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禁录】(14)

              第十四章 翻脸

  F 级别的生存挑战赛,奖品已经完全超过了E 级甚至D 级的个人战,但生存
挑战赛的变数相对也要高出许多,首先生存挑战赛完全是混战状态,即使再厉害
的能力者也很难保证绝对的防御,再者你无法估计从中隐藏着更加厉害的人想要
独占奖品,所以对于参赛者来说生存挑战赛完全是一个赌注,用自己的命来赌。

  我完全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卡西骗到了,有机会一定要收拾他,转眼六个
巨大的铁笼已经升到了地面,每个铁笼内都放满了战利品,铁笼的底边贴上了相
应的编号。

  我是36号,幸存者中最大的号码,所以在最后一个铁笼下轻松找到了对应编
号,铁笼内放了整整5 大袋子金币,看那鼓鼓的前囊每袋估计也有100 金币了,
看的我心砰砰的跳,第一次看到自己拥有这么多钱,完全按耐不住的喜悦已经全
都写在了脸上,铁笼内还有一些怪物的材料和一些装备。

  我从中拿出了一把刀端详起来,看起来是精灵族的手艺,不算轻薄的刀身拿
起来却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显然是被精灵祝福过,刀身上刻有精致的花纹,似乎
是一种植物,流水的曲线与刀身搭配的完美而精致,刀柄上刻有一对翅膀,握在
手里挥了两下感觉十分顺手,就直接放进了早已空荡荡的刀鞘。

  剩下的都是些不太见得到的琐碎物品,我都没见过,一时也不知道用来做什
么,突然来的奖赏反而有点措手不及,不知道接下来干什么,但至少可以拿着钱
好好去吃一顿好的了。

  然后我看向其他人,想看他们怎么处理这些东西,那位精灵少年已经找到了
一名妖精,正在帮自己移送他的物品,他脸上似乎没有太大的波动,不像我两个
嘴角都快笑道耳朵上了,旁边的大汉则发出嘿嘿的笑声,手放在笼内少妇的下巴
上端详着,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奖品里没有女人。

  他捏着女人的小下巴来回端详着,女人眼中充满着恐惧,但也只能眼眶含泪
的咬着嘴唇,同时我发现他的奖励中物品要比我少一些,看样子这就是所谓的随
机分配,其实也好,真带个女人回去也没法跟安雅交代,又不能直接放走,那样
也会直接被其他人捉去。

  这时候场内传来了一阵欢呼,我没明白怎么回事,就顺着一些观众的目光看
去,原来另外一边7 号的大叔已经挺着自己的大鸡巴从后面插进了一个少女的小
穴,少女痛苦的扶住铁笼,因为长发的原因我没法看到少女的脸,娇小的身体大
概也就只到大叔的小腹那,不知道是发育得不够好还是本来就太小。

  大叔完全不理会少女的小穴依旧干燥,等不及要享受自己辛苦所获得的战利
品,身上的血迹开始混着汗水流下,流到交合处发出响亮的「啪啪」声,旁边的
人也开始被大叔的举动所带动。

  边上的半兽人竟然分到了两个女人,一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少妇,一头棕色
的头发微微发卷,从后边扎成了一个马尾,半兽人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按在自己
的胯下,女人的小嘴被巨大的肉棒撑得鼓鼓的,不时发出呕呕的声音,正一前一
后的吞吐着肉棒。

  兽人的另一只手抓在第二个女人的胸部,女人看起来差不多也是三十到四十
岁左右,一对巨大的奶子略微有些下垂,但还没有到破坏美感,丰腴的身体在兽
人的捏玩下轻轻扭曲着,显然也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不想惹毛了自己的新主人。

  相比较第一位的少女要悲惨许多,经验不足的她无法主动去取悦自己的新主
人,只能用自己的蜜穴来灭掉他胜利过后贪婪的欲火,好在少女似乎在大叔激烈
的抽插中适应了过来,蜜穴为了保护身体也开始分泌淫水,少女偶尔会发出「嗯
啊」的呻吟声。

  再看那个大概是叫巴尼还是巴杰的佣兵,也早已忍不住抱住自己的战利品激
吻着,因为两张脸完全粘在了一起,完全看不见女人的长相,巴尼的大手从后面
将女人的裙子掀开,手指拨开内裤正在女人的小穴中抠弄着,另一只手则使劲的
捏弄着女人丰满的屁股,女人被捏的浑身扭捏嘴里却只能发出滋滋的吸吮声。

  再旁边的另一个人类大叔就没这么豪放了,他示意着工作人员将奖品带去他
的休息室,自己揽着怀中的女人就走出了擂台,引起观众的一片嘘声。

  第一位少女已经被干到腿软,两腿呈内八勉强的撑在铁笼上,后面的大叔则
紧紧的抓着少女的胯部,快速的挺动着自己的屁股,黝黑的肉棒正努力的在少女
的蜜穴里耕耘着。

  「…啊…求…求求你…啊…轻一点…好…痛…啊…啊…」

  「喊什么…又不是没被干过…等下你会扭着自己的小浪逼求我干你了…」

  此刻兽人的胯下,却有两个婀娜多姿的熟女在主动舔弄着自己的大肉棒,两
位少妇一会用嫩滑的舌头舔弄着龟头上的麻眼,一会会一左一右同时用小嘴摩擦
着肉棒,好像两位是早已熟识的姐妹,双手还不停的在对方的奶子上捏玩着。

  这时那位精灵少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看样子他已经让
妖精帮自己收拾掉了东西,准备离开了,此刻的他面无表情,比起刚刚杀戮中欢
笑的少年,完全是两个人一样,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相比较下,我则傻傻的站在铁笼里,看着旁边的人们在玩弄着各自的『战利
品』,我挥挥手叫了个工作人员,问他这些东西我要怎么带出去,他告诉我可以
先将这些奖品先放到我的休息室去,我就示意他这么做,给了他几个金币。

  我不舍的离开擂台,回头看到巴尼正抱着女人在自己的身上一起一落着,自
己的鸡巴也早已没入到女人的小穴,发出「扑哧扑哧」的抽插声,观众们甚至都
没有在意我的离开,但想到自己也算有钱了,虽然有点丢脸但也无所谓,反正我
带着面具。

  显然卡西看到我离开,早已在休息室门前等我了,此刻的我虽然很想收拾他
一下,但还要靠他打探荆棘财团的事情,也只好压下了火,他看我过来,高兴地
说道。

  「恭喜啊仁兄,这下可是『小赚一笔啊』」

  他故意将奖金说的泰然,相比下他给我的押金此刻完全是冰山一角了,我也
装作泰然的点点头。

  「进来吧」

  进屋后他就一直直愣愣的盯着我的奖品,舔了舔口水兴奋地说着。

  「怎么样仁兄,现在一定急着回去想好好的在那个小骚屄里插上一番吧,不
介意带上小弟一起去看看吧」

  我知道他说的小骚屄是指安雅,看他一脸色欲攻心的样子,看样子是不干到
安雅誓不罢休了,我忍着怒火继续说道。

  「不急,之前荆棘财团的事情怎么样了?」

  「呵呵,大哥别急啊,一般财团会提前两到三天通知客人,既然到现在还没
信,至少最近是不会举行了。」

  我看他说的肯定,也没必要纠缠下去,就想支开他。

  「我还有事要办,这些奖励的装备你拿着就当是你的辛苦费吧,我只拿钱和
材料就够了」

  那些装备加起来至少也是他押金的两倍价值,刚好我也不方便带着,就推给
了他,他看没希望干到安雅,只好急着回去擂台看热闹,就高兴的叫了个妖精帮
他将东西送去指定地点,跟我道了个别就匆忙的赶回了观众席。

  我得先去银行开个账号,出来这么久身上就没带超过20个金币,刚才细致点
了下,每个袋子里是150 个金币,除去材料也有750 金币了,心里依旧是压不住
的兴奋感,突然得到这么多钱才想起来自己连个银行的空位都没有。

  银行都是由妖精在经营,而在银行工作的妖精与野生妖精不同,受到全世界
各国政府的保护,受过统一的训练,他们在银行增幅装置的帮助下可以在银行的
点对点之间进行传送物品,所以运输东西交给银行再省事不过。

  在银行和角斗场之间跑了几个来回,总算把钱和那些材料都存了进去,期间
经过角斗场隐约一直可以听到场内的呻吟声,似乎搞起了新一轮的『竞赛』,本
想再去观众席看看好戏,谁知道门卫把门锁了,看样子也是溜进去看热闹了。

  现在回旅馆为时尚早,百无聊赖决定去酒馆看看,这几天一直一件事接着一
件,都没时间去消遣,开始有点怀念遇到安雅前那平静的生活节奏了。

  来到酒馆,没有看到老板娘,只有老板还有两三个顾客围在吧台那谈些什么,
最后那几个顾客掏出了一把金币塞给了老板,然后相视猥琐的一笑,进去了酒窖。

  我看着奇怪,喝个酒吃个饭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吧,于是走上前去跟老板打了
个招呼,老板看到是我开心的笑着。

  「是仁啊,这两天没来呢,安雅没跟你一起来么?」

  看他猥琐的样子一定又在打安雅的主意,看在老板娘的面子上没一拳打在他
脸上算是好的了,于是决定不去理他。

  「我饿了,老板娘在么?」

  老板听到我问老板娘,表情抽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开口说道。

  「额…在是在,不过有点忙,嘿嘿,你要想找她可以,不过得付3 个金币。」

  老板想钱想疯了吧,饭还没点,先交个3 金币,你是要做满汉全席么?我不
知道老板在卖什么关子,还好现在我也不缺钱,于是从兜里掏出3 个金币给了老
板,老板高兴地接过钱,指了指酒窖示意我老板娘在里边。

  敢情现在吃饭都要去酒窖了,不过也太贵了吧,想着我就走进了酒窖,才刚
打开门进去,一幅火热的景象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老板娘浑身赤裸,双手被布条绑住拴在酒窖的横梁上,脚刚好勉强可以碰到
地面,一条大腿被前边的男人支在胸前,刚好可以看到男人黝黑的大鸡巴在老板
娘的蜜穴里进进出出着,而老板娘粉嫩的肛门此刻也被另一个男人从后边快速操
弄着,两人一前一后干的不亦乐乎,周围还有十几个男人在排队,有几个显然还
在恢复中。

  「…啊…饶了我吧…啊…不…不要再射进去了…这样下去…我会死掉的…」

  「哈…太爽了这小穴…干了这么久还夹得这么紧…哦…安娜…你的骚屄可真
紧…老公干的你爽不爽…」

  「…啊…啊…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那男人看老板娘不搭理他,挥起大手就在老板娘的大腿上留下了一个掌印。

  「说!老公操得你爽不爽!」

  「啊」老板娘被打的吃痛喊了出来,连忙求饶。

  「…啊…爽…好爽…老公干的我好爽…饶了我吧…让我休息会…啊…」

  男人看到老板娘喊自己老公,更加兴奋的挺动的鸡巴,小腹与大腿不断的发
出「啪啪」的碰撞声。

  「想休息就求我射进去!求我!哈哈」

  「…啊…喔…老公…求…求你…射进来吧…我快不行了啊…啊…」

  男人哈哈的笑着,屁股开始用尽全力的抽送起来,顶的后面的男人一时找不
到节奏骂道。

  「操!赶着投胎呢…别操坏了安娜的小穴…我等下还要再在小穴射一次呢」

  「哈哈…草不坏…安娜的小穴天生就是拿来被草的…喔…射…射了!…」

  男人大吼一声,紧紧的抱住老板娘,屁股时不时的向前一顶一顶的,一口含
住老板娘的乳房开始吸吮起来。

  「干完就赶紧闪开!我还等着呢!」

  后边的男人着急的把刚射完的男人拽到了一边,鸡巴一脱离,浓浓的精液就
流了出来,看分量都不是一个人的,果然精液还没流出多少,男人挺着自己早已
肿胀难耐的肉棒顶了进去。

  「…啊…不要…啊…不是说好…让我休息一下的么…啊…啊!…啊!…」

  老板娘被连续不断的刺激干上了不知道第几个高潮,脖子直挺挺的伸直,仰
头张着嘴却喊不出声音,口水顺着嘴角流的到处都是,整个身子都在不停的抖动
着,后边的男人被突然收缩的肠道挤的一个哆嗦。

  「喔!安娜!我也要射了!射到安娜的小屁眼里去了!」

  喊着就听到老板娘的屁眼里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显然那后庭已被精液
灌得满满的,每一次喷射都要从缝隙中挤出一股精液。

  我怒火中烧,默默将手伸进腰包,拿出了一把石子,稍微控制了些力度,对
着这群人的下体就扔了出去,只听一阵惨叫声,一群男人捂着自己的阳具在地上
痛苦的扭曲着,刚刚插进老板娘小穴的男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正想回头确认情
况,被一颗石子击中脑门砸晕了过去。

  老板似乎听到了叫喊声,一边跑过来一边开玩笑的喊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别把我老婆操坏了,操坏了我拿什么赚钱啊?」

  推开酒窖的门就对上了我的脸,我还站在酒窖刚下去的楼梯那,老板被我挡
住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就问我。

  「仁,下面怎么了?安娜她身材还不错吧~ 」

  「你自己下去看吧」

  我一咬牙,抓住老板的领子就将他直接扔了下去,老板「砰」的一声砸在了
地板上,嘴里不停的喊着疼,老板娘从高潮中缓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切,什么
话都没有说。

  「臭小子,给你面子你不要,发什么疯!」

  老板气急败坏的爬起来,就朝我冲了过来。

  我连躲得的心情都没,伸手就摸到老板的侧脸,然后用力推了出去,老板被
强劲的力度整个掀了起来,侧身转了一圈被甩到了酒桶上,「啊」的惨叫一声。

  「你都干了些什么!?」

  老板听到我这么说,依旧死性不改的说。

  「我管我老婆,干你屁事!我就是喜欢让她被别人干管你屁事,反正也是被
别人干剩下的骚货了!」

  老板娘听他这么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气愤的向老板走去,老板毕
竟是当过兵的人,也不求饶,继续骂骂咧咧道。

  「老子干女人的时候你个小逼崽子还不知在哪呢!安雅那小浪蹄子照样被我
干的哇哇浪叫!先管好你自己的女人吧!连个女人都满足不了,还要让我替你干
她,你真…」

  我再也忍不住了,没等老板说完话就一脚踢在了他的嘴上,一口的牙齿直接
混着血水喷了一地,我单手抓着老板的头发,也不管他疼痛的哀嚎直接又扔了出
去,老板猛地摔倒了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这次痛的连声音都喊不出,直
接趴在地上干呕了起来。

  他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终于呜咽着开口求饶道。

  「别…别打了…你想要什么…是不是那个骚货…想要就拿去…」

  我的仅存的忍耐力就要被他消磨掉了,攥了攥拳头。

  「那是安雅的事情么…我开玩笑的…我没有碰过她…」

  如果他在说下去,恐怕我的刀就要出鞘了,我拿出一个石子,对着他的下体
扔了出去,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啊」的惨叫一声就疼昏了过去,估计那
里以后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连忙跑过去将老板娘的布条解开,老板娘无力的瘫在我怀里,眼泪已经打
湿了整张脸,看得我心中一痛,没想到仅仅2 日没来,老板娘的生活已经发生了
如此大的变化,无力的压迫感轻易地摧毁了老板的心智,同时也摧毁了老板娘的
生活。

  我给她裹了件间衣服,留下了一酒窖哼哼啊啊的男人,走出了酒馆,所幸外
边没有几个人,大概都在角斗场看戏,一路顺利总算到了旅馆,我将老板娘放在
床上时,老板娘已经体力不支睡了过去,似乎遭受了太多的折磨。

  我烧了些水,将她缓缓的放了进去,一些精液顺着水流了出来,老板娘的身
上被捏的青一块紫一块,看的让人心痛,我帮她简单的清理了下,看样子她实在
太累,中途只是短暂的睁开眼,看到是我,又昏睡了过去。

  我将老板娘抱回床上后,无力的回到客厅坐了下来,才发现门缝底下留了一
张纸条,过去拿起来看了看,上面只有一个地址,不知是安雅还是卡西留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