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化妆的妈妈】(做化妆师的妈妈)(8)

(八)

  妈妈回来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她头发散乱,有些地方还残留了象精液的东
西,脸上的脂粉口红乱七八糟,脸蛋、脖子上到处是艳艳的口红印,可以想象乳
房和阴户肯定也是这样,妈妈玩三星拌月够享受了!王壮他们真他妈的,几个家
伙如此奸淫我的漂亮妈妈。也许妈妈被人轮奸的房间就在旁边,否则她不会这个
狼狈的样子回来。

  我正在这样想,看着妈妈在脸上涂满洗面奶,雪白的洗面奶已经变得艳红,
妈妈进了浴室。

  妈妈进了浴室已经二十分钟了,用那么久!我推开浴室门,只件妈妈满头满
脸满身全是浓浓的香皂泡沫,她正在拿起香皂拚命抹弄阴户。

  妈妈冲干净全身,幷用毛巾搽干身体,她转头看见我在偷看,内裤鼓鼓的,
便把我叫了进去。

  「帮妈妈洗洗头……」

  我本以为她已经洗头完毕,谁知她让我在她头上倒了更多的洗发水,要我帮
她再洗头,我倒了一些香水,搽弄出很多又香又浓的泡沫。

  香艳啊!我张开把脸埋进又香又浓又白的泡沫里,直到喘不过气来才抬起头
。我那坚硬的肉棒一直顶在她的腰上。

  「你干什么……」

  「妈妈的头很香啊……」我满嘴巴全是浓浓的香皂泡沫。

  我拿过妈妈递给我的香皂,拼命往妈妈头上抹,又倒了半瓶香水,弄出更多
又香又浓又白的香皂泡沫。

  我把满手香香的泡沫抹在妈妈脸上,她闭上眼睛张开嘴巴在享受,我在她脸
上越抹越多,越抹越厚。最后我又把泡沫抹进妈妈的嘴里,真是香艳啊!,她嘴
里全上香香的香皂泡沫,我还不停地在她脸上抹嘴巴涂。

  「你到前面来……」妈妈满嘴香皂泡沫吐出,抹在我的肉棒上。

  「肉棒该洗洗了……说实话,你插了她几次?」

  「嘴里一次……小穴好象……好象二次……」

  「你呀……妈妈还想要呀……」

  「放心,只要妈妈给我吃够脂粉口红,你要多少有多少……」

  「真的……」

  我再在在她头上搽更多的香皂和倒香水,弄出更多的又香又浓又白的香皂泡
沫后,我又把泡沫抹进妈妈的嘴里,再抹向她的乳房和阴户,最后,在浓浓的香
皂泡沫中和她疯狂接吻,太香淫了,真想把香香的泡沫吃进去。

  我在含乳峰,再抹一把香皂泡沫往她的阴户,把头埋进阴户的浓浓香皂泡沫
中舔吻。

  妈妈像妓女一样又荡又骚。两腿淫荡地大开着,雪白圆翘的屁股高高翘起,
而我正用舌头像狗一样拼命地舔吻着妈妈的淫屄。妈妈疯狂地摆动着屁股,淫荡
的配合着我舌头的舔插,拼命地迎合我的动作,口中淫叫着:「啊,快干美女的
骚屄……喔……啊……啊……小穴被舔……被舔得真舒服……快舔……舔深点…
…干我……干你的淫荡美女……淫荡艳女的骚屄好痒……你的舔得香艳妓女快活
死了……啊……妓女的骚穴爽死了……」妈妈竟然说出骚屄这样的话来,可见她
已到了淫荡极点!

  我抬起头吸了一大口气,然后又埋进阴户的香皂泡沫中,更加用力地添弄,
双手抱着妈妈的屁股舔。

  我抬起头叫着:「艳姐……妈妈……香艳妓女……你好骚……好淫荡啊……
骚美女,舔死你……干死你……」我又用香皂拼命抹弄妈妈的阴户,然后再埋进
阴户的香皂泡沫中奸淫她。

  妈妈不住喘气,屁股不断兴奋地向前挺动,配合我的添弄。

  「啊……香艳啊……被人奸淫快活啊……你的嘴巴……干得淫荡艳妇好爽…
…啊……你的舌头……舔得我美死了……啊……喔……舔……用力吸……啊……
儿子……啊……快点……小哥哥……好棒啊……啊……妓女的骚屄好爽啊……啊
……你好棒……比你爸还会干……比小王更会干……啊……好爽……天啊……爽
死了……啊……」

  我抬起头,妈妈顾不得我满脸满嘴巴的香皂泡沫,和我疯狂接吻。我们俩热
情而狂乱地拥吻着,妈妈贪婪的吸吮儿子舌头,两人的舌头热情紧密地交缠着,
拼命吸吮对方。

  长吻后,妈妈呼吸急促,她用香皂在我的肉棒上也抹了香浓的香皂泡沫,用
沙哑兴奋的声音催促道:「快干我……小哥哥……快,快插我……插妓女的肉洞
……妓女肉洞痒死了……淫荡妓女需要你的大肉棒……快……快用你的大肉棒…
…干小姐……快……我要你的肉棒马上插进来……插死淫荡艳女……」

  看到妈妈那种骚痒难耐的淫贱模样,我再也无法忍耐,猛一翻身压在她身上
,右手握着粗硬的大肉棒,对准妈妈湿漉漉的肉洞,然后抱紧母亲的柳腰,屁股
猛力的向前挺,肉棒插入后就猛烈抽插。

  「艳姐……骚艳的小姐……你这骚货……淫荡艳妇……香艳妓女……你这我
要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艳妓女……」

  「好……对……妈妈是骚货……是骚艳的小姐……是淫荡妓女……是香艳妓
女……妓女要你干我……淫荡妓女要你……要你天天干我……啊……你的大肉棒
……干得淫荡艳妇好爽……妓女让你干死了……啊……用力干我……啊……我是
骚艳妓女……干骚艳的小姐的骚穴……喔……爽死了……妓女要死了……嫖客的
大肉棒……干得妓女好爽……儿子……不……是嫖客……干得……干得骚艳妓女
的浪屄……爽死了……」

  妈妈象吃了春药的淫荡妓女一样歇斯底里地大叫,淫荡的扭动屁股。我一边
干着,一边含着妈妈丰满的豪乳,并用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我子猛烈的抽插
,使得妈妈陷入疯狂骚艳淫艳的状态。

  「啊……我的好客人……你干死骚艳妓女了……干吧……狠狠地干骚艳妓女
的淫屄……啊……快……再用力插……用力顶……好……喔……骚艳妓女的浪屄
快要被嫖客干破了……啊……噢……啊……骚艳妓女爽上天了……哦……你这专
门干妓女的哥哥……用力奸淫骚艳妓女吧……淫荡艳妇快丢了……喔……完了…
…」

  我听到妈妈的浪叫,更加卖力地抽插着:「淫荡艳妇,我要干死你……你这
香艳美女……你这淫荡艳妇……你这骚艳妓女了……我要干破你的骚艳美穴……
干骚艳妓女快活……香艳啊……干死你这骚货……」

  「啊……骚艳妓女……爽死我了……淫荡艳妇……啊……我射了……啊……
」我忍不住发出快感的哼声。

  「啊……射进来吧……全部射进骚艳妓女……骚艳妓女的小穴里面……妓女
也要泄了……一起泄吧……啊……哦……快射在骚艳妓女里面……啊……喔……
喔……骚艳妓女快被你……泄了……要死了……泄了……啊……」

  妈妈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动着屁股,接着身体开始痉挛,阴道剧烈地抽搐着
,一股灼热的阴精突然涌出。

  「啊……淫荡艳妇……我已经不行了……啊……」我终于射出浓浓的精液。

  「妈妈!真舒服!太香艳了!」

  「我也是!」

  洗完澡后,妈妈在我脸上喷香水,涂抹了厚厚的美容雪花膏。

  「你的脸蛋也要保养一下!」然后她自己坐在化妆桌前涂脂抹粉浓艳化妆,
她在脸上乳房喷香水、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反复涂抹了十几分钟,她对着
自己娇艳欲滴的涂满口红的唇,又用深红色的唇彩在内外唇反复大量涂抹,她喜
欢涂抹过油过亮的又香又艳的唇彩,化妆得极为香艳、浓艳、妖艳。一阵阵浓烈
的脂粉口红香扑过来,我那的肉棒勃起了。

  接着,妈妈小心轻轻地为我抹去脸上的美容雪花香脂,再在我脸上扑香粉。
并和我接吻起来,在我脸上到处印口红,幷不时反复涂口红,又把口红印在我的
嘴唇上。她那幷且不时地用她那涂满脂粉口红的乳房塞入我口中,她那只纤细的
妙手,对我的淫棒摸了又摸,摸得我十分舒服。

  妈妈在我面前搽口红,我放肆地盯着妈妈,她那艳冶迷人的脂粉脸蛋。

  妈妈泛出了笑意,不时舔了舔嘴上的香艳口红。

  「妈妈!」坐在面前看她的脸。

  「妈妈漂亮吗!」妈妈看着我坚硬的肉棒喃喃说。

  「很漂亮啊!脂粉口红涂抹得好香艳啊,比花旦还香艳!」我确实觉得妈妈
真像漂亮的花旦一样,脂粉厚口红艳。

  妈妈把口红递给我,我抱起她接吻了好一会,再为她抹口红。这时,我的双
眼合拢了起来,她又吻我的嘴唇。我的脸上眼睛嘴唇已印满了口红,这个美丽的
妈妈把她的淫艳舌头伸入我的口里,她舌头上的口红唇彩不停地印在我的嘴唇及
舌头上,她的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尖插入我嘴里游动,又把我的舌头吸进她的香艳
口中,二片涂满口红的嘴唇把我的舌头一夹,我的舌头也沾满口红,然后我们粘
有口红的舌头在互缠,唾液都染满香喷喷的口红,我疯狂吸吮对方的带有口红唇
彩的香艳唾液。我把手再摸到丰满淫艳的乳房,双手不断地搓揉她的奶子,舌头
更是没离开过她的嘴里,我疯狂吸吮她的带脂粉口红唇彩淫艳唾液。

  「妈妈,我要你!」

  妈妈来不及抵抗,浴巾已被脱下去,露出性感的屁股。

  「给你弄吧,洗得很干净的,已经喷过香水和扑了香粉。」妈妈说着弯下腰
,在这段时间里,妈妈一次也没有看我的表情。妈妈全裸后,用湿润的眼光看我

  赤裸的妈妈在那里趴下,这是平常用的性交姿势,就在这时候妈妈想起昨夜
和王壮他们的性交,腔里立刻感到一阵搔痒,溢出淫水。

  她抱住屁股,我也是赤裸的,火热的肉棒压在妈妈的淫穴上。

  「妈妈……妈妈……」我粗暴的用肉棒猛烈的插入母亲的阴门中,妈妈的子
宫受到冲击,好像被挖掉的感觉。

  「痛啊……不要太粗暴。」妈妈觉得我的肉棒太大太硬破。

  「王壮他们几个把你下面弄伤了……」我这样说,那是嫉妒的话。

  「不……才不是!」

  「啊……我……」我抱紧妈妈的身体猛烈抽插,在妈妈湿淋淋的肉洞里上下
左右猛攻。

  「妈妈,比起王壮他们怎么样!」在疯狂般的行为中说。「这样插好不好?
妈妈真是艳如花旦淫如妓女啊!」

  「啊……我就是脂粉香口红艳的花旦……是香艳的妓女……唔……插深点…
…唔……重一点……唔……吻我……涂口红再吻我……涂多点……唔……」妈妈
的雪白的屁股开始向前后摇动,经过我疯狂的抽插,妈妈也疯狂般的配合对方的
节奏。

  「妈妈要泄了……唔……要泄了……」抽插时粘膜发出声音,也挤出不少沾
满口红的淫液。

  妈妈用纸巾搽干净自己的下身,喷了香水和扑了香粉。

  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妈妈也为我用纸巾搽干净肉棒,当然也喷了香水和扑
了香粉。然后妈妈再涂抹脂粉口红浓艳补妆。妈妈拿起口红涂抹,我旁边看着她
涂脂抹粉搽口红,幷喝茶。妈妈看着我的侧脸,拿起我的茶喝了一口,杯子沾满
口红。

  我对着印满口红的地方吻下去,「带脂粉口红的茶真香。」

  妈妈看着我,又重新涂口红,喝了一口红茶,含在嘴里,我和她接吻上了,
她喂给我喝。太香艳了!

  「妈妈,你的脂粉口红真香艳!我又想插你了!」

  「你们男人,不管在后面或前面插入,都会前后左右的,有时候是旋转,想
用各种变化使女人疯狂。」

  「王壮他们插你舒服吗!」

  妈妈在我的腿上拧一下,轻经的,但第二次是重重的……

  「痛啊!」我叫痛,然后像撤娇似的把脸靠在妈妈的怀里。然后他的手迅速
活动,妈妈的睡衣领被打开露出涂满脂粉口红的乳房,我在那里开始吸允。

  「什么都可以……我……来吧……」妈妈闭上眼睛喃喃说。

  乳头被我吸吭后开始充血勃起,在乳头产生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传到子宫,
腔孔里感到一阵火热,流出淫液。

  我用手指充份沾满口红后在吸允过的乳头上涂抹揉搓。

  妈妈,睡衣的前面完全分开露出雪白的丰满大腿。

  「香水……用脂粉口红……」在妈妈兴奋的声音也带着羞涩。

  「我要脂粉口红,你为我抹吧!」妈妈递给我香水脂粉口红。

  「用脂粉口红奸淫我吧!」她把香水放在我的手上,妈妈的脸红红的撩起睡
衣,躺下去挺高阴部。

  「喷吧……快涂抹吧……」扭动屁股催促时,我趴下,往阴部喷香水。

  「啊……好……喷香水吧……还要脂粉口红……」

  「原来妈妈真是淫荡艳妇。」我往淫穴扑香粉、搽胭脂,在阴唇上涂口红。

  「不要说话,涂抹脂粉口红吧,口红往里面涂,插深一点。在我的淫艳肉穴
上涂多点口红,好爽,嗯……嗯……往小洞里涂多点,涂深一点……对……嗯…
…」

  在灯光下发出光泽的阴部上,出现香艳的脂粉口红的痕迹,她在淫叫和哼声
中扭动的阴部。对这个妖艳的淫穴,我一定涂抹得很痛快,感到妖美的快感。

  想到直里时我的心里又出现强烈的嫉妒感。奇怪,今天我为什么对她那样嫉
妒,为什么女人才能涂脂抹粉搽口红,为什么她总是厚厚的脂粉艳艳的口红浓艳
化妆后才去找男人奸淫她。可是,心里有说不出的火焰,便我在甜美和嫉妒中产
生冲动。

  我拿起口红,疯狂抹弄插弄妈妈的淫穴。

  妈妈的淫穴极为香艳,好像充满淫气,我抱住感到火热。和涂满脂粉口红的
香艳淫穴疯狂接吻起来。太淫艳了,美艳的涂满唇彩的淫穴又被我疯狂接吻,我
用口和手疯狂地奸淫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的淫艳肉穴。带脂粉口红的淫水潺潺地
流出,我疯狂地吸吮,带脂粉口红的淫水真香艳。

  我搂起妈妈就毫不留情地再次奸淫弄她的香艳小穴,她小穴里香艳的淫汁及
脂粉口红满溢,我用口疯狂地奸淫和吸着她的涂满口红和唇彩的淫艳肉穴,我的
舌头申入香艳的淫穴里上下左右地淫乐,香艳的口红唇彩和淫水沾满舌头。我放
肆地奸淫弄,她狂野地浪叫,搞得穆间屋子满是春意!

  我这样奸淫她足足有大半个钟头,口红不断抹弄插弄,她抖动几下之后,似
乎达到高潮,我再次在阴穴上下涂抹脂粉和口红,把口红直往淫穴上大量涂抹,
我把口红在淫穴里插得深深的,大量挖压,抹满淫穴,阴穴里的口红太香艳了,
我的舌头申入充满口红和淫汁的肉洞里,不时上下左右蠕动,疯狂地奸淫她的脂
粉艳穴,幷把淫穴里面的口红及香艳脂粉淫水疯狂地吸到口里,脂粉淫水真好吃

  「我要插入肉洞里了……」妈妈从喉咙发出嘻笑声。

  湿淋淋的肉洞里深深插入肉棒,肉棒在洞里的上下磨擦,在左右冲刺,龟头
在里面旋转。

  「唔……受不了……」妈妈在我有技巧的冲刺中,感受到强烈的快感,再次
流出大量带脂粉口红的淫液。

  「饶了我吧……我已经不行了……我要死了。」妈妈达到高潮。原来双手还
支撑上身,现在已经仆倒地上。可是屁股还被我拉起,继续抽插。

  「啊……你……还没有吗……快射出来吧……」

  「不……还没有……妈妈……」我一面说一面用脂粉口红涂抹妈妈的乳房。

  「你我快点射出来吧……不要折磨妈妈了……你的技巧已经使妈妈累坏了。
」激烈的抽插,同时用口含弄她的香艳乳房。

  我的身体突然离开,要求改变姿势。「我怎么样!」

  妈妈下去,张开的四肢散发出浓厚的带香水脂粉口红的淫水味。

  我把妈妈的雪白双腿扛在肩上,把肉棒剌入到根部。这一次我准备射精,所
以不顾一切的抽插。妈妈已经发不出声音,雪白的双脚在我的背上摇摆。

  「泄了……泄了……泄了!」从妈妈的嘴理冒出淫荡的呼声,摇摆的双脚猛
然夹住我的脖子。

  「好吧!一起和我射吧!」妈妈拼命的喊叫,同时用力夹紧肉棒。

  「妈……太好了!」我的身体发生痉挛,大量的精液喷射在香艳的肉体深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