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化妆的妈妈】(做化妆师的妈妈)(14)

(十四)

  当妈妈和雪梅没有敲门就进入内房里时,莲姐站在化妆台前正用浴巾擦拭身
体。妈妈看起来很淫艳,是全裸,我的下体也暴露出肉棒,妈妈拿来水果和点心

  「我们可以会合了吧。不会赶我们走吧!」莲姐看着妈妈的脸色说。说话是
低姿态,但她的眼睛里的表情是期盼四个人游戏。

  「我怎么样,想要乱交的气氛吗!」妈妈问。没有听到回答,转头看时,我
和雪梅一起坐在沙发上,雪梅本来穿上内裤的,但不知何时脱去,变成和我一样
赤裸。

  「明天开始连休,雪梅的腰真细。」我像自言自语,和妈妈的腰团相比,雪
梅确实苗条多了。

  「香艳像妓女一样。」我一面说一面看雪梅。

  「你不要挑剔,你还不是吻妓女的阴户感到高兴吗。」

  雪梅笑着用手指在我的肉棒上弹一下,然后去拿口红。四个人都赤裸的坐成
圆圈。

  雪梅红看脸分开大腿露出黑黑的阴毛,同时拿起口红放进嘴哩涂抹。这时候
莲姐也看坐在正对面的雪梅下体。她的毛真多,肉洞几乎完全被覆盖。

  妈妈用湿润的眼光看雪梅的脸,然后看二个丰满的乳房。莲姐拿起口红放在
嘴里涂抹,她的这个嘴刚才做过口交,还吞下我射出来的精液。

  「做香艳性交,感到快感再涂口红,带精液的脂粉口红,太香艳了。」

  雪梅笑了一下然后就投入我的怀里,拉我的手到自己的黑色地带。

  我吻雪梅涂满口红的嘴唇,在耳边说几句悄悄话。雪梅点点头立刻像白豹一
样趴在那里,阴户高高挺起,我的手拿起脂粉口红,在雪梅的阴户继续抹弄。

  雪梅的眼理脸上出现兴奋的表情时,我过来搂抱雪梅的上身。的手从肩移到
后背,转到胸上玩弄乳房,手指揉搓乳头。雪梅的敏感乳头已经硬硬勃起。

  「雪梅,再和我干的好吗!」我说话时,火热的气体喷射在雪梅的耳朵上。

  「你嫉妒了吗!」

  雪梅看到化妆桌上有沾满口红的香水瓶,问莲姐,「那是谁用的。」

  「你管它是谁用过的。」

  雪梅举起手涂口红时,我伸手拿过香水瓶。香水瓶还沾上一些口红的颜色,
莲姐的淫水带着一种芳香而且性感。

  雪梅用力扭动屁股,但也在这时候发出很长的哼声。原来我已经把香水瓶插
入她的肉洞阴户里。

  「啊……好像里面的肉都翻转了……有用……真有用……」

  雪梅的肉洞正在品尝香水瓶插弄的味道,很快的流出火热的蜜汁。

  「唔……唔……啊……太好了……」雪梅咬紧牙关仰起头,用力扭动屁股享
受那里的快感。

  「啊……太好了……可是,雪梅,在大家的面前这样淫乱,实在很难为情…
…唔……啊……流出这样多的水……」

  「你的肛门也想了吧!」

  「不要……不要……不要……」

  「那不是良心话,你是前后都想要的。」

  从我的眼睛发出淫邪的光泽,把一支口红全插入肛门里。

  「随便你弄吧!」雪梅发出快要死的声音喊叫,就这样几乎达到高潮的顶点

  这时候雪梅和我开始性交,我的坚硬肉棒剌入她的阴户里。已经泄过二次,
但雪梅仍就摇动丰满的阴户享受淫穴的快感。

  妈妈陶醉在性感里的脸转过来,立刻拉我的手到她的阴户上。

  「我们也来吧,弄屁股不好。」妈妈愈说欲火愈强烈,不等莲姐回答就趴在
地上挺起阴户,露出可爱的淫穴。

  「那样还不对,你要过来把阴户和我排在一起!」雪梅说。

  妈妈把赤裸的身体靠过去,阴户和阴户排在一起。

  「我已经露出阴户了……露出的香艳淫穴等你,还不快来!」莲姐催促我。

  「我已经把阴户分开了,你来吧!」

  「好美的屁股,我的肉棒硬起来,要玩这个洞了。」

  「快插入阴户里吧!」

  「莲姐的阴户就是好。」我的手抓住腰骨,先用龟头在阴户沾起蜜汁,然后
对正淫穴插入。

  「啊……我……啊……真舒服。」

  巨大的肉棒能深深插入到根部,莲姐用力把插进来的肉棒夹紧,同时从嘴里
发出甜美的哼声。

  莲姐陶醉在变态的喜悦里,可是我不断的换人,像比赛一样的猛干时,淫穴
产生火烧般的感觉,对扭动屁股也感到吃力。

  莲姐感到受不了,妈妈也一样。二个美丽淫荡香艳的女人都累的全身无力,
好像内肚都要被拉出去的无止境的性交,使她们发出痛苦的哼声。

  终于结束,我在妈妈,我在妈妈里的淫穴射精后结束香艳的性交。三个美艳
的裸体也没有力量擦弄充满脂粉口红、淫水、精液的阴户,趴在那里好像呼吸也
困难,只有后背微微起伏。

  「你们都满足了吗!」

  「是,我的淫洞已经尝够了肉棒的滋味,艳姐也一样吧……我的屁股洞里好
像还有肉棒在里面一样。」莲姐说。

  「你服了吗!」我伸手摸雪梅的乳房。

  「你,饶了我吧……」雪梅说。

  我发出奇妙的笑声,把雪梅下面二个肉丘向左右拉开。雪梅的阴户上出现火
烧般的感觉。我真的又插进来,残忍的在淫穴里猛插猛抽。

  我射精后,轮到莲姐。雪梅被丢在一边,只有莲姐成为对象。她的阴户连喘
气的时间也没有,我的东西又硬起来,莲姐又被我的肉棒插入,乐的死去活来。

  妈妈坐在芬姐双腿之间,用胭脂口红涂抹玩弄完全暴露出来的阴户,这时候
赤裸的美女是默默的闭上眼睛,做出享受的表情。经过一阵摸弄阴核已经完全勃
起,上面搽满脂粉口红,非常香艳。

  「唔……快要泄出来了。」芬姐皱起美丽的眉毛,握紧自己的乳房。表情也
变成迫不及待的样子,脚尖用力向上翘起。「插进来吧!」芬姐抬起屁股。「我
快要泄了……插……来吧……」

  「芬姐!你的肉洞是最好的,比雪梅的还要好。」看到芬姐极为香艳的表情
,我立刻用力插进去。我深深插入后就没有动。我是在享受芬姐的阴道里肌肉蠕
动时的美妙感受。芬姐是正在泄出。享受到双方强烈的磨擦感,芬姐的肉洞里好
像有火在燃烧,我的肉棒也从龟头到根部快要变成一根火柱。

  芬姐好像嘴里叫出什么话,同时溢出大量蜜汁,这时候火柱也到达临界点,
仔像有一群蜜蜂涌上来的感觉。而且芬姐开始浪叫、啜泣。我忍不住爆炸了。

  我在芬姐那搽了玫瑰红眼彩的眼皮吻一下。

  妈妈留下芬姐,把芬姐向前拉,然后为她涂脂抹粉搽口红,「小芬,你化妆
后更漂亮了,难怪那么多男人追你!」妈妈也为自己涂了很多的口红,坐好后再
在芬姐的乳房上涂脂抹粉。

  妈妈的眼睛盯在芬姐涂满脂粉口红的乳房上,芬姐的脸红。「好香艳的乳房
。」有弹性的半球形乳房受到揉搓。妈妈的手指很艳,细长又凉的手指,在美女
的乳房上慢慢的揉,双手同时进行。

  芬姐紧闭上眼睛皱起眉头,微微仰起下额开始喘气,扭动屁股浪叫过的肉体
,又开始感到火热。从乳房的剌激全身都产生淫糜的性感,体温随着上升。美女
玩弄乳房的手法非常巧妙,有无法形容的快感从乳房向全身扩散。尤其用二根手
指夹住乳头,用口红在上面轻轻磨擦抹弄时,那种强烈的快感几乎使芬姐产生乳
头就是阴核的错觉,从肉缝溢出蜜汁一旦流出蜜汁后就开始不停的流,好像也带
出留在阴内的男人精液,弄湿内裤。

  「好像很敏感又好色的乳房,已经有性感了吧。乳头硬成这样了,是很舒服
吗?我再给你的乳房浓艳化妆一下!」

  妈妈在芬姐的乳房上喷香水,又涂抹了脂粉,搽了大红色的口红。她用嘴唇
碰到乳头,火热的呼吸喷在上面。这样使芬姐感到非常舒服,不由己的发出兴奋
的哭声。

  妈妈把乳头含在嘴里,把左侧的乳头含在嘴里用唾液润湿,用舌尖拨弄。

  「啊……好香艳的乳房。」妈妈放开乳头,露出笑容看着芬姐的脸。

  「你的下面也湿了。」芬姐兴奋的有一点发呆。眼睛朦胧,脸颊像火一样热
。芬姐用双手住脸点头。「去洗澡吧。站起来,我带你去洗澡。」

  这个美女,一面露出好色的气氛,一面又有一种冷静的独特口吻,好像有一
种魔力使芬姐失去反抗的力量。

  在高级的宽大浴室里,妈妈洗芬姐的身体。芬姐仰卧在彩色磁砖地上,香皂
直接搽在乳房和肉棒上,妈妈用手指彻底的洗干净腔孔。在腔的内外像磨擦一样
的清洗,不停的搽香皂。这样的行为使得从芬姐的腔内又开始湿润。

  妈妈把嘴含在芬姐那涂满香皂的乳头上,美少女躺在磁砖地上的雪白裸体开
始扭动,因为乳头有强烈的惑受。

  妈妈站起来脱下浅蓝色的三角裤。芬姐从下面看到细腰和浓密的阴毛。妈妈
低下头对芬姐笑。

  妈妈赤裸后突然蹲下来握住芬姐的脚踝,洗干净的美女的阴户,像含露的花
朵有透明的液体发出光泽,妈妈默默的看面前的美女玉门。

  「小哥哥说的是真的吗,你也用脂粉口红涂抹阴户和他性交吗?看起来这样
可爱,但还会用脂粉口红做那件事,现在的女孩真叫人惊讶,口红插进阴户里涂
抹会舒服吗!」

  「阴户有舒服的感觉,是受到凌辱的香艳感受。」

  「我来玩弄你的阴户吧!」

  「不,不要弄阴户。」

  「你的身体有说不出的性感,会让人产生前后都玩弄的欲望。」

  妈妈除了脂粉口红外还带了一瓶香水进入浴室,那是圆桶形的细长玻璃瓶。

  「芬姐,把转向这一边。」

  「饶了我的阴户吧!」

  芬姐已经发觉香水瓶的用途。在羞耻与恐惧的心情里,多少有一点好奇的期
盼虽然已经产生骚痒感,但还是不喜欢在阴户里插入那个香水瓶。

  「好吧,我只看阴户,你放心吧,快起来趴下。」

  妈妈的手挥动时,芬姐的雪白大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芬姐趴在那里抬起屁
股的姿势,让人感到非常性感。

  「这样看起阴户非常漂亮,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妈妈一面说一面把二个肉丘拉开,在上面喷香水,又在阴户上抹香粉、搽胭
脂、在阴唇上涂口红。然后妈妈把脸贴在上面,在搽满脂粉口红的柔软肉上咬一
囗,使芬姐发出娇柔的哼声,就开始用舌头舔。舔阴户的花瓣,也舔涂满口红阴
唇。芬姐扭动屁股表示无言的抗议,但这样反而使妈妈的舌头集中在阴户上舔。

  「不要……不要在那里……你说过不弄阴户的,不要了,那样我会难为情。
」嘴里这样表示拒绝,可是在阴户产生的快感,使她表示抗议的声音变成甜美的
陶醉声。

  「会很舒服吗?香艳的器官被我这样舔,是不是产生做女王一样的感觉。」

  「是啊,有女王的感觉。好像让人舔阴户的洞,有施舍的感觉。」

  「你说的好,你的话让我很兴奋,现在也让你尝一尝做奴隶的滋味吧!」

  那是比一般香水瓶大一点的香水。妈妈经常用香水瓶手淫。自己一个人用香
水瓶,有时候比性交还得到更大的满足。

  妈妈为自己喷了香水,一面接吻一面脂粉口红涂抹芬姐的阴核或阴唇。芬姐
的这里已经湿润。

  「我真想成为美艳淫荡的妓女,日日夜夜被人奸淫。」

  妈妈面说一面继续玩弄芬姐的阴户,芬姐的肉缝里流出大量的蜜汁,口红的
插入带来绝妙的感觉,强烈的快感使芬姐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呼叫声。根本没有
听到妈妈说的话。

  「我……已经泄了……可以饶了我吧!」

  「嘻嘻嘻,不要胡说,还没有正式开始呢。」

  阴户已经被舔弄了。

  「带脂粉口红的淫水真好吃!」

  阴囗突然有器具的压迫惑,那瓶香水插进来了。芬姐的腔粘膜缠绕在香水瓶
发出淫糜的声音。阴唇张开流出蜜汁,妈妈又用嘴吸允。这时候妈妈露出残忍的
表情。「你是我的奴隶!」开始用力抽插已经泄身的香艳阴户。香水瓶像肉棒一
样在鲜红色的肉洞里无情抽插。

  「啊……要弄坏了,啊!」噗吱一声又插入阴户。刹那间发出悲叫声的美女
,对深深插入的香水瓶做出微妙的反应,同时叫一声「啊……啊!」

  「你这美女,又流出浪水,这样舒服吗!」妈妈对芬姐的阴户表现的反应感
到惊讶,但同时继续拼命抽插。

  「啊……啊……」芬姐的雪白屁股完全配合抽插的节奏前后扭动,贪婪的享
受阴户带来的快感。

  「难为情啊……」

  「泄了!快要死了!」

  「可是我的屁股好舒服。」

  「弄吧!用力插吧!我要!」

  「我真的迷上你的身体了!」

  妈妈在芬姐的乳房上狠狠咬一囗,一面咬一面抽插。

  「唔……艳姐!救命啊!」芬姐的尖叫声,在房间里发出迥响。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