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锦儿,我的爱,别人的主菜!】第二章1

                        1:迟到的正义

  我其实在各种悔过自己交友不慎的痛苦中想到了,之前胖斌带来的对女孩子
的淫念,最终害了我和小锦!不管她在我开门的那一瞬间……我都会和她一起面
对,即使,得不到她最珍贵,一直保留给将来爱郎,现在是我的那种享受!

  不只是身体,是那种通过身体的爱抚,开发,强势又带温柔的征服下,她把
她,用处子身体的方式把心,和她的全部!那种精神上处女果的采摘!

  门开了,里面没有我被胖斌吸引的那种香艳的刺激。而是原地爆发的,出自
人本性底线的一种良知:它,是愤恨!

  锦儿被硬生生的夹杂了两个胖子的中间,在床上!两侧各有两具肥躯,紧紧
的贴着锦儿那孩童般细嫩的皮肤,她的香肩,她上半身被肥手来来回回的打转,
搓揉!可怜的胸衣耷拉着想尽最后的力量保护它的女主人,却无奈那些粗壮的手
指已经越过了它的防线!

  尤其是在锦儿已经被另外两只淫抓拉开,钳住的肥嫩大腿根!本来是属于我
的领地,却被那种恶心的,浓毛丛生的象腿,高高的顶起来,这是最危险的!我
可怜锦儿,从某种程度上说,腰部以下完全的被架空了!!

  那只鲜嫩的,不,也是应该是白净的花苞,就犹如清新的百合,被最不该享
受它的邪虫,在最外围爬来爬去!!

  仔细一看,床上的血迹!

  还好,是刚才锦儿被磨破的地方,混着她的少女香汗,从嫩颈间,上半身的
肉沟中,滑到了处子脐门,再随着身体的晃动,滴在了那几点鲜红上,染开了!

  走到足够近的地方,从破门而入,从Julian女神派来后来救援的黑衣大汉中
走过去,我已经见识过这些人的身手了。前后不到两秒,可是和锦儿说起来的时
候,我真的不记得我是怎么走过去的了!

  锦儿后来还说,那晚,她才发现她自己的一个特质,无奈,也是胖斌和老胖
淫医,不经意间调教出来的!是为了我才会用的能力!

  胖斌,我只能连着你和你那位败家的叔伯,惩罚你们!下手重到狗家都认不
出来!你们逼我的,胖斌,即使以前再怎么和你出去,那是个玩个的,朋友之妻
不可欺!你家长辈更是欺人太甚!

  但是就在我破门进入时,他们的反应也仅仅是本能的动了一下,然后继续侵
占和淫蚀着锦儿的身体!似乎对于我的到来视而不见!

  就在我要用正义的力气把他们从我的锦儿,原来到现在,越来越爱的她身上,
分离开的时候!钥匙!那把该死的,害的我和锦儿受苦受难的金属片,我,喵了
个咪的很想,拿过来就毁掉!这一分钟,易如反掌的握在了我的手上!

  这时,胖斌的手,像贞子一样牢牢的抓在了我拿着钥匙的拳头上!争抢中,
我利用惯性同时撞开了,居然想趁机爬到锦儿娇躯上,独吞锦儿的老胖子!

  好不容易从地上起来,虽然Julian师父教过我一些基本的防暴脱身术,但是
面对两面墙一样的家伙,有点力不从心了!

  「嗖……噔!噔!」一阵黑风,在我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砸在两个胖子的头
上,应声倒地!!

  虽然说我力气也不小,但是我终于在挣扎的时候明白小锦是小绵羊,他们的
大灰狼的关系了!

  被小锦影响,我两天热的时候选择打的。因为公交车上面,就是当时他们把
身上的汗水弄到我身上的那股味道……异臭!

  说迟时那时快,Julian师父的脚落地,拿着一块白色的崭新大浴巾,披在了
锦儿的身上。那个动作快到两个胖子还木有完全倒地!

  锦儿因为圆乎乎的的关系,所以比一般的女孩子重一些。但是Julian一把就
把她从床上拉起来!

  原来为了我骗住抱起她,说:「以后结婚,是公主抱还是猪八戒背?」

  「我才不要你是猪呢,我要你是我的王子!」

  可能那时第一次被男的抱起来吧,她害羞的丰满的乳沟一直不愿意贴着我,
被我看……其实锦儿的那种手感,就真的是抱住,握住就不想停下来的那种:柔
软,温热还有迷人的弹性!!

  Julian看着在地上丑态百出的两个:「你们一会处理完以后,把这两个……
丢到医院门口,我们先走!」

  都没看清楚脸,黑衣服们就过去把两个只会想着因虐女孩的家伙围了起来。

  随着而来的殴打声,求饶声和惨叫声,吸引了不必要的目光。我只看清旁边
门的一对中年夫妇,眼神有点诡异的打量着我的锦儿……

  用最快的速度,Julian几乎是拖着我和锦儿下楼,开车门,上车,开车离开
的。基本上,快到还没有人留意到我们,我们就已经消失了!

  「去哪里?幽?」

  我的五所洋房里面,X 公园的最近,去哪里,未来一个月,我爸不会去那里
……「

  「好的,今天谢谢了!!谢谢你能来……」

  ……

  片刻的沉默以后:「其实,我应该再来之前,再来两杯龙舌兰的……那两脚
踢的有点不解气!」

  我后排扶着锦儿:「我擦,酒后驾驶么~ !」

  「相信我吧,没问题的!……抱好她我再快点」

  红色的疾驰消失在了夜晚的那头……

  终于到地方了。这时,Julian电话响了,简单的通话,已经让自食恶果的人,
躺在了医院的门口……

  但是,我关心的问题不是这个了,而是锦儿……

  「我去换衣服,然后……让我家的私人医生看一下那奇怪的东西!」

  我这时才注意到Julian师父的穿着……

  因为她平时基本上就在各中名流圈子里活动,对于穿着是非常的讲个性的:
机车皮夹克,Venus’ 20s版复古牛仔裤,长筒皮靴!

  学校里面的社团活动不能没有她,出身高贵,内外兼修。学校里面唯一一个
真女神!

  由于家族威望,很多人在学校内不是怕她,就是追她,身边总是有一群的粉
丝!

  处于自我保护,她从小就接受各式的教育:包括了自由搏击!体育部每次都
要和她吵,让她赢个什么奖回学校!

  但是,和她关系不错,是因为有共同的奋斗目标!毕业后创立设计工作室让
我们变成了兄弟,或者是闺蜜……

  由于身心疲惫,还有就是房间里面的暖色调,我们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
Julian已经坐飞机去参加下个社交活动了……

  桃木的桌子上,一张便条:「现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看锦的情况不好。调
养一下,该上课什么的不要耽误,回来要吃什么,和保姆说。另外,那个奇怪的
东西,我已经处理了!我一周后回来!祝:好~ !」

  「早上好!」佣人在角落里的问候让我惊魂未定!

  锦儿这个淘气鬼跑哪里去了?

  饿……才来到了餐厅,就看锦儿像个孩子一样狼吞虎咽!!

  见到我,手里拿着面包就塞到了我的嘴里:「亲爱的,好想你!」一个主动
的拥抱,不一样,和原来的锦儿不一样!

  不是说我不喜欢女孩子主动的拥抱。而是我足够了解锦儿,是那种传统家庭
观念的影响下,女孩子的肌肤之亲,她的敏感地带,之前是不会主动的……像现
在这样,直接一来就用唇和她的乳峰来问好的!

  「昨天晚上其实最想你搂着我了。结果医生来检查的时候,你就出去了,睡
在沙发上了,今天早上都吻不起你来!你个猪」

  她轻轻的擦了擦我嘴角的面包屑……再塞了片肉过来:「以后等有了我们自
己的家,你想吃什么告诉我哈……爱心早餐……」

  眼神中的那种期盼,就好像是她亲手为我做的一样!

  大四毕业在即,我基本上为了照顾锦儿,和锦儿住在了Julian的洋房里。那
段时间是最美好,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但是我慢慢的发现锦儿身上,和原来不一样的变化了:每次的拥抱和亲吻,
那个初吻还在紧张到呆呆的舌头,果断会服从我的挑逗,主动的迎合我品尝她的
香舌和气息……

  自己毫无保留的在我和她拥抱的时候,自己为了更进一步的得到我的爱抚,
时不时的会用乳尖顶在我的胸口上暗示!

  最要命的是,一直想要触碰少女花心的欲望,随着本能的手,隔着衣裤移到
她腿根的时候,她不再拒绝!而是身体微微的一颤,更加希望我用力的按上去!

  如果没有之前锦儿屈辱的那段黑暗时光。很可能,被挑逗的锦儿,发出这样
的信号!就是表明认可我征服进而少女娇嫩的,让我魂牵梦绕开发之旅的冲锋号
~ !

  可是,有时候,人都是矛盾的!我在想:可能我要用一段时间才能忘记或者
不会去想胖斌,对于单纯可爱的锦儿,在肉体上和精神意志的童贞上的占有!!!

  现在我如果顺水推舟,有可能,锦儿在献贞的时候,会让我感觉到最不想回
想起来的,某些本来是由我完成的指导!所以,每当兵临城下,我都会犹豫的分
散她也对于真正第一次的期待,和应该由我满足她享受那种初经人事的欲望!

  在毕业前,即使经过了Julian自己和她请来心理专家的疏导和疗养,在Julian
的花园,我察觉到一丝丝遗憾和不安……

  锦儿大部分时间都会露出lilo的笑容和笑声……在疏导的某些时候,可爱的
眉毛皱了起来……

  终于在一次成功的色诱后,锦儿红着脸:「嘿嘿……亲爱的是不是不能……
进来……」

  一个在娃娃脸红晕满面的热吻,「人家就只想让你一个人亲,那个时候,我
把斌斌……不……胖斌幻想成了你了……但是……他每一次要抵进来的时候我都
会睁开眼睛,我想看到你……我紧张……还有那个老伯……好疼的……我就会紧
张……我怕我等不到你……留不给你……」

  「他们说的……壁……害羞啦……说人家的小飞龙……他们……难弄……要
……不说了……羞人」

  我想通过进一步刺激获得真相的时候,锦儿迷离着,娇喘着:「我在第一次
被斌斌……不……被他把我裤裤,你送给人家的那条啦,扯下来,被藏起来了…

  「我觉得,你别生气……我的愿望是把它找回来,为你!不是人家穿,而是,
不要被他……留着……那是锦儿为你穿上的……每次,腿上的那条疤……把它找
回来……可以么……?」

  说起来,我才反应过来。可能我以为锦儿只是不想面对肉体上的黑暗过程…
…没有想到,锦儿对于我精神上的守身如玉!!!

  锦儿,快了,我们就快毕业了,等我娶你!!!

  ……

  只是有些时候,我的眉头也会锁起来,Julian让我得知的消息,我木有勇气
告诉锦儿……

  我觉得没有必要:胖斌和他胖伯在送去医院后,担心警察的来访,跑路去向
不明……

  她的闺蜜,莹,出卖锦儿的原因:打胎的所欠下的费用,让她做了婊子……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