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沟记】(2)

  山里的夏天,天亮的要比平原晚一点,早上5点太阳还没爬上东山,只是将
东方的天空映的一片火红。下庄头的小院里,降了大壮昨晚谁也没有睡好。晚饭
后,大壮借着酒劲又和青杏弄了一次,然后一翻身就打起了呼噜。青杏默默感受
着身体上残存的激情,想着明天丈夫就要早起出车,在定好了闹钟后,又奶了一
次孩子就在心里憧憬着往后的日子。

  桂芹也在上房的炕上烙起了饼,翻来覆去的,「儿子去年结婚时要把上房的
炕也拆了,给自己换一个叫席什么思的床,自己没同意,想着冬天还是睡炕暖和。
结婚那晚,儿子和青杏把那个什么思的床弄的直响,连在这屋都听的到,哎!要
是睡炕那会这么烦人。儿子的鸡巴还真是够大,比他爹的还大。这个小畜生,看
水杏的眼神都不对,哎……」桂芹想着下午在东屋看的场面,一股热流又直冲到
了胯下,只觉屄里传来一阵酥痒,一股淫水冒了出来,脸腾的红了上来。扭头看
了看显得格外空旷的土炕,慢慢的把手伸向了胯下。

  「大壮,大壮!该起了!」一夜都没睡的青杏在闹钟响起之前,怕吵醒孩子,
就先关上了闹钟,推醒了大壮。

  「我怎么没听见闹钟响?是不是睡过头了?」大壮揉了揉眼睛,一时有点茫
然。

  「俺把闹钟关了,怕吵了孩子,快起来,都5点了,一会儿水杏也该来了。」
青杏解释道。

  「哦,那今晚把闹钟放娘那屋吧,让她叫我,你晚上也能睡会儿,省得孩子
闹。」大壮一边穿上短裤一边说着。

  「傻子,娘要叫你,还不是要吵醒孩子,再说还不让娘多睡会儿!」青杏嗔
怪道。

  「你这婆娘才傻,老人本就觉少,你晚上别拴上门,让娘进来推醒我不就行
了,你别管了,我去和娘说。」大壮有点嫌青杏罗嗦,只穿着短裤就走出屋,去
厨房洗濑去了。

  「这个大壮,就你那光屁股睡觉的习惯让娘碰见,多不好意思呀!还不听人
劝,哎!」青杏在心里嘀咕着。

  桂芹早早的起了床,「儿子早起一定要吃好早饭,再多做一些让他和水杏带
到县城吃,在县城吃多贵呀」桂芹心里合计着,到厨房忙起了早饭。

  「娘,您怎么也这么早就起了呢,也不多睡会儿,一会儿跟儿子一起去县城
吧?」大壮见桂芹在厨房里有点惊讶。

  「俺寻思着,让你吃饱了再走。又给你摊了个鸡蛋,烙了两张饼,你和水杏
带到县城吃,城里的饭贵,能省就省点吧,你挣得钱这两年也花的差不多了。」
桂芹头也不回的应道。

  「还是娘心痛我,不过咱不差钱,您以后早上就别忙了,我们到城里吃点就
行,去小摊吃不贵。」大壮说着就从桂芹身后蹭了过去,到厨房里面的水缸里舀
水洗脸。早起还没完全软下去的鸡巴沿着桂芹丰腴的屁股划了过去。

  桂芹感到儿子的大鸡巴在屁股上划过,身子一下子僵了,扭过头去,见儿子
只穿了一件短裤正从缸里舀水,赤裸的背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疤,那是在西南当兵
时落下的。看着伤疤刚刚触电般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一股辛酸涌上心头,眼圈
也泛红了。

  大壮听见身后没了动静,有些奇怪,回头一看,见娘愣愣的看着自己,眼里
好像还含着泪水,一时有些茫然,随即反应过来。上前一把把娘搂在了怀里,
「娘,苦日子过去,您就别再想了。儿子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您就等着过好日
子吧!」

  大壮刚搂着桂芹丰腴的身子,心里一阵温暖,渐渐的竟感觉鸡巴又抬起头来,
身子就是一震,心里骂道「畜生想啥呢!」

  桂芹心中的酸楚在儿子的怀里烟消云散,闻着儿子身子略带汗味的气息,一
时有些迷醉。突然,感到儿子身子一震,醒了过来,随即感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
正顶在自己的小腹。桂芹知道那是什么,一把推开了儿子,脸上成了一块大红布。

  「噢,那个……,娘,回头把闹钟放您屋里,青杏怕吵了孩子,辛苦辛苦您
早上喊我起床。」大壮感到有些尴尬,找话说道。

  「那成,不过我早上喊你,还不是要吵到孩子。」桂芹转身,掩饰着脸上的
一抹春色,随口应道。

  「我让青杏晚上不拴门,您早上直接进屋推醒我就行。」大壮一边洗脸一边
说。

  「那行,明天我去叫你。饭给你端出去了,你一会儿洗完,去吃了,大饼和
摊鸡蛋俺给你放在那个『军挎包』里了,记得拿上。」

  「汪……汪……」院门口的大狼狗一个劲的叫了起来,「吱!」一个谢了顶
的老头推开院门的一道缝,把头探了进来。「大壮,啥时发车呀?」老头问道。

  大壮正坐在院子喝粥,抬头一看是岭上的老刘头,端着碗迎了上去,「叔,
您这是要去县城?」

  「对,进县城,啥时候走?」老刘头问道。

  「等我吃完饭,5点半,咱准时发车。叔,要不您先进院歇会儿,咱这路不
好走,一路得走两三个小时呢?」大壮招呼着。

  「我就在院外等吧,你家的狗怪吓人的,您先吃饭吧。」说着话,老刘头把
头缩了出去,随手带上了院门。

  大壮吃完饭,进屋和青杏交待了几句,就走出了院子,桂芹跟着送了出来。
院外的空地上,在中巴车边已经聚集了几个人。老刘头蹲在路边,身旁放着一筐
刚摘下来的山杏,张婶带着3岁的小孙女坐在树下,旁边站在刚结婚的宝旺俩口
子,村里的老支书带着老伴也在一旁唠着磕。

  老支书看见大壮出来了,问道「大壮,啥时候走,我带你婶子进城去大医院
看看病。」

  「您老别急,等水杏来了,咱就走。我让水杏当我的售票员。」大壮答应着。

  「你小子,就是不安生。当过兵,立过功,在部队入的党,你说你好好的民
兵连长不干,你开啥车呀?我还想着再过两年干不动了,让你小子接我的班呢。」
老支书埋怨道。

  「老支书,您也知道村里本来就没啥正经事,我寻思着先搞搞运输,挣俩钱,
再带着乡亲一同致富。再说,我不买车,您要带我婶子进一趟城,得大半夜搭拖
拉机到40里外的红星镇,才能赶上去县城的班车。现在您多方便,在村口上车,
您老也别气,以后我免您和婶子的票,免费拉您。」

  老支书一听这话笑了,「别来这套,我是老党员,不沾你小子便宜,票钱照
给。村里的活也给你小子留着,记得你的话,过两年带大家一起富。」

  「行,您老觉悟高!不过今天说啥也不收您的钱,不光是您,今天村里进城
的钱我都不收了。」大壮向等车的人说道。

  「那多不合适,不行,不行」张婶儿连忙拒绝,宝旺也一个劲的说「这不合
适」,老刘头抬了抬眼皮,没言语。

  「既然大壮这么说,大伙就别客气,进城咱白坐,算这小子的一份心谊,回
来时咱照给钱!」老支书定了调。

  远远的看见水杏也挎着个小包快步走了过来。

  「姐夫,俺没晚吧?」水杏走的脸蛋红蒲蒲的,喘着气问道。

  大壮看了水杏一眼。水杏今天把头发梳了个马尾辫垂在脑后,上身穿了一件
印花的「的确良」半袖汗衫,露出两条白白的胳膊,胸脯高高的耸起,斜挎着一
个收钱用的小包,恰好从胸前的沟壑间勒过,衬着胸部格外的显眼。下身穿着一
条「健美裤」紧紧的绷在浑圆的屁股上,大壮暗暗咽了下口水。

  「没晚,正好5点半。」大壮看了看手表,意味深长的看了水杏一眼,「今
天没起来?」

  水杏读懂了大壮眼里的意思,俏脸一红,「就想着今天出车了,一晚都没睡
好。」水杏解释道,「真的!真是激动了一夜!」水杏又补充了一句。

  大壮一听,就笑了,「我就知道,你俩就得鸡动一夜,明天可得早点呀!」
水杏的脸更红了,「今天,咱村的人都免票,不过老刘头那筐杏要收一个人的票。」

  「啥,免票,这可是好几十块钱呀!」水杏有点急了。

  「我说免就免,你罗嗦个啥!还有,以后要说『我』别老是『俺、俺』的,
记住了?」大壮瞪起了眼睛。

  「俺……,不,是我记住了。」水杏还真有点怕这个有本事的姐夫,在水杏
的心里,姐夫是见过世面的人,想当初姐夫第一次上门提亲的时候,看着姐夫那
一身笔挺的军装,英俊的相貌,那可是这十里八村有名的好后生。看看姐姐那幸
福样,心里好不是滋味。后来,嫁给蔫巴的金锁,也许心里就是想和姐嫁到一个
村,好离姐夫近一些吧。

  水杏一时有点出神,大壮已发动了汽车。大伙上了车,水杏收了老刘头一份
票钱。老刘头满嘴的不乐意,老支书发话了「你个老东西,带了那么大一个筐,
占了一个位子,人家大壮免了人的票,你这东西还免,下次你要带个十筐八筐的,
人家大壮不就成了你的专职司机了吗?」老刘头见大伙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就
乖乖的闭上了嘴。

  汽车在颠簸的公路上行驶着,每到一个大的村镇,都要停下来,招揽一下客
人,就这样走走停停,将近十点钟满载着一车乘客的中巴车终于开进了县城里的
停车场。

  「乡亲们,咱们下午3点准时,从这发车,今天有要回家的,可别误了。」
水杏招呼到。

  大壮把车开到停车场最里面围墙边的一棵大树下,这里很少有车停过来,人
也就少。「水杏,走,咱也去逛逛,给你和你姐买几件衣服。」因为后来人多已
站了一路的水杏有些累了,加上昨晚金锁一晚上肏了她两次,虽然每次时间都不
长,可是那该死的人,一直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总是把自己的兴趣调的高高的,
又草草了事,搞的自己一夜没睡好,这会儿上眼皮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紧紧拥抱下
眼皮了。

  「姐夫,你去吧,我困了想在车上眯会儿。」困意史无前例的战胜了逛街的
冲动。

  「行,我把你锁车里,你就在最后排座睡会儿。我去逛逛,你要饿了包里有
你婶子给带的饭。」大壮看着走向后座的水杏,笑了一下,锁上车门,向大街上
走去。

  水杏见姐夫锁上车门,走到最后一排座位,放心的躺了下去,不一会儿就睡
着了。

  大壮在街上,给青杏和水杏各买了一件连衣裙,给娘买了一条长裙和一个发
夹,又从熟食店买上了只烧鸡,哼着小曲走回了停车场。

  停车场里,跑近道的车陆续又都出车了,跑远道的车上的人都去逛街了,只
在停车场的门口有几个小商贩躲在路边的树荫下,懒洋洋的聊着天。

  大壮轻轻的打开车门,走到后座,见水杏因为天热的原因,解开了上面的两
个扣子,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肤,深深的乳沟也探出了一个小头,衣服的下摆被
手撩上了少许,一段白皙的肚皮和迷人的肚脐露了出来。

  大壮只觉一阵口干,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伸手轻轻的放在了水杏那高耸的
奶子上,没敢乱动,抬头看了一眼水杏。见水杏仍然发出轻微的鼾声。「小妮子,
昨晚肯定被金销没少肏!」大壮恨恨的想到。大壮轻轻的解开了水杏半袖上仅剩
的3个扣子,撩起了小背心(水杏的里面穿着当时农村妇女普遍穿着的小背心,
乳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农村还是新鲜事物,很少见到),一对丰满的奶子涌
了出来,乳尖上挺立着粉红的樱桃大小的奶头。大壮只觉脑袋里「嗡」的一声,
一双大手就用力的抓了上去。

  水杏睡的正香,梦见每天和姐夫一起出车,一起回家,一起从包拿出大把大
把的钱,然后姐夫搂着自己躺在了床上,突然从胸部传来了一阵痛疼,惊醒了过
来。只见一张英俊的面孔在眼前放大,在自己喊出声前,一片温热就堵在了嘴上,
紧接着一条灵巧的舌头就伸了进来,勾引着自己的小香舌来回的搅动,让自己又
是一阵的迷失。

  大壮左手放开奶子,顺着白嫩的肚皮,滑进了「健美裤」里,没遇到想象中
的森林,直接碰到了一颗小豆子,随后就是一条温热的小溪。大壮一愣,用大拇
指轻抚着小豆子,用中指探进了小溪,一阵的寻觅,直到一股凶猛的水流打湿了
手掌。才抽出手来,想将水杏的大屁股从紧绷的「健美裤」里解放出来。

  水杏刚刚清醒过来,就感觉一支大手探到了自己的屄上面,自己那敏感的阴
蒂被大拇指挑逗着,一根手根插了进来,一阵快感袭上心头。「啊,姐夫,别,
别这样」身上的阵阵的快感让自己十分的受用,可一想到金锁,水杏就感到些歉
疚。

  「水杏,姐夫希罕你!以后跟着姐夫过好日子,姐夫要让你也给姐夫生个娃,
姐夫给他盖新房,买汽车!」大壮见水杏并没有推开自己,只是嘴上拒绝着,就
知道,水杏心里只是因为金锁才有着抵触的,于是手上加紧了挑逗。

  用手一拉水杏的裤子,因为太紧没有拉下来,又是用力的一拉,水杏意然配
合的抬了一下屁股,裤子顺利的脱了下。大壮知道这块肉是自己的了,于是不慌
不忙的脱下了裤子,将早已挺立了的大鸡巴掏了出来。「水杏坐在对着过道的中
间来。」大壮将水杏的大腿抱起来站在了过道上,扶正鸡巴对准水杏那光洁无毛
的嫩屄,用力一挺,一杆到底。

  「啊!」水杏感到屄里好象想撕裂了一样,前所未有的充实,「姐夫,等一
下,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没事,我慢慢来」大壮缓缓的抽插了起来,只到感觉水杏屄里再次涌出了
淫水才加快了速度。

  「嗯……啊……噢……滋……滋……啊……」水杏感觉大壮每次的撞击,都
到达了屄心,一阵阵酥软,一阵阵陶醉,一阵阵的被抛到云间。

  「姐夫……,啊……好美……,我好爽……啊」水杏感到自己又要迷失了。

  大壮的鸡巴被水杏的嫩屄紧紧的夹着,每插一下,就感觉屄里将有张小嘴嘬
自己的龟头一下,感觉就像有一股电流冲上脑袋。

  又是一阵狠肏,水杏忽然在座位上一挺,又是一股热流打在了龟头上,随后
水杏瘫软了下去,大壮一看,也是紧肏两下,射了出去,水杏又是一抖。

  大壮就这样插着俯下身去,抱住水杏,摸着她的后背。水杏渐渐缓了过来,
「姐夫,你肏死我了」

  大壮见水杏缓了过来,起「啵」的一声把大鸡巴拔了出来,「啊」龟头翻出
了屄里的嫩肉,水杏疼得叫了出来。

  水杏白嫩无毛的嫩屄,因为充血而高高耸起,红肿的大阴唇躺在了两边没有
一丝力气再闭合到一起,精液顺着缝隙流了出来,座位湿了一大片。

  「水杏,你以后就是姐夫的人了,姐夫有啥你就有啥」

  「姐夫,我啥都不要,只要你。」

  「水杏,你放心吧,以后咱们天天在一起。」

  大壮将给水杏买的连衣裙让水杏穿上,又把座套拿下了,晒干。才在车上简
单的吃过饭,就在车上都睡了过去,只到回家的老刘头敲打车门,要上车,才惊
醒过来。

  下午3点整,中巴车带着大有收获的人们,踏上了回红杏沟的路,人们在车
上期待着,憧憬着未来的日子。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