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艾希莉的新工作】5

              ***第五章***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我走出家门,站在那间俱乐部的前面。就在那扇门后
面,也许我老婆正在跳着艳舞,挑逗着陌生的男人,她也许正享受着她的自由。
我徘徊了一阵,好奇于到底是什么毁灭了我的甜蜜爱情,我最终走进了大门。

  一进去,我就看见三个舞女在不同的舞台上,做着诱人犯罪的动作。男人们
在桌子边上淫邪地跳着舞,角落里,是一排椅子,女人们跳着性感的膝上艳舞。
我走到中间的吧台,从那里我可以看到整个俱乐部的全貌,试着找寻我老婆是否
在跳舞。

  当我坐下,侍者诡异地看着我,送上我的酒水后,他还在我周围晃来晃去。

  看来他想要和我聊聊天,可是我毫无谈兴。来这里,我只有一个原因,那个
我实在不想真的看见的人。

  突然,一个保镖走过来。

  「你是道格?」

  「怎么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认得你,你跟我来。」

  「什么……将我踢出去?」

  他奇怪地看了看我,然后摇摇脑袋。

  「不是的,我带你去办公室,我们老板想和你谈谈。」

  「什么?他想为艾希莉感谢我?我操!」

  我快要疯掉了。伤痛、愤怒,还有孤独,一起涌上心头。喝了如此多的酒,
我想知道,为何我还活着,为何我还没丢进监狱里?我举目四望,都是女人,我
恨,我恨我的遭遇。

  那保镖抓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往后面走。我跟着他,不知道为何俱乐部的老
板要见我,也很热切地想知道我老婆到底变成了怎样下贱的妓女。

  他领着我进了办公室,给了我一条椅子。坐好后,我四处望了望,墙壁上装
点的都是所有舞女的艳照。艾希莉的照片正挂在中央,比边上的都要大一号,用
彩灯照亮。她的姿势非常性感,我的心脏剧痛,眼里噙满泪水。

  我依然深爱着我的娇妻。我不理解她为何要这样对我,这样重地伤害我。照
片里的她穿得非常暴露,任何看见的男人都会迷上她,想要拥有她。不让她跳艳
舞,我真的错了吗?真的不该这样要求一个妻子?还是,就应该让拥有一些私生
活?

  我坐在那,由于今晚出来前就在家里喝了点酒,保镖带我进来前,在吧台那
又喝了一些,我有点醉,竟然睡着了。办公室里很暖和,连日来没有睡个好觉,
我精神异常疲惫。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突然一阵很大的喧闹声吵醒了我。我张开眼,一片迷
糊。我就看见安妮坐在我前面的桌子后面。我揉了揉双眼,睁开来。

  「道格,你终于走进了这家俱乐部,等了你好久好久。艾希莉都快要担心死
你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她一直失眠?」

  「呃,真的啊?她真的关心我?关心到打我的电话,却不来她老公的房子里
看看?那个她走之前,住了那么久的地方?有这么关心我,她还要来这跳脱衣舞,
还想着不伤害她老公?她真的关心我吗?都是胡说!我要走了。」

  在我半醒半醉之间,我甚至都没想到为何安妮会坐在桌子后边,她接下来的
话几乎是当头一棒。

  「道格,坐回去!叫你过来,是因为你得理解这些事情,艾希莉是我这里最
好的舞女。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她对你那么重要,对我来说,也是如此。
要是她不开心,我也会不开心。现在她很快乐,都是因为你,因为和你吵架,逼
她离开你。」

  「你这里?原来这间俱乐部是你的?现在我都明白了。好了,如果她还想和
我说点什么,她知道我住在哪里的。再见,安妮。」

  我一直不知道安妮竟然开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一直以为她是什么服装店之
类的老板。我现在知道为何这么想要来这里跳脱衣舞了,在艾希莉照看安妮的时
候,安妮肯定给我老婆洗脑了。

  我走出办公室,没人拦我。我打电话叫了一辆的士。当我离开时,我抬头看
了一眼舞台,看看我的老婆艾希莉。男人们正围在她身边,她跳着极度诱惑的艳
舞。的士在外面按着喇叭,我磨蹭了一下,正欲转身离去。

  这时,我身后传来一阵骚乱,艾希莉抓住了我的胳膊。

  「道格……别走。我俩谈谈好吗?求你了……等一下。我爱你,老公……求
你别走!」

  我甩开她的手,径直走出去。我差点赶不上的士了,正准备爬进去,那个保
镖跑了出来,将我推进去。接着他让的士司机等一等,再载两名乘客。

  「别……开车吧,就我一个人。」

  「活计……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下去,会毁掉你的生活啊!司机,等一下,我
这还有两个人。我付账,那你得听我的,别听这个醉鬼的。」

  「你这个混蛋,我一点都没醉,我一个人来的,我现在一个人走。要是别的
什么人想去我那,她们知道怎么走。开车,司机!」

  那保镖放弃了,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关上车门,骂了一句笨蛋。司机启动时,
我透过车窗往后看,看见艾希莉和安妮正从俱乐部里跑出来。太晚了,我们已经
消失在车流中。

  的士把我放在家门口,让司机载着我这样一个醉醺醺的人回来,有点过意不
去,给了他丰厚的小费。他带着微笑走了,什么话也没说。我脚步蹒跚走进家门,
昏倒在沙发上。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声吵醒,诱人在我家里。我站起来,
四处观察。

  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门口时,我发现艾希莉和安妮正在做晚饭。我在灯光的
阴影下,她们没有发现我。餐桌上摆了三副餐具,呵呵,看来也帮我准备了。我
走进浴室里,放下心里所有的纷繁念头,洗了一个澡,很久很久,一个非常久的
热水澡。

  敲门声直接被我忽略了,接着是她们的叫喊。哪怕是她们把房子都烧了,我
也不在乎。我就是不想出去见她们,无话可说。艾希莉早该回家和我讨论,但是,
她没有。只是打电话过来。她并没有努力帮我去理解她。

  很快水凉了,我不得不出去。我用干毛巾抹干净全身,穿上我进来之前准备
好的干净衣服。房子里异常安静,我以为她们已经放弃了,回去了。谁知道我中
了埋伏。

  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两个高大威猛的保镖给抱住了。他俩把我拖进
客厅里,开始将我绑在一条硬木椅子上,绑得像个粽子一样。此时我已经无力抵
抗了。

  「谢了,两位。」

  「别客气,安妮,你是我们遇到过最好的老板了。要不要帮你做了他,我们
很高兴帮你。」

  当他说着「帮你做了他」时,看着我,眼里瞬间闪过一抹杀气。另一个家伙
没有任何脸部表情,也不说话,他就站在那,目光不善地盯着我。

  「要是你有点脑子,就仔细听这两位女士说的。不管你信不信,她们都非常
关心你。」

  我默默地坐在那。事情已经闹得出乎了我的意外,我似乎有点孩子气,现在
就想赶紧让这事过去得了,不要再闹了。

  「道格,我之所以不回家的原因,是我害怕,我担心你很愤怒,会伤害我。」

  「艾希莉你胡扯!我从来没打过你,也从来没想过要打你。你自己知道。」

  「你老是喝醉,那些喝醉了的人,行为会同清醒时完全不一样。我得确定我
不给你对我使用暴力的机会,若是那样,肯定会毁掉咱俩的。」

  「那我们之间的信任,我们的爱情呢?我们本来就深谈过这个话题。可是当
我回来,等待我的是一个清冷的家,你走了。你让我怎么想?而且,你都决定要
继续跳舞了,这些还有何意义?我已经认真考虑过了,我无法接受你的新工作,
而且你是安妮那边最好的舞女,我想你也很难脱身吧。」

  「道格,你在搞砸这件事情。」

  「呵呵,离婚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天,在那个宾馆里,你已经说的
非常清楚了,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因为一个幻想,我失去
了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娇妻,我的情人!别的男人比你老公更为重要,好吧,去
你的。我可不愿在这份婚姻里成为陪衬,而你,似乎也不愿意回到那些永远回不
到的过去了吧。我们俩完了,你知不知道?」

  「别,道格。我放弃了,我爱你!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你的,可是我那天那
么生气……直到上了飞机,我猜意识到我即将失去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你。
当我回家,我知道我不应该待在这,因为当你回来,你会将怒火发泄到我身上。
我搬去了安妮家,这些天我一直和她住一起。」

  「哦,我知道。你没有在家陪着你的老公,却出去给别的男人跳艳舞,把你
全身上下都暴露给陌生男人欣赏。让他们肆无忌惮地抚摸你,甚至上床操你。难
道我才是做坏事的那个人?是你离开了我,艾希莉。你抛弃了我,是你让我们走
上了现在的道路,不是我!」

  「道格,我不想要离婚!我希望余生能牵着你的手,一起慢慢变老,你是我
的最爱。我不去跳舞了,我只有上个星期跳了几次,挣了点钱。我不敢花你辛辛
苦苦挣来的钱,但是我真的没有给咱俩的婚姻带来多少不纯的东西。我真的好想
搬回来和你住,老公,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了解你,艾希莉,我知道你性欲很强,这些天你
不可能没有性爱,对吧?」

  「我做什么了?」

  「你有没有和别人上床?」

  她沉默了,沉默昭示了很多东西,沉默也许就是默认。她肯定背叛了我,从
她的眼神里,我读出来了。她已经和别的男人上过床了,现在,她还期待着我让
她归来?难道她还不知道,分开来,对两个人都好吗?

  「喂,我在等你回答呢,你有没有和别的男人上床?」

  「没有。」

  「什么?那你为何犹豫了?你对我撒谎了吧?你要撒谎,那就真的将我俩的
爱情送上绝路了。我只需要忠诚,请别毁了它。」

  「我真的没有和男人上床,老公。我……我,好吧,你说的对……我性欲是
很旺盛,可我真的没有和别的男人上床。我……我只是和一些女人做爱了,安妮
也是其中一个。」

  我坐在那,依然被绑着,内心无助。听着我老婆,向我坦白她的不忠,还是
和女人。我一片迷茫,脑海如同糨糊。我怎么想?我不知道。

  「道格,我不是说我不想和别的男人做爱,我只是感觉,我需要对你维持忠
诚,除非我俩真的完了。我真的爱你,这伤害、这痛苦,还有夜晚独自入睡,我
真的好疲倦。我只是还想和你在一起,夫与妻,生命的爱人,那就是我想要的。」

  「艾希莉,几个星期前,那也是我想要的。可是我俩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我
只是无法接受你跳艳舞的事情,我真不知道原因。你确实很擅长跳舞,我只是担
心失去你,被别人抢走了。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想喝酒。现在,我
好了,我已经完全清醒了。」

  安妮走到我身后,解开绑着我的绳子。我依然非常震惊,安妮竟然是那家俱
乐部的老板,而且她和我老婆艾希莉竟然还是一对情人。我不知道该作何想。难
道没有男人鸡巴的出现,这也算是背叛吗?我不知道。

  我想,很多读到这个故事的人,会说是,艾希莉背叛了我。也会有人会说,
她是和女人在一起,虽然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是背叛,但却同与男人上床不一样。

  我唯一知道的是,快点让悲剧离开我身边。没有她的背叛,我很难过。一个
人睡在冰冷的床上,一个人早上孤独地醒来,房间里空无一人,我真的再也承受
不了。我的愤怒早已不知去向,我好想我老婆再回到我的生命里,或者,一切都
完结,申请离婚。不要再拖下去了。

  人们说,时间能抚平所有伤痛。我不确定。有些伤痛可能是致命的,需要太
多时间平复。有些伤也许很快就恢复了。我知道我和艾希莉之间,尚有一条很长
很长、非常艰难的路要走。我只是希望一切都有个答案。

  那一天,我俩敞开心扉,促膝长谈。自从在宾馆里大吵一架后,我俩第一次
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话,而不是互相扯嗓子大嚷大叫。安妮也陪着我俩,防止我
俩的脾气失去控制。她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出乎了我的意料。

  考虑到艾希莉在那帮她跳舞,给她带来的巨大利益,她竟然不给艾希莉施加
任何压力,有几次还帮着我说话。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