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艾希莉的新工作】4

              ***第四章***

  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发现我又得出差好长一段时间。这次是一个占我们公司
绝大部分份额的大客户,要是办好了,我也许就可以升职了。

  当我老板告诉我,我得下个礼拜五天,还有在下个礼拜四天,包括中间的周
末都得待在那边时,我一点都不介意,因为我可以带艾希莉一起去,还可以一起
享受中间的那个周末。

  我同意了公司的安排,毕竟这个对我的前途也很有帮助。我安排了一下客户
公司总部坐在城市的住宿以及行程,然后计划了下该如何和我老婆一起渡过那个
周末。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就开心地回家了,等不及马上告诉艾希莉这个好消
息。我路上停车买了一瓶我能找到的最好的酒,又拿了两份我下班时叫的外卖。

  一进家门,我就看见艾希莉正在后院里晒太阳。我洗了个澡,然后换衣服,
知道她正戴着耳机,听不到我回来了。我比平时早回来四个小时,肯定会让她小
小地吃惊。

  换好衣服,走出卧室,我就看见她站起身进来了。我就站在厨房里等着,当
她看到我时,真的吓了一跳。

  「老公!是你啊,你吓到我了!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哦,给你说个好消息!」

  「哦?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又得出差了,就是周一我跟你说起的那个客户。我将要在那
边待两个星期,我们周末可以在那边过。我已经计划好了周末该做点什么了,我
猜你会喜欢的。」

  「整个周末?我真不想两个周末都窝在宾馆房间了,老公。比以往久多了,
你在外面应酬的时候,我该干吗啊?」

  「老婆,以前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过的啊?」

  我有点惊讶,我能发觉她为我感到高兴,不过她看起来不太愿意和我一起去。

  她从未抱怨过把她一个人丢在宾馆里,等着我回来,而我在外头工作。

  「我真的害怕到时候会觉得特别无聊,要不这次我就不陪你去了?」

  「这样子啊,可是我都安排了好多活动呢,真的很想让你陪我一起过去。要
不你周五飞过来,然后下周一再飞回来?」

  「也行,至少我们还可以在一起过周末。啊,对了,周五晚上我得去给安妮
帮忙。要不我周六早上飞过去?」

  「好吧,至少比你不来要好,我真的很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

  「老公,安妮真的需要我陪陪她,今天早上就跟她说好了,那时我也不知道
你要出差。」

  「没事的,宝贝,我理解,周末可能有点短,但至少我们还能聚一下。」

  我有点儿不高兴,但是我知道她的好友安妮最近处境很艰难。她得了癌症,
现在已经扩散了,需要好好治疗。她最近感觉不太妙,我知道艾希莉正试着尽全
力帮助她。

  安妮在市中心做生意,可能是服装店还是别的什么吧。除了只知道安妮很有
趣、聪明,而且很漂亮之外,就别无所知了。她的癌症让她的生活瞬间垮掉了,
由于经常做化疗,头发掉光了,现在只能戴假发了。

  艾希莉现在就如同一个随叫随到的护士,每一天都会急急忙忙跑出去一两次。

  安妮是艾希莉的闺蜜,我也不希望自己做得很过分,就没坚持让她陪我出差
了。我觉得这样更好一些,让她陪我整整两个礼拜,什么都不做,会让她于心不
安的。

  出差前的这个周末,我俩就像一对新婚夫妇一样,艾希莉周五晚上,竟然给
我跳了两遍艳舞。

  燃起了我俩之间的熊熊欲火,直到周一早上都还没有完全熄灭。在我准备着
去机场赶飞机前,她还给我跳了一遍!

  我顺利抵达客户所在的城市,马上投入到工作当中。我发现这一周过得好快。

  我每天都会给爱惜打电话,虽然有时候家里的电话打不通。她说她一直在陪
护安妮,安妮最近病得很厉害,艾希莉只得一直在医院里,照看着她的生活。

  发现家里的电话很难联系上她,我开始打她的手机。周四晚上我想给她打电
话,却一直联系不上她,她的手机和家里的电话都拨过几遍了,无奈之下,只得
打给安妮。

  「安妮,你好啊,最近好点了吗?」

  「道格?嗯,我还好,比预期的好多了,不过还是感觉不到有明天。」

  「艾希莉说她会努力帮你的,这也是她没和我一起出差的原因。对了,艾希
莉在你那吗?我今晚上一直联系不上她。」

  「艾希莉?她刚刚还在的,才走不久,她看起来有点疲倦,可怜的家伙,真
是麻烦她了。她真是我生命当中的天使,有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幸运了。你知道,
你是个幸运的家伙不?能娶到这么善解人意的好老婆。」

  「嗯,我知道啊。我一直就觉得我受老天的眷顾。那……她是刚刚离开咯?」

  「是的,她说想去健身房,然后去商店买点东西,再回家睡觉。」

  我挂了电话,决定先去吃点东西。吃晚饭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要是艾希莉
看起来很疲倦的会,为何她要去健身房,然后还要去逛店子呢?为何她不直接回
家,休息一下呀?我很清楚,她要是很疲倦,她肯定会先休息下的。好奇怪。

  我很相信安妮,当然还有艾希莉。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继续吃完饭。我往
房间走去,路过休息室的时候,我要了一杯酒。同酒保聊天时,我得知周六晚上
会有一场盛大的音乐会。我把这个加到我的清单里,到时候和艾希莉一起去观看。

  到了晚上,我终于和我老婆联系上。这时候已经很晚了,我知道她是真的很
疲倦了,所以特意压缩了通话时间,没有问什么问题。聊得很愉快,艾希莉都说
她等不及要飞过来见我了。

  周五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我发现一些文件本该传给我的,却没有弄好,
我只得等在那边好久,等着公司那边把材料通过传真寄给我。

  接着,那个客户代表需要离开几个小时,并允诺晚上会回来陪我干活。我吃
中饭前打电话回家,告诉艾希莉,接下来这一天我可能没时间联系她了,我得工
作到很晚,甚至可能到周六早上。

  「天呐,真可怜。好了,你只是想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呀?我明天早上就会到
你那了,整个周末都在一起。你应该会很疲倦,需要休息下的,我今晚上都会在
安妮那里陪她,不用担心我。」

  「好的,宝贝,爱你啊!再见。」

  「我也爱你,老公。明天再和你聊。」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好快,晚上七点的样子,我终于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了,
还和客户签署了绝大部分合同。这是漫长的一天,我直接回了宾馆,洗了个澡。

  洗完一个非常舒服的热水澡,我感觉精神好点了,于是我叫宾馆前台给我送
点吃的上来,就躺在床上看电视。我看了一部老电影的片尾,然后开始看当地新
闻。我点的晚餐到了,吃完后,感觉好多了。我知道明天艾希莉就在这里了,生
活好舒畅啊。

  电视里的新闻好无聊,我不断地调着频道。我发现了我们家乡的电视台,决
定看看我们那的新闻。都是些很普通的新闻,不过突然我发现一条很特别的。那
是一个调查报告,关于当地那些脱衣舞俱乐部的。由于艾希莉这么想去试试跳脱
衣舞,我想我也得多了解下相关的信息。

  他们调查的第一家俱乐部使我们当地最大的一个,拥有很多的舞者,包括男
的和女的。其他几家俱乐部只有女性舞者,我发现大多数都是周二拍摄的,还有
一些是周三拍的。

  我了解到了一些有关舞女的信息,比如为何他们以此为生。然后我发现有六
个被采访的舞女,其中只有两个和艾希莉的想法一样。

  看来,还是有一些人是因为喜欢被男人注视和渴望的刺激才去跳脱衣舞的,
这让我想了很多。

  其中一个舞女已经结婚了,另一个也有一个稳定的男友,正准备结婚了。

  继续看这个节目,我发现艾希莉并非一个特例。在别的俱乐部里,他们采访
的舞女都提到他们为何要从事这份职业,好些人竟然都是喜欢暴露自己的身体,
喜欢引诱男人。

  我越往下面看,我就越发地意识到,允许艾希莉尝试一下业余地跳脱衣舞,
也不是什么坏事。

  在报告的最后,是俱乐部的实地拍摄。

  镜头出现在街上(当然),拍到了从前门进进出出的顾客。突然我似乎看到
了安妮走进了俱乐部里。我知道我也许看错了,毕竟安妮如今生病得厉害,可是
那个女人太像安妮了。尤其是她的头发,安妮的头发太独特了,她戴的是假发,
一看就错不了。

  我耸耸肩,不再纠缠,也许真是个长得很像的人呢,还是睡觉吧。第二天早
上,我想着昨晚的节目,自嘲了下。我竟然把本不可能出现的人想象出来了。现
在我需要艾希莉在身边,很想念她。

  我去飞机场接到了艾希莉,她看起来很高兴。我想她一看到我,大概就有要
强奸我的欲望了吧。我俩直接回了宾馆,一关上门,艾希莉就扑到了我身上。她
飞快地扯掉我的衣服,自己的就脱得更快了。

  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啊,没有我的那个礼拜,让我老婆饥渴死了。我知
道我也很想要,我俩翻滚在一起,只知道狠狠地往她紧窄的骚穴里捅,她销魂的
叫声,让我抽插的越来越猛烈。

  激烈的性爱,让我俩都汗如雨下,无尽的快感,将我俩融化在一起。之后,
就是筋疲力竭的躺在床上休息。艾希莉脑袋依偎在我怀里,死死地粘着我。这可
不像她的作风,以往她做完之后就会一个人待着。今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害怕自
己影子的小姑娘。

  我想也许是分别太久,她很想念我。一个礼拜的分开,实在是太久了。我紧
紧地抱着她,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她亲吻着我,脑袋靠在我胸膛上,一条腿搭
在我的腿上,手伸到我下面抓住我的鸡巴。

  轻轻地握在手里,然后闭上眼,轻叹了一口气。

  「老公,我爱你。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宝贝,我也爱你,你是世上最好的妻子!」

  我感觉她手上用了点力,她紧紧地握着,然后开始套弄,让我的鸡巴变硬。
我又可以翻身上马作战了,不过她似乎没有什么心情。她肯定有心事。

  「老婆,你在想什么呢?我觉得你有心事。」

  「哦,我只是在发呆。」

  「是不是在想跳脱衣舞之类的事情啊?」

  我一说完,她抓的越发的用力,看来被我说中了。

  「谁说过要去跳脱衣舞的?我都再也没提过了。」

  她继续套弄,但速度越来越快。我觉得我引爆了她心里的某个东西,但不确
定是什么。

  「好了,这是我们最近在家里谈的最多的话题,除此之外就是安妮和她的病
情了。你想的是哪个呢?」

  「昨晚我和安妮出去玩了。她感觉好多了,想要出去走走,透透气。」

  「哦?」

  「是的,我们出去吃饭,然后去一家俱乐部喝了点酒。」

  「哪一家?」

  「这个不重要。我们喝了点酒,接着就回了她住的地方。」

  「这样啊,那你们在那间俱乐部里,有没有遇到什么男人和你们搭讪呢?」

  「嗯,当然有啊,一桌子男人在玩,请我们喝了一圈。他们还想和我们跳舞
呢。」

  「啊,那你有没有……?我的意思是,跳舞?」

  「安妮跳了,好几次。我……我也跳了。」

  她低声说着,好像在同我坦白她刚刚红杏出墙了一样。我很惊讶,她竟然同
陌生人跳舞了,不过考虑到安妮和她在一起,我就释然了。我觉得没什么不妥之
处,我完全相信我的爱妻。

  「那你们肯定玩得很开心了,喝了点酒,还跳了会舞。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呢?」

  「呃……我……那俱乐部……不是平常女人去的地方,老公。」

  我突然想起了昨晚的新闻。那个人真的是安妮?她们俩一起去了一家脱衣舞
俱乐部?虽然只是去见的是男性舞者,我还是非常震惊。艾希莉的告白深深地震
撼了我,我有点不敢听她接下来叙述的故事了。

  「道格,你到底有多爱我呢?」

  「你真的要问?」

  「嗯,你不会想听我接下来讲的事情。」

  我好害怕,她会告诉我,她已经和陌生男人睡过了。我的心脏剧烈的跳着,
血压飞快地上升。

  艾希莉站起来,坐到床边上。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她低声抽泣着,肩
膀一耸一耸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安慰她,可我内心的恐慌又阻止了我的行为。我的
爱妻正准备将我俩送上一条我无法预知的道路,我脑海里想象着,许许多多的男
人爱抚她,亲吻她,甚至……甚至操她。

  「我知道我俩已经讨论过了,我甚至答应你,给你时间来考虑。可……可我
还是做了。未经你的允许,也未曾告知你。我去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还…
…」

  「你去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然后接走了某人,或是被某些男人接走了?」

  「男人?接走他们?不,不,我去那玩了,还……还脱衣服了。」

  「脱衣服?就这样?你脱衣服了?」

  「什么叫就这样?我们是同意缓一缓,好好考虑一番,可是当你一出差,我
就在计划我的冒险了。安妮甚至帮我骗你,她也去了那家俱乐部,欣赏我跳舞。」

  「啊!……那我昨晚在新闻上看到的真是她了!」

  「什么?」

  「昨晚我在新闻频道看到一则有关那个俱乐部的节目。我想我看见一个长得
特别像安妮的女人进去了,只是瞥了一眼。是那家最大的俱乐部,里面男的女的
舞者都有。」

  「啊!天呐!你看见安妮了?好吧,别生她的气,她真的感觉不太好,她坚
持要跟我一起去的。她甚至认为出去走走,见见阳光,会有利于她的病情。」

  「好了,确实是在灯光下看着你。那,你玩得怎么样?你有什么感觉?这是
不是你所期待的?那些男人,抓住你不放,把钱扔到你身上……这就是你想要的?」

  「我……好吧……是的。我喜欢给他们跳脱衣舞,在一屋子男人面前跳舞,
让我非常兴奋,他们都穿着衣服,而我一个人脱光了衣服。老公,他们真的很喜
欢我,我赚了1000多块呢。我……我跳了好几次。对不起,老公。我不应该
不经你允许就私自去跳脱衣舞的。我错了,我搞砸了这一切。」

  「看来你没有操了一大群男人啊。你只是跳了舞……对吗?」

  「呃……好吧……我还跳了些膝上艳舞。」

  「什么?膝上艳舞?」

  「老公,别这样骂我……是,我确实还跳了十次膝上艳舞。我有点害怕,但
依然让我无比亢奋。要是你也在那里,等我跳完后和我亲热,就更棒了。」

  「那……之后谁和你亲热了呢?」

  「老公,我没有……我是说……没有男人上了我。我和安妮一起回家的。只
有我们俩,没别人了。我真的没有背着你和别人偷欢。」

  「没别的男人?」

  艾希莉脸上突然羞得绯红。她用力地摇晃着脑袋,似乎在否认她想要告诉我
的事情。接着她还是忍不住告诉我了,「我和安妮……就是……我们……呃,是
我起头的,不过我俩……」

  「你和安妮做爱了?」

  「嗯……没有做爱,只是互相操小穴,还有吮吸小穴。好几次。」

  「操小穴?」

  「我……我买了一个……天呐,我都不敢相信……我在俱乐部的店里买了一
条穿戴式肉棒。我们离开俱乐部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俩都发情了。我俩亲吻了一
次了……我只是……」

  「你买了一条穿戴式肉棒?你不会打算用到别人身上吧?」

  「什么?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不会打算用到我身上来吧?」

  「呃……没有啊……不过你现在提出来了,嘿嘿……」

  「别,别想了。我可一点性趣都没有。」

  艾希莉看到我不再生气了,其实我是在庆幸我那性感的骚妻没有背着我偷欢。
我有点难过,她事先没和我好好谈过,就跑去跳脱衣舞了,至少也要告诉我一声
嘛。她偷偷溜出去玩闹,让我心里很难受。

  「好了,是我做错了,老公,对不起啦。对了,我……我还有事情要说。你
估计不太愿意听的。」

  我石化了。难道她真的出墙了?

  「老公,他们给了我一份工作。他们说,我有火辣的身材,漂亮的脸蛋,还
有精湛的舞技,我足可以在他们那做一名脱衣舞女。我和他们说,我会去的。」

  「先考虑一下,你跟他们说,你要考虑一下吧?」

  「没,我跟他们说,我同意了。我接受了他们的邀请,下个礼拜四我就开始
上班。我觉得我真的比我想象的跳的好。」

  「艾希莉,我真的想不到你会去他们那上班!那我呢?我们呢?不行!我无
法接受!你不能为他们跳舞。我拒绝相信你还没和我讨论过,你就接受了。我不
想让你去跳舞!」

  「嘿,我可不是你的私有财产,随意使唤。我有我独立的思想,我也受过教
育。我是一个成年女子,我可以做我想做的。我想去跳舞,我就会去。就这样,
我已经决定好了。」

  她跳起来,一副愤怒的表情。我惊得目瞪口呆。我躺在那,不晓得我到底该
如何做。即便她赤身站在那,生着我的气,她依然是如此美丽动人。我觉得我俩
的婚姻遭遇了危机,异常严峻的危机。

  「艾希莉,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俩是最亲密的朋友,我不想做任何伤害
你的事情,那你为何要对我这些呢?对我们?」

  「我真的不知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道格。你自己都说我昨晚上去跳舞,太
赞了。我想跳脱衣舞,我擅长这个,我喜欢它给我的感觉。我想要从事它。你还
问我想要什么?有什么想法?你就没看见,这就是我想要的吗?」

  「即便赔上我俩的婚姻?」

  「什么?道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再说,如果你周四去上班,你最好不要去跳脱衣舞,最好是去一家能用
上你工程学士学位的地方。以往我从没给你下过最后通牒,但这一次,我不得不
这样做。你要真的开始从事跳脱衣舞的职业,那我们就离婚吧。我不想要一个不
忠诚的妻子,你已经做得太过分了!」

  「你,给我下达最后通牒?这是给你的最后通牒!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要
去那家俱乐部跳脱衣舞。要是你不喜欢,那好,我们完了。」

  她穿好衣服,拿起她的行李箱,从我面前走过。天色还早,她直接去了机场,
坐飞机回家了。

  我坐在宾馆房间里,焦躁不安。要是我也走了,试着和她探讨这个话题,这
是我无法办到的事情,我会毁了我的这份待遇优厚、前途无量的工作。

  我要是飞回家,就意味着我晋升的泡汤,甚至是我的工作。艾希莉已经说的
异常清楚,她的新工作比我还有我们的婚姻更重要。我穿好衣服,然后走下楼去
休息厅,想一醉方休。

  打烊的时候,我醉醺醺地晃回我的房间,直睡到周日的下午。我知道我的婚
姻完蛋了,来的如此突然,我都还没做任何心理准备。我昏昏沉沉地过了下半日,
尽量憋着不给我老婆打电话。

  周一,我同客户们工作,虽然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工作上,我们还是完成了
很大一部分的工作量。我痛苦地忍着不联系我的妻子,忍耐着。

  那天晚上,客户邀请我去吃晚饭,我和他们一起去了。这晚上真的很美好,
要是我没有和艾希莉吵架,我会非常享受的。到了周三,我们终于完成了所有任
务,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我立马飞回家,没有试着打电话给我老婆。我打了的士
回去,当我一进门,我就发觉房子里异常安静。

  走进卧室,我看见艾希莉的梳妆柜打开着……空的。她的衣柜也空了。她真
的做了她说的,离我而去。我孤独地待在本属于两个人的房子里,就我一个人。

  我清理好行李,吃了点午饭。我惊讶地发现厨房里竟然还有吃的,我又查看
了下我的银行账户,奇怪的是,我的钱都还在,存折也还在。她根本动都没动。

  枯坐在家里,度过剩下来的半天,我感觉糟糕透了。我心里不停地问这自己,
我对艾希莉的态度是对是错。我的内心深处,依然有着强硬的声音:我真的不能
接受我的娇妻成为一名职业脱衣舞女!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不时地醒过来,不停
地做噩梦。

  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把新签署的合同剩下来的尾巴给解决掉。

  除我之外所有人都异常高兴,兴高采烈的,庆功宴上,我拖到结束,才开车
回到我空落落的房子里。

  我看见留言机上有几条消息,我重放一遍,第一条是艾希莉问我还好不。操,
当然不好了!

  第二条还是艾希莉的,跟我说,我俩需要好好谈一谈。

  「我俩还没谈够吗?你早就下定决心了,我无法接受你做一名脱衣舞女,因
此,你再也不想要我了。」

  第三条来自安妮,她想让我去她家里「谈谈」。

  「好啊……想要劝服我,维持我俩的婚姻,而我的老婆却不顾我的感受,做
着她想做的任何事情。」

  还有一些别的消息,不过我不想看了。我走到客厅的吧台上,喝了个酩酊大
醉。我直接醉倒在了沙发上,早上醒来,我发现有点虚弱。我要疯了。我自言自
语道,大声地喊着。

  我发现留言机里已经有十条消息了,都是艾希莉打来的。每一天都越发地焦
急。她到底还想怎么样?她都已经告诉我,想做她想做的事情,还把所有的东西
都搬走了。

  现在,还要和我谈什么?操,这个婊子!曾经我们如此恩爱,从未料到会走
到这一步。不过,早点知道,也许更好。我感觉过去的那些年月都是虚度了,我
满怀愤慨,心如刀割,可是又无法排解这一切,除了再次喝得不省人事。

  周六到来,我还是随意地躺在屋子里,没有心情做任何事。脏碗堆了起来,
还有好多脏衣服没洗,垃圾扔得到处都是,我得整理下房子。下午前就搞定了,
于是决定出去当地的酒吧,然后……你们都猜到了……喝个天翻地覆。

  知道我肯定无法开车回来,我打了辆车,然后直奔最近的酒吧。两个小时后,
他们把我扔出来了。

  「伙计,别再这里折腾了,早点回去,解决掉你的问题,不然就被它给修理
掉了!」

  那酒保给了我他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建议,可我醉的太厉害,听到他话,还是
异常愤怒。的士把我扔在家门口,扬长而去,我蹒跚着往家门口走。

  通往房门的小路是我和我老婆一起修好的,花了我俩三个多星期的辛勤劳作,
才把房子打点好……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我走进前门,这条门是我俩挑选的,
然后安装好。学习木工和安装门窗的技巧,让我俩忙活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所看到的每个地方,都有许许多多铭刻着我俩深刻记忆的东西。我意识到
这间房子,留下了太多的回忆。要是我俩真的离婚了,我得搬出这个地方,重新
找个地方作为新家。

  漫长的夜,漫长的白日。艾希莉一直打电话过来,但从来不来看望我。她说
她关心我,可是却没到跑过来,当面和她老公商量的地步。甚至有朋友做后援也
做不到。她真的爱过我吗?这真的只是一场游戏?

  两个礼拜过去了,我晋升了,有了更大的办公室,薪水涨了好多,还得到一
份大额奖金。本应该是个值得庆幸的时刻,可是我慢慢地意识到,没有艾希莉的
日子,我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我很想知道,她是否有同样的感受?她会不会
想我,抑或是我只是她心底的阵痛,如今已经抹平了伤痕?

  我老板终于发现我和艾希莉之间出了问题,试着做我的工作。可我关上了心
底的那扇门。我的宿醉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我知道。

  人们开始打电话过来慰问,可我看都不看留言机。我唯一拨打的电话就是出
去喝酒时叫车。我关上了所有与人交流的通道,成为了一名城市中的隐士。我知
道,终有一天,我还是得做一个了断……可是,我未曾准备好。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