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艾希莉的新工作】6

              ***第六章***

  安妮第二天晚上也留在我们家,还一起看了一部电影。之后,我和艾希莉一
起进了卧室,脱衣做爱。整晚上如此自然、平静。我俩的性事安静,温柔,体贴,
也许我俩都希望有一次温馨的性爱,来抚平曾经的伤痕。

  第二天早上,我俩一醒来,就闻到了饭菜的馨香。安妮早就起来了,帮我们
做好早餐。吃完饭,我们一起开车去安妮的住处,带回来艾希莉的行李。她本就
没带走多少东西,基本上是些衣服。

  当我把艾希莉的行李搬上车时,安妮将艾希莉叫到一旁,低声聊了一会。我
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也不确定安妮是不是在游说艾希莉继续帮她跳舞。我只能
看见艾希莉一直在摇头。

  「道格,你们需要需要好好处理这个问题,这样我才能提前做好工作上的安
排。艾希莉还会不会来这里帮我?」

  她俩都盯着我,似乎决定权就在我手上。我头脑一片空白,我都还没做好决
定的,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真实的想法。

  「呃……我不知道,艾希莉,你呢?」

  「我冒着和你吵架的风险,我得说我真的很想。道格,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去
跳舞,但我发现我是真的很喜欢跳舞。我不是喜欢那些男人,而是展示我的身体,
看着那些陌生男人想要我、仰慕我、渴望我,这种感觉让我痴狂。要是你真的不
想我继续跳舞,我会理解的,不过你至少过来看我跳一次,也许你会改变主意的。」

  「我不知道。想着那些男人欣赏你的裸体……你为他们跳着媚惑的艳舞…
…总感觉你在和他们做爱一样。我觉得我比不过他们。我喜欢你跳舞给我看,可
是这只是我俩之间的娱乐,仅仅只是为了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爱
你,我想要你一直开心,可这让我太难接受了。」

  安妮一直倾听着我俩的对话,然后她开始摇了摇头。

  「你俩一直纠缠在跳舞这回事上。我说啊,艾希莉,你享受别的男人欣赏你
的刺激,好些舞女也是这么说的。我也弄明白道格的想法了。你是他的妻子,以
往你只是跳给他看。你俩都努力不去伤害对方,不过,现在看来,总有一人要妥
协。所以,我的主意就是,艾希莉,你准备好去跳舞;道格,你把艾希莉的行李
送回家,然后再回来接我俩。接着,我们一起去俱乐部,艾希莉像平常一样跳舞,
但就这一次,道格,你也要看着她跳脱衣舞。我会和你坐一起,当然还有我的保
镖们。接着我会让两三个已婚的舞女跟你谈话,回答你的任何疑问。这是你们解
决这个僵局的唯一办法了。」

  「要我今天观看艾希莉跳舞?要是我高兴,就这一次了?还是之后你们依然
会联合对付我?」

  「道格,你知道我身体最近一直不太好。艾希莉这些天真的没有背叛你,在
和你吵架之前,她从来没开始跳脱衣舞。她只是努力想让你允许她去试一次,如
果会让你难过,我真的不会让她在为我跳舞。我不希望成为毁掉你们爱情的刽子
手。现在完全取决于你了,看你想怎样了。当然,艾希莉拥有最终决定权,不过
我怕肯定会导致你俩离婚了。我想你真的需要看她跳一次,然后和别的已婚舞女
好好聊聊,看看她们的配偶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

  「好了,考虑到去年我俩一起经历过的事情,看看我老婆在一家俱乐部里跳
脱衣舞,应该也不会太难熬。艾希莉,我还是想维持你我的婚姻,今天我愿观看
你跳舞。但我无法向你保证,我还是倾向于你别跳舞了。我说的是实话,因为这
很可能无法改变。但你跳舞的时候,你得问问自己,你所能收获的快感,值不值
得让我俩分手。」

  「这很公平,道格。我希望你能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或许当你看
见我……好吧,我们会知道的。」

  「好了,安妮,就这样说定了。我先把艾希莉的东西送回去,然后再回来接
你们,再一起去看艾希莉跳舞。」

  当我开车回家时,我不停地想着,为何我就一直纠缠于艾希莉跳舞这件事情
上。以往我俩都是非常开放地面对一切。为何我就苦苦纠结于害怕失去她呢?我
脑子里一片混乱,直到我再回到安妮的处所,我依然没有答案。

  我们直接去了那家俱乐部,艾希莉为跳舞做准备时,安妮叫了几个已婚舞女
过来和我谈话。五个舞女自愿过来给我做工作,她们很想告诉我,他们的老公是
如何处理这个难题的。

  艾希莉第一轮出场时,我已经得到了一些答案。我发觉在那些女孩眼里,这
只是一份工作。他们的老公甚至在矩形单身聚会或者别的私人聚会时,都会让她
们过去表演。

  那时候,安妮总会让一两个保镖陪护那些舞女,这里还是很正轨的。

  艾希莉出场的音乐响起,我马上就发觉了。就是这首歌,我俩的歌,每对夫
妇都有他们自己的歌曲。一听到歌曲的开头,我就立马知道艾希莉就要出现了。

  她一出现,房间里的男人们都凑过来,聚精会神地盯着她。他们都认得我老
婆,拼了命地往舞台中心挤。

  「自从她来这里后,其他舞女就过得比较艰难了。她太棒了,舞步如此纯熟,
她是如此的性感漂亮,所有的男人都涌到她的舞台边上。当然有些女孩有意见,
这确实影响到她们的小费了。不过艾希莉为人很和善,她们还是很喜欢她。意见
很大的那些舞女要么去其他俱乐部了,要么就换班了。」

  艾希莉出场的时候,安妮向我解释她在这里的境况。多么壮观的出场啊。她
穿着一套消防员的制服,从舞台中央的杆子上出现。随着音乐的响起,她一步跨
出,像个真正的消防员一样沿着杆子滑下来。她一够到地面,就跳起来,沿着长
长的舞台大摇大摆地往前走,开始跳起艳舞。

  她的制服完全罩住了她的身躯,她甚至戴了头盔,罩住了她的头发。跳了一
会,她取下头盔,扔到一边,边跳边摇晃脑袋,金黄的头发滑落香肩,直够到她
的细腰。接着,依然昂首阔步,踏着音乐的节奏,性感地在舞台上环行,然后不
经意间,脱掉手套,扔到一旁。

  穿着巨大的制服,她的双手和脑袋看起来好小,她骚媚地舞动,当衣服褪尽,
藏在里面的必然是个性感的熟女。她在舞台上四处走动,音乐鼓点般响起,她开
始解开上衣的纽扣。

  我看到她外套里面也有拉链。当最后一粒纽扣被解开,她开始伸手拉拉链。

  她风骚的舞姿,把所有人都引诱到极致,她往前下腰,脑袋都快够到膝盖了,
掀起黄色的外套,好像要把乳房秀给我们看。

  人群开始变得躁动,小费像雪花一样地飘向舞台,她依然忘情地扭摆着身躯,
诱惑着台下的我们。我发觉我的鸡巴已经变硬了,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暴露出多少
肌肤。

  她站在舞台中央,开始和着曲子,缓缓地上下拉拉链,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拉
下来一点点。很快,我们就看见她外套里面穿着一件亮红色的胸罩。下身的裤子
将她隐藏的很好,这才是重头戏,台下的人开始掉口水了。

  我环视了一圈,看着那些正在欣赏我老婆的男人们,他们眼里充满了欲望、
激情、渴望、需求,甚至还有苦恼。她让他们意乱情迷,极度地刺激着他们的欲
望。天呐,我和她结婚多年,深知她躯体的迷人之处,我越来越亢奋。

  这些男人充满欲望的眼神,让我也心跳加速。我知道,如果他们知道我是她
的老公,他们的妒火会立马淹没我。我知道,此时台上的性感尤物,那个跳着诱
人艳舞的熟女,跳完后会跟我回家。

  艾希莉已经完全拉开了外套的拉链,风骚地做着淫荡的动作,缓缓地往两边
拉开,然后扔到衣服堆上,堆起了一座小山包。

  她开始解裤子的皮带,我发现她脚下的鞋子妨碍了她脱掉裤子,正想着她给
如何解决这一难题。我们都发现了。她挑起皮带,从肩膀上拉下来,挂在裤子上,
裤子被拉高了一点。

  接着她转身,踢开靴子,好似她每天都这样做一样。她肯定训练过很多次了,
她的动作如此娴熟,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她光着脚踩在舞台上,开始玩耍裤子的皮带。往上、往外,然后又系到了肩
膀上。观众们开始大声叫起来,抗议她将皮带系到肩上。然后,她又猛地拉下来,
开始紧紧绕着舞台中央的杆子转着圈跳舞。没有触碰,她只是绕着圈。

  她让皮带掉落到腰上,接着又掉落到腿上,双手抱在杆子上,越转越快。丰
满的胸部暴露了出来,很快裤子也快滑落下来。

  才滑落下来一点点,由于被杆子挡着,就无法下滑了,她不再转圈,站起来。

  她往前走了几小步,每一小步,那裤子就滑下来一点。直到裤子堆积在小腿
和脚踝上,她轻轻一跳,从裤子里走出来。她转身,将裤子踢到衣服堆里。

  再转过来时,我老婆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胸罩和红色的丁字裤,她开始了
无拘束地性感艳舞。男人们狂呼,大声叫着,把钱往我老婆身上扔。她跳过来一
点,让他们把钱都丢在她的胸部上,还有内裤里,又在他们够到之前,跳开来。

  动作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妩媚,音乐已经换成了另一曲。DJ技术很好,两
首曲子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停顿。她又开始诱惑这些男人,这一次她开始解开她的
胸罩。很快,胸罩就从她身上飞到了那堆衣服上。在灯光的照射下,就看见雪白
细腻的肌肤,性感诱人。

  她陶醉于舞蹈之中,我看见她看过来,但也许没有看见我。她双手抚摸着胸
部,揉捏起乳头,不时地拉起来。有时候当着男人们的脸轻轻摇晃,极尽诱惑之
能事,好几次那些保镖需要凑过去把那些想爬上舞台亲近我老婆的男人赶下去。

  艾希莉继续艳舞,毫不犹豫。她开始抚摸她的丁字裤,脱下去一点,然后又
拉上来……下来一点,又上去一点。一点点地,她慢慢地拉下内裤,然后转身背
朝着观众,轻柔地让内裤滑落到脚下。

  当她转身过来时,人群开始沸腾了。我好震惊。钱币像雪花一样在天空飞舞,
男人们叫着、喊着,乞求着。在微暗的舞台灯光下,我老婆的阴唇闪耀着晶莹的
亮光。她已经发情了,亢奋了,我能看到。当然,所有在场的男人都看见了。

  她凑过来,让男人抚摸她的双腿。然后她清理出一片空地,仰躺在地板上。
双腿大大地分开,抬起来,游走着,旋转着,翻滚着,慢慢地朝着我坐着的位置
挪过来。

  她一凑到我面前,在所有陌生男人的注视下,她抬起双腿,搁在我的肩膀上。
然后把我拉到她的阴户前,一刹那,周围的人声都不见了,我直直地盯着她剃得
光溜溜的阴户、闪着光泽的诱人花瓣,迷人的裂缝乞求着我舌头的光临。

  我还来不见反应,就被人给拉走了。我的舌头只是在她阴户舔了一下,从肉
洞口到阴蒂舔了一下。她的味道真甜美,里面真的好湿。我好兴奋。安妮一手拉
着我的胳膊,一个保镖抓住另一条胳膊,用力地把我拉开。

  艾希莉对我笑了笑,一脸的淫荡,接着在舞台上游走。我是唯一一个被碰触
的男子,别的人都想去摸她,但她灵巧地躲避了他们的魔掌。她的时间有点长,
随着第三支舞曲的结束,她带着响亮的掌声和欢呼声离开了。我不知道舞台上到
底有多少钱,只看见一个保镖过去,把钱都扫到了她的衣服边上。

  她离开舞台,人群鼓着掌,叫喊着让她再来,DJ都很难让接下来的女孩上
来跳舞。我终于发现,艾希莉在这里深受观众的喜爱,毫无疑问。

  安妮抓住我的手,和其他几个舞女一道,带着我进了她的办公室。喝了些酒,
我舒适地躺在沙发上,那些舞女坐成一排,围着我。艾希莉几分钟后进来了,她
的头发潮湿,穿着一件浴袍。她就坐在我边上,略微有点迟疑。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前几个礼拜对她的态度,她不知道我接下来我怎么对她。
我的思绪已经回到了现实里:她刚刚不止把我,还有所有的男人都陷入了狂欢。

  她抱着我的手,直视着我的双眼,我看见她眼里的疑问。安妮打破了沉默。

  「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为何不想失去艾希莉了吧。她跳舞的魅力,吸引了所
有男人,还有她的漂亮。当然这里的姑娘们都很漂亮,可是艾希莉……我只能说
她身上有一股魔力。」

  「嗯,我也看见了。她每次跳舞都有这样的效果?」

  「她有三种风格能让观众们这么兴奋。一个是消防员,你刚刚欣赏过了,第
二个是护士,非常火把,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最后一个是她扮演穿着皮衣
发狂的的男人,她演的很好。当然了,还有一个特别的,就是假阳具插入的部分
……?」

  「什么?假阳具?」

  艾希莉插了句嘴给我解释,「我……我在舞台上,用一条粗大的假阳具自慰。
帮我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不过我不常做,太耗费体力了。」

  「我能想象。」

  听到我的玩笑,她粉拳敲打着我的肩膀。看着她眼里诚恳的笑容,我知道她
没生气。然后安妮指了指那几个舞女。

  「现在到你了,你可以问她们任何事情,她们说的话,她们的经历都未经我
们的排练或者设计。我只是想让她们老老实实地告诉你她们的所作所为,她们如
何处理的,她们老公是怎么想的。」

  这晚上剩下来的时间,都是我在咨询她们,获取答案,倾听她们明智的建议,
帮助我如何处理与脱衣舞女的婚姻。安妮时不时地插几句嘴,艾希莉则一直默默
地看着我。

  最后,我说我需要好好考虑下,得和艾希莉单独讨论一下。我俩一起开车回
家,路上我俩都很安静,默默地想着各自的心事。一到家,我俩非常疲惫,直接
就上床了。没有性爱,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晚安」,轻吻了一下,就各自入睡。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