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锦儿,我的爱,别人的主菜!】 5

                   5. 淫取锦儿桃肉花:凄美绽放!

  ———————————————————————————————————

  或许,可能有很多种!

  既然选择了在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顾不上自己的理智的时候,吃掉锦儿!
尽管,我已经得到锦儿的许诺,把她的小乳猪在见过父母后吃掉,她会忍住不叫
唤……

  我现在的目光和注意力都是那令我朝思暮想的乳肉双峰,肥肥嫩嫩的她们,
在我褪下锦儿胸衣时的,不忘记用晃动来进一步激发我的淫欲!

  这一次,我是在台灯滴下,完完全全,仔仔细细的把一对大白肉,外加那真
的是粉嫩如玛瑙的处女乳尖,尽收眼底!

  随着呼吸,也可能是锦儿害羞了,慢慢的,那停留在入肉尖的乳头,微微的,
随着我近距离的呼吸,开始慢慢的显出了轮廓!

  我在越看越开的时候,用一个吻,慢慢的,深情的,贴上了锦儿那肉呼呼的
隆起!

  换回锦儿一声羞滴滴但是很享受的娇吟:「喑……桢……!」

  虽然她想拒绝,但是我死死的扣住了她的两只小肉手,让她上半身的美好及
性感,在更好的角度,满足我的视觉和味觉!

  其实都说处女乳房会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吻上锦儿的那一对肉宝时候,先左
边,后右边的时候,除了感觉乳头受到充血的刺激,温软二富有弹性,就是一阵
锦儿特别爱使用的香皂的味道,但是那种纯纯的感觉,让人销魂!

  无奈,我突然间,在锦儿忙着享受我挑逗的时候,回应我,她的双腿并拢而
扭动,在我的按压下温柔的抬起的时候!我的头脑里面出现了一个最不该败坏兴
致的人:胖斌!

  从一系列的事实来看,他才是那个把锦儿春心拨动的人,那恶心的厚嘴唇,
蚂蟥一样的手指,已经先于其他人,甚至我,享受过锦儿那种第一次被男性挑逗
自己娇躯,她的嘴唇!她的乳峰!以及初次在胖子淫威下面,她最为害羞和尊贵
的少女肉缝!那些第一次所散发出来诱惑……

  绝对能让任何一个女孩子在一夜之间,从少女承受着痛苦的娇啼,到变成少
妇的美吟!

  可是,为什么锦儿还是处女呢?

  不管那些乱七八杂的,锦儿已经发出信号了!我可以!她的第一夜!是我!

  锦儿在我的挑逗下,迷离着双眼,手畏畏缩缩的抬起:

  「」啊……我不行了,桢,你能不能……嗯……好热……好····酥……
你轻点,进来···试试看?「

  既然未经人事的肉肉肥鲍的女主人已经发出了最原始的认可,我自然不会错
过这难得的!

  花好月圆夜!处女锦儿啊,今晚就好好享受吧!我会用尽我所有的技术,虽
然我不是处男了,但是我绝对不会亏待锦儿的第一次的!

  在最后攻破城门之前,我还要好好看一下,亲一亲,那随着娇喘,那个肉缝
上面的肉圈!

  亲过以后,换来锦儿想少女孩童嬉戏一般更大的扭动:「啊……哈……啊…
…嗯……痒……」

  锦儿,我相信只会对我,露出玉鲍,而且是未经人采摘的那只的时候,兴奋
着,真正期待着她男主人的进入!

  我就想古时候的淫贼一样猴急的直接扑到了锦儿,那曼妙丰盈的肉体上,等
着哥哥进来了!

  「啊……桢···桢哥,你轻点!锦好痛……!!但是好幸福~ !桢哥,我
爱你!」

  我擦,我是要有多猴急,我才发现,锦儿把我的衣服退去了一半,衣服的扣
子和拉链划到锦儿的娇躯上,都起皮了!

  和之前的脏蜜比起来,这时候肯定在破口大骂声中暴露自己的性经历!

  锦儿,一看就知道是还没有男人真正驯服过的样子,既害羞,有期待,即使
被无心的粗鲁带来疼痛,还在执着那封想第一次尝试房事的执着!

  我用最快的速度甩开了上衣,接着褪下皮带,在我重新贴到锦儿的大腿根肉
的时候!……

  电话总是那么@#¥……!如果不是马上要毕业了,我直接就拿起来关机了!

  Julian?那么晚了?不应该啊?如果不是急事,Julian从来都是白天安排事
情的……

  欲火攻心!挂了,Julian事后解释,她会明白的!

  还没有丢到沙发上,电话再次响起!

  好吧,Julian肯定有事情!

  「这么晚啦,第二电话才接,说,是不是欺负我们的锦儿啊……?」

  「我擦,别偷窥啊!」我急忙转过身检查那密不透风的窗帘……

  「用不着那么惊慌!你上次不是和我说以要去养心清欲嘛?」

  「嗯,我在听!」

  「已经联系好我小时候在的那所高寺了,你可以去那里……」

  「你什么时候又去过那里啦……」

  「我还背完了金刚经,需要我讲解给你听么……」Julian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不说了,正忙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没有理会Julian最后的那句话!

  锦儿在床上正要收起她的那份性感和温柔:「谁啊?那么晚了?」

  嘿嘿,可爱的锦儿是不是有点吃醋了?

  「Julian的,亲爱的,我可能要出差一些时候,她给我接了一个活,你来么?」

  电话又响了,我擦,Julian?不是!

  一个陌生的号码:「快开门啦,包裹,送到回家吃」东西「啦!」

  怪模怪样,似曾相识但是又急促的吼声,让我感觉门外面都是!

  锦儿已经开始穿衣服了,脸上还带着余留的红晕:「」亲爱的,那可能是我
第一次买的裙子,晚到了,我现在就想穿上给你看……你不是一直鼓励我穿的么?

  那时的我,如果继续占领锦儿,或许····

  现实是我很脑残的应了锦儿的要求,就在要开门的时候,22:35!Julian的
电话让我无暇顾及开门的情况:「你要知道,我找到陷害我老爸的人的线索了!
那伙人是人贩集团,前不久学妹失踪了,我在调查,你听好,还有胖斌!」

  「胖斌!」同时,在我开门的时候,Julian的电话里,锦儿害怕的惊呼声中
……

  那个身影出现了!!!

  开门就是一个药瓶伺候,你TMD 真是兄弟!

  但是不对?!我的身体和我的意识渐渐分离了,擦,被用药了!

  听到有莹,胖斌和他那淫事有余的叔伯的对话,还有锦儿在挣扎,冲我呼唤
的画面的同时,我的眼睛慢慢的黑掉了……Julian的通话:「我马上……咔擦!」

  是我最后听到的声音!

  ……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Julian神情凝重的挂断了她的电话……转过头……

  塞给了我两张?什么?入场券?

  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挣扎下床,无奈头疼欲裂!

  「他们用的是高浓度酒精,还好你的视力没有受到损害!」Julian扶我起来
……

  「我的锦儿,锦儿呢?这是什么?处女秀入场卷?地下会所?你也去?」

  「我的动用了我爸的资源,在你昏睡不醒的时候,取得的最新线索!」Julian
说完一把揪住我的领口:「你TMD 的就是这样保护自己爱的女孩子?我教你的全
忘了么?

  我哑口无言,手中握着那印有锦儿大腿曲线的入场卷,上面,锦儿的伤疤,
再明显不过了!!!

  「哀家木有时间和你说了,还好你醒了,我要去救我手下的那个师妹,还有
锦儿!」

  Julian带起手套,眼睛靠后望着我……

  扯掉了病人服,换行了最简单的,Julian为我准备的长袖和牛仔,在Julian
发动车子时候套上了板鞋:「锦儿,你要等我!」

  「我不要在调戏锦儿了,也不要纠结于一会或者以后锦儿是不是处女,我现
在,爱她」

  一言不发的我,侧在车窗那里抽出第二包烟……

  Julian随即拿过一根,清脆的zippo ,深吸一口:「我小时候,差点就被这
个人贩集团得手,我爸爸竭尽全力吧我找回来……我知道那种痛苦对于本人和家
人的痛苦……」

  我转过来,继续听着Julian:「也就是为什么,后来,我从小习武,不是说
我可以除恶扬善,至少,可以不让家人担心!明白么?我教你,是想你保护你爱
的女人!好锦儿!」

  一时间,我不再说话了,眼泪让我连烟都没有办法吸进肺里!那些锦儿单纯
而又善良的美好细节,就想我永远见不到锦儿一样,迸发在我脑海之中,不能挥
去!

  「我TMD 怎么那么傻!!我一直还嫌锦儿被胖斌之前吃过,患得患失的呢!
我……」

  Julian快速的看我一眼:「锦儿还是女孩子,之前你管不了,现在呢?」

  对,就是现在:「还有多远?」

  「不远了……」Julian已经开始减速了!

  ……

  来到一个郊区偏僻的废弃楼盘,Julian指示我不要打草惊蛇!

  很多个拿着锄头和铁铲的民工!Julian分析的很有道理:「和他们恋战耽误
时间,救人要紧!」

  不多说,随着Julian轻盈的脚步,来到一间灯火通明的地下室!

  该不会?锦儿,你还好吧?

  入口的门被紧紧的锁住,和里面的灯光形成了一个极度不协调,紧张的画面!

  我和Julian重新贴回到上层的玻璃,之见左边,一群由老男人老女人围坐在
一起的观众!

  那张在「舞台」中间的床,空空如也!不见锦儿!

  就在我纳闷的同时,底下那个门开了!

  一个肉呼呼的女孩子,全身赤裸,除了再关键部位缠上了黑胶条,全是白如
玉的肉体,引起了一阵尖叫!

  这就是处女鲜肉祭么?我看回那场万恶的入场卷!

  这是,走进来一对夫妇!@ ¥% !我擦,那不是那次锦儿差点失守,旁边的
那对朝我们看的中年夫妇么?

  恶心的报幕,让我想直接冲下去,Julian拉回我,一个安静的手势……「学
妹也可能在!」

  我的耐心,随着报幕的内容一点点流逝。但是Julian的手一直死死的按住我
的肩膀……

  「接下来,为各位呈现本俱乐部独一无二的!史无前例的!女孩破处秀……!!!」

  下面各种丑陋的声音,我听见,有老男人:「是个处吗?不知道一会有没有
互动我去尝尝!」

  还有恶心的,低低的老女人的声音:「哟,进来个处哦?是处还来抢我们生
意,过会要她好看」

  我TMD 一会要你们好看!Julian再次提醒我淡定!!!个毛啊?

  这时候,报幕的声音让Julian一下紧张起来:「现在有请我们的主角,贵宾,
毛先生入场!」

  莫名的欢呼声,同时,Julian的情绪一下子鸡冻了起来!现在是我压着Julian
的肩膀!

  我回望过去,那个轮椅上的人,70出头,顶着画家帽,扶着一个拐杖!披着
鹅黄色的摊子,慢慢的由人推到了舞台中央,全场寂静……

  「额·……」锦儿是含着话筒的,我死都能听出来锦儿的声音!

  那根拐杖伸到了锦儿屈辱的胸前,上下跳动!

  忘记说了,刚才那对夫妇押着锦儿进来,妇人一角踢在了锦儿的膝盖,老男
人直接按着锦儿跪下!你们记好了,老子天蝎!

  在跪着不得不接受屈辱的调教下,锦儿的话筒传来那少女强受屈辱的呻吟:
「额……嗯!……啊……嗯哈~ !!!额……不……要……!!」

  老人的拐杖慢慢的游走于两个双乳之间,戳下去,锦儿又是一阵娇吟!放起
来,锦儿那肉乳随着呼吸声抖动的越来越快!

  「你叫什么名字啊?」老头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呼呼呼……桢……是我的男……啊……!」老头不满意的用拐杖敲在了锦
儿双腿的中间!

  又是一阵喝彩!

  锦儿的泪水,让我悔恨当时为什么要鸡毛,如果不想胖斌,或许,现在锦儿
已经在和我商谈婚礼的事宜了,而不是受苦!

  磨着锦儿双腿间的嫩肉,老头仍然微笑着问:「小女孩今年多大啦?有没有
男朋友啊?」

  锦儿被打怕了,可能她承受的屈辱不只那么多:「我今年22……有对象了·
··是····啊……!」

  另外一强有力的棍子,由老头的手,摆到了锦儿的双腿之间!

  「呜呜呜·····我求你了,我真的有,但是···他还·····」

  微笑的老头,把耳朵伸到锦儿嘴边:「还没有什么啊····说啊?」

  锦儿,我一生的爱,在她呼啸出的那一声怒嚎时候我已经决定了:「我还是
处女!!我爱他!」

  随即,在锦儿怒吼没有接受之前,一棍子直接戳上了锦儿的太阳穴!

  我忍不住了,回头看,Julian早就不在声旁了!随即传来开门的声音:「我
就说嘛,老头不会爱惜我的媳妇,万一傻了怎么办?」「别说了别说了……」刘
老大夫,胖斌?

  紧接着,那对夫妇,他们都没有看见我的时候:「反正老板说了,是处女50000,
我已经帮你办好了,那个妞不听话,我已经调理好了,不听话我就踩她,刚才你
也看见她被我踢的老实了!」

  ……

  Julian大大唯一警告过我不要使用掌和脚,因为杀伤力很大!这时候,我顾
不上了!

  唯一恢复理智了,看见的是中年夫妇脸上的血肉模糊,,我手指上残留的,
他们脸上的肉片……

  胖斌和刘老胖大夫更惨····手脚因为外力,扭曲并呻吟着····

  管不了那么多了,Julian,锦儿~ !

  打开门的那一霎那,我真的惊呆了:

  锦儿被扶着她的肉腰,一手托住她处子肉球,正在上下的颠簸!

  Julian正在苦心缠斗因为砸场子而围观上来的老男人,老妇!他们无非就是
想看都肉戏的继续!

  我站在那里腿软,是因为我看到我的锦儿都不曾享有的香艳画面:

  锦儿蜷着肉腿,似张似合的肉缝,虽然黑胶条的掩饰,但是趋于崩坏的浮动,
落下!

  老胖子托握住锦儿的肉峰的最底处,让锦儿肥白的乳肉随着他的抽插,更激
烈的晃动!

  而在锦儿少女的最底处,一根70多岁的老肉棒正在为他的处子爱侣开拓新的
天地!

  锦儿银牙紧咬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久违的红晕!

  趁乱中,胖斌再次一把红色的淫药塞入锦儿希望是我亲吻的口中!!!

  一阵棍棒的乱打,胖斌在老头抬棍的时候,已经捂住下体,不停的抽搐!

  这时,老头掀开之前的鹅黄色毯子,露出紫红色,阳具顶端硕大的少女开发
工具!

  随着锦儿和别人挣扎时的惯性!锦儿跌入老头的怀里……

  老头一首扶着丰盈的乳肉,一手按着锦儿曼妙丰满的肉眼,狠狠的挤了上去!

  我随着锦儿最后的呼救,绝望的看了过去:锦儿被死死的扣押在了老头的轮
椅上面!

  下体的桃红色正被老头一次次的顶起,伴随着锦儿一次次无辜的哭声,我冲
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中,锦儿快闭上的双眼祈求我最后的呼救,一次次挤破肉肉女娃
的邪恶笑容随着的放肆,贴近,撕咬着锦儿的耳朵!

  「额……啊……好疼···好羞……不要是人家那里……慢一点····人
家···磨···破·····啦你的好大····大····感觉要涨破锦儿
了,轻一点,人家那里就被你这么占了·····」

  老头的邪欲的放肆!被其他观众制止……扑倒我?脸上的肉不要了么?

  挣扎中,看见老头对锦儿肥满入肉的最后一挺:「哈哈哈,没想到这个处女
肉穴,肉娃娃的」那里「致那么鲜美和真实呢!」

  锦儿那慌张的瞳孔~ !一瞬间,随着老头的杵入,放大了,随后的失神……!
然后紧闭起来默默承受!随即而来的是锦儿的不省人事!

  ……

  锦儿,这一时间,满面梨花自己的肉乳上还有一对恶心的粗手在画圆?锦儿
你在想什么啊?

  锦儿在受到了如此虐待后,双眼紧闭的她,被重重的抛在了地上,肉腿,还
在有那一只粗手握着锦儿的肉腿!!此时,锦儿女孩子最隐秘的双腿之间,已经
有了不该有的淫水和白色浓浆!而观众呢?

  跑的跑,伤的伤!

  老头在轮椅上,锦儿被他松弃到了他的轮椅下!

  他张开双臂:「这个处女的肉娃娃真不错,谁还想来?」

  我和Julian的怒火,让我我们时间爬上了台:「去年我卖了块毛表!」

  Julian一脚怒踢在他脸上,无奈,老家伙也会功夫的!

  防御了Julian的爆踢,转而把Julian往墙上砸去,Julian面部中墙,回过头
来,Julian额头全是血!!

  在我几轮突袭无果以后,正当和蔼的老胖子露出邪恶笑容的时候,Julian站
起来,到身后~ !

  松松肩背的骨头:「很遗憾,你徒劳的反抗让你受到的折磨更惨!这是为我
老爸的……!!!」

  我最后看见Julian的动作值直接踩上老头的脸上!之后,我扶着近锦儿来到
了安全的地方!

  我以为老头子很厉害,结果就是一三脚猫……锦儿,你一定要没事啊!

  ……

  ——————————————————————————————————————————

  锦儿身上全是被人凌辱的淫液和口水……我真的一时间心疼的拥抱:「锦儿,
你受苦了!」

  「锦儿,我爱你,我时刻保护你!」

  「……」

  「哥哥,你抱的我好紧,我害羞啦!哥哥你是谁?我在哪里?」

  「!!!@#% ……%

  「哥哥,人家虽然很害羞,但是,哥哥你这样抱着我,我好……」锦儿手犹
犹豫豫的,不知道抱我,还是不抱?!

  但是,锦儿的头靠在了我的肩上····!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