爷什么时候看过这么漂亮的成熟女人的下体,尽管我妈妈是他的儿媳妇,
也忍不住兽性难耐,他猛地压在我妈妈的身子上,「扑哧……」一声,把他的鸡
巴从我妈妈微微红肿的阴道口里,猛的塞了进去!我妈妈的阴道还是那么的狭小
紧绷,紧紧的包住了爷爷的老鸡巴。爷爷兴奋的用手握住我妈妈的膝盖内侧,把
她的两腿弯到她的头两侧,用这样的姿势疯狂的奸淫自己已经昏过去了的性感漂
亮的儿媳妇。

  插了一百来下之后,爷爷就就兴奋不已了,他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听
他「噢……」的一声低吼,他那根插在我妈妈阴道里的鸡巴剧烈的抽搐,一股滚
烫的浓精一股脑的射进了我妈妈的阴道深处。我妈妈的阴道都快被他的精液灌满
了,只见一股股的白浆立刻从爷爷的鸡巴根部和我妈妈的阴唇结合处涌了出来,
顺着流到我妈妈白嫩圆翘的大屁股上。

  爷爷这才喘着气,躺到我妈妈背后,侧身从背后紧紧抱住我妈妈苗条的裸体
。休息了一会,爷爷的手又不老实的在我妈妈的身上到处游走,慢慢伸到了我妈
妈的小腹上,慢慢向下,老黄头摸到了一丛浓密的毛,再向下他觉得手上粘乎乎
的,接着摸到了一个小洞口,爷爷不怀好意的把食指插了进去!

  只觉一根硬物从阴道口猛地戳进飞速的抽插,我妈妈迷迷糊糊的哼叫着,却
觉得那根硬物好细,不过却弄的我妈妈的下体一阵阵舒服,爷爷用手指在我妈妈
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转动,有时更是紧捏我妈妈的阴核,弄的我妈妈的淫水一股
股的从阴道口里「突突」的往外冒,流到肛门上,屁股上……我妈妈迷迷糊糊的
只觉得阴道里面好痒好难受,本能的呻吟起来「噢……痒……痒死了……啊……
不要……不要啊……嗯……嗯……嗯……」

  我妈妈的叫床声无疑让爷爷更加的兴奋,他的鸡巴紧紧顶在我妈妈雪白浑圆
的大屁股上,这时也已经忍耐不住,他拉开我妈妈的一条大腿,架在自己腰上,
他那根老鸡巴又一次「卟哧……」一下狠狠捅进我妈妈的阴道里面!

  包玉婷立刻触电般的浪叫起来:「噢……好大……大……好紧……干……干
死……我!」一边浪叫还一边前后扭摆她的屁股,迎合背后这个老流氓的猛肏!

  「秀兰你这骚货……你叫啊……老子肏死你……噢……噢……我肏……我肏
……」爷爷在我妈妈屁股后面兴奋的吼叫,一点不像60多的老人。我妈妈的下
体完全被他肏翻了,两片大阴唇红肿胀大,向外翻开,红嫩的小阴唇则紧紧含住
了爷爷粗黑的肉棍。老黄头的淫棍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不少的白色粘液,鸡巴抽插
发出的淫声也越来越大!

  爷爷这样的猛肏了大概半个钟头,一阵快意从他的龟头传出来,他再用力的
戳了几下,终于精门大开,浓浓的精液再度灌进了我妈妈的阴道里。我妈妈觉得
阴道里那根硬梆梆的肉棍剧烈的抽搐、抖动,热乎乎的液体流进了自己阴道的深
处,随之像滩烂泥似的倒在床上。

  爷爷很快又勃起了,他把我妈妈翻了个身,强奸又了!

  我妈妈赤裸裸地趴在床上,那浑圆上翘的性感大屁股对着爷爷充满了诱惑力
,我妈妈已经无力反抗,任由爷爷把她摆成最让男人兴奋的姿势,爷爷把手放在
我妈妈浑圆的发屁股上,用力抓着她结实有弹性的屁股,「骚货……屁股长这么
翘!老子早就想从屁股后面肏你了!」

  说着,他把龟头对准了我妈妈的屁眼,屁股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肉棍戳
进我妈妈的屁眼里面!这种姿势最能激起男人的兽性,何况趴在面前的还是像我
妈妈这样有着身材曲线前凸后翘的大美女。爷爷发了疯似的在我妈妈屁股后面狂
戳,猛吼着:「噢……爽……骚货……老子肏死你……噢……妈的好爽……骚货
……老子肏……肏……」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我妈妈痛苦的仰起
头,像一匹母马似的嘶喊着。爷爷在我妈妈屁股后面喘着粗气,两手掐着她屁股
上的肉,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正在怎样的奸淫身前的儿媳妇。他的鸡巴好像是铁
做的似的,在我妈妈屁眼里不停的前后抽动,一进一退,一进一退……我妈妈一
边哭叫,一边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

  爷爷一边喘气,一边淫笑:「骚货……老子今天让你的屁股爽翻天……爽不
爽……」

  他的肚子一次次撞击着我妈妈翘起的大屁股,每当我妈妈雪白浑圆的大屁股
和他的小腹撞击时,我妈妈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噢……」的呻吟,我妈妈的这种
叫声让爷爷更加的兴奋,他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冲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
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荒郊野外的小房子里这种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
还有女人的屁眼被肏的「扑哧……扑哧……」的水响声一直不绝。爷爷的鸡巴毕
竟不是铁的,他终于快要忍不住了,我妈妈娇嫩的直肠壁上的肉和他铁硬的龟头
剧烈的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从他的鸡巴传遍全身,还有身前趴着的这个美女嘴里
发出的「嗯……不要……啊……」的呻吟声刺激着他。

  他的鸡巴突然一阵抽搐,爷爷紧紧抱住我妈妈丰满的臀部,把鸡巴深深戳进
我妈妈的屁眼深处,一股滚烫的液体深深射进我妈妈的屁眼里,很快一股混浊的
白浆从我妈妈的屁眼和爷爷性器的结合处流出,也分不清是我妈妈流出的淫水,
还是爷爷刚刚射出的脏物。爷爷紧紧抱住我妈妈雪白浑圆的大屁股,让自己的鸡
巴在我妈妈的屁眼里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满足的抽出那根大鸡巴。

  整个晚上我妈妈都软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任由这个身为自己家公的色老头,
在身上乱揉、舔咬自己红肿胀大的乳房,扒开自己的大小阴唇向深处窥看,最后
我妈妈无力的任由他摆成各种姿势,让他那根铁硬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和屁眼里
疯狂的抽动、射精!

  一直持续到快天亮,这老流氓起码在我妈妈美丽成熟的身体里边射了五六次
才算是暂时从我妈妈身上的到了满足,可怜的我妈妈身上到处是男人射出的脏臭
秽物,尤其是她娇嫩的性器官和肛门更是惨遭蹂躏。两只白嫩的乳房上到处是男
人的牙印和白色的粘液,大张的双腿间本来紧闭的两片肉蚌因为充血多度变得红
肿,向外大翻着,阴道口和屁眼微张,从里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吐出混浊不堪的男
性脏物。

  整个暑假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妈妈记不清自己被爷爷的鸡巴肏了多少次,六
十多岁的老头这时变得生龙活虎,每天把自己的儿媳妇发了狂似的猛肏,在我妈
妈成熟性感的玉体上,爷爷得到了无穷的满足和快乐,并且他还偷偷借了相机拍
下我妈妈被他肏过之后的裸照。

  当九月学校开学我妈妈回到省城之后,我和爸爸都惊奇的发现妈妈的身材,
好像在短短的2个月里变得更加的丰满性感了,尤其是两个乳房变得更加的肥大
坚挺,屁股好像变得更翘了。更加奇怪的是,本来清高的我妈妈,竟然隔几个星
期就说很喜欢我们家乡的风景,说是可以令她心旷神怡,隔三岔五的就回乡里去
一趟。

  原来我妈妈一回到家,就发现行李中有爷爷给她的神秘信封,里面有几张照
片和一张纸条,纸条上说:「每隔一个月回来一次,不然……」照片竟是我妈妈
全裸的照片。

  从此,在那个偏僻乡间的独户房子里,常常晚上会传出一个三十岁女人娇嫩
痛苦的尖叫声、呻吟声,和一个老年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吼叫声,其中还夹杂着
木床被剧烈摇动发出的「嘎吱吱……嘎吱吱……」的大响,所有的这几种声音混
在一起是那么的淫靡,在乡间的树林里传的很远,往往直到天亮才停歇下来……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