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谎的女人】【第二章】

               第二章恶梦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继父故态萌发,长期接不到工作让他烦燥不安,整
天在家喃喃自语,嘴里不时骂着脏话,无非就是感叹世界对他不公,感叹他为什
么运气那么差!他终于又开始酗酒了……他又一次醉醺醺地走进我的房间,把我
抱起来扔到了床上。「芸芸,爸爸最近心里难受,你再让爸爸发泄一下好不好?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边说边拉扯着我身上的衣服。
  我拼命地推拒着,「爸,不可以,你不可以一错再错了,咱们这样做是不对
的,你是我的爸爸啊!」
  当然,我一切的反抗都只是徒劳的,很快我就被他剥得一丝不挂,他粗糙的
手指摸遍了我全身的每一个部位。「芸芸,一次你还没有体验到变成女人最大的
乐趣吧?今天爸爸不会只顾自己爽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高潮!」继父把中
指插进我的小穴之中。
  我痛得把身体拼命往后缩,人家那里都还没湿呢。「爸,求你饶了我吧,我
真的不喜欢这样,你真的想要可以晚上找妈妈啊,她才是你真正的伴侣!」
  继父另一只手按摩着我的阴蒂,中指迅速地抽动着,下身不断传来渍渍的水
声。「你母亲怎么能跟你比,在你身上我才能够体验到最大的快感!跟你做完之
后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连续几天都是精神抖擞,感觉像是脱胎换骨一般。也许
这就是古人说的采阴补阳吧!」
  在继父的挑逗之下我居然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我赶紧捂住了嘴巴,我怎么
可以流露出愉悦的感觉呢,我可是在被继父强暴啊!跟我做爱的应该是未来某个
心仪的男子,而不是这个变态的继父!
  可惜身体还是无情的出卖了我,没过多久我的下身已经是一片泥泞了,在他
手指的抽动下我还轻轻地扭动着下身,全身也感到越来越热,脸上也是红扑扑的,
还不时舔着自己的下唇,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啊,我、我好想叫出声来。
  继父得意的看着我,「芸芸,是不是感到很舒服啊!叫出来啊,我想听到你
叫床的声音!是不是想我进去得再深一点啊?」
  我不敢去接触他的视线,害怕他察觉到我真实的内心,只是慌乱地摇着头,
「怎么、怎么可能会舒服,你快点干完,我、我还要学习呢。」
  「哦,这么说是我技术不行咯?这一招每次可都是搞得你母亲欲仙欲死的,
还大声的叫床,不知你半夜有没有听见,哈哈。好吧,看来我要使出杀手锏了,
你母亲那里黑麻麻的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就不同了,如此鲜嫩可口的小鲍鱼,
我一定要好好尝尝。」
  我一头雾水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还没回过神来,继父已经分开我的大腿,
把头部凑近我下身,用他那条宽大的舌头舔我那里。我当时一声尖叫,下身抖个
不停,「爸,人家那里很脏的,不可以用嘴啦,啊……爸,不要再弄了,芸芸身
体好奇怪,啊……」
  继父每次都是用舌头从我的会阴一路往上舔到阴蒂,搞得我全身酥麻,几次
差点就要叫出声来,只能双手紧紧拽着床单拼命的忍耐。接着他又重点攻击我的
小豆豆,一边还用手指在我阴道中不停抽动着。
  我双手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响,但喉咙里还是不时传出舒服的唔唔
声,身体更是扭动个不停,很快我感觉到下身越来越热,一股电流开始弥漫我的
全身。「爸,再往上一点,再用力一点,芸芸好舒服……啊……」
  我把下身用力往上挺了几下,脚尖蹦得直直的,终于随着一身尖叫,我迎来
了人生当中第一次的高潮!这阵快感足足持续了好几秒钟,让我的下身抽搐个不
停,透明的液体更是哗哗的往外流。
  「爸,不要再弄了……」我艰难地推开了继父还在使坏的手指,全身蜷缩成
了一团,双眼失神的望着前方,全身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继父这才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用手指抹去了嘴上的淫水,又把湿渌渌的手
指放到我的面前,「芸芸,高潮的滋味很不错吧?是不是后悔没有早点陪爸爸上
床呢?想不想再体会更爽的感觉?」继父拉着我的手放到他坚硬的棒棒上。
  我羞红了脸,把头扭到一边不好意思去看他,还把手臂遮挡在脸上,另一只
手却被迫撸动着他粗长的肉棒,真的好热好硬啊,难怪可以插进我窄小的阴道之
中。
  「好啦,轮到让爸爸爽了!」继父将我双腿并拢抬高,靠在他的肩膀上,接
着将肉棒对着我紧闭的肉缝插了进去!虽然这处姿势阴道闭合得很紧,但是因为
我下身已经全是淫水,因此还是扑哧一声直插到底了,我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
  随着继父不停地抽动,随着他手指不停玩弄着我小小的奶头,我再也无法压
抑内心的情绪了,随着他的抽动发出了有规律的呻吟,配合着肉体撞击产生的啪
啪声,还真是相当的悦耳动听。
  「芸芸的胸还没真正发育啊,不过看你母亲胸前那两团肉,你将来也不会小
到哪去,没事多让我帮你按摩,相信很快就能赶上你母亲了,哈哈!」继父一边
说一边将我的乳房搓出各种不同的形状。
  「爸,轻一点,你弄疼我了。啊……不要插得那么用力……」
  继父忽然抽出了肉棒,「芸芸,你还记得爸爸最喜欢哪个姿势吗?」
  我愣了一下,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天破处时的情景,我红着脸转过了身体,将
雪白的屁股正对着他,回过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还有底下那支恐怖的棒棒。
  「芸芸果然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不枉爸爸平时那么疼你!」继父用力拍了几
下我的屁股,再次将肉棒一插到底,我还能清晰感觉到两个蛋蛋在我的阴阜上撞
击着,可见他插得有多么的深。
  我惨叫一声,「爸,你顶到人家那里了,好难受,不要进去太深好不好?我
的身体还在发育之中阿。」我对人体构造还不是太了解,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顶到
我子宫里去了,反正是挺疼的。
  「没事啦,古时候在你这年纪都生过好几个小孩子了,没啥可担心的,好好
的享受吧,待会有你爽的!」继父无视我的抗议任意地抽插了起来,双手抓着我
的纤腰拼命往后拉。
  我双手撑在床上苦苦忍耐着,他到底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我还有好多功
课没完成呢。我只希望他能早点射出来,那样我也就解脱了,只有在他事后呼呼
大睡的时候我才是最安全的。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抽动,我的身体又一次产生了奇妙的感觉,跟之前被他口
交时的感觉很像,但好像更加的强烈,更加的让我期待和迷恋!我不自觉地回过
头看了他一眼,还把双腿给夹紧了,我的下身好像开始在积蓄着力量。
  「小骚货,是不是又要爽啦!B夹得很紧啊!」继父果然是过来人,一下子
就识破了我的内心。他把我双手往后一拉,让我的上身形成了弓形,这样他就可
以更好的发力了,还可以插得更深!
  我拼命摇着头部,紧锁着双眉,秀发在空中四散飞舞,「爸,不可以插得那
么用力,人家那里要坏掉了。啊……爸,芸芸快要不行了,我又要疯掉了,啊!!!!
爸!!!」
  我尖叫了几声之后瘫倒在了床上,继父狠命最后抽动了几下,拔出来将精液
全部射到了我的屁股上。我双手抱着枕头,牙齿紧咬着边缘不放,下身还在瑟瑟
地抖动个不停,我能感觉到下面的床单全都湿透了。为什么我的身体可以流出那
么多的液体?这些并不是尿液啊,那到底是些什么?
  继父心满意足地爬下床,顺手拿起我的内裤擦拭着他黏糊糊的阴茎。我侧过
身幽怨的瞄了他一眼,「爸,这里明明有纸巾的,你不要弄脏我的内裤啦,那个
味道洗不掉的。」
  「好啦好啦,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继父淫笑着把内裤扔到了床上,穿好
裤子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我的卧室。
  什么?还有下次?他还打算一直做这种乱伦的事情么?他还打算侵犯我到什
么时候?
  我只感觉身心俱疲,加上高潮之后很想好好睡上一觉,好好回忆这下这种奇
妙的感觉。可是很快我的愉悦就烟消云散了,我怎么可以被继父给干出高潮呢?
这并不是我爱的男人啊,一切都是被迫的。这是一种屈辱,是一种违背我意愿的
东西,我不可以陷入这个欲望的泥潭之中。
  我不得不强打精神,收拾这张被继父弄得一片狼籍的床铺。在浴室里洗澡的
时想,我又一次伤心的哭了。我到底应该怎么办,这个恶梦什么时候才会彻底的
结束?
  从那以后我跟继父就一直维持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虽然粗俗了一些,但他
平时还算挺正常的一个人。可是只要一喝酒整个人就变了,就会开始喋喋不休,
开始找东西发泄。而我,通常就是那个最后的受害者。到了那个时候,我就成为
了他的性奴,成为他宣泄自己无能和郁闷的泄欲工具。
  他在床上的花样也越来越多,变换着各种方法来奸淫我。有时还堂而皇之的
坐在客厅里看着A片,看完就直接走进来把我按倒在床上,模仿着A片中的情节
和动作,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有一次他还把一根黄瓜塞进了我的体内……他
还会用各种手法来挑起我的情欲,但是又不让我高潮,看到我欲求不满又苦苦忍
耐的表情,他就会笑得合不拢嘴。然后非要逼我主动求他干我,还要我说出很多
淫荡的话。每次我都想用意志力去和他抗挣,不让他阴谋得呈,可惜最终都是以
失败告终,我的身体反应每一次都临驾于我的意志之上。我,无法抗拒自己的本
能。
  他好像看穿我的内心,知道我不忍心将这件事情告诉母亲,我还担心如果逆
他的意,他会把怒火发泄到母亲的身上,因此更加肆无忌惮地侵犯我!只要碰到
母亲不在家的时候他就会闯进来污辱我,每次都将我折磨得死去活来,完全不顾
我声泪俱下的求饶。到后来我也就认命了,反正无力反抗,他蹂躏我的时候我内
心就会开始背英文单词,或者是古诗,我就当自己是被鬼压床了,以此来麻醉自
己的内心,要不然我早就崩溃了。
  反正我肉体上的付出还是有些许回报的,事后那几天他对母亲温柔多了,可
能内心多少觉得有点愧疚吧。继父好像也算不上是一个完全失败的男人,至少他
还知道充分利用身边的资源,连出去叫鸡的钱也省了。偶尔我也会这样自嘲,以
此来安抚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灵。
  不知不觉大半年过去了,就在期末考的前一天,我正在紧张的复习着功课,
他居然趁母亲不在家又溜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个白酒瓶静静的站在我身后,全身
都散发着酒味。我的内心一阵慌乱,感到有些不寒而栗,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爸。
  他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从我衣服的领口伸了进去,在我的乳房
上揉捏个不停。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发颤,「爸,明天就是期末考试
了,今天我必须得认真复习啊,等考试之后你想怎样都可以……」
  继父狞笑着褪下了自己的裤子,「你现在替我好好把它给舔舒服了,我就考
虑不打扰你学习,这样很公平吧。」
  我看着他那根又黑又粗的脏东西怕得要命,但是为了能够换来更多的学习时
间,我只好委屈地跪到他跟前,一只手握着肉棒,慢慢将硕大的龟头含到了嘴里,
那气味让我非常的难受。我还从来没有帮他口交过,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的恶心。
他双手抓着我的头拼命的前后摇摆,将肉棒深深的往我的咽喉里边抽插着,我被
搞得一阵阵的反胃,眼角上泛着眼花,差点连午饭都给呕了出来。
  过了一会他终于将肉棒从我嘴里面拔了出来,我正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
一边抹去嘴角上的口水和粘液,继父忽然将我拉了起来,将我背对着他上身趴到
了书桌上,一边拉扯着我的裤子。我当时吓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回过头哀求的看
着他,「爸,你不是说我只要替你……那样,你就不搞我了吗?」
  「嘿嘿,我在后边自己玩个够,你可以继续学习啊,两者又不冲突,双方各
取所需。」话还没说完就将粗长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双手还伸到前面揉搓着
我的乳房。我发出了一声呻吟,任由他在我身后为所欲为,事到如今我还能怎么
样呢?我只好咽下了屈辱的泪水,一边呻吟一边尽量集中精神看着书桌上的复习
材料。
  继父在后边干了我一会,又走到了我跟前将黏乎乎的肉棒在我的脸上拍打玩
弄着,接着又一次深深插进了我的嘴里,肉棒上沾着各种粘液的气味令人作呕,
搞得我肚子里边翻江蹈海的,胃液不停的上涌,难受到了极点。
  他用肉棒在我嘴里玩弄了一阵又重新回到我身后,继续从后面干着我,双手
还不断的拍打着我的屁股,嘴里说着色情的脏话。我咬着自己的手臂,努力不让
自己发出叫声,勉强集中起精神看书,还要抵御下身传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你能想像得到我当时的心情有多么的耻辱和纠结嘛?
  我本以为很快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恶梦这才刚刚开始。继父忽然将我扯了
起来,按倒在了旁边的床上,一边粗暴的撕扯着我的衣服。「爸,现在天气那么
冷,你这样会害我感冒的,明天人家还要考试呢。」
  「我现在欲火焚身正热得要命,一点也不觉得冷啊!」继父狞笑着将我身上
的衣裤扒了个精光,又三两下把自己也脱光了。他身体很粗壮,胸口上、大腿上
全是黑毛,赤条条的就压到了我的身上,那双大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摸捏着,「芸
芸,你得感谢爸爸才对,如果不是这半年多来我时不时帮你检查身体,你的乳房
也不可能发育得那么快啊!你看,比之前又大了好多哦,就像是两个白面馒头,
结实又充满了弹性。特别是上边这两颗小红枣,又尖又翘实在是太诱人了!」继
父一边说一边用力拉扯着我的乳头,我疼得泪水都流了下来,「爸,轻一点啊,
你搞得芸芸好痛!」
  继父又将手伸到我的下身摸捏着,「你的小穴周围还没有长毛,就像是一颗
鲜美多汁的鲍鱼,摸上去滑不溜手实在是太舒服啦,比起你妈底下那片黑乎乎、
杂草丛生的地带实在是强太多了。」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插了进去快速的抽动着,
另一只手又揉捏着我的阴蒂,看着我紧锁着眉头,不停的扭动下身,继父的表情
变得越来越兴奋。
  「爸,我可是您的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芸芸现在感到好冷啊,你
今天就饶了我吧……」
  「你又不是我亲生的怕什么?这算不上是乱伦。再说我收留了你们母女俩那
么久,你时不时的也应该用身体来报答我一下吧?就当是买一送一咯。」继父淫
笑着说。我心如死灰,终于看透了这个龌龊的男人,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叫过
他一声「爸爸。」
  他忽然抓起桌子上的白酒瓶,将里边剩下的白酒两三口就给喝干了,接着两
根手指分开了我的小阴唇,将瓶口对着我微张的小穴一下子就插了进去!我发出
了一声惨叫,双腿乱踢大声的求饶,继父这个时候哪里还管我死活,握着白酒瓶
快速地抽动着。我被又冷又硬的瓶口搞得非常的难受,可是又无力反抗,只能任
由他玩个痛快。
  继父一边用酒瓶插着我,一边用力揉捏着我的阴蒂,过了一会我咬着牙大声
的呻吟了几声,居然忍不住高潮了!我躺在床上呼呼的喘着气,胸口起伏个不停,
脸上也是红扑扑的,下身一阵的抽搐,流出的大量淫水都射到了酒瓶里边。继父
淫笑着从我小穴里拔出了瓶嘴,在我面前摇晃了一下酒瓶里边的淫水,「芸芸,
你很厉害哦,小小年纪居然就学会潮吹啦,了不起!」我羞得将双手遮挡在脸上
不敢去看他。
  继父举起了酒瓶,居然变态的将里面的淫水全都给喝了下去,接着分开我的
双腿,「芸芸,接下来轮到让爸爸爽咯,你可要好好的配合哦!」说着他就将早
已胀得发紫的大肉棒插了进来,我只能咬着牙任由他在我身上发泄着兽欲,脸上
全都是伤心的泪水。
  继父那天兴致好高,在我身上足足折腾了好几个钟头,用各种奇形怪状的姿
势玩弄着我。射精之后肉棒软了就让我舔硬,然后继续蹂躏我,一刻也不让我休
息。
  虽然我当时的内心充满了屈辱和无奈,脸上全都是伤心的泪水,但我那天也
确实被他搞得高潮了好几回,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了,头脑里更是乱七八糟的,整
个人陷入了迷乱的状态之中,到最后下身都好像失去知觉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